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补天士

10万浏览    1433参与
芭比库
嘘~别吵醒他们哦 忙了一天累坏...

嘘~别吵醒他们哦

忙了一天累坏啦 睡个好觉..

嘘~别吵醒他们哦

忙了一天累坏啦 睡个好觉..

路过的某人
出一个风雷的补天士,拼装完成品...

出一个风雷的补天士,拼装完成品,然后找人加工喷了金属漆和黄色漆,应该比素体质感好很多吧…

模型原价228+找人代工费80,有原包装盒。

占TAG抱歉,出完就删。

出一个风雷的补天士,拼装完成品,然后找人加工喷了金属漆和黄色漆,应该比素体质感好很多吧…

模型原价228+找人代工费80,有原包装盒。

占TAG抱歉,出完就删。

雷蒙叔叔
LAST BOT STANDI...

LAST BOT STANDING

速摸最后站立机补天士

LAST BOT STANDING

速摸最后站立机补天士

海底6461米

高纯洒了


原梗在p2,很难不代(。

高纯洒了


原梗在p2,很难不代(。

太阳神在深渊_

两篇只能去wb看的饭

wb:太阳神在深渊_


为方便复制一会会在评论区打出来。

不太好看的ooc玩意,别骂,你骂,就是你对。

wb:太阳神在深渊_


为方便复制一会会在评论区打出来。

不太好看的ooc玩意,别骂,你骂,就是你对。

Catherine Sting
列表约的全息补 歌是传声头的?...

列表约的全息补

歌是传声头的🏃

列表约的全息补

歌是传声头的🏃

功能主义行为艺术
重看LBS附录里的角色设定,发...

重看LBS附录里的角色设定,发现上面赫然写着补天士有widow's peak

……还能是谁的widow呢😭😭😭

重看LBS附录里的角色设定,发现上面赫然写着补天士有widow's peak

……还能是谁的widow呢😭😭😭

功能主义行为艺术
朋友帮我买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朋友帮我买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朋友帮我买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蒙叔叔
王国补天士的手掌可以平铺张开,...

王国补天士的手掌可以平铺张开,既然这样……(无意义照片,柱子对不起)

王国补天士的手掌可以平铺张开,既然这样……(无意义照片,柱子对不起)

雷蒙叔叔

之前4月5号拍的樱花照片现在才搞出来,春天的气息~(已经夏天了)

之前4月5号拍的樱花照片现在才搞出来,春天的气息~(已经夏天了)

雨花花-备考ing
“我对那些带枪的没啥好感,尤其...

“我对那些带枪的没啥好感,尤其是对着我傻笑的。”

第一次摸鱼,没有带平板笔,手指快断了

随便画画,很烂

“我对那些带枪的没啥好感,尤其是对着我傻笑的。”

第一次摸鱼,没有带平板笔,手指快断了

随便画画,很烂

朽木充栋梁(备考忙碌)

授权见置顶,🈲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推号@BlitzyBlitzwing,有能力请去给作者Blitzy点赞评论转发喔~

授权见置顶,🈲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推号@BlitzyBlitzwing,有能力请去给作者Blitzy点赞评论转发喔~

功能主义行为艺术

[IDW][粮食向]免费酒水

  “我问件事儿啊。”漂移说。

  “你说。”威震天说。

  “你不会还在记恨我离开霸天虎吧?”漂移说。

  “我不记仇,”威震天说,“而且我自己也离开霸天虎了。”

  “不记仇就好,不记仇就好!”也许是因为心虚,漂移的语速越说越快,“那我四百万年前在铁堡街上和仍然是矿工的你擦肩而过时偷过你钱包,你也不记恨吧?”

  “果然是你啊,我就想机型怎么那么像,”威震天说,“没事,我后来问撞针借到钱了。”

  “啊,我在雷霆队那边也顺手牵羊过撞针的钱,”漂移说,“然后跟他说是旋刃干的。他到现在都没发现真相,旋刃被白揍了一顿,哈哈!”

  威震天和漂移同时笑了起来。

  “那还有最后一件...

  “我问件事儿啊。”漂移说。

  “你说。”威震天说。

  “你不会还在记恨我离开霸天虎吧?”漂移说。

  “我不记仇,”威震天说,“而且我自己也离开霸天虎了。”

  “不记仇就好,不记仇就好!”也许是因为心虚,漂移的语速越说越快,“那我四百万年前在铁堡街上和仍然是矿工的你擦肩而过时偷过你钱包,你也不记恨吧?”

  “果然是你啊,我就想机型怎么那么像,”威震天说,“没事,我后来问撞针借到钱了。”

  “啊,我在雷霆队那边也顺手牵羊过撞针的钱,”漂移说,“然后跟他说是旋刃干的。他到现在都没发现真相,旋刃被白揍了一顿,哈哈!”

  威震天和漂移同时笑了起来。

  “那还有最后一件事,”漂移深吸了一口气,“当我还是霸天虎的时候……”

  “你当了三百万年霸天虎。”威震天指出。

  “当霸天虎还在早期发展阶段的时候,”漂移说,“有那么一次酒会,我们玩了真心话大冒险……大家都在起哄我和你接吻,而我事前刚好磕了点电路增压剂……然后我就……吐在你嘴里了……”

  “哦,那件事啊,”威震天干巴巴地说,“我还咽了下去,因为我有节省食物的习惯(我连愚者能量都吃)。”

  “嗯,是的,”漂移眼神闪烁,“那你……不记仇吧?”

  威震天沉默了一会。“我不记仇。”他终于说。

  “太棒了,”漂移说,“那你能不能站起来,坐到别的地方去?在你上船以前,这里就是我在背离记的专属座位了。我喜欢这个位置。”

  威震天看着漂移。“就为这?”他边说边站了起来,给漂移腾出空间;漂移从善如流地坐下了,“你完全可以直说的,何必用上那么冗长的开场白。”

  “你少跟我来这套,我可不像支点那么好骗,”漂移边说边吸了口气泡酒,“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的名字在黑狗队名单上留了一万年。纯因为塔恩是个吃空饷的白痴,他才没能找到我……”

  “但雷霆队却找到你了,”威震天在漂移对面的位子上坐了下来,“也许我是该提高一点黑狗队的入职门槛。”

  “那次是我自己不小心,”漂移翻了个白眼,“我太飘了,一看到骚动就忘乎所以,没注意到汽车人也进驻了那片区域……”

  “红蜘蛛去年杀了骚动,”威震天说,“在赛博坦本土。声波草草埋葬了他。”

  漂移的动作停了下来。“哦。”漂移说。

  威震天和漂移同时沉默了一会。末了还是漂移先开口。

  “红蜘蛛看骚动不爽很久了吧,”漂移说,“也不意外。”

  “红蜘蛛看谁都不爽,”威震天说,“红蜘蛛想杀我的时间更长。”

  “但你还活着,”漂移说,“你总是能活着。”

  “是啊,”威震天说,“你也不遑多让。”

  威震天向背离挥手,又叫了一杯热水。背离很快就送上了水。

  “往好的方面想,”漂移说,“至少骚动死在赛博坦了,落叶归根呢!多少人想死在那里都没这福分,只能变成一滩令人恶心的太空垃圾。”

  “如果这也算福分的话,”威震天说,“那死在战前的所有赛博坦人都太幸福了。”

  “是呢,”漂移说,“他们没见过黑狗队,没见过雷霆队,没见过斯曼兹,没见过熔炼炉。真是挺幸福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常常羡慕垫圈……”

  “我确实不信,”威震天说,“你要是真羡慕垫圈的话,你就不会坐在这里对着我喝酒了。”

  漂移眯起了光学镜。

  “也许确实是没人通知你,”漂移说,“但我在离开霸天虎后,是找到了新信仰的。光明之环接纳了我,雷神接纳了我……”

  “那么你说的这个雷神,这光明之环,”威震天说,“他们现在又在哪里呢?”

  “他们……死了,”漂移说,“毁灭了,解散了。很多人变成了太空垃圾,我猜。还有些人加入了雷击。我当时不在那里。补天士赶我走了。”

  漂移说不出话了,也喝不下酒。他低下头,光学镜死死瞪着酒杯。

  “节哀。”威震天说。

  漂移抬起头。“轮不到你来说,”漂移把剩下的气泡酒一饮而尽,并又向背离挥手点了一杯,“反正你是不会明白的,你没有这种感情。你杀萨拉斯手下的时候也没有犹豫过。”

  “是他们先想杀我。”威震天说。

  “哈,是啊,这种理由我也天天用,”漂移开始喝第二杯酒,“都是正当防卫嘛。”

  “你当时也在那里,”威震天说,“如果黑狗队攻进来了,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

  “呃,得了吧,”漂移开始打嗝,“我在那里受到的最大的生命威胁就来自你。我到现在还能偶尔梦见你的炮口对着我呢。”

  “我很抱歉,”威震天说,“我那时情绪失控……”

  “你抱歉吧,你现在整天好像就只会抱歉了,”漂移的眼神开始游弋,“不过你至少承认错误,有些人永远认为自己是对的……第二杯见底得怎么这么快?背离,你是不是又加水了?”

  “我加水怎么你了?”背离说,“反正你有钱,你可以再买一杯嘛!”

  “我请他,”威震天说,“你再给他来一杯吧,我会付钱的。”

  “你请我?”漂移的眼神立刻集中了回来,“那我要再喝十杯。快端上来!”

  漂移最终只喝下去七杯。威震天把剩下的三杯分别送给了湍流、滑车和诺蒂卡,然后把不省人事的漂移背出了背离记。在漂移开始发出咕咚咕咚的不详之音时,威震天及时调转方向,走进了最近的公共厕所,让漂移顺利吐在了马桶里。

  “你的那个新信仰,”威震天说,“有关于戒酒的条文吗?我记得原教旨光谱主义是完全禁酒的。”

  “我信的是新卫理派,”漂移边擦嘴边说,“我们不管这个的。”

  威震天试图把漂移扶起来。漂移推开了威震天的手。他凭自己的力气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走向洗手池,准备洗脸。

  “补天士往这洗手池里撒过尿。”威震天提醒道。

  漂移的动作停了下来。“是我……明明是我出钱买了这艘船,”他声音嘶哑,“这船上怎么还能没有我能用的洗手池?”

  “我可以保证补天士没污染过我卫生间的洗手池,别的我不敢说,”威震天说,“你要不干脆过来洗个澡?”

  “免费的吧?”漂移说,“你不会收我热水费吧?补天士甚至会叫我出钱给船员零花……”

  “我怎么会收你的钱呢,”威震天说,“其实我还欠你很多养老金啊。”

  “对哦……我给你打了三百万年工……!”漂移恍然大悟,“那你什么时候补给我?”

  “永远不补了,”威震天愉快地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愿意回赛博坦受审?”

普神的雕花后挡板

【MOP】寻光号闹鬼事件(2)

本节副标题:困境(1)。

ooc预警,私设预警,本节略含有飙板、感诸(都是无差)倾向。虽说是cp文但却写得像是个搞笑群像(……)


总而言之,多灾多难的寻光号,在上一节中又经历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意外。而在各种原因的影响下(别误会,主要是作者个人原因,酒保热情洋溢的描述还是很有意思的)我们暂且省略背离的前情提要,直接来讲下一段:

尽管威震天很想弄清眼前这个如同投影一般没有实体存在的擎天柱到底怎么回事,但此刻,船上到处都是刺耳的警报和猩红的灯光,如此紧急的情况根本由不得他去分神多想,只能在一笑之后又立即恢复往常严肃的神色,死死抓住控制杆企图让船体抬升。

“老威!!”过了两秒,一声盖...

本节副标题:困境(1)。

ooc预警,私设预警,本节略含有飙板、感诸(都是无差)倾向。虽说是cp文但却写得像是个搞笑群像(……)



总而言之,多灾多难的寻光号,在上一节中又经历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意外。而在各种原因的影响下(别误会,主要是作者个人原因,酒保热情洋溢的描述还是很有意思的)我们暂且省略背离的前情提要,直接来讲下一段:

尽管威震天很想弄清眼前这个如同投影一般没有实体存在的擎天柱到底怎么回事,但此刻,船上到处都是刺耳的警报和猩红的灯光,如此紧急的情况根本由不得他去分神多想,只能在一笑之后又立即恢复往常严肃的神色,死死抓住控制杆企图让船体抬升。

“老威!!”过了两秒,一声盖过警报的焦急大吼从舰桥外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补天士身上粘着一堆橡胶箭头,后面跟着漂移和通天晓,慌里慌张的冲了进来,“我真没想到曲轴箱居然会——”

“行了,给我打住。”威震天烦躁的打断了对方试图辩解的话语,同时注意到了擎天柱那有些不对劲的眼神,于是直接移开目光望向窗外,手速极快的按下各种紧急按钮,一边小声的念叨着,一边在芯底迅速思考对策,“引擎…平衡器…稳定系统……通天晓、漂移,第二和第三控制台!补天士,去叫人,然后疏散所有船员到第二层舱室!”

他总是擅长于领导,这一点早在很久之前就被完美的证明了,可当下所发生的一切还是令一旁无事可做的电子幽灵感到恍惚——或许是因为他们之间见面的间隔实在是过于长了,擎天柱竟然觉得此刻的威震天令他有些陌生。

“这艘船是不会被撞毁的。”威震天的眼神有些狠历,但更多的是坚定,他操纵着主控制台,拼了命的避开那些运动速度极快的陨石,“不会是今天,更不会是在我手上。”

他的行动稳定而有力,只可惜双拳仍旧难敌四手。在又一声爆炸的巨响从后方传来之后,寻光号的量子引擎再一次宣告罢工,随之而来的是极速坠落的船体以及自我放弃了的重力系统。一时间,无论是舰桥、舱室还是船上的其他位置,每一位船员(除了擎天柱,某种意义上来说电子幽灵总是能保持稳定,唉…)都飘浮了起来,又被重力加速度狠狠地摁到了墙上,手足无措地感受失重与下坠交织的感觉。


幸运的是,这艘船足够硬朗,它挺过了小行星带中的多次撞击。

不幸的是,它最终还是没能逃脱坠机的既定结局。在一段令人发呕的颠簸之后,这艘命运多舛的星际飞船狠狠撞在了一颗他们闻所未闻的星球上。


船上大约有一半人因为这巨大的冲击力晕了过去,而剩下的一半,一部分留下来照顾伤员,另一小部分——主要是能打的那一部分,除了某个身形小巧玲珑还硬要跟着狂飙一起去的垃圾处理员——则组成了一支八人小队下船去勘探情况,顺便收集一些科学家们需要的研究材料。

不过事实上,本来小诸葛也想去的。早些时候他见到挡板撒泼打滚成功了,于是也试图在自己的科研搭档面前模仿,而结果就是被感知器一把掀飞,直接锁在了实验室里。

看来,“请勿模仿”这句话不止可以出现在电影屏幕上。


而就在探险小分队踏足地面之后,他们对飞船外的景象展露出了相当的疑惑。

“有没有人想说点啥?没有?”旋刃叉腰望向眼前那一片诡异的荒凉和几乎完全漆黑的天空,面甲上唯一一个光镜瞪的老大,看不出是惊讶还是讽刺,且同时还忽略了试图举手发言的挡板,“没人说那我就说了——咱们要是困在这儿,不出俩小时就得有人互相开枪、或者剁掉其他人的手,主要的那个绝对是我…”

他停顿了一下,随后光镜眯成了一个危险的弧度,伸爪指指旁边一直低头对着自己张开的手掌看来看去的螺旋桨,声线压低了一些。

“…我是说如果这个不要命的虎子继续在我面前这么比划的话。”

螺旋桨贴在曲轴箱身后,露出了无知孩童般的疑惑眼神。

“争执的话就省省吧,别那么幼稚。”手握狙击枪的感知器站在威震天旁边,侧头瞅了一眼他让对方提前带上的一些检测装置,随后再次转过头来望向身后的那些人,“现在,我们的首要目的是在这颗无生命存在的星球上找到我之前所说的非晶态聚合能量。”

“哦,反正是又一个魔法。”补天士摊了摊手,随后快速的跑上前,仿佛开启了某种他单方面认定了的比赛似的,一下子越到了威震天前面,变成了新的领头人,“跟上舰长的步伐——新的冒险要开始咯!”

威震天冷漠的面甲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而且这笑容还有点嘲讽,主要是因为他看见了擎天柱那有些一言难尽的眼神。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威震天。”擎天柱飘在一旁,始终跟灰色坦克并肩同行。他稍显艰难的组织着语言,比起回应旁人,更像是在努力说服自己,“补天士和…旋刃,他们的确是有些活跃过头,但这或许也是正常的,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有时会令人兴奋。”

“我可没说这不好。”为了避免被身后的其他人当作精神失常,威震天压低了声音,语气中略带笑意,“毕竟露出奇怪眼神的人只有你。”

被怼的无话可说的领袖哽了一下,扭过头不再出声。


——————


【两个周期之后】

“那个…我不是想催促行程,但是我们还没到吗?”腿短的挡板努力跟上大部队的脚步,两根食指互相对着,声线有些低和委婉,“我觉得我有点走不动了…”

“别急,聚合能量应该就在这附近。”感知器暂时停下脚步,用掌心敲打着不知为何开始时不时短路的检测仪器,“理论上来说没错,但是这里——该死的——有什么东西在干扰信号。”

“啥?什么东西?这儿可是一览无余的空地啊。”旋刃转了两圈,展开双臂跳到队伍前头,用两只爪子比划一段很长的距离,“这么大一个地方,咱们现在连个洞穴之类的影子都没见着,难不成是狂飙的阴沉气场吓着了你的小仪器?”

然而在武装直升机说完这堆屁话之后,狂飙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仍然面色严肃的环视四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气氛不对。”

“咋了呢?”旋刃歪了一下头雕,伸长脖子看向对方,“出于职业操守你是不是还要对空气里的透明小精灵砍两刀?”


“嗖——”

下一秒,一阵气流波动引起了狂飙的反应,他瞬间抽出背后的大剑,锋利的剑刃在半秒之内横在了旋刃的眼前,直接劈散了那枚目标明确且悄无声息的攻击物。

这让直升机的光镜立刻缩成了一个小点,呆愣地望着那把离自己头雕只有五厘米远的长剑,同时队伍里的其他人也因为这一幕迅速进入了戒备状态。

“再有下次,我就看着子弹落在你头上。”狂飙的表情依旧毫无波动。

“机械生命体…你们侵犯了圣地。”没过两秒,一阵嘶哑又苍老的声音打破了诡异的寂静气氛,随之而来的是四周突然冒出的几十个中等体型(大约八米左右)的黑影,说话的人似乎是领头的那个,“投降吧,要么就接受死亡。”

“我的天啊……!”很快,随着那些黑影的接近,挡板发现他们是一些从未见过的、包裹着某种暗色盔甲和残破披风的碳基生物。皮肤极度苍白,头顶没有毛发,还长着十分丑陋的尖耳朵和犄角獠牙——这让他紧张到清洗液乱飞,开始不断地挥手扇风试图让自己冷静,“我们被包围了!!”

“我们被包围了。”擎天柱此时正在威震天的旁边左顾右盼,借着电子幽灵的优势四处张望,观察情况,“我还以为这里没…啊、总之,你打算怎么办?我觉得我们得——”

“我们没有恶意。”而威震天仿佛完全没有听到擎天柱的声音似的,在后者说到一半时直接开口面向这一群碳基生物的领头人,顺便预判了补天士的动作,抢先伸手捂住他的嘴以免这个年轻的舰长冲动行事,“我们只是路过这颗星球,刚好出了点意外,需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没有恶意?哼,难道你们这群机器的心思我们还不明白吗?”可想而知,这些陌生的原住民毫无交谈之意。且他们接下来所放出的信息量,更是让在场的所有寻光号成员都愣了半晌,“我认识你,威震天,要不是你,这颗神圣的星球根本不会燃起如此邪恶的战火。”

“等一下,你们说啥?”在周围的人齐刷刷地带着满脸震惊转头望向灰色坦克的时候,补天士向前站了一步,因为情绪激动而开始手舞足蹈,“你们是说威震天?这个——威震天?不好意思,你们绝对是认错人了,老威可没见过你们,是吧?……是吧?”

他发现正在被谈论的主角没有回应,于是顿了一下,转身面对着威震天,眼神中带着些焦急。而后者根本没在看他,反倒是一直看着另一边的空地,仿佛进入了芯虚走神状态一般的小声嘀咕着什么。

至少在其他人的眼里是这样。尽管实际上,他只是在与某个领袖的幽灵困惑地对视,并试图解释自己又一个可能存在的“风流债”问题。


“感知器不是说这颗星球上没有生命存在吗?”--“科学家有时也是会出错的,擎天柱。”

“老威?”在他们开始谈话时,补天士轻声喊了第一遍。


“那你真的认识这群原住民?”--“可能吧,我也不确定。”

“老威…”补天士压低声线,略带不悦的喊了第二遍。


“可能?这可是个未知的宇宙,难道他们认识你是因为这里还有第二个威震天?”--“?你的思维怎么突然这么扩散了?我觉得……”

“威震天!!”


终于,听到了呼唤的人回过神,注意到跟前满面怒火的小跑车。而这一场面令刚刚聊的有点投入的擎天柱也尴尬地移开了视线,好在没人看见。

“你认真的?在这时候自言自语?”

“不,我没在自言自语,我只是…”威震天晃了晃头雕,隐瞒一个仅有他能感知到的电子幽灵的存在难免令人有些晕乎。“算了,不重要,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

“行了!够了!你们的狡辩就留到审判场上去吧,罪人!”但在他们有机会继续把一切解释清楚之前,领头的老碳基直接暴躁地打断了这场对话,迅速地抬起手指向前方,“给我把他们抓起来!”

事发突然,当敌人的命令传进接收器里时,他们本以为迎面而来的会是子弹与炮火一类的东西,可实际上却是碳基生物口中低吟的不明语言和一根根缀着某种晶石的发光木棍。

“这…是魔法吗?”补天士后退两步,很快愣在了原地。他注意到那些木棍顶端的晶石开始闪烁,类似于炮管开火前的预兆,“好吧,无论如何,咱们可不能被一群神神叨叨的怪人抓着!”

狂飙持剑护住挡板,直到这时他才想起:之前帮旋刃劈开攻击的时候,攻击物不像是子弹——不过现在这都不重要了。面对着那一片凭空产生并极速飞来攻击性光束,身边的队友都有些应对不及,而毫无眼色可言的敌人更是得寸进尺,企图针对弱小的垃圾处理人员。

“狂飙、狂飙——!!”无助的挡板被自己的爱人一把抱起,他贴在对方的胸甲上,一边喷清洗液一边发出各种各样的尖叫,“我们逃不掉了!!”

“哦,得了。这种家伙少于两百个,你家飙子都懒得多翻一下光镜。”在疯狂开枪的同时,旋刃还顺带接了个话茬,尽管他也逐渐意识到了敌人不同寻常的强悍。


“一群蠢货…石化他们!他们是机器!”

领头的人看到这群塞伯坦人迟迟不能被制服,怒火中烧后便开始嘶吼,表情扭曲且愤然地敲击着手里的权杖。

接到命令的士兵们立刻采取了行动,他们口中的语言变了个调,从晶石中散发出的光芒也变成了危险的猩红。

如暴雨般的光束射击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个仿佛一张红色大网似的包围圈,半圆形的力场逐渐覆盖了整个战场的范围。最先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是旋刃,因为他一直在开枪,而刚刚他发现自己的枪动不了了。

包围圈内的塞星人开始一个接一个倒地,到最后,只剩威震天还在地上拼命挣扎,咬牙保持清醒——擎天柱正试图帮助他,尽管一个电子幽灵能做的事情只有喋喋不休。


“威震天?威震天?别闭眼,我需要你上线。”焦急的领袖看了看一旁倒地的一众汽车人(还有两个霸天虎),见对方的神志越来越迷糊,只恨自己没有一副好嗓门。


“噢,瞧瞧,瞧瞧,一世英名也不过如此。”领头的碳基满嘴嘲讽,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最后瞥了一眼已经说不出话了的灰色坦克,“都带走吧,这群该死的机器得接受审判。”

听完这句,威震天就彻底支撑不住精神,在擎天柱绝望的目光中合上了光镜。


-TBC-

Aeon's Eldorado

补天士全息拟人,但是穿着金田正太郎的夹克

补天士全息拟人,但是穿着金田正太郎的夹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