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周

3986浏览    296参与
这个贱我必须犯

天堂上的老祖宗们6

  

  

  

  

  

  

  

  

  

  

  

  

  

  

  

  。。。(词穷)

  

  

  

  

  

  

  

  

  

  

  

  

  

  

  

  

  

  

  

  

  

  

  不喜勿喷谢谢

  

  

  

  

  

  

  

  

  

  

  

  

  

  

  

  

  

  

  

  

  私设:各朝代的龙尾根据存在时间来定,龙角断裂代表该朝代地盘被非华夏政权夺取*指名道姓

  

 ...

  

  

  

  

  

  

  

  

  

  

  

  

  

  

  

  。。。(词穷)

  

  

  

  

  

  

  

  

  

  

  

  

  

  

  

  

  

  

  

  

  

  

  不喜勿喷谢谢

  

  

  

  

  

  

  

  

  

  

  

  

  

  

  

  

  

  

  

  

  私设:各朝代的龙尾根据存在时间来定,龙角断裂代表该朝代地盘被非华夏政权夺取*指名道姓

  

  

  

  

  

  

  

  

  

  

  

  

  

  

  

  

  

  

  

  

  

  ↓

  

  

  

  

  ————————————————————————

  

  夏揉了揉太阳穴,对西周问道:“既然东周也上来了,龙角和龙尾你应该可以变出来了吧?”然后又对秦说:“秦,你……”

  

  没等祂话说完,秦指着自己的龙尾:“是我龙尾太短了你没看见吗?至少你能看见龙角吧。”

  

  夏默默看着秦像个球一样的龙尾,幽幽开口:“确实很短……”

  

  秦无语:“呵。”

  

  西周看着这一切:“我还要不要说话。”

  

  夏:“说,你俩能变吗?”

  

  东周抢在西周前一步说道:“我俩可以倒是可以,但是都只有一个龙角。”

  

  西周把东周扒拉开来:“咱俩不是一体的吗,只是分开了而已,所以各有一个龙角。”

  

  商从旁边冒出来:“真神奇。”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响声。

  

  秦探头看去:“何人?”

  

  从门外走出一个身影:“额……我叫新,请问,这是哪?”

  

  秦挑了挑眉,转头示意夏祂们又来人了。

  

  夏走出门:“这里是灭亡了的朝代待的地方。我叫夏,刚刚那位叫秦。”

  

  夏领着新进了屋,商跑上前:“你好,我叫商。那两位是西周和东周。”

  

  西周和东周闻言,也打了个招呼。

  

  新礼貌地笑着回礼:“你们好。”

  

  秦打量着新:“我记得我后面不是汉吗?”

  

  新脸上的笑僵住,扯了扯嘴角,干笑了几声:“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祂可不想说是自己家君主外戚夺权结果被起义军给灭了。

  

  西周注意到新的表情,接话道:“反正都是自己家君主不给力,打不过人家。谁不是被这样被灭的。”

  

  东周歪了歪头:“你的龙尾也好短。”

  

  新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

  

  秦感受到新身后冒出的黑气,连忙说道:“我的龙尾也短。”

  

  潜台词:你消消气,别把房子拆了。

  

  新听到这句话,身后的黑气消了下去。

  

  西周转头对东周悄悄说道:“你别戳人家伤口,小心人家揍你。”

  

  东周闭嘴不再说话。

  

  ————————————————————————

  

  

  

  

  

  

  

  

  

  

  

  

  有谁写一篇文章写两天(正是在下)

  

  

  

  

  

  

  

  

  

  

  

  

  

  

  

  

  

  

  

  

  

  

  

  

  

  累(虽然也没写多少)

  

  

  

  

  

  

  

  

  

  

  

  

  

  

  

  

核桃蛋的博物馆
玉兔 西周 山西曲沃羊舌出土...

玉兔 西周 山西曲沃羊舌出土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藏

Jade Rabbit/11th-8th B.C./Unearthed from Yangshe in Quwo,Shanxi China/Shanxi Provincial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玉兔 西周 山西曲沃羊舌出土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藏

Jade Rabbit/11th-8th B.C./Unearthed from Yangshe in Quwo,Shanxi China/Shanxi Provincial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核桃蛋的博物馆

鸟形铜车饰 西周 西安博物院藏

Bronze Chariot Ornament/11th-8th B.C./Xi'an Museum

鸟形铜车饰 西周 西安博物院藏

Bronze Chariot Ornament/11th-8th B.C./Xi'an Museum

CVE-2022-27925

  是西周初期燕国角色曲!

  上一棒:@青铃 

  下一棒:@北城 

  【救命,我才发现一个大问题,视频只能300s以内,所以欢迎大家收听掐头去尾版,完整版请后续走小pe站或云村,搜同名标题即可】

  前25s只能先掐掉了(悲)

  第一次用fl写史诗弦乐,屑人根本不会调音(副歌还是一股洗不掉的现代(电)味儿 救命 像游戏bgm)已经弃疗了x

  等有钱了我该去下一个Kontakt

  放一下简略的分段阅读理解(?):

  0:25~1:30(即视频0:00~1:05):从中原前往燕地的路上,燕侯克的车队带着大量开荒的民众,走进了风雪...

  是西周初期燕国角色曲!

  上一棒:@青铃 

  下一棒:@北城 

  【救命,我才发现一个大问题,视频只能300s以内,所以欢迎大家收听掐头去尾版,完整版请后续走小pe站或云村,搜同名标题即可】

  前25s只能先掐掉了(悲)

  第一次用fl写史诗弦乐,屑人根本不会调音(副歌还是一股洗不掉的现代(电)味儿 救命 像游戏bgm)已经弃疗了x

  等有钱了我该去下一个Kontakt

  放一下简略的分段阅读理解(?):

  0:25~1:30(即视频0:00~1:05):从中原前往燕地的路上,燕侯克的车队带着大量开荒的民众,走进了风雪飘摇的北地

  1:30~2:16:到达琉璃河附近(燕国第一个首都遗址在这里),安顿居民,修筑都城,祭祀神明社稷,秩序逐渐步入正轨

  2:16~3:06:紧锣密鼓的开拓,伴随着和异族还有殷商残余势力的战斗

  3:06之后:相当于历史快进,在一片狄胡之间艰难生存+开疆拓土

  尾声:就是总结(?)苍凉空旷悠远的回响

  关于标题:旂旐在《诗·小雅·采芑》提到,特地查了一下旂是诸侯用的旗帜(出自《周礼·春官·司常》:“王建太常,诸侯建旂,孤卿建旜”)

带 清 掌 管 甲 骨 的 废 物
1.21武王克商日的第二天是不...

1.21武王克商日的第二天是不是西周开国大典bu 

  

大家新年快乐!!!这个可以定制印在马克杯上,和我说一声就行。

1.21武王克商日的第二天是不是西周开国大典bu 

  

大家新年快乐!!!这个可以定制印在马克杯上,和我说一声就行。

这个贱我必须犯

天堂上的老祖宗们5

  

  

  

  

  

  

  

  

  

  

  边看春晚边给你们写文,所以字数可能比较少一点(你们看我多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包收得可开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八百到手了(靠,被自己刀了,八佰四行仓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没有凑字数)

  

  

  

  

  

  

  

  

  

  

  ...

  

  

  

  

  

  

  

  

  

  

  边看春晚边给你们写文,所以字数可能比较少一点(你们看我多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包收得可开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八百到手了(靠,被自己刀了,八佰四行仓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没有凑字数)

  

  

  

  

  

  

  

  

  

  

  

  

  

  

  

  

  

  

  

  

  

  

  不喜勿喷,左上角谢谢

  

  

  

  

  

  

  

  

  

  

  

  

  

  

  

  

  

  

  

  

  

  

  

  

  ↓

  

  

  

  

  ————————————————————————

  

  夏用细布给秦包扎了一下。

  

  东周站在秦身后,捏了捏秦的脸,说道:“啧啧啧,还是以前养马时可爱。”

  

  秦回头督了东周一眼,翻了个白眼,打掉了东周的手。

  

  东周一脸委屈地说:“之前多温柔啊,现在连碰都不让碰了。”

  

  秦回道:“你能别老说我以前的事不?”

  

  东周伸手抱住秦:“别这么无情嘛,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秦用手撑住东周的脸:“走开啊!”

  

  另一边的夏商和西周默默地看着追着秦满屋乱跑求抱抱的东周。

  

  夏对西周问道:“东周祂一直这样吗?”

  

  西周回道:“祂一直这样。”

  

  商拍了拍西周的肩膀:“辛苦你了,兄弟我佩服。”商给西周竖了个大拇指。

  

  夏也跟着说:“要换我被祂这么烦,我早一巴掌给祂扇上去了。”(东周:???)

  

  话刚说完,秦跑过来躲到夏身后:“你别追我了!”

  

  东周还是不依不饶:“让我看看你有没有瘦,有没有胖,有没有长高,有没有(此处省略一万个词)。”

  

  秦和东周,在线上演一场当事人(虽然只有秦)版秦王绕柱。(夏:???我就是那柱子呗?)

  

  夏被两人绕得头晕:“停停停停停!”

  

  两人停了下来。

  

  夏见二人不再转圈,便对东周问道:“你都没了你那么开心干嘛?你不遗憾你也不至于这么开心吧?”

  

  东周一想起在底下的时间就烦:“我遗不遗憾我不知道,但我确实很开心。我终于不用再看那群王八羔子的脸色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商悄悄对夏说道:“祂该不会真疯了吧?”

  

  ————————————————————————

  

  

  

  

  

  

  

  

  

  

  

  

  

  

  拜拜了,我收红包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打)

  

  

  

  

  

  

  

  

  

  

  

  

  

  

  

  

  

  

这个贱我必须犯

天堂上的老祖宗们4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啥了

  

  

  

  

  

  

  

  

  

  

  

  

  

  

  

  

  

  

  

  

  

  

  

  

  一句话:不喜勿喷,左上角谢谢

  

  

  

  

  

  

  

  

  

  

  

  

  

  

  

  

  

  

  

  

  

  

  

  

  本章涉及一个我的小私设:西周和东周是两个意识体

  

  

 ...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啥了

  

  

  

  

  

  

  

  

  

  

  

  

  

  

  

  

  

  

  

  

  

  

  

  

  一句话:不喜勿喷,左上角谢谢

  

  

  

  

  

  

  

  

  

  

  

  

  

  

  

  

  

  

  

  

  

  

  

  

  本章涉及一个我的小私设:西周和东周是两个意识体

  

  

  

  

  

  

  

  

  

  

  

  

  

  

  

  

  

  

  

  

  

  

  

  ↓

  

  

  

  ————————————————————————

  

  夏继续说道:“我刚上来几天,商就上来了。然后差不多一两个时辰左右吧,西周也来了。”

  

  西周哭笑不得:“你这是说我灭得快呗。”

  

  夏轻轻笑了一下:“我可没这么说。”

  

  西周委屈,西周不说(你可得了吧,周朝总共867年嘞,也就你西周275年)

  

  于是,就这么差不多几天过去了(主要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天,西周总觉得头时不时疼一阵子,搞得祂最近都不想出门了。

  

  夏敲了敲西周的房门:“西周?你没事吧?”

  

  里面没有声音。

  

  夏推开门,没有人在里面。

  

  商走过来,探过头问道:“怎么了?诶?西周呢?”

  

  夏回道:“我还想问你呢。”

  

  商想了想:“会不会是出去了?”

  

  “我刚一直在院子,也没看见祂啊。”

  

  “那祂能在哪?”

  

  而这边。

  

  西周环顾四周:“奇怪……怎么不见了……”

  

  刚刚祂听见窗外有动静,就探头去看,看见了一个身影,非常像东周,便追了过来。

  

  身后又传来一阵声音,西周一转头,一个人影扑上来,把西周扑倒在地。祂刚要说话,又被那人捂住了嘴。

  

  “别说话!”那人说道。

  

  西周扒开了那人捂住自己嘴的手:“东周?”

  

  东周问道:“这是哪?”

  

  西周推开了东周:“你先让我起来。”

  

  西周站起来后,回答道:“这大概是我们这些朝代灭了之后的存在的地方。”

  

  话音未落,东周身后突然冒出来一个朝,把东周吓了一跳。

  

  东周一回头,看清那人的样貌后,惊呼道:“秦?你怎么那么快也来了?”

  

  秦刚想说话,西周注意到秦身上的伤,关心道:“你身上怎么那么多伤?赶紧回去包扎一下吧?”

  

  西周拉着东周和秦回到了宅院。

  

  商和夏看着秦和东周,陷入了沉思。

  

  商对西周说道:“你这一趟回来……收获颇多啊……”

  

  ————————————————————————

  

  

  

  

  

  终于在今晚肝了出来

  

  

  

  

  

  

  

  

  

  

  

  

  

  

  

  

  

  

  

  

  

  

  坚持每篇一千字

  

  

  

  

  

  

  

  

  

  

  

  

  

  

  

  

  

  

  

  

  

  

  耗尽了我的脑容量

  

  

  

  

  

  

  

  

  

  

  

  

  

  

  

  

  

  

  

  

  

  祝大家新年快乐!

  

  

  

  

  

  

  

  

  

子居

《绛县横水西周墓地青铜器科技研究》

作 者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编著

出版发行 : 北京:科学出版社 , 2012.07

ISBN号 :978-7-03-035003-9

页 数 : 263

开本 : 大16开

主题词 : 青铜器(考古)-研究-绛县-西周时代

中图法分类号 : K876.414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各种材料器物 )

内容提要: 本书是山西绛县横水西周墓地出土青铜器的科技考古研究成果,借助现代自然科学......

作 者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编著

出版发行 : 北京:科学出版社 , 2012.07

ISBN号 :978-7-03-035003-9

页 数 : 263

开本 : 大16开

主题词 : 青铜器(考古)-研究-绛县-西周时代

中图法分类号 : K876.414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各种材料器物 )

内容提要: 本书是山西绛县横水西周墓地出土青铜器的科技考古研究成果,借助现代自然科学中成熟的光谱分析、能谱分析、显微形态分析等科技考古研究方法,对该墓地出土青铜器中蕴含的技术信息进行量化表达,分合金技术、金相组织、铸造工艺、铸造产地和矿料来源五个主题进行系统分析和研究,同时,对青……

参考文献格式 :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宋健忠,南普恒编著. 绛县横水西周墓地青铜器科技研究[M]. 北京:科学出版社, 2012.07.

百度云:1jciUDFdpqyxxpebxYlelcg?pwd=582o

目录

第一章 绪论

1.1 横水西周墓地概况

1.2 科技考古研究现状

1.3 研究的目的及内容

第二章 合金技术研究

2.1 引言

2.2 实验材料

2.3 研究方法

2.4 实验结果

2.5 合金技术特点

2.6 西周青铜器合金技术

2.7 陕西商周青铜器合金技术

2.8 合金技术比较

2.9 小结

第三章 金相学研究

3.1 引言

3.2 研究方法

3.3 实验材料

3.4 实验结果

3.5 制作技术及金属材质

3.6 金属组织结构

3.7 金属材质质量

3.8 小结

第四章 矿料来源探讨

4.1 引言

4.2 铅同位素比值示踪

4.3 微量元素示踪

4.4 小结

第五章 铸造产地研究

5.1 引言

5.2 研究方法

5.3 实验材料

5.4 岩相分析

5.5 X射线衍射分析

5.6 主量元素分析

5.7 稀土元素分析

5.8 小结

第六章 铸造技术考察

6.1 引言

6.2 铜鼎

6.3 铜簋

6.4 铜鬲

6.5 铜䮙

6.6 铜盘

6.7 铸造方法

6.8 分型方法

6.9 铜马衔环套铸造技术

6.10 垫片和芯撑的使用及设置

6.11 半盲芯和盲芯的使用及设置

6.12 底范刻划

6.13 小结

第七章 锈蚀产物科学分析

7.1 引言

7.2 样品简介

7.3 元素分析

7.4 物相分析

7.5 小结

第八章 青铜器表明残留纺织品科学分析

8.1 引言

8.2 实验材料

8.3 纺织纤维

8.4 纺织结构

8.5 小结

后记

图版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天堂的每一天3

没脑洞了,其他朝代的就先快速跳过吧


(rain:分明是你懒)


(作者:再叭叭下次给你奶茶里放柿子)


----------------------


“夏,过了有五六个时辰吧?另外一个怎么还不下来?”


“有可能别人活得久。”


夏去烧了个热水。


“你烧水干什么?”


商问道


西周拿起了夏放在桌子上的茶包。


“夏前辈估计是想泡茶吧,从刚才到现在,他看这个有一个多时辰了,应该是在看说明”


“这东西还挺有趣,你们要喝吗?”


夏转过头。


“我要!”


商玩似地举起了手。


“好的你不要”


“………”


“夏前辈...


没脑洞了,其他朝代的就先快速跳过吧


(rain:分明是你懒)


(作者:再叭叭下次给你奶茶里放柿子)


----------------------


“夏,过了有五六个时辰吧?另外一个怎么还不下来?”


“有可能别人活得久。”


夏去烧了个热水。


“你烧水干什么?”


商问道


西周拿起了夏放在桌子上的茶包。


“夏前辈估计是想泡茶吧,从刚才到现在,他看这个有一个多时辰了,应该是在看说明”


“这东西还挺有趣,你们要喝吗?”


夏转过头。


“我要!”


商玩似地举起了手。


“好的你不要”


“………”


“夏前辈,我也想试试”


“好的”


“……不是你……”


商转头看向窗外。


“夏,好像又有人要来了。”


“是东周吗?他可终于上来了”


这次没有增加房间,东周是从西周房间出来的。


“东周,你还好吧?”


“我不好”


“…诸侯欺负你家君主了?”


“他们都不把天子当天子看”


商表面没什么,心里挺乐的。


谈话间,又增加了一个房间。


“哪个倒霉的,逝的这么快?”


商笑着说




房门开了


“养马奴!你没的挺快啊!”


东周看到那个人的第一眼就喊。


商看了眼房间门口,那里站着一个只有160多的人,像个孩子,正冷冷地盯着他们。


没等他说话,那个人走了过来。


“你们“好”,我是秦”


“说话时还阴着脸,这养马的怎么了?”西周暗想


此时,夏的茶泡好了,他走了出来,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个阴着脸的小孩。


此时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各位,我看时间不早了,我看我们就先回房间休息吧。”


商的话打破了僵局。


于是众人连忙都走回自己房间,夏注意到了秦站在房间门口不开门。


“秦,你怎么了吗?”


秦阴着脸,


“等那个灭了我的家伙。”


“这是什么仇怨,没了都记得这么清楚”夏想道。


---------------------------


下篇就要加快速度了,争取赶上跨年。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天堂的每一天2

小烂文


每一天都会增加一个房间(?


--------------------


“这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化了”


商看着窗外,


“都是些我们没见过的东西”


夏向门口走去


“怎么,想出去?”


商转过头


“不想”


“总感觉这间屋子也在变化,增添了许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夏突然转过头来


“的确”


商往门口走去,他打开门,可刚才在窗户外边看见的都不见了。一开门,就好像有个声音游荡在他的大脑中。


“回去吧,等最后一个也来到这,你就知道了”


商停留了一会儿,关门了。


夏还站在那里,呆呆地站在那里。...



小烂文


每一天都会增加一个房间(?


--------------------


“这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化了”


商看着窗外,


“都是些我们没见过的东西”


夏向门口走去


“怎么,想出去?”


商转过头


“不想”


“总感觉这间屋子也在变化,增添了许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夏突然转过头来


“的确”


商往门口走去,他打开门,可刚才在窗户外边看见的都不见了。一开门,就好像有个声音游荡在他的大脑中。


“回去吧,等最后一个也来到这,你就知道了”


商停留了一会儿,关门了。


夏还站在那里,呆呆地站在那里。


“怎么,在等我?”


“谁等你?”


夏正准备开门,就听见背后传来声音。


“要不,听我讲一下那个把我灭了的周?”


“为什么”


“打发时间不是吗”


“……”


夏没有回答他,听了一会儿,转身,走过去。


……


听商讲完(其实更像吐糟)周后,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突然,又一个人从刚增的房间里出来。


“?你们是?”


“是我,你家父”


商回答了他


“……”


“这就是刚才我和你说的,他是周”


商扭头看向夏


夏起身,走到了周面前,向他伸出手。


“您好,我是夏”


“你好,我是西周。”


“?你改名了?”


商问道


“不是改名,是因为我后面还有个一样是我们的人,他叫东周。”


“为什么你们会分裂成两个时期啊?”


西周笑了笑,没有回答。


“似乎天黑了,明天再说吧”


商看着窗外。


“好”


异口同声


---------------------


没脑洞了














核桃蛋的博物馆

曾侯谏铜簋 西周 湖北随州叶家山出土 随州市博物馆藏

Bronze Gui-food-vessel/11th-8th B.C./Unearthed from Yejia Mountain in Suizhou,Hubei China/Suizhou Museum

铜质 折沿深腹高圈足  腹部饰兽首纹 两侧饰羽脊云雷 附兽首鸟身半环耳 下垂珥阴刻鸟足 内壁铭文 曾侯谏乍宝彝 底部划细网格 出土时附铜匕

曾侯谏铜簋 西周 湖北随州叶家山出土 随州市博物馆藏

Bronze Gui-food-vessel/11th-8th B.C./Unearthed from Yejia Mountain in Suizhou,Hubei China/Suizhou Museum

铜质 折沿深腹高圈足  腹部饰兽首纹 两侧饰羽脊云雷 附兽首鸟身半环耳 下垂珥阴刻鸟足 内壁铭文 曾侯谏乍宝彝 底部划细网格 出土时附铜匕

Wabi sabi

曲沃·晋国博物馆·晋献侯夫人墓(西周),西周时代维系着姬姜联姻的传统,出自黄帝的姬姓与出自炎帝的姜姓两大部落以这种方式延续着炎黄氏族古老的联盟,确立了周代长达八百年的统治。而作为姬姓的晋国国君也遵循这些礼制,“男女同姓,其生不蕃”。用 《国语·晋语》的解释,即“同姓不婚,恶不殖也。”在前晋国时代,记载有名字的夫人有:晋武侯夫人晋姜;晋靖侯夫人倗女;晋穆侯夫人杨姞(叔姞)、齐姜;晋文侯夫人晋姜。这五位晋侯夫人中,就有三位是姜姓…………

曲沃·晋国博物馆·晋献侯夫人墓(西周),西周时代维系着姬姜联姻的传统,出自黄帝的姬姓与出自炎帝的姜姓两大部落以这种方式延续着炎黄氏族古老的联盟,确立了周代长达八百年的统治。而作为姬姓的晋国国君也遵循这些礼制,“男女同姓,其生不蕃”。用 《国语·晋语》的解释,即“同姓不婚,恶不殖也。”在前晋国时代,记载有名字的夫人有:晋武侯夫人晋姜;晋靖侯夫人倗女;晋穆侯夫人杨姞(叔姞)、齐姜;晋文侯夫人晋姜。这五位晋侯夫人中,就有三位是姜姓…………

Wabi sabi

曲沃·晋国博物馆·晋侯燮父夫人墓(西周),墓室内有一椁一棺,椁室由柏木垒成,2000年发掘开时,墓内散发出浓厚的柏木气味。椁中一角堆放了一些具有游牧民族风格的器物,可能和当时晋国周边一些邻居(夷族)有关。桐叶封晋,叔虞受命;启以夏政,疆以戎索。受封伊始,晋人就面临传统与现实的双重考验。晋四面皆戎狄,赤狄在其北,陆浑在其南,鲜虞在其东,白狄在其西,唯姜戎役属于晋,为不侵不叛之臣,真可谓“晋在深山,拜戎不暇”。晋人在西拒虎狼之秦,南阻荆蛮之楚的同时,对于腹心之地的戎狄,或力战、或怀柔、或婚姻、或剿灭……………

曲沃·晋国博物馆·晋侯燮父夫人墓(西周),墓室内有一椁一棺,椁室由柏木垒成,2000年发掘开时,墓内散发出浓厚的柏木气味。椁中一角堆放了一些具有游牧民族风格的器物,可能和当时晋国周边一些邻居(夷族)有关。桐叶封晋,叔虞受命;启以夏政,疆以戎索。受封伊始,晋人就面临传统与现实的双重考验。晋四面皆戎狄,赤狄在其北,陆浑在其南,鲜虞在其东,白狄在其西,唯姜戎役属于晋,为不侵不叛之臣,真可谓“晋在深山,拜戎不暇”。晋人在西拒虎狼之秦,南阻荆蛮之楚的同时,对于腹心之地的戎狄,或力战、或怀柔、或婚姻、或剿灭……………

是玄明呀

【昌姜x玄亮】梦幻联动~

大概就是一些姬昌x姜尚&刘备x诸葛亮之间的那些略显梦幻相似度。

……………………………………………………

先是武侯祠的牌匾

又是季汉伊姜,又是功过伊吕

吕啊姜啊的不都是太公吗?

梦幻联动了这是。。。

  

再来个匿名版生平

A和B是君臣,B隐居山林,A亲自请B出山做做帝王师谨听教诲,后来A死前托孤给B,B带领A的子孙统一天下,建立新的王朝,B死后入了武庙,AB皆为世人所熟知,共受人间香火。

这这这……不就是统一if线的玄亮吗?!

  

还有啊还有

“后世有以他们为原型创作的四字小说《xx演义》,其中A是宽厚仁慈的明君形象,B是算无遗策的丞相”

看!是不是玄亮昌......

大概就是一些姬昌x姜尚&刘备x诸葛亮之间的那些略显梦幻相似度。

……………………………………………………

先是武侯祠的牌匾

又是季汉伊姜,又是功过伊吕

吕啊姜啊的不都是太公吗?

梦幻联动了这是。。。

  

再来个匿名版生平

A和B是君臣,B隐居山林,A亲自请B出山做做帝王师谨听教诲,后来A死前托孤给B,B带领A的子孙统一天下,建立新的王朝,B死后入了武庙,AB皆为世人所熟知,共受人间香火。

这这这……不就是统一if线的玄亮吗?!

  

还有啊还有

“后世有以他们为原型创作的四字小说《xx演义》,其中A是宽厚仁慈的明君形象,B是算无遗策的丞相”

看!是不是玄亮昌姜都可以!

  

突然开始

重饮渭水畔那一盏虔诚~

诶?按转世来看,他们正好在渭水边相遇了两次, 只不过一次在阳间,一次在阴间。。。。。。

  

最后来首元曲

蟾宫曲•怀古(元•查德卿):问从来谁是英雄?一个农夫,一个渔翁。晦迹南阳,栖身东海,一举成功。八阵图名成卧龙,六韬书功在飞熊。霸业成空,遗恨无穷。蜀道寒云,渭水秋风。

………………………………………………………………………有一些梗借鉴了wb那边的评论 

Wabi sabi

曲沃·晋国博物馆·晋献侯陪祀车马坑(西周),坑底东西走向,东部为马,西部为车,两坑中部有生土隔墙。马坑中的马匹放置凌乱,相互叠压,已发掘出有105匹马,更多的马匹被叠压于深处。马骨呈现出剧烈挣扎的迹象,有些马腿有捆绑的痕迹,有些马身有箭头,为活马殉葬。周朝军制分为:军(12500人)、师(2500)、旅(500),《周礼·夏官·司马》云:“王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作为小国很难支撑起一军的常备军,晋献侯跟随周宣王出征动用了一个师的编制。而晋国直到一百多年后的晋献公时代才有了一个军的编制(《左传·庄公·......

曲沃·晋国博物馆·晋献侯陪祀车马坑(西周),坑底东西走向,东部为马,西部为车,两坑中部有生土隔墙。马坑中的马匹放置凌乱,相互叠压,已发掘出有105匹马,更多的马匹被叠压于深处。马骨呈现出剧烈挣扎的迹象,有些马腿有捆绑的痕迹,有些马身有箭头,为活马殉葬。周朝军制分为:军(12500人)、师(2500)、旅(500),《周礼·夏官·司马》云:“王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作为小国很难支撑起一军的常备军,晋献侯跟随周宣王出征动用了一个师的编制。而晋国直到一百多年后的晋献公时代才有了一个军的编制(《左传·庄公·庄公十六年》:王使虢公命曲沃伯以一军为晋侯),在当时众多的诸侯国中算是一线军事强国的存在………………

蓝冠悬吊

【西周诸侯】盗骊(贰)

  “母亲。”当申后摸上他的脸颊时,他出声说。现今的王后看着他,她在外人面前向来注重仪态,总是不苟言笑的庄严模样,私下见他时眸子里却漾满温柔,让他说话音调都不自觉放低了些许。

  桌上的果盘里堆着些小枣和秋桃,有些还未熟透,在干燥室内显得青翠欲滴。申后执起一粒,塞进姬宜臼嘴里,将他本欲说出口的话又硬生生堵了回去,只咀嚼半晌后才勉强挤出几个断断续续的词:“母亲,诸侯们……唔,会一起射猎吗?”

  “诸侯朝觐是为了奉贡与汇报政务,完成之后便要回封国,国不可一日无君。再说,诸侯们分散各地,互不相熟,又兼驻留时间多有不同,年岁更是相去甚远...

  “母亲。”当申后摸上他的脸颊时,他出声说。现今的王后看着他,她在外人面前向来注重仪态,总是不苟言笑的庄严模样,私下见他时眸子里却漾满温柔,让他说话音调都不自觉放低了些许。

  桌上的果盘里堆着些小枣和秋桃,有些还未熟透,在干燥室内显得青翠欲滴。申后执起一粒,塞进姬宜臼嘴里,将他本欲说出口的话又硬生生堵了回去,只咀嚼半晌后才勉强挤出几个断断续续的词:“母亲,诸侯们……唔,会一起射猎吗?”

  “诸侯朝觐是为了奉贡与汇报政务,完成之后便要回封国,国不可一日无君。再说,诸侯们分散各地,互不相熟,又兼驻留时间多有不同,年岁更是相去甚远,怎会一起射猎呢。”申后说着,看姬宜臼咀嚼的动作,见他似乎把枣咽下了,便伸手要再塞一粒。姬宜臼忙转头避过,一面摇头表示自己不吃,一面又急匆匆地问:“那……天子若想同某位诸侯一同射猎,可行吗?”

  “这等问题原该去问太学士,问我做什么。”申后说着,将枣放下,又换一颗秋桃,“莫非吾儿不喜欢吃枣?这秋桃是宫人今日方于野采摘得来的,不妨尝尝。”

  “母亲!”姬宜臼见推辞不得,只得无奈地接过桃子,啃了一口,又愤愤道:“问太学士?那老家伙不训我就算不错了——他只讲他愿讲的,若是问他问题,便总是两条眉毛一横,管你问得有没有道理,张口就斥责——”

  他说着便瘪了嘴,因见申后听他这番话时,不但没有显出同情的怒意,反而微笑起来,好像不以为意似的,使他不禁感到自己是被当做孩子看了,胸口一阵堵。张嘴想要辩驳,却又一时想不出言辞,不禁愈加焦急,整个人气恼作一团,只得低头狠狠啃了一口桃,喉咙里含含糊糊抗议道:“我是认真的,他——”

  申后掐了掐他的脸道:“小孩子哪来这样多怨言。”

  “我不是小孩子!”这句话正正戳到了姬宜臼的痛点,好像踩到猫尾巴一般使他整个炸毛了。“母亲,我今日都随王父一起共会诸侯了!我是太子,你不许再把我当小孩子看。”

  这样说着,他却又忆起嬴开,想起这场对话本来的目的是要问问同诸侯射猎是否合礼。现在看来,母亲是不打算告诉他了,而他又实在不愿去问那个吹胡子瞪眼的太学士。管他的,姬宜臼赌气地想着,就算有一条周礼说天子不宜与诸侯一同射猎,大概也没人会规定王子不能与诸侯之太子一同射猎吧?更何况,秦君并未列席诸侯,他找一个附庸国君主的儿子练习射艺,又有人谁能予以置评呢?

  “我一会儿就去。”他无意识地喃喃出声,将桃子在齿间斩作两半。申后似乎并没有听清他的喃喃自语,只是从枣堆里挑出最青翠的一颗,放入口中慢条斯理地咀嚼起来。

  于是就这般消磨了午后。

  太阳初斜时,他直奔馆驿。为避免被人发现,他并未动用车驾,而是扮作平民装束,慢悠悠沿着街巷晃悠过去。好在馆驿接待朝觐者下榻,自然不会与王宫相隔过远,倒也没费他多少脚力。

  不同等级的诸侯享有不同的待遇,一些与王室血缘关系亲近的诸侯,自然享有专门准备的住所,而像秦国这类既为异姓又非诸侯者,便只能临时寻馆驿来歇脚。姬宜臼晃到馆驿前,便看到门口立着几个黑色衣着的青年,观其相貌,大约是随行而来的秦人侍从。只见他们站在尘土飞扬的官道边,已是满身尘土满面疲倦,看得姬宜臼不禁有些想笑。

  他装作无聊地在官道边东走走西看看,趁那几个青年不注意,闪进馆驿边的一条小道。在王父未即位时,他曾来过这馆驿,虽然当时年幼,留下的记忆已不算清晰,却好歹能让他认出哪里是客房。顺着夯土墙转过几道弯,不多时,他便已站在一扇窗下,依他的记忆,此处便该是这座馆驿最大的客房了。

  他侧耳附上墙,半晌,却听不到一点声息。

  莫非嬴祺他们出门去了,未在房内歇息?姬宜臼忖度着,虽想着若是被抓到了定会丢人现眼,却还是被蓬勃的好奇心所支使,外加“管他呢秦人就算见了也不一定认得出我”的侥幸心理作祟,于是悄悄把窗扇推开了一条缝。他趴在檐下,透过那条缝朝屋里偷看,房里暗,亮度的反差使他下意识睁大了眼。片刻后视野清晰,却看到里面床铺空荡,毫无烟火,哪里像是住着人的样子。

  姬宜臼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正当他为这突发情况而发懵时,肩膀却忽然猛地一疼。

  “嘶——唔!”喊叫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捂回嘴中。姬宜臼猛转身,去擒肩上施力者,抓到一截纤细手腕。多亏他还算反应敏捷,抓到手腕后顺手便借力一扭,虽然也被对方迅速收手躲过,却也让姬宜臼摆脱了钳制。可惜他还未来得及站定,便又觉腹部一疼,一阵天旋地转,回转神来时,已被一腿横压胸脯制在地上。

  事态紧急,姬宜臼也顾不得思量,眼看那得胜者便要一拳揍到他脸上,惊慌间便口不择言地大喊:“打人至少别打脸啊!明天还有诸侯要见的!”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挨一顿揍还好说,这一声喊倒把王子身份透露了,说不定免不了灾还要再受勒索。他绝望地闭上眼,等着脸上猛地一疼继而耳鸣头昏双眼冒星,然后再被拽起来敲诈威胁。可邪门的事又一次发生了,他躺在地上视死如归地等了半天,也没再挨一下打,得胜者像是被什么摄住了一般,只是压着胸脯不让他起身的腿上力道依然不减。

  许久,姬宜臼终于先睁开了眼。他小心翼翼地打量那得胜者,却发现那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彪形大汉,而是一个身着浅衣结着长辫的少女,一双盈盈杏眼正疑虑地看着他。眉毛蹙起,双唇紧抿,其神态样貌竟让姬宜臼有些眼熟。

  像谁呢……?他没来得及思量,因为少女扼住了他的喉咙。胸膛气管同时被压制的感觉让他不舒服地大口吸气,窒息的恐惧泛上来,他伸手去掰少女的手指,却因呼吸不上而乏力,因此徒劳无功。少女似乎没有要松手的意思,窒息感愈发强烈,姬宜臼惊恐地瞪大双眼,看着少女的面庞,脑海里闪过一个绝望的念头:今日不会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这个黄毛丫头手上吧……

  他开始后悔自己来馆驿找嬴开这个冲动的决定。自己明明只是一时兴起,想要找一个附庸太子比比射艺,却大概要因此死在一个不知名的少女手上了。他想起自己的母亲,申后中午还在喂自己吃水果,不知几个时辰后,她看到自己青紫色的尸体,会不会惊骇过度以至于骤然卧病?若是如此,周室岂非一日两祸,而王父又当何为?若王父有个三长两短,日月同震,那动荡政-局又会引来怎样的变化……话说这少女是什么来头,秦君的贴身侍卫?她脚步轻得像猫,姬宜臼方才根本没发觉她的靠近,可她年岁看起来比他还轻,怎会……

 “你说你明日要见诸侯?”少女终于开了口。姬宜臼说不出话,只能拼命点头。就在他觉得自己大概真的要葬身于此时,少女却突然松了手,呼吸一畅,姬宜臼立刻剧烈咳嗽起来,差点被涌入胸口的空气呛昏。

  身子一有力,他便立时翻身站起想跑。可惜他还一步未动,便被少女扣住了肩:“我还没问你。鬼鬼祟祟地,躲在窗檐下面,是要做甚?”

  姬宜臼看着少女那双清透杏眼,她不是凶悍之相,此刻眸子盈盈如水望着他,却自然流露出一股坚毅,让他觉得自己不该撒谎。姬宜臼在“必定丢人”和“有可能丢命”间徘徊几息,最终还是招出了实话:“我来找秦族的太子。”

  少女扬起一边眉毛:“嬴开?”

  姬宜臼惊讶于她竟然直呼其名讳,不过他也不敢提出质疑,只点头道:“正是。”希望她别往下问了,尤其是别问为什么来找他,姬宜臼暗暗祈愿道。

  “你找他做甚?”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肩被人扣着,方才经历也已证实了自己不是对方对手,姬宜臼只得硬着头皮编:“我……秦族太子于朝觐之时礼仪有失当之处,我王仁慈,不愿当面咎责,特命我私下提醒。”

  少女打量他几息,果断道:“撒谎。”

  “……空口无凭……”

  “你方说自己明日还要见诸侯。这样年纪,还未加冠,能有资格见诸侯,只能是王子无疑了。现今的王子只有一个太子宜臼。周人一向最爱说自己坦荡,若真是天子有意提醒,定不会遣储君太子如做贼一般,偷偷摸摸来馆驿。不过,你那一句明日见诸侯,是在情急之下说的,想来不是假话。那后面这句就定是撒谎了。那么,太子又到底是为什么私入馆驿,来见秦人,难道不怕天子与国老怪罪吗?”

  少女吐字清楚,思维缜密,虽有追问之意,却不咄咄逼人,一席话将姬宜臼说得哑口无言。他张嘴半晌,想要解释,却发现少女所说无半点缺漏,只能认输:“是宜臼隐瞒了,请姑娘别怪罪。”

  “不敢。”听到他承认身份,少女便低头行礼,“缪见过太子。”

  姬宜臼一时语塞,木讷地回了礼。这时他忽然想起太学士讲过的男女授受不亲,又想到方才打斗动作,脑子便轰一下乱套了,一时不知自己该如何举止,只站在原地出神。

  “所以太子还是不打算告诉我为何来此?”少女看着他呆愣模样,又是眉毛一扬,如一只得胜后骄矜的小鹿。

  姬宜臼支吾了:“……我……”

  “嬴缪。”正当两人陷入僵局时,一声呼唤使他们同时转头。姬宜臼看时,却见一个青年男子正朝他们走来,梳着戴冠男子常见的辫发,只是未曾佩冠,辫子连同散发一同在脑后扎成一束,倒有几分潇洒。这般梳法在镐京不常见,可他的面容姬宜臼却是熟悉的。这正是他此行要找的秦族太子开。

  被称作嬴缪的少女早跑了过去,到他跟前,却好像羞涩般停住了,只轻声叫:“阿兄。”话音刚落,她又回头看姬宜臼,而后者的脸和脖子早就红成一片了。

  嬴开却并未注意到自己妹妹的动作,只上前行礼道:“参见太子。”

  姬宜臼被他自如的行礼弄愣了,他没想到嬴开竟从一身平民装束遮掩下毫无障碍地认出了他的身份,只匆忙回礼道:“见过秦族太子。”抬起身时,他才想起方才嬴缪对嬴开的称呼。阿兄,那是嬴开的妹妹?他刚才跟秦族的公主打了一架?

  姬宜臼混乱的思维还来不及理清,嬴缪就也自如地跟着又行了次礼:“参见太子。方才不知太子身份,行为鲁莽,请太子恕罪。”

  “啊……啊,无妨。”姬宜臼机械地说。按理说,他这次来馆驿就是为了邀嬴开去射猎场,可是先被嬴缪当成贼人抓了个正着,过了几招后文武皆败,此时却又被以礼相待,兄妹两人客客气气地参见他。这一套下来,姬宜臼已有点弄不清自己身在何处,更别提搞明白自己原本的动机了,只觉得自己头脑一热跑来实在是荒唐无比,直想一榔头将自己敲晕了去。

  不幸的是,嬴开一张口就问到了那个最关键的问题:“可否问,太子是为何来此?”

  姬宜臼看着嬴开身边嬴缪那张明显是等着看他好戏,面上却又被礼貌遮掩得很好的脸,只觉得舌头都不是自己的了:“呃……无事,我,今日,在宫中闷了一天,啊,出来走走……一不留神,就闲逛到了这处,头脑一昏就想进来看看,恰好幼时来过,就……”

  他看见嬴缪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像是拼尽全力才没有笑出声来。他一时恼怒,却又实在理亏,外加嘴上实在是糊弄不过去,愈发说得结结巴巴不成词句。偏偏嬴开却又好像真的在专心听似的,一双黑眼睛直直看着他,让姬宜臼觉得不给出个解释都心里有愧。他东拉西扯,胡拼乱凑了几句,最后却到底编不下去,于是干脆闭嘴不说,留一个戛然而止的结尾。

  他看见嬴开微微蹙起眉,那神态和嬴缪一模一样:“嗯,所以太子的意思是……今日到访,纯属意外?”

  姬宜臼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差,差不多是这样。”

  嬴开看向身边努力憋笑的妹妹,目光在两个少年人间游移几晌,最终定在姬宜臼身上:“那可否得知,舍妹方才又为何与太子站在一处,可有得罪?”

  姬宜臼看着嬴缪,她似乎是想给他台阶下,只闭着嘴不说话,将解释权交给了他。他在心里暗暗感激,忙遮掩道:“我在馆驿这边徘徊,姑娘见了,以为我是迷了路,特来指点我出去。姑娘心善,我还未曾道谢,感激感激。”

  他话音刚落,便又见嬴开扬起了一边眉毛,心道这兄妹二人还真是同胞,表情动作全都一模一样。不过嬴开嘴上功夫似乎不比妹妹,听得这番漏洞百出的回答,也并未去挑他的纰漏。只是姬宜臼看着他那双眼睛,便觉得自己的目的与谎话他其实全都看透了,只是碍于面子不好说明,这感觉不禁使他有些胸口发堵。

  “原来如此。小妹生长边陲,不通礼节,如有冒犯,还望太子恕罪。”嬴开歉道。

  “哪里哪里。”姬宜臼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只得拼尽全力挤出一个释然的笑容。

  “天不早了。”嬴开抬头,这时姬宜臼才注意到日已西斜,天边泛起了淡薄的血色,“王宫路远,开送太子回宫罢。”

  姬宜臼心说若是路远,他就不会一路走过来了,可这般说便无异于招出自己今日是专程来馆驿的事实,又没有借口推拒嬴开的好意,只得道谢后点头应允。嬴开得了允准,便去备马,留下嬴缪和姬宜臼站在一处。

  随着时间渐渐流逝,城里也起了风,将嬴缪的长辫吹得微微摆动。两人立着,互不交谈,各想各的心事,气氛难免有些尴尬。没过一会儿,姬宜臼便不禁开口道:“敢问嬴缪姑娘年岁几何?”

  嬴缪也不遮掩,道:“十有三祀*了。”

  还未及笄啊……姬宜臼在心中暗想。输给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子,虽是对方占据先手优势,也使他多少觉得有点羞赧,只得讷讷道:“姑娘好身手啊。”

  嬴缪也不推辞,脆声笑道:“秦人杂处西戎,不通习武艺怎行呢。缪也就只会这几手,还是长兄教我的,远未学精,若是改日换了个境况,恐怕就应对不来了。太子谬赞。”言罢,她又一扬眉毛,仿佛嘴上矜持,心里却还是对这称赞很受用似的。

  姬宜臼没话答,只得随着笑几声,心里颇有些失落。与嬴缪过招都被制到地上了,若与比他还年长几岁的嬴开比试,又怎能占到便宜呢?罢了罢了,他在心中想着,今日虽未与嬴开过招,也算是与另一个秦人比试了一番,虽然落败,也可以说是心愿得偿了。

  嬴开很快便套好了马,自门外走进来,邀他上车。镐京城门将要关闭,不少自野外回城的人正在路上走得急匆匆。姬宜臼在车上透过车门往外看,见嬴开牵着马,辫发在身后随动作一甩一甩,不禁又遗憾起来。不过这情绪很快就被回宫后大约要被申后询问的担忧所覆盖,不一会儿,杂乱心绪又同太阳一起,全沉进苍凉的暮色里去了。


*祀:殷代指年。“十有三祀”即十三岁。因为秦人是商奄遗民,此处私设西周末年的秦人依然保留了一些殷人的语言习惯。

(碎碎念)长篇塑造人物形象真的好难,越写越感觉自己和自己之前的文章在打架……这篇写的很碎,细节上也多有未考证之处,若有人看(前提)请多多包涵!

虽然这文章是大概不会有人看了,但还是写了下去,算是对得起自己脑了很久的脑洞吧。这种对着空气创作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好像知道这文章只有自己一个人会读,因此也凭空多了些诡异的责任感……

Wabi sabi

曲沃·晋国博物馆·晋献侯陪祀车马坑(西周),关于西周晋国历史,史书载:晋献侯继承了其父晋僖侯在位时蒸蒸日上的国家,与周王室关系继续交好,之前僖侯收留了周厉王,所以被继位后的历王之子周宣王视为肱股之邦,晋军成为周王室的“宿卫军”。周宣王征伐东夷,晋献候协同作战,攻破两座城池,一时风头无二。和周王室的良好关系使晋国获得了向周边发展的良好政治基础,晋国国土开始慢慢变大。公元前812年,献侯在位十一年后去世,后人将曾经跟随他征战的百余匹战马和48辆车乘一同入殓殉葬。此车马坑为目前已知的商周时期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车马坑,比秦始皇兵马俑中车马坑早六百余年…………

曲沃·晋国博物馆·晋献侯陪祀车马坑(西周),关于西周晋国历史,史书载:晋献侯继承了其父晋僖侯在位时蒸蒸日上的国家,与周王室关系继续交好,之前僖侯收留了周厉王,所以被继位后的历王之子周宣王视为肱股之邦,晋军成为周王室的“宿卫军”。周宣王征伐东夷,晋献候协同作战,攻破两座城池,一时风头无二。和周王室的良好关系使晋国获得了向周边发展的良好政治基础,晋国国土开始慢慢变大。公元前812年,献侯在位十一年后去世,后人将曾经跟随他征战的百余匹战马和48辆车乘一同入殓殉葬。此车马坑为目前已知的商周时期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车马坑,比秦始皇兵马俑中车马坑早六百余年…………

蓝冠悬吊

【西周诸侯】盗骊(壹)

西周末年故事,包含一些无聊的私人关系设想。主要人物大概有周平王宜臼,秦襄公嬴开,晋文侯姬仇,前两个着墨大概会比较多。

本来是个短篇结果越写越长,不过也没什么营养就是了。一些时间和细节设定上可能有误差,考据党慎入,先在这里磕头道歉。

第三人称,宜臼主视角。

—————

西戎犬戎与申侯伐周,杀幽王郦山下。而秦襄公将兵救周,战甚力,有功。周避犬戎难,东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曰:“戎无道,侵夺我岐、丰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地。”与誓,封爵之。

——《史记•周本纪》


  幽王元年,诸侯觐见,编钟奏响,城门大开。镐京城...

西周末年故事,包含一些无聊的私人关系设想。主要人物大概有周平王宜臼,秦襄公嬴开,晋文侯姬仇,前两个着墨大概会比较多。

本来是个短篇结果越写越长,不过也没什么营养就是了。一些时间和细节设定上可能有误差,考据党慎入,先在这里磕头道歉。

第三人称,宜臼主视角。

—————

西戎犬戎与申侯伐周,杀幽王郦山下。而秦襄公将兵救周,战甚力,有功。周避犬戎难,东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曰:“戎无道,侵夺我岐、丰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地。”与誓,封爵之。

——《史记•周本纪》


  幽王元年,诸侯觐见,编钟奏响,城门大开。镐京城在几月之内,陆陆续续地迎来了许多外客,原本长久稳定的王都,也因这些异乡人的到来而显出了些兴奋与活跃。不少商旅趁此机会兜售起物件,而许许多多或真或假,有关各个封国的奇事轶闻,也在市井间传播开来。国人的乐趣不多,此时便常常聚在街边或窗边,或议论诸侯们的车驾,或猜测新任国王的脾性,虽都只是局限于民间的窃窃私语,却让整座城市都显得松和了不少。

  王宫之内,却又是另一派繁忙光景,仆从进进出出,贵族满头大汗,都忙着筹备朝觐的大典。姬宜臼初登太子之位,天子特允其侍立左右,共会诸侯,于是这位还算得上年幼的太子也免去了悠闲的生活,日日在太学士对仪态礼数的训诫教导中度过。他的伴读们好歹还被允许在闲暇时一同玩耍,在射猎场上比试游戏,姬宜臼却只能坐在辟雍狭小的教室内一遍遍读那些古书,练那些仪态,太学士看他的目光像在打量一块等待融化铸造的铜,将他整个人都弄得萎靡了不少。

  这般大张旗鼓的副作用就是,到真正的朝觐那日,姬宜臼反而没什么感觉了。宫室之内,光线暗沉,他百无聊赖地扫视着如山脉般在天子前弓腰行礼的一排排诸侯,看他们高矮胖瘦,有的满面油光,有的皱得像个核桃,有的正值盛年须髯飘飘,有的已是两鬓苍白。千人千面,却都是一样的麻木肃然,看得他眼睛发干发疼,只觉得镐京上下为这乏味事情忙活几个月,实在是天底下第一大荒唐事。他正值闹腾的年纪,这图景于他眼里还不如射猎场疾风劲草的万分之一。正欲移开视线,视野中却突兀撞入了一个年轻的身影。

  那是角落之中的一个乌发青年,观面不过弱冠之年。他垂着眼,上半截面孔几乎全隐在眉骨的阴影里,只看得清笔直鼻梁下抿起的嘴唇。姬宜臼初及舞象,难得在一派黄发国老间看到一个年轻人,便忍不住多观察了一会儿。可惜青年似乎也很严肃凝重,立了半晌,竟是动也没动,看得姬宜臼既惊讶又失望。

  正当他百无聊赖地打算收回注意力时,却听见礼官突然高声唱喝起来,在场之人均窸窸窣窣地弓腰弯背,向天子行礼。那青年亦随着弯下腰去,于是便见他抬身之后,一缕辫发松了下来,垂在两鬓边,如几丝垂柳,在青年动作之时犹自轻晃。

  这本是一件很小的事,若在往常,也许姬宜臼压根就不会注意到。然而这发生在肃穆庄重的朝觐大典上,又是在这样一间暗沉宫室内,在一个少见的青年身上,便将姬宜臼方才所感受到的压抑氛围一扫而空了,竟让他禁不住微笑起来。

  青年也发觉了这意外,皱起眉斜自己晃着的辫发一眼,便迅速伸手将它别到耳后。做完这动作后,他抬起眼,大约是想要确认周围没有人发觉,却不料因此正正与姬宜臼看了个对眼,两人目光隔着几排诸侯一碰,青年只惊讶了一瞬,就慌忙低下了头,好半天也抬不起来。

  这让姬宜臼更来兴致了。

  他朝自己的王父看了一眼,见他端坐在高位之上,满面疲色,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失态。朝觐的仪式繁琐,然而每列诸侯只需禀报完自己所在封国之要事,便可退出殿外,因此对于诸侯来说,这朝觐倒也不算太难熬,只是苦了要从头听到尾的天子和被“特允”侍立左右的太子。不过此时,姬宜臼的疲倦已被一扫而空,他饶有兴致地扫视着一排排等待觐见的诸侯,注意着那青年的一举一动,想要弄清他是何处的封君。

  上一列觐见的诸侯退下了。礼官高声唱道:“请秦君觐见——”

   伴随着礼官的高喝,一位配着玄冕的老者低头行至前列。按理说,秦国作为附庸,是并无资格直接参加这样盛大的典仪的。然而自穆王以来,西戎已渐渐成为周室的心腹之患,秦人镇戍西陲,虽为附庸,善战之名却已晓喻镐京,于是虽未得列席诸侯,却仍被允许同其他诸侯一同朝觐。

  “参见天子。”老者朗声道。

  他颧骨高耸,鬓发斑白,左脸颊上有几道颜色深沉的疤痕,却仍精神矍铄,声如洪钟。这便是现今的秦君嬴祺,领西陲大夫位,曾受天子命领兄弟及其七千士兵夜袭猃狁。姬宜臼往日只是通晓其名,此次倒是初次见面,不由得好奇地打量起来。他先前受偏见影响,还以为在戎人堆里长大的秦人皆是黄发青眼粗野蛮横,当下一见,却觉得嬴祺面容与周室子弟无甚差异,只是周身有些边疆带来的凛冽气质,心中不免讶异,也对秦族也悄然改观了不少。

  天子听着嬴祺的汇报,其内容颇为正式,姬宜臼听不大懂,便去看方才注意的青年,却见他不知何时抬起了头,正于角落望着嬴祺的侧脸,神情颇为专注。

  莫非他是秦君的随行者?姬宜臼暗自思忖。不过,还没等他推想出一个合理的假说,他的王父便先一步问了出来:

  “此汝子否?”天子的手指直直指向那个青年。嬴祺的视线跟着转过去,看一眼,便爽朗应道:“天子好眼力,正是。此犬子也。”

  “观之不过弱冠之年啊。”王父说道。

  “回禀天子,此为祺次子开。祺长子有志于征戎,自辞太子之位,遂立此子为太子,随祺前来朝觐。”

  嬴祺的回答不禁让姬宜臼扬起了眉毛。他听说过秦人风俗不同中原,但还是为“自辞太子”这样的表述而惊异。太子之位也是能随便辞动的么?他只知道自己得居太子不单是因为嫡长的身份,同时还要满足许多苛刻的条件,负担许多繁琐的要求,然而这些在嬴祺口中,却只是一句“有志征戎,自辞太子,遂立此子。”如此干脆利落的辞和干脆利落的接,倒使他感到有些古怪不安了。他不禁又看了看那青年。后者被点了名,便将目光转向了天子,不过只直视了一眼,就又谦卑地将眼垂下了。

  秦国的太子开。姬宜臼记下了他的身份与名字。

  依礼,他们不能再交谈更多了。于是天子颔首,嬴祺行礼退后。在礼官的高喝声中,下一列诸侯上前觐见,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无聊而平和。

  看着那个年轻的身影与嬴祺一同走出殿,姬宜臼深呼一口气,却觉得疲倦又泛了上来。他无意识地伸手去摩挲自己的玉佩,心头想着,秦族的太子也会需要在国学听讲,学习礼乐,辅助君父处理政务吗?不过秦族居于西陲,与戎人杂处,射猎的时间应要比他多上不少吧。这般想着,疾风吹拂下野草猎猎的射猎场图景便又出现在姬宜臼眼前。想到自己已几月不被允许去射猎,他不禁满腹牢骚,于是也羡慕起嬴开,想犬丘的苍茫原野,纵马前行,当要比在镐京围出的猎场要畅快不少吧。

  胡思乱想间,姬宜臼便忽然涌起一个荒唐的念头,想要邀这位年轻的秦族太子在射猎场上比试一番。他虽不算武艺至精,却也自信自己的射艺驭术在周室子弟中算得上前列。记得宫人曾为他讲过,几年前嬴祺奉天子命征讨西戎大获成功时,镐京城内到处传诵着“犬戎无畏,惟惧秦卒”的民谣。尽管嬴开看来比他年长几岁,这却只让他的求胜心越发浓烈,想到胯下疾驰的马与手中弓箭长矛,姬宜臼不禁心神荡漾,一时间几乎忘了自己还在朝觐大典上,直到诸侯礼毕后出声参见天子,才将他那已飘飞到广袤天地间的思绪又拽回这暗沉的宫室内。

  王父在高位上斜瞥他一眼。姬宜臼没从他眼中读出什么责备,倒是看出了与他如出一辙的疲倦。他低头去看自己的鞋尖,却反倒想起了嬴开垂在脸颊边晃来晃去的辫发,让他禁不住想揪一下。这将他的心绪又引回到射猎上。他暗暗打定主意,若是自己赢了,一定要去揪一下那条散下来的辫子。


*秦襄公在历史中并没有记载其名,嬴开是《东周列国志》赋予他的名字,我顺着用了

*秦襄公嬴开未记载出生年份,去世于公元前766年。由于他是在讨伐西戎的途中去世,再加上为了圆我之前写的文里的谜之时间线(……),我将他私设为公元前805年左右出生。这样的一个问题是他与嬴祺的父子年龄差会拉得比较大,但是我实在圆不回来了,就假装嬴祺老年得子吧,反正嬴开是次子(……)(磕头)

*本义不是想写周平秦襄的cp的,只是想去设想一些可能的私人关系和人物性格,但是写完也觉得好像有点拉郎感……不过这文应该也不会有人看,那博主也就不解释了,摆烂.jpg

*打tag的时候感觉自己又变回了tag狂魔,顺便我已经不知道这算不算“西周”了,毕竟马上就进东周了……笑死有点乳周

子居

《丰镐考古八十年 资料篇》

作 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市周秦都城遗址保护管理中心编著

出版发行 : 北京:科学出版社 , 2018.05

ISBN号 :978-7-03-057164-9

页 数 : 748

原书定价 : 348.00

开本 : 27cm

主题词 : 古城遗址-研究-西安

中图法分类号 : K878.34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遗址 )

内容提要: 本书从西周......

作 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市周秦都城遗址保护管理中心编著

出版发行 : 北京:科学出版社 , 2018.05

ISBN号 :978-7-03-057164-9

页 数 : 748

原书定价 : 348.00

开本 : 27cm

主题词 : 古城遗址-研究-西安

中图法分类号 : K878.34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遗址 )

内容提要: 本书从西周都城-丰镐遗址80余年考古调查、发掘和研究的大量成果中选取了一批有代表性的调查、发掘报告和相关研究论文,系统梳理了丰镐遗址的文保工作,同时收录了一批参加过丰镐遗址考古和文保工作的先生们的访谈记录和口述史,详细地展现了丰镐遗址考古的历程和迄今为止的主要收获、学术界对丰镐遗址的基本观点以及丰镐遗址考古发现对商周历史研究的重要贡献,全面地反映了丰镐遗址的价值及其在国内外学术界的影响。

参考文献格式 :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市周秦都城遗址保护管理中心编著. 丰镐考古八十年 资料篇[M]. 北京:科学出版社, 2018.05.

百度:1PQfzHddapiqkLEwHoKHjwQ?pwd=yf23

前言

目录

调查与发掘编

学术研究编

口述史编

文保工作编

后记

彩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