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裘舞

13.5万浏览    564参与
罗妮🍫
谢谢你光顾我的小怪物~ 你是我...

谢谢你光顾我的小怪物~

你是我写过最美的情书~

谢谢你光顾我的小怪物~

你是我写过最美的情书~

被演员气得死去活来的熙阳

佣空文【断更抱歉,晚上还会补一篇】

  前情提要:奈布玛尔塔才得知玛格丽莎和长官是夫妻,之后便回了家......

  现在是早上十点半。

  奈布和玛尔塔睡了个回笼觉,俩人伸了伸懒腰,准备起床。

  “奈布......早上吃什.....呃啊腰疼.....奈布......”玛尔塔说着说着突然捂住腰,一脸核善地看着眼前这个让她昨夜没当场去世的男人。

  奈布感觉事情不太妙,咽了下口水,睁大了他那原本不大的卡姿兰小眼睛,陪笑道:“我们......今天......吃......鸡蛋培根煎饼......还有.....橙汁?”

  玛尔塔看出他已经怂了,便不再追究,转身下楼准备去厨房做早餐。...

  前情提要:奈布玛尔塔才得知玛格丽莎和长官是夫妻,之后便回了家......

  现在是早上十点半。

  奈布和玛尔塔睡了个回笼觉,俩人伸了伸懒腰,准备起床。

  “奈布......早上吃什.....呃啊腰疼.....奈布......”玛尔塔说着说着突然捂住腰,一脸核善地看着眼前这个让她昨夜没当场去世的男人。

  奈布感觉事情不太妙,咽了下口水,睁大了他那原本不大的卡姿兰小眼睛,陪笑道:“我们......今天......吃......鸡蛋培根煎饼......还有.....橙汁?”

  玛尔塔看出他已经怂了,便不再追究,转身下楼准备去厨房做早餐。

  玛尔塔推开厨房门,环顾了下四周。他家的厨房很干净,没有虫子或厨余垃圾。正对着的是一个大大的落地窗,明媚的阳光洒进来,照在玛尔塔精致的面容上,显得格外美丽。

  在玛尔塔做早餐的同时,奈布换了一床被单,把带血的床单和被罩拿去洗衣店洗了(那时只有手洗没有洗衣机),并且去浴室洗了个澡(那时大规模改革,有了第一个下水道,卫浴用品也开始齐全,更别提玛尔塔奈布是贵族)。

  等他洗完澡穿着浴衣出来时,玛尔塔已经在桌上为他摆好早餐,坐在那里等他了。

  “别冻着了,你也不长个心。”玛尔塔温柔地帮他将他的浴衣系好带子,他也一脸宠溺地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头,说:“知道啦!下次不让你担心~”

  俩人有说有笑地吃着早餐,餐桌上有一瓶精致的插花,里面是木棉花、玫瑰、勿忘我和两支浓香的白百合。

  “夫人插花技术真好!不像我母亲,只会开飞机打仗......”玛尔塔啧啧称赞道。

  奈布轻笑着叹了口气,“其实,我妈妈很崇拜你妈妈,你知道吗?因为......”说到这里,他便不再说了,或是有什么事情堵住了他那差点露怯的嘴。

  “因为什么?”玛尔塔不解。

  “......没什么......就是......唉我真的不能说......”他最后悲伤地扶了扶额头。

  玛尔塔有些失望,他不愿意把事情告诉她,但是她还是尝试去安慰他,“没事的,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俩人侃了一会儿就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了。他们准备去以前中学的地方附近看看,听说那里有个集市,专门淘珠宝和军刀的地方,还有一些古董。

  “啊!到了!”玛尔塔一下马车就兴致勃勃地跑到车来车往街道上,把奈布吓坏了。

  “你干嘛呀?!没看那都是车吗?我看你才不长心!”奈布佯装生气地责怪道。

  玛尔塔憨憨一笑,便指着前方对他说:“那就是我们的中学啦!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找到以前的神父大人(以前有在文中提到十九世纪学校多数是教会开办的)!”

  “你可得了吧!人神父大人都退休啦!”

  ......

  过了一会,他们来到了他们的中学,却遗憾地发现那所中学早就被拆了,取代而之的是一家收藏艺术杂货店。

  ......

  你可曾记得,我们在从左数第二课树下一起吃过午饭,那时教会的饭只有菜,所以你就偷偷帮我买了点煮肉,夹在我饭碗里,那时是个晴天,阳光照在你我的脸上,你流了好多汗,看把你热的......

  哦,上次,学校的钟该轮到我们敲了,当天的傍晚真美,火烧云,白鸽和正在与我一起敲钟的你,真是我印象里最美的风景!后来咱们萌生了一个小小的想法,借着空气和震动和传播的原理,我们在敲最后一下时捂着耳朵对着震耳欲聋的摆钟小声说出“I love you.”却不料被楼底下的同学听见,咱们得关系也便传开了。哈哈说来有点尴尬,但是当时站在教堂楼顶的感觉真的好好,风好凉快......

  对了!还有,我有一次来例假了,肚子很疼,不方便说,你便淋着雨趁校安不注意奔出校门,买了红糖回来给我充水喝,但你却因为我发了高烧......下次别再这样啦,我会很担心,很内疚的!

  哦哦还有.......

  “......”

  “玛尔塔?你在想什么?”奈布看着一直对着那个杂货店发愣的玛尔塔感到疑惑不已。

  玛尔塔猛的一回神,“啊啊,抱歉......我......想起了我们以前.......挺难受的感觉......”说着她都要哭了出来。

  “诶诶你别哭啊~走,我们去哪家店看看,有什么你喜欢的,说不定收藏的就是以前学校和教堂的东西呢!”

  玛尔塔听到最后一句话才停止哭泣,乖巧地点了点头,“嗯,走吧。”

  走进店,发现威廉和小特也在里面,便上前打招呼,一行人便在这里逛了逛。

  “也没有什么教堂的东西啊?奈布你骗我!”玛尔塔又急又气,又要哭了。

  这时小特突然在外面大叫一声,“看我发现了什么!我们教堂以前的摆钟捶!一对!咱们赶紧淘到!快来两人一支!”

  玛尔塔的脾气瞬间消散,“哪里哪里?!!!快点来啊你们俩大爷们!”

  奈布和威廉跟在后面,威廉好像意识到什么,看了看奈布有红色印记的喉结,试探性地问了下:“诶,你俩不会昨天做了吧.....”

  原本心情挺好的奈布眼睛一撇,威廉就知道自己完了。

  “啊啊啊啊!你个撒比放开劳资!滚啊啊啊队长我错了!我艹我错了!”

  那边小特:“他俩咋了?”

  “不知道诶......俩睿智......”玛尔塔没好气地瞅了眼那俩拧在一起的虫子。

  “我看也是,睿智兄弟俩。”小特撇了撇嘴。

  “走吧,挑点自己喜欢的,他们结账。”

  “嘿嘿!”

  ......

  几小时后,四人也累了,准备回家。俩姑娘淘了好多东西,不想后面俩哥们,一人一把军刀就完事儿了。

  临走前,特蕾西蹦哒了蹦哒,扭了扭腰,突然“啊!”的一声,小特抱着她那酸痛的腿和腰,蹲了下来。

  玛尔塔也犯了和威廉一样的错误,“小特......你昨天......不会和威廉滚被单了.....唔唔唔唔啊我错啦!下次还敢!话说你俩真做.....呜呜呜疼疼!!大姐!!!!啊不小姐!不是大姐......”

  威廉见小特也漏了陷儿,脸顿时涨得通红。

  奈布狡黠地笑了笑,有些得意地看了看他,“这么样,打平了吧~”

  威廉转过身来看了看他,问道:“你,说,啥?”

  奈布仍然屁股朝天地嚣张道:“我说原来你俩也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特么放开我!啊啊啊啊啊啊......”

  就这样,他们度过了一个快乐的星期六......

  未完待续.......

 


阿炔
我感觉我这号都已经长草了,.....

我感觉我这号都已经长草了,.......除个草:D

是裘克和玛格丽莎

(为啥裘克比玛格丽矮?因为他把玛格抱起来了

我感觉我这号都已经长草了,.......除个草:D

是裘克和玛格丽莎

(为啥裘克比玛格丽矮?因为他把玛格抱起来了

被演员气得死去活来的熙阳

佣空文【又双叒叕编不出前缀系列】

  前情提要:裘舞二人感谢佣空二人地出手相助......

  没等玛格丽莎说完话,那几个已经被奈布打的伤痕累累的人问道,“所以,钱......是不是得给啊?”

  玛尔塔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然后从口袋里摸索带的钱财。

  裘克看出了她的动机,连忙制止,“我们自己有手,不用你帮忙......”

  但玛尔塔已经将钱给了那几个人,并且拿出手枪指着其中一人的头,轻轻地说道:“滚~”

  那几个人看了眼她,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裘克很气愤,有些不满地质问玛尔塔:“如果你是因为我对奈布的事情而故作施舍的话,我不需要!”

  玛...

  前情提要:裘舞二人感谢佣空二人地出手相助......

  没等玛格丽莎说完话,那几个已经被奈布打的伤痕累累的人问道,“所以,钱......是不是得给啊?”

  玛尔塔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然后从口袋里摸索带的钱财。

  裘克看出了她的动机,连忙制止,“我们自己有手,不用你帮忙......”

  但玛尔塔已经将钱给了那几个人,并且拿出手枪指着其中一人的头,轻轻地说道:“滚~”

  那几个人看了眼她,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裘克很气愤,有些不满地质问玛尔塔:“如果你是因为我对奈布的事情而故作施舍的话,我不需要!”

  玛尔塔并没有生气,反而很和蔼地回答他:“我真的是出自好心,长官,以后我会好好训练的!您放心!我不是冲奈布,但是......”

  “你好像有难言之隐?”眼尖的泽莱小心翼翼地问道。

  玛尔塔被戳中了,她紧张地哆嗦了一下,便马上回复常态,“啊?没有啊?你......是不是看错啦......”

  玛格丽莎笑了笑,“没事的,说出来便好,有我在,裘克他不敢猖狂的~”

  裘克悻悻地看了老婆一眼,没敢吱声,可谓是大丈夫能屈能伸,老婆面前不敢怒也不敢言啊。

  玛尔塔便坦白了真相:“我和奈布联姻了......很久以前,中学时我们交往过.....然后被父母们发现了,还好他们思想比较开阔,而且对方父母都觉得我们不错,然后联姻条件......是一起当兵......因为异地恋太难,对方还都忧心忡忡.....嗯,就这样。”

  “对不起,长官......嗯?长官?!你为什么打自己?!”

  只见裘克一脸懵地看着眼前的俩孩子,觉得是自己耳背了,连忙扇了自己几巴掌,但是他确定他听到的:这世上真的有像童话一样的男孩女孩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他不敢保证,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他们是否会度过困难,最后幸福地生活在属于自己的城堡里......

  奈布见事情瞒不住,便向长官深深聚了一躬,表示请求。

  裘克摇了摇头,有点愧疚地开口道:“要是想回队,必须在家好好练武,写好保证书,等我们长征前一天来到院校,将保证书递给巴尔克先生,并与我们一同参加战争。至于战争中表现,我们并不看中,看的是你平时练习态度和你对国家的忠诚。嗯,对不起,是我.....一时大意了那两个女孩子,回去我会教育她们的。”

  玛尔塔见状松了口气,“呼,那就好。那就麻烦您了!您和玛格丽莎小姐去享受生活吧!好不容易放松一下,听附近镇上的人都说有一个叫做“池上维也纳”花园餐厅,很便宜,食物环境还很好,很良心,你们可以去那看看。”

  玛格丽莎莞尔一笑,“谢谢玛尔塔!注意身体!”

  “谢谢您!”

  裘克他们刚走,奈布就把玛尔塔横抱起来,趁没人时狠狠地亲了她。

  “你干嘛?唔!唔......别,别这样......”

  “放心没人~走,跟我回家睡觉!”【此话我觉得别有深意qwq但我不想再写一遍同样的车了】

  未完待续......

  打排位去咯qwq赶排位哈哈~♥


败Der艾林
揣摩了一下舞女的内心戏 *不懂...

揣摩了一下舞女的内心戏


*不懂的去看小丑推演

揣摩了一下舞女的内心戏


*不懂的去看小丑推演

海绵宝宝

多cp的玻璃渣(自己找糖吃)(攻视角)

勘空:你不是还要去天空看看吗?怎么就先下地狱了.......我还想看你飞上蓝天那开心的表情来着的....为什么.....

佣医:你是我的天使,只有你愿意治疗我,可最近你为什么都不来治疗我了..........

殓机:你的样子很美,美得令我着迷,只可惜,这只是遗容罢了...

锋盲:还记得我放在你那里的金翼之球吗?你一直没有还给我。不过我不怨你,毕竟,你也还不了了......

杰园:你是我这一生最完美的艺术品,是我的唯一,可是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是我招待不周吗...

摄香:我可以留住一切时光,却唯独留不住你......

裘舞:娜塔莎,你的八音盒真漂亮,只是为什么你要一直寄放在我这里......

勘空:你不是还要去天空看看吗?怎么就先下地狱了.......我还想看你飞上蓝天那开心的表情来着的....为什么.....

佣医:你是我的天使,只有你愿意治疗我,可最近你为什么都不来治疗我了..........

殓机:你的样子很美,美得令我着迷,只可惜,这只是遗容罢了...

锋盲:还记得我放在你那里的金翼之球吗?你一直没有还给我。不过我不怨你,毕竟,你也还不了了......

杰园:你是我这一生最完美的艺术品,是我的唯一,可是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是我招待不周吗...

摄香:我可以留住一切时光,却唯独留不住你......

裘舞:娜塔莎,你的八音盒真漂亮,只是为什么你要一直寄放在我这里.......不怕我弄坏了它么?算了,坏了你也不知道啊.......

黄祭:没规定神明不能爱上祭司,可我却找不到曾经的那个你,以我的神力不可能找不到........

五橙:我是三尾猫,你是道士,真不明白我们怎么可能做朋友,离我远点。

炎岷:籽岷!快走!FLAME要操控我了,他会杀了你的!

粉浅粉:浅浅老师,我学会新的魔法了!你要看吗?哦,我忘了,你早就不在这里了.......

杯中虫

【爱别离 怨憎会 求不得】

【涉及园医、裘舞,杰蛛非cp向】

画风幼稚不要看,我就草一下自己的脑洞

emmmm还不知道怎么打tag,虽然质量真的很低但还是把tag打了方便屏蔽(你


【爱别离 怨憎会 求不得】

【涉及园医、裘舞,杰蛛非cp向】

画风幼稚不要看,我就草一下自己的脑洞

emmmm还不知道怎么打tag,虽然质量真的很低但还是把tag打了方便屏蔽(你



海绵宝宝

裘舞情皮集结(若有不全请指出)

原皮×原皮:没的说,略过(被打死)

小丑皇×驯兽师:娜塔莎,你的狮子似乎饿了,不去喂食吗?

稻草人×欢乐小恶魔:我给了你糖,你就得把你给我,知道吗?小恶魔~(几颗糖换一个媳妇,血赚)

异界行者×恶之花:玛格丽莎...别怕...有我在...我救你...好不好....撑住......

黑色圣诞节×金:玛格...娜塔莎,圣诞节快乐~

铁帽团长×高卷杏(panther):小怪盗,你似乎大意了呢,被我抓到了,不过我的心也被你偷走了呢......

歌手×油画小姐:画的是我?再把你画上去就完美了,不是吗?

“杂...

原皮×原皮:没的说,略过(被打死)

小丑皇×驯兽师:娜塔莎,你的狮子似乎饿了,不去喂食吗?

稻草人×欢乐小恶魔:我给了你糖,你就得把你给我,知道吗?小恶魔~(几颗糖换一个媳妇,血赚)

异界行者×恶之花:玛格丽莎...别怕...有我在...我救你...好不好....撑住......

黑色圣诞节×金:玛格...娜塔莎,圣诞节快乐~

铁帽团长×高卷杏(panther):小怪盗,你似乎大意了呢,被我抓到了,不过我的心也被你偷走了呢......

歌手×油画小姐:画的是我?再把你画上去就完美了,不是吗?

“杂耍”×乐谱:诶?别...别哭啊!看我给你表演杂技!不要哭了好不好?

绿帽×翠舞:你好歹头发是粉色,我这全是绿的好吗???

旧装×旧装:那次马戏团的事,请你不要宣传出去,求求你了。


被演员气得死去活来的熙阳

佣空文【开始分支裘舞剧情啦!】

  前情提要:一名女子因丈夫欠债而惨遭缺德债主猥亵......

  奈布玛尔塔见势不对,立马拿起尼泊尔军刀和古典配枪冲上前,“我们是军人,命令你立马放开那个女孩!我们手里有武器!请立即停止你的行为!”奈布警告那个债主。

  “呵?小屁孩,还军人呢?你有本事保家卫国再来管我吧!没准你哪天成了叛徒雇佣兵广场断头台上还能见到......呃!死丫头放开我!滚!”那个老大一把撇开玛尔塔,“哟,感情深啊!谈你的恋爱你管我屁事!滚!”

  玛尔塔并没有发火,而是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那个老大显然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姑娘的危险性,“我说,叫,你,滚!...

  前情提要:一名女子因丈夫欠债而惨遭缺德债主猥亵......

  奈布玛尔塔见势不对,立马拿起尼泊尔军刀和古典配枪冲上前,“我们是军人,命令你立马放开那个女孩!我们手里有武器!请立即停止你的行为!”奈布警告那个债主。

  “呵?小屁孩,还军人呢?你有本事保家卫国再来管我吧!没准你哪天成了叛徒雇佣兵广场断头台上还能见到......呃!死丫头放开我!滚!”那个老大一把撇开玛尔塔,“哟,感情深啊!谈你的恋爱你管我屁事!滚!”

  玛尔塔并没有发火,而是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那个老大显然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姑娘的危险性,“我说,叫,你,滚!”

  “砰!”

  “呃呃呃呃啊啊啊!艹!你他妈敢开枪打老子!呃啊兄弟们给我上......”

  “砰砰!砰!”

  “嗤......我......快不行了,小的们,上.....啊.....”之后老大就晕倒了,幸好玛尔塔手下留情没有直接射击他的首级和心脏,不然的话......

  奈布和那名女子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俩人站在原地愣了好久。

  这就是巾帼不让须眉吗?

  “呼......呼......呼啊!玛......格丽莎,我,对不起你!我来迟了!”身后一位男子突然推开玛尔塔,冲到那名女子身前。

  “我.....我等了你好久啊!呜呜呜呜....你怎么才来啊......”她在他的怀抱里哭的泪流满面,眼睛都哭肿了。

  “多亏了那两个孩子,我才幸免于难的!裘克,快谢谢他们!”

  他一转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不是玛尔塔和.....被他辞掉的奈布吗?!他们怎么会来这里?!而且他们,军刀上和枪管上沾满鲜血?!再看看那帮讨债的,债主已经被击晕,而其他人也都被奈布划的伤痕累累,一脸震惊地看着满身是淤青的奈布。

  奈布很吃惊,甚至有点恐慌,“长.....长官您好!”

  玛尔塔也懵懵地喊了声“长官好”,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长官和玛格丽莎是夫妻。

  “你们....你们好.....谢谢你们.....救了我妻子......”裘克感激地说,同时在看向奈布的眼神中有些不安和愧疚。

  因为他本人有点好面子,所以又补上一句:“奈布,我....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别叫我长官......谁是你长官!”

  奈布看着裘克佯装冷漠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裘克不解:“你笑什么?”

  “哈哈没事没事,长官今天很精神,我是说。”

  “少跟我套近乎,你别想回来我跟你说QAQ!”

  “没有啦~是真的!QWQ”

  玛格丽莎突然兴致盎然地插了一嘴:“诶!亲爱的!他们是你学生啊!”

  裘克很从容地回答道:“嗯,是的。”

  “那个女同学我见过!他俩我都见过!没想到他俩这么优秀!谢谢你们!有恩必还!”她感激地笑了笑。

  裘克纳闷:“见过?在哪?”

  奈布玛尔塔顿时想起来是在酒吧,虽然年满十八但是玛格丽莎去的酒馆相当一部分是妓女啊,那不就成了去妓院了吗?!不行!玛格丽莎你不能说啊!

  “啊!那个,我们在马戏团认识的!”玛尔塔抢先一步,并且趁裘克不注意时给玛格丽莎一个眼色。

  她接到信号后立马明白了,微微点了点头,应和道:“嗯,在马戏团时碰见的。”

  裘克表面装傻,“哦。”

  实际他心里明白得很!那俩小鬼怎么去那种地方?!会不会醉了还做出......啊啊啊不要想!他们很单纯!

  作者:不好意思还真被你猜对了qwq。

  未完待续......

 

 


被演员气得死去活来的熙阳

佣空文【对不起断更了】

  前情提要:奈布和玛尔塔喝醉了,晚上回家缠绵了一整晚......

  “嗯......唔?”玛尔塔早早地就醒来了,“我......我怎么是光着的?等等......莫非......啊!”她迟钝的意识到昨晚自己睡了奈布,顿时把头缩到被窝里,但却看见了旁边熟睡着的奈布赤裸的身体。

  “啊!我真倒霉!”玛尔塔猛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怎么了?打自己干嘛?”奈布突然醒来,从后面环住玛尔塔。

  玛尔塔下的一激灵,赶紧脱离他的怀抱,“你,你干嘛呀?!昨晚你占个便宜不错了别得寸进尺!”

  奈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还不是你让的!”

 ...

  前情提要:奈布和玛尔塔喝醉了,晚上回家缠绵了一整晚......

  “嗯......唔?”玛尔塔早早地就醒来了,“我......我怎么是光着的?等等......莫非......啊!”她迟钝的意识到昨晚自己睡了奈布,顿时把头缩到被窝里,但却看见了旁边熟睡着的奈布赤裸的身体。

  “啊!我真倒霉!”玛尔塔猛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怎么了?打自己干嘛?”奈布突然醒来,从后面环住玛尔塔。

  玛尔塔下的一激灵,赶紧脱离他的怀抱,“你,你干嘛呀?!昨晚你占个便宜不错了别得寸进尺!”

  奈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还不是你让的!”

  “你再给我说一遍?!”

  “错了错了错了错了QAQ!”身为男友的他不得不向“女友势力”低头。

  玛尔塔看了看表,现在才凌晨五点,但俩人又睡不着,于是决定出门散散步。

  天还黑着,路上没有人,路旁的迷迭香和洋桔梗散发着迷人的香气,空气清新。即使在晚上也能欣赏到空中的白云和天地交界处的一抹深蓝色——要凌晨了。

  今日是这么美好......

  可是为什么玛尔塔听到了几个男人的声音和一个弱女子哭泣?

  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不见了,玛尔塔相信是自己听错了。

  可是,玛尔塔再次听见那几个熟悉的声音,背后一凉:“奈布......你......你听到了没有?有,有哭声......”

  “我早早就察觉到了,就在后方,走,玛尔塔,咱们掉头。”

  “可是......”

  奈布第一次如此正经地和她说话:“不要怕,有我在。这是身为军人保家卫国最基本的勇敢和担当。如果你现在手里握着的这把手枪不去保护自己保护别人的话,你以后也会后悔的。别怕,我是你坚强的后盾。你尽管干,我不希望你原本飘飘洒洒的人生留下任何遗憾!!”

  玛尔塔被他震撼了,被他感动了。震撼于一个小小少年竟能说出如此之远大抱负之话;感动于他珍视自己的生命高于他的生命。同时,她也觉悟了,她是时候换上戎装了,自己不再是家里那个大小姐了。

  “......嗯!走吧!加油!这辈子我贝坦菲尔绝不向敌人和恶势力低头!”她也鼓足了勇气,坚决地对奈布说道。

  “好!现在听我的,悄悄地过去,不要出声音。”奈布压低声音跟她说话。

  玛尔塔默契地点了点头。他们开始行动。

  这注定是美好又紧张刺激的凌晨了。

  慢慢地,他们来到了声音的源头。那是一个不宽不窄的巷子,他们悄悄走进去......

  “老妹儿啊,你老公这钱,要是再不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就是,他不是在马戏团风生水起么?好像还做了个什么院校的教官?!怎么?有钱跑路了?啊?”

  “不......不是你们说的,我知道我们债期快到了,但是他是夜班马戏团很苦的!白天院校训练晚上挣一点钱,院校的钱是年薪,圣诞节才给,距离还有三个月.....但要是还清还得两年......我也是在马戏团工作,还请各位放宽些.....求求你们了......我们一天就挣两口饭钱,我们都省下来还债了!”那个女声说道。感觉她已经哭哑了,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缺德晚上讨债。

  其中一个男子听她快说不动话了,不绕弯子直接问:“你也累了,就这样吧,我们老大的意思是你爱人要是不还他钱,他就要亲自享用你。这个......我们也无能为力,你不管用什么方法还到钱就ok,我们老大没有难为你的意思必须是你本人还.....你不是晚上老去酒吧吗?我有个下贱的方法......你跳完舞后,找个富豪,和他泡一晚上,说不定钱就来......”

  “滚!我是清白的!我在酒吧跳舞不代表我的心是脏的!要不是因为还债我不会去那跳舞!我这辈子除了我爱人不和别人上床!这是尊严!请你自重!”那个女人怒吼,那满腔怒火却无能为力的抽泣真是叫人揪心。

  突然,从奈布和玛尔塔身边闪过一个人,没有发现他俩,直奔那个女人和那些男人而去,推开那几个男人,轻蔑地说道:“白痴!连个女人都说不动,你们是水桶吗?!”

  显而易见,那个人是老大。

  那个女人开始戒备起来,“你,你想干什么?!”

  “啊!!!!不要!别碰我!滚啊混蛋!你个崽种......呃啊!不要!!救救我啊!!!上帝!!!!啊啊啊啊啊啊!”

  “我会慢慢享受这个过程的~呵呵呵哈哈哈哈哈......”男人邪魅一笑。

  未完待续......

  将来快到故事快结尾时,刀子会特别多!!!【划重点】但是结局大部分是甜蜜【也会有刀】的。

  但是!!!离结尾还太远.......ovo

  太太手搓码字很幸苦的!而且故事也是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想象!求三连!求关注!蟹蟹!算是对我认真写文态度的一种支持!蟹蟹!

 

 

 

 


 

 

 


被演员气得死去活来的熙阳

佣空文【车在这章之后!】

  前情提要:奈布带着玛尔塔去了酒吧.......

  酒吧轻快的爵士乐让人有些困倦或些许醉意,柔和的黄色灯光照在吧台上,照在一对对正在跳舞的男女的头上。这种有些随意的气氛让玛尔塔还不太适应。

  “小姐,麻烦来两瓶红酒。”奈布指了指那两瓶酒。

  “你们不喝葡萄酒或威士忌的吗?”女服务生礼貌地问道。

  “不了谢谢。”玛尔塔笑着摆了摆手,“一共多少钱?”

  “三十五英镑。”

  付完钱后,俩人朝着后院走去。一路上看到各种人:有情人,有醉汉,甚至有妓女在内......

  “拜托!下次去个好点的酒吧......”玛尔塔抱怨道...

  前情提要:奈布带着玛尔塔去了酒吧.......

  酒吧轻快的爵士乐让人有些困倦或些许醉意,柔和的黄色灯光照在吧台上,照在一对对正在跳舞的男女的头上。这种有些随意的气氛让玛尔塔还不太适应。

  “小姐,麻烦来两瓶红酒。”奈布指了指那两瓶酒。

  “你们不喝葡萄酒或威士忌的吗?”女服务生礼貌地问道。

  “不了谢谢。”玛尔塔笑着摆了摆手,“一共多少钱?”

  “三十五英镑。”

  付完钱后,俩人朝着后院走去。一路上看到各种人:有情人,有醉汉,甚至有妓女在内......

  “拜托!下次去个好点的酒吧......”玛尔塔抱怨道。

  奈布没好气地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都一样的。”

  “啧!”她翻了个白眼。

  这时,大厅那边响起了音乐,看上去是有人在表演。

  “走,去看看。”奈布拉着玛尔塔去了舞厅。

  曼妙的音乐与美丽动人的女子在一起真是这世界上极好的一道风景,欢快的印度舞由一位身着印度白色宝石舞裙的舞女表演着,身旁围观了一群人,都在赞叹这华丽的舞姿和这妖娆多姿的身躯。

  一支舞下来,大家雷鸣般地掌声响起,台上的女子双手合十,微笑着走下了舞台。“玛格丽莎小姐不愧为舞后!很希望下次继续为您打光!”一位男子恭敬地说道。

  玛格丽莎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只撂下一句“记得下次叫我泽莱女士,这是礼貌。”就走了。

  “克利切只是口误......”那个男人解释道。

  “克利切?!那个......是我同学?!(前面剧情提到过)不可能?那么巧吗?!”玛尔塔很吃惊,但还是收回思想,继续跟奈布往前走。

  欲想离去,却不料被那个叫玛格丽莎的拉住,只见她一脸崇拜地说:“你就是贝坦菲尔小姐?!”

  她见自己被认出来了,便从容回答道:“嗯,正是。”

  “泽莱,我叫玛格丽莎·泽莱,希望认识您,我白天在马戏团工作,晚上在酒吧赚些小费。”她说着向玛尔塔伸出了纤细的手。

  “嗯......好吧,很高兴认识泽莱小姐呢。”玛尔塔笑笑,“那,我先去找我的情人了,有缘再会!”

  玛格丽莎也笑了笑,“嗯,那您先去忙吧!”她顿了几秒,又对她说:“大家记得有忙互相帮一手呀!”说完就跑开了。

  玛尔塔也没去多想那句话,殊不知这话,在未来有多重要......

  未完待续......【车来啦!】

  车估计晚点发,今天晚上或明天?!ovo

  求三连!求关注!手搓打字很幸苦的!蟹蟹!


罗妮🍫

今天是个好日子~ \(*T▽T*)/ 

弄完了( ̄▽ ̄)

我的字丑……

今天是个好日子~ \(*T▽T*)/ 

弄完了( ̄▽ ̄)

我的字丑……

罗妮🍫
哈哈哈!我要搞事情!

哈哈哈!我要搞事情!

哈哈哈!我要搞事情!

被演员气得死去活来的熙阳

佣空文【半夜深更想起发文系列】

  前情提要:奈布因为心情低落而对战友们大发雷霆......

  小特气急败坏:“你很过分我告诉你!好心看你你却把我们想的这么负面!可见你看我们是什么样的你自己其实就是什么样的......唔噫!干嘛?!”小特气愤地嚷道,却被自己那个“没情商”的男友捂住了嘴。

  “别说了,祸从口出。”威廉说道。

  “你都不帮我!”

  威廉叹了口气,只得蹲下来很温柔地说:“嘘!他的父母在的,懂我意思?”

  特蕾西嘟起嘴来,有点惭愧地扭捏着手指:“怪我咯......”

  “也没有啦,只是提醒......”

  “你俩够了没?!”奈布早就看不...

  前情提要:奈布因为心情低落而对战友们大发雷霆......

  小特气急败坏:“你很过分我告诉你!好心看你你却把我们想的这么负面!可见你看我们是什么样的你自己其实就是什么样的......唔噫!干嘛?!”小特气愤地嚷道,却被自己那个“没情商”的男友捂住了嘴。

  “别说了,祸从口出。”威廉说道。

  “你都不帮我!”

  威廉叹了口气,只得蹲下来很温柔地说:“嘘!他的父母在的,懂我意思?”

  特蕾西嘟起嘴来,有点惭愧地扭捏着手指:“怪我咯......”

  “也没有啦,只是提醒......”

  “你俩够了没?!”奈布早就看不惯,欲想将大家赶走。

  “我觉得你够了!!”一直沉默寡言的玛尔塔突然开口,“没大没小的!道歉!”

  奈布冷哼一笑:“让我道歉?不可能!”

  诺顿叹了口气:“喏,看来他今天心情实在太差了,让他冷静冷静吧......那我们走吧,玛尔塔我们先回去了。”

  “额......其实他那人就那样......”没等她把话说完,“哈?人都溜得这么快的?!”

  刚刚叫的那辆马车早已开走,行驶在马路上了......

  “所以,你今晚跟我去个好玩的地方。”奈布居然也失去了对玛尔塔笑的意志,“呐,快收拾收拾吧。”

  收拾收拾?去酒吧?!

  “啊!那个,酒吧我不去啊......”

  “正是。”他说,“你都这么大了,也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这里有几件我妈妈不常穿的礼服,你选吧。”

  玛尔塔犹豫了一下,但面对奈布邀请还是架势不住了,“行吧......那就......试试?”

  不一会儿,不一会儿,从更衣室里走出一个窈窕性感的少女,她身穿蓝白色的裹身小礼服,带了一顶小礼帽,白色丝袜蓝色高跟鞋,好似电影里的女特务。

  奈布出了神,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啊,你穿的上这件......对不起我游神了,你很美丽!”他说的恳切。

  玛尔塔愣了愣,突然露出从未有过的一丝轻浮的笑,吟吟道:“我不止这件......这只是外衫,毕竟去的是酒吧,父母那么有名,我自然也要......”说着她稍稍解开了她的礼服扣子,露出了里面那件咖啡色紧身裙,胸前完美地用吸吸的丝带打了个蝴蝶结,深深的乳沟隐约可见,还有一枚别致的黑天鹅胸针。“漂~亮~一~些~”她略带妩媚地笑着。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奈布吃惊地看着原本帅气可爱的未婚妻,看来自己今天得少喝点了......【你懂的车快来了qwq】

  “我们吃点东西再去吧,少吃点甜腻的,待会儿喝酒小心反胃。”奈布提醒道。

  “知道啦!”

  未完待续.......

  下一篇的车会单独准备,我会单独发,怕被封号。【最后还是决定统一发车ovo】


被演员气得死去活来的熙阳

佣空文 第一章完结撒花!第二章!【下一篇就会有车】

2.《小姐,跟我去酒吧》

  前情提要:奈布因被艾米丽丹妮尔陷害而被裘克叫去......

  “过来!”裘克再次咆哮。

  “......是!”他也无奈,硬着头皮去了。

  “呵,凡惹我者也,诸死!”艾米丽眼中的氤氲慢慢加重......

  半晌,玛尔塔看见奈布正在收拾行李,很惶恐。

  “......你将是新一任队长,我无论怎样解释都没用,而且我不能暴露我们的关系......”他叹气,“我待会儿把队长徽章给你。”

  玛尔塔大惊失色,吓得水杯掉在地上,“不,不行!我要去跟长官说!”

  “诶你等......”奈布刚想拉住她,但玛...

2.《小姐,跟我去酒吧》

  前情提要:奈布因被艾米丽丹妮尔陷害而被裘克叫去......

  “过来!”裘克再次咆哮。

  “......是!”他也无奈,硬着头皮去了。

  “呵,凡惹我者也,诸死!”艾米丽眼中的氤氲慢慢加重......

  半晌,玛尔塔看见奈布正在收拾行李,很惶恐。

  “......你将是新一任队长,我无论怎样解释都没用,而且我不能暴露我们的关系......”他叹气,“我待会儿把队长徽章给你。”

  玛尔塔大惊失色,吓得水杯掉在地上,“不,不行!我要去跟长官说!”

  “诶你等......”奈布刚想拉住她,但玛尔塔早已跑远。

  “......但长官......”

  “没得解释,不管你是他是什么人,谁都无法动摇我!走!”

  “......是!”

  走出办公室,她的眼泪无声掉落......

  外面的太阳格外的耀眼,散发着警告的亮黄色光芒。在还余留着盛夏余温的金秋,两任队长擦肩而过,一个闪亮的徽章从一个人的手中递到另一个人的手中,但她没接住,也没敢接——意义责任太过重大,她怕让他们失望。就这样,徽章一闪一晃地掉落在跑道上,好似在嘲笑着什么。是他的失败无能,还是她的懦弱怕事?或许两者皆有。

  “欢迎新任队长,玛尔塔·贝坦菲尔小姐!”裘克鼓掌。

  大家没有任何反应,全编队鸦雀无声。

  “欢迎啊!愣什么呢?”

  “......欢迎新队长.......”只有稀少的掌声。

  “再大声点!”裘克已经不耐烦了。

  “欢迎队长!欢迎队长!”大家强笑着哭着大声喊欢迎,但大部分人已经哽咽着蹲了下来,诺顿威廉哭的像个孩子,玛尔塔也崩溃地哭出来,就连海伦娜也在无声地落泪,尽管她什么都看不见.......

  “队长,按照规矩,鞠躬。”裘克说。

  这.....这......不行......我还没有......

  “快!”

  玛尔塔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悲痛地喊道:“谢谢你们!”之后深深聚了一躬。

  对不起,奈布,对不起......

  大家与新队长将手放在胸口,表示纪念队长的退役,艾米丽丹妮尔豪不例外,她们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

  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之后便是有力无气训练的一天......

  “回营!准备准备,今天周五,祝各位周末愉快!”裘克露出久违的微笑。

  “休息了终于!”菲欧娜长舒了一口气。

  “原来裘克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冷漠啊......”玛尔塔心想着。

  薇拉挑了挑眉,优雅地笑了笑,“嘿!要不跟着玛尔塔去看望看望奈布!感觉他被丹妮尔她们祸害的太惨了......”

  特蕾西和威廉跟着点了点头,“嗯,那请玛队长带路吧!”

  “我?为什么要我带路?!”玛尔塔很疑惑地指了指自己。

  “因为我们觉得你们两家族很熟悉,而且你俩也是有关系的。”艾玛回答道。

  玛尔塔脸一红,“嗯......啊?你们咋知道的?!”

  “看出来的,我当时你俩夜晚约会时我醒着的。”特蕾西给了玛尔塔一个360°托马斯回旋大白眼,“我当时被秀了一脸,看了看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威廉.......”

  玛尔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不是有意的啦......”

  “快收拾吧!”诺顿已经迫不及待了。

  就这样,一行人叫了两辆马车,就这样上路了。至于车费.......玛尔塔承包。

  过了一个半小时......

  “奈布家好大.......”诺顿惊叹道。

  “你瞅你这没出息的样。”薇拉佯装嫌弃地看了看他,“住不了你难道还看不成呀?!”

  “好歹你也是个有背景的小家碧玉啊!话别说这么难听嘛!就是没见过QAQ!”诺顿眯着眼,嘟着个嘴,“诶诶快敲门嘛!”

  玛尔塔便上去拉了拉前门的铃铛,“有人吗?”她又拉了拉铃铛,“奈布?我是玛尔塔?萨贝达夫人在?”

  “我在。”奈布从花园不急不慢地跑过来,用钥匙打开了前门的铁锁,“进来吧,别乱跑。”

  太阳落山了,绚烂的余晖映在喷泉上,水面上泛着粼粼波光,今天的傍晚显得格外的美丽。

  “你们是来干嘛的?直说。”奈布用质问的口气说。

  帕缇夏终于开口了:“没有,只是觉得有点惋惜你走了过来看看......”

  奈布直接打断她,很没好气的说:“我看也是,笑话好看吗?看完了赶紧走!我家也不是你们想来就来的。”

  小特气急败坏,“你!.......”

  未完待续.......

  求三连!手机打字真的很累QAQ求关注!蟹蟹!

  话说想看车的下一篇出了之后私信我,我私信给车【如果这期文章评论公开车较多的那我就公开车文】

  下方评论告诉我谢谢!


 

 


老潇在黄泉路口等你

LOFTER没粮吃,想去抖音康康有没有粮啃,结果看到这晦气东西

cp本身是美好的,被rz党抹黑了……

占tag致歉

LOFTER没粮吃,想去抖音康康有没有粮啃,结果看到这晦气东西

cp本身是美好的,被rz党抹黑了……

占tag致歉

三辶巛

旧图重置(ੱ⍸ੱ)(第二个是没滤镜的

旧图重置(ੱ⍸ੱ)(第二个是没滤镜的

被演员气得死去活来的熙阳

佣空文【别问我为啥拖更,要问先点赞ovo】

  前情提要:奈布得知婚礼无法入眠......

  “嗯,就这些,你居然不知道这合同?!好吧,借着这晚,我就把事实告诉你吧。”奈布叹气一笑,“我刚才说的这些,懂了吗?我父亲在我入伍前把贝坦菲尔家人的想法说了一遍,不然我也只知道合同,讲不出故事来。”

  玛尔塔的瞳孔缩小了好几倍,奈布也不说话了。空气突然变得很安静,苍穹上的星辰仿佛都停止了转动。就这样,过了半晌,他们才各自反应过来。

  “噢......原来......是这样呀......我其实很开心,但现在,有点尴尬......”玛尔塔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掉头就要回军营,却被奈布一把拉住胳膊,“咱们一定要平...

  前情提要:奈布得知婚礼无法入眠......

  “嗯,就这些,你居然不知道这合同?!好吧,借着这晚,我就把事实告诉你吧。”奈布叹气一笑,“我刚才说的这些,懂了吗?我父亲在我入伍前把贝坦菲尔家人的想法说了一遍,不然我也只知道合同,讲不出故事来。”

  玛尔塔的瞳孔缩小了好几倍,奈布也不说话了。空气突然变得很安静,苍穹上的星辰仿佛都停止了转动。就这样,过了半晌,他们才各自反应过来。

  “噢......原来......是这样呀......我其实很开心,但现在,有点尴尬......”玛尔塔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掉头就要回军营,却被奈布一把拉住胳膊,“咱们一定要平安无事!还有......你最好在军营里少理我,我得一视同仁,不然的活就会......还有,都长这么大了,让我抱一下。”说着他便将玛尔塔揽进怀里,抱住她磨蹭了一会儿,才肯跟她去睡觉。

  “他刚才,好可爱,胸膛好暖和......我天!我在想什么?婚礼啥的早着呢......睡吧!”

  “她刚刚,好温柔!胸膛好软......啊啊啊啊啊啊奈布你个货色!呸呸呸想啥呢?!快去睡觉!”

  就这样,他们也进入了美梦。

  然而目睹了一切的艾米丽和丹妮尔正在偷乐呢!

  “这样,不牵扯到玛尔塔又能陷害奈布的办法,我想到一个......”艾米丽嘴角一扬。

  ......

  “叮铃铃铃铃......”

  “起床!都给我起来!”裘克在帐篷外大喊着。

  “啊呀,没睡够呢还!”

  “起来!”

  “呜呜呜呜......”艾玛欲哭无泪。

  又是50圈的跑步......【各位脑补下小特跑步qwq盲女不用跑】

  “艾米丽,你怎么了?”教官问道。

  “教官,我和丹妮尔有事向您报告。”她说。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们被大风惊醒了,然后发现......奈布借着不明理由找到玛尔塔小姐,并且强抱了她!”丹妮尔一惊一乍地喊道,在外跑步的36编队成员们全都知道了。

  “你惹着他俩了?”艾玛问。

  “不知道。”奈布冷漠以对。

  “他应该是被污蔑了吧。”

  “不一定......或许她们和他以前有什么恩怨......没准。”菲欧娜觉得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裘克很吃惊,也很气愤:“奈布!我命令你给我过来!”

  奈布心里一凉,完了。

  未完待续......

  咳咳看完可以点个关注吗QAQ蟹蟹!作者打字也很辛苦的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