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血腥画家

1460浏览    10参与
玄雨

【同人文】Bloody Painter&Psychiatrist

這可能超出我平常文內黑暗值的範圍,所以要看的人,稍微思考一下。

  我應該也要廢話一下,Helen我覺得其實他滿可憐的,至於為什麼你們可以去查究。

  我打整篇我想會是揪著整顆心在打,因為他的故事是我最想去探究,而且也探究最完整的一個角色。

  這故事是在講述Bloody Pianter血腥畫家(Helen Otis)和Psychiatrist精神科醫生(Elmer Christopher)的接續腦補故事。

 (攻受) Bloody Pianter→Psychiatrist

如果沒看過完整故事的,我會放在留言。

放上請多支持原作Delu cat。

  嗯、還有血腥畫家是有官配“審判天使”的,不能因為想站耽美...

這可能超出我平常文內黑暗值的範圍,所以要看的人,稍微思考一下。

  我應該也要廢話一下,Helen我覺得其實他滿可憐的,至於為什麼你們可以去查究。

  我打整篇我想會是揪著整顆心在打,因為他的故事是我最想去探究,而且也探究最完整的一個角色。

  這故事是在講述Bloody Pianter血腥畫家(Helen Otis)和Psychiatrist精神科醫生(Elmer Christopher)的接續腦補故事。

 (攻受) Bloody Pianter→Psychiatrist

如果沒看過完整故事的,我會放在留言。

放上請多支持原作Delu cat。

  嗯、還有血腥畫家是有官配“審判天使”的,不能因為想站耽美方面去罵作者哦。

  有ooc煩請告知。

----------

  “see you soon:)”

  當我家大門被打開時,我已經感到無比的害怕與恐懼,就像是個待宰的羔羊似的,不由自主的靠著牆壁。

  「又見面了,醫生。」沉穩的走了進來,臉上無特別表情,猶如見了許久的老朋友。

  同樣凌亂的一頭黑髮再次出現在我面前,與一離開時一樣的藍色風衣和那口中一絲絲的陰柔,都沒變。

 「Helen Otis,你來找我做什麼?」面冒冷汗,渾身顫抖,聲音也連帶著的不穩,一下就讓對方知道自己在害怕。

  「只是來找醫生你“玩”而已。」口氣依舊平穩,但突然飛快向前扯住Elmer的脖子向前壓制在牆,使其無法呼吸。

  「我、做……做了什麼事情,要讓……你這樣仇恨、到殺掉……我?」想是用手掙脫對方束縛住自己脖子的手,但無論如何掙扎,他的手依然不動如終還是強行壓著他的脖子,由於對方一離開司法醫院後打的零工,而逐漸強壯的肌肉所致。

「醫生你幫了我很多,但是你也知道“太多事情了”」特別將『太多事情了』這幾個字加粗音調,畢竟自己是個利己主義重的人,醫生對我有恩,可是他的這份恩惠,低於了他會供出我過去的風險。

「唔、唔……Helen Otis你、真是……個瘋子,是個十惡………惡不赦……的罪犯,虧我……當初那麼、相信你……」話語變得斷斷續續,直到最後被對方的雙手掐至昏迷為止,他都還想著反抗。

 「抱歉,醫生,但我可從來沒有信任過你。」看著昏迷的對方,輕聲的落下這句話,然後用公主抱抱起對方,回到自己悄悄在隱秘的森林裡買的第二家房子。

 第一個的房子一定被警察查封著現在回去就等於受死,沒有人會那麼白痴的。

  如果有,那也絕對不會是我,我沒有任何人能依靠,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恩人什麼的雖然很感謝,但他對我來說也是個大威脅,必須盡快清除。

 路上的路燈閃爍著,一下明亮,一下昏暗,這就有如自己的人生一樣,有起也有落,現在這種情況是我感到最開心的時候吧。

  我不恨我父母,我或許出生就是個錯誤,他們能養育我長大,我已經很感謝了,或許吧。

  街上沒有多少人,這對我來說是個好事、至少不太容易暴露蹤跡。

  我抱著的這位醫生,我調查了一下他名叫Elmer Christopher在以前的醫院就是個精神科醫生了,我感覺的到他對我的示好,可是我無法相信他,不、我不管誰都不相信。

  誰知道他何時會背叛我,在後面桶我一刀,那還不如我先將他留在我身邊,注視著他的行動,想必他也不敢幹什麼。

  雖然殺了他做成“顏料”也沒問題,不過、我突然不想這麼做,因為、我想做更加“有趣”事情。

  想著想著就到了自己買的第二個家,改成用左手抱住對方,右手則將手深入西裝口袋尋找著鑰匙,找到後便打開了門。

 打開燈,將對方放上自己準備好的電椅,將對方的手腳緊緊鎖在椅子上,插上電,把控制遙控器放在自己的藍色風衣的口袋裡。

  等待對方醒來之時,自己先用“顏料”在板上作畫,就當做消耗時間。

  鮮紅的顏料“玷污”著潔白的畫布,在上面留下屬於我的筆跡,難以洗去的、甚至烙印在所有人心中。

  過沒多久,對方醒來了。

  我便從作畫的椅子上起來,放好畫筆後走向他面前。

  「醫生、你醒了?那我們來開始接下來的“遊戲”吧。」嘴角微微揚起,拿出遙控器先從10%電力慢慢往上加大。

  「……瘋子,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用盡全力嘶吼著想掙扎掉電椅,但始終無法。

  對方之後的哀號無論多麼強烈,對我來說都只是遊戲的“配音”罷了,聽著有可能對自己造成威脅之人的喊叫,不禁覺得很放鬆,就像是這個世界只有我一個一樣,沉靜、自然。

我不需要任何的關懷,沒有人值得我信任,我也不需要去幫助他人,幫助他人對我一點利益都沒有,還有可能被牽連其中,會去幫忙的人在我看來都是一群傻子。

  然而那位醫生之後會成為我最成功,最美麗“純淨”的作品,從一開始的信任逐漸變的扭曲這豈不是挺有趣的?

  “I got you doctor.”

  “You are mind”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