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表演艺术

574浏览    42参与
淡路岛卡车野郎
宝塚大剧场有魔物,站上去就会变...

宝塚大剧场有魔物,站上去就会变回男役……😎

宝塚大剧场有魔物,站上去就会变回男役……😎

凤幻蝶

  我今天看了看别人关注我的关注量....居然还挺高?我看了一下别的博主,好像说关注的人数到100,要发什么福利...

   人家除了会跳广场舞,啥也不会好吧,咋办?不过现在说是不是有点早,才70多而已....但有集美艾特我。

  我今天看了看别人关注我的关注量....居然还挺高?我看了一下别的博主,好像说关注的人数到100,要发什么福利...

   人家除了会跳广场舞,啥也不会好吧,咋办?不过现在说是不是有点早,才70多而已....但有集美艾特我。

麟儿说科普
中国戏曲与西方表演艺术差异很大,如何走出国门?为不同的人喜爱
中国戏曲与西方表演艺术差异很大,如何走出国门?为不同的人喜爱
大话高校

《QS2022专业榜单英国表演艺术专业前5强院校解读》就上榜QS2022表演艺术专业全球排行榜并名列英国前5强的院校进行详细解读,并就五大名校最近几年表演艺术专业排名的变化趋势进行了重点剖析。英国留学必看。

《QS2022专业榜单英国表演艺术专业前5强院校解读》就上榜QS2022表演艺术专业全球排行榜并名列英国前5强的院校进行详细解读,并就五大名校最近几年表演艺术专业排名的变化趋势进行了重点剖析。英国留学必看。

已废
你对憨豆先生罗温·艾金森了解多少?
你对憨豆先生罗温·艾金森了解多少?
大话高校

《从QS排名谈中国高校表演艺术专业的选择》:全球共101所大学入围QS2021表演艺术专业榜单,中国仅中央戏剧学院一所高校入围,中戏的全球专业排名为第32位。高考与考研必看。

《从QS排名谈中国高校表演艺术专业的选择》:全球共101所大学入围QS2021表演艺术专业榜单,中国仅中央戏剧学院一所高校入围,中戏的全球专业排名为第32位。高考与考研必看。

淡路岛卡车野郎

まいまい追憶Mine桑

朝日新聞明明說只請了五位OG,居然還藏了一篇まいまい的(第6回)。那就當作bonus吧。


來自朝日新聞付費頁面,我為了相關研究(和心裡燃燒的爱)自行翻譯,同好共饗,敬勿轉載——


連載:追悼・峰さを理  第6回


峰桑從我還是飯時代開始就被視為大明星。能夠同在星組真是太感激了。


在我研2的新人公演「小さな花がひらいた」(小花開了)中,我扮演top娘役的角色的時候。慶功宴上峰桑來了,坐在我旁邊對我說:「你會是我的相手役,要好好幹喔。」


啊,不會吧。我嚇了一跳。「是,我會努力的。」我這樣回答他。


那之後真的成為了相手役。但是我想更...


朝日新聞明明說只請了五位OG,居然還藏了一篇まいまい的(第6回)。那就當作bonus吧。



來自朝日新聞付費頁面,我為了相關研究(和心裡燃燒的爱)自行翻譯,同好共饗,敬勿轉載——



連載:追悼・峰さを理  第6回



峰桑從我還是飯時代開始就被視為大明星。能夠同在星組真是太感激了。


在我研2的新人公演「小さな花がひらいた」(小花開了)中,我扮演top娘役的角色的時候。慶功宴上峰桑來了,坐在我旁邊對我說:「你會是我的相手役,要好好幹喔。」


啊,不會吧。我嚇了一跳。「是,我會努力的。」我這樣回答他。


那之後真的成為了相手役。但是我想更加靠近他。我想得到峰桑的認可。因此我一心一意地立於舞台之上。


關於表演,(他對我)沒有詳細的形式指示。讓我按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做。南風舞這樣的人無論怎麼演,峰絕不是接不住招的男役!他有著那樣的風格。


演戲就像投接球一樣。今天來了這樣的球,沒接住。今天又接住了。像那樣每天都不一樣,很開心。


「紫子」(87年)的稽古令人難忘。峰桑演的紫子和我演的舞鶴最後分別的場面,從舞台中央分別向著舞台下手和上手一步步前進,回頭看的瞬間。明明什麼都沒商量,卻同時回頭對視。「想再見一面」的心情,配合得非常合拍。「まいまい,這就是表演啊。很舒心。」峰桑這樣對我說。我也很開心,心情很好,突然間演戲就變得很快樂。公演的評價也很好。


(日本舞台術語中,「下手」是指演員面向觀眾時的舞台右側,「上手」反之。這與中國戲曲的約定俗成之「上場門」、「下場門」剛好相反。——譯者注)


我的演技是峰桑培養起來的。教我娘役怎麼入門的也是峰桑。尊敬相手役,彼此相依而又各自獨立,華麗存在而又凜然潔淨。那才是所謂宝塚的娘役。


他是個既嚴厲又溫暖的人。不會說錯話。為了創作出好的舞台,總是認真而真摯。對劇本不能接受的時候,他就會明確地表達出來,為了我們成為眾矢之的。我喜歡峰桑存在的、熱辣辣的排練場氛圍。


聽說他要退團,我也說「我不幹了」。峰桑說「嗯⋯⋯」,停頓了一下。「まいまい呢,如果現在不幹就是以「峰的相手役」來結束了。就算我不在了也想要背負起星組的、宝塚娘役南風舞,請留下這樣的大名再不幹吧。」他這樣對我說道。這句話讓我留了下來。


然後,峰桑舉行dinner show的時候,為我向那家酒店的負責人說:「南風的dinner show希望也能在這裡舉辦。」多虧了這樣,我作為現役娘役第一次在核心區域舉辦了dinner show。


離開宝塚之後,我們成為了可以私下相談的好朋友。


幾年前,在逸翁美術館(マグノリアホール)我們二人的音樂會之時,ツッツ桑(湖条れいか)來看了,峰桑在舞台上這樣說道:「多虧了這兩位娘役,才有了男役峰。她們是很棒的娘役。」我沒想到他會這樣說,在舞台上哭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去看為了紀念宝塚歌劇100周年而設的「宝塚歌劇殿堂」之峰桑角(峰桑的展區——譯者注)的時候,我吃了一驚。在宝塚Bow Hall公演「ロンリー・ハート(孤獨的心)」(83年)的時候,我送給他的布偶熊,在那裡作為小道具陳列著。熊約翰。約翰一旦開線了,峰桑就會縫補好,一直用心珍藏著,他姪女和姪女的孩子都玩過。看到它裝飾在殿堂裡,我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OG公演的「狸御殿」,我們在樂屋是門對門。峰桑的姪女好像帶著孩子來了,峰桑在哄孩子睡覺。我聽到了搖籃曲。溫柔的、動聽的高音。是峰桑的歌聲。「好可愛啊~」的心情隨著歌聲傳來,是沁人心脾的歌。啊,這才是歌之所謂也。當然我很喜歡峰桑所唱的「愛の旅立ち」(愛的旅程),但是從另一個意義上來說,那首搖籃曲不才是峰桑的歌的本質嗎?


在2月4日的葬禮上,我送了花。告別就這一句話,發自內心地說「謝謝了」。


峰桑是我的故鄉。因為如果沒有峰桑,就沒有現在的我。




(這世上還有比「某某是我的故鄉」更感人的情話嗎?——譯者淚目)



(完)


淡路岛卡车野郎

寿ひずる追憶Mine桑

(至此,五篇已全部翻完——後來發現還暗藏一個第6回,已翻——水平有限,惟付出心淚以敬峰先生。感謝大家的閱讀。)


來自朝日新聞付費頁面,我為了相關研究(和心裡燃燒的爱)自行翻譯,同好共饗,敬勿轉載——


峰さを理去世後,朝日新聞找了五位OG,高汐巴、寿ひずる、湖月わたる、霧矢大夢、瀬戸内美八,來追憶峰。這是第2回。


連載:追悼・峰さを理  第2回


寿ひずる——「Mine醬,脆弱的自己也能讓別人看見就好了」


他去世三天後,我去見了在他自己家裡睡著的Mine醬。很美麗的容顏。


「Mine醬,真是帥氣喔」我那樣打了招呼。沒有跟任...


(至此,五篇已全部翻完——後來發現還暗藏一個第6回,已翻——水平有限,惟付出心淚以敬峰先生。感謝大家的閱讀。)


來自朝日新聞付費頁面,我為了相關研究(和心裡燃燒的爱)自行翻譯,同好共饗,敬勿轉載——


峰さを理去世後,朝日新聞找了五位OG,高汐巴、寿ひずる、湖月わたる、霧矢大夢、瀬戸内美八,來追憶峰。這是第2回。




連載:追悼・峰さを理  第2回



寿ひずる——「Mine醬,脆弱的自己也能讓別人看見就好了」



他去世三天後,我去見了在他自己家裡睡著的Mine醬。很美麗的容顏。


「Mine醬,真是帥氣喔」我那樣打了招呼。沒有跟任何人說自己的病情,也沒有表現出脆弱的一面就走了。真是她的風格,乾淨俐落。


我和Mine醬是在宝塚音樂學校考試的前一天認識的。我們在同一個旅館。我和母親一起留宿,在大廳的時候,有個個子很高的孩子走過,「那個孩子也要參加考試吧。」母親這樣說道。那個人正是Mine醬。


第一次考試放榜的那天,Mine醬一個人在旅館大廳。「母親已經回去了,我也不看放榜就回去吧。」他這樣說。我母親說:「你在說什麼呢!阿姨替你們去看看。」就丟下我們去看結果了。「兩個人都考上了喲!二次考試也要加油啊。」結果變成這樣子。


Mine醬給人一種堅強、穩重的印象。但一開始不是這樣的。我們的宿舍也在一起。預科生(宝塚音樂學校一年級)的時候,他經常「媽媽、媽媽」地哭。我雖然比他小兩歲,但我的任務是安慰他「再過三天就可以回家了。」


Mine醬每周都帶著一個星期要洗的衣服回敦賀老家。他母親為了讓宿舍同學們都能吃到,給我也做了便當。我在宿舍裡吃了那個便當。


入團後我們一起被分配到了星組,乘巴士去住一晚的遠足那天,回來的時候只叫了Mine醬、Peー(高汐巴)(果然只有Mine叫高汐巴Pei,其他人都叫Pe—,誠不我欺——譯者)、我三個人,要我們馬上去看花組正在上演的「愛至雲涯」。因為接下來星組要演這個劇目,我們三人要在新人公演中擔任主角。在宝塚大劇場後面的座位上,「怎麼辦啊」三個人說著,一邊看一邊瑟瑟發抖。


我順便去向當時的花組top甲にしき桑打招呼,他對我說了這樣的要點:「光努力是不行的,客人可是花錢來看的,不要因為是新人就撒嬌,要好好幹。」我把這句話放在心裡,從那以後都以此立於舞台之上。


那之後,我和Peー都組替了,三個人一起在星組待了兩年左右。


在秀的康康舞場面時,有時會側翻進側台。可是,三個人都沒能完成側翻。雖然那樣,Mine醬和我還是有拼命練習。有一次,上級生叫我說:「有個孩子沒有側翻就鑽進了側台,是你們三人中的誰吧?」雖然結果是Peー,但三個人一起被罵了。(有點想罵人——譯者)


Mine醬覺得自己必須振作起來。也許正因為如此,才變得越來越強。


去年1月,在伊諾音樂廳(東京)的公演中,三個人聚在了一起。Mine醬用日本舞跳的「深川マンボ」(曼波舞曲)很瀟灑很好看。我每次都在側台看著。在後台我說「太棒了」,他高興地說「很開心」。


那次公演中,我唱「ノバ.ボサ.ノバ」的「シナーマン」的時候,Mine醬和Pe—加入了進來。一想到一起唱歌,我就不由得心潮澎湃。


我希望三個人再次一起站在舞台上。這樣想著,就計畫了三人的dinner show。去年的預定被新冠疫情延後了,改為今年5月在宝塚飯店,7月在第一飯店舉行。


我和他商量著,想唱宝塚時代的歌和令人懷念的歌謠曲。我發現有趣的視頻就用line發過去,他回覆「好好笑~」但是,對病情只字不提。


從他的經紀人那裡收到「不能參加演出」的聯絡,是1月29日。我第一次知道了病名。第二天30日,向Mine醬方面通知了表演的中止。那個晚上,傳來了他去世的消息。


哎⋯⋯我說不下去了。飛過去吧,去見你吧。雖然這樣想著,卻再也見不到了。


Mine醬是他母親的孩子。為了不讓他受更多的癌症之苦,天國的母親才帶他走的吧。如果不是這樣,怎麼會這麼快就去了呢。


我好像被當成了「競爭對手」。對我來說,他是「同志」,是「戰友」吧。儘管如此,還是有自家人的感覺。因為見過預科生之時他哭泣的樣子,所以感受到了他本質上的溫柔。不要太努力了,脆弱的自己也能讓別人看見就好了。我一直是這樣認為的。


把自己的生活方式堅持到了最後的Mine醬。在天國,「媽媽、媽媽」地,盡情地撒嬌吧。



(完)



淡路岛卡车野郎

高汐巴追憶Mine桑

來自朝日新聞付費頁面,我為了相關研究(和心裡燃燒的爱)自行翻譯,同好共饗,敬勿轉載——


峰さを理去世後,朝日新聞找了五位OG,高汐巴、寿ひずる、湖月わたる、霧矢大夢、瀬戸内美八,來追憶峰。這是第1回。


連載:追悼・峰さを理  第1回


高汐巴——「Mine醬,從傻瓜三人組到一生的好敵手」


只有Mine醬叫我「Pei」,大家都叫「Pe—」。「因為是從三平來的,所以正式的叫法是Pei才對」,他笑著這樣說。


他真是個好敵手,好競爭對手。競爭對手很重要,能鼓舞到自己。他和イー酱(寿ひずる)兩人,(對我而言)是同期也是特別的存在。


(Mine去世...


來自朝日新聞付費頁面,我為了相關研究(和心裡燃燒的爱)自行翻譯,同好共饗,敬勿轉載——


峰さを理去世後,朝日新聞找了五位OG,高汐巴、寿ひずる、湖月わたる、霧矢大夢、瀬戸内美八,來追憶峰。這是第1回。


連載:追悼・峰さを理  第1回


高汐巴——「Mine醬,從傻瓜三人組到一生的好敵手」


只有Mine醬叫我「Pei」,大家都叫「Pe—」。「因為是從三平來的,所以正式的叫法是Pei才對」,他笑著這樣說。


他真是個好敵手,好競爭對手。競爭對手很重要,能鼓舞到自己。他和イー酱(寿ひずる)兩人,(對我而言)是同期也是特別的存在。


(Mine去世後)我和寿桑去他家里告别了。Mine和母亲是那种相互依靠的很亲密的母子。他穿着母亲最珍爱的和服,黑色的,下摆上有蝴蝶的图样。在穿着和服睡着的Mine旁边,我们聊着以前的失败经历而大笑着。


在预科(宝塚音樂學校一年級)做鼓笛隊的時候,Mine醬拉手風琴,我負責銅拔。其實我想做指揮。因為不願意打銅拔,哭著被本科生罵了。


儘管如此,還是高興地做了,結果銅拔碎了。因為敲得太有活力。我覺得很為難,就去樂器庫把破的藏在其他銅拔的最下面,然後拿出新的敲,結果又碎了。那也是不為人知的事。


新人公演Mine醬是主演的時候,在該拉門的場景我反而推了一把,門就一動不動。只有十五公分左右的寬度,大家出來的時候都是一臉很奇怪的樣子。


Mine醬的記憶力特別好。因為他總是記得幾月幾日有過這個事,「Pei,不是這樣子的喔」,感覺好像Mine醬要爬起來這樣說似的。(這裡我真的不行了,太虐了……——譯者)


Mine醬作為優等生,責任感也很強。他深受歌劇團的信賴,很被看好。


在研二(入團第二年)的時候,「愛至雲涯」的香盤發表,Mine醬、イー醬和我三人的名字被貼了出來。真是不得了。因此也備受壓力。因為什麼都不會,所以被說成是「傻瓜三人組」。有堅強的Mine醬在,實在是太好了。三個人並排在銀橋上唱了歌。


現在回想起來,我是在吊車尾。她從小就開始練習鋼琴和日本舞。而我什麼都沒做過,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後來,只有Mine醬留在了星組。我在雪組、花組的組替中看了不同的風景。我們上top的時期是重合的,所以沒有看到對方的舞台。退團也碰巧在同一時期。


成為宝塚top的人沒有誰是不要強的。余興節目也不服輸。鍛鍊了人的精神力。宝塚是個很厲害的世界。失敗了又哭又笑又生氣。大家都很有個性很開心。在那裡,有同期的Mine醬和イー醬在,我很幸運。


我和Mine退團後多次站在同一個舞台上。和平みち桑也演過男役和秀。Mine的形象一直都沒有變。可靠的人。


我聽說他開始教日本舞,非常嚴厲。但那是因為有愛。被教導的一方會得到成長吧。一鑽進他的懷裡,就會發現他是個很會照顧人的古道熱腸的人。也很喜歡料理。


我們在十幾歲的時候相遇,在激烈競爭的社會中相互切磋。預科以來五十周年的時候,三人提議要舉行dinner show,但是去年因為新冠疫情延遲了。所以預定了今年五月在「宝塚飯店」,七月在「第一飯店」舉辦。


最後一次見面是去年五月,我們去「第一飯店」預先查看dinner show的會場。連茶都沒喝就分手了,我完全不知道他身體不舒服⋯⋯


我還有很多的話想說。想敞開心扉地聊。


前幾天,我在整理搬家的時候在曬胸布團。是在日本物的舞台上使用的放了棉花的胸布團。回過神來,這個是mine給我縫的。「不要忘記」,我這樣說著。


「要注意健康」,「不能太勉強」,我覺得他似乎給大家留下了這樣的信息。


他就這樣上路了啊⋯⋯要連Mine醬的那份一起加油,我和イー醬這樣說。為Mine醬應援而感到悲傷的人們有很多很多,要是能做一些追悼之類的事情就好了。


一生的好敵手⋯⋯真是辛苦了。一直奔跑,一直緊繃著。去了母親那裡,現在應該好好休息了吧。



(完)


淡路岛卡车野郎

麵包追憶Mine桑

來自朝日新聞付費頁面,我為了相關研究(和心裡燃燒的爱)自行翻譯,同好共饗,敬勿轉載——


峰さを理去世後,朝日新聞找了五位OG,高汐巴、寿ひずる、湖月わたる、霧矢大夢、瀬戸内美八,來追憶峰。這是第4回。


連載:追悼・峰さを理  第4回


霧矢大夢—— 紫子的重演,我从他本人身上学到的「坚强和虚幻感」


峰老師是我在2000年宝塚BowHall初主演「更狂」的編舞擔當。劇本完成晚了,戲劇的走向還沒把握好,舞蹈動作的稽古就先開始了。


即便如此,劇本完成後發現(舞蹈)和整體很匹配。是非常貼合情緒的編舞。


其他...


來自朝日新聞付費頁面,我為了相關研究(和心裡燃燒的爱)自行翻譯,同好共饗,敬勿轉載——


峰さを理去世後,朝日新聞找了五位OG,高汐巴、寿ひずる、湖月わたる、霧矢大夢、瀬戸内美八,來追憶峰。這是第4回。



連載:追悼・峰さを理  第4回


霧矢大夢—— 紫子的重演,我从他本人身上学到的「坚强和虚幻感」


峰老師是我在2000年宝塚BowHall初主演「更狂」的編舞擔當。劇本完成晚了,戲劇的走向還沒把握好,舞蹈動作的稽古就先開始了。

 

即便如此,劇本完成後發現(舞蹈)和整體很匹配。是非常貼合情緒的編舞。

 

其他作品也會有編舞在前,劇本在後(的情況)。於是,峰老師堅定有力地說:「雖然完成的時間可能會比較晚,但是絕對是一部好作品。」話不多說,就能傳遞出對演出家老師的信賴感。

 

然後在2010年,「紫子」是我Top就任的前披露目作品。是峰老師最出彩的角色。時隔23年的再演,請峰老師指導了舞蹈和演技。

 

竟然在本人面前變成紫子。雖然一開始我沒有自信,但在他的細心指導下,我能夠以自己的方式塑造了角色。

 

老師一站在稽古場,和初演時一模一樣的紫子就出現在那裡。背負著領地(的責任)而生存的女性凜然而堅強。同時,他不經意間流露出的表情很有魅力,我從紫子身上也學到了一種流動的虛幻感。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排練停了一天的時間,他有替我演過。大家圍起來用扇子遮住,啪的一下打開,紫子就唱起歌來的場面。

 

「本尊降臨了!」。月組所有人拿扇子的手都在顫抖,據說那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瞬間。我也好想親眼看看。

 

前年演出家柴田侑宏老師故去了。一想到塑造了「紫子」的兩位已經不在了,寂寞之情就湧上心頭。

 

作為一個原男役,作為演員、編舞家,峰老師擁有巨大的能量。他對生徒很嚴厲,毫不留情地直言。由於過於熱衷技藝,不知不覺就變得嚴厲起來。這種人情味也是魅力所在。

 

沒能夠輕鬆地打招呼。不過,雖然戰戰兢兢,作為舞台人讓我學到了很多重要的東西。從他嚴厲的話語中,總能感受到他對我們和對宝塚的愛。


(完)


淡路岛卡车野郎

「怦然心動的愛情場面研究」 ——峰さを理的採訪

來自朝日新聞付費內容。

我為了相關研究自行翻譯,同好交流,敬勿轉載。


——「男役の色っぽさ追求 元宝塚星組トップ峰さを理さん死去。」

——男役性感/色氣之追求 原宝塚歌劇團星組TOP峰さを理去世。


「怦然心動的愛情場面研究」

 ——峰さを理的採訪


(2013年11月朝日新聞大阪本社版刊登的採訪,特集「菫花之風吹拂之時」裡峰的話語。)


作為男役,不性感是不行的吧。歌舞伎演員不也一樣嗎?


我有被說愛情場面很好。要是被那樣子抱就好了啊⋯⋯那樣的、讓人怦然心動的愛情場面。


我有研究過。和相...


來自朝日新聞付費內容。

我為了相關研究自行翻譯,同好交流,敬勿轉載。



——「男役の色っぽさ追求 元宝塚星組トップ峰さを理さん死去。」

——男役性感/色氣之追求 原宝塚歌劇團星組TOP峰さを理去世。




「怦然心動的愛情場面研究」

 ——峰さを理的採訪

 

(2013年11月朝日新聞大阪本社版刊登的採訪,特集「菫花之風吹拂之時」裡峰的話語。)

 

作為男役,不性感是不行的吧。歌舞伎演員不也一樣嗎?


我有被說愛情場面很好。要是被那樣子抱就好了啊⋯⋯那樣的、讓人怦然心動的愛情場面。

 

我有研究過。和相手役對著鏡子,那個角度、這個角度(地調整),雖然一邊說著好痛。等到演技成熟,伴隨著情緒的加持,身體自然到達,也就好看了。因為要擰著身體,娘役那方會比較辛苦。

 

初日(公演首日)我就把腳指甲剝掉了,那是在「紫子」的東京公演(1987年)。

 

因為被台車的金屬部分撞到,血一下冒出來。我因為在舞台上正坐著,再也站不起來,於是被從兩腋下抱起,單腿跳著移向舞台袖(側台)。因為是飾演雙胞胎哥哥和妹妹兩個角色的日本物,所以換裝速度非常快。每次在側台穿進足袋(和式短襪),眼淚都噗噗直落。

 

即使是TOP,一個人也做不成。「如果沒有大家的力量,就無法站在正中間。」,誠所謂也。用群舞的力量支撐起TOP,這就是宝塚。


更加閃耀吧。帶著熱情站在舞台上。沒有愛與能量是不行的吧。現在,在歌劇團一開始編舞,就會大声斥责(學生)。因為害怕我而被學生們討厭吧。


希望看著歌舞伎好好學習。女形就要研究女人味,男役就要研究怎樣才是好看的男人。骨子裡流淌的核心是一樣的。希望宝塚歌劇也能成為傳統藝能。


(完)


姫野尘

有许多错字的演技/演员路线讨论,CE与DTT的横向对比

有许多错字的演技/演员路线讨论,CE与DTT的横向对比

CrisKá

前兩張

張國韋《友沒友》

「朋友」的角度切入,朋友亦為有交情的人,有好友也有損友,彼此之間有著一種微妙的情感,性格興趣亦相似,進而緣分連繫再一起,相反的,道不同不相為盟,說走也就可以走。

動作發展連結著與朋友的相處之道,傳達我的生命歷程,三種風格的相互影響,tricking、breaking、acrobatic不同型態的碰撞中,表達人與人溝通的摩擦甚至距離,而作品試圖藉由舞蹈驅動影像,有如現在與未來的連結,另一片段影像帶動身體,嘗試創造影像連結現場觀眾的距離,最終傳達「生命來源自於無,而至於有,最終又歸於死亡」,人生苦短,要珍惜身邊的點點滴滴。

張國韋《友沒友》
編舞者:張國韋
影像導演:林鼎泰
燈光設計:...

前兩張

張國韋《友沒友》

「朋友」的角度切入,朋友亦為有交情的人,有好友也有損友,彼此之間有著一種微妙的情感,性格興趣亦相似,進而緣分連繫再一起,相反的,道不同不相為盟,說走也就可以走。

動作發展連結著與朋友的相處之道,傳達我的生命歷程,三種風格的相互影響,tricking、breaking、acrobatic不同型態的碰撞中,表達人與人溝通的摩擦甚至距離,而作品試圖藉由舞蹈驅動影像,有如現在與未來的連結,另一片段影像帶動身體,嘗試創造影像連結現場觀眾的距離,最終傳達「生命來源自於無,而至於有,最終又歸於死亡」,人生苦短,要珍惜身邊的點點滴滴。

張國韋《友沒友》
編舞者:張國韋
影像導演:林鼎泰
燈光設計:蘇亦竹
演出舞者:邱仕惠、林啟揚、戴啟倫


後三張

賴翃中、翃舞製作《Raining in The Room》

「雨人,好似一種思念,瀰漫在房間之內,凝聚成雲,落下成雨,蒸發,不斷反覆的重覆循環。」
一張桌子作為室內的象徵,室中之雨轉化為想法、物質、氣味、溫度、心情、德行等暗喻,而當雨之凝聚成雲,落下成雨,蒸發,不斷反覆的重覆循環,猶如生命規律之鏡照。原作品是以芭蕾的技巧作為動作發展的主軸,在這次的平台上,改以當代舞蹈肢體展現舞作內容,尋找全新的肢體語彙的同時,以重覆性的方式闡述,讓編舞者經由舊作重新整理淬煉成長。

賴翃中、翃舞製作《Raining in The Room》
編舞者:賴翃中
燈光設計:關雲翔
舞者: 鄭伊涵、簡麟懿

這次舞蹈節的劇照照片大部分都是使用手動老鏡拍的(爆
我是有自動鏡但有幾幕拍下來覺得味道怪怪的,所以還是使用自己擅長的手動鏡,雖然對焦對我來說十分的考驗,手動對焦的速度要跟上舞者,又要顧及構圖,不想只是單純清楚的照片,想讓自己的照片更有故事性

對於一個從小肢體不協調的人,舞蹈對我來說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平時根本不會想接觸(炸
藉由這次的拍攝讓我認識了很多不同種類的舞蹈,雖然看不懂但光看舞者的表演,覺得舞台上的大家十分的亮眼很美 


CrisKá

【相遇舞蹈節】

為三十舞蹈劇場與華山1914創意園區合作之舞蹈策展

林廷緒《八八》
「舞蹈與現場聲音/音樂及打擊樂共同創作的跨媒材作品」
一場超度無主孤魂的肅穆祭祀,關於存在與消逝,對土地、對生靈的感念,關於一種對自然無情的言不由衷,是有形的也是無形的。

林廷緒《八八》
編舞者:林廷緒
表演者:謝宛霖、文韻筑、凃立葦、周金源(八八風災倖存者之一)
現場聲音/音樂設計:顏晟文
現場打擊樂:洪于雯
燈光設計:藍靖婷
舞台設計:趙鈺涵
服裝設計:楊碩耘
協力:楊雅鈞、陳欣瑜、大滿舞團

後三張

陳兆豊 《潛規則》

「在我有認知的記憶中,有著許多不成文的規定,你我都不會去觸碰,在無設限的過程中,卻不知不覺的限制著我們,當觸碰...

【相遇舞蹈節】

為三十舞蹈劇場與華山1914創意園區合作之舞蹈策展

林廷緒《八八》
「舞蹈與現場聲音/音樂及打擊樂共同創作的跨媒材作品」
一場超度無主孤魂的肅穆祭祀,關於存在與消逝,對土地、對生靈的感念,關於一種對自然無情的言不由衷,是有形的也是無形的。

林廷緒《八八》
編舞者:林廷緒
表演者:謝宛霖、文韻筑、凃立葦、周金源(八八風災倖存者之一)
現場聲音/音樂設計:顏晟文
現場打擊樂:洪于雯
燈光設計:藍靖婷
舞台設計:趙鈺涵
服裝設計:楊碩耘
協力:楊雅鈞、陳欣瑜、大滿舞團


後三張

陳兆豊 《潛規則》

「在我有認知的記憶中,有著許多不成文的規定,你我都不會去觸碰,在無設限的過程中,卻不知不覺的限制著我們,當觸碰時,你將會成為那個如同穿了奇裝異服的怪胎,眼光與心裡默默的輿論著他,在所有被社會默默合理化的事情發生後,成了不成文的「潛規則」。 」


CrisKá

【相遇舞蹈節】

為三十舞蹈劇場與華山1914創意園區合作之舞蹈策展

前三張
林依潔《蹦.舉.騰.思》

編舞者林依潔擅長運用隨手可得之物巧妙轉化為舞台道具、營造特殊的劇場氛圍。此次挑戰高空彈跳繩索企圖創造出不同的肢體語彙,創作小品約12分鐘,預計分成兩段雙人舞,其一是一人吊掛於彈跳繩,另一人操控與承載較輕的身體重量所創造出雙人肢體接觸的輕盈與對話關係;另一段是兩人皆吊掛於空中,藉由地面反彈跳躍旋轉及衝出舞台區塊盤旋於空中的肢體動作變化,表現極欲拋開束縛卻又無法得到真正自由的渴望。

林依潔《蹦.舉.騰.思》
編舞者:林依潔
音樂設計:余奐甫
創作顧問:吳碧容、張秀萍
舞者:蘇家賢、張琪武

後四張

王宇光 《無...

【相遇舞蹈節】

為三十舞蹈劇場與華山1914創意園區合作之舞蹈策展

前三張
林依潔《蹦.舉.騰.思》

編舞者林依潔擅長運用隨手可得之物巧妙轉化為舞台道具、營造特殊的劇場氛圍。此次挑戰高空彈跳繩索企圖創造出不同的肢體語彙,創作小品約12分鐘,預計分成兩段雙人舞,其一是一人吊掛於彈跳繩,另一人操控與承載較輕的身體重量所創造出雙人肢體接觸的輕盈與對話關係;另一段是兩人皆吊掛於空中,藉由地面反彈跳躍旋轉及衝出舞台區塊盤旋於空中的肢體動作變化,表現極欲拋開束縛卻又無法得到真正自由的渴望。

林依潔《蹦.舉.騰.思》
編舞者:林依潔
音樂設計:余奐甫
創作顧問:吳碧容、張秀萍
舞者:蘇家賢、張琪武

後四張

王宇光 《無臉蝸牛》

「從高處俯瞰著街道,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人們,渺小而緩慢的移動著,共同經歷著失落、迷路、信仰、跌倒、奔跑、奮戰。而我們就像蝸牛,背著殼,在時間刻劃的牆上爬著,身體所劃過的那些深啊淺啊的路徑都會被留下痕跡,一道道晶透的線條,留下的是肉身和時間戰鬥的證據。」

編舞者:王宇光
燈光設計:應可亭
舞台設計:趙卓琳、潘美妙
面具設計:許嘉軒
服裝顧問:林彥融
演出舞者:陳欣瑜



CrisKá

【相遇舞蹈節】

為三十舞蹈劇場與華山1914創意園區合作之舞蹈策展

羅文瑾、稻草人舞團《深 淵Abyss》

藉由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寫道:「人是聯結在動物與超人之間的一根繩索---懸在深淵上的繩索。」
這個懸於深淵的繩索意象在《深淵》舞作裡是由一條條白色橡皮筋串連而成,並從天垂降下來,藉其充滿勁力與伸張緊縮的彈性特徵,表現出人們抓著橡皮筋繩努力往上攀升但又想駐足流連在所處深淵的矛盾情緒與緊繃狀態,也藉其充滿彈力韌性的反彈作用力,呈現出人們努力生存在介於天堂與地獄的混沌世界裡,不斷被綁縛、限制、拉拖、牽扯、掉落、躍升於人的理性感性交錯的身體心理糾葛,以及體內含藏禽獸本能反應...

【相遇舞蹈節】

為三十舞蹈劇場與華山1914創意園區合作之舞蹈策展

羅文瑾、稻草人舞團《深 淵Abyss》

藉由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寫道:「人是聯結在動物與超人之間的一根繩索---懸在深淵上的繩索。」
這個懸於深淵的繩索意象在《深淵》舞作裡是由一條條白色橡皮筋串連而成,並從天垂降下來,藉其充滿勁力與伸張緊縮的彈性特徵,表現出人們抓著橡皮筋繩努力往上攀升但又想駐足流連在所處深淵的矛盾情緒與緊繃狀態,也藉其充滿彈力韌性的反彈作用力,呈現出人們努力生存在介於天堂與地獄的混沌世界裡,不斷被綁縛、限制、拉拖、牽扯、掉落、躍升於人的理性感性交錯的身體心理糾葛,以及體內含藏禽獸本能反應慾望的無限迴圈裡!

羅文瑾、稻草人舞團《深 淵Abyss》
編舞者:羅文瑾
音樂創作:米莎、孟濂、張育瑋、王麒愷
燈光設計:關雲翔
舞台裝置設計:孫佳暄
服裝設計:黃稚揚
舞者:羅文瑾、李佩珊、何佳禹、簡麟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