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被被

14814浏览    642参与
二十六颗瓜子球

审神者的单恋日记——山姥切国广(上)

极化前被被X神经大条女婶婶

OOC是我的,被被是大家的,文笔稀烂警告。

正文


   我站在审神者入职流程的最后一步已经很久了。

   “喂,你赶快选一个,然后拿着,外面送你去本丸的车都等你很久了。”

   作为一个选择困难的人,要在这几把刀中选择一个确实有些难为我了。

   “快点啊,就等你了。”

   “来了。”我随手抓了一个便坐上了去往我本丸的车。...


极化前被被X神经大条女婶婶

OOC是我的,被被是大家的,文笔稀烂警告。

正文


   我站在审神者入职流程的最后一步已经很久了。

   “喂,你赶快选一个,然后拿着,外面送你去本丸的车都等你很久了。”

   作为一个选择困难的人,要在这几把刀中选择一个确实有些难为我了。

   “快点啊,就等你了。”

   “来了。”我随手抓了一个便坐上了去往我本丸的车。

   


   到了本丸,我伸手对着我拿到的刀注入了灵力,很快他显现在了我眼前。

   “我是山姥切国广。……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对仿刀的身份感到在意吗?”

   我看着他有些出神,耳朵已经停止了工作,我完全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我的眼睛已经完全被他的脸吸引住了,我低头想要看清楚些,他却拉住了他头上的帽子往下扯了扯说:“别看了,既然这么在意,你当初为什么选择我。”

   我这才回过神,笑着说:“都怪时政给你拍的照片,完全看不清你嘛,我要是早知道你这么好看,我还纠结什么呀。”

   我本以为这句话能让他抬头看看我,但他却在我面前将帽子拉得更低说:“不要说,漂亮什么的。”

   我觉得他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说:“我该怎么称呼你呀?山姥切?还是国广?”

   他这才抬着头看了看我说:“国广好些。”

   我又趁着他正眼看我的机会赶快多看了他几眼,他注意到我的视线后很快又低了头拉住了他的帽子。



   今天是我第一天就任,本丸一切都还没有开始运转,晚餐也只是我用我三脚猫的功夫做了一些。

   在一个小桌子上,我与国广面对面地坐着,我有些歉意地对他说道:“对不起呀,我水平有限,你先凑合一下吧,等我们家族壮大了,说不定就有会做饭的刀剑了呢。”

   他对我的饭倒是没有过多的意见,反而对就餐的座位一直很抗拒,我看出了他的拘泥说道:“你不必这样紧张的,我虽说是名义上的审神者,你不必将我看作主人的,其实我更希望你们把我当作家人。”说完这句话后我脸变得有些红了起来,我向来不喜欢说这些话,总觉得有些假惺惺的,但坐在我对面的他看起来比我糟糕得多。

   他从进到屋子就一直低着头,在我说完这番话后才扭扭捏捏地坐到了我的对面。我问道:“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呀?这个本丸现在只有我们俩,可以和我讲讲你的故事嘛?”

   他听了后,渐渐地抬起了头说道:“你对仿品的故事有兴趣吗?”

   我笑着点了点头。

   他说:“算了,不要对仿制品有什么期待,但,我是仿制品,不是赝品。”

   我被他说得有些迷糊索性依着他的话乱点了几下头。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的刀剑逐渐多了起来,从烛台切光忠到了之后,我就彻底从厨房中解放了出来,但我感觉我变得越来越奇怪。

   这种感觉还是要从前些天我半夜在走廊里闲逛说起,创业初期难免会加班,时政的公文多得像我掉在地上的头发一样,我开始逐渐怀疑自己来到这里做审神者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就在这个时候,光忠送来了夜宵,咬了一口后,我觉得我来做审神者真是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决定。

   吃过夜宵后,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恢复了大半,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我可以工作到天亮,但过了十分钟,我的上眼皮便和我的下眼皮谈起了恋爱,难舍难分。我决定出去走一圈吹吹风,但走到走廊的时候我便开始心跳加速,再也没有了困意。



   本丸的结构实在有些吓人,一个长廊白天还好,在晚上看来就是鬼片里面的标准出鬼场景,再加上前期资金不足,走廊里的灯为了省电用了声控,我胆战心惊地往回走,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不敢回头。

   “主?”

   “啊!”

   我缓缓转过了身,看到了熟悉的国广,我像看到救命恩人一样抓住了他的手说道:“国广,你吓死我了,你有时间吗?送我回房间一下好不好?”

   他连忙甩开了我的手说:“可以送你回去。”

   我往他身后望了望,越看越觉得这个走廊实在恐怖,不禁又扯了扯他身上的被单说:“国广,我……我想拉着你走。”

   他没有说话,反而加快了脚步,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恐惧的心理又一次占据了我的大脑。

   我三步并成两步追上了他,抓住了他的手说:“你等等我嘛……我是真的害怕。”

   他听了后竟没有像刚刚一样甩开我,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拉开与我的距离,反而握住了我的手。这个举动使恐惧逐渐离我而去,但,我的心跳得比刚刚还快。

   回到了房间,我转过头要向他道谢,灯光给予了我勇气,我开始露出了笑对他说道:“我以后叫你被被好了。”

   他不自然地拉了拉自己的被子说:“随你,反正我就是仿制品,叫什么都好。”

   我逐渐开始不喜欢他这样贬低自己,对着他说:“刚刚可是你救了我。”

   他却没有过多注意我这句话是在称赞他,反而对我说:“如果是别人,会做得更好。”



   从那天开始,我便制定了让被被抬起头计划,但只是个蓝图,我也没有具体想过要如何让他正视自己。这个计划也随着时政的工作一直搁置了。但那天的心跳却像过敏一样,我一见到他便心跳加速。明明只是拉了个手而已嘛……而且还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

   但他似乎一切如旧,不喜欢做我的近侍,更喜欢去喂马、种田。

   “……哈哈哈。杂务正好。这样也不会有把我和山姥切比较的家伙了吧。”

   “浑身是泥的话,就没法和山姥切相比较了吧……”

   这样的话听多了,我的计划便开始了。

   


   我走到马厩旁,看着正在喂马的他,显然我的目光让他感到不舒服,在取粮草的时候,他还会同手同脚。待他结束工作的时候,我连忙跑上去拿出我准备已久的毛巾和水,谄媚地说道:“被被真棒!”

   他听了后红了脸,拉着自己的被子说道:“你……不要这样。”

   我故作疑惑地问他:“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被被很棒呀。”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匆忙地跑开了。

   我不知道我第一步走得如何,但无论如何我想让他自信起来。



   傍晚我将他叫到了天守阁说:“山姥切国广,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近侍了。”

   “……”

   屋子里没有一点声音,让我陷入了尴尬的地步。

   我有些急躁说道:“你怎么了?”

   他说:“没什么。”

   从那天起他便做了我的近侍。一半出于想改善他的自卑,另一半,是我的私心,我想和他拥有更多的共同时光。

   


   “喂……收到文书了哦。”就在我发呆的时候,他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对他笑了笑说:“谢谢你。”

   待他想要与我拉开距离之时,我突然扯住了他的被单,将被单拽了下来,我盯着他的脸看了很久,并将他拉到了我身边,他完全没有料到我的行为,一切顺了我的意。

   距离可以让我听到他急促的呼吸,也能让我看到他慌乱的眼神,我开始逐渐产生了悔意,我不该这么冲动,这么急功近利。

   我看到他手紧紧握住了衣角,身体也同样紧绷着,我连忙跑到旁边,抓起他的被单,将他盖到里面,同时,我也一同钻了进去,傍晚的阳光总是耀眼却不过分炎热的,阳光微微能够照进来,在一个半封闭的被单下,显得他脸部的线条比以往还要温柔,在这里仿佛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人,我能呼吸到他的味道,我们的气息是相通的,他似乎比刚刚放松了些,我开口说道:“这样,有好些吗?”

   他终于回过了神将我推了出去躲避着我的眼神说道:“这是干什么?”

   我看着他的背影,说道:“我喜欢你。”

   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又是让人烦躁的沉默。

   最终我皱着眉一字一句地说:“山姥切国广,我、喜、欢、你。”

   这样说完后,我本以为他会回过头看我一眼然后拒绝我,或者红着脸接受我,可事实却是他跑了。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准备,而且整个过程又都是我的冲动之举,但我总是期待着能得到些回应,哪怕他今天拒绝了我,我的心情也比现在好些。

   我开始趴在桌子上分析到底是为什么让他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我拿出了镜子想也许是因为我不够好看,又拿出了我的日记想也许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也许我该去问一问其他人了。


此系列其他刃:点这里(目前有部部、清光、鹤球、一期尼)

啾啾
临摹,被被,描线太粗了一点呜呜...

临摹,被被,描线太粗了一点呜呜!

临摹,被被,描线太粗了一点呜呜!

一脸无敌的数学劲敌
金发碧眼大帅哥被被! 极化后太...

金发碧眼大帅哥被被!

极化后太好看了🙊


金发碧眼大帅哥被被!

极化后太好看了🙊


若慕

之前肝秘宝之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么多玉,刀子们是怎么搬回本丸的啊!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hhhhhh结合舞台剧的话,可能就是日常迫害打刀的鹤丸,结果意外被反杀⊙▽⊙


论鹤丸你也有今天hhhhhhh

之前肝秘宝之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么多玉,刀子们是怎么搬回本丸的啊!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hhhhhh结合舞台剧的话,可能就是日常迫害打刀的鹤丸,结果意外被反杀⊙▽⊙


论鹤丸你也有今天hhhhhhh

若慕
我好垃圾啊呜呜呜,画完之后才发...

我好垃圾啊呜呜呜,画完之后才发现被被的被被变成了灰被被,明明是白被被才对…本来想画被被看向日葵的生长情况,然后莫名的画成了这个鬼样子,感觉被被在和我说:阿鲁几!我种出个人高的向日葵啦!这样的错觉…而且向日葵画的跟个菊花一样…来个人教教我吧π_π

不画眼睛是我太菜了…画出来就会变成失智少年…

我好垃圾啊呜呜呜,画完之后才发现被被的被被变成了灰被被,明明是白被被才对…本来想画被被看向日葵的生长情况,然后莫名的画成了这个鬼样子,感觉被被在和我说:阿鲁几!我种出个人高的向日葵啦!这样的错觉…而且向日葵画的跟个菊花一样…来个人教教我吧π_π

不画眼睛是我太菜了…画出来就会变成失智少年…

炼金术士
没什么lu点的被被抱枕 看到了...

没什么lu点的被被抱枕

看到了一期尼的抱枕十分心动并自己尝试画了一下被被的!(?)

没什么lu点的被被抱枕

看到了一期尼的抱枕十分心动并自己尝试画了一下被被的!(?)

kana
小吉だ。俺のせいにしておけばい...

小吉だ。俺のせいにしておけばいい。

这句真的鲨我。他怎么那么好。

小吉だ。俺のせいにしておけばいい。

这句真的鲨我。他怎么那么好。

kana
阿鲁姬,可以了,拉链不要再拉了...

阿鲁姬,可以了,拉链不要再拉了

(一秒毁气氛)

各位同事白节快乐呀(♡˙︶˙♡)


素材、参考如下:

P站 ID:69243

P站ID:3546659

twi:mg_m_mg

阿鲁姬,可以了,拉链不要再拉了

(一秒毁气氛)

各位同事白节快乐呀(♡˙︶˙♡)


素材、参考如下:

P站 ID:69243

P站ID:3546659

twi:mg_m_mg

大铅球
《吻》 是被我遗忘在角落里的被...

《吻》

是被我遗忘在角落里的被婶,当年画完她的故事候就没动力再肝了orz……其实这个构图的配文应该是

“我是大富婆,这是我的小白脸。”

《吻》

是被我遗忘在角落里的被婶,当年画完她的故事候就没动力再肝了orz……其实这个构图的配文应该是

“我是大富婆,这是我的小白脸。”

圆圆的小恐龍

刀x婶 被被 單恋的愛(1)

渣文笔(见谅啊啊啊

我流本丸+被被(已极化

不喜欢的出门左拐❌

ooc属于我

之后可能会写其他刀子精吧

有点长抱歉😥辛苦各位啦


-----------------正文開始------------------


他就象颗耀眼的太阳照在你心上,把你心中的黑雾一扫而去。


他的金发看起像麦田内的麦子般金黄温和,让人不禁好奇是手感是否一样柔和。

他湖水绿的眼睛,是那么的纯粹无瑕,真想就此溺死在里面,从此便时时刻刻都在他眼眸中.....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正像只咸鱼靠在走廊的柱旁,用包含深深的情意的眼神看着正在畑当番的山姥切。

路过的刀剑都见怪不怪了,所有刀剑都知道她心...

渣文笔(见谅啊啊啊

我流本丸+被被(已极化

不喜欢的出门左拐❌

ooc属于我

之后可能会写其他刀子精吧

有点长抱歉😥辛苦各位啦


-----------------正文開始------------------


他就象颗耀眼的太阳照在你心上,把你心中的黑雾一扫而去。


他的金发看起像麦田内的麦子般金黄温和,让人不禁好奇是手感是否一样柔和。

他湖水绿的眼睛,是那么的纯粹无瑕,真想就此溺死在里面,从此便时时刻刻都在他眼眸中.....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正像只咸鱼靠在走廊的柱旁,用包含深深的情意的眼神看着正在畑当番的山姥切。

路过的刀剑都见怪不怪了,所有刀剑都知道她心悦于那把山姥切国広 ,毕竟自家的主上示爱得那么明显。比如说把唯一的极御守给他,连初始刀的加州都没有,那次害得加州伤心很久,每天嘴里都念念有道说阿鲁机是负心汉,还有亲手做的情人节本命巧克力,给他最好的刀装和马....可以说是十分偏爱了吧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或者喜悦,只是用那张极化归来后总是带着自信微笑的脸,对她说了句

“多谢,身为你的刀,我很荣幸。”再无下文。


审神者很困扰,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明显点,才会令如同榆木脑袋一般的他开始查觉。所以啊,她在一天夜里邀他赏月,顺带说句,

“今夜的月色真美啊,对吧?山姥切。”

山姥切,这个称呼十分疏离,以前审神者不是没有试过叫得更亲近一点,但换来的只有

“仿品不需要爱称,请留给本歌或者其他名刀们吧,您还是叫我山姥切,让我记清楚自己的身份,我只是区区仿品而已」

极化后好似好点,但也没多好

"我是您的刀,如何叫请您随意”

至于为什么不好呢,因为叫他“被被”时,总感觉叫得不是他,而只是偽裝成「被被」的他,审神者觉得她家的被被好像没有脸红或害羞可爱的功能,好冷漠(哭


思緖回溯,最终回到眼前自己的心上人上,他一直不语。而审神者也不语,坐等他的回话。心中的小鹿怕得四处窜跑,一下又一下,终于---

“嗯是呀,很美。一如既往的美丽.......夜深了,主上小心着凉,我护你回房休息吧,明天还有许多公文批改。”

語罷,便送她回房,不容拒絕的語氣。


走回去时的每一步,对审神者都如同人鱼换为人腿时走在地上如同刀尖般的剧痛,割痛着她的心,直至他的离去,只有她独自在房中,內心尖叫著,全身的温度彷佛全消失了,身体冰冷得可怕,她不信。她认为他是听不懂,她自欺欺人地想着。她还想着明天去直接告白算了,如果被拒绝的话?爱情是盲目的,谁会相信失败?


次日早晨,和短刀们打闹过后,审神者正走去堀川派的部屋中,隐约听到门内的声音,虽然偷听是不好的,但仍是抱着好奇心,倚在门外旁听,隐隐约约传来的是堀川的声音。

「兄弟,你明白昨天晚上阿鲁机的心意吗?.....明白就回应

啊!真是!阿鲁机她...诶??你说什么?”

什麼?他說什麼了?心中又開始抽緊

“对不起,兄弟,我并不觉得我对主上,有兄弟你所说的那種“爱”。我是她的刀,所以我不想伤害她,她可以遇到比我更好的吧或者另一把山姥切⋯”

他用着一种最平淡的语气描述着最痛的话语,彷佛谈论着今天的天气一般

她没有听完,审神者不知道如何跑回天守阁中的,她靠着墙无力滑下,泪水汹涌而出。她哽咽着說

「明明..明明只想要你,卻叫我找其他更好,在我心中你就是最好的啊,再丶再也沒有更好,我也只要他一把...为什么呢...」


咦?好像听到,咔啦----的一声,啊啦啊啦是什么呢?原

来是那颗本来只准备留给他的一颗充满了爱和希望的心,

碎得再也不能拼起來。果然神明大人的心不是我等凡人能

得的,我等凡人也不应奢望,真是一厢情愿



没有了心,人的躯壳还剩什么呢?


------------------------------------------


有后续🌝🌝



希望这篇文大家喜欢,也是我第一次写,有任何不足请多

多包容❤️













若慕
打秘宝之里,被玉淹没的被被 关...

打秘宝之里,被玉淹没的被被

关于秘宝之里,只能是我家被被当队长,不然不是家门口劝退,就是连200个玉都没有全队战线崩溃…一旦被被当了队长,300个玉保底还是有的,只要我不非的同张底牌连抽3次,一切好说

然后摸了下被玉淹没的被被

打秘宝之里,被玉淹没的被被

关于秘宝之里,只能是我家被被当队长,不然不是家门口劝退,就是连200个玉都没有全队战线崩溃…一旦被被当了队长,300个玉保底还是有的,只要我不非的同张底牌连抽3次,一切好说

然后摸了下被玉淹没的被被

是半岛呀

7被被是个隐藏主控!

天气渐暖,春色渐浓,本丸也慢慢走上正轨。

  

  审神者在性格各异的刀剑越来越多是情况下,适应了自己走到哪里都有刃在的生活,众刃也很守规矩地与审神者保持了一段距离。

  

  比如下午的饮茶时间,一众刀子精程扇形围绕婶婶而坐,让审神者感觉自己仿佛是个疫情患者。

  

  不,还是有一振刀坐得更近一点的。

  

  说的就是你,绿切黑。

  别以为年纪大了就可以装痴呆。

  

  总之,大家基本上都还是很上道的。

  当然,如果有新人不懂规矩,大家也不介意让他感受一下生活的磨难。

  

  比如——

  

  “哇哦!是人/妻耶,好棒!”

  

  “喂,等...

天气渐暖,春色渐浓,本丸也慢慢走上正轨。

  

  审神者在性格各异的刀剑越来越多是情况下,适应了自己走到哪里都有刃在的生活,众刃也很守规矩地与审神者保持了一段距离。

  

  比如下午的饮茶时间,一众刀子精程扇形围绕婶婶而坐,让审神者感觉自己仿佛是个疫情患者。

  

  不,还是有一振刀坐得更近一点的。

  

  说的就是你,绿切黑。

  别以为年纪大了就可以装痴呆。

  

  总之,大家基本上都还是很上道的。

  当然,如果有新人不懂规矩,大家也不介意让他感受一下生活的磨难。

  

  比如——

  

  “哇哦!是人/妻耶,好棒!”

  

  “喂,等等啊!”

  

  有情况!

  侦查高的短胁们最先反应过来,用不善的目光扫视来人。

  

  有刃,向着审神者,跑过来了!

  

  等等!兄弟你冷静一下。粟田口惊慌。

  

  来不及了。

  

  药哥说过:必要时候,舍小家,为大家!

  上了!

  

  乱首当其冲地爬起来,向着来人的方向冲了过去,在座其余的粟田口们也纷纷响应行动。

  

  “哇,大家好啊,我来——”

  他没有机会再往前一步了。

  

  乱!扣喉杀!

  

  新刀就这样被他第一次见面的兄弟用手肘扣住脖子,仰面倒了下去。

  

  倒下去就没有然后了,被粟田口淹没了。

  

  “丫丫,真是抱歉呢,我们家的孩子们初次见面有点激动。”小狐狸的声音难得有点尴尬,真是好一个兄弟情深。

  鸣狐作为粟田口家的长辈留在审神者身边善后,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婶婶还不清楚吗。

  

  那是包丁啊。

  虽然婶婶我尚且待嫁闺中,但是……

  

  我还是逃吧,这里已经容不下我了。QAQ

  

  后面慢悠悠跟上来的来派大家长,打了个哈欠,就地而卧。

  “那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们了。”

  

  “嗨!麻烦您了。”

  压在最上面的秋田小天使应声回应。

  

  “哎,明石,你看到了吧!我刚来的时候他们就是这样对我的!”爱染企图向监护人告状。

  凭他冒冒失失的性格,遭受的众刃打击绝不只一次。

  

  明石眼睛都没睁,循声抬手揉了揉自家小短刀的脑袋,叹了口气。

  “你也看到了,我追不上的啊。”

  

  唉,又没锻到萤。

  如果是他的话,就没有这种问题了。

  

  失去了喝茶乐趣的婶婶不情不愿地向天守阁走去。

  她真的不想做个社畜,但这个时间点本丸哪里都有可能有刃冒出来。

  

  比如——

  

  等等,你都不看路的吗?!

  

  审神者震惊到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刃慌不择路地向她袭来。

  

  审神者!贴壁术!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脚踩住了来刃的本体。

  

  哐!

  来刃以五体投地之势倒在了审神者面前。

  

  歌仙稳稳地踩住被被的被被,优雅地向靠墙站的审神者行了个礼。

  “让姬君看见如此不风雅的事情,真是吾辈之耻。”

  

  嘴上这么说着,他却蹲下身去,做了更加不风雅的事情。

  “请相信吾辈是出于对同伴的关爱才出此行。”

  

  男刃的嘴,骗人的鬼!

  

  残忍!太残忍了!

  婶婶感同身受地看着被被失去了他的被被,气都不敢喘一下。

  

  然而,没用。

  

  “姬君,你的也要洗了哦。”

  歌仙向婶婶伸出恶魔之手。

  

  呜,一首冷雨夜送给自己。QAQ

  

  审神者摸出腰间的折扇,啪得一声展开,挡在自己脸前,再将面纱取下交给歌仙。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婶婶看着团成一团蹲在她脚边的被被,在歌仙洗好他的被单之前,他怕是连晚饭都不敢去吃了。

  

  “山姥切国广。”

  

  呜……

  

  唉。

  

  婶婶快速用折扇敲了一下他的金毛脑袋,又挡回脸前。

  

  这回总算应人了,婶婶看着他湿漉漉的碧眼有点遭不住。

  

  “跟我来。”

  

  婶婶说完转身就走,直到快走到转弯时才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婶婶将被被领到了她居住区的前厅,这里是刀男们能走到的离她卧室最近的地方。

  

  “在这等着。”

  

  没有回答。

  

  啪。

  纸门在山姥切面前合上,日暮映在他脸上。他慢慢地在门前蹲了下去,将脸埋在照不到光的膝间。

  

  仿品就可以那么轻慢的对待吗?

  

  纸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山姥切不想抬头。

  直到,头上传来轻柔的触感。

  

  这是……

  

  “感觉好点了吗?”

  这已经是婶婶能找到的最大号的素色纱巾,都能当披肩了。

  

  轻薄的纱料不比被单,还是会有朦胧的光线穿透,让山姥切本来就出色的脸更添几分神秘之美。

  而且纱巾上还萦绕着丝丝甜香。

  

  嘭!

  婶婶收获了一只脸红冒烟的被被。

  

  =w=

  “送给你了。”

  

  ——————

  

  晚餐集结的时候,被被成为了刃群中最亮眼的那颗星。

  

  审神者就餐完毕离席之后,更是被众刃一脸狞笑地包围了起来。

  “山姥切君,你能解释一下今天的新被单吗!”

  

  看什么看!这是我的!看也不给你们!

  被被捂住纱巾不撒手。

  

  最终,被被在他一心向佛/兼桑的兄弟帮助下,护住纱巾安全撤离。

若慕
“阿鲁几,为什么🔥越来越多了...

“阿鲁几,为什么🔥越来越多了?还一老往我这边黏…?”

纪念下只要被被是队长,就必有怪火牌,并且不定时再来张怪火牌,虽然来了也没用,直接被 第三次底牌打回去就是了…的密宝之里

第一次试水彩,感觉好失败哦…感觉完全把握不了…伤心💔

“阿鲁几,为什么🔥越来越多了?还一老往我这边黏…?”

纪念下只要被被是队长,就必有怪火牌,并且不定时再来张怪火牌,虽然来了也没用,直接被 第三次底牌打回去就是了…的密宝之里

第一次试水彩,感觉好失败哦…感觉完全把握不了…伤心💔

炼金术士
第二张被被!轻微战损!被被出门...

第二张被被!轻微战损!被被出门极化了呜呜呜 他不在的第一天 想他

第二张被被!轻微战损!被被出门极化了呜呜呜 他不在的第一天 想他

陆熙凉
亲爱的被被: 展信佳❤ 看到这...

亲爱的被被:

展信佳❤

看到这封信有没有被突然吓到呢,哈哈~

一直以来都在想送你去极化的时候我该给你说些什么,想了好久好久,但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因为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要和你说(不许嫌弃我,嘛,虽然我觉得你不会嫌弃我哒)

被被,你是我第一眼就喜欢上的刀,不是你的图片,是关于刀剑乱舞的小说里的你,虽然对你的描写不多,但是我还是被你吸引啦,即使你一直说你是一个仿品,即使你在里面特别害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但我还是对你产生了好感。然后我从网上搜了你的图片看到了你完整的样貌,在B站搜了视频,看到了花丸里害羞善良的你,活击里强大正直的你,这之后我就更喜欢你啦。于是我下载了刀剑,...

亲爱的被被:

展信佳❤

看到这封信有没有被突然吓到呢,哈哈~

一直以来都在想送你去极化的时候我该给你说些什么,想了好久好久,但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因为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要和你说(不许嫌弃我,嘛,虽然我觉得你不会嫌弃我哒)

被被,你是我第一眼就喜欢上的刀,不是你的图片,是关于刀剑乱舞的小说里的你,虽然对你的描写不多,但是我还是被你吸引啦,即使你一直说你是一个仿品,即使你在里面特别害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但我还是对你产生了好感。然后我从网上搜了你的图片看到了你完整的样貌,在B站搜了视频,看到了花丸里害羞善良的你,活击里强大正直的你,这之后我就更喜欢你啦。于是我下载了刀剑,为了和你相遇。你是我玩刀剑的初衷啊。

因为喜欢你,所以初始刀是你,近侍是你,第一部队队长是你,最先满级的是你。虽然一直说极化的话先送短刀比较好,但是我还是想要第一个送你去,因为你是不一样的,而我也想要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更加强大的你。

最开始想送你去极化的时候,我很犹豫,到底要不要送你去,我怕你以为我在嫌你不好,对你厌倦了,所以才这么迫不及待的将你送走。就像那次,我用手机开着刀剑的页面去做了别的事,结果过了几分钟,你突然说了一句“反正你们很快就会对仿品失去兴趣的”,可能有些误差?但是大概是这样的吧?我有点伤心,毕竟我觉得我永远都不会对你失去兴趣的。但是,我想,好吧,这就是你啊,在意自己仿品身份的你,觉得自己不会被人喜欢的你,喜欢胡思乱想的你,就是这些才成了在我面前的被被。所以我才会这么纠结,你会不会伤心,说着“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然后觉得我要抛弃你了。

可能你要说我怎么想的这么多了,哈哈,毕竟我也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啊。所以在你说“……听我说,我有事拜托你”的时候,我很开心,也恍然大悟,原来我对你的认识是有错误的。虽然你很害羞,还有点自卑,但是本质还是由一个在战场上斩杀过敌人,经历了时代变迁的刀剑演化而来的人呐,即使现在有了人的躯体,但是渴望强大是刀剑的本能。所以如果变得更强大,你也会开心的吧。

这也是我的想法呐,送你去修行是因为我希望能看到一个更加强大的你,希望你能找到能够让你认同的你自己,不会再说着什么“仿品”之类的话。毕竟你是国广的第一杰作不是吗?

并且,你也是我一直喜欢的人啊。我会一直喜欢你,一直陪伴你,直到我与你链接的渠道断裂,直到我们无法相见。

哇,一不小心说了这么多,不知道被被你有没有看烦,嘿嘿(^▽^)无论如何希望你修行顺利,我会等你回来的。

武运昌隆

今天也要好好做一个懒癌阿

描图

被被超可爱!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描图

被被超可爱!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炼金术士
摸了一张被被!刚入坑的婶婶对被...

摸了一张被被!刚入坑的婶婶对被被一见钟情111

摸了一张被被!刚入坑的婶婶对被被一见钟情11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