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裟雷

23.9万浏览    599参与
此鬼已超度(喜欢诈尸)

【雷裟雷】Scars I Worship

本篇意义不明,单纯想到了标题+太久没写了就拿来练练手了


纱布摩擦的窸窣声响彻整个房间,几瓶药罐子整整齐齐摆在地上,有的已开封且显然被使用多次。血红的衣角拿湿纸巾擦了几遍,但很显然想要抹除什么并不是容易的事。


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清洗伤口周围,她紧张的大气不敢喘一个,生怕一个不小心弄疼了她。想到其他大小不一的伤口她手里轻薄的棉花变得沉重,迫使她紧绷着神经。


『裟罗』


到她的名字,九条裟罗猛地抬头,一滴汗滑落脸颊。


『不需如此小心,此身痛感缺失。』


九条想要开口反驳却找不出恰当的词汇,沉默地擦拭干涸的血迹,眉头微皱着,柔和中伴着几分愁苦。她深吸口气,努力......

本篇意义不明,单纯想到了标题+太久没写了就拿来练练手了




纱布摩擦的窸窣声响彻整个房间,几瓶药罐子整整齐齐摆在地上,有的已开封且显然被使用多次。血红的衣角拿湿纸巾擦了几遍,但很显然想要抹除什么并不是容易的事。


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清洗伤口周围,她紧张的大气不敢喘一个,生怕一个不小心弄疼了她。想到其他大小不一的伤口她手里轻薄的棉花变得沉重,迫使她紧绷着神经。


『裟罗』


到她的名字,九条裟罗猛地抬头,一滴汗滑落脸颊。


『不需如此小心,此身痛感缺失。』


九条想要开口反驳却找不出恰当的词汇,沉默地擦拭干涸的血迹,眉头微皱着,柔和中伴着几分愁苦。她深吸口气,努力平静过快的心跳。


『将军大人总是告诫属下“有伤需治,不可隐瞒,应当好生歇息”,可到您自己便不算话了。』


『义务在身,何谈歇息。』


九条裟罗捧着将军的手,查看是否遗漏什么。


『那满身伤痕,身心俱疲,又何谈义务。』


她的下巴被强行抬起,逼迫她看向将军,直面沉寂的雷霆九条不自觉的加重了呼吸。


『自从【内在】开放了我身所谓的情感权限你倒是愈发大胆了,九条裟罗。』


『不敢。您...误会了。』九条别开眼神,挣脱了神明的控制。


『呵,也罢。』说着将军试图起身,被九条急忙制止了。


『将军大人虽不受痛苦烦扰但您要明白,不痛不等于没事。』


将军看了看腹部上那长长的伤,像是明白了并听了进去。所以当九条裟罗抱起她去座位上时她没有乱动,以免把缝好的线扯开。


将军坐下,一如既往地俯视跪坐着的天狗。年轻的大将闭目,像是在心中默念祷告。她的面容在灯光的照应下显得柔和,模糊了棱角分明的下颚。


她的双眸,是世间最明亮的正常。


雷电将军无声的伸出手,如同她初见将领时一样。


九条裟罗笑着握着她的手,如同她第一次踏入天守阁时一样。


她吻了她的手背,她表现忠诚和誓言的形式。


『你不怕这满身伤疤?』


她摇头『在这点上,属下的这些伤口不比将军大人好多少。』


『你把它们当作什么。』


『属下为将军大人而战的象征』


『那此身的?』


九条压低声音,搁着绷带亲吻,小心翼翼,爱恋满满。


『我所信奉的』
















言玖

是庆祝裟罗满天赋画的贺图,将军给裟罗戴上最后一个皇冠(ᕑᗢᓫ∗)˒

今天晚上满的,所以画的比较匆忙

是庆祝裟罗满天赋画的贺图,将军给裟罗戴上最后一个皇冠(ᕑᗢᓫ∗)˒

今天晚上满的,所以画的比较匆忙

纟氏亻田×3

我p我p(猫猫擦地图)

目测中考完之前我都只会搞这种没脑的傻叼图力

我p我p(猫猫擦地图)

目测中考完之前我都只会搞这种没脑的傻叼图力

Angry Old Mu

慰籍 九条裟罗x雷电将军

结束了一天的忙碌,九条裟罗终于回到自己的府中。 


府中十分清冷。 


阵阵清风飘过刮得樱树满地飘花。 


家仆们在告退了九条裟罗后也匆匆离开,府中只剩她一人。 


「没事,买不到算了」九条裟罗端坐在茶几边,轻声叹息道。 


她自我安慰似的自言自语「我本就不应该将自己的情感过多寄托于一个人偶上」她闭上了眼,开始冥想。 


时间过得很快,待她再次睁开眼时,已经快近了傍晚。桌上也不知何时被摆上了一座雷神人偶。 


「这......

结束了一天的忙碌,九条裟罗终于回到自己的府中。 

 

府中十分清冷。 

 

阵阵清风飘过刮得樱树满地飘花。 

 

家仆们在告退了九条裟罗后也匆匆离开,府中只剩她一人。 

 

「没事,买不到算了」九条裟罗端坐在茶几边,轻声叹息道。 

 

她自我安慰似的自言自语「我本就不应该将自己的情感过多寄托于一个人偶上」她闭上了眼,开始冥想。 

 

时间过得很快,待她再次睁开眼时,已经快近了傍晚。桌上也不知何时被摆上了一座雷神人偶。 

 

「这是早柚的赔礼吗?」九条裟罗欣喜极了。她举起人偶仔细端详着这座精美的工艺品。但是,底座不知为何被刻上了一行优美的行书【九条裟罗,请一定要好好爱护她】 

 

「这是早柚留下的吗?还真是不像她的口气」她疑惑地盯着那一行小字「为什么要用‘她’呢,这只不过是个人偶罢了」 

 

「不对」她突然摇了摇头「这人偶在我心中的分量就与将军大人一样,怎么能用‘它’呢」说罢就就对这人偶一顿仔细擦拭,生怕脏了她的将军大人。 

 

忙活了半天的九条裟罗也困了,脱下了常服,最后轻抚了一次人偶,便钻进被中休憩。 

 

她没注意的是,房中的人偶正在发着紫光。突然,雷电将军从人偶中钻了出来。 

 

“八重宫司的方法还真是好用啊。”她踮起脚悄悄摸向了小天狗“可以偷偷夜袭了。”按耐不住自己的窃喜,一把钻进了九条裟罗的被窝。 

 

小天狗睡的很沉,根本没有注意到屋中的变化。 

 

雷电将军刚想伸手摸清九条裟罗的“底细”,却一不小心撞了她一个满怀。被九条裟罗紧紧环住了自己的腰。 

 

可怜的雷电将军根本不敢动弹,害怕九条裟罗突然惊醒发现她的囧样,只好干等着九条裟罗松开手。 

 

夜深了,九条裟罗也睡得越发的沉。手也开始不老实了起来,大胆的动作惊得雷电将军的脸红到了耳根子。 

 

「将军大人…….将军大人」九条裟罗无意识地轻唤道,口中不断喷涌的热气打在了雷电将军的耳上,诱惑着她的越界。 

 

她再也难以忍受这旖旎的风光,贴脸吻上了面前的小天狗,还没等九条裟罗反应,便逃离了府中。 

 

九条裟罗再次睁开双眼时,已经到了她去向天守阁接受任务的时候了。 

 

只是,她感觉今天好像有点异样,但是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放空自己的大脑后,就去向了天守阁。 

 

推开大门,神明就端坐在正殿的中央,目光灼灼地盯着朝她走来的九条裟罗。 

 

“裟罗。”她轻声呼唤道,“快到我这边来,我有重要的任务要让你去完成。”雷电将军脸颊泛着红。 

 

九条裟罗奇怪于今天雷电将军今日的举止,但也还是乖乖地跪在了她的身旁。 

 

她将振袖贴在了九条裟罗的身上,丝绸的触感勾动着九条裟罗的心弦。 

 

九条裟罗眼神迷离,盯着面前不断靠近的神明。 

 

「将军大人!」她逸出一声破碎的惊呼,整个人攀在来雷电将军的身上。 

 

“跟我说说你昨晚梦到了什么”语气充满诱惑,勾人心魄。 

 

霎时间,温热的湿意涌向了九条裟罗的下身。「将军大人,属下啥都没梦到」小天狗在她的怀中红了脸,扭着头,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我昨天,可是听到你晚上一遍又一遍呼唤着我的名字。”雷电将军顿了顿“是想我了吗?” 

 

还没得九条裟罗开口,雷电将军就先一步说道 

 

“今晚来天守阁,有重要的任务。” 

 

未完待续 

有人看就继续写

辞恶UwU

九条

tag有私心,占tag的话致歉

求评论谢谢

九条

tag有私心,占tag的话致歉

求评论谢谢

你见过自天空坠落的金光吗

在外工作了一整天的裟(家)罗(长),回家时从附近的超市采购了影(neet)喜欢吃的零食。

裟罗图的太太是米游社的 我方方块,那画影的太太有人知道吗?

在外工作了一整天的裟(家)罗(长),回家时从附近的超市采购了影(neet)喜欢吃的零食。

裟罗图的太太是米游社的 我方方块,那画影的太太有人知道吗?

Angry Old Mu

京观(二)九条裟罗x雷电将军

雷电将军微病娇


“你们知道此身为什么要突然传唤你们吗?”雷电将军朝座下投下视线,座下众多旗本武将没有人应声。 


“回答我!” 


【回将军大人,不,不知道。】旗本们把自己的头低的更加顺从。 


“近日,幕府军在与反叛军的战斗中接连溃败,损失惨重。”神明顿了顿“你们之中,出现了叛徒。” 


雷电将军的声音忽然提高,冰如寒冰,听在耳里犹如刀锋划过。 


“叛贼,站出来,面对我。” 


众人无言 


[图片]...

雷电将军微病娇


“你们知道此身为什么要突然传唤你们吗?”雷电将军朝座下投下视线,座下众多旗本武将没有人应声。 

 

“回答我!” 

 

【回将军大人,不,不知道。】旗本们把自己的头低的更加顺从。 

 

“近日,幕府军在与反叛军的战斗中接连溃败,损失惨重。”神明顿了顿“你们之中,出现了叛徒。” 

 

雷电将军的声音忽然提高,冰如寒冰,听在耳里犹如刀锋划过。 

 

“叛贼,站出来,面对我。” 

 

众人无言 

 


 

 

九条裟罗瞪大了眼睛,那人正是前几日与她交接情报的接头人。 

 

【是九条裟罗……卧底是九条裟罗……】接头人口中无意识地喷吐出几个字,随即就昏死过去。 

 

雷电将军的目光对上了九条裟罗。“证据确凿,退下吧。除了你,九条裟罗。” 

 

大殿中寂静了下来。突然,神明爆起。


巨大的外力压折了九条裟罗的双腿。迫使她跪在了地上,眼神不甘的对住了神明的双眸。 

 

雷电将军撑开手掌,雷光跃然指尖,一道雷咒穿入了九条裟罗的体内。 

 

九条裟罗能感受到她的大脑尖叫着想要逃离,想要用自尽去摆脱这凌迟一般的痛苦。 

 

她跪在原地,痛苦的颤抖着「将,将军大人,错了,末将错了。。饶了我吧。。。饶了我」 

 

雷咒飞出,九条裟罗重重地倒在地上,肌肉仿佛还在反复抽动。她觉得她几乎要被撕碎了,呜咽的抽泣声从她的胸膛深处传了出来。 

 


 

“想要彻底原谅的话,这点还是不够”神明脸上终于挂出了一丝笑容,侧抱着她离开了大殿…… 

 

会有番外,会有补充,如果有人看的话

Angry Old Mu

京观 雷电将军x九条裟罗

京观 雷裟雷 

-------古人杀贼,战捷陈尸,必筑京观,以为藏尸之地。 

 

山谷中回荡着号角声,黑压压的大军遮蔽了整块大地,发出的震颤声可以震碎面前的一切。 


“愚勇。”天空中的神明举起薙刀,雷光在刀剑上跃动,天地变色。 


薙刀掷下,带着黑白相交的光芒嘶吼着疾驰而过。周围的空气猛地被抽空了,音爆声足以冲破人的耳膜。在薙刀飞过的地方,地面的泥土和石头无不被掀起,留下一道如人工河道般笔直的沟渠。 


霎时间,面前黑压压的大军少了一大半。只剩地面的断肢和在刀光中侥幸逃......

京观 雷裟雷 

-------古人杀贼,战捷陈尸,必筑京观,以为藏尸之地。 

 

山谷中回荡着号角声,黑压压的大军遮蔽了整块大地,发出的震颤声可以震碎面前的一切。 

 

“愚勇。”天空中的神明举起薙刀,雷光在刀剑上跃动,天地变色。 

 

薙刀掷下,带着黑白相交的光芒嘶吼着疾驰而过。周围的空气猛地被抽空了,音爆声足以冲破人的耳膜。在薙刀飞过的地方,地面的泥土和石头无不被掀起,留下一道如人工河道般笔直的沟渠。 

 

霎时间,面前黑压压的大军少了一大半。只剩地面的断肢和在刀光中侥幸逃生的残兵。 

 

「将军大人,剩下的人该怎处理?」九条裟罗双膝跪地,声音颤抖着开了口 

 

“斩余人,筑京观。”雷电将军收起薙刀,从空中缓缓降下。 

 

「回将军大人,他们都已穷途末路,一群残兵败将没有战斗能力,不如将他们放走吧。」九条裟罗开口道。 

 

“区区蝼蚁,死不足惜。”眼中的雷光闪烁,望向了远处互相搀扶着试图逃开的叛军。“将他们聚到一起,我要亲自将这些败者铸造成永恒的基石。” 

 

「将军大人,这…」 

 

“怎么,你有意见?” 

 

「末将不敢」九条裟罗声音颤抖着。 

 

败者们被聚到了一起,砍下了头颅,血液飞溅着染红了大地。 

 

恍惚中,九条裟罗好像回到了几天前。 

 

她是反叛军安插在幕府中的卧底,也是反叛军的底牌。反叛军需要九条裟罗源源不断的提供情报,以便他们更加快速地击退幕府军。 

 

但这次,她失误了。她从未想过雷电将军竟然会御驾亲征,亲自将叛军斩灭。 

 

头晕目眩中,她看到其中一个熟悉身影,那是她的同伴。他双眼惊恐地看着她,又转而变成了哀求。【裟罗,快救救我】那人轻声呼唤道。九条裟罗不敢开口回应,她知道她身后就站着雷电将军。 

 

雷电将军好像听到了这一声细微的呼喊,静静地盯着九条裟罗。 

 

她感受到了身后灼灼的目光,低下了头,快步离开了。 

 

大雨降下,原本遮天蔽日浓稠无比的黑暗正在逐渐淡化,被血色污染的天地也正在逐渐变得澄清…… 

 

当九条裟罗再次来到山谷时,谷中只剩下了建造完成的京观,无数人头镶嵌在墙壁中。她的脑中出现了那个人绝望的双眸还有他死亡前无助的哀求。九条裟罗的胃打着节,趴在地上干呕了起来,这一切的过错都在于她。 

 

“九条裟罗,你怎么了?”身旁响起神明关切的声音。 

 

她强忍着胃中的翻滚,眼前不断跳过雷电将军对手无寸铁之人的屠戮。「将军大人,末将没事。末将只是有点累。」

我叫阿霄
这对太戳我了😭😭😭😭...

这对太戳我了😭😭😭😭

交个党费

这对太戳我了😭😭😭😭

交个党费

言玖
裟雷也要拥有这个改图 ✿(。◕...

裟雷也要拥有这个改图

 ✿(。◕‿◕。)✿

左边是将军,右边是影

裟雷也要拥有这个改图

 ✿(。◕‿◕。)✿

左边是将军,右边是影

辞月饼ovo

一点碎碎念的天狗 虚无游行

主要是裟罗单人视角  一些自己关于人物的理解x

私心tag致歉


隐约雷鸣,但盼风雨,纵有风雨来,我未留于此。

“好了,可惜我没有治愈的能力,没法让你再好受一些。”九条裟罗一手扣住捕兽夹底部,另一只手借巧劲打开了捕兽夹。被夹伤前腿的狐狸耷拉着耳朵,轻轻嘤了几声表示感谢。“ 过几天我试试和附近的村子还有社奉行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为那些年轻的猎人找些简单的活计做。”狐狸身上的毛有些燥,九条裟罗轻轻梳理着狐狸的毛发。忽然远处传来锣鼓声,狐狸倏地竖起了耳朵,朝声音的反方向逃走了。

九条裟罗睁开眼睛,看到一堵白墙,刚刚脱身于梦中明亮的森林,她也很快适应了略微有些昏......

主要是裟罗单人视角  一些自己关于人物的理解x

私心tag致歉


隐约雷鸣,但盼风雨,纵有风雨来,我未留于此。

“好了,可惜我没有治愈的能力,没法让你再好受一些。”九条裟罗一手扣住捕兽夹底部,另一只手借巧劲打开了捕兽夹。被夹伤前腿的狐狸耷拉着耳朵,轻轻嘤了几声表示感谢。“ 过几天我试试和附近的村子还有社奉行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为那些年轻的猎人找些简单的活计做。”狐狸身上的毛有些燥,九条裟罗轻轻梳理着狐狸的毛发。忽然远处传来锣鼓声,狐狸倏地竖起了耳朵,朝声音的反方向逃走了。

九条裟罗睁开眼睛,看到一堵白墙,刚刚脱身于梦中明亮的森林,她也很快适应了略微有些昏暗的房间。她很少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因此屋内的陈设也极为简单。今天是节日的最后一天,锣鼓声还是早早地响了起来,不过乐声显然离天领奉行还有一定距离,因而听不到游人的喧嚣,只剩一重一重的乐鼓声了。九条裟罗眯了眯眼,既然已经醒了,她还是决定立刻从床上起来。将军大人的塑像被好好地摆在架子的最高一层,下一层是一个没有任何花纹的瓷瓶,养了有一段时间的绿植已经兴致勃勃地朝窗子长去了。这是裟罗从城外的村子里带回来的,当时只觉得亲切又眼熟,后来才想起来自己以前生活在山林里面时,经常用这种植物叶子的汁液来治愈外伤。不过当时与反抗军的战事正紧,记不得这样的小事也是正常的事情。

那时正好幕府军打了败仗,双方的伤亡都相当惨重。珊瑚宫心海和异乡旅者确实使反抗军士气大振。那次幕府军从海滩边撤回九条阵屋的时候,海滩边象征武人精神的血斛仍然开的正盛,裟罗无意看见其中一朵。大半朵花被武士的刀锋斩下,茎上残留着的花瓣切口光滑而平整,那些被斩落的红色花瓣早已被踏入泥土里。或许这就是武人最终的命运,终将归于永恒寂寥的山林与海滩,成为这地脉中亘古不变,不曾消弭也不曾灭亡的幽灵。裟罗留在后方,破空的箭矢将电流传导向被它破开的空气,电光照耀之下,旅者拔剑击落了箭矢。

...想必她的胳膊一定麻了吧。裟罗回头瞥见剑锋扬起利落的风,雷光被疾风撕扯殆尽。

战败后将军大人召裟罗前往天守阁。将军大人总是这样,很少加以奖赏,也很少有所怪罪,天守阁总是平和而冷清,无论嚣起怎样的灾变,于它而言似乎也只是永恒的洪流里的小小波涛、有几只团雀停在阁前的梦见木梢头,或者在地上蹦蹦跳跳。裟罗跪坐在厅前,她要等将军大人先读完家主的折子,再开始汇报前线的战况。一只团雀落在裟罗手边,轻轻啄了啄天狗尚未收起的鸦羽,作为回报,裟罗也悄悄替它理了理羽毛,被顺了毛的团雀心满意足地飞走了。

裟罗汇报完后天色也已经有些暗了,天上积起了厚厚的乌云,似乎要下雨了。团雀们也早早地飞回了自己的巢穴,她这便结束了自己的汇报。将军独自立于殿上,看不出喜悲。裟罗在面对自己屋子里的将军像时,也曾经私下揣度将军所谓的永恒是否就是一成不变,人们千年如一日地穿过町街,团雀千年如一日地停留在停留在梦见木枝头,这当然是可以做到的,可是也许小仓屋不在了,九十九屋的主人也换了姓氏,团雀不再是金色的了,还有远方的红色团雀在这里停留。要是要把这些东西都留下,那怎么做得到呢?人的生命不过是须臾中的一场游行,喂团雀的老妇人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了,也许她去世后,团雀也许就不上天守阁来了。裟罗望着将军大人的背影,只是匆匆再看了一眼,便敛起羽翼辞行了。她将家中将军大人的塑像视为挚友,可即使面对这位“挚友”她也不曾将自己的心声吐露半分。她心中所想所念究竟为何物?裟罗常常这样想,不像是饥饿口渴时希望找到的树莓,不像是能治愈伤痛的草药,也不像是无聊时遇到的能吐人言的狐妖。如果非要说的话,像是裟罗刚被九条家主带到稻妻城时,在九十九物看到的一只金色的团雀。虽然商标上写着的是“金丝雀”,不过小裟罗还是认出了那是一只团雀。

它的啾鸣声格外悦耳,确实是和别的团雀不同的,但它似乎并没有作为观赏物的自觉,总是扑腾着翅膀想要从笼子里脱身。想要买下它,放走它,可是九条家主前几天刚因为小裟罗和军营中的士兵玩闹而大发脾气,他绝不可能同意裟罗去买一只团雀。小裟罗只好在每天路过町街时,悄悄看上一眼,装作不经意地一眼扫过掉了些毛的团雀——她太怕被家主发现了。三天后,她听老板娘说起,聪明的团雀啄开了固定笼子门的竹枝,悄悄飞走了。

那时的小裟罗心里是隐隐有些欢欣和失落的,尽管她并不明白其中原因。后来这种情感在她被将军大人任命为幕府将军的时候醒来了,磨去幼时的青涩与天真,裟罗仰望高高在上的天守阁,与自由自在地飞翔在天空的同族不同,裟罗在稻妻城中长大,心智大体上与她那两位名义上的兄长也无二致,可她也有独特的地方。少年人的轻狂似乎丢在山林中了,将军大人念到九条裟罗的名字,她便如那些年长的功臣那样谦逊地低下头,眼中的天守阁变成了灰色的地面。裟罗忽然就懂了,她是年轻的将领,为将军大人立过战功,为九条家取得过荣耀,可是她立下的战功对于永恒而言本就是可有可无的,永恒将一切化为虚无,有些东西裟罗不用抬头就能想象,比如将军大人独自立与天守阁前,微微阖眼时眼角的泪痣轻轻颤动的样子。虽然裟罗每次只敢匆匆地看上一眼,可毕竟她看过那么多次。

想到这里,裟罗便对着生机勃勃的绿植笑了一笑,拉开了帘子使它能得到更多的阳光,再为它加了些水。做完这些后,她对着将军像微微鞠躬,紧接着出门去训练场了。

路途中裟罗又抬头远远地望着天守阁,它庄严神圣,仿佛立于九天之上。这条路上来往的人不少,偶尔也有人抬头看看天守阁,再感慨一句什么。眼狩令推行时,裟罗并没有设想过自己失去了神之眼的情形,于她而言,神明于此刻投下视线,回应了小天狗有关“守护”与“生”的心愿,神之眼在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具备了所有的意义,即使“生”于永恒相悖,将军大人仍然应允了愿望存在。

那么,至少在永恒的死亡到来之前。

身披戎装的九条裟罗在训练场上弯弓搭箭,雷光脱弦。

正中靶心。


794459

《阿贝多的悲剧》

纯属娱乐,不喜勿喷,谢谢,有的字写错了💦

《阿贝多的悲剧》

纯属娱乐,不喜勿喷,谢谢,有的字写错了💦

墨兰系(懒懒懒)
第一次手机绘,尽力了(&acu...

第一次手机绘,尽力了(´╥ω╥`)将军还是对不住你!!_(´ཀ`」 ∠)__ 就怎么会这么丑~

第一次手机绘,尽力了(´╥ω╥`)将军还是对不住你!!_(´ཀ`」 ∠)__ 就怎么会这么丑~

凌乱的沫绫

雷裟 将军大人吃醋了?!(将军视角)

*文笔不好,相当于口嗨(?

*ooc成山,应该会出九条视角吧……?

*问:为什么文笔不好还要写?答:这是在北极最后的倔强

*本文没有故意敌对一斗的!!!剧情需要!!!


——————————————————————


  最近总是听到门外的奥洁众在探讨一个叫“荒泷一斗”的人,哦不,准确来说是鬼

  我本来并不在意的,直到……

  他们提到了他和裟罗的绯闻,提到了他与裟罗的那种相爱相杀的情景

  当时心中不知为何,好似燃起了一团怒火,耳边传来一阵耳鸣,甚至内在也受到了影响...


*文笔不好,相当于口嗨(?

*ooc成山,应该会出九条视角吧……?

*问:为什么文笔不好还要写?答:这是在北极最后的倔强

*本文没有故意敌对一斗的!!!剧情需要!!!


——————————————————————


  最近总是听到门外的奥洁众在探讨一个叫“荒泷一斗”的人,哦不,准确来说是鬼

  我本来并不在意的,直到……

  他们提到了他和裟罗的绯闻,提到了他与裟罗的那种相爱相杀的情景

  当时心中不知为何,好似燃起了一团怒火,耳边传来一阵耳鸣,甚至内在也受到了影响


  内在听完我的复述后,建议我出去走走,说可能是工作太久影响到了

  我自然是拒绝的,可是内在的强烈要求使我不得不妥协


  我看见百姓们似乎都在看小说,所以我也就去看看

  热销书架上看到最为频繁的两个角色就属荒泷一斗和九条裟罗了

  什么《荒泷派的大哥和天领奉行的大将》、《赤鬼与天狗》、《该溜子和大“裟”子》……等等

 

 不爽


  内在建议我去鸣神大社的神樱树下散心,找那位八重宫司听一下我的复述

  那位八重宫司听完先是惊讶了一会儿,然后不知从何处掏来了一本书交给我,说是可以解决我的问题


  回去的时候八重宫司让我关注一下百姓的生活和倾诉,我想了一会儿

  倾诉……?

  我想到了留言板


                            留言板

  1.啊啊啊!!!九条大人好帅!!!——我是九条大人的*

  2.九条天狗!出来相扑!!!本大爷等你很久了!!!你不会怕了吧!?哈哈哈哈!!!——荒泷天下第一斗

  3.哦哦哦哦!!!天啊!!!难道小说里的都是真的!?——龙套

  …………


  啧…

  心中的酸涩感愈发强烈,几乎要占据整个大脑

  马上要到三奉行汇报工作的时间了,到时再问问吧


  裟罗的声音很好听,稳重又不失个性

  让她单独留下后她似乎很紧张,当我询问她怎么了的时候,她像一只小狗一样抖了一下,支支吾吾的问我是不是工作出了问题什么的……

  很可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只是如果裟罗有狗耳朵的话,现在应该是耷拉下来的吧

  我不自觉的翘了翘嘴角

  我询问裟罗是如何看待荒泷一斗这个人时,她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一下,却又马上恢复

  “他…活泼好动(爱找麻烦)与小朋友们相处融洽(呵呵…)关心他人(如:九条天狗你是不是怕了!?)是个好人……”

  裟罗是如此评价的……

  心中的不好猜想如潮水般涌来,莫非他们真的是一对?莫非裟罗真的喜欢他?……等等

  委屈与酸涩淹过理智,覆盖全身


  再次醒来,发现裟罗正被我压在身下,眼角泛着点点泪光,嘴唇微肿,满面通红,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一开始有一点期待裟罗的反应,害怕很快地追上来,害怕失去裟罗,害怕裟罗因此讨厌我,害怕裟罗疏远我……

  我不安的抱住裟罗,一点也好…给我一点安全感吧……裟罗

  突然,我被抱住,被抱的很紧

  “我喜欢你,所以别怕将军大人”

  如同一直坠入深渊的人被稳稳地接住一般,我不记得自己回答了什么,只记得后面裟罗与我缠绵到了清晨

  裟罗问我那时为什么会吻她的时候,我将当时的感受讲给她听,她一脸震惊地问我是不是吃醋了,我不是在吃她吗?

  后面我把那本八重宫司给的那本《天狗的特殊饲养方法》给她看了一下后,她僵了一下又满面通红的扑进我的怀里

  九条裟罗(❌)将军的裟罗(✅)

  

代叁

【九条裟罗×雷电影】吾心澄明

  九条裟罗有幸博得那一笑。

  于是那天半抹的残月、漫山纷飞的白雪和枯树枝头栖息的那只乌鸦,都可以是她眼里的春色。


  何曾几时瞻仰过雷电的威光,上苍的戟短暂而瞬息,破开层层黑云,划开天之纱狭隘的一隅。

  曾获殊荣登上天守阁至高之处,于那位大人身后俯瞰国土全境。

  彼时也斗胆移开视线,如同借阴云遮蔽而行窃的小小乌鸦,做过自以为最僭越的举动。

  雷光在她眼中绽放,照亮浮世,命令雷电的神明孤独地傲立着。

  九条裟罗恭敬地站在她...

  九条裟罗有幸博得那一笑。

  于是那天半抹的残月、漫山纷飞的白雪和枯树枝头栖息的那只乌鸦,都可以是她眼里的春色。




  何曾几时瞻仰过雷电的威光,上苍的戟短暂而瞬息,破开层层黑云,划开天之纱狭隘的一隅。

  曾获殊荣登上天守阁至高之处,于那位大人身后俯瞰国土全境。

  彼时也斗胆移开视线,如同借阴云遮蔽而行窃的小小乌鸦,做过自以为最僭越的举动。

  雷光在她眼中绽放,照亮浮世,命令雷电的神明孤独地傲立着。

  九条裟罗恭敬地站在她身后,于交错的、漂亮而熟悉的电光里,偷窥神明光洁的肩和凝脂般完美的背部,见风拂过她长发纷飞时那若隐若现的后颈,和宛如新生之花般泛着诱人淡粉的雷之三重巴纹。




  若说那位大人是高天之上的鸣雷,那九条裟罗便是难以防备的闪电。闪电先行,尔后必有骇人雷鸣。

  身为天领奉行的领军大将,雷电将军座下第一人,九条裟罗凡事向来不以自身为先。如若决意要让自身好恶悲喜为大义让步,那便选择亲手割舍去一部分心灵。

  即使那位大人所寻求的道路终点,不会有九条裟罗的身影,即使她之于那位大人千百年的岁月中,不过转瞬即逝的一瞬浮光,即使……她不纯的信仰,僭越的心意,贪恋的私欲统统被埋葬也没有关系。

  



  锁国令与眼狩令废除之后,那位大人现身的时间越来越多。

  深冬的山林寒冷且危机四伏,河水结冰,寒风呼啸,习惯了这样环境的九条裟罗无论四季都保持着修行之习,借此巡视山林,护佑稻妻。

  天狗一族行动敏捷,发现野兽气息自然以最快速度赶到目的地,却极其出乎意料地见到遗世的神明。

  雷电影仍是穿着往日那套紫色和服,在这样雪花熙攘的天里,却单薄地不像样。神明本就松散束着的长发此时如瀑般披散开来,像盛开的紫色藤花,贴着身子一直垂到脚裸。九条裟罗红着眼继续往下看,只见神明赤足踩在雪地里,身后一深一浅蜿蜒了一路的足迹,高跟木屐被她提在手中,另一手是蕴涵万钧雷霆之力的薙草长刀。对面狼群猛兽张牙舞爪地试探,她视若无睹,神情淡然。

  那一刻她仿佛不再是天上触不可及的神衹,她已然落入凡尘,沾染红尘的因果却不自知,亦步亦趋懵懂前行着。

  九条裟罗一阵恍惚。

  如此干净的、纯粹的不可玷污的,她的神明啊。

  

  


  身体本能快过思考,狼群咆哮后便该进攻,九条裟罗从阴影中现身,毫不犹豫挡在神明身前。

  无论神明需要与否,这都是她的职责。

  武人有武人的默契。她们没说什么,就连眼神都只交替一瞬便移开,却也能彼此执起刀和弓,投身最为熟悉的战斗。

  神明甚至没有动用雷之伟力,她提刀行走在野兽间熟稔且自信,恰似薙草那般简单挥舞收割,这般从容优雅,狼群如临大敌,九条裟罗却被惹得频频分心。

  雪地上涂抹着大片大片鲜艳的红,乌鸦嗅着猩甜气息前来,在她们头上呱呱叫个不停。

  神明与她背靠着背,肩碰着肩,依依不舍地为这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划下句点。




  「做得好,笹百合。」

  身后的神明忽然说。

  此话出口,雷电影与九条裟罗都愣住了。

  九条裟罗心中忽然空出了好大一块,那些她割舍掉的情感,亲手埋葬的感情,此刻化作比方才狼群还要凶猛数百倍的猛兽,疯狂涌入她的胸膛。

  「将军大人,我是裟罗。」她不知自己在奢求什么。

  「抱歉……我……」神明却一反常态地蹙眉,充满歉意地看向天狗少女,声音温和,「作为赔礼,我来告诉你我的名字吧。」

  「雷电影,我叫雷电影。」




  世人或知雷电将军也就是雷神巴尔之名,却不知与她双生的魔神,巴尔泽布早已接替执政之位,而其真名为「影」。

  只要这样便好。九条裟罗知道长生永恒的神明见过很多,也知道她如拥有着许多的那样失去了很多。所以只要这样便好,她一届凡众竟也能知晓神明真名,还有何求?

  她早就应该满足。

  九条裟罗越是这样说服自己,越是绝望地发现凡人与神明的鸿沟不可逾越。

  她贯彻那位大人的旨意,敬爱信奉那位大人的所有,把那位大人的目标视为自己的目标,自以为比其他人更要靠近将军大人一些,时至今日却才知道神明的真名。




  山林寂静,灰蒙蒙的天和半盏初升的皎月,四下唯有雪花融化的宁静。

  大雪堆积在枝头,乌鸦扇动翅膀停在树枝上,于是枝桠再承受不下这般重负,簌簌地砸落,湿湿凉凉淋了她们满身。

  雷电影下意识想撩开头发清扫落下的雪花,却被九条裟罗先一步握住手。

  「多有冒犯。」天狗少女如是说。

  可算是确确实实的言行不一。如此一句当作道歉,九条裟罗便无所顾忌起来,大胆地凑近神明,见她澄澈如镜的眸子,见她微红的耳垂和沾着一片白雪的唇。

  于是她借着雪花亲吻神明。

  

  


  这一幕确实出于临时起意,对九条裟罗来说却并不陌生。在无数个难以入眠的夜里,她早在脑海中将之演练了千千万万遍,精细到每一个动作的角度和力度,每一个神情的细微变化和每一句难以言说的深刻的眷恋。

  手掌交握时传递的温度坚定了她的选择,神明无言的默许给了她更进一步的勇气。

  如果这一吻之后一切不再,九条裟罗也无怨无悔。

  她感受着自己的心——炽烈如暗火,跃动如幽雷。




  何曾几时自己也只是个无名无姓的天狗之子,流落山野,即使后来被人类出于利益收养,也是个不合群的异类。

  神之眼、职责、姓氏、信仰……什么都好,九条裟罗只是需要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而追随那位大人就是九条裟罗活下去的理由。

  曾为保护山林而失足摔落山崖,是神明的垂怜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所以神明微蹙的眉必须由她来抚平,想要达成的愿望必须由她来执行,伤痛和缅怀的眼眸也必须由她来亲吻。

  她的神明,亦是她的心魔。




  拥有共同的秘密是拉近彼此关系的第一步。

  雷电影只含糊地说不影响对稻妻恒常乐土的稳定便没有关系。

  接过她许多条明确命令的九条裟罗对这样意味不明的话,终于露出浅浅的一笑。

  不料神明却靠近她,好奇地打量道:「你笑起来很好看,为什么我之前都没见过呢?」

  



  这条路很艰难。

  和雷电影大人对永恒的追求相比,九条裟罗一时间竟难以掂量究竟哪个更为坎坷。

  但她对她的神明起誓,此心之忠必将终其一生,达到生命的终末,永恒的尽头。

  



  雷电影其实没有告诉过九条裟罗。

  大雪满枝的那日,她看见的是眼前人清澈的心灵。

  那时九条裟罗身后还有未收起的漆黑羽翼,天狗面具上因打斗溅了点血,她洁白的收腰长衫上也有血迹,所以那些因野兽鲜血而弄脏的地方她都小心翼翼地收拢着,不让它们触碰到神明。

  一身行装干净利落,真是像极了从前的自己,令雷电影不由自主地感到亲近。




  人偶体质特殊,并不会有自己的体温,偏偏九条裟罗握住她的手时,早已舍弃肉身的雷电影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她没能忍住对这种温暖的眷恋,自然不会挣脱,更不会责怪天狗少女僭越的举动。

  然后九条裟罗吻了上来。

  她的信徒是如此地小心,如此地大胆,腰间那颗雷元素神之眼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九条裟罗或许没有留意,但雷电影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她见过的最灿烂的愿望。

  而雷电影所能给予的褒奖,便是实现九条裟罗的愿望。





END.

冲国人不需要穿裤子
用模板画了一下,感觉良好

用模板画了一下,感觉良好

用模板画了一下,感觉良好

Angry Old Mu
酒后吐真言 后续 九条裟罗X雷...

酒后吐真言 后续 九条裟罗X雷电将军

酒后吐真言 后续 九条裟罗X雷电将军

Angry Old Mu

酒后吐真言 九条裟罗X雷电将军

酒后吐真言 九条裟罗x雷电将军

这是一则因性而起的故事,如果有机会,我还会补充一些后续的。我本来是不想挂外链的,应为就没人看了。😬


九条裟罗喝醉了。


这是她这多年来第一次醉得语无伦次。


「什么将军大人,我呸」她骂骂咧咧的走出了屋


九条裟罗踉踉跄跄地一路顺着感觉摸到了天守阁的大门。


「让,让开。我有大事上奏将军」九条裟罗朝着门口的军士挥了挥手。


军士们震惊极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对雷电将军称呼不用敬语的九条裟罗,而且还醉得如此稀烂。


“裟罗大将,您一定要小心啊,注意言辞”门...




酒后吐真言 九条裟罗x雷电将军

这是一则因性而起的故事,如果有机会,我还会补充一些后续的。我本来是不想挂外链的,应为就没人看了。😬




九条裟罗喝醉了。




这是她这多年来第一次醉得语无伦次。




「什么将军大人,我呸」她骂骂咧咧的走出了屋




九条裟罗踉踉跄跄地一路顺着感觉摸到了天守阁的大门。




「让,让开。我有大事上奏将军」九条裟罗朝着门口的军士挥了挥手。




军士们震惊极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对雷电将军称呼不用敬语的九条裟罗,而且还醉得如此稀烂。




“裟罗大将,您一定要小心啊,注意言辞”门口的军士长开口提醒道。




「关你啥事儿」说罢便跌跌撞撞的推开了大门。








“九条裟罗,夜间来拜访此身是为了何事?”座上的神明开口询问道。




九条裟罗咧嘴笑了,烛光照得脸格外绯红。「没啥,想您了」




雷电将军眉毛一皱“裟罗,你是喝醉了吗?怎么说话如此无理”




「将军大人,可以让我抱您吗?」她一路小跑到了将军面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