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裘振

25064浏览    1590参与
烟络枫林

就填完了光裘和孟凌,剩下的不想填了……


有想要填双白,执煜,奕元,埥枭,骁艮,乾坤,黎煦的自取。

就填完了光裘和孟凌,剩下的不想填了……


有想要填双白,执煜,奕元,埥枭,骁艮,乾坤,黎煦的自取。

墓门有梅

咱是懂刺客的

艹累死我了  接着 @少帅夫人 的画

创人吗 下次还敢

第二季以后再画

裘将军对不住 你那衣服的色儿太像萧然了

话说艮墨池在开阳的衣服和萧然也挺像   曾经一度怀疑你是瑶光卧底

咱是懂刺客的

艹累死我了  接着 @少帅夫人 的画

创人吗 下次还敢

第二季以后再画

裘将军对不住 你那衣服的色儿太像萧然了

话说艮墨池在开阳的衣服和萧然也挺像   曾经一度怀疑你是瑶光卧底

烟络枫林
彩蛋是陵兔兔和裘兔兔的玩偶

彩蛋是陵兔兔和裘兔兔的玩偶

彩蛋是陵兔兔和裘兔兔的玩偶

烟络枫林

一些碎碎念

裘振是具有很多面的,最重要的两面便是天璇裘家的裘振(神性)、陵光/裘家的裘振(人性)这两面。

作为天璇裘家的裘振,他忠君爱国,成熟稳重,谨遵王命。但作为陵光的裘振,他却是与之相反的形象,陵光的裘振是有脾气的,是一个活人,而不是保卫天璇的一段程序。尤其是在他作为被灭族的裘家的裘振和陵光的裘振重合的时候,他可以随意的忽视陵光,随便的使性子,这个时候他对陵光是没有什么好脸看的。

天璇裘家的裘振,是该为天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他没有也不需要情绪;但是裘家的裘振,内心是恨的,与其说是他恨陵光,不如说他更恨自己,他恨自己能独活,恨自己无能为力,恨自己……对陵光还有感情,更恨这是他永远没有办法报的仇,因......

裘振是具有很多面的,最重要的两面便是天璇裘家的裘振(神性)、陵光/裘家的裘振(人性)这两面。

作为天璇裘家的裘振,他忠君爱国,成熟稳重,谨遵王命。但作为陵光的裘振,他却是与之相反的形象,陵光的裘振是有脾气的,是一个活人,而不是保卫天璇的一段程序。尤其是在他作为被灭族的裘家的裘振和陵光的裘振重合的时候,他可以随意的忽视陵光,随便的使性子,这个时候他对陵光是没有什么好脸看的。

天璇裘家的裘振,是该为天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他没有也不需要情绪;但是裘家的裘振,内心是恨的,与其说是他恨陵光,不如说他更恨自己,他恨自己能独活,恨自己无能为力,恨自己……对陵光还有感情,更恨这是他永远没有办法报的仇,因为他没有报仇对象。

是陵光杀死了裘家吗?不是,是民心杀死了裘家,是百姓杀死了裘家吗?不,是无知杀死了裘家,是无知杀死了裘家吗?不,是陵光的野心杀死了裘家,可是野心能有什么错呢?乱世之中不就是侵吞蚕食嘛,如果肯定了是陵光的野心杀了裘家,那他一生的努力便全错了。所以是命运杀了裘家,所以无论他做什么,都只能是无能为力,或者验证自己是错的。天璇裘家本就是肱骨之臣,本就诞生于君王野心,本就应护卫举国百姓,当他是天璇裘家裘振的时候,和他作为裘家裘振的时候,本就是悖逆的,让他不断在两个身份间挣扎。

而陵光的存在,便成了两个身份倾轧的突破口。

陵光吩咐正事的时候,裘振是顺从的,理所当然的去完成各种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陵光谈私事的时候,裘振就会充满抗拒,各种不配合。雨巷送别,他忽略了陵光的存在一直往前,直到被陵光叫住,但最终也没有回答陵光的问题,而是继续前行;花园下棋,不光拒绝了陵光的提议,甚至不顾内侍在场,直接怼了回去。裘振在陵光面前无疑是任性的,很多人把裘振的任性归结于裘家灭门,但是实际上并非完全如此。他有顺从的一面,便代表着他懂自己身上所背负的责任,作为天璇的裘家,生死便只属于天璇,天璇的裘家是不被允许恨的,便是不消多说,他父亲裘老将军也是不允许他恨的,裘家愿满门为君王顶罪便证明了这一点,天璇裘家的荣辱本就属于天璇。在他人生的前24年,天璇裘家和裘家是一体的,是无法分割的,但是就在这一年,这两样被彻底划分了,因为他成了唯一幸存者,他成为天璇裘家留存下来为天璇鞠躬尽瘁的工具,同时也成为裘家唯一幸存的人,这个时候天璇在他心中已经割裂了,一半是他誓死保护的对象,一半是他的仇恨,而陵光作为天璇王,成了他对天璇发泄的载体。

他听命于一个天璇,却在心里恨另一个,但他不能恨,所以他只能恨自己,而陵光出现在他面前,就会加剧恨和不能恨两方拉扯,所以他会回怼陵光。

但臣是不能怼王的,所以他怼的也只是陵光,而不是天璇王。他能怼陵光的底气不在于裘家的牺牲,而在于他和陵光的感情,是因为陵光纵容他,所以他才能怼陵光。就像陵光邀他下棋会被拒,陵光吩咐他刺杀啟昆他只会接受一样,陵光在他眼里本就不是一个陵光。这话说起来感觉很绕,总结一下就是,一个陵光是天璇王,所以面对天璇王他只能是天璇裘家的裘振,另一个陵光是陵光,所以他是陵光的裘振,也是裘家的裘振,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借由他和陵光的感情撒脾气。

很多人总认为是裘家的牺牲才是裘振脾气的来源,但是如果他和陵光没有感情,他会真正的没有脾气完全的顺从陵光的指令。同样,陵光对裘振的纵容也不只是因为裘家的牺牲,更多的是因为他是裘振,因为他是裘振,所以他可以对他的陵光发脾气。吴以畏老将军病重的时候陵光说什么,他说:“他也死了吗?孤王为什么要看他。”后来吴以畏老将军死的时候他去看了吗?我想可能并没有,就像裘家满门覆灭一样,陵光从未言对不起裘老将军,陵光从始至终说的便是孤王对不起裘振,他对不起裘振什么呢?裘振作为裘家唯一的幸存者,陵光对不起他什么呢?是伤心吗?不是,是因为他是裘振,所以陵光才会觉得对不起他。陵光对别人是没有感情的,是空洞麻木的,是居高临下的,那些他都不认为和自己平等的存在,怎么会有对不起呢?他对不起的只有裘振,不是因为他对得起别人,是因为他自认不需要对得起别人。所以他在别人面前称王,和裘振私下相处称我,就像裘振临死前一样,陵光会有意的变换称呼,他当王太久了,他已经习惯王这个身份了,但是无论多久,在裘振面前,他都只想做陵光,这才是裘振任性的底气,因为裘振是唯一一个对陵光来说不一样的人,他是半个自己。

但这同样是残忍的,陵光为天璇而活,所以陵光的半个自己也只能为天璇而活,天璇裘家为天璇而活,天璇裘家的裘振也只能为天璇而活,裘振从一开始就被各种身份绑在天璇这艘船上,便是亡了自己,这艘船都不能沉,他做到了,也失败了。他救活了天璇,也杀了天璇王的半个自己,所以陵光的称呼从本王变成孤王,陵光的野心变成了悲痛,陵光的希望变成了绝望。

陵光和裘振其实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先谈天璇,再言其他的。裘振明知道自己对于陵光的意义,但为堵悠悠之口,不得不自戕,此举不为陵光,而是为了天璇。陵光明知刺杀啟昆危险,但为了防患于未然也不得不派裘振去做,天璇优先于所有基本算两个人的共识,但陵光最后还是崩溃了,因为他亲眼看着裘振回来,亲自安排了所有去安抚民心,他做好了一切,最后等来的是不能接受的结局,因为虽然他们所求相同,但是早已离心。离心才是陵光崩溃的根本。

此处离心并非指感情存在与否,而是角度观点不同。陵光经历过一次民心不定,那时他失去了裘家,也失去了裘振,他一心找补,为重耀裘家,也为了天璇安定,他不得不让裘振经历危险,但是上一次的民心不定已经让他吸取了教训,所以他准备了比开国大典都更为隆重的祭天大典宣扬裘振的事迹,用三年赋税安抚民心,陵光一直在向前看,他眼见裘振回来,眼见他想要的一切都在向他招手。而与之相反的是,裘振在向后看,裘振死在四年多前,死在灭门里,他对于民心不定的唯一看法就是,像裘家人一样,用死堵住悠悠之口,他是裘家人,也只是裘家人,最终也终于成为裘家人。裘振死在了四年前,而陵光不知。或者说陵光已经收拾步伐继续向前,而裘振不知,他留在了原地。维系他们感情的从前是携手共进,之后便是无尽相思。但无尽相思是无意义的,无尽相思只是过去的残影罢了。

天璇裘家的裘振先行一步,他做了自己的选择,陵光的裘振往后退缩,成全了天璇。最终还是裘振,先放弃了陵光,毕竟天璇王从头到尾也比不过天璇。但,裘振从头到尾,也未真正比得过天璇。

他们终将成为滋养天璇的枯骨,因为他们从一开始便是为天璇而生。

烟络枫林
心态逐渐爆炸,所以十二分潦草

心态逐渐爆炸,所以十二分潦草

心态逐渐爆炸,所以十二分潦草

十四岁的卖花先生

大胆猜测一下刺客众人的信息素味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公孙钤:竹子味掺着茶香,再添一分书阁中竹简与阳光、灰尘混杂所形成的笔墨味道,清俊且安神

陵光:在佳酿里浸过的牡丹味,花香透着酒气,妩媚、尊贵且危险

裘振:古庙烛火燃烧的味道混杂几分金石火药气息,庄重萧肃

齐之侃:衣服上的皂角香混着阳光味,纯真质璞

蹇宾:雪松、桃花和祭祀时的香火味,神秘清冷中带一丝桃花甜

仲堃仪:松柏、麝香为主,夹带一丝纸醉金迷的脂粉酒气,墨香铜臭兼具

孟章:广藿香混着檀香,细品则是青涩的柑橘气,苦味和少年的微甜

执明:龙涎香、海洋、玫瑰酒的合味,热情但不轻浮的皇家气

慕容离:羽琼花的香混着当归的苦,本质是清甜的梨子味......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公孙钤:竹子味掺着茶香,再添一分书阁中竹简与阳光、灰尘混杂所形成的笔墨味道,清俊且安神

陵光:在佳酿里浸过的牡丹味,花香透着酒气,妩媚、尊贵且危险

裘振:古庙烛火燃烧的味道混杂几分金石火药气息,庄重萧肃

齐之侃:衣服上的皂角香混着阳光味,纯真质璞

蹇宾:雪松、桃花和祭祀时的香火味,神秘清冷中带一丝桃花甜

仲堃仪:松柏、麝香为主,夹带一丝纸醉金迷的脂粉酒气,墨香铜臭兼具

孟章:广藿香混着檀香,细品则是青涩的柑橘气,苦味和少年的微甜

执明:龙涎香、海洋、玫瑰酒的合味,热情但不轻浮的皇家气

慕容离:羽琼花的香混着当归的苦,本质是清甜的梨子味



以上是一些矫揉造作……


综上所述就是公孙适合放在枕头旁边安眠,煎饼和光都可以在约会时随身携带一只、裘振是过年放完炮的味道(bushi),小齐通常出现在穿白衬衫的男高身上,执明是各种二代高干的味,阿离是表面高冷实际温柔的学姐,仲孟感觉可以治疗晕车(x)

对了,狗王应该是肉串味的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6(刺客现代文)

  执明微笑着反问道:“茶叶蛋有消肿的功效吗,我怎么不知道?”

        “原来执先生是这个意思啊!”陵光瞬间有种想要挖个洞钻进去的感觉,他怎么会在执明面前这么丢脸啊!

        执明反问道:“翁叔已经烧好晚饭了,我又何必多此一举的麻烦你再去帮我煮鸡蛋吃呢?”

        “那我先去煮鸡蛋了。”说罢,陵光赶紧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

  执明微笑着反问道:“茶叶蛋有消肿的功效吗,我怎么不知道?”

        “原来执先生是这个意思啊!”陵光瞬间有种想要挖个洞钻进去的感觉,他怎么会在执明面前这么丢脸啊!

        执明反问道:“翁叔已经烧好晚饭了,我又何必多此一举的麻烦你再去帮我煮鸡蛋吃呢?”

        “那我先去煮鸡蛋了。”说罢,陵光赶紧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

  “这个阿陵,真的很可爱!”执明看着陵光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微笑着摇了摇头。

        ————————————————————分割线————————————————————

        与此同时,裘振刚刚追上正准备上车的莫澜。

        “莫公子,请等一下!”裘振叫住莫澜。

  ……

  莫澜转过身来不耐烦的询问道:“你叫我有什么事情吗?”

        “给!这种药膏消肿效果不错,你擦一点吧,要不然你明天工作的时候,被媒体拍到你现在的样子可就不好了。”裘振特地去拿了消肿的药膏给莫澜送过来。

  “不需要!”说罢,莫澜坐进驾驶座然后开车离开天权农场。

  ……

  裘振看着莫澜远去的方向在心里默默的说道:“你的眼里只有执先生,然而执先生的眼里却从来没有你的存在。”

顾白.

【裘光】春(短打小甜饼)

    花开枝头,添景如画。


  御花园的四季都有独属于它的美景。如现在春时,是柳树抽新枝燕子衔新泥,风信子迎着微风摇动着花苞,像是对过往的人含蓄的吐露自己春日悸动的心。


  但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望着这一方景色,让人难免心生倦意。


  陵光正坐在湖边石亭之中,手中拿着一卷书卷眼望着云卷云舒只有无尽的困意。


  “丞相,为什么诗人总爱写春?”


  陵光歪着头看着书卷上的诗句,又看了看周身几年不曾有过变化的春景。


  “回世子的话,这是因为春天是万物生长之时,这山川河流都从春伊始。还有更重要的是,熬过隆冬才迎来春日,自然是承载着希望与美好啊。”


  陵光......

    花开枝头,添景如画。


  御花园的四季都有独属于它的美景。如现在春时,是柳树抽新枝燕子衔新泥,风信子迎着微风摇动着花苞,像是对过往的人含蓄的吐露自己春日悸动的心。


  但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望着这一方景色,让人难免心生倦意。


  陵光正坐在湖边石亭之中,手中拿着一卷书卷眼望着云卷云舒只有无尽的困意。


  “丞相,为什么诗人总爱写春?”


  陵光歪着头看着书卷上的诗句,又看了看周身几年不曾有过变化的春景。


  “回世子的话,这是因为春天是万物生长之时,这山川河流都从春伊始。还有更重要的是,熬过隆冬才迎来春日,自然是承载着希望与美好啊。”


  陵光听了丞相的话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我所见之春,只这一方天地,无趣。”


  丞相捋了捋蓄的半长的胡须正欲语,可看小世子脸上愁容只笑着叹了口气。


  身为储君终其一生也不过是被困于这宫中,言下的美景只平添希冀并不利于眼前这个小储君的成长,倒不如不说。


  远处一个小小身影被几个内侍簇拥着正跑向这边,窸窣声音引的正沉思的小世子抬头望去。


  “裘振!”


  方才那两点愁一下便被抛之脑后,陵光随手一丢,可怜那书卷要不是被丞相接住便掉入湖中去了。


  “参见世子。”


  “免礼免礼。”


  裘振单膝跪地的膝还没碰到地便已经被陵光伸手扶起,他抬头看见陵光笑靥灿烂,身上紫衣相称比方才路上看到开的最好的那一株风信子还好看,脸上突然一路红到了耳根。


  “裘振,你觉得春是什么?”


  陵光问裘振,他总觉得裘振住在外面对人间之事无所不在。


  “回世子,春就在世子眼中,这御花园中的美景就是春。”


  “只有这些吗,那似乎也没诗中描写的那么好。”


  裘振说的话陵光向来是相信的,裘振这样说他才真的觉得不过如此,却没发现裘振的脸更红透了几分。


  “还有世子一笑,便是了。”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5(刺客现代文)

        执明打断莫澜的话头说道:“莫公子,如果今晚你想住下来的话,我会让翁叔帮你准备客房、要是你想回宣城的话,我也会让裘振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会回去。”莫澜既不是笨蛋也不是傻子,他当然听得出来执明这是在侧面对他下逐客令,接着他就转身向外走去。

        ……

  “执先生,那我也先告辞了。”裘振在向执明告别之后就赶紧去追莫澜。...


        执明打断莫澜的话头说道:“莫公子,如果今晚你想住下来的话,我会让翁叔帮你准备客房、要是你想回宣城的话,我也会让裘振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会回去。”莫澜既不是笨蛋也不是傻子,他当然听得出来执明这是在侧面对他下逐客令,接着他就转身向外走去。

        ……

  “执先生,那我也先告辞了。”裘振在向执明告别之后就赶紧去追莫澜。

        ……

  陵光好奇的询问道:“执先生,那个疯批是你的对象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阿离之外,我心里再也装不下其他人了?”执明微笑着反问陵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理直气壮了,甚至还有一点自欺欺人的感觉。

        “也是噢,执先生这么专情怎么可能变心嘛!”虽然知道执明爱的人是慕容离,但陵光却有一种想要吃醋的感觉。

  执明言归正传道:“翁叔这会应该已经回工人房那边去了,所以就麻烦阿陵你去厨房里面煮一颗鸡蛋了。”

        陵光疑惑的询问道:“执先生,你饿了吗,但是只有一颗鸡蛋好像吃不饱吧?”

  执明微笑着回答道:“我是饿了,不过鸡蛋是给你的。”

  陵光询问道:“那我可以把白煮蛋改成茶叶蛋吗,执先生?”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4(刺客现代文)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莫澜再一次把陵光按倒在地上,然后又重重的甩了他一个巴掌。

        此时,裘振走了进来,他只是在赶过来的途中遇到了翁彤,然后客气的寒暄了几句,没想到现在一走进客厅就看到莫澜骑在陵光的身上甩他巴掌。

        ……

  “裘振,赶紧把他们拉开!”执明马上命令裘振把陵光和莫澜拉开,要是再让他们继续打下去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莫澜再一次把陵光按倒在地上,然后又重重的甩了他一个巴掌。

        此时,裘振走了进来,他只是在赶过来的途中遇到了翁彤,然后客气的寒暄了几句,没想到现在一走进客厅就看到莫澜骑在陵光的身上甩他巴掌。

        ……

  “裘振,赶紧把他们拉开!”执明马上命令裘振把陵光和莫澜拉开,要是再让他们继续打下去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是!”裘振二话没说就快步上前把骑在陵光身上的莫澜拉开。

        ……

  “放开我!”莫澜想要挣脱掉裘振的束缚继续打陵光。

        裘振善意的提醒道:“莫公子,你是公众人物,如果今天的事情传出去的话,对你的前途恐怕会有阻碍。”

​        “裘振,说穿了你只是这天权农场的工人之一而已,不要以为执先生器重你,你就可以来管我的事情!”莫澜不但不感激裘振的提醒,反而还对他恶言相向。

  “在我看来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执明的这句话一方面是帮裘振解围,另一方面则是故意说给莫澜听的。

        莫澜不满的抱怨道:“执先生……”

萧陵

  占tag致歉,生子不喜勿入。

  

  算是给裘光育儿日记里的陟儿画个脸吧

  占tag致歉,生子不喜勿入。

  

  算是给裘光育儿日记里的陟儿画个脸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