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行秋

212.6万浏览    16318参与
一色Kirk
小情侣的校园时期热恋罢了

小情侣的校园时期热恋罢了

小情侣的校园时期热恋罢了

咕呱咕呱

P1P2,行秋打卡稻妻

P3:玩得正嗨

P4:重云说好会来的结果吃了被行秋加了绝云辣椒的冰棍,墓前有事,没法来了,秋秋人不开心

P5:纯属创人🙃👊

P1P2,行秋打卡稻妻

P3:玩得正嗨

P4:重云说好会来的结果吃了被行秋加了绝云辣椒的冰棍,墓前有事,没法来了,秋秋人不开心

P5:纯属创人🙃👊

鹿(补档问题详见置顶

【行重】送你一朵小红花

*小甜饼啦

*幼崽


       叶落了半晌,正是小童们休沐的时辰。今日没什么课业,春光乍好,那自然是要到处爬爬树揪揪花,手和脚停不下来闲不得,要找好朋友一并胡闹玩乐、给家长添麻烦去!


  身边不远的瓦片嗒嗒响了两声,行秋撑着脸,转头看过去——身着白衣的小方士扶着屋脊,谨慎的一步步踩实了走过来。


  气温还不冷,小孩又苦于体质,衣服就还是短袖,光洁的腕上戴着两只深蓝色的护腕。这不见什么稀罕,行秋歪歪头,只见重云背后的兜帽鼓鼓囊囊,露出几朵缤纷的花盘。


  稀奇稀奇!这呆板固执,每天被家里...

*小甜饼啦

*幼崽





       叶落了半晌,正是小童们休沐的时辰。今日没什么课业,春光乍好,那自然是要到处爬爬树揪揪花,手和脚停不下来闲不得,要找好朋友一并胡闹玩乐、给家长添麻烦去!


  身边不远的瓦片嗒嗒响了两声,行秋撑着脸,转头看过去——身着白衣的小方士扶着屋脊,谨慎的一步步踩实了走过来。


  气温还不冷,小孩又苦于体质,衣服就还是短袖,光洁的腕上戴着两只深蓝色的护腕。这不见什么稀罕,行秋歪歪头,只见重云背后的兜帽鼓鼓囊囊,露出几朵缤纷的花盘。


  稀奇稀奇!这呆板固执,每天被家里人抓着打坐静心,又每每在打坐时睡过去,脑袋歪到师父膝头上的方士,怎么会去摘好看的花了?


  小孩琥珀色的眼眸里浮上几分兴致,将手里看得正专注的小说放下,亮晶晶的看着好友坐到了自己身边。


  “你怎么又爬上屋顶了?”重云嘟嘟囔囔的说,拍了拍裤子沾上的灰,“要是让叔叔阿姨看见,肯定又要念叨你了。”


  “不怕不怕~”行秋弯着眼睛说,微微起身,迅疾的就从他兜帽里抽出朵花,“这不是有你给我垫背,他们不好意思骂客人。”


  “又不是我指示你爬上来的……哎,我的花!”


  重云说着,着急忙慌去抓他手里的花,行秋又说:“小气小气!给我一朵会怎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后仰。‘噼里啪啦!’,屋顶上的瓦片铮铮作响,两个小孩摔到了一块儿去。


  “咚咚!”瓦片一个敲一个的响,好像要把自己身上的两个小顽童给抖下去!


  好在行秋是爬上了阁楼,从高窗翻出来的,他们坐在突出的窗台上,后边便还有扇紧闭的窗户接着。


  平日里总在窗台上窝着的灰猫跳了出来,两爪并在一起,站在高屋脊上看他俩。


  重云是老老实实从二楼爬上来的,一路上瓦片松实,风险不定,小方士提着一口气,觉得这条路比自己在独木桩上练剑还险。


  屋檐下垂,这一摔他就觉得自己要咕噜咕噜滚下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了。小孩紧张的紧紧闭着眼睛,抓着好友的衣裳,脑中一片空白,嘴里还惊险的喊出半句短促的:“啊——!”


  行秋也被吓了一跳,但这飞云商会他最熟,少爷知道自己身后是严严实实的窗户,手便紧紧抓着窗台沿,另一只攥着花的手死死抓着重云衣服肩头的布料。


  他的心‘咚咚’的跳两声,巨石一样重重坠了一下,背后靠上结实的窗玻璃才踏实下来,险险的松口气:“呼……”


  那只灰猫盯着这两个占了它宝地的小孩,不满的叫两声:“喵!喵!”


  重云回过神,知道自己没掉下去,一张脸气得涨红,生气的喊:“行秋!”


  “是你自己要来夺花的。”行秋松开拽着他袖子的手,小声的辩驳了两句,但也知道是自己的错。


  他琥珀眸心虚的落下去,看见自己左手攥着的花,一掐一拽间花茎瓣叶被压得扁扁,渗出淡绿色的汁液。


  啊…攥烂了。二少爷更心虚了,看重云气得腮帮子鼓鼓,赶紧说话转移这只河豚的注意力:“重云!这瓦片下面是我爹的书房!”


  “你爹的书房?”重云重念一句,愣愣的没反应过来,另一半神经还在赌气:“那……”


  “快跑呀!”行秋喊,跳起来打开身后的窗户,钻进去就不见影子了。


  留下还在气头上的重云待在窗台上,脑子迅速的运转着……脑子怎么打结啦!行秋爹的书房在下边怎么啦?


  长辈推开门,一路火花带闪电明显带着情绪重重的脚步声由低至高由远及近,重云突然灵光一闪:啊,行秋爹娘不让他上房揭瓦!


  “哼~哼哼~”


  造景的池塘里荷花荷叶正是开的时候,那几条锦鲤游鱼早就司空见惯、被璃月人看腻了。小亭不见几个停下来观景的人,那几株稀稀落落的翠竹旁蹲了个小孩,手里松松捏着一朵摘下来的琉璃百合,琥珀眸盯着游来游去的鱼,正撑着脸兴致勃勃的哼歌。


  忽的一阵凉凉的风吹过来,行秋转头,眉眼弯弯的看着撑着膝头喘气的重云。


  “…行秋!”重云喘过气,气狠狠的咬牙低喊,一双清透的猫瞳里,呼呼的烧着很旺的怒火。


  重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要不是他跑得快,他要怎么跟叔叔解释啊!


  “怎么啦?”行秋笑眯眯的说,拿花的右手藏起来,左手还拿着一本摊开的小说看。


  “你!……”


  重云正打算追究问责,很严重的指控自己的朋友,行秋就把那朵琉璃百合拿出来凑到他面前,那张很秀气可爱的脸颊哭起来:“重云啊重云,我怕你掉下去,拽得紧紧的,不小心把你的花捏坏了。”


  “这朵赔给你好不好,我珍藏起来的,野生的琉璃百合,找了好久的。”


  小朋友哭丧着脸,一双明亮的琥珀眸水光盈盈,委屈可怜得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啊?啊这……


  重云僵住,气升到嘴唇要吐出来,又被塞了回去。


  小方士腮帮子鼓了鼓,最终还是河豚泄了气,重云接过那朵琉璃百合,身后兜帽鼓鼓囊囊的装着花。跑的时候他护得很仔细,没有一朵折的。


  重云咬了咬嘴唇,看着行秋把小说放在一边,掏出那朵残花开始低头垂泪,又看看手里开得正好的琉璃百合,再咬咬嘴唇,脚一跺:


  “哎!算了,没什么!”


  二少爷的眼睛‘噌’的一下,像被点亮的新灯,行秋笑眯眯的拿着自己最近最珍爱的小说站起来,坐到游廊的护栏上,小腿一晃一晃的:“真的啊?”


  重云的面色略有震动,面色微凛,行秋低头看着手里的残花,抽抽鼻子:“可这朵花怎么办呢?”


  能、能怎么办呢?扔掉啊。小方士不解,张口想说,便看见小少爷擦了擦莫须有的眼泪,很坚强的站起来:“我们把它葬了吧!”


  干啥?


  “嗯!它也曾经是一朵长在枝头上的,很美丽的花!”行秋慷慨激昂,郑重严肃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花,随手把它扔进了莲花池里。


  你又干啥了?


  重云盯着那朵残花,它从小少爷手里被掷出去,落过一个轻盈的抛物线,在水面激起一小片波澜,缓缓落到水底。


  那几只游鱼碰见动静过来了,用嘴吻略略一触便不感兴趣的扭扭尾巴离开了。


  “归于水底,填于鱼腹,葬于花下,重归与自然。”行秋抽抽鼻子,抓住重云的手,“重云!你也觉得它很伟大是不是!”


  是…不是,不是!什么啊!


  “行秋!”小方士又气红了脸,努力的甩开了他的手:“我、我现在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


  他现在是五岁小孩!


  望见好朋友秀气的那张脸颊逐渐鼓起来,明亮的琥珀瞳盈满水光,重云又嘴比脑快的找补:“但……但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花……”


  视线落在自己手中的琉璃百合——行秋说是野生的琉璃百合,那可罕见,比先前那朵花珍贵多了。他心中涌上几缕自责,目光移到一边,声音小了些:“也、也没什么的……你没做错什么的。”


  说来说去,他也不知道谁对谁错了,清蓝的猫瞳也涌上水光,最后几个字磕磕巴巴、带着浓重的鼻音:“嗯……不是你的错……”


  坏了,要把重云戏弄哭了。


  何况那朵琉璃百合其实不是野生的,是景致里养着的,他随手摘的,第二天会刷新的那种琉璃百合。


  行秋正了神色,把话题掰回去:“重云!琉璃百合给你垫那朵花,这样就没事了,好不好?”


  重云泪眼巴巴的看着他,鼻头红红的,行秋又急急忙忙拿手擦过他微微湿润的眼睛,哄着说:“没事了,好不好?”


  重云抽抽鼻子,委屈还是消散不去,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委屈,就胡乱的点点头,手扶在行秋给自己擦眼睛的手上:“嗯……嗯。”


  怎么稀里哗啦的,把局面弄得这么乱呢?


  行秋叹口气,看看坐在身边的重云,小方士缓了过来,眼睛红红出神的看着池子里的鱼游来游去。兜帽里的花被他尽数拿了出来,认认真真的抱在怀里,那朵琉璃百合被放在了正中间,护得非常仔细。


  “重云啊重云,你拿这花要做什么呢?”


  二少爷晃了晃小腿,把视线落在花上,努力找了个话题。


  小方士回过神,转头看他,脸上还带着可怜兮兮的泪痕:“香菱想做鲜花饼,我受她所托去找了不同的花来。”


  啊!所以是给香菱的花。


  行秋若有所思,晃着小腿点了点头,挨过身去看有什么花。只见那花堆五花八门,蒙德的塞西莉亚、风车菊、绝云间的清心、琉璃袋,一见便是小朋友到处搜集,找父母长辈帮忙,很努力才给朋友找来的。


  “香菱肯定不止找了你一人,卯叔叔也会给她准备,你怎么搜集了这么多呀?”


  行秋就问,又佯装不满的撇撇嘴:“哼,我跟你玩的最多最久,你都一朵花没送过我呢。”


  重云犹豫片刻,他刚刚伤心过,脑子还钝钝的呢。行秋语气带着责怪,他却没感受出不满的情绪。他抱着的这一堆花里还有不少是阿旭哥知道了送来的呢,商会的二少爷,又怎么会缺几朵花?


  小方士懵懵懂懂的,说:“那怎么办呢?”


  行秋舒了口气,他不缺这一朵花,可香菱要做鲜花饼,重云这堆花是帮香菱的忙,原本应该是很高兴的事情,却因为他让这堆花变得不高兴啦!


  那怎么办呢?重云那么努力的找花,不能让他觉得这堆花是‘不高兴’呀。


  “那你送我一朵,好不好?”行秋说,指了指里面那朵红色的霓裳花:“我家是做丝绸生意的,霓裳花是用来织衣服的,你把它送给我。”


  “然后我们一起把它们送给香菱,一起吃鲜花饼,好不好?”


  重云看着他伸出来的手,犹豫了片刻,乖乖的点了点头,抽出一朵霓裳花递给他。


  “好~”行秋笑着把霓裳花接了过来,又从身后递过去一朵琉璃百合。


  是的!那长在竹子旁边、带着闪光点、凌晨四点会刷新的琉璃百合有两朵!


  “我也没有送过你花,这一朵琉璃百合送给你~”


  行秋眉眼弯弯的笑,从坐着的护栏上跳下去,抓住了重云的手,牵在自己手里。


  “我们一起去找香菱吧!”





end🌸🌸🌸🌸🌸🌸🌸🌸🌸🌸🌸🌸🌸

香菱:呜呜,加了好几种花做馅料的鲜花饼果然很好吃!

写幼崽真是轻松又愉快


朵儿
  原神本子   QQ 341...

  原神本子

  QQ 3413885586

  原神本子

  QQ 3413885586

fluoxetine.

【云秋】词不达意(上)

  私设如山 ooc

  无纲文有bug别细究

  2k+

  00

  如果词不达意,就把喜欢放心里

  01

  

“行秋,有人找”  一节英语课结束,行秋已经困到眼睛都睁不开了,就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差点把他给喊的灵魂出窍,只好无奈打起精神晃晃悠悠的走出教室。

重云已经在门口等了很久。

“重云,你怎么来了?”行秋懒散的靠在门框上,好像没骨头似的“你今天没课吗”

“我下课了,诺,这个给你。”重云掏来掏去终......

  私设如山 ooc

  无纲文有bug别细究

  2k+

  00

  如果词不达意,就把喜欢放心里

  01

  

“行秋,有人找”  一节英语课结束,行秋已经困到眼睛都睁不开了,就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差点把他给喊的灵魂出窍,只好无奈打起精神晃晃悠悠的走出教室。

重云已经在门口等了很久。

“重云,你怎么来了?”行秋懒散的靠在门框上,好像没骨头似的“你今天没课吗”

“我下课了,诺,这个给你。”重云掏来掏去终于在背包里掏出了一瓶脉动“我听说你今天跑了八百,喝这个补充能量。”

“……”行秋嫌弃的接过脉动后愣在原地没有动,许久,他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谢谢你啊,你可真为我着想。”

”“是吧,哥好吧?”重云选择性的忽略掉了行秋语气中的嫌弃“那你先上课吧,哥先回寝室了。”

行秋看着重云渐行渐远的背影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颠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脉动,尽管嘴上说着嫌弃但身 体却还是很诚实的把它抱在了怀里。

“这什么鬼啊?你从哪淘回来的喝了一半的脉动?”坐在行秋旁边的同学满脸疑惑的看着桌子上的脉动。

“别乱动!”行秋宝贝似得把脉动揽在了怀里“喜欢的人送的。”行秋将脉动推到自己的眼前,一直盯着看,看着看着就露 出了痴 汉笑,行秋突然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没出息,就连看他送的一瓶水都能高兴成这样子。不过,这不就是喜欢的样子吗?重云和行秋是大一刚开学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行秋刚阴差阳错的加入了一个社团,本来通知社团活动的那天行秋去是想退掉社团的,可在见到重云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就改变了想法,有个社团也不错,不仅能得到综测分还有可能收获一个对象。两全其美。就这样,行秋莫名其妙的就留在了重云所在的社团。确定喜欢之后,行秋对重云便展开了一波猛烈的追求,先是要微信后是每天都要抓着重云聊天,久而久之,重云和行秋两个人也就混熟了。但行秋从来没对重云表达过他的喜欢,重云那种粗线条的人也看不出来行秋对他的好,他完全的理解成了社会主义兄弟情。这个憨憨,仔细想想,行秋喜欢重云也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起初他是没有那么喜欢重云的,可跟他熟了以后行秋发现,重云是一个很暖很体贴人的男孩,他经常会在行秋遇到困难的时候主动站出来帮他,尽管重云经常说他是因为年龄大经历的事情太多才会这样,但行秋却觉得,这与年龄无关,是一个人的人品问题。也正因如此,行秋才会日复一日的喜欢着他默默地喜欢。说来奇怪,我和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一起同桌吃过饭,拥挤的公交车上挨着坐,火车上睡在对方的上下铺或者对面,一起在喜欢的歌手的演唱会上热泪盈眶,可我那么喜欢你,却和你什么也没做。

02

体育课后的周六是行秋觉得这一周里幸福感最强的一天,即不需要早起去上课也不需要跑步打卡,他可以一觉睡到早上十点都没人管他,并且饱受了一周摧 残的身 体也终于可以得到放松,真是再舒服不过了。

可是这么美好的一个周六,却被重云接二连三的微信给破坏了。

宇宙第一帅:[视 频]小孩,你看看抖音里都怎么对哥哥的,你再看看你是怎么对哥哥的?赶快把棒棒糖给我安排上?

神经病。还没睡醒的行秋只是简单的扫了几眼重云的消息就可以倒下呼呼大睡了,连回复都没有回复。这一觉就睡到了十点半。

“秋哥,你手机响了好久了。”行秋刚刚艰难的从床 上爬起来,就收到了室友的好心提醒,他赶紧手忙脚乱的翻找手 机。找了大概五分钟,终于在床缝里找到了自己的手 机,行秋刚拿到手 机还没来得及解锁,手 机铃 声就再一次响了起来。

“喂,重云,咋啦?”

“行秋!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重云暴怒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吓得他赶紧把手 机拿远“你看看现在几点了?电 话不接短信不回的,我以为你被人挟持了你知不知道。”行秋听着重云这无比夸张的言 论翻了一个白眼,但他也只敢在心里反驳,开玩笑,现在重云正在气头上,如果这个时候怼他的话,估计他会直接杀到他们宿舍。重云滔滔不绝的说着,行秋也不理会,把手 机往床 上一放,戴上蓝牙耳 机,该换衣服换衣服该洗漱洗漱,什么都不误。

“行了,赶紧下楼。”最后,重云撂下这么一句后就果断的挂掉了电 话。下楼?行秋在反复确认自己没听错后匆匆跑下了楼。重云果然站在楼门口等着。“你怎么过来了?”行秋边跑边收拾着凌 乱的头发,刚刚时间太紧他随便抹了一把脸就跑了下来“不会是来找我中午吃饭的吧?现在吃饭还早啊。”

“你就知道吃。”重云轻轻的在行秋的脑门谈了一下,然后神神秘秘的伸出手“你看这是什么?”

“棒 棒糖?你怎么突然……”行秋本想拽过重云手上的那个棒 棒糖,没想到一个接着一个的棒 棒糖从重云的袖子里冒出来。行秋没在抖音上看过这个段子,自然兴 奋的不行,开心的像个二百斤的孩子。“你看哥对你多好。”重云看行秋笑的合不拢嘴的样子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这棒 棒糖花了我不少钱呢。”

“是是是,你最好了!”行秋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棒 棒糖,爱不释手。生活中总会充满惊喜,有的惊喜是你长期以来努力的成果,比如取得好成绩比如比赛得到第一,而有些惊喜则是人为制 造的,比如重云的棒 棒糖。再比如,小肚鸡肠的人故意作 恶。

一片喵洋
  我在哪?我是谁?我为什么要...

  我在哪?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参加朋友聚会?

过剧情时真实又扎心🥺

  我在哪?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参加朋友聚会?

过剧情时真实又扎心🥺

秋懿染

【行秋×你】 惩罚可不止今晚这些

🥕又抗争失败,可能因为太过直白了,走afd:秋秋牵我。

🥕婚后car,感谢木梨老师@木李木梨 授权的看书play。文盲开婴儿车,差点开不出来,不do还好,一do就开始疯狂ooc(豹哭)。

🥕小兔子梗接的是胡萝卜饺子那篇。

🥕文里的诗带了出处,作者是冯梦龙。


    刚洗完热水澡的你,正抱着被子窝在床上看书,大半个背露在外面。平日里挽着的长发散开,披在白净的背上,翻身压到头发的感觉让你觉得很不舒服,于是习惯性地伸手将头发重新拢起,搭在胸前。行秋推开卧室门走了进来,看见眼前这番景色,皱了皱眉头。......


🥕又抗争失败,可能因为太过直白了,走afd:秋秋牵我。

🥕婚后car,感谢木梨老师@木李木梨 授权的看书play。文盲开婴儿车,差点开不出来,不do还好,一do就开始疯狂ooc(豹哭)。

🥕小兔子梗接的是胡萝卜饺子那篇。

🥕文里的诗带了出处,作者是冯梦龙。


    刚洗完热水澡的你,正抱着被子窝在床上看书,大半个背露在外面。平日里挽着的长发散开,披在白净的背上,翻身压到头发的感觉让你觉得很不舒服,于是习惯性地伸手将头发重新拢起,搭在胸前。行秋推开卧室门走了进来,看见眼前这番景色,皱了皱眉头。


    你听见了开门声,紧接着便感觉到背后的床垫微微下陷,行秋半跪在床上把你裹回被子里去,“我看着都觉得冷,刚才洗澡不等我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被子都不肯好好盖了,我们家这只小兔子,愈发任性了。”


    你被行秋裹得严严实实,像极了一尾鱼,索性放下书,转过身温和一笑,顺从地抱住了行秋的腰,柔软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娇媚。


    “上次你折腾太久了,我怕了。这次,你就自己洗吧。”


    你闭上眼,一个劲儿地往行秋怀里蹭,贪婪地嗅着霓裳花的芳香——味道并不算浓烈,闻起来十分上瘾。好一朵千娇百媚的出水芙蓉,勾着行秋的心蠢蠢欲动,他索性褪去身上的衣物,钻进被窝里,用那双光滑白皙的腿将你牢牢圈在怀里。


    你一手捧起书,一手在行秋的大腿上轻轻摩挲着,颇有那种坐怀不乱又反将一军的意味。


    “在看什么书呢,给我也瞧瞧。”行秋将下巴搁在你的肩头,温润清幽的声音就像摄人心魄的咒语,带着潮湿温热的吐息萦绕耳畔。


    你的眼睛舍不得离开书,说话的声音随着剧情发展忽快忽慢,“嗯……是……一套对话本小说集的解析。”


    “哦?”行秋微微挑眉,谈到小说,便来了兴致。


    行秋垂下眼帘,顺着你的目光看去,“我当是什么小说集的解析,原来是《三言两拍》啊。”


    “携手揽腕入罗帷,含羞带笑把灯吹。”你看得认真,不觉低声念了出来,念到一半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眼睛默读到下一句时便噤了声。


    “怎么不念了,念完啊。”行秋双手搭着你的肩膀,将你的视线转向他。你挪动了下身子,和行秋面对面坐着,背着手将书悄悄藏在身后。


    “你都知道下一句是什么了,怎么还非要我念出来啊。”你撅着小嘴,一脸委屈地望着行秋,右手还极其不老实地在行秋小腹上勾勾画画,行秋深吸一口气,身体里那一阵阵的战栗好似余韵不止的潮水,慢慢涌了上来。



剩下的真发不出来了,afd见。

RATPENCIL
【杀意之雨】行秋VS申鹤 搭配...

【杀意之雨】行秋VS申鹤

搭配此前发布的深渊行秋立绘食用更佳~

【杀意之雨】行秋VS申鹤

搭配此前发布的深渊行秋立绘食用更佳~

枫叶不好吃

刚刚走了活动最后一段剧情,快笑死,然后p了,需要自取

彩蛋是帝君的《溜了溜了》(与海灯节无关)

刚刚走了活动最后一段剧情,快笑死,然后p了,需要自取

彩蛋是帝君的《溜了溜了》(与海灯节无关)

早川缨子.

图在这里啦,侵权告我一声,我会删

图在这里啦,侵权告我一声,我会删

三次元碳基生物

初入璃月港

 可能会ooc我不太了解有些角色

进了了璃月港 虽说没过节 到也热闹的很 这种热闹让你发愣 你从现实到这里经历了很多就算身体不疲倦心里的疲倦还是有的 你打算大吃一顿在美美的睡一觉   那就先去万民堂  出发

溜达了有一会来到万民堂  你点了不少的菜抚慰你脆弱的小心脏  吃饱了 你长长的打了个饱嗝   坐了一会儿你思考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没有摩拉啊!!! 开溜是不可能 你......

 可能会ooc我不太了解有些角色

进了了璃月港 虽说没过节 到也热闹的很 这种热闹让你发愣 你从现实到这里经历了很多就算身体不疲倦心里的疲倦还是有的 你打算大吃一顿在美美的睡一觉   那就先去万民堂  出发

溜达了有一会来到万民堂  你点了不少的菜抚慰你脆弱的小心脏  吃饱了 你长长的打了个饱嗝   坐了一会儿你思考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没有摩拉啊!!! 开溜是不可能 你看到边上带着重云来试菜的行秋  你拉过行秋 小声的说枕玉老师也不想身份被泄露出去吧  行秋倒是很平静 你怎么会知道 ?你一定有利可图吧  说说看  你只要帮我结了这顿饭钱我一定守口如瓶  行秋有些不太相信你开出的条件但也没多想  看着行秋结账重云一脸疑惑的样子 你觉得有些好笑 你没过多停留 你需要休息 好好休息你才能分析这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情  你开始在想我该住哪里 游戏里我住壶里 现在找阿萍去要估计也不行  你干脆找了棵树毕竟你也不像魈住在客栈楼顶你 你在璃月港爬人家屋顶会被抓起来的吧 干脆找了棵大树 你有点恐高但为了休息你还是坚持爬上去了 [至于为什么在魈身上不害怕是单纯觉得魈不会把你丢下去你也被吹的睁不开眼睛 ]  你不敢多看下面  在树杈上躺下睡着了

你醒了 你理了理思绪 开始思考这一切  穿越 变成花变成人 不会饿  不会疲惫  人类肯定做不到

甜甜花成精 这是你得出的结论 难怪魈会来 来除魔吧 光是想想你就打了个冷颤 但是想想死前能看靖妖魔舞😭死而无憾 咳咳 话说有甜甜花成过精吗  骗骗花!!! 还是萌新的你过剧情被骗骗花吊打现在感觉还有点膈应  你想了想应该不能吧 现在耽误之急就是找个稳定点的工作  毕竟你真的很缺摩拉  去哪里呢?既然有神之眼 冒险家家协会!! 先去注册在接点委托好了  出发

  转眼 你就走到凯瑟琳跟前了 你跟凯瑟琳简单的交谈过后 成功注册 你想着着先接个简单的 帮某人找恋爱征兆  接了任务你就在璃月港乱转最后交了委托对你跟委托人说喜欢琦命姐就去追嘛何必找这些有的没得 委托人羞红着脸说 我来没有  你轻笑一声(你太了解了天天给他找征兆)你不承认?那我就和琦命姐说说你不介意吧! 不 不要 你到底想怎样! 诶 多掏点钱我当个红娘也不是不行哦~    我给 给还不行吗 你说的话也算数吧    当然了 我说到做到 50万摩拉保在一起哦~太贵 可以慢慢还 这可是个好买卖 

委托人咬咬牙多给你5000摩拉 诶嘿 ~ 谢谢惠顾   走在璃月港 还在为了 赚到钱美滋滋的    你路过说书的地方听着与游戏里不同就坐下听听    但还是讲帝君  你有些无聊 并不是说的不好 有的地方根本就被吹大了有的地方讲的不像他了 突然想起 钟离 和 摩拉克斯 区别还是很大的  你也没见过摩拉克斯游戏里也是对之前的岩神描写不如钟离 正想着呢 你听到熟悉的声音 记在往生堂账上    像都不用想你都知道是谁

我来吧胡桃也不容易   钟离先是一愣 到也没说什么毕竟胡桃朋友还是很多的  你结了帐 冲钟离点点头  钟离领会 开口到:多谢 小友  既是朋友不如来往生堂坐坐   (总不能说我是大傻子我出来花钱吧现实肯定也不能提)(不如在往生堂住你手里钱不多了) 咳咳 小友?  啊  好的 好的 说罢你就跟着钟离往往生堂去了

阿白

模板在p3,之前在B站刷到过,现在又在快手刷到了,当机立断,摸了!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画过这个模板(可能会撞)

对话靠你们脑补了ƪ(˘⌣˘)ʃ

或者看这里[原神]摸鱼 

二编:加了个彩蛋,没什么特别的,一个重云猫猫的大头而已,单纯想看看能不能骗到粮票,可以理解为特意讨老婆开心


模板在p3,之前在B站刷到过,现在又在快手刷到了,当机立断,摸了!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画过这个模板(可能会撞)

对话靠你们脑补了ƪ(˘⌣˘)ʃ

或者看这里[原神]摸鱼 

二编:加了个彩蛋,没什么特别的,一个重云猫猫的大头而已,单纯想看看能不能骗到粮票,可以理解为特意讨老婆开心


眠山小狗
现pa cb向 我也想和喜欢的...

现pa cb向

我也想和喜欢的写手太太见面然后告诉她们我有多喜欢她们...!!

是和橙子老师玩的表格里的一张)

现pa cb向

我也想和喜欢的写手太太见面然后告诉她们我有多喜欢她们...!!

是和橙子老师玩的表格里的一张)

Moon.lin
好糊不知道为什么胳膊有点奇怪不...

好糊不知道为什么胳膊有点奇怪不要在意⸝⸝ ⸝⸝ (鞠躬)

好糊不知道为什么胳膊有点奇怪不要在意⸝⸝ ⸝⸝ (鞠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