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术七

13147浏览    38参与
晚晚要加油

【术七】有你就够了

术七

大概是两个人都活到现代的现paro

短打

真的很短


  白术和七七已经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久到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科技发展的十分迅速,教育体系发展的也更加完善。虽然在政府处有着备案,但是七七还是被要求进行小学学习。

  无奈的白术将七七送到了小学,并反复教导“七七不要被人欺负哦,有事不要忍让,千万要照顾好自己。”并每天接送七七上学放学。七七和其他学生相处倒也还算融洽,不少好奇的同学会和七七进行玩耍,好奇的摸摸七七的头发,甚至会偷偷带椰奶送给七七。每天七七都会拉着白术的手,在夕阳的照耀下慢慢的和白术讲述今天的生活。......


术七

大概是两个人都活到现代的现paro

短打

真的很短



  白术和七七已经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久到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科技发展的十分迅速,教育体系发展的也更加完善。虽然在政府处有着备案,但是七七还是被要求进行小学学习。

  无奈的白术将七七送到了小学,并反复教导“七七不要被人欺负哦,有事不要忍让,千万要照顾好自己。”并每天接送七七上学放学。七七和其他学生相处倒也还算融洽,不少好奇的同学会和七七进行玩耍,好奇的摸摸七七的头发,甚至会偷偷带椰奶送给七七。每天七七都会拉着白术的手,在夕阳的照耀下慢慢的和白术讲述今天的生活。

  生活总是会有些波澜,在年级渐渐增高,每一次都是白术给七七开家长会,就有些孩子意识到,七七只有白术这一个亲人。孩子们的恶意总是纯粹的,时不时的嘲笑着七七“你没有爸爸妈妈!你好可怜!”

  七七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但是有一个孩子变本加厉,不仅揪七七的辫子,还嘲笑道白术就是个病秧子,看样子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听到这话的七七沉默一下,然后伸出了拳头将说话的臭小孩揍了一顿。

  晚上白术接走了七七,七七拉着白术的手讲道今天发生的事情。白术瞬间思绪万千,缓缓问道:“七七想要爸爸妈妈吗?”

  七七摇摇头,回答:“七七,有白先生,就够了。”

无氧

【cp乱炖① 】 六一?肯定是要出去玩呀!

*我是没有六一过了hhh但我不允许我家cp没有!所以是激情地搞了,祝阅愉。

*内有原神多对cp甚至有您对家注意避雷(虽然打了cp tag就是了),望能给自己北极圈添砖加瓦(悲)


钟桃:

  “先生快看!”

  一身素袍的小姑娘兴奋地指着不远处的糖人画小摊叫着,“是卖糖人的耶!好久没看到秦叔了!”

  “堂主,莫要用手指着人,”钟离把胡桃的手压下揣进怀里,“有失礼数。”“好吧……”胡桃瘪瘪嘴,但眉眼也只是黯淡了一刹便恢复了开朗:“先生先生,我们去看看好不好?”思来想去,又有点心虚地补上一句:“那、那个,不买也...

*我是没有六一过了hhh但我不允许我家cp没有!所以是激情地搞了,祝阅愉。

*内有原神多对cp甚至有您对家注意避雷(虽然打了cp tag就是了),望能给自己北极圈添砖加瓦(悲)



钟桃:

  “先生快看!”

  一身素袍的小姑娘兴奋地指着不远处的糖人画小摊叫着,“是卖糖人的耶!好久没看到秦叔了!”

  “堂主,莫要用手指着人,”钟离把胡桃的手压下揣进怀里,“有失礼数。”“好吧……”胡桃瘪瘪嘴,但眉眼也只是黯淡了一刹便恢复了开朗:“先生先生,我们去看看好不好?”思来想去,又有点心虚地补上一句:“那、那个,不买也可以的只是看看……”“去罢。”钟离从钱袋里摸了几枚摩拉塞到胡桃掌心,“我素来不喜这些……堂主去便可。”

  最后胡桃还是坚持给钟离也买了糖人,是只挺威风的龙形。

  “先生不要也得要!”她这样说着,双手叉腰,“因为今天是我的节日!”恃宠而骄的样子活像一只被宠坏了的猫咪,会挠人的那种。

  钟离看着认真的小姑娘不禁哑然失笑,手拂过她的嘴角抹去一抹甜蜜。



博糖(纳米量风席):

  笑死,两个社畜能有假日就不错了。

  所以借了儿童节的光,两人得以休息好好放松一下,“糖,我们去约会吧?”

  博士说这话的时候像是在问砂糖“这次的实验数据如何”一样平静无比。当然,忽略掉某人微微上翘的嘴角就更加像了。

  所以他们还是出去了,手里一人拿着一个甜筒看蒙德城门前的鸽子,看嬉闹的孩子们。甜筒散发着凉丝丝的甜香,静静的被两人握在手中。

  “蒙德当真是变了许多,”博士俯身倚在栏杆上看着高耸的风神像,轻哼一声,“……就该记得把罗莎琳的东西带回来放神像上。”“什么?”砂糖没听清:今天风是有些大的,甚至有些过于的散漫,吹乱了砂糖额前一抹蓝色挑染的头发。 

  “没什么,”博士咬了一口甜筒,另一只手抚平乱翘的发丝,“甜筒要化了,我可不吃香草味儿的。”



柏鹭&贝荧:

  神里绫人难得地邀请绫华一起出去走走。

  “今日是儿童节,”他交叠着双臂倚在木漏茶室的墙上,“所以绫华要出去走走吗?”

  开玩笑,为了今天他可是通宵了两三天处理公务,黑眼圈明显的很。要不是旅行者急中生智用璃月戏角儿用的扑面的白粉遮了遮,绫华一定会要求他去好好睡一觉那自己这两三天可就不值得了。

  “……好啊。”绫华用小扇子遮着嘴,眉眼弯弯。

  街上很是热闹——大概因为是儿童节的关系,许多外乡人也来了稻妻游玩。在一堆形形色色的身影里他们在团子牛奶的摊子看见了旅者,身边跟着个一身红、背着红背包的孩子。不远处,一位白橡色头发的青年正等着他们,虽是平静的脸眼底却含着笑。

  “来,”绫人带着绫华从另一条路走了,“我们别去烦扰他们……”他递过不知何时买的奶茶,绫华接过——小姑娘总还是喜欢些甜食的。

  傍晚的时候他们还是去了码头送旅者他们。绫华蹲下摸摸女孩的脑袋笑笑,在她手里塞了一串三彩丸子。

  “绫华喜欢孩子?”送走几人后绫人这样问这。“嗯……”绫华咽下口里香甜的奶茶——绫人买的——说:“挺喜欢的。”

  “那……后悔吗?”“当然不,”绫华笑笑,腰间别的扇子微微晃着,“我……很喜欢兄长哦。”



戴派:

  “哼哼,我讨要一个礼物不过分吧?”

  戴因看着神气地叉着腰的派蒙有些无奈,“那你说说,你多大了?”他不急不慢地坐下来喝着桌上的水,打量着她。

  “我,我……”派蒙挠着脑袋有些发愁:她哪知道啊……她还是被旅行者钓上来的耶。“所以啊,你可能比我还大?”戴因玩味地看着愁眉苦脸的小漂浮物唇角勾起一点不以察觉的笑意,没准还要派蒙给我送礼物哦。”

  “你!”派蒙气鼓鼓地跺脚,“反、反正我看起来比你小,再说,再说……”她声音逐渐小了起来。

  “再说,我怎么会比你大嘛我又不是神……”

  “嗯。”戴因面色不变。看着小姑娘当真是有些恼了才从自己造的小型时空裂缝里掏出个小盒子。

  打开看却是看起来普通至极却闪着光的一条项链,坠子是星星的形状。“凑近看看。”他说。

  坠子里是中空的,里面是一张他们的合照。

  戴因把派蒙拉到腿上,细细的链子穿过她的后颈锁上搭扣。

  “这是我用层岩深处的矿石和银矿打的,店家说有祈福的作用,希望……诅咒能够远离你。”



枭羽:

  “凯亚,你多大了还好意思要礼物?”

  红发的酒庄主擦拭着一只玻璃杯,冷眼看着晃荡着酒杯一脸不怀好意地笑着的骑兵队长,“没事的话喝完赶紧滚……骑士团这样闲的?”

  “今儿确实闲,”凯亚维持着他那一贯有些欠揍的语气说着,“沾可莉的光……琴团长给我们放了个假。”“哼,”迪卢克不再理他,顺手结了他的酒账,“敢喝多我就叫查理斯把你扔出去。”

  “遵命。”凯亚摆摆手着说,目送着迪卢克走出门。他听到木门发出“嘎吱”一声响时才起身,摸向迪卢克方才放杯子的地方,果不其然摸到一个长条形的盒子。

  里面赫然是瓶酒——闻起来是迪卢克亲自酿的。

  凯亚倒也没客气,倒了点慢慢品着。确实是他的亲酿……全蒙德只有迪卢克会把葡萄酒酿得比葡萄汁还香甜。

  他喝完酒,也走了出去。

  没人看到,原来放着盒子的地方,多了一副嵌着红宝石的手套。

  


术七:

  桌上是散发着香甜气息的椰奶。

  七七不明白,往日虽然白先生也会允许她喝这个,却往往是择完了药材后的事,今天却是破了例?她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

  “七七,来,”白术坐在桌边对七七招了招,“儿童节快乐。”他温温和和地笑着。

  久违的温暖拥抱。

  白术也难得的带着她出了不卜庐去逛逛。此时璃月也是一派欢乐,街头到处是欢笑的孩子们。

  他掀起自己的衣摆替七七遮住点太阳,“七七,喜欢那个吗?”白术指着不远处的糖葫芦摊儿说道。“……唔……如果是白先生说的,可以试试……”

  一颗鲜红欲滴的山楂下肚,七七的表情似乎有所变化,“怎么样?”白术用帕子拭去她嘴角的碎屑,“……喜欢。”

  “那,比起椰奶呢?”

  白没有等到七七的回答:小姑娘窝在他怀里昏昏欲睡。他垂了眼把衣角往上带带,没在说什么。

  “……更喜欢白先生。”睡得迷迷糊糊的七七突然来了一句。

  白术脚步一顿,而后继续往不卜庐的方向走去,只是步子放慢了许多。



阿夜

摸鱼

白术为七七梳发日常

摸鱼

白术为七七梳发日常

长门余烬
试着测了测咱家CP,这……这都...

试着测了测咱家CP,这……这都是啥啊这是😂😂笑死……也……生草!

试着测了测咱家CP,这……这都是啥啊这是😂😂笑死……也……生草!

晚晚要加油

【温迪故事会】魔女与僵尸

 温迪故事会第三弹

cp白术×七七

梳辫子用了@郑三 咪的梗!咪人超好的——


   诶嘿又是我~今天要讲的是可爱小僵尸和魔女的故事~嗯哼~


    在某个国家偏远的小镇里住着一位魔女,魔女名为白术,是一个绿发白衫的青年,哎呀,谁说魔女只能是女性啦!不要打扰我讲故事啦!

    魔女白术在小镇开着一家名为不卜庐的医馆,医术精湛,被大家赞不绝口,但是白术为人奇怪,又是不死的魔女,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哄孩子睡觉的首选人物。...


 温迪故事会第三弹

cp白术×七七

梳辫子用了@郑三 咪的梗!咪人超好的——



   诶嘿又是我~今天要讲的是可爱小僵尸和魔女的故事~嗯哼~


    在某个国家偏远的小镇里住着一位魔女,魔女名为白术,是一个绿发白衫的青年,哎呀,谁说魔女只能是女性啦!不要打扰我讲故事啦!

    魔女白术在小镇开着一家名为不卜庐的医馆,医术精湛,被大家赞不绝口,但是白术为人奇怪,又是不死的魔女,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哄孩子睡觉的首选人物。

  “你再不睡觉,不卜庐的白术老板就要把你抓走!不仅喂你喝药还要拿你做实验!”每次夜晚外出的白术总会听到这样的话,笑一笑记好人家,在这户人家下一次来抓药的时候用上更苦的药方。

  诶?你问我小镇的居民们害不害怕白术?不会怕啦,白术老板虽然是魔女,但是他并没有对居民做什么坏事哦,既然这样,为什么要害怕他呢?

  大部分居民都这样想啦,与白术一直和平相处着,时光流逝中,年轻模样的白术送走了小镇一代又一代居民,不卜庐也一直只有他与帮忙的一个又一个伙计。小镇的人本以为白术会一直孤身一人走下去,却在某日不卜庐开业后,见到了一个面生的小女孩。

  女孩名叫七七,呆呆的跟在白术身后,白术带着浅笑将七七介绍给小镇的居民,七七是僵尸,从此以后将会在不卜庐帮忙抓药。

  小镇的居民们对于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很是好奇,借着看病的由头偷偷打量着七七,被盯着的七七也会呆呆的歪着头看着对方,被七七可爱到了的居民开始经常出现在不卜庐内,带点小零食投喂给这个可爱的小僵尸。日子平静的过下去,不卜庐陪伴着小镇居民走过一个又一个日夜。

  

但是非人的生物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好哦,他们都会有着致命的弱点与特殊的事情,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谁说长生......就一定是好事呢?不,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罢了,想到曾经的一个奋不顾身的少年罢了。

  

白术最近陷入了虚弱期,这次的副作用是有点嗜睡,是的,魔女每一次的虚弱期症状都不一样,没想到吧~

刚刚进入虚弱期的白术还么意识到,与七七同睡的他总会提前起床,为今天的开张做准备,时间到了会轻轻的叫七七起床,然后给还迷糊的七七穿衣擦脸编辫子,做完这一切七七也彻底清醒,这时候就会被白术抱着去吃早餐。而今天不一样,醒来的七七揉着眼睛,没有等到白术以往含笑的声音,揉着眼睛环顾四周,发现白术还在睡梦之中,七七打着哈欠钻回白术怀中,窝在一如既往让她安心的怀抱,继续进入梦乡。

  等白术睡醒已经快到中午,店里雇佣的帮手因为里面一直没有动静,担心白术与七七的安危,在外面急得团团转。睡醒的白术迷迷糊糊,一看时间清醒不少,急急忙忙的叫七七起床,打好水用毛巾给七七擦干净脸蛋,再细心的编好辫子,换好衣服后拉着七七的手打开不卜庐的大门。担忧多时的伙计见到二人总算放下心来,进入不卜庐开始一天的工作。

  不卜庐暂时没有什么人来,白术先去厨房煮了点粥喂给七七,七七小口小口的喝着,好一片岁月静好的美景。

大多数的小镇居民对不卜庐没有什么反感,但总是有一些特别的存在,暗处中总有着想要抓住魔女、僵尸的人,借着这些非人的生物使自己飞黄腾达。

  利特家就是这样的存在,正巧庶子埃尔生病,一向与不卜庐不对付的利特家将埃尔送到了不卜庐,拿好药方回家照料利特。

  

  嗯哼?后续?猜对了哦,利特家拿埃尔当借口找上不卜庐了~


  利特家提前通过渠道打听到白术的情报,情报显示虚弱期的白术会浑身无力,力量大打折扣,而这正好是利特家行动的最好时期。而今天白术看起来不算好的状态、散乱的头发、懒散的行为,正好对应了虚弱期的状态,利特家决定做好完全准备就出手。

  等到不卜庐关门了,七七拉着白术的衣角,问道:“白先生.....今天......感觉......不对劲。”

白术笑眯眯的抱起七七,说道:“七七观察的好仔细呀。今天起的比较匆忙,还没睡醒,所以看起来状态不太好哦。这段时间我都会非常非常的困,这几天辛苦七七自己照料一下自己,可以吗?”

  七七抓着白术的辫子,呆了好一会说:“好......白先生,要好好照顾,你自己。七七,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术都在店中沉沉的睡着,偶尔窝在白术怀中睡觉的七七被惊醒,入目的就是白术紧皱的眉头,这时七七就会用自己的小手一点一点抚平白术的眉头,待到白术恢复如初才继续睡去。

  

  嗯哼,很温馨吧,我也很喜欢这种关系哦~


  白术的虚弱期到了中后期,利特家开始了行动,趁着暖阳将虚弱到随时有可能离开人世的埃尔抬到了不卜庐,大声叫嚷着是不卜庐故意给错药方,导致埃尔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甚至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伙计见状也没有处理经验,手忙脚乱的让家属冷静,但是没有人听他的话。七七想要上前说话,却被伙计挡了回去,开玩笑,这群人明显就是来找茬的,自己受伤没事,七七不能出事啊!利特家可不管他,不仅大声嚷嚷吵着让白术出来给个说法,见白术不出现,气急败坏的开始破坏药庐。

  “住手,你们想干什么?”被巨大的吵闹声吵醒的白术很快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披上衣服就走出卧室。利特家的领头人阿尔法见白术如此模样,更是确定白术此时是虚弱期,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不由得更放肆,哈哈大笑着让白术放弃抵抗,魔女僵尸这种怪物就不应该出现在人类之间,就应该都去死。说着说着就走到白术身前要抓住白术,七七握住阿尔法的说,用力一折,说道:“不许,伤害,白先生。七七,保护.......白先生。”

  白术没有阻拦,懒洋洋的靠在柜台上看着七七将来人都打倒在地,最后将七七抱起,在其他人恐惧的目光中笑眯眯的对七七说:“七七真棒,要是没有七七,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七七可千万不能离开我哦。”

  七七抱着白术的脖子点点头,轻轻的在白术脸上落下一吻。



嗯?哎呀,魔女这么说当然只是想要留住他的小僵尸啦,他怎么可能没有后手呢?让我想想,若是没有小僵尸,等待利特家的可能就不是受伤的阿尔法等人了。嗯哼?那是什么?当然是他们的尸体啦,魔女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哦~


好啦好啦,今天的故事讲完啦,有缘再见哦!想听其他故事?让我想想,最伟大的吟游诗人给你讲故事,怎么说都得两瓶蒲公英酒吧!

  

立青er

开摆

七七在以后会时常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身影

拉着她,走在大街小巷

七七会紧紧地抓住白术的手

抓住她心里的最好的守护神

如今她小心翼翼扶着年老着守护神

在大街小巷的人未变,但顺序已经变了

"七七"

"白先生,七七在"

七七在以后会时常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身影

拉着她,走在大街小巷

七七会紧紧地抓住白术的手

抓住她心里的最好的守护神

如今她小心翼翼扶着年老着守护神

在大街小巷的人未变,但顺序已经变了

"七七"

"白先生,七七在"

不辞

【术七】春来花鸟

#昨天晚上做的一个梦,速摸一个短打

#白术七七cp向,私设如山


     “我听说……神之眼……凝聚了获得它的那一刻……人内心最强烈的愿望……”

     “我只记得……我想要活下去……还有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

      旅行者蹲在地上,耐心地听着七七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讲述着她的过去。七七的柔软体操虽然可以有效缓解肢体僵硬,但是对咽喉与舌头之类的地方毫无作用,因此旅行者自愿担任起陪七七练习说话的责任,以免有一天...

#昨天晚上做的一个梦,速摸一个短打

#白术七七cp向,私设如山



     “我听说……神之眼……凝聚了获得它的那一刻……人内心最强烈的愿望……”

     “我只记得……我想要活下去……还有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

      旅行者蹲在地上,耐心地听着七七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讲述着她的过去。七七的柔软体操虽然可以有效缓解肢体僵硬,但是对咽喉与舌头之类的地方毫无作用,因此旅行者自愿担任起陪七七练习说话的责任,以免有一天她连话都说不出来。

     当代往生堂堂主一度非常想要担任这一角色,但是遭到了七七本人的强烈反对。

     僵尸的记忆力很不好,七七的讲述中,现在的璃月、魔神战争期间的璃月、很多很多年以前安静祥和的璃月总是混为一谈。上古年间的仙人奔行在归离原之上,层岩巨渊中不断涌出的漆黑怪物在天衡山外游荡,海中巨兽翻起滔天巨浪,恶螭在无妄坡盘踞……偶而也有一两点鲜亮的回忆,背阴处的灰白山壁之上生长着绿叶紫花的琉璃袋,向阳的山顶上有洁白清冷的清心。还有小团雀,柔软的羽毛、小小的鸟喙,捧在手里一团温热,能感受到微弱但有力的脉搏跳动。

     七七喜欢小团雀,那是鲜活的、生的感觉。

     

     白术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海灯节的时候,他带着七七前往轻策庄出诊。说是出诊,倒不如说是出来感受一下即将到来的春日。冬日里气温下降,七七的出行不便,气温回暖之后又要面对大量因为海灯节期间胡吃海喝以及忽冷忽热的天气病倒前来就诊的人们,因此趁着这难得的闲暇时光,他带着七七来到了这里。

    看着七七依旧懵懂的眼神,他在心中轻叹一口气。

    果然,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吗……

    曾经的曾经,在碧水河静静流过的村庄,层层叠叠的梯田在不同的季节呈现出别样的色彩,翠绿的竹林、清澈的河水,水车转动的声音在悠扬的岁月的不紧不慢地回响。

    他们曾经的生活本应是这样平淡而又宁静,虽然外界的战火愈烧愈烈,但这与世隔绝的小村庄如同乱世之中的一片仅有的净土,古老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直到那一天,与他青梅竹马的少女外出采药,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

    她永远留在了那个春日。

    他等到夕阳落山,如同鲜血一般的残阳染红了山壁,他沿着上山采药的路跌跌撞撞地寻过去,在一片血红与漆黑混杂的景色中,他见证了那场大战的终结。

    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冰的图案在刹那间凝结。

    他颓然坐倒在地,眼睁睁看着复苏的她陷入疯狂,又被仙人封入琥珀之中。

    ……

    后来,他读遍群书,识尽药理,甚至前往绝云间求仙问道。

   他想要的,不过是长生之道。

   只有这样,他才能等到她从琥珀中解封的那天。

   匆匆数十载寒来暑往,终于,一位来自雨林深处的异国学者在听说了他的诉求之后,将从被封存的远古之书中失落的残页上记载的禁术交给了他。这种方法可以让他在肉体死去之后保留记忆转世,当然,代价是每一世的寿命的不断缩短。

   当时的他,欣然接受了这一条件。

   然后又是匆匆千年。

   但是现在,白术看着面前依旧保持着昔年模样的小僵尸,看着她那懵懂无知的眼神。

   降紫色的眼眸里空空荡荡,如同水晶矿般倒映出碧绿的山、青翠的竹、清澈的水,但是却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在其中留下剪影。

    每当七七卡死在悬崖下的时候,他从背后抱住七七,说着“最喜欢你了”一类的话帮她解除敕令,效果却总是不尽人意。

   他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他满腔的热情在千年的时光里被碧水河日夜不停的奔流冷却,又经绝云间的风吹干,早已化为了书页中夹着的风干的琉璃袋,虽然颜色依旧,香气却不再。

   他怀念着那个鲜活的、温热的躯体,以及那灵动的眼眸与银铃般的笑声。

   

   “我记得……记得……”七七的声音越来越小,她的眼睛开始慢慢眯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乎又是在春日的暖阳下感到了一丝困倦。

    “曾经……很久以前……有个人……”旅行者不得不将她抱在怀中,才能勉强听清她在说什么。

    “他对我……很好……我只记得……他姓白……”

    “不是白先生……不是……不是白先生……”

    她的眼睛慢慢闭上,靠在旅行者的怀中,似乎是做起了一个,关于很久以前的春天,生长着琉璃袋,飞着小团雀的梦。



    

    

    

无氧

cp混杂短打-First kiss {壹}

如题,因为实在是没灵感了所以来点短打甜饼吃吃,没打单人tag为了避雷,有多cp会分组,次序不为喜爱程度,祝食用愉快。


『原神组』

◆钟桃

  活泼的小堂主喜欢玩火,即使是坐在客卿先生的腿上也要扭转过身体去啃咬钟离突出的喉结,试探着舔吻。先生也不是石头,抬起胡桃下巴就吻了上去,眼眸直视着女孩越来越红的耳尖,看她慢慢溺死在金色的海洋里,看她沉沦于温柔的吻中。

“堂主莫要胡闹。”


◆博糖

  来自蒙德的羞涩小炼金术士对于接吻这种事总是躲躲闪闪。博士也不是有耐心的人,直接拉过砂糖进行深入的口语交流。尖尖的鲨鱼牙刺痛了小炼金术士的舌尖,...

如题,因为实在是没灵感了所以来点短打甜饼吃吃,没打单人tag为了避雷,有多cp会分组,次序不为喜爱程度,祝食用愉快。




『原神组』

◆钟桃

  活泼的小堂主喜欢玩火,即使是坐在客卿先生的腿上也要扭转过身体去啃咬钟离突出的喉结,试探着舔吻。先生也不是石头,抬起胡桃下巴就吻了上去,眼眸直视着女孩越来越红的耳尖,看她慢慢溺死在金色的海洋里,看她沉沦于温柔的吻中。

“堂主莫要胡闹。”


◆博糖

  来自蒙德的羞涩小炼金术士对于接吻这种事总是躲躲闪闪。博士也不是有耐心的人,直接拉过砂糖进行深入的口语交流。尖尖的鲨鱼牙刺痛了小炼金术士的舌尖,故意无视了金边眼镜下碧绿边的一点泪痕,他加深了这个吻,满意的看到碧绿一片中雾气缭绕。

“呼吸,我的糖。”


◆荒九

  别别扭扭的天领奉行大将绝不会主动讨一个亲亲,而白毛的鬼族却又正好想给他亲爱的恋人对手一个措不及防的小惊喜。不会接吻的两人笨拙的探索着翻涌着,在彼此的营垒冲锋陷阵。看啊,那微肿的红唇便是最好的证明。

“蠢……蠢货赤鬼!”


◆枭羽

  迪卢克一向强势而寡言,没人猜的透、看得清他的想法,一如现在把凯亚摁在椅子上。含住一口冰凉的午后之死,半个身子探出吧台霸道地轻咬住义弟柔软的唇瓣,将含的温热的烈酒渡过口腔。两人像是敌人,却是彼此相爱的恋人,弥漫的酒味和爱意像午后之死,轰轰烈烈却晕晕乎乎。

“看着我。”


◆垩砂

  她从未有过亵渎自己的老师的想法,他是神,是她最敬爱的人,是她的光,但神明自然不知。捻起窗台上飘落的甜甜花瓣抚平贴在砂糖的唇上,阿贝多的唇贴在花瓣上。香甜的味道散开,萦绕在两人鼻尖。

“没有辜负你甜蜜的名字,亲爱的。”


◆术七

  温柔的不卜庐医生自然不会对看起来像孩子的七七下手,每天相濡以沫的陪伴已是他们的习以为常。相识、相熟、相爱,从不熟到和平共处。七七记性不好,却唯独记得白术。梦中呢喃着白术的名字,身边的男子只是俯身在女孩的头上落下浅浅的印记。

“辛苦了,七七。”


﹎﹎﹎﹎﹎﹎﹎﹎﹎﹎﹎﹎﹎﹎﹎



『精灵之境组』

◆槲寄冬

  少女期待着看向老师,手还未从钢琴上移开,就这么轻放着。槲寄生摸着冬青的头,唇边勾起好看的弧度。温柔的扣住女孩纤细的手腕却压的钢琴一阵叮叮咚咚的响。灌木特有的清香混合着木制钢琴的木香,像迷魂剂般令人迷迷糊糊,她醉了,醉在爱里。

“老师……我爱您。”

长门余烬

阿桂:老板!说起来您可能不信!今天一共有三拨人冲进店里对我拔刀相向!说什么您再不进池子就拆了这里!还有,您收留的那个七七,也对我挥刀子,也说着什么“打劫,打劫”的……

七七:白先生……七七……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是……旅行者让我……这样做的……

(关于白术老不进卡池的亿点怨言)

私心tag术七

阿桂:老板!说起来您可能不信!今天一共有三拨人冲进店里对我拔刀相向!说什么您再不进池子就拆了这里!还有,您收留的那个七七,也对我挥刀子,也说着什么“打劫,打劫”的……

七七:白先生……七七……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是……旅行者让我……这样做的……

(关于白术老不进卡池的亿点怨言)

私心tag术七

NAMIDA

【术七】水芝丹

一场雨,一场风,拂去了璃月海港之夏的炎热。石板路上的落叶多了起来,港口来来往往的船只也骤然增多,只有考螭虎鱼的小摊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吃莲子的时候也到了


你能在璃月的大街小巷,看到身着青衣,用红头绳扎着乌黑麻花辫的姑娘,背着竹篓叫卖。悠长清脆的调子传的远远的,能传到繁忙的港口那里,能传到火热的万民堂那里,能传到玉京台的贵人那里,也能传到高高的不卜卢那里

身着青衣,用红头绳扎着乌黑麻花辫的姑娘,背着竹篓,里面装着成捆的碧绿的莲蓬,单只的玉白的莲蓬,晒干的枯黄的莲蓬……它们的命运不尽相同,有的会被剥皮扒心,进入百姓的肚子里;有的会被插入花瓶,成为贵人书桌上的艺术品;有的落到白术手上...

一场雨,一场风,拂去了璃月海港之夏的炎热。石板路上的落叶多了起来,港口来来往往的船只也骤然增多,只有考螭虎鱼的小摊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吃莲子的时候也到了


你能在璃月的大街小巷,看到身着青衣,用红头绳扎着乌黑麻花辫的姑娘,背着竹篓叫卖。悠长清脆的调子传的远远的,能传到繁忙的港口那里,能传到火热的万民堂那里,能传到玉京台的贵人那里,也能传到高高的不卜卢那里

身着青衣,用红头绳扎着乌黑麻花辫的姑娘,背着竹篓,里面装着成捆的碧绿的莲蓬,单只的玉白的莲蓬,晒干的枯黄的莲蓬……它们的命运不尽相同,有的会被剥皮扒心,进入百姓的肚子里;有的会被插入花瓶,成为贵人书桌上的艺术品;有的落到白术手上,成为悬壶济世的柴薪,亦或是消解苦暑热气的好茶


白术买了很多莲蓬

他指挥着药店的帮工剥出莲心,炮制药材。剩下的莲子则按份分好,留给不想剥莲子的人购买。有伙计挑莲心的时候不小心,拂落了去好了心的的莲子。于是那白洁的莲子在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几圈,停在了站在阴凉处的七七脚下。

她蹲下来,捡起莲子,往嘴里塞,却被一只略凉的手捂住了小脸


是白术


他将七七抱起来,捻掉七七手指间的莲子,轻轻安慰她:“乖,七七不吃掉在地上的东西,脏。”莲子在他指尖碎裂,留下滑腻而苦涩的银丝。七七没有回答他,只是执着的想下地捡起莲子的碎块。僵尸的力量可不是闹着玩的,白术差点箍不住她。他有些狼狈的将滑下来的七七重新抱好,安慰她,承诺蒸莲子禽蛋羹给她喝。七七似乎想起了什么,趴在白术的肩头,不动弹了。


白术挑了一些没剥的嫩莲子和剥好了的老莲子,绕到药铺后面,拿了一个熬药的陶吊子煮莲子。因为只熬给七七吃,所以他没放糖。在看着火的时候,他慢慢的剥着嫩莲子,一个一个的喂给七七。虽然七七尝不出莲子的味道,可她还是很喜欢嫩莲子脆嫩的口感。她含着莲子,盯着白术的手,等着下一个送到嘴边的幸福


白术看着七七慢慢嚼着莲子的样子,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他和七七一样,只是单纯的享受着纯粹的快乐吧,谁知道呢


陶制的小吊炉里面磕入了几颗禽蛋,莲子禽蛋羹快做好了。太阳下了山,买莲蓬的农家女也回去了。不卜卢也落了锁,只留下还在熬药的火光和七七白术,夜里也有了一丝寒气


夏天就要过去了


NAMIDA

【术七】辫子

七七的辫子是自己梳的么,白术的辫子是自己梳的么


会不会有七七僵硬的无法抬起手来给自己梳辫子的时候,白术把她抱起来放在药铺的柜台上,站着给她一点一点把辫子梳好。然后拿过装着洗脸水的铜盆,用小毛巾给她仔仔细细擦干净小脸,再胡乱给自己抹一把。然后打开药铺的大门营业。

可是七七也说过,白术的身体不好,很多时候需要她来照顾。那会不会有白术病的起不了床的时候,没有人给七七梳辫子,白术自己的辫子也是散乱的。七七从店铺后面睡觉的地方绕出来,搭着凳子给白术抓药,用她散乱的记忆。

没有白术,药铺开不了门,药铺的伙计早上来上班被关在门外,觉得不太对劲翻窗子进来。看到七七瞎抓一通药,吓的赶紧阻止她。但是七七...

七七的辫子是自己梳的么,白术的辫子是自己梳的么


会不会有七七僵硬的无法抬起手来给自己梳辫子的时候,白术把她抱起来放在药铺的柜台上,站着给她一点一点把辫子梳好。然后拿过装着洗脸水的铜盆,用小毛巾给她仔仔细细擦干净小脸,再胡乱给自己抹一把。然后打开药铺的大门营业。

可是七七也说过,白术的身体不好,很多时候需要她来照顾。那会不会有白术病的起不了床的时候,没有人给七七梳辫子,白术自己的辫子也是散乱的。七七从店铺后面睡觉的地方绕出来,搭着凳子给白术抓药,用她散乱的记忆。

没有白术,药铺开不了门,药铺的伙计早上来上班被关在门外,觉得不太对劲翻窗子进来。看到七七瞎抓一通药,吓的赶紧阻止她。但是七七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白术躺在床上的样子,就像采药的时候卡在山崖底下一样,无法解除对自己的赦令,不停的,一次又一次的想抓药。

直到有一个人从背后抱住她,散乱的绿色发丝垂落在她眼前。

那个人对她说:“最喜欢你了”

立青er
喜欢术七的可以加下

喜欢术七的可以加下

喜欢术七的可以加下

炫麟珊
礼貌产粮。 是我摸鱼画的术七,...

礼貌产粮。

是我摸鱼画的术七,不喜勿喷。

“我的七七…”

“白先生…”

礼貌产粮。

是我摸鱼画的术七,不喜勿喷。

“我的七七…”

“白先生…”

立青er

日常

术七


严重ooc


很雷


短打


不卜庐


"清心三朵加上人参七根以及……四朵琉璃袋……(作者温馨提示,此配方无法治任何病。请勿在无家长陪同下使用)"


七七碎碎的念着,走向药柜。但她并没有立即上前去拿


"唔……七七刚刚想拿什么来着……"她呆呆地看着药柜


"让我来吧。"白术看着自家小僵尸,无奈地笑笑。


在病人走后,天气开始阴沉起来,白术连忙与七七一起去收晒在外面的草药


之后……


白术看着混在一起的草药,陷入了沉思

术七


严重ooc


很雷


短打






不卜庐


"清心三朵加上人参七根以及……四朵琉璃袋……(作者温馨提示,此配方无法治任何病。请勿在无家长陪同下使用)"


七七碎碎的念着,走向药柜。但她并没有立即上前去拿


"唔……七七刚刚想拿什么来着……"她呆呆地看着药柜


"让我来吧。"白术看着自家小僵尸,无奈地笑笑。


在病人走后,天气开始阴沉起来,白术连忙与七七一起去收晒在外面的草药


之后……


白术看着混在一起的草药,陷入了沉思

椅子
“七七不在乎” “白先生需要休...

“七七不在乎”

“白先生需要休息”

邪教人,邪教魂,成体七七,无差

“七七不在乎”

“白先生需要休息”

邪教人,邪教魂,成体七七,无差

常常糊涂

这是什么!这是官方发糖!

这是什么!这是官方发糖!

Asein
謝謝你,辛焱(淚

謝謝你,辛焱(淚

謝謝你,辛焱(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