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裘杰

458.1万浏览    11030参与
古表怀钟

庄园死亡问答.01(裘杰篇)

最近都没有正经更新过……emm

大家好!这里还是那个疯狂挖坑却从来不填的伍佰!(咳)最近一看到这类文就有点上头,最后我又双叒叕决定挖个新坑

文章极其沙雕正经人士误入

爆脏口注意,02写杰佣

每一篇中的人设都是独立的,这一篇是看起来正常一点的裘(什么叫看起来正常一点)x死掉的怪物杰克(好诡异的设定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02的杰克不是这篇的杰克q-q

剧情极其随意想到什么写什么,后续找tag找不到就说明我又咕了。有ooc倾向,而且ooc不仅随我还ooc的极其诡异

好了不废话,直接开问

————————————————————————

01.对方的年龄?

杰:年龄什么的对他来说没什...

最近都没有正经更新过……emm

大家好!这里还是那个疯狂挖坑却从来不填的伍佰!(咳)最近一看到这类文就有点上头,最后我又双叒叕决定挖个新坑

文章极其沙雕正经人士误入

爆脏口注意,02写杰佣

每一篇中的人设都是独立的,这一篇是看起来正常一点的裘(什么叫看起来正常一点)x死掉的怪物杰克(好诡异的设定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02的杰克不是这篇的杰克q-q

剧情极其随意想到什么写什么,后续找tag找不到就说明我又咕了。有ooc倾向,而且ooc不仅随我还ooc的极其诡异

好了不废话,直接开问

————————————————————————

01.对方的年龄?

杰:年龄什么的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
裘:他又没说过我哪知道
杰:嗯,说实话我也记不清了,大概二百多?
裘:卧槽?你逗我呢?
杰:你也不看看我死多少年了?我又不是刚出生就夭折了

02.对对方的称呼?

杰:裘克
裘:伪绅士
杰:……小疯子
裘:老骨头
杰:小番茄
裘:混蛋
杰:小智*
裘:……你有病吧怎么连骂人都离不开这个小?
杰:因为……这样显得你比较可爱?
裘:你找淦

03.希望对方对自己的称呼?

杰:杰克就好
裘:爸爸
杰:……我该说什么,诶,好儿子?
裘:gun

04.最喜欢对方什么时候喊的哪个称呼?

杰:刚才那个挺好的
裘:那天晚上哭着喊的那个
杰:哪天晚上?我去看我干侄子下葬那晚?
裘:……我真不知道你喊的是他

05.认识多久时确定的关系?

杰:嗯?父子关系不应该是认识的时候就定好了吗?
裘:杰克我草你大爷
杰:啊?我大爷是谁?
裘:……你特么从开始就不正经
杰:啊……大概是约瑟夫帮我们轮班的第一天
裘:嗯,约瑟夫说他恨你

06.谁先追的谁?

杰:我这么好看肯定是他先馋我的颜
裘:屁,也不知道半夜把我约去红教堂就为了送我一点儿玫瑰不收下的话还要哭鼻子的是哪个家伙
杰:别看我我不知道,我送的是好大一大捧,玫瑰园都绿了

07.第一次见面?

杰:有一次轮班时,我记得还有跟他说过话
裘:嗯?明明你来庄园那天我就在好不好!
杰:啊……那是单方面的,我那天没来得及低头就被带去房间了
裘:我日你个f**k

08.对对方外貌的第一印象?

杰:草原最美的花?
裘:什么意思?
杰:你没听过?就是那个“草原最美的花 火红的萨日朗”
裘:那怎么了好看就行呗。他的话,一是美,二是骚。
杰:???
裘:我以为他是女的,当时他一说话我还以为是谁,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腰细腿长的看起来明明是个美人儿
杰:没关系,即使我是男的也不能阻挡我在变美的道路上不断前行
裘:看吧,他刚又骚了一下

09.对对方性格的第一印象及变化?

杰:以为是个豪放小伙,结果竟然是个疯人院会员
裘:看似是个娇弱绅士,结果不仅虚伪还总是炸毛
杰:我哪有?
裘:你一抓不到人就会陷入“端庄,矜持,优雅,炸毛”的恶性循环

10.讨厌对方的地方?

杰:太多了,比如跟他玩联合总是怼我腰,怼的我腰椎间盘都要突出了
裘:我还没说你总是隐身突然出现断我满配锯
杰:你还老是发疯,有的时候到处乱发/情
裘:呵,他特么的对谁都笑的那么欠揍我真想掏了他们眼睛(我让你们看x

11.喜欢对方的地方?

杰:果断,天真,有的时候很呆,还会保护我
裘:谁保护你我只是想揍那些人……咳
杰:别废话快说说完下一个
裘:emm……腰、腿、屁股?
杰:……不生气保持风度……(麦克风已被捏爆)

12.做那种事的频率?

杰:看他发/情的频率
裘:那得看他什么时候欠日了,比如对那个带绿色兜帽的求生者笑的时候

13.有没有反攻(被反攻)?

杰:他可以嚣张一时但不能嚣张一世
裘:抱歉我还真就嚣张了一世
杰:只是时辰未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裘:是吗那我们今晚针对这个问题展开一场辩论赛?
杰:辩论你比不过我
裘:那就动手不动口(趴在杰克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杰:(从耳尖红到脸)你给我闭嘴……

14.对方的时间?

杰:(比了两根手指)
裘:咳,原来你这么……我知道你被我淦的很爽,但两小时真的不至于吧?我自己我心里还是有数的?
杰:你什么理解能力?这是两分钟
裘:……(我忍)你的意思是你一晚想被淦多少次?
杰:(歪头想了想,去掉一根手指)
裘:淦!你给我等着!

15.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杰:湖景村那艘破船
裘:什么?我一直以为那天你是来揍我的
杰:刚开始确实是约会,只不过后来想揍你
裘:就因为我把你按在地上时被人看见了?
杰:你闭z……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种话都说的出来

16.初吻是在哪里给了谁?

裘:他表白那天晚上,我还能给谁?鬼吗?
杰: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上哪记去?
裘:沃日你不是说我是你初恋?
杰:嗯,从我死那刻开始算确实是,但是生前我不知道我谈没谈过恋爱
裘:cao你特么的连这事都能忘?
杰:我记性不太好……你刚才问我什么?

17.初吻怎么没的?

裘:当然是我主动的,我到现在还记得他那副喘不上气的色眯眯的表情
杰:死后的是被强……q-q

18.做过最大胆的事?

杰:大半夜把他约出来送他玫瑰?
裘:有次联合狩猎也没抓几个人就把他按在地下室摩擦……
杰:……

19.做过最后悔的事?

杰:上了他的床
裘:每次他一对别人笑我就在想还是昨晚太仁慈了他竟然还笑的出来
杰:要保持绅士风度……
裘:什、什么?我刚就想问那玩意儿你有过吗?哈哈哈……(被扇)

20.做过最尴尬的事?

杰:有一次我让祭祀把我变成女生调戏他,本想看看他对不对得起我,结果竟然因为套路太熟悉这个原因被认出来……
裘:贴~脸~空~刀~ =D

21.那个的长度?

杰:……下一个
裘:也就他受得了了吧?这个问题好变态
杰:就我……呵,不会比你变态
裘:呵♂呵,你就是那玩意儿太短说出来怕被笑话
杰:怎么可能?!就……一步到胃……?
裘:……哈?

22.最想看对方穿……?

裘:估计是那个长角的女人的那种劈叉裙子,劈到腰那种
杰:你怎么不让我劈到腋下?
裘:也行
杰:一边去,那叫门帘成精,你个女装大佬
裘:沃日???

23.因为什么爱上的对方?

杰:太多了,比如他偶尔沙雕逗得我当着大家的面笑的像个智*?
裘:别提了,你那魔性的笑声让我“沉醉”……
杰:咳,你不说话谁知道
裘:啧,那天晚上他哭的像刚在湖景村游完两圈,突然觉得他有点可爱,可能就是那个时候知道自己爱上的他吧
杰:我哭的,那么夸张吗?那一定很丢人……
裘:没关系,我说的是你哭的我像刚游完两圈儿(冷漠
杰:额……咳咳……啊,那个,我,哈、哈哈……额……(尬笑)

24.心(xiang)动(shang)的瞬间?

杰:他接下那束花时,我第一次看见他笑,好像照亮了整个教堂所有阴暗,几乎让我陷入那种短暂却会永恒的温暖
裘:什么叫第一次见到我笑?我明明每天……
杰:你那晚的笑,是一种心情,一种可以暖的人融化掉的感觉,而你平时的笑是种表情,不仅疯狂冰冷,还有点渗人
裘:(僵硬的捏捏自己的脸)是吗?……
杰:嗯……反正你扮演的是个疯子,在意那么多干什么(扭过头对着镜头小声说)其实他很在意的,对吧?
杰:咳……那,我呢?(期待.ing
裘:唔……(脸微红)
杰:你那什么表情
裘:没什么,就是那晚……
杰: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你个禽兽你可以闭嘴了f**k you(中指)

25.有跟对方以外的人做过吗?

裘:没有,完全没有
杰:有——(记者:呕吼,大新闻)
裘:什么你再给老子说一遍?(揪衣领)
杰:——就、就、就怪了……
裘:真的?
杰:真的,跟他们哪有你舒服
裘:这还差不多(得意)
杰:嗯……(去你的吧,还舒服,舒服你大爷,哪有生前……咳,我早晚疼死在你床上——幸好我改口改的快,我真机智)

————————————————————————————
好了我写不动了!!!!!q-q

shadow盗了太太们的图(´;︵;`)
五十粉为庆祝的裘杰(车)文哦。...

五十粉为庆祝的裘杰(车)文哦。我们评论区见。老福特你不翻车行不

五十粉为庆祝的裘杰(车)文哦。我们评论区见。老福特你不翻车行不

鹤榆繎不是鹤鹤不是榆榆不是繎繎是榆木

群宣※
是『第五人格』向的语c
进群无审,占tag歉

群宣※
是『第五人格』向的语c
进群无审,占tag歉

爱仔爱生活的無时
如图,开点梗 谢谢你们不嫌弃我...

如图,开点梗

谢谢你们不嫌弃我菜,实现我小号一周破百fo的理想👍

点梗范围就看tag,车也能👍

如图,开点梗

谢谢你们不嫌弃我菜,实现我小号一周破百fo的理想👍

点梗范围就看tag,车也能👍

方久泱

是买了宫殿以后和我家饼一起拍的照。

封面是随意的手写一张。

有cp向,注意避雷。

裘杰,酒香,佣空,前机,占祭。

能和饼一起嗑这么多cp真是太好啦!

@第三世界喜爱的无良批发商 

是买了宫殿以后和我家饼一起拍的照。

封面是随意的手写一张。

有cp向,注意避雷。

裘杰,酒香,佣空,前机,占祭。

能和饼一起嗑这么多cp真是太好啦!

@第三世界喜爱的无良批发商 

梨涡

囚你无期

裘克*杰克 

*囚禁预警⚠️ 

*粗暴cos⚠️ 

*带有少量殴打描写⚠️ 

🚗🚗🚗🚗🚗🚗上车

链接走评论

(今天的第二篇,我都不敢相信这么懒的我能再写一篇……)

裘克*杰克 

*囚禁预警⚠️ 

*粗暴cos⚠️ 

*带有少量殴打描写⚠️ 

🚗🚗🚗🚗🚗🚗上车

链接走评论

(今天的第二篇,我都不敢相信这么懒的我能再写一篇……)

气泡研究家

雨和伞

今天并不是个雨天,不是一个合适的雨天。

杰克这样想着,他在向自己的茶杯里倒第三杯茶。

实际上他只喝了一杯茶,第二杯被一只聒噪的火烈鸟打翻了。

弄脏的格子桌布让他想了很久,红褐色的茶渍要怎么去掉?

洗涤剂,大量的泡沫,滑腻的触感。

他的思维从清洗被握在手指间的心脏到假如他换一块雨伞图案的桌布会怎么样。

象牙白的洗手台,从乳白的格子跳跃到深灰色的格子,对角线相互交战,他在和另一个男人亲吻。

整个暗调的洗手间被火烈鸟的羽毛充斥,绒羽瘙痒着他的手背。

落到地上的鲜血是玫瑰。

镜子中小丑的笑脸是面具。

滑稽的圆鼻子……番茄?

鹅黄的雨伞…鹅黄的连衣裙…鹅黄的小姐。

在雨幕中跳着格...

今天并不是个雨天,不是一个合适的雨天。

杰克这样想着,他在向自己的茶杯里倒第三杯茶。

实际上他只喝了一杯茶,第二杯被一只聒噪的火烈鸟打翻了。

弄脏的格子桌布让他想了很久,红褐色的茶渍要怎么去掉?

洗涤剂,大量的泡沫,滑腻的触感。

他的思维从清洗被握在手指间的心脏到假如他换一块雨伞图案的桌布会怎么样。

象牙白的洗手台,从乳白的格子跳跃到深灰色的格子,对角线相互交战,他在和另一个男人亲吻。

整个暗调的洗手间被火烈鸟的羽毛充斥,绒羽瘙痒着他的手背。

落到地上的鲜血是玫瑰。

镜子中小丑的笑脸是面具。

滑稽的圆鼻子……番茄?

鹅黄的雨伞…鹅黄的连衣裙…鹅黄的小姐。

在雨幕中跳着格子的舞蹈,对角线要交叉舞步。

CHANGE 

AGAIN 

裘克就是一个巨大的麻烦,他总是在下午茶时间带来求生者的心脏。他可明明知道那不过是棉花做成的,喷涌的红色棉花糖浆总是取悦他。

在杰克喝茶的时候吮吸手指上的血浆…和别的什么。

FUNNY 

他最过分的一次无非是把威廉·艾利斯的舌头扔进了杰克的茶杯里,据他说杰克吓到后退的样子可真是有趣。不过那杯“舌头茶”很快就被泼到了裘克的头上,他脸上的油彩被水打湿开始在他的眼睑下流淌,就像他在哭泣。

嘴角上扬的弧度也被抹杀,或许是裘克最原本的模样。

SMILE 

他们的战争从花架下一直蔓延到不知道是谁的床上,混乱的亲吻,撕咬,扼杀彼此,精神交错。

“我想我的手指很不好。”

“见鬼的,你就想说这个?”

跳跃的小夜曲,转圈,舞步轻快,飞扬的裙摆。

明调!欢快!以及疯狂的手风琴!

那么……雨的歌声如何?

“噢……欢快,明亮,热烈的邀请人起舞。”一位鹅黄的小姐撑着她的雨伞在庄园里舞蹈。

“有人看见了吗?她的胸口似乎少了什么。”

HEART 


昏 睡 红 茶 噔 噔 咚
au裘杰设定下的相处模式问卷...

au裘杰设定下的相处模式问卷

靓仔是吸血鬼所以觉得作为人类的杰克很弱鸡这样

au裘杰设定下的相处模式问卷

靓仔是吸血鬼所以觉得作为人类的杰克很弱鸡这样

肆雪霜年

裘克:爷凭本事单身怎么了


原梗放p2了

裘克:爷凭本事单身怎么了


原梗放p2了

人间迷惑uGLy

lover-8

ooc属我

致谢兔子

@许兔子

古帘:裘

许兔子:杰


早晨起来的时候,裘克发现那个家伙抱着自己睡的好像很香

“这…”

他慢慢起身做到不把那人吵醒,简单的洗漱回来看到那人还在睡着,想着走过去拉下窗帘就不会太亮了

走过去时却看到了杰克的小动作

“嗯?醒着?”

他趴到那人面前,盯着他的“睡颜”


“盯着我干嘛?为我的美貌沉沦了?”​/捏捏那人的脸起身坐着,揉揉眼被太阳光射到

“啧...真刺眼”​


“行,我沦陷,我馋你身子”他抓住了那人的手

“很刺眼吗”他伸出手蒙上了那人的眼睛,给了杰克一个早安吻

“去洗漱吧?我帮你准备好了…以及早饭想吃什么?”


“......

ooc属我

致谢兔子

@许兔子

古帘:裘

许兔子:杰


早晨起来的时候,裘克发现那个家伙抱着自己睡的好像很香

“这…”

他慢慢起身做到不把那人吵醒,简单的洗漱回来看到那人还在睡着,想着走过去拉下窗帘就不会太亮了

走过去时却看到了杰克的小动作

“嗯?醒着?”

他趴到那人面前,盯着他的“睡颜”


“盯着我干嘛?为我的美貌沉沦了?”​/捏捏那人的脸起身坐着,揉揉眼被太阳光射到

“啧...真刺眼”​


“行,我沦陷,我馋你身子”他抓住了那人的手

“很刺眼吗”他伸出手蒙上了那人的眼睛,给了杰克一个早安吻

“去洗漱吧?我帮你准备好了…以及早饭想吃什么?”


“...好..早饭阿,面包什么的吧”/杰克起身穿好衣服,来到洗漱台

“...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件白衬衫遮不住脖子上星星点点的爱痕,故意将扣子往下解了两颗露出那点儿痕迹。举起手腕发现上面也有

“害...”/勾勾嘴角,洗漱之后来到了餐桌拉椅坐下。托腮看着那人在厨房忙碌


裘克端着一盘起司和一盘烤面包片从厨房出来…

“好像有点久了,面包片已经很脆了”

他把盘子放到桌子上

“我也没什么会做的了,诺…尝尝?”他拿起一片咬了一个塞到那人嘴里

奶香充满了周围的空气…

裘克忍不住吻了他


“咔嚓..”/叼着个面包片,伸手揉揉那人毛发,将一片抹好果酱的起司塞他嘴里

“好吃”/眯眼歪头笑着。眼里尽是宠溺


“今天…有什么打算吗?”

他单手支撑着脸“我的玫瑰?”


“你觉得,我现在这样能出去嘛?”/歪头笑着指指脖子

“我公司也有人帮忙看着,所以也没什么事。”/叼着面包片看着窗外。


“那不如,我们…再做一次?”

裘克他邪魅一笑


“诶...我可不要,现在腰还疼呢”/托腮笑眯眯说道

“要不,陪我回花园看看...?”/转头漫不经心得继续看着窗外


“那好吧…”他注视着杰克,等他站起身的时候,向他伸出手

“你牵着我”


“嗯好。”/牵住那人的手

“那我们走吧。”







祖母绿亚兔子

发错了一张(ノಥ益ಥ)重新发

是摸鱼的婴儿车se图(基本没露啥)

来ri雾鹗吗_(:з」∠)_

(攻自动脑补(´゚ω゚`))


发错了一张(ノಥ益ಥ)重新发

是摸鱼的婴儿车se图(基本没露啥)

来ri雾鹗吗_(:з」∠)_

(攻自动脑补(´゚ω゚`))


古表怀钟

偶然看到拿来玩玩q-q

正好最近不知道写什么嘿嘿

tag的两个cp为例,评论区提问比如裘杰,糖,1

有的长有的短是正常的,要是多的话我会一起发,没有……我就删了这篇_(:з」∠)_

虽然我知道没有人会注意q-q

占tag抱歉,别的cp也写,前提是我了解这对是什么q-q

偶然看到拿来玩玩q-q

正好最近不知道写什么嘿嘿

tag的两个cp为例,评论区提问比如裘杰,糖,1

有的长有的短是正常的,要是多的话我会一起发,没有……我就删了这篇_(:з」∠)_

虽然我知道没有人会注意q-q

占tag抱歉,别的cp也写,前提是我了解这对是什么q-q

阿荻荻DDD
裘·注孤生&mi...

裘·注孤生·克,杰克: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个傻子

忙里偷闲赶了张沙雕向裘杰!这次也是直男裘哈哈哈(我真的好喜欢直男裘哦)

还有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

裘·注孤生·克,杰克: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个傻子

忙里偷闲赶了张沙雕向裘杰!这次也是直男裘哈哈哈(我真的好喜欢直男裘哦)

还有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

人间迷惑uGLy

遗忘-晚安玫瑰

杰克最近的记性越来越不好了,大脑像是有意识的选择性遗忘着什么——关于裘克到一切

“亲爱的.如果有一天我忘了你.那…”

裘克的一个吻打断了杰克的的话“不会的,傻子”他抱着自己的绅士把他埋在那人颈间,嗅着玫瑰的淡香,他知道杰克怎么了,他们都知道,裘克想帮他,因为他知道杰克不想忘了自己,而自己也不想被遗忘,那怕只是徒劳“你还记得第一次遇见我吗…”

“…是在马戏团吧,你递过我一个气球,那时候你的脸还…唔…,抱歉亲爱的,我好像记不太清了”语未尽,眼眸里却黯淡了

“没关系…”他抱紧那人向后仰在了床上,在吻了杰克的发后微笑道

“晚安…玫瑰”


-----

楔子https://80953628...

杰克最近的记性越来越不好了,大脑像是有意识的选择性遗忘着什么——关于裘克到一切

“亲爱的.如果有一天我忘了你.那…”

裘克的一个吻打断了杰克的的话“不会的,傻子”他抱着自己的绅士把他埋在那人颈间,嗅着玫瑰的淡香,他知道杰克怎么了,他们都知道,裘克想帮他,因为他知道杰克不想忘了自己,而自己也不想被遗忘,那怕只是徒劳“你还记得第一次遇见我吗…”

“…是在马戏团吧,你递过我一个气球,那时候你的脸还…唔…,抱歉亲爱的,我好像记不太清了”语未尽,眼眸里却黯淡了

“没关系…”他抱紧那人向后仰在了床上,在吻了杰克的发后微笑道

“晚安…玫瑰”


-----

楔子https://80953628.lofter.com/post/1fbe319c_1c760278a

潘多拉的残月

[多cp]与爱人在一起的一天

*今天已经初三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就给大家们发点糖拜个晚年吧

*大概就是如果庄园主放庄园里的大家回人类社会一天他们会干什么

*cp含佣空、医园、裘杰、摄香、前机、迈尔斯和红蝶,佣空部分有亨利提及

「佣空-遗憾与未来」

今天玛尔塔和奈布从庄园里出来后,似乎并不急着去约会。

玛尔塔先去路边的花店买了一束新鲜的还带着露水的百合花,然后租了一辆车,和奈布缓缓行驶在落了雪的街道上。奈布专注的看着爱人的脸庞,她的嘴角似乎噙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他温柔地问道:“玛尔塔,你想去哪?”

“先去一个地方。”玛尔塔别过头对他露出一丝明艳的笑,“会吃醋吗奈布?”

“不,你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

玛尔塔将车...

*今天已经初三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就给大家们发点糖拜个晚年吧

*大概就是如果庄园主放庄园里的大家回人类社会一天他们会干什么

*cp含佣空、医园、裘杰、摄香、前机、迈尔斯和红蝶,佣空部分有亨利提及


「佣空-遗憾与未来」

今天玛尔塔和奈布从庄园里出来后,似乎并不急着去约会。

玛尔塔先去路边的花店买了一束新鲜的还带着露水的百合花,然后租了一辆车,和奈布缓缓行驶在落了雪的街道上。奈布专注的看着爱人的脸庞,她的嘴角似乎噙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他温柔地问道:“玛尔塔,你想去哪?”

“先去一个地方。”玛尔塔别过头对他露出一丝明艳的笑,“会吃醋吗奈布?”

“不,你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

玛尔塔将车停在了一个郊区的公墓,这里的墓碑都有些年头了,有些墓碑裂了口,爬上了幽幽的青苔。玛尔塔和奈布路过了一排无人问津的墓碑,齐膝深的草抖着雪渗着丝丝的寒。

最后玛尔塔找到了一方小小的石碑,这块墓碑似乎还常有人打理,碑前的草还没长齐。玛尔塔擦了擦墓碑上的灰尘,一个小小的名字露了出来:亨利•里舍。

“这就是你提到过的那个因故死去的未婚夫?”奈布小心翼翼的问道。

玛尔塔点了点头,但是她眼中一丝一闪而过的悲伤让奈布的心都抽了起来。她将那束白花放在了亨利的墓前,轻声说道:“我以前就想,如果我可以从庄园里出来,那么第一件事一定是来看看他的墓碑。我想祈求他的宽恕,我曾经想如果他在天堂愿意原谅我,那么我就算死在游戏中也心满意足了。”

“他会听到你的忏悔的。”奈布揉了揉玛尔塔的头发,他曾经听过玛尔塔讲他的故事,“玛尔塔一直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啊。你在用你手中的信号枪保护同伴,他看到了也会很开心的。”

玛尔塔怔了怔,眉眼间释出一抹笑意:“谢谢你,奈布。”

“我希望你能够忘记过去的悲伤,好好的开心下去。”奈布严肃的对她说,“毕竟现在我还在这里一直陪着你,不是吗?”

“也对,”玛尔塔笑了笑,“那你愿意一直当我的同伴,当我的恋人,一直陪我走下去吗?”

“他没有完成的誓言,我会替他完成。”

玛尔塔轻松了笑了起来。两个人对着墓碑行了一个注目礼,然后携手离开了墓园。而在他们身后有一束白花被风微微吹动着,发出愉悦的声音。

走出墓园的那两个人,他们的背影与雪地上的脚印一起蔓延向远方,宛如相携到永远。


「医园-Dating Time」

艾玛其实并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自从庄园主把白沙街孤儿院搬到游戏场地里后,她和艾米丽就进行了故地重游,包括他们曾经的噩梦。但是艾玛现在可不在乎了,只要可以和她的天使艾米丽在一起,曾经发生了什么又怎么样呢?

此时的她们正站在伦敦落雪的街道,此时天色是微凉的清晨,石板路结着雪花,四只同样小巧的脚印在雪地上能印出花来。

艾玛想,她要和艾米丽一起去约会。去弥补她曾经的遗憾。

两个女孩并肩慢慢地在街上走着,摩卡色的发丝散在她们的肩膀上。她们路过一家冰淇淋店的时候,艾米丽上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些硬币——庄园主的馈赠,买了一个双球冰淇淋。一个草莓一个香草,艾玛看着冰淇淋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碧绿的眼睛看着艾米丽。

艾米丽被她盯了好几秒,目光在艾玛和冰淇淋间反复看了好几遍,最后表情有些无奈的将冰淇淋塞到艾玛手中:“算了,都给你吧。”

艾玛欢天喜地的拿着冰淇淋大咬了一口,嘴唇边晕出一圈满足的粉红色奶油来。而艾米丽则安静的注视着艾玛,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丝微笑。

她想,她想要这种生活很久了。没有压力、没有恐惧、没有死亡,只有她们在一起,也许住在伦敦小城的某条街道上,过着平淡而幸福的生活。也许只有经历了那么多折磨人的游戏的她们,才会有这般感受吧。

两个人牵着手走向泰晤士河,此时河面上微微泛着波澜,一群洁白的鸽子自天边飞过,金色的指针刚过八点,大本钟在远处发出一串沉闷而悠扬的钟声。

艾米丽买了两张船票,带着艾玛坐着晃晃悠悠的小船在泰晤士河上缓缓前行。艾玛趴在栏杆上,像是个孩子一样新奇的打量着周围伦敦的街道。艾米丽温柔的望着她:“接下来想去哪?”

艾玛的眉眼弯弯:“只要和艾米丽在一起就好啦!”

于是,两人就在伦敦城里转了一天。每一条街道,每一家店铺,就连路边的一只猫艾玛都要蹲下来看半天。直到华灯初上,两个人发现自己兜兜转转竟又回到了泰晤士河旁边,此时星星点点的灯火亮起,在雪地上折射出温柔的光晕。

艾米丽俯下身给了艾玛一个轻柔的吻。短短的触碰,却饱含着无限的爱意。其实她觉得什么都好,无论是在伦敦还是在庄园也好,只要她们一直在一起,她们的爱就会永恒至海枯石烂之时。


「裘杰-日常互怼」

“哟,刚出庄园就看到你这张虚伪的脸,真是晦气。”

大大咧咧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杰克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挂上了一副标准的假笑转过身去面对他身后那个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出来的人。红头发的小丑还穿着他在庄园里那身装束,此时正抓了抓头发,对着他咧开了一个让人不那么舒服的笑。

“亲爱的小丑先生,请你先闭上你那张臭嘴,然后把你这身破烂换掉了再来找我吧。”

“什么破烂!!!这是老子最心爱的装束!!!”裘克的脾气一点就炸,“老子出来看到你这张臭脸还没怼你呢!以为你还在庄园里吗?”

杰克若有所思的低下头,左手上的五片刀刃的确消失了,变成了正常人类的左手,白皙、清瘦。他感到有些新奇,然后对着裘克冷哼的一声:“先记着一次,明天回去了再找你算账。”

两人沿着昏暗的小巷走出去,当他们见到光的时候杰克愣了愣,他没想到他们会在纽约。庄园主把他们送回故乡的时候却没想到两个人是来自两个不同的国家,而记忆中伦敦灰色的雾和血色的深夜被眼前的喧嚣打碎了一地。杰克愣了好几秒,感到几分新奇。这份喧嚣对他来说是全新的,但是他嘴上还是嘴硬道:“裘克,这就是你的国家吗......简直太吵了。”

说完他想他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口是心非。

“哼,老样子。”裘克一把搭上杰克的肩膀,深红色的眼睛里倒映着纽约高楼间狭窄的一方天空,“怎么样?伪绅士,要不要我带你在这里转转?”

“你就不能好好叫我的名字吗?!”杰克的额头上爆出了一根根青筋,如果他现在手上还有刀刃的话,他估计已经给裘克来一爪子了。

“好啊, 那开膛手先生?”

“还是叫杰克吧!”

“好吧小杰克。”裘克笑嘻嘻的说,”既然来了纽约,要不要去尝尝我们的汉堡和炸鸡?”

“那种垃圾只有你这种下等人才会吃的吧。”杰克凉凉的反驳道,“下午的下午茶不许少!”

“咦?那不是一杯可乐就可以解决的事吗?”

“给我闭嘴!”


「摄香-普罗旺斯的薰衣草」

来自法国。

这是克洛伊对约瑟夫的第一印象。

身份上的跨越,无止境的恐怖游戏,庄园里不合时宜的相爱......终于有一天,她可以站在这里,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站在约瑟夫先生的身边,也以......他的爱人的身份。

“奈尔小姐。”约瑟夫温柔悦耳的声音将克洛伊从出神的状态里拉出,克洛伊的脸泛着微微的羞怯的红,她抱歉的对着约瑟夫笑了笑。

不管什么时候约瑟夫先生都这么温柔呢......

“有了这么珍贵的一天,克洛伊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啊......”克洛伊张了张嘴,有些出神,“我们现在在哪?”

约瑟夫望向不远处圣苏维尔大教堂一侧的塔楼,“我想,我们在普罗旺斯。”

不是格拉斯也不是巴黎,而是陌生的普罗旺斯。

“那我们去看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吧。”

她张开嘴,这句话就下意识的跳了出来。

“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的确出名。”约瑟夫微微颔首,微笑璀璨,“奈尔小姐是想起了什么旧事吗?为什么会想要去这里呢?”

克洛伊摇头道:“也算是以前调香时的一个愿望吧。毕竟是可以让人安然入眠的薰衣草香啊,而且它很浪漫,不是吗?”

当克洛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正专注的凝视着约瑟夫。女孩深紫色的双眼宛如两粒上好的宝石,里面蕴含着的深厚爱意足以让人的心脏为之一寸寸变得柔软。

约瑟夫就是这般爱她啊,就算再阴云笼罩的庄园里,女孩的包含爱意的双眼也可以让他尘封的心脏为之再次雀跃起来。

在普罗旺斯遍地的薰衣草丛中,风轻轻的吹着一串串紫色的花朵,宛如一场梦境。而一对年轻的爱侣的身影仿佛与花丛融为了一体,克洛伊闭上了眼,仿佛在聆听风的浅吟。

她说:“约瑟夫,为我照一张像吧。”

让我们把这一刻的爱意镌刻入永恒。


「前机-Wherever」

“小特!我们到加利福尼亚啦!”

个头高大的前锋一把揽住娇小的金发女孩的肩膀,向着前方呼喊。女孩嘟了嘟嘴看着正狂摇她肩膀的那个大型犬头顶乱糟糟的黑发,但最后也没想出来什么话,只是傲娇的顶了一句:“别叫那么大声啦!”

威廉松开了特蕾西惨遭蹂躏的肩膀,耀眼的笑容间还带着早晨的芬芳:“小特!我们有一整天!一整天!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我......”特蕾西张了张嘴,有些郁闷,“我想回伦敦。”

“啊......那倒是有点麻烦。”威廉有些为难的说道,但是下一秒他就将这些全都抛在了脑后,拉起特蕾西的手向着城市的方向走去,“那我带你去看看加利福尼亚吧!热情的人!美味的食物!阳光和海滩!你会喜欢这里的!”

“喂!笨蛋威廉,现在是冬天诶!”特蕾西恼怒的大喊道,“哪来的阳光!加州的北部啊!”

威廉这才踌躇的停下了脚步,“好像对哦......”

“那你想去密歇根看雪吗?苏比利尔湖在冬天非常漂亮哦,可以看见岸边的浪花一层一层的结成了雪,还有灯塔!”

“最后一班火车一个月前就停运了吧!”特蕾西气鼓鼓的说。

“唉,难得看到小特这么精神的样子。”威廉伸出手揉了揉特蕾西头顶的软毛,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小特想去哪呢?这里美好的东西有很多哦!”

“就......想去看一场橄榄球赛。”特蕾西说着说着红着脸别过了头,看着威廉逐渐亮起来的双眼,她急忙解释道:“没,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啦!就是以前在英国也听说过这种运动.......只是天天看着你在庄园里抱着颗橄榄球跑,也挺好奇这种运动是怎么进行的而已!”

特蕾西越说越大声,最后急急躁躁的把话一口气说完,脸红的就像是兔子一样。威廉看着他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特蕾西瞪了他一眼,羞恼的大喊了一句:“笑什么笑啊!才不是因为你呢!大笨蛋艾利斯!”

“笑小特你啊。”威廉的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小特每次说谎的时候声音总是特别大,是想要掩饰自己的心虚吗?”

少女心思被一语道破,特蕾西顿时觉得可丢脸了,红着脸把头埋到威廉怀中:“反正......反正我自己也想看就是了......”

“那好,希望今天这里还有橄榄球赛~”威廉把脸红的小兔子按在自己怀中,“那么剩下的时间呢?你还想去哪里呢?”

“到时候再说吧。”


「迈尔斯-红蝶」

今天的红蝶小姐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

所有的女监管者们都看在眼中,但是她们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玛丽上前旬问了一句:“美智子小姐,你现在不打算走吗?”

“啊......抱歉。妾身刚刚只是在想一些过去的事情。”美智子抿起唇柔柔的一笑,她打开折扇遮住脸,垂下头来。

她也许是这里心情最复杂的一个人了吧。

她无比想要回到那里,回到那个她无比眷恋又令她心如刀绞的城市里,回到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人身边。但是她又痛苦而迷茫着,如果她回去了,他还能认得出现在的她是他曾经深爱的那个人吗?而短短一天的重逢,又何处安放她缠绵的情思?

被强制送回人类社会的感觉并不好,美智子在睁开眼的时候被光刺到了双眼,微微的流下泪来。当她重新适应光线时,眼前车水马龙的街道、欧式的建筑和戴着宽礼帽的妇人们都表示她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她曾经呆过的那个安静的日本小镇了。

还好,她想。这是她第一次庆幸回到的不是故乡。

此时的她模样就像是一个年轻貌美的东方女子。她凭借着记忆走在英国的街道上,寻找着那个曾经给她带来幸福与痛苦的地方。有些变化了,她想,但是没关系,她还是会找到他的,一定会的。

她在一个拐角处看见了那抹她曾经熟悉的浅金色,只见一个军官模样的男子从一辆汽车上走下,眉眼间全是她熟悉的模样。那一瞬间的阳光似乎有些刺眼,她微微眨了眨眼,一滴清泪顺着她的脸庞缓缓滑下。

她想,她应该哭泣的不是与旧人重逢,而是站在旧人身边的那位陌生姑娘。

别哭,别看,他本来就不会永远属于你。她将身形隐在街角,东方女子的含蓄不允许她轻易的掉眼泪,但是美智子依旧觉得眼眶酸胀的难受,像是有无数的针扎着她的泪腺,让她无法抑制的流下泪来。

她闭上眼,隐去了身形化成了一只小红蝶飞出了街道。跟着那一对男女飞进了她曾经居住的大宅,一步不离的跟在那位金发的军官身后。就算目睹了爱人的背叛,但是留在她身上的爱意依旧那么浓厚,她依旧爱他,深爱着她的迈尔斯。就算是死亡也无法隔断这一份爱意。

进到主宅里后迈尔斯礼貌的与年轻女子告别,动作疏离的仿佛两人不是一对夫妻一般。而小红蝶则跟在他身后进了重重佣人把守的内屋。

再见到曾经害死她的人的脸时,其实她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那张脸依旧丑恶,被岁月叠上了深深浅浅的刻痕。她早已看透了他如同风中残烛一般摇摇欲坠的生命,她本来对于这人也没有什么执念,他是迈尔斯的生父啊,就算害了她的命,她也不愿多牵挂。

于是小红蝶就这么跟着迈尔斯过了一整天。她发现迈尔斯和她那位年轻的新妻子交流其实很少,只有晚餐的时候坐在一起共进了一场的晚餐,更多时候礼貌疏离的像是两个共住的陌生人。

直到夜晚回到自己的卧室里,迈尔斯才卸下了一天的疲惫和伪装,更像是美智子曾经了解的那个他。而小红蝶似乎也飞的有些累了,停在了卧室的窗台上,安静的注视着迈尔斯。

月光斜斜的从窗户照进这一方房间,一切都显得柔和而宁静。但她的目光只被男人手中之物吸引了,那一瞬间,她失了语。

那是一枚蝶形帽针。

迈尔斯低声呢喃着什么,那是一句西洋话,她虽然不太听得懂,但是她依旧被男人语气中潜藏的缱绻的爱意打动了。

“Where are you?”

一瞬间,从心底奔涌而出的爱意让她一瞬间想要化形,去亲吻、去拥抱她的爱人。可她只是留恋的在不远处望着他,却不肯近一分一毫,保持着她所认为的最亲密的距离,用最深爱的目光望着她的爱人。

她想,她应该满足了。

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她,他一如既往的爱着她。

迈尔斯此时也发现了这只跟了她一整天的小红蝶,他愣了愣,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想要触碰她。但是小红蝶只是振起翅膀眷恋的绕着他飞了一圈,然后毅然决然的向着窗外的月光飞去。

今晚的月色也很美呢。

Tessi充能中
沙雕改图画手更新了(?) 杰裘...

沙雕改图画手更新了(?)

杰裘/裘杰注意✔

旁观者视角√

沙雕改图画手更新了(?)

杰裘/裘杰注意✔

旁观者视角√

树懒兽_正在高三神隐中的树懒

【裘杰】猫科动物

补档。屏了两次了是啥大家心里有数【。】

 我流猫系大男孩裘×老妈子【并不是】杰

 @啾咪啾咪奶盖 补档来了

两人已交往设定,

有醉酒注意,

有舔手+舔耳,

包涵很多了本写手恶趣味,慎点。

是张小破che,感谢不嫌弃我辣鸡技术而点开链接的小可爱们。

写che好累我要die了【虽然快4k字了他们才脱的裤子】

顺便,审核人员辛苦了,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杰克讨厌猫科动物,而裘克像猫科动物

图链看不清走这


补档。屏了两次了是啥大家心里有数【。】

 我流猫系大男孩裘×老妈子【并不是】杰

 @啾咪啾咪奶盖 补档来了

两人已交往设定,

有醉酒注意,

有舔手+舔耳,

包涵很多了本写手恶趣味,慎点。

是张小破che,感谢不嫌弃我辣鸡技术而点开链接的小可爱们。

写che好累我要die了【虽然快4k字了他们才脱的裤子】

顺便,审核人员辛苦了,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杰克讨厌猫科动物,而裘克像猫科动物

图链看不清走这


沙雕茗宛在线日杰

是沙雕改图
你的好友杰大力已上线
P2原图

是沙雕改图
你的好友杰大力已上线
P2原图

鸽鱼

我滚回来产粮了(你好意思管这叫粮?)

杰克衣服好像画错了(挠头)我不想改了←这人在讨打

我滚回来产粮了(你好意思管这叫粮?)

杰克衣服好像画错了(挠头)我不想改了←这人在讨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