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血观音

10671浏览    155参与
季千帆

棠开二度

将军友人之女X棠月影


有车。


在那略显陈旧的,没什么摆设的日式房间里,挨不着光的浅棕色墙壁发暗,像是被水洇湿了。

墙角立着一只镂空小台,上面呈着一只青釉色冰裂纹花瓶,里头侍放两三枝新折的梅花。

你缓缓推开拉门,带动沉静的环境里滋生出一些类似噪音的响动,她没抬头看你,手指头来回拨弄娇嫩花朵。

毕竟这幢房子已经十分老旧,尽管多经修葺,也只能大抵保住根基不损。

但是你爱极了这内部的仿日式构造,你往日来拜访时不爱穿为你准备好的鞋子,赤裸双脚就这么踩在上头,地板是光滑的,带着一点唯有皮肤能察觉到的湿意。

那个时候将军还在世,在人前他会用宽厚的大掌摩挲你的头,...

将军友人之女X棠月影

 

有车。

 

在那略显陈旧的,没什么摆设的日式房间里,挨不着光的浅棕色墙壁发暗,像是被水洇湿了。

墙角立着一只镂空小台,上面呈着一只青釉色冰裂纹花瓶,里头侍放两三枝新折的梅花。

你缓缓推开拉门,带动沉静的环境里滋生出一些类似噪音的响动,她没抬头看你,手指头来回拨弄娇嫩花朵。

毕竟这幢房子已经十分老旧,尽管多经修葺,也只能大抵保住根基不损。

但是你爱极了这内部的仿日式构造,你往日来拜访时不爱穿为你准备好的鞋子,赤裸双脚就这么踩在上头,地板是光滑的,带着一点唯有皮肤能察觉到的湿意。

那个时候将军还在世,在人前他会用宽厚的大掌摩挲你的头,说你真是他见过最听话可爱的女孩子。

你当时十几岁,如今的棠夫人,当时的佘氏也就只有三十出头,那娇柔风韵纵使是同为女性的你见了,也是要多盯上一会儿的。


接下来点这里就完事儿了

旧剧新刷文件夹

《血观音》


迷失在欲望之中的三代人

特别有趣

第一代的外婆

第二代的妈妈

第三代的女儿(外孙女)

不管是时间还是空间都离我很遥远

却还是能亲切的感受到了真实


铺排的很好,血缘相连的三代人

看似追求的东西不一样

却把那样他们认为第一的东西放在了最重要的地方

对其他的不管不顾,甚至无视

最终得到的只有是悲剧

《血观音》


迷失在欲望之中的三代人

特别有趣

第一代的外婆

第二代的妈妈

第三代的女儿(外孙女)

不管是时间还是空间都离我很遥远

却还是能亲切的感受到了真实


铺排的很好,血缘相连的三代人

看似追求的东西不一样

却把那样他们认为第一的东西放在了最重要的地方

对其他的不管不顾,甚至无视

最终得到的只有是悲剧

少年的小情書

ache_6

你猜,我奪走一個生命的時候,我會不會心疼。


棠將軍退休了。

據說是在辦公室的時候突然心髒不舒服,到進了醫院的地步也就順風順水內退了。

“夫人這個法子,旁人是怎麼也不會想到的。”霍生和棠月影一起看著病榻上的棠將軍,白髮蒼蒼,枯瘦的身體哪裏看得出來年輕時候馳騁官場的樣子。

也對,出了事人總是老的特別快。尤其關乎名聲的大事。

“晚節不保,”男男女女在世,都繞不過一個“節”字罷了。

棠將軍自從去了法務局回來精神就一直不好,棠月影便借著這個名義重新撿起了廚藝。每日在廚房中忙碌,燉這燉那,湯羹的香氣讓棠寧覺得這個家又重新開始美好了,只是美好的有點不真實。

起霧了,看不清前頭的路。

奈何棠將軍就算是每日調理進補也還...

你猜,我奪走一個生命的時候,我會不會心疼。




棠將軍退休了。

據說是在辦公室的時候突然心髒不舒服,到進了醫院的地步也就順風順水內退了。

“夫人這個法子,旁人是怎麼也不會想到的。”霍生和棠月影一起看著病榻上的棠將軍,白髮蒼蒼,枯瘦的身體哪裏看得出來年輕時候馳騁官場的樣子。

也對,出了事人總是老的特別快。尤其關乎名聲的大事。

“晚節不保,”男男女女在世,都繞不過一個“節”字罷了。

棠將軍自從去了法務局回來精神就一直不好,棠月影便借著這個名義重新撿起了廚藝。每日在廚房中忙碌,燉這燉那,湯羹的香氣讓棠寧覺得這個家又重新開始美好了,只是美好的有點不真實。

起霧了,看不清前頭的路。

奈何棠將軍就算是每日調理進補也還是一天一天消瘦下去,棠將軍只道是自己老了,身體大不如從前,外頭人最多能聯想到出的事。

棠月影呢,心知肚明。

棠寧上學,一天不會頓頓在家吃,有時甚至也不回來,隨她吧,女孩子家倒騰點顏料安安靜靜倒也沒什麽不好。

家裏只剩下老夫少妻。

都說飲食男女,估計棠將軍進了醫院也不知道自己是吃進來的。家裏每日做的菜食性相剋,中午吃了啥晚上就毀了啥,萬物相生相剋自生自滅罷了。

這一切,霍生也不知道。

棠家對佘月影有恩,是棠將軍當年救佘月影於水火之中。他就算有拜倒棠將軍的心,他也想不到棠月影會比他早一步動了手。

“棠家的名聲,絕對不可以毀掉。寧寧還小,不可以因為棠將軍而被人指指點點。”

“所以你就讓棠將軍倒下了?”

“早點讓他消失,我們的日子才能安靜。”棠月影盯著床上的人半晌,才憋出這麽一句。

早點讓他消失。棠月影自己都嚇了一跳,過門的時候雖然談不上滿心感激,但也絕對沒有任何雜念。他給了她一個家,讓她擺脫了街上要飯男人堆裏賠笑的生活。但是偏偏,霍生過頭了。

這個男人,無非就是想取代棠將軍的位置。但是搞垮了棠將軍也間接拖累了她們母女倆。沒了仰仗的人,又污了興許能仰仗的名聲,哪天棠將軍撒手走了,恐怕又是要流落街頭。

他不會不知道會拖累,除非,整個棠家都是他的犧牲品。

中秋節送走霍生以後,棠月影想了一整個晚上。他們有段過往,但倘若是真心,最後為何又要相逼。

變了,不是當年那個氣血方剛的少年郎了。也對,你棠月影也早也不是那個不經世事的小女孩了。

“棠將軍深知自己對不起民眾的信任,精神一直不好。我想盡了辦法想讓他補補身子,沒想到還是這樣。”棠月影在前來看望的人面前仍舊是那副焦慮的模樣。

“夫人也不宜為將軍的事太過傷神,將軍很快就會痊癒的。”

得知將軍勢頭已去,來的人一波一波各懷鬼胎。然而表面上還是要裝裝樣子。

棠月影都知道,這場戲不過是你來我往。

她依舊每日前往醫院探望,帶著親手做好的湯羹。

“將軍為這件事憂愁不堪,我看……他不甘心。”

“勤勤懇懇幾十年,怎麼會說變就變。”

“棠夫人的意思,屬下聽明白了。”

“明白了就去做,棠將軍平日待你們也不薄。”


禮尚往來就是,正因為我要你的命,所以在你最後的時光裏,添點溫暖又何妨。


棠將軍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力氣再握住棠月影的手了。

她還是和以前一樣好看,深邃的眼睛看不透,只是她也更瘦了。

連累你了,是我馳騁半生,偏偏在最後的時候迷了眼。

“照顧好寧寧。”

棠將軍去的時候,是一個晚上。掛了快一個月的水,也沒見好起來。

安靜的夜晚突然起了風,命,黑白無常。

“閻王爺叫了。”

棠月影呆呆的坐在床邊,望著床上了無生氣的人。半晌,一滴淚珠滴在腕上的翡翠上,晶瑩剔透。

當年棠將軍送她的,窟在手腕上日日夜夜汲取她的精華,以至於乾澀的眼眶彷彿已經流不出淚水。

她一定想不到,自己多年以後親手了斷自己女兒的時候,也不過是生份的幾滴淚。

外人看來,棠夫人的心怕是也隨了棠將軍去了。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必須要比霍生更快。

否則這個男人就將擋在她的前面。


鲜花村夜市的三十

Strange Fruit

林慧离开精神病院的第二年,此时的她已是慧鸣酒家八面玲珑的林老板,老唐刚刚荣升了开发区建委主任。日子看起来一切走向正轨。

有道是:一切春风得意都是不祥之兆。前两天姜紫成来酒楼找自己,叫她这几天准备一下去趟台湾。

“为什么我去?台湾我人生地不熟,你可以叫连阿云去的。”缠绵间,林慧在姜紫成身下喘息着问。

“和她相比,我更信你,何况你还是开发区建委主任的夫人身份合适。盛棠集团的当家人棠夫人,她不会怎样你的,放心。”

站在棠府的门口,林慧满脑子都在盘旋那夜姜紫成的那句:“她不会怎样你的。”

“唐太太,叫你久等了,快请到屋里坐。”

来之前林慧有向老唐打听过这位棠夫人,生于香港随着将军丈夫定居台...

林慧离开精神病院的第二年,此时的她已是慧鸣酒家八面玲珑的林老板,老唐刚刚荣升了开发区建委主任。日子看起来一切走向正轨。

有道是:一切春风得意都是不祥之兆。前两天姜紫成来酒楼找自己,叫她这几天准备一下去趟台湾。

“为什么我去?台湾我人生地不熟,你可以叫连阿云去的。”缠绵间,林慧在姜紫成身下喘息着问。

“和她相比,我更信你,何况你还是开发区建委主任的夫人身份合适。盛棠集团的当家人棠夫人,她不会怎样你的,放心。”

站在棠府的门口,林慧满脑子都在盘旋那夜姜紫成的那句:“她不会怎样你的。”

“唐太太,叫你久等了,快请到屋里坐。”

来之前林慧有向老唐打听过这位棠夫人,生于香港随着将军丈夫定居台湾,从一个小古董商人发家有了现在的盛棠集团,主营古董生意又兼顾地产生意。前些年大女儿棠宁死于一场意外爆炸,现在只有小女儿棠真陪在身边。

林慧自上而下打量着棠夫人,看着大约是要长自己的二十岁左右,保养得宜,一望便知的贵族做派。

林慧递上姜紫成早已准备好的材料,内容她一概不知,她只要知道这次姜紫成和盛棠之间的生意,唐逸杰也有份参与。她来,就是一种姿态,一种老唐会在这趟浑水里一同搅和的姿态,会为这份应该是肮脏的生意保驾护航的姿态。林慧说什么做什么都不甚重要,她只是老唐和姜紫成钱权交易的代言人。

林慧更多的是对棠夫人的好奇,好奇这个寡居多年拉扯两个女儿的女人是怎么过活。是好奇同时也是对自己的讽刺,同样是女人为什么自己偏生要活的像菟丝子,只能在老唐和姜紫成这两个男人之间周旋。

为表热情,棠夫人邀请林慧在棠府多盘桓几日,好叫自己略尽地主之谊。

广州一时也无事,林慧倒也不必那么急着回去,她更想多呆些日子,更多的探究这个自己好奇的女人。

和内地不一样,棠府是蓄有些家奴的,棠夫人的小女儿棠真去了寄宿学校,偌大的棠府里面也就只有棠夫人这一个主人,家奴们倒也清闲,只需做些家务杂扫的粗活,其余的事情棠夫人一概亲力亲为,若不是棠夫人自己说,林慧怎么也不信晚饭是这高贵的将军夫人亲手所做。心里暗自赞了句好了不得的女人,晚饭后也是棠夫人亲自奉茶,这叫林慧有些受宠若惊。喝茶间棠夫人照例关心下林慧的家庭生活,又问及她和姜紫成的关系,林慧只得推说和姜紫成是旧相识,不过他发达之后照顾自己一家罢了。林慧还没疯到逢人便说自己和这两个男人龌龊的关系。

想到这里林慧忽然松了一口气,自己竟然在人生地不熟的台湾感到了一丝畅快,这里的自己不用做资金集团姜紫成的地下情人,更不用回去面对老唐猥琐恶心的目光扫视。自从自己被姜紫成从疯人院里接出来,老唐对自己的虐待变得更恶心更不堪。每每自己跟姜紫成幽会完回家,在卫生间点支烟回味的时候,老唐或是倚着门或者搬来椅子坐在卫生间的门口呆呆的痴痴的看着自己。林慧当然知道老唐这么多年是痴恋自己的,不然她也不会在姜紫成远遁台湾杳无音信的时候带着腹中的孩子下嫁给他。可就是这个痴恋着自己的人,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现在自己成了姜紫成的地下情人,老唐成了他用脏钱扶植的权利傀儡,老唐不再敢在明面上对自己动手,就变着花样的羞辱自己。身在其中尚不觉得,离开片刻林慧方意识到自己堕进了无尽的地狱,自己逃脱不了,他们谁也别想脱身。

喝茶话家常结束之后,棠夫人叫住自己,说近日会给姜紫成画一幅画,到时候要麻烦自己带回给姜紫成,这也是盛棠合作的诚意。林慧没有什么心思听,她正沉浸在她无法摆脱地狱的悲戚中,只魂不守舍的点头答应。

已是深夜,林慧只觉得憋闷,披了一件薄衫想去花园走走,随手点燃一直烟,只用嘴衔着并不吸,只是看着这烟雾在眼前缭绕,一根将将燃尽前,她纤细修长的手指夹着另一根点燃,已经不抽,她吐掉嘴里的烟蒂,把手凑到眼前,呆呆的望着手指间的火星,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直到香烟燃至指间,她被灼热烫的松了手。

许是在花园受了凉,夜里林慧开始发高烧,迷迷糊糊之间她开始做着一些真假难辨的梦,她梦到市二宫的那个生日,她的大脑疯狂的叫嚣着叫自己别和姜紫成走,可是腿不听她的,她梦到老唐把自己送进精神病院,自己玩命的叫嚷着自己没有病,她梦到自己在精神病院的天台上,发了疯了的把老唐推了下去,自己还是精神病人,就此解脱了。

叫嚷声惊醒了棠夫人,推门看到高烧之中发出呓语的林慧,叫人去烧热水,她坐在林慧的床边摸着她滚烫的额头,抬头看到厅堂那端棠宁的遗像,两个本不相像的脸一时有些模糊,棠夫人发出了声喟叹。

热水烧好,她又叫人去拿来退烧的药,费了半天劲儿,终于把药给林慧灌下,吃了药的林慧稍稍安静了些,但是额头依旧滚烫。棠夫人又是叹了一口气,关上房门只她和林慧二人,她想起来棠宁尚在年幼可爱的时候也是夜里发烧,烧的滚烫,蜷在自己怀里,可怜的样子。畲月影登时心下软了一片,解开林慧的薄衫,毛巾沾着热水给林慧擦身子,直折腾了半夜,林慧才退了烧。

“棠夫人,真是不好意思,我这身体,还劳烦您,真是给您添麻烦。”

“唐太太,您客气了,这也是在我府上生了病,只是有个问题有点冒昧不知能否?”

“您问吧!”

棠夫人没出声,指了指背后。林慧当下了然。

“遮伤疤的!”说罢尴尬的笑了笑。

又住了几日,是时候离开回广州了。棠夫人讲画好的画递给林慧,又用粤语对着林慧说了一句:当你听到恐怖的声音,只要你勇敢去面对,它就会消失;当你看到恐怖的事情,你只有去面对,你就再也看不见它。

kirara幸运鲸一号机

【思诺X棠真】私は寂しい

这算是拉娘....?

其实就是一个思诺到了血观音电影的平行世界文吧

文笔渣渣,人物OOC,纯粹为了满足自己搞CP

------------------------------------------------------

1、思诺

棠真放学回家后,看到了那个站在客厅里的陌生女孩。

女孩穿着淡紫色的制服衬衫和印着暗纹的格裙,留着及肩的黑发,她听到有人进来便转过身,对着有些茫然的棠真微微一笑,漂亮的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好。”

棠真握在书包背带上的手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对于陌生人,她的内心一向是非常排斥且警惕的,但看着那女孩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棠真忽又不忍心直接将她拒之门...

这算是拉娘....?

其实就是一个思诺到了血观音电影的平行世界文吧

文笔渣渣,人物OOC,纯粹为了满足自己搞CP

------------------------------------------------------

1、思诺

棠真放学回家后,看到了那个站在客厅里的陌生女孩。

女孩穿着淡紫色的制服衬衫和印着暗纹的格裙,留着及肩的黑发,她听到有人进来便转过身,对着有些茫然的棠真微微一笑,漂亮的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好。”

棠真握在书包背带上的手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对于陌生人,她的内心一向是非常排斥且警惕的,但看着那女孩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棠真忽又不忍心直接将她拒之门外,正当她犹豫不决该不该回应时,棠夫人出现了。

“真真,”棠真感觉到棠夫人骨节分明的手悄然的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这个是思诺,她是你的远房表妹。”

“远房表妹?”棠真疑惑的看了棠夫人一眼,但随即女人脸上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使棠真意识到自己不该多问。

于是棠真迅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十分从容的露出了她在应付那些讨厌的大人时时常挂在脸上的微笑。
“你好呀,思诺妹妹。”

棠真主动伸出手,而思诺只是垂眸看了一下那只悬在半空中的、似乎象征着建立友谊的手,又抬眼看了看努力堆出笑容的少女,嘴角的弧度不禁上扬,一声轻不可闻的轻笑从她嘴边轻轻溢出。

主动示好的少女不明白这个远房表妹为什么要笑,而且还当着棠夫人的面,这让棠真感觉到有些被冒犯,一抹红色也在不经意间伴随着怒火在她的双颊中间晕开。

“阿妈,乜你仲系甘中意响外面捡D阿猫阿狗翻黎噶。”(妈,你怎么还是这么喜欢在外面捡些阿猫阿狗回来?)

就在这时,房门那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打断了棠真和思诺的第一次友好会面,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绿色丝绸睡衣的妙龄女子慵懒的倚靠着门边抽烟,缭绕的烟雾掩盖了姣好的面容,使人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

“乜嘢阿猫阿狗,唔好响度乱嗌廿四。”(什么阿猫阿狗,不要胡说八道)棠夫人向棠宁嗔道。

棠真知道棠宁是故意用的粤语,为的就是让思诺听不懂她们的对话,而思诺果然完全没有在意棠宁说了什么,她只是凑上前来,轻轻的握住了棠真稍微有些冰凉的手,用温柔平和的语调回应道,

“我们好好相处吧,真真。”

2、翩翩

棠真和农会主席林桑的女儿林翩翩是好朋友,但思诺不是。

当林翩翩第一次看到真真把思诺带过来介绍时,就很自然而然的把远房表妹跟穷亲戚划上了等号,并且毫不掩饰。

善良的少女对于自己的好友翩翩姐姐这种高傲的态度有些抱歉,她私下去找思诺解释着这一切,并内疚的请求着她的原谅,但思诺却总是用她那弯弯的笑眼看着窘迫的棠真,并且亲昵的用手捏了捏棠真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

“没关系的,真真。”

棠真有些害羞的挡开了思诺的手,她还不是很习惯跟别人太亲近。

 

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那些政客和阔太们又一起聚在湖边,愉快的享用着下午茶,而棠真和林翩翩很自觉的与这些所谓的商务活动割裂开来,她们选择去骑马,而当棠真想带上思诺时,林翩翩却不耐烦的骑上高马拉动缰绳离开了。

“翩翩!”棠真也急急忙忙的骑上马,随即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抱歉的回头看了一眼在站在马旁边的女孩,女孩明白棠真想说什么,于是便率先开口道,

“没关系的,真真。”

棠真感激的一笑,而后拉动缰绳去追赶林翩翩,她知道林翩翩要去哪里,要去见谁,而她之所以那么急着赶过去,并不是因为她和林翩翩那看似深厚的友谊,而是为了那个男孩,MARCO。

思诺面无表情的看着棠真驱马离去的身影,日常里像湖水一般平静的眸子忽然写上了些许复杂的情感,她知道自己并不是毫不在意。

3、寂しい

棠真坐在破旧的砖瓦房内,手里拿着学习日语的随身听,耳边传来的却是林翩翩和MARCO的调笑声。

“寂しい,”棠真跟着随身听复读,眼神却不自觉的飘向林翩翩和MARCO所在的地方。

“私は寂しい。”

千金大小姐和自家马夫欢快、愉悦的笑声音量越来越高,棠真不自觉的摘下耳机,试探着朝那对年轻情侣的方向望去,这时却听到林翩翩不客气的教训道,

“真真,”大小姐漂亮的脸耷拉下来,“下流的女人。”

听到这句措辞直白的日语,棠真的脑袋瞬间嗡嗡作响,她的脸烧得厉害,为了掩饰自己那确实不雅的偷窥举动而尴尬的勾起了嘴角,那双珍珠般的黑眸不安的转动着,耳边又再次传来了千金跟她那情人不满的抱怨声,

“她在偷听我们讲话。”

“好害羞。”

“她还会偷看她姐姐......”

“不,是她妈妈......”

“真真原来那么那么色哦......”

两人放声大笑,棠真知道他们在嘲笑自己,但还是不得不继续挂着那难看的微笑,即使自己的眼眶已经盈满了泪水。

寂しい。耳机内又传来了一声带着机械音调的日语,棠真没有再跟读,只是僵硬的拿着耳机。

此时,一匹马忽然挣脱了束缚,飞也似的沿着树林跑了,棠真猛地站了起来,随身听也随之掉落在地,她落荒而逃似的大喊着“momo酱”,奔跑着离开了那个破旧的瓦房,她其实可以不必去理会这匹马,但她只是需要有一个离开的借口,将她的好友和那位情人的声音远远抛在脑后。

“不用去管她。”棠真听到林翩翩对Marco这么说。

 

一个趔趄,棠真摔倒在地,身上溅满了带着雨水的污泥。

她觉得自己摔得很重,很疼,疼得再也起不来了,飘忽的雨水透过茂密的树林打到她身上,这让棠真从骨子里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寒冷。

忽然,棠真感觉到一双带着暖意的手握住住了自己手臂,将自己扶了起来,棠真惊讶的抬头望去,只见眼前站着一位微笑的少女,她动作轻柔的替棠真将脸上的泥污拭去,还安抚一般的用温热的手心贴近棠真的脸。

棠真此刻只感觉突然出现的思诺就像一个拯救自己于危难之中的王子一样,她想道谢,想诚恳的对这个女孩表达自己的感激,但当棠真开口的时候,她却听到自己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了一句,

“寂しい。”

棠真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液体划过,而她清楚的知道这不是雨水。

“私は寂しい。”

棠真感觉自己抖得更厉害了,但这并不是因为冷和疼。

话音刚落,棠真就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柔软又温暖的怀抱,思诺紧紧的抱着她,用女孩那甜美且特具蛊惑性的声线安抚道,

“没关系,我在这里呢。”

 

雨停后,棠真和思诺一起找到了那匹逃走的马驹,两人都很默契的对方才的事闭口不谈,一起沉默着走回了湖边。

就在此时,两人看见了林夫人和林翩翩的身影,那位美丽的日本太太看到两个女孩牵着马驹回来了,并主动朝她们的方向走来,棠真正要迎上去,却被思诺拉住了手腕。

“你等一下,要说是MARCO陪你一起去找MOMO酱的。”

“什么?”棠真不明所以的看着思诺,并不是很懂她为什么突然说这种听起来没头没脑的话,“可是......”

“因为刚才Marco确实有帮我们一起找momo酱啊~”思诺甜甜的一笑,而后松开棠真的手,识趣的走到了一边,留给棠真和林太太独处的空间。

“真真,”林夫人跟林翩翩走上前去,棠真看见了林翩翩,不自然的笑了笑,

“你怎么湿成这样?”林夫人非常关心的向棠真询问道,虽然听起来是在心疼棠真淋了雨,但林翩翩和棠真都知道其实她是想打探更多的东西。

“我们去骑马,下大雨,”

“然后呢?”林夫人握住棠真的肩膀。

“momo酱跑掉了,我去追它。”棠真看着林夫人,一颗心跳得飞快。

“然后怎么了?”

“我不知道,”棠真迟疑的回答道,随后看了林翩翩一眼,林翩翩倒是好整以暇的微笑着,她认为棠真作为自己的好友,作为棠家的女儿,出于各方面的考虑,都应该会编出一个完美的理由将她和Marco的事向自己的母亲隐瞒过去。

“这样吗,MARCO怎么没有帮你?”

从母亲的嘴里听到了Marco的名字,林翩翩的心里瞬间警铃大作,她警告般的直视着棠真,但她没想到的是此刻的棠真并没有在意她和林夫人,而是越过她们的身影,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思诺。

思诺也察觉到了棠真的目光,于是她自觉的与女孩四目相对,随后轻轻的开启双唇,用唇语指导着棠真,

“有啊,Marco有一起帮我去找momo酱。”

而这也是最终棠真告诉林夫人的话。

听完棠真的回答之后,林夫人一向柔和知性的脸上出现了平时难得一见的不悦,

“那我可得找Marco好好问问呢。”

感觉到自己被戏耍了的林家千金红着眼眶怒气冲冲的瞪了一脸天真的女孩一眼,棠真佯装没看见,牵着马从林翩翩身边走过,自然而然的就走到了思诺身边,她虽然对思诺为什么要让她这样回答林夫人的话存有疑问,但是对于现在的这个结局,棠真却出奇的觉得满意。

 

TBC


十万万

【王耀庆×文淇/李奔腾×棠真】 Por Una Cabeza

【王耀庆×文淇/李奔腾×棠真】 Por Una Cabeza

边角料

钥匙扣即将上架 这是宣传视频

不是套模板 每一帧都是自己做的

钥匙扣即将上架 这是宣传视频

不是套模板 每一帧都是自己做的

壴丯

先和解的人

不是因为他怕输

是因为他珍惜


《血观音》

先和解的人

不是因为他怕输

是因为他珍惜


《血观音》

欣欧生

惠英红,吴可熙,陈文淇,三个惊艳的女人。

看美丽的女子玩弄权术,真是绝佳的风景。

看美丽的女子玩弄权术,真是绝佳的风景。

塞克西芒泥

〔张子枫x文淇〕〔思诺x棠真〕梦

   棠真第二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来到小海岛后第一个夜晚的梦里,伴随着一身冷汗与莫名的心悸。在梦里,她只看到那个女孩纤弱的裸露的身躯背对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面向灰暗天空下翻滚的海。及肩的黑发在海风中毫无章法地飞舞着,散乱、漫无目的。

  她醒了。

  带着咸味的海风从打开的窗口吹进来,白色的纱帘起起伏伏,被吹开了。一轮满月隐晦地藏在灰暗云雾后冷冷地窥探。

  小海岛的天亮得很快,棠真一夜无眠,早早的便起床来收拾行李,这是她到小海岛的第二天,坐在窗前,窗外便是满目的海浪翻涌,与夜晚不同的,白天的海总是明媚的,接着蓝天白云,总是让人心情晴朗起来。

  棠真眯着眼定睛看向不远处的沙滩,似乎...

   棠真第二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来到小海岛后第一个夜晚的梦里,伴随着一身冷汗与莫名的心悸。在梦里,她只看到那个女孩纤弱的裸露的身躯背对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面向灰暗天空下翻滚的海。及肩的黑发在海风中毫无章法地飞舞着,散乱、漫无目的。

  她醒了。

  带着咸味的海风从打开的窗口吹进来,白色的纱帘起起伏伏,被吹开了。一轮满月隐晦地藏在灰暗云雾后冷冷地窥探。

  小海岛的天亮得很快,棠真一夜无眠,早早的便起床来收拾行李,这是她到小海岛的第二天,坐在窗前,窗外便是满目的海浪翻涌,与夜晚不同的,白天的海总是明媚的,接着蓝天白云,总是让人心情晴朗起来。

  棠真眯着眼定睛看向不远处的沙滩,似乎有一个面向大海的人影,穿着浅蓝色吊带长裙,及肩的黑发,在海风中散乱着。

  窗前的棠真蓦地睁大了眼,瞳孔震颤,前一夜的心理再度袭来。

  棠真来到小海岛的第一天见到这个女孩,她拉着行李箱踏进这家客栈时便看到那个女孩了,浅蓝色吊带裙,及肩黑发,安安静静地坐在窗前位置翻着书,听到风铃敲响的声音,便抬头,轻轻浅浅的对她眯眼笑了,又很快低下头去。

  女孩好像比自己早些来到小海岛,在她现在住下的客栈做着可有可无的打杂工作,那个女孩似乎与客栈老板认识,看着又不像熟识的样子。

  棠真一下从窗前的桌子上跳下来,赤着脚啪嗒啪嗒地跑下楼去,一路小跑着到客栈前的沙滩上。带着热气的沙砾想必是有些硌脚的,她没顾上,那个潜蓝色的身影却不见了。

  “鬼魅吗?不怕阳光灼伤的鬼魅吗?”她暗暗想着,身后却传来了声音。

  没有起伏,却带着鼻音,同样是轻轻浅浅的声音,很轻易地让棠真想到了初见的那个笑容。

  “不穿鞋吗?”

  棠真猛地转头,总算是完整地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全貌——嘴角微微勾起,眯着眼睛,张嘴的时候,棠真好像看到有黑色的发丝吹进了她小巧的口中。

  “不硌脚吗?”

  棠真一愣,喉头一动,“……没注意到。”

  话音刚落下,便看到眼前的女孩咯咯的笑出来,弯了眉眼,却悠悠地弯下腰将手中拎着的拖鞋放到棠真脚下。“要是被小螃蟹夹到脚就不好了。”她说这话时自然的带着笑意。

  棠真犹豫了一会儿,伸出脚穿上了拖鞋,低声地道了谢。

  “……那个,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棠真手握成拳,隐隐感到自己手中的汗。

  “思诺,”女孩轻声地开了口,“我叫思诺,你可要记好了哦。”

  棠真又做了一夜的梦。

  

  

我要做这个tag写文的开山第一人(躺

好看的妹妹真好呀

说不定会连载,不要抱太大希望(躺

  

  

  

  

Ni O

先和解的人

不是因为他怕输

是因为他珍惜


《血观音》

先和解的人

不是因为他怕输

是因为他珍惜



《血观音》

随便看看

【那些大名鼎鼎但其实我现在才看的电影】血观音

导演: 杨雅喆

编剧: 杨雅喆

主演: 惠英红 / 吴可熙 / 文淇 / 柯佳嬿 / 陈莎莉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台湾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粤语 / 闽南语 / 日语

上映日期: 2017-10-15(釜山电影节) / 2017-11-24(台湾)

片长: 112分钟

又名: 修罗花 / The Bold, the Corrupt,...


导演: 杨雅喆

编剧: 杨雅喆

主演: 惠英红 / 吴可熙 / 文淇 / 柯佳嬿 / 陈莎莉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台湾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粤语 / 闽南语 / 日语

上映日期: 2017-10-15(釜山电影节) / 2017-11-24(台湾)

片长: 112分钟

又名: 修罗花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

IMDb链接: https://www.imdb.com/title/tt7479784/

(转自豆瓣


推荐:三星半


就还行。

全片想要营造的荒诞感有些刻意,让人摸不着头脑。

大部分时候我觉得故事本身最重要,看完这部电影我深刻体会到,叙事技巧也很重要!

但,全员恶女的戏真的很好看。惠英红厉害的,吴可熙大有可为。

总之,还是值得一看。


2019.02.20


边角料

我以后可能没有时间摸鱼勒 爆哭

我以后可能没有时间摸鱼勒 爆哭

Ningen豌豆

玫瑰节🌹番外

1. 故人重逢


“森sei ,这是您要的冰片和奇楠粉。”圭原满腹疑惑的将手中的原料呈上。


“放那边吧。”陈佳影头都不抬的快速的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一旁的玻璃滴壶里正在提炼着液体.......


“这是新的香剂吗?”圭原好奇的凑近。


“大功告成~”陈佳影伸了个懒腰,舒展一下筋骨,看着手中封装好的小玻璃瓶,神秘一笑,“我姑且称它为吐真剂。”


龙小云,看你这次还敢不老实把情报给我。陈佳影心中暗道,势在必得,转身喊上圭原,出门去洋服行取半个月前定制好的礼服......


晚上8点,百乐门里......


龙小云坐...



1. 故人重逢

 

“森sei ,这是您要的冰片和奇楠粉。”圭原满腹疑惑的将手中的原料呈上。


“放那边吧。”陈佳影头都不抬的快速的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一旁的玻璃滴壶里正在提炼着液体.......


“这是新的香剂吗?”圭原好奇的凑近。


“大功告成~”陈佳影伸了个懒腰,舒展一下筋骨,看着手中封装好的小玻璃瓶,神秘一笑,“我姑且称它为吐真剂。”


龙小云,看你这次还敢不老实把情报给我。陈佳影心中暗道,势在必得,转身喊上圭原,出门去洋服行取半个月前定制好的礼服......

 

晚上8点,百乐门里......

 

龙小云坐在往日不起眼的僻静卡座里,暗中静观着场内的一切。


正百无聊赖的想燃支烟打发时间,人群却突然躁动起来,循声看去,只见二楼的旋梯上缓缓走下两个人,男子是日本特派总领事野间课长,身旁的女人却正是引起骚动的罪魁祸首,那只不省心的狐狸。

 

黑色的透明长纱裙,雪白的肌肤隐约可见,纤细的锁骨肩颈线,曼妙的腰肢和形体,抹胸的位置勾勒出起伏的形状,成功吸引了在场所有雄性的目光。连一旁的野间不时注视的眼神,也是写满占有的欲望。

 

“老大,这.......”一旁的王结实紧张的咽了口水,身下也有些燥热。

龙小云却始终一言不发,眯长了双眼,转动着手中的poker币......

 

看着辗转于各方政商名流争相邀舞的陈佳影,龙小云突然觉得心口有些闷闷的。起身想要离开透透气,末了却突然被一只纤细的手拉住。

 

“龙小姐。”眼前的女子半低着头,有些迟疑,终究还是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能......跳支舞吗?”

 

“棠小姐......”

 

“谢谢你救了我,现在我过的很好,我......”棠宁怯怯道,她说不出自己对龙小云的感觉,逃离了棠月影的摆布后,她开始学着自己体验,拿主意,做决定,面对自己的内心,她还不熟练。

 

龙小云看着眼前的女人,想起过往的遭遇,有些怜惜,沉声道“这是我喜欢的曲子,不知道可否有幸?”她主动伸手邀约对方。

 

棠宁心下一暖,笑着点点头......

 

 

2. 你的心意

 

Treat you better的旋律响起的时候,棠宁的内心突然有股热流,想起了中学时代那个笨拙的男生,想起了他替自己打架送牛奶,想起了那段短暂青涩的初恋.......

 

她抬头看向龙小云,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清晰有力的跳的厉害。


每一次的呼吸都让她觉得久违的安心,终于感觉像是活着了。


如果,如果有这个可能,我们能不能再重新认识一次,龙小云?

 

棠宁心里想着,不由更靠近了些对方。

 

“棠小姐,你哭了。”龙小云面无表情道,拿出手帕。

 

“呵呵,是吗?哈哈,让你见笑了,我真蠢......”棠宁有些慌乱的接过手帕,有些窘迫。

 

“没事,我送你回去吧。”龙小云虚揽过棠宁的肩,拨开人群。

 

 

“棠宁小姐。”突然有人出声叫住棠宁。

 

“野间课长”棠宁看清来人后,神情有些不自然。

 

“不和我跳支舞吗?”野间走上前来,伸手邀约,语气中却是强硬的不容拒绝。

 

“棠小姐今日有些身体不适,恐怕不方便。”龙小云没有给对方半分好脸色,直言拒绝。

 

“哦?是吗?我怎么不觉得呢~印象中棠小姐是很喜欢跳舞的啊~”野间意味深长,眼神却如恶狼般施压。

 

“小毛病,不碍事,难得野间课长抬爱......”棠宁似有隐情,暗中扯了下龙小云的衣角,“放心。”她小声道,迎了上去......

 

 

“看来龙队长英雄救美失败了。”有个声音打趣道。

 

“确实不如陈探员社交曲线救国神机妙算。”

 

“龙小云!”

 

“我说的不对吗?为了得到情报,还有什么是你陈佳影做不出来的。”二人小声咬起了耳朵。

 

“先放你一马,今天大家都有任务在身,回去再算账。”

 

“别等回去,现在就算。”龙小云一把拽过陈佳影入怀。

 

“你疯了?!快放开.....”陈佳影费力的想要挣脱,却被对方圈的更紧。

 

“能陪别人跳舞就不能陪我么。”龙小云不悦道。

 

音乐响起,陈佳影眼见无法挣脱,只得硬着头皮将手握了上去。这还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在正式场合,和龙小云一起跳舞。这样想想,不觉有些难为情。

 

然而没多久,她就完全幻灭,这样一件浪漫的事,对方却始终黑着一张冰山脸,生无可恋。

 

“龙小云~”她脑中一闪,想到什么,小声问道。

 

“嗯。”对方的眼神却飘忽不定,一脸心不在焉。

 

“你......是不是......吃醋了?”陈佳影问完就不禁后悔,用脚想也知道对方肯定不会承认。

 

“嗯。”龙小云倒是干脆,轻飘飘的回了一个语气。

 

“!!!”陈佳影的内心瞬间凌乱,什么鬼,这个家伙居然真的在吃醋?还这么实在的承认了!!现在怎么办?这明摆着是要补偿的节奏?自己这情报还没开始套,就得......

 

“嘣。”龙小云用手指轻弹了一下对方的脑门,“跳个舞还不专心。”

 

“诶哟”陈佳影捂住额头。

 

“小脑袋每天尽胡思乱想些什么。”龙小云言语中有些嗔怪。

 

“想你。”陈佳影倒是不假思索答,话一出口,两人却都红了脸。

 

“佳影~”龙小云打破尴尬,“以后穿这么好看,要先通知我。”

 

“哦~”陈佳影低头,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

 

龙小云见状,也莞尔。舞步更迭,旋律起伏,执手相对间,心事已了然。

 

这是最好的时光,也是想要变得最漫长的记忆。陈佳影看着眼前不食人间烟火的冷艳美人,越看越好看,怎么有人能摆着一张臭脸却把所有的性感都占了,她察觉出她的异样,她心里却跟猫抓似的。“我们溜走吧。”她牵住她的手,不管她的讶异,猫着身子溜出舞池……

Ningen豌豆

卡士普拉斯(姬圈向)云影结局

8.意外


“老大!老大!醒醒!”龙小云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却是一个黝黑憨厚的兵蛋子脸。


“王……结实?”


“有!”对方瞬间立正敬礼。


“你……怎么在这儿?”龙小云扶着额头,努力回忆着。


“老大,对不起,属下无能,跟丢了陈探员,请您毙了我吧……”王结实说着扑通一声跪下,从身后抽出手枪递上。


“你先起来,把你已经掌握的情况先汇报一下。”龙小云也是拿眼前这个一根直肠通道底的老实人无可奈何,稳定下心神,才逐一询问道。


原来王结实受命暗中保护陈佳影,没想到却在她和圭原被骗进暗...


8.意外

 

“老大!老大!醒醒!”龙小云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却是一个黝黑憨厚的兵蛋子脸。

 

“王……结实?”

 

“有!”对方瞬间立正敬礼。

 

“你……怎么在这儿?”龙小云扶着额头,努力回忆着。

 

“老大,对不起,属下无能,跟丢了陈探员,请您毙了我吧……”王结实说着扑通一声跪下,从身后抽出手枪递上。

 

“你先起来,把你已经掌握的情况先汇报一下。”龙小云也是拿眼前这个一根直肠通道底的老实人无可奈何,稳定下心神,才逐一询问道。

 

原来王结实受命暗中保护陈佳影,没想到却在她和圭原被骗进暗室时跟丢了。想起之前龙小云下的军令,王结实慌乱如麻,索性心一横,想着主动找上面承认错误领罚,也许能从轻发落。于是就暗中跟着龙小云,正想找机会上前汇报解释,结果眼见着龙小云和棠月影进了房间久久不出来,后来又听见里面传来打斗声,这才觉得可疑,壮着胆子闯了进来,及时救下了龙小云……

 

“此事先记你一功。”龙小云听完来龙去脉说道,“先带我去你跟丢目标的地方。”心里不由担心起陈佳影的安危……

 

刚走到门口,迎面却撞见了另一个熟悉的面孔。

 

“小豆子?!你、你怎么也在这儿?”王结实显然惊讶的先一步开口问道。

 

“我……“对方支支吾吾的,看见龙小云也在更是惊吓不已。

 

“龙小云!“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龙小云循声望去。

 

“佳影!“眼见她平安无事走出来,龙小云不假思索的转身迎了上去。

 

“小心!!!“陈佳影话音未落,一发子弹已然从龙小云背后射出。

 

短短的一瞬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龙小云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觉自己被陈佳影拉扯住挡在身后。

 

龙小云一手托住中弹的陈佳影,一手条件反射的拔枪射了回去,然而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陈佳影!佳影!“龙小云看着手掌上不断渗出的血,第一次慌了神。她突然有一种感觉,一种好像快被世界遗弃的恐惧感。

 

她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哪怕肋骨被敌人打断,哪怕面对穷凶极恶的匪徒,她都没有过丝毫的动摇。可这一刻,她只怕眼前这个女人,离开。

 

“一名优秀的军人,是没有感情的!只有这样,你们才会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只有这样,你们才是没有弱点的……”脑海中回想着当年新兵营里教官的训导。

 

当年的自己甚至暗暗发誓,为了成为最完美的军人,绝不绝不会对任何人动感情。

 

龙小云,你竟然也有今天,被人抓住了软肋,多么的讽刺啊。

 

“龙……小云……“陈佳影抬头看她,淡淡笑着,”你答应……我的……要算数……“

 

“嗯。我记着的。“龙小云拭去她嘴角渗出的血,心里却止不住的抽疼。

 

“请我喝酒……给我……情报,还有……“陈佳影看向自己手腕上的黄丝巾”完璧……归赵……“

 

龙小云一一应下,不由抱紧了怀中人,双眼有些模糊。如果军人也会落泪,那一定是比她失去生命还要珍贵。有些话如果现在不说,必定会抱憾终身。

 

“佳影~“龙小云看着怀中这个不知道何时走入自己内心的女人,轻声说道:”之前我说对女人不敢兴趣是骗你的,其实我……我只对你感兴趣……“

 

陈佳影闻言,展颜一笑,却笑得龙小云心痛万分。

 

“以后……可不能……不能……这么笨了……傻…傻……”陈佳影停在半空中想要触碰的手垂落,合上了双眼,龙小云却仿佛听见了整个世界轰然倒地的声音。

 

长久的宁静后,龙小云轻轻的覆上了一个吻在额头……

 

“龙小云~“本该”安息“的亡者此刻却突然开口道,”如果你方便的话,麻烦帮我叫一下救护车,防弹衣里的钢板好像把我震的内脏出血了……“

 

陈佳影自顾自说着起身,在龙小云一脸惊愕中,忽闪着无辜的眼睛人畜无害的看向她:“但是你说过的话,还都是要算数的。“

 

龙小云不由挑眉,内心中万千草泥马奔过,一旁的王结实也是目瞪口呆。

 

“丝巾呢,我就算你完璧归赵兑现了一件。剩下的,请我喝酒,给我情报……“

 

“陈佳影!你~唔~“恼怒的话还没出口,嘴就被对方堵了个严实。

 

啾咪~~“我陈佳影不白占你便宜。完成一件,我们结算一次。公平交易。”陈佳影双手环住龙小云的脖子,一脸认真道。

 

“你竟然敢装死骗我!”龙小云伸手捏住对方的脸。

 

“我是真的快死了,但是革命尚未成功,我想到我们还需努力,我就……唔~~~“

 

(此处省略He隐藏章节内容,请成年读者私取。以免又有人说老司姬带未成年人深夜飙车~~~如果破赞过百就公放出来?算了,还是不要了~~~)


“不省心的狐狸。“龙小云心想。

“坏透的大尾巴狼。“陈佳影心想。

 

……

 

深夜。

 

王结实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亮若有所思。

 

欸,俺娘说的对,这漂亮媳妇还是要不得啊!

 

我这个脑袋瓜比龙老大都差了一车皮西瓜那么多,

 

要是娶个陈探员那样的,可真是……诶哟……

 

 

PS.

(云影CP线更完,准备再写一个月云CP线,有斗香环节,大家晚安。)

 

 

Ningen豌豆

卡士普拉斯(姬圈向)⑦

7.补偿


“龙小姐知道我生平最厌恶什么吗?”棠月影围着龙小云缓缓的踱着步,开叉的旗袍随着走动,隐约露出女人性感修长的美腿。


“我只知道印象中的夫人起码是个行事磊落之人。”龙小云四下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直觉告诉她,情况不妙。


“磊落?”棠月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好笑事情,朗声大笑了起来,“哈哈,磊落,龙小姐竟说我是磊落之人,真是有意思……”


“难道我错了么?”龙小云挑眉,手却暗中向腰后别枪的位置摸去。


“错?你当然有错!”棠月影的眼神突然凶厉起来,“你错就错在竟然胆敢拒绝我的阿宁!”


“……...

7.补偿

 

“龙小姐知道我生平最厌恶什么吗?”棠月影围着龙小云缓缓的踱着步,开叉的旗袍随着走动,隐约露出女人性感修长的美腿。

 

“我只知道印象中的夫人起码是个行事磊落之人。”龙小云四下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直觉告诉她,情况不妙。

 

“磊落?”棠月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好笑事情,朗声大笑了起来,“哈哈,磊落,龙小姐竟说我是磊落之人,真是有意思……”

 

“难道我错了么?”龙小云挑眉,手却暗中向腰后别枪的位置摸去。

 

“错?你当然有错!”棠月影的眼神突然凶厉起来,“你错就错在竟然胆敢拒绝我的阿宁!”

 

“……”

 

“知道吗,我生平最厌恶的……”棠月影说着伸手转过龙小云的脸,趴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道“就、是、被、人、拒、绝!”

 

龙小云二话不说,拔枪相对。却瞬间被身后一双钢筋般的手制住,丝毫动弹不得。

“龙小姐该不会以为我约您前来就是准备乖乖自首吧?”棠月影转身走向桌台,不紧不慢的给自己斟上了一杯whisky,饮下一口。

 

龙小云暗自用力,想要通过烂熟于心的反擒拿挣脱,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使不上一点力。糟了,棠月影那一吻,肯定有古怪。

 

“Marco,龙小姐看样子有点着急了,你怎么……还不行动呢~.”棠月影眼波流转,摇晃着水晶杯中的琥珀色酒精,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龙小云身后的男子闻言麻利的用绳子把她的双手绑了个死结,一把扛起,摔在沙发上,脱掉自己的上衣,裸露出结实的胸肌,向她走近……

 

“上次送龙小姐的礼物,想必是不合心意,这次一定要“好好”补偿……”棠月影的手划过Marco的肩,别有用心的叮嘱道。

 

眼前的男人粗鲁的像头野兽,棠府的家奴马夫,主人的一声令下,哪有自己的思考余地。抽掉裤子上系着的皮带,不由分说的压了上去。

 

龙小云拼死抵抗,却只如隔靴搔痒,软绵绵的,完全使不上力。Marco一把扯开龙小云的衬衫,伸手便向下方探去,男人急促的喘息声和湿热的呼吸落在龙小云裸露的肌肤上,一旁的棠月影却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即将受辱的好戏……

 

“哈,哈哈,哈哈哈……”龙小云突然停止抵抗,放声大笑。Marco却一愣,不由停下自己的行为。

 

“真是可笑,自己女儿受辱,当妈的却要假借别人之手来报复,你真该看看当时你女儿在我身下求欢时的那张脸……”龙小云说着,眼神瞥向一旁的棠月影,满脸的挑衅。

 

“你住口!”棠月影气急,啪的一声淬了手中的酒杯,径直走上前来就是一巴掌。“我不允许你说阿宁!”

 

“我记得,当时她的脸红红的,仰头看着我,可是乐意的很……”

 

“啪!”又是一记耳光,“我让你住口!”

 

“呵,你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利用自己女儿献媚,你怎么不够胆亲自上呢……”龙小云眼见激将有效,愈发火上浇油。

 

“龙小云,你给我住口听见没!”棠月影暴怒到极点,双手死命掐住对方的脖子,想要至于死地。

 

龙小云被掐的严重缺氧,拼命的拍打着棠月影的手臂,却丝毫不见对方放松,脑部没多久就严重充血,几近昏厥……

 

“都给我住手!”两声枪响过后,门被人一脚踹开。

 

Marco正欲拔枪,迎面就被一枪毙命。龙小云恍惚中却只看见一个身着军装的身影,便昏了过去……

 




PS.

(每晚11点争取准时更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