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裴听颂

47119浏览    1853参与
香葱

【听觉】讲评男友表现(二)(度假)

激情短打

日常向

应该是后续

无逻辑莫追究

度假第三天

------------------------------------------

基于昨天治理裴某赖床的经验,方觉夏提前一天在裴听颂手机上定好八个闹钟,别问,问就是凌一想的招。


所以今天,裴听颂怀疑自己陷入了时间循环,一个一个不停的闹钟促使他在凌晨四点就醒来。


“小裴…你怎么…这么早就起了?”方觉夏眯着眼睛扒拉了一下身旁的裴听颂,他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他好像忘记关掉以前工作的闹钟了。


“觉夏哥哥,你这是折磨我啊?”裴听颂一脸生无可恋的举着手机,在没有开灯的黑夜里,手机成了唯一的光源。


“抱歉小裴,我好...

激情短打

日常向

应该是后续

无逻辑莫追究

度假第三天

------------------------------------------

基于昨天治理裴某赖床的经验,方觉夏提前一天在裴听颂手机上定好八个闹钟,别问,问就是凌一想的招。


所以今天,裴听颂怀疑自己陷入了时间循环,一个一个不停的闹钟促使他在凌晨四点就醒来。


“小裴…你怎么…这么早就起了?”方觉夏眯着眼睛扒拉了一下身旁的裴听颂,他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他好像忘记关掉以前工作的闹钟了。


“觉夏哥哥,你这是折磨我啊?”裴听颂一脸生无可恋的举着手机,在没有开灯的黑夜里,手机成了唯一的光源。


“抱歉小裴,我好像开错闹钟了。”方觉夏又是好笑又是愧疚的看着对面的鸡窝头。

“你还睡吗?”

“不睡了,出去逛逛吧。”

马尔代夫的凌晨并不冰冷,反而传来一阵阵的燥热。

两人肩并肩的走在小路上,偶尔有青年旅游团熬夜去海边踩水,反而为燥热的夜添了一丝烟火气。


马尔代夫这里都是海上房屋,两人选了最安全最稳妥的地方入住。

在海上的小路较宽,两人又带了手电筒,所以不存在某个夜盲症小朋友掉到水里的问题。

“小裴,这里空气好清新啊。”方觉夏闭上眼睛,任由暖风吹过脸颊和衣摆,带起发丝,听远方海浪忽隐忽现的嗡鸣。


裴听颂看着身旁人享受的样子,忍不住把脸埋到他的头上,再垂落到肩膀上。

方觉夏身上清新的味道让裴听颂欲罢不能,即使是每天住在一起的恋人也依然被对方所吸引。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

“泰戈尔的诗?”方觉夏偏头靠在了裴听颂身上。

“是的,正如你眸中清澈。”裴听颂低下头亲吻着对方的嘴角。

方觉夏情不自禁的想要跟随,他踮起脚,鼻尖不停地在裴听颂的脸上蹭来蹭去。

“你今天好香,是不是背着我买了新的香水?”方觉夏眯着眼,却是迷离的语气。

裴听颂深吸一口气,“是啊,这款香水的名字叫做。”


“方觉夏。”

“裴听颂。”

他们亲吻着彼此。


等到太阳升起的时候,两人才回到屋子里。

“我觉得我们好像忘记了什么。”方觉夏疑惑的翻找着手机信息。

裴听颂听了这话,也开始思考起来。

“今天要换酒店!”


--------------tbc.

Next station is !白马庄园!!!

是一个马尔代夫的顶奢岛嘿嘿

彩蛋是讲评男友表现的内容~



阿蠢啊
裴听颂疯了我也疯了 叫哥哥这谁...

裴听颂疯了我也疯了

叫哥哥这谁顶得住🥵

裴听颂疯了我也疯了

叫哥哥这谁顶得住🥵

wssp

浅浅了解了一下夜盲 心疼我的白色洋桔梗  葡萄树要永远永远永远爱他👉👈

浅浅了解了一下夜盲 心疼我的白色洋桔梗  葡萄树要永远永远永远爱他👉👈

是七绫呀

迟来的饭

是稿子不可以抱--

刚画完马尔代夫就更了!好耶!!

迟来的饭

是稿子不可以抱--

刚画完马尔代夫就更了!好耶!!

人活着就是为了白柳

“你怪我擅长说谎,我说夏天好长”

夜游太太太好听了!!!


技术问题有点糊,别管我啦


(尝试了一直不敢尝试的小字“可爱体”,每个字看着都很怪,放一块又怪又挺和谐的怎么回事😢)

底图@博爱碳酸小狗 ,太太的底图好好看啊😘


“你怪我擅长说谎,我说夏天好长”

夜游太太太好听了!!!


技术问题有点糊,别管我啦


(尝试了一直不敢尝试的小字“可爱体”,每个字看着都很怪,放一块又怪又挺和谐的怎么回事😢)

底图@博爱碳酸小狗 ,太太的底图好好看啊😘


Alcool.

《True》

*稚楚家明侦

*侵权找我

*注:如果里面带头x教师或者之类的角色名,那就是我在写剧情,一般他们的推理我都用他们本身的名字。这是几家联动!


讲课的声音突然停下,老师从上面往下面看了一圈。


“你们班怎么少了一个人?”她放下手中的笔,一脸严肃的看向下面,“你,去厕所看看。”他指了指其中的一个女生。


老师瞟了一眼那个位置,站着直接不讲了。


“以后你们要是不想上我的课,那就一直不来好了。请假也不知道请,课堂是拿来让你们玩的吗?”


教师看了一眼时间,怎么还没回来,她心里想着。又看向了其中一个女生,“你再去看看。”


那个女生刚起来,那个刚刚出去的女生就跑了进来,到...

*稚楚家明侦

*侵权找我

*注:如果里面带头x教师或者之类的角色名,那就是我在写剧情,一般他们的推理我都用他们本身的名字。这是几家联动!



讲课的声音突然停下,老师从上面往下面看了一圈。


“你们班怎么少了一个人?”她放下手中的笔,一脸严肃的看向下面,“你,去厕所看看。”他指了指其中的一个女生。


老师瞟了一眼那个位置,站着直接不讲了。


“以后你们要是不想上我的课,那就一直不来好了。请假也不知道请,课堂是拿来让你们玩的吗?”


教师看了一眼时间,怎么还没回来,她心里想着。又看向了其中一个女生,“你再去看看。”


那个女生刚起来,那个刚刚出去的女生就跑了进来,到门口的时候差点直接跪下,还好有人扶着她。


“死人了……死人了……”

-

方班长和商教师众人来到厕所,发现了一个别打开过的虚掩着的门。裴同学走上去一把推开,发现里面竟然躺着一具女尸!还正好是刚刚上课缺少的那名女学生——酒阳!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开来人告诉我啊!我要回家……回家……回家!”其中有一个同学明显是被吓坏了,刚刚那个跑去招人的女生说:“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发现们都是关着的,我喊人也没人回应,我就蹲下看,只有那个厕所有腿,我就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结果……”她哽咽了一下“结果就看到酒阳死在那里了……”


“大家都不要去到处说,不要传播恶性影响,大家都回到教室里去!”商教师组织起了秩序。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女生一边挤进来一边问道,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生。


有个同学哆嗦的回了句,“有人死了。”


“谁?”那个女生犹豫了一下,回答道“酒阳……”


“酒阳?”阮学习感觉不可思议,“我昨天不是还看到她好好的吗?”“不知道,刚刚发现的。”


阮学习冷静了一下,“刚刚我的助理已经报了警,在未查明真相之前你们都是嫌疑人,都不能走!”


阮晓转过身对着那个男生说了一句,让他清查现场把嫌疑人都带过来。


阮晓看了一眼现在还在这个空间里面的三个人,方觉夏、裴听颂、商思睿。其中他们三个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其他的神情。


阮晓看了一下他们的这些装扮,还是没忍住的评价了一下。“觉夏,你穿这件裙子真的好好看!”阮晓说着还围过去转了两圈,仔细的看了看。


就在阮晓正准备接着说话的时候裴听颂一个箭步上来把他们两个隔开了。


阮晓撇了撇嘴,转变了自己的目标,对着商思睿又看了一圈。“商思睿你不行嘛,唯一一件女性角色不穿裙子的就被你抢走了。”


商思睿表示,“我坚决不会穿裙子!”


阮晓的视线离开了商思睿,看着裴听颂和方觉夏在那边讲话,觉夏的脖子都红了。


“你谁啊!你凭什么把我拉过来?”外面响起了骂骂咧咧的声音,夏学姐推开了夏助理的手,站在厕所门口十分不配合的样子。


阮学习见状走了出去,“学姐,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因为我们这里出现了一场命案,我们需要找你们来配合调查一下。”


“死人了关我什么事?”夏学姐一脸不情愿的站在门口。


没多久,最后一个嫌疑人也来到了现场。


阮学习找了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让大家可以做自己的自我陈述。


阮晓捧着自己的记事簿,“那大家就开始自我介绍一下吧!”她看了一圈,“觉夏先来吧。”


“我姓方,是这个班上的班长。”


“那你跟死者关系怎么样?”


“跟每个人都差不多。”方觉夏没有犹豫,阮晓点了点头。“习清?”


“我是比他们都高一级的学姐,是被害人同一个社团的社长。”


“没了?”坐在阮晓旁边的那个男生问到。


“没了!”夏习清这两个字完全是咬牙切齿出来的,“夏知许你能不能别笑了!”


夏知许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看着夏习清吃瘪的样子,他本身的不愉快都消失了。


原本他还在为了他家琛琛把他坑来这个节目,并且在写稿子的时候各项瞒着他的不爽,一下子就消失了。


“别说,夏习清你穿裙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夏习清白了他一眼,并不想跟夏知许多说话,不然自己曾经的那些黑历史又被爆了出来。他刚把头转过去,就看见自己旁边坐着的周自珩也在偷偷的憋着笑。

夏习清踢了他一脚,“你还笑?”


周自珩立马摆手道,“不敢不敢。你消消气。”一边说他一边习惯性的去抚摸夏习清的后背,是一种安抚夏习清的方式。


感觉到了他的手,夏习清一下子就躲开了,抬抬下巴示意他前面还有摄像头。


场上的每个人都把他们之间的动作尽收眼底,商思睿还带着头起哄。


“那自珩你的身份呢?”阮晓秉承着细节的本职,cue着流程。


“我是这个学校的保安。”周自珩回答的心平气和。


“思睿。”


“我是他们的老师。”他指了一圈,排除了周自珩和夏习清。


“那小裴呢?”


“我这个班上的同学。”裴听颂说到。


说完他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方觉夏,内心表示很郁闷。


他下次一定要悄悄地移动位置。他心里想。


阮晓在本子上记下了一些之后,抬头对着他们又说,“那又来说说大家的时间线吧。”“还是觉夏开始。”


“我早上6.40起床,6.50出门,7.00到教室,从7.10开始一直上课到12.10,下课之后我就去了食堂吃饭,从12.10到1.00,然后1.00到2.00就是午休,2.20我回来上课。”


阮晓思考了一下,“你吃饭的时候有人跟你是以前的吗?”


“有,裴听颂。”方觉夏继续说,“但是到12.40他吃完就先走了,我比较慢,是在12.48吃完从食堂走回去的,到家大概是1.00。”

“也就是说,裴听颂走后的这二十分钟还有1.00到2.00这午休的两个小时,你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对吗?”

“是的。”


“那裴听颂你继续说。”

“我前面的时间线跟觉夏哥差不多,也是7.10上课到12.10,然后12.10到12.40吃完饭,这个时间我们是都可以相互证明的,而且这个时间段酒阳还是好好的,在教室里面跟我们一起上课。”

“所以说,被害人是在下课后到下午上课间被杀的。”夏习清道。

“对。然后我在12.45到1.00出去干了点私事。”

“你做了些什么?”周自珩问道。

“Secret。”裴听颂又接着说,“1.00到2.00我也在家里休息,下午也是2.20回来上课。”

“也就是说,你期中午休的那段时间也没人可以证明对吗?”阮晓严肃的看着他,问道。

“是的。”


“好,下一个思睿。”

“我是他们的老师,我是上午的第一节和第四节有课,第一节是其他班的课,第二季是他们班的课。在8.10到8.50我上完课后就到了办公室休息,休息到了10.30他们下课后我收拾东西准备去上课。”

“当时你们办公室里面有人吗?”裴听颂问。

“没有。”

“那你也没有人可以证明你的时间线。或许你出去干了其他事也不一定。”夏知许说。

“在上完第四节课后我就走了,吃了饭回去休息。因为有老师跟我换了课,所以我下午第一节也还是他们的课。”

“那你空出来的时间还挺多。”夏习清说。


“那习清你说。”

“我是早上请了假,大概在下午1.00回来的学校,那时候回来了之后就去干了点私事。大概1.30左右,我干完私事回来了。”

“也就是说,你的时间线也有空白?”阮晓问。

“是的。”

“那你接着说。”

“接下来的时间差不多就跟平时上课一样了想我就回到了自己的班上上课。”

“这么简单?”夏知许问道。

“不然呢?”

“那你的作案动机很大,侦探我们直接投票吧!”夏知许看着他说。

他俩还真是一面对着就和平不了,周自珩心里想。


“那自珩呢?”

“我的时间线很简单,我就是巡逻。”

“一整天?”商思睿问。

“对,我是保安嘛,就是要保护学校同学的安全。”

“那学校这里死了人,你负不负责?”裴听颂一脸看戏。

“按我的职业守则来说,应该要。”

“那如果人是你杀的,那你的行动是最宽裕的。”

“这点是没什么问题,但是由于我是一整天都在学校里面转悠,所以总会有人看到我,我冒不到这个险。”

倒也是一个道理。


阮晓在本子上写了很多,最后一脸沉重的叹了口气,“那我们一起去搜证吧!”


这次节目组的建设是做成了两层,上层分布着大家的所住的房间,下面就是学校里的一些房间。


阮晓、商思睿、夏知许、他们三个首先去一楼,夏习清、周自珩、裴听颂、方觉夏四个人被分到了二楼。


“大家加油加油!只有十分钟!”


——————

我来了来了,我好不容易码出来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分享给其他的朋友看看!写的不好见谅,如果很多的漏洞一定要告诉我!


小剧场:

商思睿:为什么人家都是一对一对的,我们三个就吃狗粮吗?

阮晓:我有对象。

夏知许:我也有。

商思睿:……不好意思打扰了。

商思睿os:我妈!你能快点把我对象写出来吗?哭哭.JPG


白桑

【听觉】521套路

没错是我 我又写文了😏

521的梗 突然想写出来 感觉会很有节目效果(狗头)

刷微博刷到的 撞梗致歉

大致讲一下梗的样子:

让对象转你0.13 你转ta0.14

(一生一世)

让对象转你33 你转ta44

(生生世世)

让对象转你130 ta以为你会转140 但实际上你并不会转

(花130买了个教训)😏

这不就骗了130😏


今天不推荐bgm啦 不过送给大家一首小甜歌:人间来客——西瓜JUN&泥鳅Niko&知性的小方块&叶洛洛

超治愈超好听的古风歌 ......

没错是我 我又写文了😏

521的梗 突然想写出来 感觉会很有节目效果(狗头)

刷微博刷到的 撞梗致歉

大致讲一下梗的样子:

让对象转你0.13 你转ta0.14

(一生一世)

让对象转你33 你转ta44

(生生世世)

让对象转你130 ta以为你会转140 但实际上你并不会转

(花130买了个教训)😏

这不就骗了130😏


今天不推荐bgm啦 不过送给大家一首小甜歌:人间来客——西瓜JUN&泥鳅Niko&知性的小方块&叶洛洛

超治愈超好听的古风歌 祝宝贝们每天都甜甜~要开开心心哦~

进入正文吧——


——————我是分割线——————


听觉🍇🌙


小月亮刚刚才发现今天是五月二十一号。

起因其实是凌小一在群里分享了一条视频。

【卡莱多公主队】

[大写的一]:分享视频『521新套路 拿去骗对象 不谢』

[大写的一]:家人们(坏笑)

并没有一个人回复。

小月亮疑惑地点开视频。

片刻扭头看向身旁同在玩手机的某团霸。

小月亮伸出食指戳了戳裴听颂的胳膊。

手感不错。小月亮暗想。

“嗯?”裴听颂感受到了胳膊传来的痒意,扭头看着方觉夏轻微上扬的嘴角,挑眉应道。

方觉夏觉得自己耳尖有点烫。

本来要说的话突然哽了回去。

于是又埋下头,给裴听颂发了0.13的红包。

裴听颂轻笑。

[恒真式]:哥哥~我就在你旁边~怎么还要发微信啊~(委屈.jpg)

小月亮鼓起了一边的腮帮子,转过头去威胁似的盯着裴听颂。

某rapper感觉像有一个激光点停在了自己脸上——下一秒就要把自己烤的外焦里嫩。

于是循着炙热的激光线看过去,就发现了一双扑闪扑闪的眼睛。

眼尾的胎记好像比以前红。裴听颂想着,眼底不自觉带上些调笑的意味。

“好了好了~”裴听颂又盯着眼前人看了一会儿,一边伸手把人揽进怀里 一边把手机屏幕亮出来,“0.13……懂了~”

方觉夏看着微信跳出来提示——

[恒真式]:[红包]

点击。

0.14元。

“哥哥,你赚了。”裴听颂贴在方觉夏耳根吐气。

等等……好像不太对劲。

小月亮今天有点糊涂。

怎么被套路的是自己了?

“哥哥?”裴听颂蹭了蹭小月亮的脖子。

方觉夏摁住那毛茸茸的大脑袋就要往外推。

“别这么叫我……”他总感觉这个称呼不太正经。

“那叫什么?”裴听颂不怀好意,“觉夏小朋友?”

觉夏小朋友气鼓鼓:“裴听颂!!!!你老早就看出来了!!!!!”

奶凶奶凶的。

好可爱。

又不穿葡萄皮的葡萄树如是想道。

“是啊~觉夏小朋友数学不是很好吗~怎么这就犯傻了?”

————河蟹爬过————

(hetui!!!!!!葡萄树你个痴汉!!!!!!)【画外音跳出】


——————END——————


其实本来是要写三对的 但是最近精神状况不是很好 所以写不动了 只写了听觉的趴 写的也不太满意 大家能看下去我就很开心啦~有捉虫明天再改吧 好累了晚安~

三火yu

卡团小团综【521彩蛋】

一个521小剧场,不算阅读体,要不叫弹幕体好了▄█▀█●

幼儿园文笔随便写写,ooc预警


某字母站,一位名叫“不愿透露姓名的嗑cp大户”的up主在今天上传了一个视频混剪,叫做【卡团团综混剪‖嗑cp那些年之正主往我嘴里炫糖】


[啪!我就点进来!]


[来嗑了来嗑了]


[你是我的神!!!]


这天早上,方觉夏睡眼惺忪地从卧室走出来,浅棕色的发丝肆意蓬开,原本精致的脸被衬得乖巧了不少。


[路人,这哥素颜真的牛逼]


[风景线帅死我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梦中注定的老公!]


[裴听颂好福气]


裴听颂穿着一身黑色卫衣走......

一个521小剧场,不算阅读体,要不叫弹幕体好了▄█▀█●

幼儿园文笔随便写写,ooc预警






某字母站,一位名叫“不愿透露姓名的嗑cp大户”的up主在今天上传了一个视频混剪,叫做【卡团团综混剪‖嗑cp那些年之正主往我嘴里炫糖】



[啪!我就点进来!]


[来嗑了来嗑了]


[你是我的神!!!]




这天早上,方觉夏睡眼惺忪地从卧室走出来,浅棕色的发丝肆意蓬开,原本精致的脸被衬得乖巧了不少。


[路人,这哥素颜真的牛逼]


[风景线帅死我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梦中注定的老公!]


[裴听颂好福气]



裴听颂穿着一身黑色卫衣走出卧室与摄像机对视,貌似是遗憾地摇了摇头。


[臭小孩在嘚瑟什么??]


[这衣服……怎么这么眼熟呢?]


[kswlkswl穿哥哥衣服起床是什么小情侣行为]



江淼和贺子炎也很快起床了,两人一个穿卫衣一个穿短袖,看上去像活在两个季节的人;路远和凌一两个赖床老将被贺子炎叼着牙刷从床上拽起来,半梦半醒地洗漱好,卡团几个人终于聚在了客厅里。


[纯路人,这个团里一带一路是睡觉担当吗]


[回答蓝字,别怀疑,就是]


[现在是什么季节??我有点不会了?]


[火哥火力壮啊,这是可以说的吗]



裴听颂听不惯凌一拉的长音,嗤笑一声说道:“怎么了?我和觉夏玩得挺好的。”


说完他还拱了拱身边方觉夏的肩膀:“是不是,觉夏哥?”


方觉夏想起“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的笑话,实在不好意思说是,但迎着裴听颂急需肯定的小狗眼神又不忍心说不,只好模棱两可回答:“还…还可以。”


“可以啥啊,我现在还能找到那场直播录屏呢,我来给大家回顾一下哈!”路远说着就要掏手机。


[《玩 得 挺 好》]


[葡萄树:我真服了你这个老六]


[哈哈哈哈哈哈方觉夏,浅浅敷衍一下弟弟吧]


[男朋友太好强了怎么办]




pd做足了功课,耐心解答他:“放心,这栋楼住着很多音乐人,房间隔音效果特别好!”


裴听颂趁大家都顾着激动,悄悄凑到方觉夏跟前,在他耳边说悄悄话:“哥哥,隔音很好诶。”


方觉夏反应了一下,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脸倏地就红了,在身后用力戳了一下裴听颂的后背以表警示。


[@卡团3对小情侣,隔音很好!!!]


[姐妹们快看!风景线他脸红了!他脸红了!!]


[给我狠狠地do!!!]


[楼上裤子飞我脸上了]



路远听完作感动状,感叹道:“全世界最好的队长!爱您!”


[谁摆脸子了我不说@贺子炎]


[他酸了他酸了]


[笑得,一一你说句话啊]



想象中多人抢房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反而没有一个人举手,装睡的装睡,看手机的看手机。


过了一会儿,方觉夏缓缓抬起手,谁承想他刚一动作,剩下装死的几个人马上活过来,拍手称赞。


贺子炎:“成了成了成了。”


路远:“第三间定了,就这么定了。”


方觉夏感谢大家的好意,又有点不好意思,说道:“谢谢大家了,主要是我和小裴的书很多,只有第三间房装得下。”


[全员嗑听觉证据有]


[风景线:大家听我狡辩]


[这个柜门是彻底不堵了是吗?]


[卡团:开摆!]



贺子炎作思考状,然后答道:“第一间。”


这回方觉夏来了兴致,帮pd问道:“为什么?”


贺子炎不假思索地说:“我设备多,第一间放得下。”


然后就听江淼和裴听颂“噢~”了一声。



[朋友们,听觉嗑水火]


[你们这样我真的会觉得你们是真的]


[方觉夏水火粉头子]


[还得是你们会嗑]


[家人们,这个分组,谁懂(点烟]


[《按情侣分寝室》]



凌一指着摄像头:“它刚才动来着。”说完他搂着路远往镜头视角外移动,镜头果真晚一步跟了过来,路远就顺势摆了个pose。


[呜呜呜呜呜呜我的一带一路,我命中注定的一带一路]


[超话新头像有]


[囍囍囍囍囍囍囍囍]


[这初恋小情侣的氛围感kswl]



江淼拿出一个拼接风格的棒球帽,看上去有些迷茫:“我怎么不记得我买过这顶?”


贺子炎瞥了一眼,接过来扣在自己头上,笑道:“这是我的。”


[爹妈感情稳定,鉴定完毕]


[父母爱情szd]


[求求你们了,我嗑还不行吗]



听觉收拾书架,镜头只拍到裴听颂得意地挑了个眉。


[小情侣又背着我们玩什么情趣呢]


[什么是我大会员不能看的!!]



凌一和路远同时发出一声哀嚎,路远无奈地瘫在沙发上,眼神里没有了光,他幽幽说道:“完了,芭比Q了。”


凌一接话道:“完了,押错题了。”


凌一瘪嘴:“我们猜的是外卖的价格,就定了一家蛮高级的日料……”


路远又哀嚎道:“5.2公里啊!”


[一带一路笨蛋情侣实锤了]


[他们俩好像幼儿园小朋友!太可爱了叭!]



江淼习惯性笑了笑,回答道:“子炎早上没吃饭,我们就点了一些清粥,那家店好像就在附近。”


[嘶…谁懂]


[我懂!我懂!]


[淼哥,别太爱]


[《团妻》]



凌一马上装出耍大牌的样子,作势要拆麦克,嘴上说着:“不录了不录了。”


路远也一副很配合的样子赶忙拦住他:“别别别!一哥一哥!不至于!”



[圆承认吧,你就是想趁机抱人家]


[大连市草和他的傲娇男朋友]





“远哥,游乐园让给你,怎么样?”裴听颂伸出手。


路远与他击掌:“成交!”



[凌一:表示总有人想谋害朕]


[老攻们那没用的默契]


[说实话我想看葡萄树去鬼屋来着……]


[鬼屋好哇鬼屋好哇]




凌一也凑过去看,两个脑袋瓜顶在一块,在镜头里显得莫名的可爱。


[这么可爱的后脑勺我一口一个]


[怎么连后脑勺都这么般配]



他一眼看中一个带着粉色蝴蝶结的发卡,拿起来就要往凌一头上套,被凌一灵活躲开。


“干什么!太幼稚了你自己带!”


“怕啥啊!猛男就要粉红色!”


“我不带我不带我不带!”


两个人玩闹声很大,引起了过路人的注意,导演实在有些挂不住脸面出言劝和:“要不就互相给对方选一个吧?”


凌一看了眼路远紧握着的粉红蝴蝶结,浑身鸡皮疙瘩起个不停,出言协商道:“我给你挑个好点的,别给我选这个。”


路远并不死心,只说让凌一先选,凌一在一堆小夹子里一眼相中了一个,拎出来笑个不停。


“哈哈哈哈哈哈你快看,这个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哈哈哈哈哈哈!”


他手里是一个带着弹簧的卡子,弹簧上头顶着一个“土”字,凌一毫不犹豫地把它直接夹在路远的头发上,路远一转头那个“土”字就跟着晃来晃去。


路远冷眼看着笑趴到地上的凌一,精心挑选了一个红色的蝴蝶结给他。


[路远:就要给对象带蝴蝶结!]


[救命,你俩的日常怎么这么喜剧人]


[凌小一:退!🤺退!🤺退!🤺退!🤺退!🤺退!🤺退!🤺退!🤺退!🤺退!🤺退!🤺]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真主保佑我什么都没干…别碰我别碰我哈我真的胆子小我会被吓晕过去的不要吓我不要吓我………啊————”


路远的耳朵再一次遭到轰炸,原来是NPC抓了一把凌一的脚腕,为保护自己的听力,他把凌一放在前面,自己跟在后面。


“哥他胆小,别吓唬他了。”



[嗷嗷嗷嗷嗷嗷嗷!!!你远哥行了!他行了!]


[男友力爆棚了好吗!]


[救命救命救命!我终于get到了!]




镜头转到听觉组,方觉夏红着脸说:“收下你的夸奖。”


裴听颂笑道:“求之不得。”



[还得是我们卡团真情侣]


[裴听颂,别太爱了]


[啊啊啊又是想和裴虎抢男朋友的一天!!!]




动物园的路线是条单行线,从入口到终点只有一条路,两个人并肩走着,路两旁就是各个动物的分区,裴听颂今天穿的是米白色的棒球衫,方觉夏套了一件纯黑色的卫衣,一深一浅在镜头里特别和谐。


[我是民政局我自己过来了]


[风景线这卫衣是第一期葡萄树起床那件吧……!]


[听觉只看外形都直接美帝好吗!都给我嗑!]



裴听颂举起手揉了下方觉夏的脸蛋,力度不小,手放下时皮肤都有些泛红。


“我们觉夏哥怎么这么好看,连蛇都被迷住了。”


说完,方觉夏的脸又红了些:“拍着呢……”


裴听颂倒不觉得不妥,转过头直接面向镜头问道:“我说的不对吗?觉夏哥就是好看到连动物都喜欢,对不对?”


[你好爱他]


[你好爱他]


[你好爱他]


[你好爱他]×n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走着,很快就要到头了,收尾的是猛禽区,出于裴听颂的缘故,跟拍组在展示老虎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导演逗裴听颂:“小裴应该和它很亲近吧。”


方觉夏跟着附和:“毕竟是一家人嘛,裴小虎。”


[别人去动物园:游玩,裴虎:探亲]


[到家了虎子]



裴听颂不识趣地翻了个小白眼:“这都几月份了?”


话音刚落,方觉夏就拉起他的手,他下意识回握,只听方觉夏大大方方地说道:“虽然有些晚,我和小裴还是要祝多米诺们虎年大吉!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眼看哥哥都发话了,裴听颂也跟着送祝福:“祝多米诺们虎虎生威,比我还虎。”


[怎么就这么听漂亮哥哥的话呢?是我们多米诺不配吗?]


[哭,我们漂亮宝贝变主动好多]


[我真的谢,快得糖尿病了]


[驯虎大师方觉夏]




贺子炎劈柴,江淼好奇地在旁边围观,贺子炎见他兴趣正浓,问他:“试试吗?”


江淼点头,贺子炎就把手套摘下,裹着斧头柄一块递给他。


[怕淼哥扎到手,火哥真的很贴心]


[水火就是细节糖的神!]


[救命,爹妈味太浓了!]



贺子炎忙活得差不多,顺手就把火生了,他找了几张废报纸,用打火机点着扔进柴堆里,再找了个大蒲扇手动给风。


江淼端着菜和肉从屋里出来时被这副景象逗笑,贺子炎就顺势换了只手继续扇风,还问他:“笑什么?”


江淼说:“感觉看到了你的晚年生活。”


贺子炎就借题发挥,勾着腰用老人的嗓子说道:“老头子,快来做饭了,咳咳……”


[哦?这是可以说的吗?]


[淼哥慌了!他慌了!]


[火哥:柜门!给老子飞!]




江淼夹了块蘑菇进嘴,温软的口感让他放下心,同时报复性的在桌子下给了贺子炎一脚。


贺子炎就厚脸皮地笑了笑。


[踢小腿好涩斯哈斯哈]


[这对也太岁月静好了]


[就这么一直美好下去吧我们水火呜呜呜]




突然,贺子炎开口:“淼哥!别拽了!钓着我了!”


江淼一惊,放下鱼竿赶忙问道:“受伤没有?”


贺子炎开朗地笑着:“没有,只是你再用力我裤子就得开线了。”说着,他俯下身把挂在裤腿上的鱼钩摘掉。


江淼一听人没事,放心不少,开玩笑说:“鱼要是有你这么容易上钩就好了。”


贺子炎:“是啊,你这一出手,都不用饵,我自己就上赶着去了。”


说完,他颇有深意地朝江淼挑了挑眉。



[卡 团 钓 神]


[上赶着去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水火过了尴尬期之后的每一天都甜si我]


[路人看到现在,这是全员基友吗?]


[看到这的路人别走了,我们卡团入股不亏,正主往嘴里塞糖]



凌一委屈巴巴地凑到镜头前,话是对着江淼说的:“淼哥~让我们过去嘛~队长你最好了~”


“别求淼哥,咱家我说了算。”贺子炎侧身把江淼挡住,“说点好听的,火哥就同意了。”


[《咱家》]


[传下去,水火成家了]


[他也太自然了我好怕啊]



去超市的路上,贺子炎和江淼肩并肩走着,摄影机跟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


走着走着,贺子炎的胳膊自然地搭到江淼肩膀上,江淼也没反抗,任他搂着自己走,还握住了肩膀上垂下的手腕。


[姐妹们,超话见]


[不是吧不是吧,反正张飞和关羽不这么走路]


[爹妈,你们!是!我的神!!!]


[我随二百]


[我坐狗那桌]



裴听颂在旁边看着凌一给方觉夏喂肉,露出和善的微笑,问道:“怎么不给老幺也喂一口啊?凌一哥?”


[凌一危]


[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咬牙切齿.jpg]



凌一在饭桌上边吃边呜哇乱叫,坐在旁边的路远表示一天内听力损伤过于严重,还问导演组这算不算工伤。


贺子炎也劝他少说话,别呛了鱼刺,并顺手包了个菜包喂给江淼,美其名曰犒劳大厨。


方觉夏拍了照发给妈妈,裴听颂还在镜头边缘偷偷比了个耶。


[从  从  从]


[嗑晕过去]


[卡团,嗑药鸡的天堂]


[这段信息量过大了同志们]


[水火szd]


[一带一路szd]


[听觉szd]







——————————

有点水的一个小彩蛋,祝卡团三对小情侣521快乐❤️

导盲犬

兴奋的修勾

是520的的一个小摸!

兴奋的修勾

是520的的一个小摸!

迷失在花海.

啊啊啊葡萄树你写歌词怎么突然这么温柔!!!好爱啊啊啊想绿了觉夏怎么办

底图来自老师@逆岸NIH 

彩蛋是p1原图

啊啊啊葡萄树你写歌词怎么突然这么温柔!!!好爱啊啊啊想绿了觉夏怎么办

底图来自老师@逆岸NIH 

彩蛋是p1原图

陌

《夜游》翻唱~

唱的不好请见谅~

《夜游》翻唱~

唱的不好请见谅~

月亮是我掰弯的

这就是成年CP的快乐吗?

虽然按照时间线还没有相遇的xq|,但是真的很想写这个梗啦改成准备毕业答辩的时候哦,ps.知道周自珩只比我大两岁的时候我真的蒙了,以为是叔叔结果是哥哥(捂脸)


有听觉


周自珩去了上海参加杂志拍摄,刚回北京就被通知隔离,但万幸的是他居住的酒店无感染病例,核酸检测也正常,只需要居家隔离就好。


虽然因为这个事情所有的工作都不得不延期但是这可是一个久违的长假,家里还有香香软软的夏习清。


只不过闲下来的他还需要准备毕业答辩,是的他要毕业了,虽然准备论文查重的事情很麻烦但是即将毕业成人的xxj觉得非常兴奋。


已经好几天没有营业的周自珩难免受到粉丝的催促,私信,官方粉丝群都在催促...

虽然按照时间线还没有相遇的xq|,但是真的很想写这个梗啦改成准备毕业答辩的时候哦,ps.知道周自珩只比我大两岁的时候我真的蒙了,以为是叔叔结果是哥哥(捂脸)


有听觉


周自珩去了上海参加杂志拍摄,刚回北京就被通知隔离,但万幸的是他居住的酒店无感染病例,核酸检测也正常,只需要居家隔离就好。


虽然因为这个事情所有的工作都不得不延期但是这可是一个久违的长假,家里还有香香软软的夏习清。


只不过闲下来的他还需要准备毕业答辩,是的他要毕业了,虽然准备论文查重的事情很麻烦但是即将毕业成人的xxj觉得非常兴奋。


已经好几天没有营业的周自珩难免受到粉丝的催促,私信,官方粉丝群都在催促。


烤糊的焦糖栗子:自从zzh被隔离后都多久没有给我看xqgg了,我要闹了@演员周自珩


自习is rio:附议,周自珩别躲着不出声,你已经上线了,我不信你不是在窥屏!!!


自习不是真的,我就是假的:习清哥哥你在看嘛,快出来吱一声


自习今天结婚了吗? :大家也不要催的这么急,两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在家会干嘛,不需要我说了吧(猥琐)


自习给妈妈生两个:周自珩看到我的名字了吗?赶紧的!!!


夏习清抱着周自珩的手机靠在沙发上,被群里的粉丝的话逗笑,忍不住发了一句。


演员周自珩: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原本在窥屏的姐妹都开始一致刷起"直播!!!"


演员周自珩:等会儿珩珩还在厨房给我做午餐呢。


我就爱自习:所以是习清哥哥在窥屏!!!小玫瑰:快停止塞狗粮,我要被撑死了(千万别停!!!)


球球是臭屁boy:妈妈问我为什么躺着床上兴奋的快要死了,我说因为我的CP甜的齁死我了


爱吃红豆粥的洲洲:我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CP粉!


没让粉丝等太久,直播就打开了,期待已久的粉丝蜂拥而至,卡了好几分钟。


[啊啊啊啊啊,我终于进来了]


[救命啊,我快被卡死了,终于来了呜呜呜]


[我是第一吗?好吧,我不是]


[感觉每次看自习的直播都好卡]


[让我猜猜今天也会上热搜吧,最近自习每一次直播都可能上热搜,哈哈哈哈哈,热搜体质,其他糊豆羡慕不来]


镜头暂时对着桌上的菜,西红柿炒蛋,水煮牛肉,鱼汤,还有一个小炒肉。


[等会儿?这是珩珩做的饭吗?三菜一汤,看起来好香啊]


[好香加一,屏幕后面的我已经点了一份外卖了]


[周自珩也太完美了吧,什么时候能让我遇到这种十佳好男人啊?老天爷]


[明明已经刚吃完饭,可是我馋了嘶溜]


[zzh不吃辣,所以水煮肉和小炒肉都是专门给习清做的,而且习清是武汉人在长江边,也爱吃鱼,我真的羡慕]


镜头从饭菜转向夏习清,他把偏长的头发扎了起来,把五官全露出来了。


[是新鲜的xqgg我可以啊!!!]


[脱下苦茶籽]


[xqgg太好看了,老婆贴贴]


[苹果头的xqgg我真的说1万遍,我可以]


[啊啊啊啊,xqgg真的好漂亮啊,想r(周自珩对不起)]


“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你们注意点啊,现在是我拿着手机呢。”周自珩把没拿手机的手伸进屏幕,随后故意伸手摸了摸夏习清的脑袋。


[啊啊啊啊,周自珩这个xxj]


[我真服了,周自珩这个老六了,我幻想一下美貌的xqgg都不行]


[xqgg周自珩他太幼稚了,快跟我在一起,我可1可0,我为习清哥哥不消停!!!]


[哈哈哈哈哈哈哈,经典语录反复重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出现了,虽然不知道小哥在没在看直播,但是再说一遍,您真的很油麦]


夏习清起身去沙发的茶几上,拿出手机支架,把手机固定在一边。


[这个同框真的攻受分明]


[xqgg穿白卫衣真的好可啊]


[救命衣服又是情侣款,有姐妹扒处是哪一款了吗?想get同款]


[我看到微博上已经有人扒到了,姐妹们冲]


周自珩把手机拿近看了一眼弹幕“你们也太快了吧,佩服佩服!”


[周自珩戴黑框眼镜感觉又奶又酷,嘶溜,我先舔一下屏]


[我的苦茶籽,今天是穿不上了]


[珩珩,隔壁kaleido也在直播,双担可以悄悄期待一个连线吗,一个手机一个iPad,两边听得我脑袋都大了(害羞)]


“kaleido也在?”夏习清听到他的这话拿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确实也在,他们好像申请连线了。”


周自珩看到弹出的消息点了同意,屏幕卡顿了一会儿,江淼:“听得到吗?”


“听得到声音,但是你们动不了。”卡顿很快就没了。


凌一盯着周自珩的菜然后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手里只有草和几块鸡胸肉的减肥餐,“队内欺凌,呜呜呜呜。”


“快回归了,哥你还是减减肥吧。”裴听颂手里拿着一袋薯片,轻松的靠在沙发上,右手不经意间碰了碰方觉夏的腰,把方觉夏来拉到身边。


方觉夏感受到,回头看了一眼裴听颂小声的说:“在直播。”


[小情侣在干什么?怎么看起来比光明正大的老夫老妻自习还刺激]


[葡萄树的手真是一刻都停不下来,还把哥哥拉到身边]


[脑补1万字听觉在校园时期恋爱偷偷摸摸贴贴,刚步入高中的小裴和即将毕业的学长,最后在同一所大学重逢]


[上面的姐妹会说你就多说点,会说你就去写同人]


[磕死谁了,磕死我了]


“不公平,为什么小裴不用减肥,还能在那抱着薯片?”


贺子炎拍了拍凌一的肩膀语重心长,“可能因为小裴比你高了17厘米吧,乖,好好吃减肥餐。”


凌一立刻捂住贺子炎的嘴,用他自以为小声的声音说:“闭嘴,不能在外人面前暴露我的身高。”


[凌一怕是忘了这是在直播,而不是视频通话]


[01:这个世界对我的伤害太大了]


[01:逃出卡团呜呜呜呜]


“你的身高已经是人尽皆知了。”夏习清看了眼屏幕那一边的凌一,忍不住笑出了声。


“习清哥,自珩哥,我真的想问你们是怎么长那么高的?有什么秘诀吗?我这个年纪还能再继续长吗?呜呜呜。”凌一一把抱住身边的方觉夏,被裴听颂嫌弃的拉开。


[普陀寺的手在干嘛呢?他醋了,他醋了,他醋了]


[快看葡萄树那嫌弃的表情,感觉恨不得把01的爪子剁了]


[方觉夏:作为疯子团的正常人,我真的倍感艰难]


“哈哈哈哈哈哈哈,比起怎么长高,我更想知道你们最高的190最矮的173是怎么做到身高上的平衡?不会看起来像个WiFi信号吗?”周自珩神情认真,像是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卡团已经被问过无数遍这种问题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作为周自珩的粉丝,我确实很感兴趣]


[zzh你太损了]


沉默了许久的方觉夏开口道:“嗯,很多人问过这个问题,我们的造型师会特意搭配,高的尽量穿平底,矮的人都会垫增高鞋垫。”


“周老师,我真的有个问题,想了很久,您和夏老师到底谁是攻?”路远冷不丁的冒出这句话,正在喝水的夏习清一惊,被水呛到疯狂咳嗽。


[卡团不愧是基佬团,好大胆啊,这是可以说的吗?]


[啊,可以的,可以的,感谢卡团问了我疑惑的问题]


[让我们说谢谢卡团路远]


[嗯,怎么不可以说呢?]


[xqgg没事吧?]


[习清哥哥,小心点啊]


路远感到十分抱歉搓了搓手,“夏老师没事吧?”


周自珩连忙抽纸帮呛到的夏习清擦嘴,走到他身后左手放在夏习清胸前右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我没事,大家不用担心。”被水呛到的夏习清眼尾微红,眼眶里蓄满了咳嗽时产生的泪水,他抽纸擦了擦。


[我觉得已经不需要问了?谁攻谁受高下立见]


[这还需要问吗?ps.因为红彤彤的xqgg真的好漂亮,我馋了,真的]


[啊啊啊啊啊,我的CP太好磕啦!]


“为了避免二次伤害到习清,我就不回答了,大家能看出来,还有不用叫我们老师,比我大的就叫我自珩,比我们小的就叫自珩哥,习清哥。”


夏习清听到这话不服输的用修长略微带着茧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周自珩的下巴,其他手指挑逗性的挠了挠周自珩下巴。


眼神又变回了他之前狩猎的模样,一双桃花眼,勾人。


kaleido的几人,已经被这个场面惊得说不出话,特别是裴听颂和方觉夏,方觉夏是被夏习清的大胆惊到,而裴听颂则是在研究,以便以后实施。


[这是我可以看的吗?成年加公开的CP就是牛!]


[本听觉CP粉决定双担了,之前一直get不到,现在我真的完全被他们之间的性张力折服了,嘶溜,我要去补物料了]


[这就是搞成年CP的快乐吗?]


[好般配,好般配]


[女王受和狼狗攻,脑补1万字,我真的是磕生磕死!!!]


[夏习清:为什么我还是受]


[对不起,可是周自珩1米9身材还好太攻了]


周自珩低头双方的鼻梁靠在一起,就在双唇要靠近的前一秒,直播被夏习清伸手掐断。


两人已经很熟悉彼此的吻了,逐渐疯狂,衣服散落一地,等再次醒来已经是第2天的早晨了


热搜#自习不愧是成年CP 爆


没直播过也不看直播,不太了解直播连线 勿喷 因为朋友不太多,不太会写群像 T T

香葱

无人知晓 人人传唱

每次都总能用旧图获取头像框!开心!

小裴告白~

无人知晓 人人传唱

每次都总能用旧图获取头像框!开心!

小裴告白~

鹿鸣

“你怪我擅长说谎,我说夏天好长”


——《营业悖论》  by稚楚

“你怪我擅长说谎,我说夏天好长”


——《营业悖论》  by稚楚

忘川(约稿开放中)

之前写的逃出生天上头产物


红蓝后可作壁纸~

祝大家520快乐嘞!!


——————

要让我赢啊,哥哥。

之前写的逃出生天上头产物


红蓝后可作壁纸~

祝大家520快乐嘞!!


——————

要让我赢啊,哥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