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褪右

139浏览    3参与
M

被吃掉的蔷薇

  “哦,我亲爱的小羊羔,你一定想要同我一起服从于蒙格大人吧。”

  褪色者看着梵雷,警惕又迷惑。梵雷弯着腰搓着手诡笑着,衣服上的鲜血是如此可怖,仍散发着如生长着铁锈的蔷薇般的香气。褪色者点了点头。

  自从他从漂流墓地出来第一眼看见他后,就有一种对于母亲的陌生和难以控制的亲近感。他期待看见他,又害怕看见他,她感觉自己总能在自己的呼吸中听到他的声音。树枝摩擦的声音就像他的呼唤:“my little champion”。他很高兴能再遇见他,听到亲切的呼唤。

  对他来说,任何人都算过客,虽然日渐减少的大赐福的人......

  “哦,我亲爱的小羊羔,你一定想要同我一起服从于蒙格大人吧。”

  褪色者看着梵雷,警惕又迷惑。梵雷弯着腰搓着手诡笑着,衣服上的鲜血是如此可怖,仍散发着如生长着铁锈的蔷薇般的香气。褪色者点了点头。

  自从他从漂流墓地出来第一眼看见他后,就有一种对于母亲的陌生和难以控制的亲近感。他期待看见他,又害怕看见他,她感觉自己总能在自己的呼吸中听到他的声音。树枝摩擦的声音就像他的呼唤:“my little champion”。他很高兴能再遇见他,听到亲切的呼唤。

  对他来说,任何人都算过客,虽然日渐减少的大赐福的人,每天都会死去的旧人不断折磨他的神经和道德感。他不算是一个执着的人,他有着过于坚定的正义感和过于脆弱的道德感。他会用一个城的人死亡为一捧骨灰的正义。他不知道,他每天晚上在赐福旁都会质问自己为何偏爱杀戮,他又会疯狂地回答自己“我怎么知道不要问我啊随便啦都一样只要我成王就好了反正都会死亡........”。

  “这是五个指头,去入侵别的褪色者吧,我的小羊羔。作为对你的偏爱,”梵雷轻笑一声“我奖励并要求你每次都要带他们的一部分给我。”

  他伸出手交给了褪色者五根血淋的指头,在收回手的时候轻抚了一下褪色者的手掌。“真是粗糙啊,血的味道真是重呢。”他从身旁的花丛中摘下一小片花瓣,“惩罚你握住花瓣,回来的时候也要让我看见它哦,小羊羔。

”他的眼睛愉快地笑了起来,褪色者从他的眼瞳中看出戏弄和偏爱。他拿走了花瓣牢握住,又轻轻的,怕将它弄皱。

  第一次入侵,不习惯分开尸块的褪色者只割下了耳朵。梵雷奖励了他,让他把一朵蔷薇的花苞吃掉。他非常不习惯它的味道,苦涩又有清香,烟雾般的味道冲向全身,最后痛苦的吐掉了一些碎片。“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把它吐在地上,我就让你连着它落处的泥土吃掉。”梵雷笑着说道。

  第二次,褪色者将落在地上的头颅打开,掰开他的嘴,从一片血污里掏出舌头,带出一些断裂暴露的血管和舌根下的薄膜。他看着舌头有些想吐,又想着“一定很柔软吧,吃起来像舌吻吧。”“好像植物的根部”回去后梵雷奖励他一朵半开的蔷薇,他干干净净地吃完了。“真乖啊,把今天的奖励给我吧。”他看着很高兴,夸奖他,说“明天如果还这么乖的话,会有别样的奖励哦。”褪色者跪在柔软的泥土上仰头望着他脸上的面具,又低了下去。

  第三次,褪色者从被大剑劈断的小腿上割下了脚筋,松掉的筋的两端垂落,让褪色者想起母亲病死后从倒下的墙上垂落的手,枯黄,像涂了药水般。“但那就是病人的颜色。”他想着,回去交给了梵雷。

  “啊,你来啦。我看看今天的奖励。哇哦,真美丽,像折断的花一般,就是有点软。”梵雷惊叹地说到,然后转头折下一朵蔷薇,扎在了上面。“真美,不是吗。”他微微抬头,轻轻地看着褪色者,褪色者点了点头。于是梵雷仰起头拍了拍手,把筋上的蔷薇拿起来,盛放的,美丽的,血红的蔷薇,放在褪色者的手中。“本来想戴在你的头上的,但蔷薇应该放在贵重的,美丽的,精致的物品上。”他轻蔑地说,“只能勉为其难让你吃掉了。”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又盯着褪色者。

  褪色者看着蔷薇,它本在盛放,现在花瓣却有些绵软了。下面还占着一些血,他有些难以下口。“乖孩子,"梵雷轻轻说”你不会要违抗我的命令吧。”褪色者抬头看着他,弱弱的,像幼年的孩子看着母亲般,乖乖的吃下去。嚼碎花瓣,水分溢出,但些微的水无法冲淡蔷薇本身的涩口,不一会儿就像嚼蜡一般,痛苦。褪色者低头专注地吃着,梵雷看着他十分地满意,又见他颤抖一下,想吐出嘴里的东西,到一半又紧紧地用手捂着嘴,用力咽了下去。褪色者刚咽下,就想伸手到腰间的包里拿些东西。梵雷紧紧地控制住他的手,捏住他的手腕,说:“怎么了,小羊羔?”眼睛里笑着。褪色者试图挣脱,却不行,眼睛里流着眼泪,嘴里又流下了一些口水,身体的肌肉僵硬着,痛苦地看着梵雷。

  梵雷松开一只手,另一只手仍握住褪色者试图探去包中的手腕。他摸向褪色者的嘴,抹开一些口水,开心地看着褪色者痛苦地呜咽和流下眼泪,将两根手指探进他的嘴里,先是摸到他的牙,轻按了一下,又探进去碰到了他的舌头。皮制成的手套摸不出什么,于是伸出湿漉的手指,脱掉手套又探进去,触碰他的舌头。褪色者不断的流口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吱吱呀呀地发出不明的声音。梵雷不耐烦地说“安静!小心我拔掉你的舌头。”又捏住褪色者的舌头,发现肿了起来。褪色者不断流眼泪,鼻子也无法呼吸,只能张着嘴吸气,梵雷的手滑了一下捅到了他的喉咙,褪色者拔出他的手猛地干呕咳嗽。梵雷先是恼了一下,又有趣地看着褪色者的反应。

  褪色者把手伸到嘴里捏着舌头,很痛,但又不松手,好像痛久了就不痛了一样。发现更疼了,于是拿出红滴露喝了一口。伤口和痛楚很快的愈合了,但毒素依旧还在,于是又吃了苔药。“怎么回事,小羊羔?"梵雷问道。"蜜蜂。"褪色者咳了两下说道。”哇哦。"梵雷惊叹了一下。褪色者又擦了擦眼泪和口水。

   ”说真的小羊羔,"梵雷弯下腰,好奇地看着他,”你流口水的时候真好看。虽然比不上被你吃掉的蔷薇。”




我太短了

兰瑞斯

【罗褪D】前面要小心毒,居然是蜗牛

很早在厕放过了,这里也放一下

某红白:39085449


有没有褪右群啊有没有褪右群啊有没有褪右群啊


好想找同好口嗨呜呜

很早在厕放过了,这里也放一下

某红白:39085449



有没有褪右群啊有没有褪右群啊有没有褪右群啊


好想找同好口嗨呜呜

Night Call

[失乡骑士/褪色者]Afraid

LOF估计什么预览都发不了。

索尔城红眼失乡/褪。红白网站车牌号39082350。如果不会可以留言,我私信。

大家来吃褪右啊。QwQ

LOF估计什么预览都发不了。

索尔城红眼失乡/褪。红白网站车牌号39082350。如果不会可以留言,我私信。

大家来吃褪右啊。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