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血界战线

60.6万浏览    4648参与
自娱自乐最快乐

一些没发过的单人 时间是倒叙

p1雷欧喵喵

p2三十代帅哥

p3电车上无聊在手机上戳的

p4官方抱枕的条纹睡衣

一些没发过的单人 时间是倒叙

p1雷欧喵喵

p2三十代帅哥

p3电车上无聊在手机上戳的

p4官方抱枕的条纹睡衣

SK炸猪排盖饭

「缺少无谓之言的荒诞其本身。」 ​​​

单独截了绝望王相关喜欢的画面调了下色。

「缺少无谓之言的荒诞其本身。」 ​​​

单独截了绝望王相关喜欢的画面调了下色。

SK炸猪排盖饭

截了血界战线的绝望王调了下色,他好帅啊靓仔!!

截了血界战线的绝望王调了下色,他好帅啊靓仔!!

二柴不是狗子

就是觉得他俩很配这张图😂

就是觉得他俩很配这张图😂

抹茶二号

【史蒂珍】大魔王不会爱上公主(番外)

*之前这篇的番外  ☞传送门       史蒂芬X珍

——————————————————

1.

史蒂芬大概是第一个还要自己出门买菜的魔王。

商家总是习惯于把最美好的商品摆在橱窗最显眼的位置。在他的衣袖第三次被珍扯回来的时候,他指着橱窗里摆着的一个项链:“想要?”

珍的脸红红的,眼睛渴望的瞟着橱窗里的项链:“……过两天是情人节。”

“嗯?”

“情人节礼物。”

“撒个娇。”

“……”

2.

珍又摸着项链傻笑了。

她有病。...


*之前这篇的番外  ☞传送门       史蒂芬X珍

——————————————————

1.

史蒂芬大概是第一个还要自己出门买菜的魔王。

商家总是习惯于把最美好的商品摆在橱窗最显眼的位置。在他的衣袖第三次被珍扯回来的时候,他指着橱窗里摆着的一个项链:“想要?”

珍的脸红红的,眼睛渴望的瞟着橱窗里的项链:“……过两天是情人节。”

“嗯?”

“情人节礼物。”

“撒个娇。”

“……”

2.

珍又摸着项链傻笑了。

她有病。

                                                                  ——《扎布日记》

3.

女王大人和魔王大人的假期,常常是窝在一间小小的房间里度过的。

珍喜欢把没有处理完的事务带出城堡,然后霸占史蒂芬书房里仅有的一个小小的书桌,一坐坐一天。

史蒂芬会在早上的时候就嘱咐管家把菜买好,接着坐在书房里的一个懒人沙发上——懒人沙发还是当初专门为了珍买的,直到珍霸占了史蒂芬的桌子——看书,偶尔抬头,看着女王大人因为糟心事务而皱眉。等到晚上的时候将饭菜摆满一桌,然后和珍度过一个只有两个人的夜晚。

4.

珍是个富有冒险精神的女孩儿。

史蒂芬家门前的森林常常会出现一些魔力低下的魔物,珍在得到史蒂芬送给她的魔力戒指后常常跑到外面抓史莱姆养。

最后,史蒂芬家里的史莱姆越来越多,越长越大,不知事情原委的管家把这群史莱姆放生后,珍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宠物箱,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5.

史蒂芬和珍的第一个圣诞节,是在王宫里度过的。

珍坐在大大的安乐椅上,接过史蒂芬递过的可可,看着可可不断上升的热气发呆。史蒂芬轻轻把她的碎发理到耳后,微笑着看她发呆。

四周很安静,静的能依稀听见珍因为史蒂芬的靠近而加快的心跳声。

史蒂芬甚至可以看见珍轻微颤动的眼睫毛。他把珍嘴角的蛋糕屑擦掉,坐了回去,欣赏珍慢慢脸上爬升的红色。

他说:“珍,圣诞快乐。”

“……嗯。”

END

自娱自乐最快乐

依然没有看到健全的bunnyboy(p2)所以自己动手搞了 搞着搞着又忍不住开始搞笑(…)我怎么搞stlo只会画kuso

穿得严实才想上手脱!!!!(实际上并没有好好画是哪种严实


依然没有看到健全的bunnyboy(p2)所以自己动手搞了 搞着搞着又忍不住开始搞笑(…)我怎么搞stlo只会画kuso

穿得严实才想上手脱!!!!(实际上并没有好好画是哪种严实


佐佐

【史雷/STLO】In the spirit

 /是群里的衣老师@衣之的(圣诞)点文,姑且发出来增加tag数,虽然完全跑题了蛤蛤蛤蛤蛤蛤(

/这种没点进步的故事在我主页还能找到至少三篇 哈


  史蒂芬在短暂的失神过程中总见到那个蓝眼的男孩。他将其称之为失神,在这个环节中他是破碎不完整的,关于他,关于过去,关于现状,或许加上原本就是未知的未来。只有一些恍惚的印象和闪回的画面。大块的斑白,暗红,泼墨一样的浓黑,斑斓如同梦境,抽象如同概念。

  男孩的眼睛蓝得可怕。他出现在任何一个场景——大多数时候沉默着像背景一般。史蒂芬想或许每次自己在这种狭间一般的情况下所处的...

 /是群里的衣老师@衣之的(圣诞)点文,姑且发出来增加tag数,虽然完全跑题了蛤蛤蛤蛤蛤蛤(

/这种没点进步的故事在我主页还能找到至少三篇 哈





  史蒂芬在短暂的失神过程中总见到那个蓝眼的男孩。他将其称之为失神,在这个环节中他是破碎不完整的,关于他,关于过去,关于现状,或许加上原本就是未知的未来。只有一些恍惚的印象和闪回的画面。大块的斑白,暗红,泼墨一样的浓黑,斑斓如同梦境,抽象如同概念。

  男孩的眼睛蓝得可怕。他出现在任何一个场景——大多数时候沉默着像背景一般。史蒂芬想或许每次自己在这种狭间一般的情况下所处的环境都是不一样的。男孩是一个路牌或标识。他们从未交流,甚少对视。男孩的眼睛蓝得可怕,里面有着一片深海,看去时,仿佛自己变成一叶小舟,飘荡晃动,海无边无际。

  嘶啦啦的杂音。一次幻境之旅。一些血迹。输液瓶吊在头顶。双眼紧闭,眼前浮现出的雪花点。史蒂芬是一台坏掉的电视。他重新睁开眼睛。他是从某个极有年头的车站的长椅上睁开眼睛的。一列火车停下,喷着蒸汽,没有人上车。车站空无一人。……空无一人吗?史蒂芬向旁边看去。

  男孩坐在另一张长椅上,脚边放着半旧的手提行李箱,他捧着一本书,没有抬头,似乎也没有察觉到史蒂芬的视线。车门缓缓关上,火车重新开始行驶,长长的烟拖在车头后,速度越来越快。男孩没有上车,甚至一动不动。

  一种突如其来的好奇席卷了史蒂芬。他习惯性地拾掇自己的记忆,一片狼藉。他耸了耸肩,站起身走向了男孩,皮鞋踏地在空旷的站台上发出声响。男孩抬起了眼睛,礼貌性地回以询问的眼神。他的眼睛蓝得可怕。

  “你在看什么?”史蒂芬开口问。

  “我朝天涯走一步,天涯朝后退一步,每天傍晚,天涯落下同一个太阳。”男孩轻声念出了书上的内容,他啪地合上书,“您觉得这是在写什么?”

  他向旁边挪了挪,示意史蒂芬坐下。史蒂芬坐下后男孩颇感兴趣地看着他。

  “我不知道。”史蒂芬诚实地回答。

  “您认识我。”男孩又说。

  “……我不记得。”

  “嗯,那有一点难办。您还记得您是谁吗?职业和爱好又是什么呢?最近有什么困扰您的事情吗?”

  史蒂芬沉默了。男孩的话语仿佛魔咒,他的声音消散在空气之中时,另一些声音在史蒂芬的脑中炸开。他感到困惑,他听得懂男孩所说的每一个字,而当它们组合成语句时他却不解其意。他于是看向男孩,与男孩目光相交。他确信男孩又小声地说了些什么,短暂的,魔法的。史蒂芬是一叶小舟,浮浮沉沉,波浪包裹起他,庞杂的画面海水一样奔涌而来。

  笼罩着雾气的都市,神秘的结社,公交车驶向异界,人与非人类在街道上穿梭,电视节目上听不懂的对话,脚下的冰面光滑,吵闹的下属们,咖啡和三明治,经常帮他跑腿的是谁?然后雾气被拨开,断壁残垣中獠牙嵌入他的脖颈,巨大的厌恶感与排斥反应,脖子上的印记逼近心脏,大滩的血迹像是松饼上的糖浆。

  你得放弃我。史蒂芬告诉友人。多年以来的默契让他们彼此都明白这对所有人都不好。友人少见地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二者最终都沉默以对,不再提起,像是不在狼人面前提起月圆之夜,一种充分的尊重。史蒂芬便以这样的方式从那死亡之中剥离出来,代价是另一种桎梏。那段时间史蒂芬常常感受到一束视线跟随着他。他愿意将其形容为湿漉漉的,那视线并无恶意,也不带目的,只是观察着他,仿佛动物隐蔽在树丛中窥视着人类。

  ……那是谁?每当史蒂芬转身去寻找这位观察者时都一无所获。他所能回忆起的部分就截止于此。他的思绪又回到车站。男孩重新打开了书,看起来耐心又温和。史蒂芬的喉咙有些干。他再次问道:“这是什么书?”

  男孩避而不答:“我一直在看着您。”他又合上了书,摆出了一副要认真谈话的样子。他们脚下的石板有细小的裂缝,青苔从中冒出头来。男孩不紧不慢,鞋跟哒哒在石面上踩着节奏。他的节奏渐渐和史蒂芬沉眠记忆深处的某个节奏重合。俄而车站里的钟响起,叮叮当当,钟声重复着问他“你是谁?”

  牙狩,正义的伙伴,麻烦的解决者,城市和平的守护者,活跃在暗处的血界眷属的敌人。

  反之,血界眷属,残忍的掠夺者,伤害他人的冷血杀手,靠欲望驱动,渴求鲜血的危险分子,被生命和死亡同时抛弃的可怜人。

  史蒂芬是两者的任何一边,也不属于任何一边。他的感官日渐敏锐,力量超越凡人,同时与日俱增的还有对鲜血的渴望。就像现在,男孩低下头露出一截后颈,史蒂芬喉咙干渴,不自觉地想象起牙齿戳破皮肤的感觉,血液带着腥气的甜美涌上舌尖。男孩毫无防备,也毫无威胁。史蒂芬慢慢靠近他,他的手搭上男孩的肩膀。

  男孩抬起头来,他出乎意料地没有后退,更别提惊慌,他冷静地转过身面对史蒂芬,近得可以清晰地感受彼此的呼吸。他的眼睛,那双有些可怕眼睛蓝得像海,像天空,像无机质的玻璃;他的眼里没有任何情绪,波澜不惊,风平浪静;他就这样注视着史蒂芬。史蒂芬被他的眼睛所吸引,着迷一般紧盯着他,一时间忘乎所以。

  “您属于哪一边?”男孩轻声问。

  史蒂芬如梦初醒,他恍惚地回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行走在悬于深渊的细绳上,前有狼后有虎,摇摇欲坠,危险万分。他无法向前,亦不能向后。他被困在深渊上空,动弹不得。

  男孩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史蒂芬先生。您属于哪一边?这是只有您才能决定的事。”他靠近史蒂芬,双手托住史蒂芬的面颊,抵着他的额头。这个距离太过亲密,而男孩的眼神和表情又是那样的心无杂念,这样的反差让史蒂芬不由得紧张起来,他想起十字架,想起忏悔室,想起神明。男孩正通过某种介质把自己独有的沉静输送给他。

  “人固有一死。”男孩又说。

  “……什么?”

  “那本书的名字。您要看吗?我可以借您。”自始至终,男孩的声音都是温柔耐心的。

  “……”一切正在变得越来越不知所云,呆车站里的史蒂芬如同掉进兔子洞的小女孩——“越奇越怪!”他们同时发出感叹。远远的传来汽笛声,看来又一班火车要进站了。

  “你有什么想法吗?”史蒂芬慢慢问男孩,更多碎片化的记忆争先恐后地涌进他的大脑,就仿佛一块拼图正在慢慢完整,然而还缺一块,只缺一块。

  男孩沉吟了一下:“无论您是什么样子,太阳还是同一个太阳,对吧?太阳不在乎。很多人不在乎,您是个大人,您不该再钻牛角尖。”

  “不是总有这种说法吗?说教的时候常用的。'决定你所成为样子的正是你本人',您肯定听过。有时候选择更重要,甚至是首要。”

  “所以您不该问我,不管您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会等着您回来。”

  汽笛声越来越近,火车的轮廓出现在铁轨的尽头。男孩提起脚边的手提箱放在膝盖上,面对史蒂芬打开。箱子的内侧是一面镜子,镜子里面映不出史蒂芬的身影,男孩的眼睛从箱子上方露出来。

  “但当然不是在这里等啦!”他突然笑了。紧接着,像是一道水波划过了镜面,史蒂芬的样貌渐渐在镜中浮现出来,清晰一如往常。再次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样貌让史蒂芬有些感动,在这个小小的车站中,他们完成了一件壮举。尽管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件壮举也足够惊世骇俗。

  火车轰鸣着进站,停下,车门打开。男孩轻轻地推了史蒂芬一把,示意他上车去。史蒂芬迈出一步,第二步,第三步。他走近车门,背后的男孩坐在长椅上,手提箱放在身边,书扣在他的膝盖上;他目送着史蒂芬,他的眼睛极蓝,散发出非自然而摄人心魄的危险美感。

  史蒂芬在车门前回头,他缺失的最后一块拼图受到感召而来。一直以来观察着他的,洞悉一切却从未言明的,坚定果敢永不回头的,像相信自己一般相信着他的决定的,男孩的名字补完了史蒂芬最后的空缺。

  “雷欧?”史蒂芬轻声喊。

  “嗯?”

  “你会在外面等我,是吗?”

  “我保证。”雷欧举起右手。

  “那在外面,待会见。”

  “待会见。”

  车门缓缓合上,台阶收起,列车再次启动。坐在长椅上的雷欧的身影随着车站的景物一同向后退去。

  “……谢谢。”史蒂芬低声呢喃,黑暗再次把他包围,又黑又深就像一场无梦的睡眠。

  他做出选择,他向前走去,他向着深渊的另一端走去。他毫不犹豫,也没有一丝恐惧,因为他知道再睁开眼睛后,他将会迎来更大的喜悦。





【FIN】

一点补充:

①本故事发生在史蒂芬的精神世界中。这里的雷欧的确是雷欧,和雷欧本人却有一定的区别,可以理解为在史蒂芬和雷欧两人共同期待作用下所出现的雷欧的精神。现实中的雷欧并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他只是看见了。

②雷欧所读的书确有此书:《人都是要死的》西蒙娜·德·波伏娃。精神博学雷欧的确有点神神叨叨。

③本故事的初衷是想写有哥哥气质的雷欧,但是变成了“在雷欧的帮助下身为血界眷属的史蒂芬终于完成了自我身份的认同”,也是挺不容易的,虽然完全跑偏了吧……

深山老林的蘑菇
『喝可口可乐,同长一脸帅气(雾...

『喝可口可乐,同长一脸帅气(雾)』


老板总是很狂帅酷霸拽_(:з」∠)_没有违和感

『喝可口可乐,同长一脸帅气(雾)』


老板总是很狂帅酷霸拽_(:з」∠)_没有违和感

李

【占tag不好意思】让大家选择

不好意思,占tag,抱歉


嘛…,再犹豫想先写哪个cp文,以下让大家留言挑要哪一个(采最多的那个先写)


1.【实玄】破相美人(女装!玄)


之前看同人图,看到小时候留长发的美人小玄弥,而忍不住想发这篇♡♡♡


设定:


玄弥也加入花街任务,不过负责的部分是其他的


简介:


玄弥感到非常紧张,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完成音柱所指派的「特别任务」。


传言,花街来个美人,虽然破相了,但仍倾国倾城美的不像话,可惜那位「破相美人」因为某些原因,却不再愿意露面,还为此用无法看清的薄纱遮盖掩面


不少人甚至甘愿砸下重金,只为了能与「她」共进良宵,见上一面…


2....

不好意思,占tag,抱歉


嘛…,再犹豫想先写哪个cp文,以下让大家留言挑要哪一个(采最多的那个先写)


1.【实玄】破相美人(女装!玄)


之前看同人图,看到小时候留长发的美人小玄弥,而忍不住想发这篇♡♡♡


设定:


玄弥也加入花街任务,不过负责的部分是其他的


简介:


玄弥感到非常紧张,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完成音柱所指派的「特别任务」。


传言,花街来个美人,虽然破相了,但仍倾国倾城美的不像话,可惜那位「破相美人」因为某些原因,却不再愿意露面,还为此用无法看清的薄纱遮盖掩面


不少人甚至甘愿砸下重金,只为了能与「她」共进良宵,见上一面…



2. 【beastars/马蜥】蜜糖与毒药


设定:


雅付亚直到跟自己的伙伴戈查分路扬镳,才发现自己是深爱戈查,而这个错过,导致他再次想追寻对方也已经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


简介:


看着你的外孙,就会让我不停地想起你,以及那份未透露出的爱


不管是蜜糖又或是毒药,只要是你奉上的,都让我愿意甘之如饴的吃下去,甚至沉沦


所以,我不会就此放手的,戈查



3. 【原創AU/OOC/穿越】極惡之人(十八)(all雷)


自己的有生之年作( ´▽` )ノ…,嗯…




以上三個


(※留言選擇CP文,只要打數字(1.實玄2.馬蜥3.all雷)就可以了囉)




祈岱

A03扎杰簧文强推|f I Were a Betting(Mer)man

被屏了再发一遍(ಥ_ಥ) 

看到没人分享过所以贴了出来,爆炸好吃一定要去看(如果不吃雷克的可能要回避一下)


题目:If | Were a Betting (Mer)man(如果我是个赌徒)


      讲扎布和珍打赌克劳斯在和雷欧交往前是不是处,输了就要给杰特咬,但杰特正处于heat(热;潮期),且是双杏,扎布一开始很震惊但还是很男子气地负起责任帮杰特解决了热 潮期。总之就很好吃,是英文但用网页翻译能够流畅地通读,实在不行也可以下载彩云小译进行网页翻译,绝对无障碍。

(链接在评论)

被屏了再发一遍(ಥ_ಥ) 

看到没人分享过所以贴了出来,爆炸好吃一定要去看(如果不吃雷克的可能要回避一下)


题目:If | Were a Betting (Mer)man(如果我是个赌徒)


      讲扎布和珍打赌克劳斯在和雷欧交往前是不是处,输了就要给杰特咬,但杰特正处于heat(热;潮期),且是双杏,扎布一开始很震惊但还是很男子气地负起责任帮杰特解决了热 潮期。总之就很好吃,是英文但用网页翻译能够流畅地通读,实在不行也可以下载彩云小译进行网页翻译,绝对无障碍。

(链接在评论)


粟

【杰雷】相遇

        热,非常热,即使白袍隔绝了太阳,身体里的水分依然被灼热的空气抽干,无论喝多少水都无法滋润在冒烟的喉咙。

        鱼人一口喝完剩余的一点水,把瓶子扔进破败不堪的垃圾桶里。旁边的几个褐黑小孩立刻冲上去抢夺,最后瓶子被一个比其他强壮一点的小孩抢到,抱在怀里跑开了。

        这里是亚洲、非洲和欧洲的交界地,从古至今都是商人云集...


        热,非常热,即使白袍隔绝了太阳,身体里的水分依然被灼热的空气抽干,无论喝多少水都无法滋润在冒烟的喉咙。

        鱼人一口喝完剩余的一点水,把瓶子扔进破败不堪的垃圾桶里。旁边的几个褐黑小孩立刻冲上去抢夺,最后瓶子被一个比其他强壮一点的小孩抢到,抱在怀里跑开了。

        这里是亚洲、非洲和欧洲的交界地,从古至今都是商人云集之地。在现代,石油的发现更是让这里成为了纸醉金迷的地方,无数权贵、富豪搂着美人,开着跑车,在顶级会所、酒店花着大把的钱,醉生梦死。

        只是,这些都和底层的人没什么关系。平民、掘金者、流浪汉、破产者、娼〈〉妓、务工者甚至是奴隶,都享受不到这些。不少人只能在阴暗的角落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富豪权贵被保镖簇拥着,光鲜亮丽的去那些他们永远也去不了的地方。而他们,只能在贫穷中挣扎着度过一生。

         他跟着师傅来到这里已经三天,为了追一个逃脱的血界眷属。血界眷属依靠着自己漫长岁月里的经历,狡猾的混入了富豪之中。

         血斗神认为这是锻炼杰特的好机会,便让杰特独自一人去追查。

         杰特走在破败的街道上,感受着空气中外溢的嫉妒、渴望和愤怒,那是无数人类的情感外泄,几乎已经形成实体,浓烈得让人感到不适。

        深夜,杰特终于找到血界眷属并成功的将其逼进海边悬崖,血红的丝线在血界眷属不甘疯狂的咆哮中终于将其剿灭。

        杰特松了一口气,这样高强度的追查即使是修行了斗流血法的他也有点吃不消。突然,他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向悬崖靠近,一转头,看到了两条人鱼。

        杰特和人鱼皆是一惊,杰特看着眼前的两条人鱼,应该是一对兄妹。年纪稍大的男性人鱼大概只有十五六岁,褐发,护在金发小女人鱼面前,正警惕的看着自己。

       “你知道人鱼吗?”

       “人鱼?是那些传说中用歌声诱惑水手的那些吗?”鱼人看向长发男人。

       “没错,人鱼实际上也有性别之分。千年来,有一小部分人鱼通过歌声来影响往来的船上的水手,用美貌诱惑他们,然后把他们拖到海里吃掉。”

       “而实际上大部分人鱼对人类没有兴趣,毕竟海里就有食物了。不过也因为如此,所以人鱼的传说才会流传。”

         深目的英俊男人抿了一口鲜红的酒杯,“实际上,人鱼受到人类的影响,海里的污染越来越严重,数量不断锐减,即便是我,这百年来也没有再见到人鱼了,可能不知道哪天就绝种了吧。”

         杰特和人鱼僵持不动,最后,大人鱼带着小人鱼猛地沉进海里,向外海游去。

         透过海水,杰特模糊的看到金发人鱼的尾巴很不自然,像是在中间折断又重新愈合过。

        杰特没有去追,而是在海边待了一会,直到看不到两条人鱼的身影后才转身离开。

        路上,杰特告诉血斗神,自己遇到了两条人鱼的事情。

        血斗神平静的问:“你觉得你遇到了同类?”

        “不,我没有这样觉得,师傅。”

        “那就最好,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同类。”

        “那两条人鱼,说不定是世界上最后的人鱼了。估计是被人类的情感吸引过来的吧,虽然这里是繁华地带,但毕竟这里情况特殊,海滩上也没有人,所以两条人鱼才能躲避在海里而不被人类发现。在漫长的岁月里,人鱼已经进化得能以人类的情感为食了。”

        “毕竟,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鱼的立足之地了。”

        鱼人披上白袍,最后的人鱼吗……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了。

        他看向自己半透明的手,我也是啊,最后的鱼人了。



------------------------------------------------------------------

        这是群里的圣诞活动,每人抽梗,我抽中了@污女GK太太的梗~我写着写着都不知道自己再写什么,两小时赶出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欧中心】群935271224,欢迎大家来玩~



夜溟静雨

迷之情头……

当年我截图的时候怎么没发现?


雷欧真是太可爱了~

迷之情头……

当年我截图的时候怎么没发现?


雷欧真是太可爱了~

DDDDDDD

给同学的!!!有错误之处请立刻告诉我!!

给同学的!!!有错误之处请立刻告诉我!!

自娱自乐最快乐

stlo初詣

我画不动了!!!!就这样吧再晚真的勉强算都算不上初詣的时间了!!!!


初詣是指日本在新年开头第一次参拜神社

新的一年也希望我cp幸福快乐

stlo初詣

我画不动了!!!!就这样吧再晚真的勉强算都算不上初詣的时间了!!!!


初詣是指日本在新年开头第一次参拜神社

新的一年也希望我cp幸福快乐

林檎班编外成员

想通知一下,动漫之家上更新了几话血界战线的熟肉(因为考试周我还不能看TuT

如有打扰实在抱歉

想通知一下,动漫之家上更新了几话血界战线的熟肉(因为考试周我还不能看TuT

如有打扰实在抱歉


unknown
摸了一个チェインチェイン真是太...

摸了一个チェイン
チェイン真是太帅气了

摸了一个チェイン
チェイン真是太帅气了

三味木糖丸
重新回坑!!我爱老板!!!

重新回坑!!我爱老板!!!

重新回坑!!我爱老板!!!

苏涟青
摸鱼!我只是想画leo。实际上...

摸鱼!我只是想画leo。实际上想画个雷欧中心小短漫(……

关于黑眸的是之前在某个地方看到说获得神之义眼之前是黑眼睛。然后我就用了(…

可能会有后续(……)

摸鱼!我只是想画leo。实际上想画个雷欧中心小短漫(……

关于黑眸的是之前在某个地方看到说获得神之义眼之前是黑眼睛。然后我就用了(…

可能会有后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