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血火

226浏览    8参与
葬月歌

猎人的滋味真不错啊(五十一)

脑洞大纲文,就是一个爽


主角是国漫超兽武装的火麟飞


加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设定,剧情人物大量魔改,本人非考据党,手下留情


本章血色婚礼开幕,刚好赶上520的好日子


因为Wland关了先不开车了


本该平平无奇的一天,因为皇帝的一句话彻底翻天。


林弗莱大老远的从边境回来,迎面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血色。


皇宫广场上新建起了一座华丽的高台,看着像是典礼专用的。台上的宝座上坐着穿着华贵礼服的血皇帝,而台下则是聚集了所有祂见过的皇城贵族们。


林弗莱纳闷,最近也没有什么通知需要在皇宫里举行的典礼啊。


看到祂出现,图铎...


脑洞大纲文,就是一个爽


主角是国漫超兽武装的火麟飞


加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设定,剧情人物大量魔改,本人非考据党,手下留情


本章血色婚礼开幕,刚好赶上520的好日子


因为Wland关了先不开车了












本该平平无奇的一天,因为皇帝的一句话彻底翻天。


林弗莱大老远的从边境回来,迎面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血色。


皇宫广场上新建起了一座华丽的高台,看着像是典礼专用的。台上的宝座上坐着穿着华贵礼服的血皇帝,而台下则是聚集了所有祂见过的皇城贵族们。


林弗莱纳闷,最近也没有什么通知需要在皇宫里举行的典礼啊。


看到祂出现,图铎示意祂上到台前来。


林弗莱莫名其妙的上台了。


结果被图铎抓住了手宣布今天就是祂们的婚礼,林弗莱满头问号。


用力的甩开了图铎的手后,林弗莱打算下去找看戏的伯特利和阿蒙祂们问问怎么回事,图铎发疯也不知道管管。


“!什么?!”


条件反射躲过了图铎抓过来的手,看到那上面燃起的火焰,林弗莱想不到图铎竟然真的就直接在众人面前动手了。


“你又在发什么疯?!”


林弗莱直接拔剑挡住了图铎冒火的手,顺势一剑而去要逼退对方。


图铎直接用手扣住了林弗莱的长剑,面上还显露着狰狞的笑容,带着迫人的威势逼近了祂,要将林弗莱彻底压制。


已经浑身燃起烈火的半疯血皇帝接近失控状态,虽然林弗莱可以随时脱身,却也不敢就这么放任对方发疯,索性硬打了起来。


使用巧劲将图铎撞开,林弗莱拎起稍微转换了形态的大剑朝着对方脑袋就砸了过去。顺便布置了一个简易结界,防止把皇宫给炸了。


高台下的众位大臣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躲一会儿,上面两位神仙打架,他们这些小角色可招架不了。


不过看领头的三位公爵殿下不动如山,众人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轰轰烈烈的打斗声响彻了一整天,时不时就有漏出来的火焰飞溅,好在伯特利都及时给传送走了,下面的众人才没减员。


眼看着太阳都要落下了,已经摇摇欲坠的结界终于彻底破碎。在火焰的围绕下,华丽的高台轰然倒塌,众人纷纷后退,只见烟尘弥漫的中心,缓缓走出一道身影——


身形拔高至三米出头,隐隐显露出神话生物形态的图铎仪容不整甚至脸颊上还挂着血迹,而祂的怀里紧搂着衣衫破碎浑身浴血的林弗莱。


原本干净整洁的白色军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无力垂落的手臂和双腿大片裸露出的皮肤几乎全是伤口和血迹。


林弗莱的整个上半身都被图铎的大手死死扣住紧贴祂的胸膛,外面的众人虽然看不到林弗莱的神情,但光看皇帝陛下丝毫不肯放松压制的情况,想来也是不怎么情愿的。


特意花费无数人力物力修筑的庆典高台已经彻底损毁,但是血皇帝并不在意。成功压制了林弗莱的喜悦让祂无视了脚下的废墟,就在还算平坦的空地上继续了祂的典礼。


亚利斯塔•图铎左手从后颈掐住了林弗莱的脖子,右手接过了旁边礼仪官恭敬举着的软垫上放置的血色皇冠,看林弗莱满是鲜血的痛苦面容仰视着祂,微笑着将皇冠戴在了林弗莱的头上。


微微调整了一下皇冠的位置,而后手指用力的擦过林弗莱脸上的血迹,留下一片片的红印,看到林弗莱被迫闭上了眼睛,图铎垂下了头,伸出舌头重重的舔舐着阖上的眼皮,感受着舌尖下的眼珠在脆弱的眼皮下颤抖,口中弥漫开林弗莱血液的味道。


“林弗莱,我的皇后,是你输了。”


于残阳落幕的褪红下,残破的华丽废墟中,在迟来的漫天红色花雨里,恢弘的庆典礼乐奏响,数百发礼炮不断鸣起,仪式走向最高潮。


浴血的天使之王被傲慢的血皇帝禁锢掌控,在所有帝国贵族眼前,完成了婚礼与加冕的仪式。


名副其实的血色婚礼。





















下面的其他人都不敢抬头看,就苟三家公爵们看的是可过瘾了


林弗莱特别适合鲜艳的红色和纯洁的白色


在众人面前被这样那样,我好了Xp


彩蛋是阿蒙的一点小心思


嗯,林弗莱的二婚生活要开始了








葬月歌

猎人的滋味真不错啊(九)

脑洞大纲文,来不及细化,为了爽而爽


主角是国漫超兽武装的火麟飞


加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设定,随便看看就行,本人非考据党,手下留情


请多多留言(◍•ᴗ•◍)✧*


大灾变结束到所罗门帝国正式建立之间,是差不多112年的纷争年代。


在白造死去之后,轮回天使林弗莱·法尔,红天使梅迪奇和命运天使乌洛琉斯依然追随真造。在真造的带领下,祂们支持所罗门成就黑皇帝并且与祂结成盟友。


经过白造一千多年的统治,人类逐渐发展兴盛,终于在白造陨落后,出现了第一个大帝国——所罗门帝国。一个统一北大陆的国家。


与此同时,真造和新...


脑洞大纲文,来不及细化,为了爽而爽


主角是国漫超兽武装的火麟飞


加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设定,随便看看就行,本人非考据党,手下留情


请多多留言(◍•ᴗ•◍)✧*












大灾变结束到所罗门帝国正式建立之间,是差不多112年的纷争年代。


在白造死去之后,轮回天使林弗莱·法尔,红天使梅迪奇和命运天使乌洛琉斯依然追随真造。在真造的带领下,祂们支持所罗门成就黑皇帝并且与祂结成盟友。


经过白造一千多年的统治,人类逐渐发展兴盛,终于在白造陨落后,出现了第一个大帝国——所罗门帝国。一个统一北大陆的国家。


与此同时,真造和新生的六神展开了对信仰的争夺。


而在纷争年代里,许多看过了亵渎石板的非凡者成为了天使,最终绝大部分都成了所罗门帝国的贵族。


最初的公爵家族分别是索罗亚斯德家族(帕列斯老爷爷所在家族),亚伯拉罕家族(门先生所在家族),查拉图家族(此时是老查拉图)。


还有属于同盟真造阵营,相当活跃的梅迪奇家族和低调的乌洛琉斯。这两位没有去当什么公爵,倒是林弗莱·法尔作为祂们的代表受封为公爵,并且因为实力尊为第一大贵族。


所罗门帝国初期的四大公爵家族里,法尔家族和亚伯拉罕家族,因为家主之间成为了好友,所以关系最为亲密。

【因为门途径的唯一性在第三纪元早期就被白造给林弗莱了,祂目前已经是2+1的天使之王,某种意义上算是当时最强的天使之王。所以纷争年代里门先生只是序列一天使】


此外就是一个名为摩斯苦修会的第四纪最早的隐秘组织。由斯蒂亚诺等几位观看了第二块亵渎石板的人类组建。


他们信仰一位非人格化的神灵,叫做隐匿的贤者。这描述为神灵,但更接近于一种理念,一种自然法则,比如万物皆数,隐匿贤者就是灵数的化身,比如知识至上,隐匿贤者就是知识本身,所以,早期的摩斯苦修会是一个非常受人尊敬的组织,和各大教会的关系都很良好。信奉隐匿贤者。掌握隐者途径。


林弗莱和摩斯苦修会的联系相对比较频繁。


祂毕竟是从另一个宇宙而来,见识过超越这个世界的科技,明白知识的重要性。因此为其提供了不少帮助。


包括曾经的七大平行宇宙的见闻,也润色了一下慢慢告知,对于斯蒂亚诺有很大的启发。


征服者梅迪奇建立起了“战争之红”军团。


没兴趣组建自己势力,专心传播信仰管理领地,偶尔和好友们交流的林弗莱被抓了壮丁。要一起负责军团的各项事务。


“傻大蛇不愿意动弹,你不会拒绝帮我的忙吧?”梅迪奇意气风发的拉着祂来到自己建立的军团,扔给祂一堆军务后躺在一边看戏。


林弗莱只能一头雾水的处理祂完全不懂的各项事务,和祂一起工作的,是图铎家族的家主,律师途径序列二天使熵之公爵,亚利斯塔·图铎。


下班送走了那位图铎家主,林弗莱懒散的靠在梅迪奇身边,躺在给祂准备的休息室大床上。


“祂就是那位黑皇帝陛下最忠实的天使之一?”林弗莱不自觉的皱着眉头,说实在话,那位亚利斯塔先生给祂的感觉很奇怪。


明明是个工作认真负责有效率的好同事,长相也是帅气的型男,不会让人不喜。可林弗莱总觉得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有着某种可怕的情绪,等待着倾泻出来。


“哦~小笨蛋居然也能察觉到啊,啧啧啧,看来那位皇帝陛下眼神实在不怎么好。”梅迪奇侧过身,铁黑色的眼瞳里闪过嘲讽又残忍的神色。


“?什么什么?小红你再搞谜语人,我就要揍你了!”林弗莱仰头扯着梅迪奇的头发迫使祂低头,想要看清祂的脸色。


梅迪奇顺从的矮下身,铁黑色的双瞳发亮。林弗莱知道,那是梅迪奇发现了有趣的事物后常有的表现。


“你很看好祂啊,是哪里对了你这家伙的胃口?”林弗莱戳了戳梅迪奇的脸颊。


梅迪奇一把抓住祂作怪的手,揉捏着祂的手指,漫不经心中带着些兴味道:“等着瞧吧,早晚有好戏开场。你觉得亚利斯塔这个家伙看起来怎么样?”


“嗯?亚利斯塔是个工作严谨的好同事,也很有教养,遵守礼仪,就是太过客气,或者说是过于小心谨慎了,这也有些太过于克制自己了啊。祂不会觉得累吗?”


“哼哼,亚利斯塔这家伙伪装的挺好,祂的狡猾和奸诈你可得好好学学。”梅迪奇眼神带了点嫌弃的看向自己身边这个已经过了一千多年,在阴谋诡计这方面都没任何长进的小笨蛋。


“这么多年的阅历都被你给吃了吗?”


梅迪奇戳了戳对方脸颊上的小酒窝。


完全没有发现对方之所以一直单纯的不懂搞阴的,完全是因为祂和原来的白造祂们,将这个小笨蛋保护的太好了。


“臭小红,你想打架就直说!”


林弗莱伸出双手狠狠的扯了一把梅迪奇英俊的脸蛋。


然后这两个已经上千岁的天使之王就在床上又开始了三岁小孩般的扭打。最后一如既往的以梅迪奇将祂困在怀里结局。


之后就是琐碎的军队生活。


林弗莱光明正大的观察了亚利斯塔很久,除了确定这个熵之公爵确实有着隐藏的未知一面外,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反正什么阴险狡诈之类的祂一点也没发现。


相反,因为对方优秀的工作能力,还会主动替祂分担工作内容,林弗莱对亚利斯塔反而亲近了不少。两位不仅工作更融洽,还有了不错的私交。


梅迪奇发现后狠狠的笑了祂一通。


林弗莱怒从心中起,抓着红天使传送去了某处无人的荒野打了一架才罢休。


不过,林弗莱不知道的是。亚利斯塔·图铎对于祂那直白的视线一开始是很紧张的。只是面部表情控制得当才没有露怯。


亚利斯塔·图铎本来对于这位帝国最高序列的天使之王的关注是保持着强烈的警惕心的。(不过很快真香了)


但是祂很快就发现,这位法尔公爵的心思实在很好看透。心直口快的公爵大人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面对自己一些试探甚至略有冒犯的问题也是有问必答。


不仅工作上从不揽权介入,还经常主动提出帮助。毕竟祂自己算是所罗门陛下派来的“监军”,实际上并不是很受这个完全由红天使这位战争之神掌控的军团欢迎。


但在发现祂有些尴尬的处境后,那位法尔公爵居然会主动找红天使反馈这个情况,并且帮助调解,就实在出乎祂的预料了。


亚利斯塔还记得当时那位红天使看过来的眼神,那是看穿了祂隐藏着的本性的戏谑,还有对祂不许利用林弗莱·法尔的警告。


亚利斯塔垂下头,表达了自己臣服的态度。


之后,祂就发现原本对自己保持观察的公爵大人,改变了态度,主动对祂释放了善意。


包括但不限于使用祂帝国公爵和红天使好友的身份帮助祂融入军团工作。当然,一些重要的范围还是没有允许祂介入,想来不仅是那位红天使的嘱咐,林弗莱大人自己也有自觉。


除了工作中提供了便利,日常中也增加了相处。


作为门途径的天使之王,祂几乎可以去这片大陆上任何想去的地方。似乎是觉得祂和自己已经算是朋友了,亚利斯塔也被祂带着去了许多地方。


亚利斯塔其实挺喜欢和这位公爵大人相处的。


虽然有些不敬,但必须要说,和林弗莱·法尔待在一起会很轻松,不像和其他的贵族们交流那样,都不用动什么脑子。


因为这位殿下根本没什么心眼,说什么就是什么,完全不搞虚的。


这样的存在偏偏还拥有着强大的力量,本人还既热情又大方,多么令人心动!难怪那些贵族们都喜欢和祂交好。


祂就是无数美丽又蕴含丰富力量的宝藏。


可惜已经有主了。


想到最近看祂的眼神越来越严厉的红天使,亚利斯塔干脆的放弃了利用林弗莱·法尔的打算。


毕竟那位好歹也是活了上千年的天使之王,虽然没什么城府,可真要利用起来,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容易。


而且,也不算没有收获,那位红天使也不知是真的觉得与祂合谋有意思,还是为了保护那位天真的同伴,对祂透露出了合作的意向。


就算不能利用这位公爵殿下,能做祂的朋友也挺好的。


可亚利斯塔祂自己也不知道,那么干脆就放弃了一开始的打算,究竟是因为红天使的警告,还是因为祂其实也不怎么愿意利用这份情谊呢?






















亚利斯塔和特伦索斯特被称为所罗门最忠实的天使,结果一起背叛了所罗门自己当皇帝了。


因为黑皇帝注定复活,特伦索斯特又有六神支持转去审判者了,相邻途径亚利斯塔没得选,只能被逼到选择红祭司途径,结果小红就被做成火锅了。这是小红注定的悲剧,除非黑皇帝不能复活,不然躲不过的。


不过有阿飞在,小红不至于落到三合一恶灵那么惨了。虽然还是免不了被杀一次(。)


真诚的阿飞简直是第四纪元的一股清流啊!


阿飞其实在整个第四纪元都相当活跃,但依然保持着赤子之心。


因为祂真诚的对待所有人,所以大家也都在不自觉的呵护这份纯洁的真诚情谊。(虽然最后还是免不了被利用了,毕竟第四纪那些基本都不是啥好鸟)


构建和谐第四纪元,传播真善美从祂做起(耶)


这对cp叫亚林还是血火,感觉都挺好听的





赛可平

[鸣佐/卡带]血火 05

#科技水平并没有超前

#所以果然还是不是JJ啊哈哈哈哈哈【。


05

“那个男生可以自己动?”


带土又在打电话。鸣人蹭了蹭刚洗干净还水淋淋的脸,准备下楼做早饭。


“太厉害了,你们不是确定他的精神濒临崩溃了吗?”带土忍不住声音大了一些。“女孩子呢?啊强制自己昏迷也是不错的保护方法。……这次的学生都挺厉害的嘛。”


鸣人在平底锅里打了两个蛋,看起来要做好唤醒的准备……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好。


“哈?就一辆救护车。你也太抠了。”


当然了啊,鸣人在内心吐槽着,反正只晕了一个。...


#科技水平并没有超前

#所以果然还是不是JJ啊哈哈哈哈哈【。

 

05

“那个男生可以自己动?”

 

带土又在打电话。鸣人蹭了蹭刚洗干净还水淋淋的脸,准备下楼做早饭。

 

“太厉害了,你们不是确定他的精神濒临崩溃了吗?”带土忍不住声音大了一些。“女孩子呢?啊强制自己昏迷也是不错的保护方法。……这次的学生都挺厉害的嘛。”

 

鸣人在平底锅里打了两个蛋,看起来要做好唤醒的准备……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好。

 

“哈?就一辆救护车。你也太抠了。”

 

当然了啊,鸣人在内心吐槽着,反正只晕了一个。

 

“几点能到?今天可是星期五。……十点?好吧,就当十点吧。那用不用给那女孩的父母准备午餐?……我那是客气一下,这不是应该你们那儿赔礼道歉吗!……哦你想吃啊。你要吃我给你留个晚饭。我觉得晚上那个女孩怎么也就能醒了。他们爱吃什么你们又记录没?我待会儿叫我这儿的新人去买点菜。病号餐你都蹭——”

 

……啊,是他的,哨兵吗?鸣人耸了耸肩,又煎了两片培根。他实在不会做什么东西,能用平底锅煎蛋已经是极限了。带土好像对他做了什么并不在意,只要他做了就行。

 

“好吧,那一会儿见。”带土挂了电话,回头发现鸣人已经在厨房做饭了。“哎鸣人?好早啊?”

 

“已经八点半了。”鸣人说着,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盒牛奶。“好了。”

 

带土揉了揉肚子,指着架子上的小锅说道:“热一下吧我喝凉的肚子疼。”

 

“你他妈事儿真多。”哦好,马上。

 

“鸣人你说话和心理反过来了哎,别以为是小说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波澜不惊的吃了早饭,带土又拿起了两个哨兵的资料,斟酌了一下,把男生递给了鸣人。

 

“你负责这个。”

 

鸣人吓了一跳:“你等等我是第一次,对方不满意怎么办!”

 

“……你说什么跟我们这里是什么色情场所一样。”带土白了他一眼。“宇智波佐助……那边跟我说他虽然精神域数值不太稳甚至濒临崩溃,但是表面上看起来还算正常。你就负责跟他聊聊天再放放音乐之类的。”他敲了敲女孩的那张纸,“这姑娘给自己做了个精神封闭,我先让她醒过来,你再负责后续治疗。”

 

“……知道了。”鸣人挠了挠头,“带土——”

 

“师傅。”

 

“——好吧师傅。师傅这名字太蠢了我能叫你老师吗?”

 

“随你,总之要尊称。”带土托着腮,“你要说什么?”

 

“你没问题吧?”

 

“我开始干这行的时候你还没生呢好吗!”带土站了起来,把资料袋放在鸣人的头顶着。“你要不要来参观啊。”

 

鸣人抓紧了差点要掉的资料:“哎……可以吗?!”

“你好好叫尊称就可以。”

 

 

在交通状况良好的情况下,从中央部队的训练营到诊疗所需要40分钟。坐在救护车上的除了被上面下了处分的新兵教官,还有处于昏迷中那个女性哨兵的父母。女孩的父亲是一个三等哨兵,母亲则是个普通人。女儿的资质倒是不错,这在注重血统的哨兵以及向导中是很罕见的。

 

因为工作失职,今年的新兵教官旗木卡卡西领了一个警告的处分,虽然他本身不是特别紧张,这种处分下次拿个军工就能抵了。他顺便对大将请了个无薪休假,说自己深感愧疚,要求回去认真反省错误,后续的新兵训练又自己的后辈顶上,他确定两个受伤的新兵康复以后再回来。

 

大将给他批了一个星期的假,并且让他通知疏导所的人,一个星期以内必须完成任务,他对那个向导有信心。

 

……我对他也很有信心。卡卡西叹了口气,把目光投向了坐在另一个角落的那个男生。

 

宇智波佐助,科诺哈今年的首席哨兵,志愿是……社区警察。但是被学校驳回了,改成了中央直属部队。说起来宇智波一族长的都好像啊,之前一起待过的学弟长的也和这男孩差不多。嘛,带土除外。毕竟他不是个哨兵——

 

“卡卡西教官。”那个男孩开了口,“我觉得我很正常,还有必要去做检查吗。小樱看起来倒是很有必要,让他们去治吧,我不想浪费人力。”

 

卡卡西双手交叉:“你的数值比小樱的还可怕。但是精神力也要强很多,不愧是宇智波啊……”

佐助抿着嘴:“我的能力和我的姓没关系。”

 

“……啊抱歉。”卡卡西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一些,“你在压力测试的时候看到什么了?”

 

“……”

 

“不想说?很可怕吗?”

 

“……很可怕。”佐助闭上了眼睛。“因为知道那是假的,所以没关系。”

 

“所以你可以撑下来。”卡卡西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很好。以后不一定向导随时都在你身旁,有一定的精神控制能力对一个哨兵很重要。”

 

“我知道,”佐助说道,“我也不需要什么向导。”

 

TBC

 

樱哥绝赞睡美人ING

我打了一个哨兵向导的TAG……


赛可平

[三件套]血火 02

#这么勤奋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文里出现的两个人没有CP关系


02

漩涡鸣人的房间在疏导所的二层,那本来是一间为受伤哨兵诊疗的房间,带土随意打扫了一下,还算干净,虽然没电视没网但是凑乎凑乎倒是可以睡。


“你说的网明天能接上——吗?”鸣人冲进带土在楼下的房间里,却发现那个男人正一脸期待的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饭。男孩看着橱柜里五彩的餐具,嘴角不由得抽动了几下。“现在不是只有下午三点吗?”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一顿饭2个小时又怎样。”带土满不在乎的说道,“老不……所长他一年见不到两次,为了庆祝我又能和活人说话,给你做顿好的。”


“……谢谢...

#这么勤奋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文里出现的两个人没有CP关系


02

漩涡鸣人的房间在疏导所的二层,那本来是一间为受伤哨兵诊疗的房间,带土随意打扫了一下,还算干净,虽然没电视没网但是凑乎凑乎倒是可以睡。

 

“你说的网明天能接上——吗?”鸣人冲进带土在楼下的房间里,却发现那个男人正一脸期待的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饭。男孩看着橱柜里五彩的餐具,嘴角不由得抽动了几下。“现在不是只有下午三点吗?”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一顿饭2个小时又怎样。”带土满不在乎的说道,“老不……所长他一年见不到两次,为了庆祝我又能和活人说话,给你做顿好的。”

 

“……谢谢。”鸣人嘟哝着,“话说带土。”

 

“叫师傅。”

 

“带土师傅。二楼那么多房间都是给哨兵静养的?”

 

“是啊。”带土说道,“标配10张白噪音专辑,还有我精心选的一套推理小说和一套搞笑漫画。啊那些是分开放的,想听全就要去别的房间,加强走动可以促进康复。”

 

鸣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一个人也没有啊?”

 

带土停下了切菜的手,一脸疑惑的看向鸣人:“你居然想有人?”

 

“……那,那是当然的吧。虽然我也知道这里很闲,但是总……总不能。”鸣人轻咳了两声,“浪费纳税人的钱财吧。”

 

“纳税人的钱都给了中央区的那些人。”带土耸了耸肩,“不过啊——”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保持热忱倒是也没错。否则就太没意思了。对了,”

 

带土一边做菜,一边简单的讲了讲后勤部队到底是个干什么用的东西。“山中你知道吧?后勤部队的头儿,一男的留了一百多米的头发。”带土嫌弃的说道,“没有一个哨兵在这儿服役。向导也很少。我记得上次统计……上等兵包括中山有三个。还有7个中等兵和十二个下等兵。”

“这么少?!”

“因为后勤只要就是后勤啊,又不用干别的,所以啊——”带土狠狠的剁掉案板上的鱼头。“也是走后门最厉害的地方。”

 

“……哦。”也算是走后门才来这里的鸣人咽了口口水。

 

“有好几个中央区的哨兵将领的向导都在后勤挂个职呢。”带土对他挤了挤眼,“大将的妻子,也是他的向导就在后勤部队呢。”

 

“啊?”鸣人惊悚的抬起头,“是吗?!”

 

“……是啊。”带土摇了摇头,“管人事哦。”

 

“什——么——?!”

 

“你放心啦,她对走后门管的很松的。”带土笑了笑,“而且你成绩要是太低了伊鲁卡说都不管用。”

 

“……真是谢谢你们了。”

 

“不客气不客气。”带土似乎没听出什么异样。“说起来你喜欢吃辣吗?我一般,你要是喜欢我就多放一点。”

 

“都行啦,”鸣人挠了挠头,“我平时只吃杯面的我说。”

 

“又来了。”

 

“一放松就会有啊!”

 

 

出乎鸣人意料,带土做的饭味道还不错,也许是自己一个人过久了做菜的水平都会提高吧。饮料是一瓶橙味碳酸饮料,和两个人橘黄色的餐具搭配起来十分和谐。

 

“你也知道,”带土晃了晃易拉罐,“非休假期间禁止喝酒精饮料。今天就只有橘子汽水啦。”

 

鸣人嚼着炸鸡:“我以为是我还不到20岁的缘故。”

 

“哈?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每天都至少要喝一瓶啤酒。”带土打了个嗝,“但是很难喝,还不如汽水。”

 

“我也没什么兴趣。”鸣人耸了耸肩。“不过带土——国家真的会让一个四肢健全能力完整的向导每天优哉游哉的花几个小时做欢迎排队的大餐吗?”

 

带土叹了口气,对着鸣人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因为还没绑定有点饥渴?想看看年轻可爱的也没绑定的小哨兵?”

 

鸣人刷的一下涨红了脸:“没,没有!绝对没有啊我说!”

 

“……你这个年级也没办法啊。”带土耸了耸肩,“大概马上就会有工作了。”

 

“哈?”

 

“每年新兵入营都要崩溃几个,我猜今年第一个来的会是中央军的孩子。”

 

鸣人皱眉:“那些都是我们这届的精英啊!”

 

“精英不好?万一就遇见合适的了呢?”带土拍了拍鸣人是后背,“我跟你说,这事儿要趁早确定合适对象,毕竟以后很多时候都是要合作的——啊我是说,在工作上。”

 

男孩嫌弃的看着那个不靠谱的男人说着一些充满性方面暗示的话,虽然他也知道这是必须的,但是也太早了吧,他爸妈至少也是要20岁左右的时候才真的——

 

“带土师傅。”鸣人的语气有点严肃,带土也稍微认真的看了他一眼。

 

“?饭不好吃?”

 

“不,一般来说,对这种事情充满兴趣的人都是没经历过的。”鸣人把易拉罐往桌子上一砸,“你根本也没有绑定吧?”

 

带土愣了几秒,随即发出了没品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当然……也希望自己没有绑定过啊。”

 

TBC

 

没错我觉得TAG里没出现的两位快出来了……

赛可平

【坑慢填】[三件套]血火 01

【坑慢填】[三件套]血火


#CP参照我其他的文,每章提到哪个CP写哪个

#哨兵向导+二设。不要跟我这儿说什么哨向设定不是这样啦,我也知道不是啊,但是一样一样度按照规定很麻烦,我也就是想借用一点点设定啦。

#起名废

#如果那个写完了就好好填吧【。

#……哪儿有种JJ原耽的感觉……


简单的本文军衔介绍:

士兵等级:三等兵(下忍)、中等兵(中忍)、上等兵(上忍)。

官职等级:队长(两对哨兵向导为一队)、组长(三队为一组)【跳过一部分】

军队首领是大将。


就这样吧不要在意细节。


01 报道...


【坑慢填】[三件套]血火

 

#CP参照我其他的文,每章提到哪个CP写哪个

#哨兵向导+二设。不要跟我这儿说什么哨向设定不是这样啦,我也知道不是啊,但是一样一样度按照规定很麻烦,我也就是想借用一点点设定啦。

#起名废

#如果那个写完了就好好填吧【。

#……哪儿有种JJ原耽的感觉……

 

 

简单的本文军衔介绍:

士兵等级:三等兵(下忍)、中等兵(中忍)、上等兵(上忍)。

官职等级:队长(两对哨兵向导为一队)、组长(三队为一组)【跳过一部分】

军队首领是大将。

 

就这样吧不要在意细节。

 

01 报道

 

一般的哨兵和向导差不多会在6至7岁时觉醒,然后便被送入专门的学校进行专业知识技能的培训,如果不跳级的话,全部学下来需要8年的时间。毕业的时候需要对全部学习项目进行考核,根据每科不同的成绩把他们分配到不同的岗位去,然后就按照法律规定,全心全意的为国效力——

 

“直到50岁退休。”漩涡鸣人翻了个白眼,把毕业档案里的材料丢到一边,“啊出校门的第一步就这么悲哀。鹿丸啊,你是不是要去子继父业啊。”

被叫做鹿丸的男人从另一侧是床上抬起头:“麻烦死了……不要刚毕业就说这么麻烦的事情好吗。”

“奈良上将的独生子。”鸣人挠了挠自己的后颈,“而且是我们这一期向导班的头名。直接进中央部队啊,真好,我也想去啊我说。”

鹿丸翻了个身,又把自己埋了回去:“……你也不错啊。”

“后勤部队哪里看起来不错了?!”

“也不会死。”

“我像是贪生怕死的人吗我说!?”

“像。”

“……”鸣人气结,却又不想争辩什么,老老实实的躺回了床上,数着秒等晚餐餐车推到门前。

 漩涡鸣人,科诺哈学校第55期毕业生,毕业考是向导班最后一名,勉强因为和班主任关系好被塞到了混吃等死的后勤部队,看在他心理疏导的分数有B+,后勤部队的首领勉强让他加入没什么愿意去的未绑定哨兵疏导所。

一般来说,未绑定的向导去这种地方都挺危险的,但是那些年轻的哨兵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任务,必须要来疏导所的都是一些脆弱的根本就意识不到这些乱七八糟东西的小朋友,而且这种弱鸡很快就会被从一线撤到后方,从疏导所出来以后大概这辈子都不会见到第二次了。

 于是疏导所也就成了大部分弱鸡向导的聚集地,今年5月唯二的疏导员退休了一个,现在包括所长,整个疏导所的活人可能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但是好歹在首都,休息时候大约还是可以放松一下的。

 

火车站在南区政府旁边,三天了终于踏上坚实的土地,漩涡鸣人欢快的跑了几圈。鹿丸要去中央区报到,鸣人要去的后勤部队在西区,两个人分道扬镳,约定12月的国庆日碰头玩一天。

 

“……你去了中央部队也不要忘了老朋友啊!”鸣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绝对不要忘了啊——”

“行了行了别人都在看呢你别给我添麻烦了好吗!”鹿丸努力躲着他擦鼻涕的手。

“可是,可是啊——”鸣人大叫道,“看见漂亮的哨兵小姑娘一定要记得给我介绍一个啊我说!”

“行了你烦死了。”

 

鸣人看着鹿丸的背影,泄气的走上了他目的地的地铁,自己选择的道路,蛋疼也要走下去。

 

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便来到了西区。鸣人发现西区比自己想的繁华很多,而且因为是后勤部队管辖地盘的缘故,轻松的氛围让这里的服务业丰富多彩起来,但是作为预备役军人,鸣人在正式成为中等兵之前都没有资格踏入这里。西区一共有21个街区,其中前十个街区是后勤部队不同部门的驻扎地,最后一间房子,也就是十街区第20号,便是疏导诊疗所所在的位置。漩涡鸣人紧张的攥着自己的报到证,轻轻地敲了敲门。

 

“谁啊——”门里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我……我是今年科诺哈的毕业生漩涡鸣人,今天来报道……的说。”鸣人一紧张,还是把习惯性的口癖暴露出来了。

 

“的说?”里面的人诧异了一下,拔开了插着的门销。

 

那个男人比自己身高高了差不多半头,左边的眼睛上带着眼罩,遮住了大半个脸,勉强可以看出嘴上有一道从脸延伸过来的疤。

 

“……的说。”鸣人点了点,“您好?”

 

“还行吧。”男人说道,“进来吧,太好了今天以后终于有人可以陪我说话了。”

 

“您是所长吗?”鸣人问道。

 

“不,当不是,”男人翻了个白眼,“你叫我带土就行了,姓氏……”男人的表情有些古怪,“是‘伟大的宇智波’。但是我和那些精英不一样,是个吊车尾。”

 

“宇智波……?”鸣人上下看了带土几眼。“也会分到这里吗?”

 

“我要生气了啊。”带土叹了口气,对着鸣人伸出了一只手:“重新介绍一下吧。宇智波带土,后勤部队心理疏导所现存唯一活人,科诺哈第四十一期毕业生。”

 

“上等兵?”

 

“当然不是了,只是个中等兵。”带土说道,“和你一样,是同期的最后一名。不过按照规定,今后你大概要叫我师傅了。鸣人三等兵。”

 

“……啊……哦。”鸣人点了点头,把自己的预备役军人审批单和报到证交给对方,“三等兵?!已经通过考核了吗?不是说还要有几个月的实习期不合格还要打回学校重新学吗?!”

 

带土摇了摇头:“那么麻烦,这儿又不用那些个,那个不知道死哪儿去的老、室长说过,‘向导,活的’就能给通过。”

 

“……太好了我说。”

 

“我说?”

 

“口癖啦你到底要在意到什么时候?!”

 

TBC

 先打个可能会有CP的TAG吧www新开篇可能日更两次吧……。


黑白诗歌

《黑白的诗歌》

《黑白的诗歌》



空明画境,心灵的时光。
无垠的色彩,透视版图空灵,
霎那间,涌动雷霆万钧的雄浑;
秉性的飙狂,见诸命数变化,
缱绻天地,彰表血火叵朽意志。


黑洞距阵,博爱的磁场。
有限的星空,嵌刻万端奥妙,
霎那间,涌动扭转乾坤的衍美;
浩瀚的能量,见诸逻辑背反,
超渡洪荒,熔筑光硭璀璨财富。
 

势利悬殊,眷恋的罅口。
对垒的螺旋,匡囿峥嵘羁旅,
霎那间,涌动放浪形骸的风暴;
禁锢的自然,见诸规律共振,
肉欲盘桓,祭奠潋滟馥郁情色。


虚实门派,缔造的法旨。
轮回的渊源,厮磨烟火醺蒙,
霎那间,涌动飙黄腾达的盛典;...

 

 

《黑白的诗歌》

 


空明画境,心灵的时光。
无垠的色彩,透视版图空灵,
霎那间,涌动雷霆万钧的雄浑;
秉性的飙狂,见诸命数变化,
缱绻天地,彰表血火叵朽意志。


黑洞距阵,博爱的磁场。
有限的星空,嵌刻万端奥妙,
霎那间,涌动扭转乾坤的衍美;
浩瀚的能量,见诸逻辑背反,
超渡洪荒,熔筑光硭璀璨财富。
 

势利悬殊,眷恋的罅口。
对垒的螺旋,匡囿峥嵘羁旅,
霎那间,涌动放浪形骸的风暴;
禁锢的自然,见诸规律共振,
肉欲盘桓,祭奠潋滟馥郁情色。


虚实门派,缔造的法旨。
轮回的渊源,厮磨烟火醺蒙,
霎那间,涌动飙黄腾达的盛典;
涅乑的因果,见诸理念信义,
灵魂驱体,趋同神秘智慧媾和。
 

救赎苦难,释境的通感。
兑换的熔炉,源自黑暗核心,
霎那间,涌动摹式焚烧的辉煌;
龟甲的裂电,见诸聖心向度,
道德征途,吐哺鹿鼎命运春秋。

 


黑白 2010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