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区音乐剧

296浏览    2参与
愿愿

[伦敦西区] Knights of the rose

把Bon Jovi、Meatloaf、Bonnie Tylor等等超级流行的摇滚乐和pop曲拿来演绎中世纪骑士故事、骑士公主爱情故事,再串上点莎翁台词的音乐剧,会是怎样?

这听上去就很混搭(不搭)的剧,是在看 Ruben van keer 的 twi的时候发现他会参演、我还刚好能赶上的。于是虽然知道剧本身是被西区剧评家们给了5星满分里的1星的烂剧,但还是决定得去看一场,好歹见识一下这位被德扎的作曲爷爷认可到极致的小哥在台上到底是怎么样的。而一场之后(不出所料地)被他的嗓音抓住,当即调整了行程又加了一场。。。

剧情。因为做好了一星的心理准备,所以倒是意外觉得,明明是可以看下去的嘛!说不上有多抓人,但...

把Bon Jovi、Meatloaf、Bonnie Tylor等等超级流行的摇滚乐和pop曲拿来演绎中世纪骑士故事、骑士公主爱情故事,再串上点莎翁台词的音乐剧,会是怎样?

这听上去就很混搭(不搭)的剧,是在看 Ruben van keer 的 twi的时候发现他会参演、我还刚好能赶上的。于是虽然知道剧本身是被西区剧评家们给了5星满分里的1星的烂剧,但还是决定得去看一场,好歹见识一下这位被德扎的作曲爷爷认可到极致的小哥在台上到底是怎么样的。而一场之后(不出所料地)被他的嗓音抓住,当即调整了行程又加了一场。。。

剧情。因为做好了一星的心理准备,所以倒是意外觉得,明明是可以看下去的嘛!说不上有多抓人,但至少我不会走神、不会很想吐槽,而下半场也不是没有个别观众惊呼、更不是没有极个别观众疑似抽泣了一下。当然,这些恐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演员们的表演而已。

台词。毕竟我不是熟识莎士比亚剧的人,所以虽然是听见了什么thee啊thou的、也知道Ruben小哥绝对是以模仿莎翁话剧的方式在念白,但终究还是没有reviewer们听到感觉的那么刺耳。就像大部分歌因为我并不是从小听熟的,于是也不会像很多观众那样从lead line台词就开始掩嘴笑。所以这部分的倒胃口和出戏,我倒是因为文化差异而幸免了。

道具。因为其中一个reviewer用非常讽刺的口吻吐槽了纸糊的城墙外皮、木做的宝剑,所以更加意外地觉得,明明使用效果还不错、看上去并没有听着那么廉价嘛!

所以,能够快乐观剧的一个条件,大概是要放低期待——但必须的一个前提依旧是,cast要足够好。

至于说这次cast有多好,反正是连那群辛辣的评论家也都认可了他们的水平和投入程度。比如有一个说本来也想给1星但这分数对cast不公平,于是为他们多加一星成了2星,还说是 a talented young cast who committed with extraordinary professionalism to one of the most woefully mounted and appallingly directed shows I have ever seen。

在我看来,cast确实都歌技在线、演得也都非常认真,所以很大程度上拯救了剧情,让我能一直看下去。但两位盖世英雄骑士男主,气质感觉都有点偏差:一位拖把头完全就是现代地下摇滚乐团主唱,一位油头粉面色眯眯的像是小白脸系的花花公子,挑上他们的公主真的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吗……倒是第二天不知哪位swing替的帕拉蒙,还有点农民械斗团伙头目的感觉,勉强算是符合中世纪城堡小王国之间农民战争的史实风貌吧,但究竟和骑士浪漫小说的气氛不太合。三位主角里只有王子还略有那么点正气和贵气。
然后就是比利时小哥Ruben了,完全就是中世纪的年轻村民,单纯又伶俐、有当骑士的憧憬也有单相思的对象、但又感觉没太多文化所以有些愚笨废柴的愣头青,从历史里活了过来——当然以上都是小哥自己演出来、让我感受到的,并非剧情的直接设定,毕竟这一星破剧本不可能细致设定到男四番。他这个角色同时也兼叙事串场的功能,因为身份是未成年的跑腿信使,算是有可以置身事外的立场,所以才会在那里作势thee啊thou的,他后来倒是跟我说现在天天在台上表演也是在练习英语。

简单来说看完他的震撼有二。
一是歌喉,清澈、高亢,但并不刺耳,完全没有斧凿感的真声,但绝对是很好训练过的天然去雕饰,出众到即使全体合唱也是最亮丽的压过所有人的声音。更不用说solo了,第一场第一句就把我惊呆了:跟其他人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虽然此前觉得他们已经算是相当好了,但远不是这种让人立刻鸟肌的天外之音。而且唱起来还很轻松自然、挥洒自如,不仔细盯腹部的话完全感受不到在用力,也不明白那瘦弱的小身板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肺活量。
二是演戏的投入而自然的感觉。投入是说,比如即使是主角欢庆他仅仅在台边的场面,不仅剧情上未必有人注意到他对女三的单相思这条隐线、场景上更很难有人能注意到他本人(死盯他的我绝对是异类),但他还是非常认真地在台角用小动作和眼神演绎自己角色对于这个被男主着玩弄感情的侍女的深情、羞涩、心疼、不甘、愤怒等等的情绪。而在英雄出征誓师的大合唱中,他在舞台一角被村长儿子(不,王子)交付剑的时候,吃惊表情的转变、从最突出的声音一下转弱的感觉,都让我觉得他就像站在舞台中心一样。更重要的是,这些都很自然,完全没有“演”的感觉,他就是他自己、他就是角色John。而结尾看着大合唱里他阳光的笑容时,过了很久我才注意到我其实也一直保持在笑。
可以说现在我算是明白Levay老先生为什么会对他推崇备至、觉得他就是自己笔下的莫扎特了。果真是个飘逸有灵气的小鬼才 。
但他跟羊毛君一样音色太过特殊、又是偏尖细高亢的男高音,感觉戏路会很受限制。不过以他这么灵动甚至于狡黠的性格,应该能够找到立足点。

顺便意外的还有英语。比如Ruben小哥基本上是没有欧洲人的生硬口音的。当然还有很意外的就是这一台子演员也都是他这种比较清淡的英语,基本上介于英音美音之间、简直没有口音的感觉,远比我在街上遇到的伦敦人的英语易懂,更不用此后看的Ian老先生主演的King Lear了,那古英语腔简直是nightmare。下次再写这部。

此外唯一觉得很好玩到出戏的地方,就是下半场有一幕他们在行军途中吃干粮,每人分掰了不小的一块硬面包。其他人我看到也是真吃但没注意具体吃了多少,反正Ruben小哥是一口接一口地咬,而且时间控制很好,把最后一块塞进嘴里嚼完就该他唱了。我也是不知道他们怎么能不被面包噎着或者被面包屑呛到的,而且我看的第二场小哥明显嘴里还有小半口没嚼完但是照样马力全开地唱出来了。聊天的时候没好意思问他,你是不是唱完大半场以后真的饿了啊吃那么多……

反正在名作林立的伦敦西区,挑了这么部烂剧看还连续看了两遍,也完全不觉得时间、机会和金钱被浪费了的话,也算是真爱粉了吧(并不

Variola

几个关于音乐剧认知的误区

1、新入坑的剧迷往往会简单粗暴地根据语种,把音乐剧分成英语剧(一般被认为是百老汇剧)、法语剧(一般被认为是法剧)和德语剧(一般被认为是德剧)。实际上,英语剧可以粗分为英剧(包括但不限于西区)和美剧(包括但不限于百老汇),但是也有其他国家的剧目,比如加拿大(《安妮和吉尔伯特》)和澳大利亚(《沙漠妖姬》)——加拿大的情况更复杂,因为它不仅出英语剧,也出法语剧。法语剧通常涵盖法国本土剧和魁北克剧(加拿大)。德语剧则有一大半其实是奥地利剧。

2、所谓的四大音乐剧(《猫》、《歌剧魅影》、《悲惨世界》和《西贡小姐》)其实是一个伪概念,韦伯和勋伯格都是当代音乐剧大师没错,但不足以笑傲江湖平分天下,这四部剧...

1、新入坑的剧迷往往会简单粗暴地根据语种,把音乐剧分成英语剧(一般被认为是百老汇剧)、法语剧(一般被认为是法剧)和德语剧(一般被认为是德剧)。实际上,英语剧可以粗分为英剧(包括但不限于西区)和美剧(包括但不限于百老汇),但是也有其他国家的剧目,比如加拿大(《安妮和吉尔伯特》)和澳大利亚(《沙漠妖姬》)——加拿大的情况更复杂,因为它不仅出英语剧,也出法语剧。法语剧通常涵盖法国本土剧和魁北克剧(加拿大)。德语剧则有一大半其实是奥地利剧。

2、所谓的四大音乐剧(《猫》、《歌剧魅影》、《悲惨世界》和《西贡小姐》)其实是一个伪概念,韦伯和勋伯格都是当代音乐剧大师没错,但不足以笑傲江湖平分天下,这四部剧唯一的共同点只有一个:制作人麦金托什,称它们为西区四大剧还差不多。(不严谨地说,这四部剧的确都是先在西区上演,然后杀入百老汇的,然而问题是,西区上演的大悲其实是麦金托什重新包装修改过的大悲——大悲首演于1980年的巴黎体育宫,我的内心里觉得,这还是一部重新包装的法剧)

3、根据演出场次来算,真正的西区四大剧是——《捕鼠器》(1952年首演,总计演出2.7万场)、《悲惨世界》(1985年,1.3万场)、《歌剧魅影》(1986年,1.28万场)和《黑衣女人》(1989年,1.15万场)。《猫》(第6名,0.89万场)和《西贡小姐》(第17名,0.42万场)显然不符合伦敦观众的口味,尤其是《西贡小姐》,严重名不副实(然而Lea真好看啊)

PS:《捕鼠器》并不算是音乐剧,但是为什么一定要把它拿出来说呢,因为它连续演了六十多年没有断过档,是名副其实的西区传奇——希望大悲也能演上六十年,有朝一日赶上前辈的成就

PPS:《黑衣女人》其实也不是音乐剧,因为我查的榜单是西区总演出场次最多而不是音乐剧演出场次最多——西区本身是一个剧院集中的地段,话剧歌剧舞剧音乐剧都有演出,反过来说伦敦的音乐剧不一定都在西区演出(比如大悲二十五周年演唱会就在皇家阿尔伯特剧院,那已经到海德公园那边了)。单独剔出榜单内的音乐剧的话,四大剧的排名是这样——《悲惨世界》、《歌剧魅影》、《兄弟情仇》和《猫》

4、相应的,百老汇四大剧其实是——《歌剧魅影》(1988年,1.24万场)、《芝加哥》(1996年,0.87万场)、《狮子王》(1997年,0.83万场)和《猫》(1982年,0.75万场)。第5名以下依次是:《悲惨世界》(1987年,6680场)、《歌舞线上》(1975年,6137场)、《加尔各答》(1976年,5959场)、《坏女巫》(2003年,5835场)、《妈妈咪呀》(2001年,5758场)、《美女与野兽》(1994年,5461场)、《吉屋出租》(1996年,5123场)、《泽西男孩》(2005年,4642场)、《西贡小姐》(1991年 ,4092场)、《42街》(1980年,3486场)、《油脂》(1972年,3388场)、《屋顶上的提琴手》(1964年,3242场)

PS:因为西区部分着重提了一下话剧的问题,这里解释一下百老汇的情况,百老汇的longest-running shows榜单前十五名无一例外,全是音乐剧,到17名开始才出现了话剧(相应地,西区前二十五名中有五部话剧一部舞剧,多样性不言而喻),所以宽街千真万确是一个音乐剧占据绝对主流的地方,嗯

5、从前几名的排行来看,似乎可以轻易得出西区的演出密度和市场活跃程度都优于百老汇的错觉,但是如果往排名表的下部看就会发现,到排名20位前后的剧目,西区和百老汇的演出场次都维持在两千到三千场的范围内,西区的高票房和高卖座率,是因为有限的资源更加集中在几部名剧身上,而且有些剧目会频繁复排,有些剧则在各方因素的推动下长演不衰(这里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比如人在伦敦的麦金托什)。

6、制作人对音乐剧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以麦金托什为例,最有说服性的例子就是勋伯格的《悲惨世界》。1980年法语版《悲惨世界》在巴黎体育宫上演三个月,因为剧院合同到期被迫停演,有人将剧本拿给麦金托什后,他联系勋伯格修改五年,有了今天我们听到的西区版大悲(当然也有人会更喜欢法语原版,这个是审美和品味的问题见仁见智我不多做评论),厚重的交响,英国式的演绎,几乎听不出原著的法国味了。勋伯格从此也离开法国市场,转到英美发展,他之后又推出了三部音乐剧,你们可能只知道《西贡小姐》,因为这仍是他和麦金托什合作,在西区推出的作品。勋伯格的第四部音乐剧是《马丁·盖尔》,仍然在西区推出,但是这一次麦金托什对剧本的题材和风格不太满意,兴趣已经不大了;勋伯格的第五部音乐剧《海盗女王》是在百老汇推出的,首演卡司包括Stephanie J. Block、Linda Balgord和肉排Hadley Fraser,这部剧听过的人又有多少呢?

7、法语音乐剧界也有几个知名制作人,最值得拿出来说的的大概就是Luc Plamondon(剧本、作词,其实他跟多是担任流行乐和唱片制作人,音乐剧的制作往往是委托他人)和Dove Attia(剧本,作曲)。Plamondon最著名的作品是《星幻》(1979年)和《巴黎圣母院》(1998年),被誉为是开辟了法语音乐剧纪元的两部划时代作品(实际上法语音乐剧的传统从20世纪50年代起就未曾间断过,就摇滚音乐剧而言,勋伯格的处女作《法国大革命》[1973年]甚至比《星幻》还要早,当然没人家红是真的)。Dove Attia可能对新粉丝来说更熟悉一些,《十诫》(2000年)、《乱世佳人》(2003年)、《太阳王》(2005年)、《摇滚莫扎特》(2009年)、《1789:巴士底狱的恋人》(2012年)、《亚瑟王传奇》(2014年)都是他担当制作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Plamondon和Attia都不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Plamondon是魁北克人,Attia是突尼斯人。

8、顺便说一下所谓的“法语四大剧”(《巴黎圣母院》《罗密欧与朱丽叶》《十诫》《小王子》)——这“四大剧”的说法是上世纪末入法语坑的剧迷们耳熟能详的,但其实这四部剧里也有一个名不副实的,就是Richard Cocciante作曲的《小王子》。不得不承认这部剧的曲目和舞美是非常优秀的,但这部剧本质上是一部小剧场剧,加上演员的年龄限制,注定了不便于推广演出。和《小王子》同期(2002-2003年)的优秀剧目其实也是很多的,比如Gérard Presgurvic的《乱世佳人》、Michel Legrand的《柳媚花娇》、Félix Gray的《唐璜》,《小王子》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估计和《巴黎圣母院》剧组出身的作曲Richard Cocciante和主演Daniel Lavoie有关。

9、德语剧好像没有听说过“四大剧”的提法(我不懂德语,德剧听得也少,如有错误请指出),如果有的话估计是《伊丽莎白》(1992年)、《吸血鬼之舞》(1997年)、《莫扎特》(1999年)和《蝴蝶梦》(2006年)。除了《吸血鬼之舞》之外,其他三部剧全部是Michael Kunze作词(捷克裔,德籍)、Sylvester Levay作曲(塞尔维亚裔,匈牙利籍)搭档创作(《吸血鬼之舞》的词作者仍然是Kunze,作曲是美国人Jim Steinman)。四部剧全部是奥地利的Vereinigte Bühnen Wien (VBW)公司制作,所以从血统上算是奥地利剧。

10、《德库拉》不是德剧。

11、以德库拉为主题的音乐剧大致有四部,分别是捷克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1995年)、美国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 the Musical,2001年)、加拿大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 entre l'amour et la mort,2006年)和法国音乐剧《德库拉》(Dracula, l'amour plus fort que la mort,2012年)。B站上那个德版德库拉是美国音乐剧《德库拉》的德语重拍版(准确地说是奥地利重拍版——2007年格拉茨音乐节)。Wildhorn对百老汇版的修改在2005年瑞士巡演时就开始了,至于他成为污叔的脑残粉专门为奥地利版范海辛多写了几首歌什么的,谁还没当过谁的脑残粉呢?
顺便,加拿大版的《德库拉》是法语剧,制作人是大家熟悉的诗人Bruno Pelletier。法国版的《德库拉》当然也是法语,而且两部剧都喜欢在副标题里写什么爱啊死啊的,经常让新粉搞不清。记住山羊胡惨白脸声音特别磁性的那个是魁北克伯爵,我就静静地装逼不说话两个小时一句词没唱的那个是法国版伯爵。

12、其实法语、德语音乐剧已经不算小语种了, 俄语、荷兰语、捷克语都有不少好剧目哦(所谓德三枪,其实就是荷兰剧),这个时候只恨自己懂的外语太少啦。

暂时想不起来其他的,以后想起来再补充吧。

最后,音乐剧这种形式和话剧、舞剧、歌剧一样,是以剧场为中心的艺术,所以不要被官录、官摄这些东西限制,这些现代的技术手段的确大大造福了没有条件到现场看剧的观众,也极大地拓宽了观众的时间和空间范围。但是,剧场的中心永远是剧场,不要迷信原卡、A卡、纪念卡这些名头,用开放的心态去听每一个版本、每一种演绎,真的会有惊喜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