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裕花

1218浏览    3参与
rain77

画一点可爱dk ꈍ◡ꈍ,等下研究一下哭哭的阿蓬

下一部4s联动,我想看的:

蓬芽和裕花会面合体战斗(✔)

再次哭哭的阿蓬和二次女装的裕太(✔)

jk们的泳装(✔)

雨宫哲:你做梦,我会造新老婆给你换换口味.jpg

画一点可爱dk ꈍ◡ꈍ,等下研究一下哭哭的阿蓬

下一部4s联动,我想看的:

蓬芽和裕花会面合体战斗(✔)

再次哭哭的阿蓬和二次女装的裕太(✔)

jk们的泳装(✔)

雨宫哲:你做梦,我会造新老婆给你换换口味.jpg

井上清.InoueKiyoshi

SSSS.Gridman Fan-Act 002

#3.N 心·意

Part1

我的名字是响裕太。是居住在杜鹃台的高一男生。是那种随处可见的类型的男生。是一名普普通通,存在感极低的男生。

某一天,我遇见了自称超级特工(Hyper Agent)的奇妙生命体·网路侠(Gridman)。

那是在我的同学·宝多六花家中古旧的电脑拙机(Junk)中突然出现的谜之生命体。他告诉我“我有着使命要完成”,不由分说的与我一同「Access Flash」,打倒了破坏城市的怪兽。而事到如今,已经打倒三次怪兽的我依然不清楚我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尽管我也认为,完成我的使命是我该做的事情、非是我不可的事情,可这个...

#3.N 心·意

Part1

我的名字是响裕太。是居住在杜鹃台的高一男生。是那种随处可见的类型的男生。是一名普普通通,存在感极低的男生。

某一天,我遇见了自称超级特工(Hyper Agent)的奇妙生命体·网路侠(Gridman)。

那是在我的同学·宝多六花家中古旧的电脑拙机(Junk)中突然出现的谜之生命体。他告诉我“我有着使命要完成”,不由分说的与我一同「Access Flash」,打倒了破坏城市的怪兽。而事到如今,已经打倒三次怪兽的我依然不清楚我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尽管我也认为,完成我的使命是我该做的事情、非是我不可的事情,可这个问题仍然在我心头挥之不去。

我多次思考过战斗的意义是什么,如果我没能保护好逝去的生命,又会给这个世界造成怎样的后果。但是武士桑和网路侠都用言语和行动告诉我,如果因为迷茫而不去战斗,因此消逝的生命只会更多。于是我决定了,即便我想不起“使命”是什么,我也会一如既往的战斗下去。

然而,即使在战斗方面没有了迷茫,也不代表着我就没有了别的烦恼。毕竟,我感觉比起「网路侠」这一个身份来说,「高中男生」还是更加符合我一点。而高中男生困扰的事情,自然而然地,……

只能和女生有关系了吧。

 

Part2

宝多六花。

这是和我同班的女同学的名字。她留着过肩的长发,总是穿着白色的针织外套和白色衬衫的搭配,系上红色花朵般的领结,配上看起来尺寸就很危险的短裙,脚上踩着一双作工很精良的皮鞋。脸上时常挂着一丝慵懒的表情,右手上戴着运动时绑马尾的发圈,眼睛时而无神时而又充满着灵性,让人着迷。在我的印象中,她算是话比较少的那种类型,对我的态度也稍偏冷淡,但她骨子里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毕竟,照顾好失忆的我的人,就是这位六花同学。

说起来,这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为什么我会在六花的家门口晕倒呢?为什么六花不是打电话叫救护车来把我接走,而是将我扶到家里的沙发上休息呢?虽然我失去了我的记忆,但根据她本人的说法,我和她充其量也就是“没说过几句话”的同班同学,如果古立特不出现在她家的电脑里,我们两个人就根本没有什么交集,就像是普通的同学那样。那么,她至于对普通的同班同学做到这种程度上吗?

这么说起来,那天六花她好像对我这么说过:

“那今天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吗?”

“如果你假装失忆,那你就太过分了。”

那天我在六花家的门口昏倒之前,我和她发生过什么了吗?是不是我做了一些很出格的事情?还是说,我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或者说算不上不好的事情,但是却很重要,我忘记了那些事情,惹得她生气了?那会是什么样的事情呢?

我并不知道失忆前的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所以我也曾经问过我失忆前的同学内海将,他给我的回答也只是“你不是一个坏人”,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根本没办法推断出我失忆之前究竟对六花做了些什么。果然,最直接的方面就是去问她本人了吧……

“喂,裕太。”就在我因为想着六花的事情而陷入沉思的时候,一个陌生但又很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上方。“你干嘛一直往六花的方向看啊。”

说着这番话的人是我的另一位同班同学·内海将。他戴着透明眼镜架的黑框眼镜,内着一件绿黑条纹的短袖配上白色短袖衬衣,下身的搭配是一成不变的黑色长裤加上绿色贝壳头的打扮。还有他那不知为何染着绿色的头发,总是让我感觉异常地奇怪,他是有多喜欢绿色呀?虽然染着红色头发的我没什么资格说他就是了。

我一时之间没想到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只好以支支吾吾的方式搪塞过去:“呃,不,那个,我……没怎么啊,只是随便看看。”

“你的撒谎水平也太次了吧,裕太。”内海双手抱肩,用叠在上面的那只手指了指我,“你看她已经有大概两三分钟了吧。怎么,就这么喜欢她,喜欢到了想和她交往的程度了吗?”

内海这一番话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对我造成的效果倒是一记猛击。不知为何我好像被说中了什么心生一样,开始慌张了起来,摆摆我的双手做出“不是”的动作,回答道:“不,不不是那样啊,我我只是,嗯,不知道下课了该做什么,就、就随便看一看而已。”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原来我一慌张起来讲话是会这么结巴的,会变得和武士先生一样。说到底,那天在甜品店「Mis Do」里就不应该把我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现在不止内海,六花身旁的那两位朋友每次看到我,都会朝我露出坏笑。真希望她们没有将我那一时的失言告诉六花啊……

内海的脸上也露出了那两位女生般的坏笑:“诶~是这样吗?不知道那位因为六花同学没来上课而在担心她,却因为要不要打电话而纠结的红发少年是谁呢~”

“内海!”虽然很害羞,但是他讲的确实是实话。我的脸在旁边的人看来,肯定是通红无比的吧。就在我想和他多说几句来“证明”自己的清白的时候,六花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让我吃了一惊。

“响君,有必要露出那么惊讶的表情吗?”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六花就在我之前先开口了。然而令我吃惊的不仅是她的举动,她的发言也是让我消化不了。

我带着些许疑惑的口吻朝着六花问道:“六花你……有什么事情吗?”

“有什么事情……吗?”她重复了我的话一遍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露出了像往常一样的脱离表情,“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吧,响君。是奈美子和莲和我说你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所以我才来找你的。是什么事情啊?”

“h……!噗唔!”

听到六花发言的内海一时之间没忍住自己的笑声,发出了奇怪的声音,随后很快又捂住自己的嘴巴,但他的身体抽动程度之夸张,让我好奇他究竟是因为什么才笑成了这个样子。

啊。

我明白了。

………………

    是这么一回事啊。

“怎么了,响君,你的脸变得好红啊。”

六花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色,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变化。为了不让她继续看到我的脸,我只好低下头,发出不成句的声音:“啊,那个……想说的话是……嗯……”

内海干咳了一声,代替我向六花解释道:“其实,裕太想说的话是他今天想去六花同学的家登门拜访一下。”

这真是一个好借口啊,内海。我赶忙抬起头来,顺着内海的话接下去:“是啊是啊,你看之前,发生过各种各样的事情,你救过在你家门口倒下的我,还有借用你家电脑的,以及其他一些事情……嗯,所以我想登门拜访府上,好好的感谢你一次。”

“就是这个原因吗?”六花用带着发圈的那只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其实你也不用太挂念了,我只是觉得这些是我分内的事情而已。有人倒在我家门口,我不能视而不见,而借给你电脑也只是因为网路侠的原因。”

“哎呀,别这么说嘛,六花同学。”内海脸上还是挂着那副坏笑,“你就当裕太要和网路侠以及那几个新世纪初中生交流一下感情就好啦~”

“唉……”六花再次叹了口气,“随便你们吧。不过,这次来一定要买些什么东西喔。就连武士先生他们都点了些东西,你们两个什么都不表示一下可说不过去啊。”

“不,今天我就不去啦。”内海脸上的坏笑终于消失了,但取而代之的是小计谋得逞的表情,“毕竟奥特系列有再版的S.H.F.发售,今天我要去秋叶原逛一圈。裕太,和新世纪初中生们「增进感情」的任务就交给你咯。”

内海的话语明显地加重了“增进感情”这句话。虽然可能在六花听来真的就是和武士先生他们交流感情,可在我听来这其中明显有其他的意思。六花像是接受了内海的说辞,转过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怎么样都好,随便你们吧。”

看着六花的背影,内海朝着我悄悄地竖起了大拇指。

“怎么样,裕太,我给你的助攻还可以吧?”

我似乎可以听到他在对我这么说。

六花座位旁她那两位朋友朝着我看了过来,也露出了“计划成功”的笑容。

啊,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啊。这样子大家对我的误会岂不是越来越深了吗。

还是说,这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误会呢?我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将视线从内海的身上移到了六花的背影上。

……失忆前的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在意呢。

                                                               

Part 3

一转眼就到了放学的时间。

在与内海分别后,我和六花并肩走在了一起。「六花军团」(内海是这么称呼的)的另外两人“识趣”地先走了一步,留下六花一人和我一起回家。说是回家,倒不如说是陪着六花一起回家更贴切一点,因为我的家离六花的家还是有段距离的。

现在虽然是夏末,暑假结束刚开学的时间,但夏天的感觉仍然还没有消散。学校旁生长的大树和草地绿意盎然,形形色色的花朵开在草地上,为单调的绿色增添了上了鲜艳的颜色。不远处的桥下流过一滩溪水,清澈透明,如果走到那片河流处,弯下腰,说不定能够清楚地照出我和六花的脸。蝉鸣的声音环绕在耳旁,炎热的风从我的身旁吹过,将我的脸吹得有些不适。走在我右侧的六花在刚出学校时,就插上她蓝色的耳机,双手插兜,完全是一副不在意周围发生事物的姿态,将外界的噪音和美好都隔绝在了身外。

看着这样的她,我觉得应该和她说些什么。我双手拉了拉书包的背带,下定了决心,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摘下左侧的耳机,歪着脖子仰视着我,用一丝好奇的语气问道:“响君,怎么了?”

“啊,不,那个……”直到她问我,我才发现我脑子里只有着「想和她说些什么」的想法,而完全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所以我只能发出这种断断续续的声音。“没什么事情……。”

六花将另外一侧的耳机也摘下,停下了她的脚步,转过头来,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情。

“响君,你今天好奇怪啊,话总是讲不清楚,又总是讲些意义不明的话。你是不是又失忆了啊?还是说,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她一边这样说着,一边靠近着我,将手贴上了我的额头。女孩子特有的体香和沐浴露、洗发露的味道杂糅在一起,就像是飘散在空中的百合花的香气,不禁让我浮想联翩。贴上我的额头的那只手更是我们二人直接的肌肤接触,所以我赶忙将她的手拿开,急忙地解释道:“啊,我不是身体不舒服什么的,我只是今天,不知道出了些什么问题。”

“诶,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她瞪大眼睛,嘴巴半张,发出让人难以理解的声音。“要不要我再陪你去医院一趟啊?”

“不,真的不用了!不用劳烦你做这种事情了!”我连忙摆摆手拒绝她。我可能真的出了些问题也不一定,可是这种问题去医院是解决不了的,更何况六花要是在身边陪着我,说不定这问题还会持续恶化。

令人没想到的是,我这番拒绝的说辞说出口后,六花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好看了起来。她露出了像是赌气愠怒的神色,不仅没有回答我,还转过身去带上了耳机,像是无视我那样自顾自的走了起来。我是为了不让她担心才这么回答的,为什么她反而……好像生气了?我跟上她的步伐,她却只是瞥了我一眼,脚步愈发俞快。

“那个,六花,我……”

“可以暂时不要和我说话吗?响君。”

我才刚开口,就被她冷淡的话语拒绝了。这状况,真的是非常生气了啊。我又不小心做了什么多余的事情了吗?可是我只是不想让六花过多的担心我的状况,并没有任何想要拒绝她的关心的意思,倒不如说如果她关心我……我会很开心。

总之,这可能是她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如果就这样放着她生着闷气而不去向她解释的话,说不定误会还会加深。想到这里,我便鼓起勇气,任由双脚跑动。周围的放学的其他学生模样的人看到我的这举动,不由得向我投来好奇的目光。不过,我现在无暇顾及这些陌生人异样的目光,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和六花解释清楚我的真正意思。

我和她之间的距离不算太远,但还是费了我不少力气。我走到了她的面前,但六花像是没注意到我的出现那样,只是默默低着头听着音乐向前走。如同平行线不会相交这个道理一样,站在她面前的人一定会被撞到——果不其然,不看路的她径直地撞到了我的胸口。她带着点生气的口吻抬头朝我嗔到:“为什么挡在别人的路中间啊……响君?”

我直直地盯着她那蓝色的双眼,想要传达我的想法。“那个,六花同学,我想和你解释清楚,就是……”

“我不是说过了暂时不要和我说话了吗。”她侧过脸去,躲闪着我的视线。

“不是的,请听我说!”

为了让她好好地看着我,我伸出双手放到她的肩上。她再一次低下了自己的头,不和我对上眼。只不过这一次,她发出了细细的低语:

“响君,可以把你的手……稍微放开些吗?我有点不太适应被人这样对待。”

啊。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这么做在旁人看起来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这完全就是死缠烂打的男生追着女生要表白的场景。即便我不在乎别人是怎样看待我,我也要顾及六花的感受。我一边将搭在她手上的双手放下,一边解释道:“抱歉。我,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内心的真实想法。”

“欸?”我的这一句话似乎又对她造成了什么影响,她的脸颊上竟然夹着两片绯红。就我失忆以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副模样的她。感到尴尬和害羞的我也低下头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我的耳根一定红透了。

沉默的气氛在我们两人之间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我们两人共同打破了。

“响君,你……”

“六花,我……”

“你先说吧,响君。”

六花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伫立在原地,等待着我的话语说出口。她的眼神不再逃避,而是和我的眼神合而为一。我点点头,将我的思绪传达给她——

“对不起!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今天出了什么问题,但就是话也说不清楚,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可其实看到你那样关心我,我并没有感到不快,或者说,你能关心我我很开心!我之所以拒绝你只是因为、我有些不习惯别人这样碰我,绝不是因为讨厌你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

我本以为说出这番话以后,她就会露出以往常见的慵懒的表情,然后说着“什么呀,我没有在意”这种类型的话,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我,就像是喝到自己不想喝的碳酸饮料的表情。

“响君……难不成你想和我说的话就这些吗?”

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了。原来她是以为我想说些别的什么事情啊。“是啊,我想说的就这些,请你不要误会,我真的对你没有什么恶意……”

“如果只是这种事情的话,”六花一边插上耳机,一边恢复成原本说话的语调,“那我早就知道了。”

「如果只是这种事情的话」……这是什么意思?说到底,她原本想象中,我是想和她说些什么呢?为什么她的反应会变成这样呢?

“喂,响君。我要先走了喔。”六花摘下刚戴上的耳机,转过头来瞟了我一眼,和我说到。

“啊,等等我啊,六花。”

我小跑着,跟上了她的脚步。她又再次陷入和之前一样,戴着耳机,不管周围发生的一切,只顾着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过,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她的脸上还是带着若隐若现的红晕。是我看错了,还是说,她的心境发生了什么改变呢?

如果她的心境发生了改变……又是因为什么呢?

忽然,六花停下了她的脚步。我被她这一突然的举动吓到了,也赶忙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她将整个身子转过来,朝我露出了一如既往的不耐烦的神色。

“我真的要走了喔,响君!”

我拉紧了书包的背带,将这份小小的疑惑暂时存于心中,朝她露出苦笑,小跑着赶到她的身旁。

要怎么样……才能好好地把我的心意传达给她呢?

又要怎么样……才能握住她的手,好好地站在她的身旁呢。

我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不再去想着和六花有关的事情。

左手带着的接合器紧贴着我的肌肤,那传来的触感让我的心又更加沉重了些。

(#3.N 完)

ユウノ
❖ 裕六/裕花 『感觉很有趣的...

❖ 裕六/裕花

『感觉很有趣的样子
             一起跳舞吧!』

『诶?!』

————————————

cp自发热产物,试图摸脑补画面失败
裕花第八集的打扮果然还是很戳我ww

摸完希望嗑cp症状可以有所緩解
(才怪 ​​​

❖ 裕六/裕花

『感觉很有趣的样子
             一起跳舞吧!』

『诶?!』

————————————

cp自发热产物,试图摸脑补画面失败
裕花第八集的打扮果然还是很戳我ww

摸完希望嗑cp症状可以有所緩解
(才怪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