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裴珠泫    irene

334浏览    101参与
宋池阭一米八

《腐烂的玫瑰不是野草》Red velvet

三年时光足以让一对陷入热恋的情侣彼此厌恶,足以让一群人彼此熟悉又分离,足以改变恒市标志性的建筑,足以在一个人的脑海里抹去你的痕迹。


更何况裴珠泫根本没拿正眼看过她。

对于裴珠泫来说,朴秀荣是什么呢?

什么都不是。

裴珠泫不记得朴秀荣这个名字,不记得朴秀荣的相貌,甚至不记得她救过她

朴秀荣是她随手施舍的产物,是校园里不被记住的路人甲,是她无意中沾染的桃花

朴秀荣的存在甚至不如衬衫上的褶皱更让她在意。

怎么配被她记住呢?怎么能够被她记住呢?


忘记的话,就重新开始吧

待在你的目光所致处身边,让你不得不不在意我

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想着,心心念念呢呢喃喃在意着

让我成为你......

三年时光足以让一对陷入热恋的情侣彼此厌恶,足以让一群人彼此熟悉又分离,足以改变恒市标志性的建筑,足以在一个人的脑海里抹去你的痕迹。


更何况裴珠泫根本没拿正眼看过她。

对于裴珠泫来说,朴秀荣是什么呢?

什么都不是。

裴珠泫不记得朴秀荣这个名字,不记得朴秀荣的相貌,甚至不记得她救过她

朴秀荣是她随手施舍的产物,是校园里不被记住的路人甲,是她无意中沾染的桃花

朴秀荣的存在甚至不如衬衫上的褶皱更让她在意。

怎么配被她记住呢?怎么能够被她记住呢?



忘记的话,就重新开始吧

待在你的目光所致处身边,让你不得不不在意我

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想着,心心念念呢呢喃喃在意着

让我成为你心头的刺,心脏每跳动一下都能感受到我的存在。

让我成为你戒不掉的瘾,无论何时都闪现在你的脑海里。

她一步步沉淀,埋在心头念念,最后踏入她的世界。



裴珠泫当机立断的用了些商业手段,让日本部朴氏集团陷入小的金融风波中

朴秀荣必须去处理,本来日本部就没站稳脚跟,这回处理不好,再想站稳脚跟就难了

  

在朴秀荣走后,姜涩琪立马没了阻碍跑到裴珠泫面前,像条被驯服的狼狗

乖巧可爱粘人贴心,眼神湿漉漉的舔堤她的手

但裴珠泫不满意,强烈的占有欲让她执着的往姜涩琪脑中灌输思想

“不听话的孩子姐姐不喜欢”

“只看着姐姐”

“听姐姐的话”

“只和姐姐亲近”

  

她要姜涩琪为了她粉身碎骨,鲜血直流,不顾一切,舍弃自由,腾空坠落,为了爱死。

太成功了,简直像被PUA一样

提线木偶一般乖巧听话,只被他掌控

  

像空白的程序输入了代码,她就只会照着代码执行

裴珠泫太满意了,眼里满满的只有她的姜涩琪,她太满意了。

  

如果姜涩琪冥顽不灵,裴珠泫不建议打折她的腿,让她无法活动,困在家中

驯养她,只是因为裴珠泫太喜欢姜涩琪了啊

只是太喜欢了

  

爱没有罪不是吗?

心中的恶魔反问天使,天使刚要反驳,却看见镰刀挥了下来,喉咙发不出声音

因为那里争先恐后的冒着血,天使梗着翅膀倒下了

嫉妒心是爱情的产物,极端的举动是爱情的表现

这是爱情啊

不管流着血的还是淌着蜜的都是爱情。


天空飘完最后一线雨丝。东方红霞万缕,地平线上的一切都被染上金色或绯色

以这些光为先导的那轮太阳,终于在天空尽头颤动着,从光影的深渊里冉冉升起

又一天了。

  

  

姜涩琪看着仍在睡梦中的裴珠泫,头发细软,带着珊瑚色的眼罩,更显皮肤白皙,面容小巧

这是怎么回事呢?姐姐

你对我突如其来的占有欲,是因为朴秀荣吗?

这真是太可爱了

占有欲来源于喜欢,姐姐是喜欢我吗?

姐姐喜欢我的话,应该在做些什么让我知道啊

难道是还没意识到吗?既然这样

那就让我帮助姐姐意识到吧


她的面容还是平静的,只是双眼亮的出奇,将视线投放在升起的太阳上

她因为脑中的思想而兴奋战栗

在她心中,早已填补上裴珠泫爱他的表现

在她身后,裴珠泫支起身子,眼罩握在手中,像是觉得有趣,头微微歪着,眼神清明,神色平静

然后在下一秒,换上了疑惑地表情,伸了一个懒腰,声音软糯清甜

“涩琪,你在那干什么呢”

  

  

她是天生的演员。

她提前拿到了剧本,陪着姜涩琪入戏

兴奋吗?战栗吧

  

绑着你的绳子牢牢握在我手中。

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真正的爱情该是这样的吗?可能不是吧。

但那有什么关系呢?

  

她是恒中人人羡慕的对象,是恒市赫赫有名的白玫瑰,是北都裴家唯一合法继承人

说到底她抽筋拔骨之后是不可磨灭的傲气

  

她爱姜涩琪的前提是姜涩琪手中有45%的姜氏集团股份,是东盈姜家的继承人,配得上她

可姜涩琪如果没有呢?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呢?

那裴珠泫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她。

  

她是专制高傲的人,如果你听话,那你要什么她都给

可如果你触碰了她的底线,那么你将没有好日子过了

这是她的法则。

你的遵守。



姜涩琪这种为了让裴珠泫吃醋而故意靠近朴秀荣的举动绝对是不理智的

朴秀荣在发现了这个事实后,果断拉开了和姜涩琪的距离

  

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是让裴珠泫注意到她

而被裴珠泫盯上的人,你的行程底细一切过往,无论辉煌或肮脏,都会像尸体被法医解剖一样赤裸的摆在她的办公桌上

事无巨细,细到像拿着放大镜观察你的毛细血管

直到你死。

  

朴秀荣不怕被裴珠泫知道她的过往,她每一次对裴珠泫投去的柔和目光,抑制不住做出的奇怪举动都是给裴珠泫留下细小的线索

  

她了解裴珠泫,即使形似陌生人,她也了解

裴珠泫不需要别的,只有这些细小的线索就足够了

任何不合理的事物都会被她拿着显微镜放大

直到她找出原因。

  

她看过不少裴珠泫的报道,无论权威或无名的报社都竭尽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形容她

  

因为在他们眼里,裴珠泫就是那样的

大方得体,温婉可亲,明媚柔美,心地善良

她是上帝遗落在人间的明珠。

  

  

“神爱世人,所以裴珠泫降生了”

京都时报这么形容她。 

liayayayaya^
xxj文笔,慎入!好的是甜文。...

xxj文笔,慎入!好的是甜文。怎么说

粉这次11🤣

—————————————————————

以上就是莱德贝贝,大家下次再见~

孙胜完把话筒换了只手拿,方便和队长欧尼牵手。


灯光逐渐暗下,裴珠泫跟上了孙胜完,贴了上去


胜完xi,说了要等上欧尼,怎么又先走了,胜完讨厌


哦莫欧尼对不起孙胜完顺势的牵上了她队长欧尼的手,轻轻的摇了摇


bjh内心os「哦莫完D宝宝好像只小狗宝宝,cute哒,真想亲亲狗勾宝宝的脸颊🥺


朴女士一抬头就看到这腻歪的场景,便拉上金椰来搞鬼,机灵有神的熊宝宝正好看了个正着呀,朴秀荣金艺琳,不怕你姐看到打你哦🤣”...

xxj文笔,慎入!好的是甜文。怎么说

粉这次11🤣

—————————————————————

以上就是莱德贝贝,大家下次再见~

孙胜完把话筒换了只手拿,方便和队长欧尼牵手。



灯光逐渐暗下,裴珠泫跟上了孙胜完,贴了上去


胜完xi,说了要等上欧尼,怎么又先走了,胜完讨厌


哦莫欧尼对不起孙胜完顺势的牵上了她队长欧尼的手,轻轻的摇了摇


bjh内心os「哦莫完D宝宝好像只小狗宝宝,cute哒,真想亲亲狗勾宝宝的脸颊🥺


朴女士一抬头就看到这腻歪的场景,便拉上金椰来搞鬼,机灵有神的熊宝宝正好看了个正着呀,朴秀荣金艺琳,不怕你姐看到打你哦🤣”






后台

裴珠泫换下演出服穿上便装走出了更衣室,小狗勾胜完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啦,见到裴珠泫出来屁颠屁颠的跑上去,抱住裴珠泫


bjh os「胜完怎么这么可爱呀,哦莫这是真狗勾吗」



裴珠泫坏笑着,轻声问道胜完,你真的欧尼是铝铜吗


胜完眨眨眼睛,知道


那你不怕欧尼嘛?


孙胜完低下头想了想,紧了紧怀里的人,故意缩短与队长姐姐的距离,在队长姐姐耳边轻声说遇到欧尼前,我是直的,但是遇到欧尼后就不是了!





所以,欧尼,我们交往吧孙胜完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出来


裴珠泫故意斗孙胜完哦?胜完想和我交往嘛?为什么呢?


喜欢欧尼!


谁喜欢?


胜完喜欢


喜欢谁


喜欢欧尼呀!


连起来说


胜完喜欢珠泫欧尼


珠泫欧尼也喜欢胜完宝宝


裴珠泫捏了捏胜完的脸,凑到孙胜完面前,要一直喜欢珠泫欧尼哦” 


说完,便朝那人的唇吻了下去。


天知道,裴珠泫的耳朵有多红,孙胜完的脸有多烫。


机灵有神的熊宝宝,正好看到了这腻歪的场景,连忙转移两忙内,走吧,我们去吃饭,我请客


吃什么金椰奇怪的问道,涩琪今天难得请客


狗粮。


—————————————————————



—————————————————————

xxj文笔,嘴下留情☹️🙃😭

怎么说这是我昨天晚上做的梦哈哈哈哈哈哈




新晋居民_6877601

“你是朱砂痣,亦是白月光”

裴姐在线用脸杀人

神图系列③(老规矩哦~)

“你是朱砂痣,亦是白月光”

裴姐在线用脸杀人

神图系列③(老规矩哦~)

妤yu

欧尼要和我恋爱吗1⃣️

你✖️Red velvet 

你✖️裴珠泫


最近你一直觉得几个姐姐都很奇怪,好像是故意想让你和裴珠泫独处一样,可是你一点也不习惯这种行为。


你觉得单独和裴珠泫呆在一起总是很不自在,好像是有一种独特的氛围,和姐姐在一起做什么事都会不自觉的装出一种很稳重的样子,但实际上每次心里都很慌张。


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她照顾你的多点,但是平常闲暇时光六个人一起看剧玩耍的时候无意间把头靠在裴珠泫肩膀上撒娇,有时候会突然拉住对方的手晃来晃去,分开很久之后见面贴贴与其他四个姐姐不同的是总是会抱着裴珠泫很长时间才撒手。...


你✖️Red velvet 

你✖️裴珠泫






最近你一直觉得几个姐姐都很奇怪,好像是故意想让你和裴珠泫独处一样,可是你一点也不习惯这种行为。






你觉得单独和裴珠泫呆在一起总是很不自在,好像是有一种独特的氛围,和姐姐在一起做什么事都会不自觉的装出一种很稳重的样子,但实际上每次心里都很慌张。






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她照顾你的多点,但是平常闲暇时光六个人一起看剧玩耍的时候无意间把头靠在裴珠泫肩膀上撒娇,有时候会突然拉住对方的手晃来晃去,分开很久之后见面贴贴与其他四个姐姐不同的是总是会抱着裴珠泫很长时间才撒手。





日常生活中这些小事都能让裴珠泫露出笑容,让对方都感到幸福,你也会不受控制的想贴近裴珠泫靠近裴珠泫,但是一点都不敢多想。





在房间里试新衣服的你根本没注意到群里鸡贼的四个姐姐在打什么鬼主意,直到裴珠泫悄悄推开你的门问你要不要吃点甜点时,你才发现此时整个世界就剩下你和裴珠泫了。





你本来还开开心心的想问问姜涩琪今天吃什么来着,裴珠泫有些意外“哦?seulgi她们出去了啊。”





“……莫??”





内心os:为什么不问问我…!





“我现在要做了,要吃什么味道的?”





裴珠泫倚在门框旁,显得更加小巧一只了,不过你现在只想问问为什么这次四个欧尼什么都没说就出门了,所以非常随便的应了一句“都可以都可以欧尼”





说着还拿着手机查找有没有新的聊天记录,根本没注意到门口委屈巴巴的裴琳琳。





你抬头看了看裴珠泫,算了还是说一下吧“要草莓味的欧尼”





然后继续低头看手机,裴珠泫撇了撇嘴离开,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莫啊要草莓味的欧尼,是要吃了我吗?真是的”


“……”


裴珠泫本来只是想抱怨一下你太敷衍,但是突然就发现自己说的话好像有点不对劲。



“阿一古我在干嘛啊啊,咳咳,集中!”






没过一会儿你果然发现了一些聊天记录。


什么啊,居然以这样的目的出去玩反而让你感到不自在,关键是为什么聊这些东西的时候不避一下当事人啊……


此时冰激凌店里的椰梨米疯狂爆笑,边笑边拍旁边无辜的孙胜完。



可是接下来场面就不受控制了


“呀康涩琪!”



“啊西干嘛啊seulgi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wei呦…干嘛笑……?啊!完蛋了,我是不是说出来了…”



你关掉手机瘫倒在床上想冷静一会儿,突然外面传来裴珠泫的一声尖叫。




“欧尼!?”





裴珠泫被刚从烤箱里拿出来的碗烫到了,你拿着裴珠泫的小手用凉水冲了冲。





“欧尼啊,不要直接用手碰啊真是的。”





裴珠泫看得出你很担心她,但是想想还是很委屈。





“我拿出来的时候用了手套的……”





“但是为什么又被烫到了,要集中注意力啊太不小心了,要是烫出泡了怎么办”





裴珠泫一声不吭的听着你唠叨,真想不到一家之主裴柱现居然还能有一天被忙内教训,你试着用妈妈说的方法小心的给裴珠泫烫到的地方抹上牙膏。





“欧尼这样就不会起泡了,小时候我烫到的时候妈妈就这样,很快就没事了,欧尼也要快点好起来。”





你认真的对着裴珠泫的手说话,还帮裴珠泫轻轻吹吹手。





裴珠泫看着你认真可爱的样子好像也不是很委屈了,可是傲娇鬼裴珠泫不会就这样结束。





裴珠泫轻轻抽出自己的手,扒拉着你让你站在厨桌对面要继续做甜点,没办法,你帮着裴珠泫做完了剩下的甜点。




未完待续


^_^

一一

“胜完,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也永远不会忘记星期六下午的那页情书和最后一面的吻与承诺。

      孙胜完和裴柱现都正在一个南方小镇,潮湿的,像她们之间的情意,黏哒哒的。

      还是坐火车来往的年头,绿皮火车有时会晚点到站,裴柱现也不恼,每日下午六点都在火车站口等着到站,探头寻找那人有没有回来。

      才开了春,南方小镇被春雨淋了一遭,空气间都是湿润,苦闷的日子裴柱现这般过了三年。是自从孙胜完一家搬到北方去开始,至于是哪个城市,孙胜完从没告诉过裴柱现。她总写信,涂涂改改的,寄不出去。不写......

      孙胜完和裴柱现都正在一个南方小镇,潮湿的,像她们之间的情意,黏哒哒的。

      还是坐火车来往的年头,绿皮火车有时会晚点到站,裴柱现也不恼,每日下午六点都在火车站口等着到站,探头寻找那人有没有回来。

      才开了春,南方小镇被春雨淋了一遭,空气间都是湿润,苦闷的日子裴柱现这般过了三年。是自从孙胜完一家搬到北方去开始,至于是哪个城市,孙胜完从没告诉过裴柱现。她总写信,涂涂改改的,寄不出去。不写寄送地址的信在信箱里堆着,直至信箱满后,裴柱现再取出把它们全部焚毁。

      那年孙胜完自诩正义,直至遇到裴柱现,那个比她大了三岁的姑娘。裴柱现青涩年纪的时候就显出了惊人的美,女孩们爱攀比,不论哪个时代。

“裴柱现啊,长得好看又怎样,有娘生没娘养的,她妈恐怕都不知道她爸是谁!”

      这是孙胜完听见的,她们对裴柱现的议论,难听的话层出不穷。那个过分美丽的姑娘只是轻飘飘地看了她们一眼,径直走了过去。大概这话也难以反驳,孙胜完从没插手过这件事。

      裴柱现的母亲,满街上都知道的疯女人。年轻时家境富裕,容貌也甚好,小镇上的青年才俊踏破了家中的门槛。偏偏糊涂了脑袋,跑到了北方,过了一年大着肚子回了小镇,也从此疯魔了,胡乱念叨着一个男人的名字,裴柱现就这般稀里糊涂地出生了。小时总爱玩的游戏,捉迷藏,裴柱现总认为自己的爸爸和自己在玩捉迷藏,她于是很向往北方,那里藏着她的父亲,得要她自己去找。

      孙胜完从前不识裴柱现是谁,听镇上的大人提起,但从未见到过。那天裴柱现从她身边经过,孙胜完从没见过长相如此艳丽张扬的姑娘,愣是生生看直了眼。她第一次感觉到心动是什么感觉,甚至她对男生都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自那天之后,孙胜完琢磨了许久关于那般情感的想法,她之前从没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自从她遇到裴柱现之后。她甚至一夜未睡,早上的时候眼下的乌青甚至要掉到脸颊上。孙胜完在一个开明的家庭,那个年代,父母都是读书人,思想开阔明亮,所以她当机立断想要追求裴柱现。

      孙胜完追求裴柱现的第一步是写情书,她肚里没什么墨水,写出的话直白的要死,也没有署名,她就那般送给了裴柱现。情窦初开的爱恋,青涩的很,她像个毛头小子一般的莽撞,把情书塞给裴柱现就跑走,独留裴柱现在那棵梧桐树下立着。孙胜完所想到的办法,好像除去写情书外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于是她每日都写,每日换不同的信纸写。

      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还是在那棵梧桐树下。孙胜完塞给裴柱现情书后,支支吾吾了好久也没扭头跑走。

“柱现姐姐,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来照顾你。”

      裴柱现扑哧笑了出来,这样老土的告白,她已经不知道听那些男生说了多少次。她眼前的姑娘,像只小狗一般耷拉着脑袋,耳朵根已经泛了红出来。

“胜完,把你的爱都给我吗”

      这对孙胜完来说便是答应了她的告白,她雀跃起来。那个夏天,她们在梧桐树边度过了一个属于她们两人的夏天。

      两个人在立秋那天,接了第一个吻,孙胜完首先主动撬开了裴柱现的牙关,她知道裴柱现害羞内敛,于是她主动地靠近了裴柱现。那是属于她们的第一个吻。

      在秋天快要结束的那几天,孙胜完家中大变,要举家搬迁到北方,裴柱现向往的北方。时间急迫,急到还未等孙胜完和裴柱现反应过来,裴柱现甚至还不知道孙胜完要去到哪个城市,她便已经要做火车去北方了。已经快要入冬,南方湿答答的,泛着寒气。孙胜完临走前,她们在火车站的公共厕所里,接了一个绵长的吻。那是属于她们的最后一个吻。

“柱现姐姐,我的柱现姐姐,等我回来我便带你去国外结婚。”

      这是孙胜完对裴柱现说的最后一句话,只留下了一句这样虚无缥缈的承诺,孙胜完便去了北方。

      裴柱现守着那句承诺过了三年。新的一秋,裴柱现收到了一封从北方来的,裹挟了些北方寒气的信。她看着那没有署名的一封信,看着熟悉的字体,愣愣出神。

“柱现姐姐,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你。三年前的那句承诺,怕是不能携你同去国外了。不知你这三年是怎样过的,往后若是遇到个对你好的男人,便嫁去吧。”

      那封信只有这寥寥一段话,裴柱现眼里噙着泪看完了这段话。

      后来裴柱现淡然地收起这封信,继续过着有条不紊的生活。每日还是写信,涂涂改改地写,没有邮寄地点地写。写完继续放在信箱里,满了后再次焚烧。下午六点,继续准时在火车站门口张望,瞧她的恋人有没有回来。

“胜完,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也永远不会忘记星期六下午的那页情书和最后一面的吻与承诺。

西瓜白菜汁starlight

切实的被姐姐美到了,怎么有的女孩子,就是一直都很漂亮呢😯

切实的被姐姐美到了,怎么有的女孩子,就是一直都很漂亮呢😯

宋池阭一米八

《腐烂的玫瑰不是野草》Red velvet

可噩梦还是来了

清潭中学没什么出名的,只有,他们痛恨私生子女

从教师到清洁阿姨,校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帮着打掩护

那里是私生子女的炼狱


老爷子当然是不能知道的,在她被接到朴家第三天便回了江南

她以为自己只要当个哑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没人会注意到他

她低估了清潭学子和朴夫人对他的厌恶

在她进校门前12小时,她的信息在校园网上公开透明,私生女三个字醒目刺眼


被红油漆泼洒的桌子是她被施暴的初端

她没办法了,父亲出国了,老爷子回江南了

她在恒市根本没有认识的人


抗争不了,只能忍受

忍受着擦干桌椅,忍受着扔掉文具盒里的虫子

忍受着穿被写上侮辱字眼的校......


可噩梦还是来了

清潭中学没什么出名的,只有,他们痛恨私生子女

从教师到清洁阿姨,校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帮着打掩护

那里是私生子女的炼狱



老爷子当然是不能知道的,在她被接到朴家第三天便回了江南

她以为自己只要当个哑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没人会注意到他

她低估了清潭学子和朴夫人对他的厌恶

在她进校门前12小时,她的信息在校园网上公开透明,私生女三个字醒目刺眼


被红油漆泼洒的桌子是她被施暴的初端

她没办法了,父亲出国了,老爷子回江南了

她在恒市根本没有认识的人



抗争不了,只能忍受

忍受着擦干桌椅,忍受着扔掉文具盒里的虫子

忍受着穿被写上侮辱字眼的校服,忍受着吞下止痛片

忍受着头皮被撕扯的痛感,忍受着穿湿衣服上课



她被摔在墙上,头发还滴着水,膝盖被划出一道大口子,源源不断的冒着血

表情麻木,等待着他的是砸在肚子上的拳头和被掌掴的肿胀面颊

以及那些污秽不堪的话

“你奶奶是你克死的吧”

“你个贱人私生女”

“你妈是个小三,婊子”

“真应该把你的脏血抽干”

“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晦气,你妈的”



都习惯了。

无所谓了。

快点结束吧。

一会赶不上上课了。

迟到又要挨骂了。

没人帮助她,老师看到她满身是伤的回去也只会责骂他迟到



她像是脱离了躯壳,站在虚无的空气上,看着没有生气的自己被一群人围住,一点光都透不进去,她突然想起《世界命题》里的一段话

“怎么样算欺凌?”

“十人欺负一人算欺凌,一百个欺负一个也是”

“那一万个人呢?”

“是正义啊”


她突然想不明白了,自己正在经历的到底是“欺凌”还是“正义”


被狠狠肘击的腹部将她从虚空拉下来,她又落入无光的人群

从喉咙里溢出的暗哑,没人会听到。



“这是干什么呢?”清脆的声线划过黑暗直射住她

人群给她让出一条路,光线撒进,没人说话的,没人动手了,一切都因她的出现停止了

裴珠泫正经的穿着校服,两条腿笔直纤细,目光直直射向她

她听到了朴秀荣的暗哑。


“赶紧都散了,欺负人算什么本事,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就完了”


刚才在脑中盘旋的问题豁然开朗,自己正在经历的是“欺凌”


朴秀荣靠在墙上闭着眼睛,原来光这么刺眼吗?

比想象中耀眼太多了

朴秀荣又睁开眼睛看那张贴在校园荣誉榜上的脸

她的头发丝会发光吗?

她身后好多人,可我只能看见她一个

她好漂亮。

不管了,得救了。




后来再想起来,也觉得奇妙。

那样的感觉像被浸在水牢里的人突然四肢百骸传过一股暖流

像沐浴在仿若暴雨的阳光下,

是连眨眼都刺目的炽热不息,

是让眼睛都睁不开的芸芸热气,

是盛阳夏日天摇曳的波澜霞云。



朴秀荣经常躲在图书馆里,那些霸凌者不会找到这来

她坐在墙角读毛姆的《爱德华 巴纳德的堕落》

说实话,她一点都看不懂,只是用来打发时间罢了

窗外的光线直射墙角,又热又刺眼

她从墙角走开,靠在书架上继续看

“任何瞬间的心动都不容易,不要怠慢了它”



她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心动,咧了一下嘴角,翻过这一页

听到安静无声的图书馆小小的骚动,朴秀荣抬眼

裴珠泫踏着光像她走来,一路上,很多人跟她打招呼,她都一一回应,礼貌的笑着

还是正经的穿着校服,只是今天穿了白色的小腿袜

她有目的的向朴秀荣所在的这一排走来,然后抬头看了她一眼

那一瞬,

风突然吹进来,

那页被翻过去的心动瞬间又被风翻回来。



朴秀荣毫无里头的想到了乡下小屋里那几管单一的颜料

浅蓝色的天幕,一泓寒水倒映着将暮的天色

我用红色和黄色调出绘出一个你

这里没有多余,只有属于我们的镭色的荧光

我们深处污泥,却染之不惊

再次的见面如同一幅画

没有色彩铺张的轰轰烈烈,并不缺少美的意境。

希望我们下一次的邂逅,

是被我已经预谋的。



回到家看到朴老爷子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楚楚可怜又小心翼翼的小百花形象她演的淋漓尽致

刻意在老爷子面前沉默寡言,就是为了和上一次两人见面时鲜活的形象形成对比

在朴夫人的视线扫过来时

身体抖得更加厉害,头埋得更低,一副被欺压了很久的模样。



老爷子让她去国外进修管理公司,这是她意料之外的,不过想想也是,这些年朴氏集团在父亲手下渐渐式微,远不及老爷子那时风光


眼见辉煌将逝,创造辉煌的人无论如何也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虽然不舍裴珠泫,但机会只有一次

裴珠泫在她心中发酵的太厉害了,她像一粒种子,在无形之间汲取了土壤的所有养分,在她心中肆意绽放

浓厚的思念在每一个夜晚铺天盖地向她袭来,一点一点蚕食她的思想,直到朴秀荣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块骨骼都残留裴珠泫的影子



她是被剥夺氧气的囚犯,饮鸩止渴画饼充饥

病态的执念在此后的每一个没有裴珠泫的日子里被一遍遍描摹

最终穿破了薄薄的纸。



只是听到她的消息,看到她的照片,了解她的近况

她就能感受到西伯利亚拂面吹来的清甜的风 海面上浪花的扑腾 红酒里微醺的醉意 盛夏里疯长的爱意。



四年的课程被压缩成三年,劳累过度去医院吸氧是常事

等她回到恒市,裴珠泫早已忘却她的音容相貌


三年时光足以让一对陷入热恋的情侣彼此厌恶,足以让一群人彼此熟悉又分离,足以改变恒市标志性的建筑,足以在一个人的脑海里抹去你的痕迹。

苏小秋秋秋秋秋

我的裴姐,我命中注定的裴姐

我的裴姐,我命中注定的裴姐

wyqq_island

“苦难过后 安稳自来”


裴珠泫出道八周年快乐

“苦难过后 安稳自来”


裴珠泫出道八周年快乐

www.

裴姐好美!(〃∇〃)

裴姐好美!(〃∇〃)

宋池阭一米八

《腐烂的玫瑰不是野草》Red velvet


裴珠泫在后台化妆间候场,门外嘈杂一片,她对着镜子带上闪亮的耳饰,正端详着。


听到一声门响,下意识换上公式化的笑容,又在听到那人声音时尽数收敛


少女声音并不尖锐,反而低沉有质感,语气中不乏戏谑的成分

“珠泫姐,又有男生为你打起来咯”


少女眉眼错落有致,眼睛狭长,双眼皮明显,手中端着两杯草莓汁

见裴珠泫毫不热心,也不再打趣,把草莓汁递给裴珠泫

裴珠泫喝了一口,皱了皱眉“怎么是常温的?”


高一部的金艺琳,是乐器部的社长,是一眼就戳破她伪装的人

年纪小却心机深沉,心思多,只要你是她认定的人,她就会倾尽一切对你好......

《腐烂的玫瑰不是野草》Red velvet


裴珠泫在后台化妆间候场,门外嘈杂一片,她对着镜子带上闪亮的耳饰,正端详着。


听到一声门响,下意识换上公式化的笑容,又在听到那人声音时尽数收敛


少女声音并不尖锐,反而低沉有质感,语气中不乏戏谑的成分

“珠泫姐,又有男生为你打起来咯”


少女眉眼错落有致,眼睛狭长,双眼皮明显,手中端着两杯草莓汁

见裴珠泫毫不热心,也不再打趣,把草莓汁递给裴珠泫

裴珠泫喝了一口,皱了皱眉“怎么是常温的?”


高一部的金艺琳,是乐器部的社长,是一眼就戳破她伪装的人

年纪小却心机深沉,心思多,只要你是她认定的人,她就会倾尽一切对你好


裴珠泫眼睛亮了亮“你看见涩琪了?她怎么不来看我?”

金艺琳少见的有些迟疑,似乎在斟酌该不该说“嗯,遇是遇到了,只是涩琪姐旁边还跟了个女生”

裴珠泫咬了一下唇“女生?”


姜涩琪上高二,少见的女体育生,现代舞社团的社长,身材极好,跳起舞来更是魅力爆表,是男女通杀的类型,但来跟她表白的都会被气哭,表白失败率百分百,按理说早就不该有人缠着他才对。


金艺琳把空杯子扔进垃圾桶里,继续说“是转学来的,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接管朴家上市公司的私生女,刚转来就碰上涩琪姐路演,一下就被迷住了,这几天天天缠着涩琪姐”

裴珠泫放下心来了,语气轻松“还没被气跑?”

“没,她还挺能坚持的”


裴珠泫悠长得呵出一口气

裴珠泫根本没把这个私生女放在心上,那不是用他操心的人

直到她上台前一刻,在幕布后面探了那么一眼


这一眼,点燃了她的火气

姜涩琪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一只手拿着杯身还沁着水珠的冰咖啡

另一只手被甜甜笑着的少女挽着,不知少女说了什么,他也跟着轻轻笑起来

想起金艺琳说的话,少女一定就是朴秀荣

裴珠泫看姜涩琪笑起来的面容,看姜涩琪被挽着的手臂,看姜涩琪手臂上线条漂亮的肌肉

听着主持人报幕的声音,收回目光



我不动声色燃烧我的妒火

一点一点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看你越发逊色

漠然走过

伤疤已结痂 是被撕碎的我

是那个也曾被爱着的狼狈



一首《水边的阿狄丽娜》弹出几分硝烟的味道,裴珠泫沉下心思,冷漠着神情。

朴秀荣缠着姜涩琪顺着人流往外走,突然感到一道视线直射住她

她转身。


只看到裴珠泫逐渐走远的纤细背影,摇曳生姿,她贪婪的看了一眼,又快速收回

不是裴珠泫,那是谁呢?


似有所感一般,她撞入二楼看台处清水一般的眼睛

那是一双多么美丽的眼睛啊

仿佛装载量世间美好,让人想把所有她想要的东西都给他


只是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毫不波澜,看什么都如同死物

像灵魂枯萎,像皮囊空乏

见她看过来,清水终于泛出涟漪


漂亮皮囊下是恶劣的灵魂,易碎的娃娃退场,年轻的恶魔扬起兴味的笑

朴秀荣来不及再在那双眼睛里看出什么,匆匆忙忙的人群摩肩擦踵,潮水一般的人群带着她走出礼堂。


金艺琳表情恢复平静,把名字发给侦探社

她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私生女没那么简单

明明朴家老爷子下面还有一个儿子,怎么就轮到她接管上市公司了


金艺琳当然捕捉到她看裴珠泫那一眼

以姜涩琪的爱慕者出现在裴珠泫的视线中,确实会比其他的身份更快引起注意

只是,你的下一步棋该怎么走呢?



两天后,金艺琳打开了侦探社发给他的文档

一堆索然无味的私生女逆袭剧情后,有一段话直接抓住了金艺琳的视线

“原定六月二十七转学,现七月十五转学”

十五啊,姜涩琪每月一次的路演

这句话下面,是一句不甚起眼的“曾就读于清潭中学”



不是凑巧,

裴珠泫曾就读于清潭中学


那是朴秀荣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抚养她长大的奶奶撒手人寰,还未来得及吊唁,她就被带到那栋富丽堂皇的建筑前


连院里养着狗都带金项圈,屋里的灯快要闪瞎她的眼

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告诉她,她是这家的小姐,让她叫那老头爷爷,叫那男人爸爸


她不知道什么爷爷爸爸,她只知道她的奶奶死了,她甚至不知道奶奶埋在哪里。

DNA证明像判决书,让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他们是她的亲人。


那他们为什么把她仍在乡下十几年?为什么不管抚养她长大的人的死活?

明明只要他们手指缝里漏出来的一点钱就能救一个人的命



他们为什么不愿意?

为什么?

哦,她知道了,因为她是私生女。

她是私生女

她的血液是肮脏的

她的母亲不是和“父亲”门当户对名门正娶的妻子,是不要脸的爬床小三


他们能让她回到朴家已经是感恩戴德,还奢望什么呢?



所以,屋里的仆人对她横眉冷对,父亲的妻子对她厌恶至极,连带着金项圈的狗都对她呲牙咧嘴


可是你看,因为那个对着她笑得慈爱的老爷子

仆人低眉顺眼,不敢说一个“不”字,父亲的妻子敛去情绪,脸上堆着笑,狗被链子拴着,只能愤愤的喷气



她看着那只狗,金项圈在刺目的灯光下泛着光,

她知道,她也要被戴上金项圈了。



她收起眼里的讽刺,扬起甜美的笑,哄着老爷子咯咯的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