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塔

10.7万浏览    968参与
树莓z

血腥玛丽般的阿塔

乱搞

不喜勿喷

血腥玛丽般的阿塔

乱搞

不喜勿喷

璃弢
#假如某一方变小了 只要我没睡...

#假如某一方变小了

只要我没睡这一天就没有过!!(嚣张.jpg)

车上拍的,我尽力了呜呜呜,回头再修吧orz

#假如某一方变小了

只要我没睡这一天就没有过!!(嚣张.jpg)

车上拍的,我尽力了呜呜呜,回头再修吧orz

之淼.
仿佛看到了自家cp

仿佛看到了自家cp

仿佛看到了自家cp

黎酒不是梨酒

玩到三十关被制裁,是看本天才玩的太高玩不起是吗,只有一步!你玩给我康康?

玩到三十关被制裁,是看本天才玩的太高玩不起是吗,只有一步!你玩给我康康?

黎酒不是梨酒

【塔西西塔】黑白镜

 一、

  “西蒙,这边!四个篮子都放这就好了!你摘两个我摘两个。”西蒙扭头一看,刚在身旁的

露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了溪水边,在招呼他过去。他摇了摇头,似乎大灾难过后,大家的

反应速度都变得很敏捷, 大概是灾难时期都够练就了一副好身手,而他在那场灾难中失

去了记忆,不记得灾难的具体情况了。只模糊记得最后的巨大的法阵赤红千里,如火烧枯

林,热烈而危险。西蒙无数次想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再去回想起最后一天的惨烈状况,明明

什么都不记得了,连最后一天最关键的一场战役都模糊不清,但却控制不住的想要努力

记起来些什么,好像遗忘了什么重要的宝物一样。拉贝尔刚...

 一、

  “西蒙,这边!四个篮子都放这就好了!你摘两个我摘两个。”西蒙扭头一看,刚在身旁的

露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了溪水边,在招呼他过去。他摇了摇头,似乎大灾难过后,大家的

反应速度都变得很敏捷, 大概是灾难时期都够练就了一副好身手,而他在那场灾难中失

去了记忆,不记得灾难的具体情况了。只模糊记得最后的巨大的法阵赤红千里,如火烧枯

林,热烈而危险。西蒙无数次想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再去回想起最后一天的惨烈状况,明明

什么都不记得了,连最后一天最关键的一场战役都模糊不清,但却控制不住的想要努力

记起来些什么,好像遗忘了什么重要的宝物一样。拉贝尔刚过去的大灾难,是千百年来

从未有过的最大的一次灾难,大部分资源被邪恶势力破坏掠夺殆尽,好在大家在灾难过

后重拾信心,拉贝尔大陆也在慢慢的休养生息,一切都会变好的。“西蒙你在发什么呆

呢?”露莎又开始叫他了,西蒙笑了笑,收起自己脑海里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人要向前

看,不是吗,还有生活要继续。

     答应露莎来帮她收集当季的鲜花做花茶,夏季荷花开的正盛,美丽国的美丽湖东

又是个盛产荷花的地方,不一会西蒙就摘了许多的荷花。他把满满的花篮提到指定地点

放下,又拿起了另一个空花篮。露莎不一会也提着花篮回来了,看见西蒙摘得满满的一

篮粉绿粉绿的荷叶荷花,愣了一下,摇头无奈的笑了。西蒙再次返回,露莎还没摘完,

微风轻轻拂过西蒙的脸庞,竟带来一股露莎身上的花香。今天的风这么大了吗?还是露

莎今天身上的香味过多了?夏天的清风吹来湖上的凉意,让人惬意无比,西蒙不免胡思

乱想起来。西蒙又等了好一会也不见露莎返回,便又飞回湖上寻找露莎的踪影,奈何荷

花荷叶长的太高,他愣是找了半天没有找到露莎的人影。“露莎!你需要我的帮助吗,

你在哪?”“我在这!”露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下子就出现在他的右边了。“多大的

人了还玩捉迷藏呀,我找了你半天了都没看见你。”西蒙笑了笑,对露莎的小孩子气露

出了一种“没关系我可以包容的表情”。露莎害羞了一下“我没。。。。。。哎呀,反正

是出来玩,好久没有试过了,想吓你一下哈哈哈哈。”西蒙上前一步借过露莎的篮子,

花虽然轻,可提一个东西久了也会感到吃力,“原谅你啦,我帮你拿篮子,花提久了

也是会累的,这种活不应该给女士干,我来提,你恢复一下体力,可以飞快一点。”

莎点点头,将她的篮子递到西蒙伸出的手里,两个人开始往放剩下的三个花篮的地点

飞。不知道是不是露莎累到了,西蒙帮提花篮也飞的有些慢,但也跟得上,最后还一下

子冲到了目的地,炫耀般地笑着跟西蒙说:“我可是第一个!!!”西蒙摇了摇头,

脸上也露出了微笑,对露莎这种孩子气的行为不置可否,灾难过后大家的性格多少有些

变化,但都是积极的方面,可能是灾后后遗症吧。“喏,你的花篮。”露莎提起一个花篮

塞到他手里,西蒙将它在身边,又将露莎刚提到手中的一个抢了过来,“男人就该多拿

一点。”露莎顿了一下,笑眯眯的回答:“好啊!谢谢啦!”清风吹拂,世界无比惬意。

树莓z

啊啊努力了!

不过偷偷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西蒙的肤色和发色是同一种色只不过透明度不一样哈哈哈哈⊙▽⊙

啊啊努力了!

不过偷偷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西蒙的肤色和发色是同一种色只不过透明度不一样哈哈哈哈⊙▽⊙

秋秋秋秋秋

救救孩子吧,别屏了QAQ

【瘫】一个被屏了无数次的孩子

【瘫】一个被屏了无数次的孩子

树莓z

啊为了证明我最近真的在搞舟设,这个人设就先发了

(本来想等后期成熟在弄,但觉得不大可能

西蒙,男,18岁六星特种,附属于“彼岸悲歌”组织,出生地为安德拉斯海岸(移动城市华丹尔基的人工海岸边)

矿石病感染情况:体表有源石结晶,确认为感染者。


塔巴斯,男,14岁六星法师奶(大概就是法师+辅助+治疗,但后两者效果甚微,有参考tag中某位大大的设定),附属于“彼岸悲歌”组织,出生地为安德拉斯海岸(移动城市华丹尔基的人工海岸边)

矿石病感染情况:体表有源石结晶,确认为感染者。


啊为了证明我最近真的在搞舟设,这个人设就先发了

(本来想等后期成熟在弄,但觉得不大可能

西蒙,男,18岁六星特种,附属于“彼岸悲歌”组织,出生地为安德拉斯海岸(移动城市华丹尔基的人工海岸边)

矿石病感染情况:体表有源石结晶,确认为感染者。


塔巴斯,男,14岁六星法师奶(大概就是法师+辅助+治疗,但后两者效果甚微,有参考tag中某位大大的设定),附属于“彼岸悲歌”组织,出生地为安德拉斯海岸(移动城市华丹尔基的人工海岸边)

矿石病感染情况:体表有源石结晶,确认为感染者。




暗夜之帝  吴鸿
这件事情我没法给你解释,反正其...

这件事情我没法给你解释,反正其他花仙做不到


他向着空无一人的冰晶下跪。

“为什么哭泣呢?我亲爱的国王。”

“因为有特别重要的人不见了。”

繁花围绕生灵,小提琴的乐曲在耳边,恰似如梦初醒。一切都向着不知名的深渊走去。在记忆的尽头,红色的身影。一束光指向了幼时的目录

“Simon&Tarbox”

再次牵起手

再次跳舞吧

永夜之后将会迎来黎明

前行吧,奔跑吧

哪怕遍体鳞伤

充满恶意的世界将为你吹响安魂曲

那伸出手的,是绝望吗?

这不是最好的结局,不过,到底只是故事罢了。

好啦,晚安。

这件事情我没法给你解释,反正其他花仙做不到


他向着空无一人的冰晶下跪。

“为什么哭泣呢?我亲爱的国王。”

“因为有特别重要的人不见了。”

繁花围绕生灵,小提琴的乐曲在耳边,恰似如梦初醒。一切都向着不知名的深渊走去。在记忆的尽头,红色的身影。一束光指向了幼时的目录

“Simon&Tarbox”

再次牵起手

再次跳舞吧

永夜之后将会迎来黎明

前行吧,奔跑吧

哪怕遍体鳞伤

充满恶意的世界将为你吹响安魂曲

那伸出手的,是绝望吗?

这不是最好的结局,不过,到底只是故事罢了。

好啦,晚安。

At.

小瞎可以拥有新立绘吗? 

我求求了!

小瞎可以拥有新立绘吗? 

我求求了!

之淼.

【西塔】我血浓于水的哥哥居然想上我?(3)

*自认为ooc严重甚至泛滥成灾

*真·小学生文笔

*千万千万要慎入呜啊啊啊

*这章还是蛮短小的

*现代设

————————


寒假如约而至,塔巴斯早已订好了车票,就等收拾东西走人了。


塔巴斯提着行李箱走出宿舍,没有任何告别——舍友几乎没有回过几次宿舍,以至于小小的双人间被塔巴斯独占了。


“塔巴斯!”


刚出门没几步路,一声清亮的呼唤钻进塔巴斯的耳朵。不得不说还真吓了他一跳。

一见来人是安德鲁,塔巴斯便安下心来,但还是想嘲讽他几句。


“您还知道回宿舍?别回来了走吧走吧。”


啊,等等,你问安德鲁嘛?他便是塔巴斯那位时常失踪的舍友了。因为总是...

*自认为ooc严重甚至泛滥成灾

*真·小学生文笔

*千万千万要慎入呜啊啊啊

*这章还是蛮短小的

*现代设

————————


寒假如约而至,塔巴斯早已订好了车票,就等收拾东西走人了。


塔巴斯提着行李箱走出宿舍,没有任何告别——舍友几乎没有回过几次宿舍,以至于小小的双人间被塔巴斯独占了。


“塔巴斯!”


刚出门没几步路,一声清亮的呼唤钻进塔巴斯的耳朵。不得不说还真吓了他一跳。

一见来人是安德鲁,塔巴斯便安下心来,但还是想嘲讽他几句。


“您还知道回宿舍?别回来了走吧走吧。”


啊,等等,你问安德鲁嘛?他便是塔巴斯那位时常失踪的舍友了。因为总是去他的好基友(bushi)爱德文那里过夜,塔巴斯也习惯了没有这货的时光,甚至安德鲁一回来就会和见鬼了一样诧异呢。

“不想我?”

“不想,滚。我走了。​”

“……”


安德鲁这个万年冰块脸难得说出了这种类似调侃的话,可惜出口不到十个字这两人便结束了​对话,无视安德鲁,塔巴斯径直向外走去。

此时正是清晨时分,阳光暖暖的,很柔和。仔细观赏的话倒别有一番风味,只可惜塔巴斯对这些并没有兴趣,还是火车站比较吸引他——不,应该说是西蒙。


塔巴斯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发到动态报信​,不大一会就坐上了火车。


这段时间很难熬。


塔巴斯不止一次打开西蒙的私信——还是没有回复。太早了吗?他是这样想的,可并不应该。那……应该是西蒙在认真做什么事情才顾不得回复的吧?塔巴斯再一次自我安慰道。

无聊​充斥着塔巴斯的内心,干脆打开粉丝群冒个泡,不料粉丝群全是在发——

『不知道塔哥看到会怎么想?』​

『哈哈哈哈哈我好期待』​

『期待什么玩意儿?我刚来不晓得情况』​

『楼上你翻聊天记录去吧,西大大还有我们一起给塔哥搞了好玩的』​

当然也有些不正经的留言——

『好♂玩♂的』​

『别歪别歪,这特纯洁』​

……​

好玩的?

不出塔巴斯所料,西蒙要准备什么东西,当然还有粉丝的份。但……会是什么呢?很可惜,无从得知。​塔巴斯才懒得翻聊天记录,以他家粉丝的手速来算这会怕是得有好几百条信息,翻到想看的那条消息时估计自己手都断了。

塔巴斯百无聊赖地等待时间流逝,一会儿刷刷手机,一会儿窥自己粉丝群的屏,亦或是闭目养神,盯着窗外发呆……


有些期待……会是什么呢?


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火车终于到站了。


“塔巴斯!!”

“西蒙你这魔音贯耳练的不错啊。”​

塔巴斯坐了许久的车头未免有些晕,这刚一下车就是开幕雷击​,一听是自家哥哥后白了他一眼,满是嫌弃道。

“要不要帮你提一下?”

“我又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小姑娘,用不着 。”

“可是难得到一起……” 

“我亲爱的哥哥哟,我要待一个寒假呢,还缺这十几分钟的时间交流?”​

“哦……”

一路上兄弟俩聊了不少,从前尘往事到各种稀奇古怪的话题,但总是一言不合就拌嘴——​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


……


“塔巴斯,你来一下。”

“搞什么啊……”

​塔巴斯这时还在折腾房间,自然不太情愿。​

“给你看个好玩的嘛。”

听到这句话,塔巴斯猛然想起在车上时粉丝群的聊天记录,立马就来了兴趣。

“来了来了,赶紧的!”

但还是要做出不感兴趣的样子。

​西蒙从角落搬出一个大箱子,满面春风地看着塔巴斯,搞得塔巴斯有些不自在。

“什么玩意?个头这么大……”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嘛!先告诉你就没意思了。”


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璃弢

#破碎的蝴蝶#

!!点开图片前看一眼这里!!
一个非常重要的备注:塔巴斯遇到的蝴蝶是米黄色(西蒙发色)的,西蒙遇到的蝴蝶是黑色的

莫名想吃正派的人不小心暴露出自己黑暗的一面……物极必反,越白的人越黑不是吗!(什么乱七八糟的)

#破碎的蝴蝶#

!!点开图片前看一眼这里!!
一个非常重要的备注:塔巴斯遇到的蝴蝶是米黄色(西蒙发色)的,西蒙遇到的蝴蝶是黑色的





莫名想吃正派的人不小心暴露出自己黑暗的一面……物极必反,越白的人越黑不是吗!(什么乱七八糟的)

曙光

【梦物语】梦醒时分(剧情延伸)

*西塔向无脑产物

*滤镜能有多厚有多厚

*ooc预警

*文笔辣眼睛提前给您道歉(瞎了不怪我

*魔神西出没(为什么你们都觉得他不是正常人你写的也不像正常人)注意避雷

——————————————————


黑色森林某处


地上的枯枝败叶被踩出沙沙的声响,黑色的高大乔木却只有稀疏的几片叶子在枝头摇摇欲坠,整个森林看起来十分衰败,只听到一个人脚踩落叶发出的沙沙声。


这里自然之灵匮乏,如果想要好好在这找什么还是不要耗费体力飞行了。


在遭到了数不清的欺骗后,有时候塔巴斯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愿望太强烈所以过于相信别人了。


没办...

*西塔向无脑产物

*滤镜能有多厚有多厚

*ooc预警

*文笔辣眼睛提前给您道歉(瞎了不怪我

*魔神西出没(为什么你们都觉得他不是正常人你写的也不像正常人)注意避雷

——————————————————












黑色森林某处


地上的枯枝败叶被踩出沙沙的声响,黑色的高大乔木却只有稀疏的几片叶子在枝头摇摇欲坠,整个森林看起来十分衰败,只听到一个人脚踩落叶发出的沙沙声。


这里自然之灵匮乏,如果想要好好在这找什么还是不要耗费体力飞行了。


在遭到了数不清的欺骗后,有时候塔巴斯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愿望太强烈所以过于相信别人了。


没办法,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


这可是在他知晓真相后一直为之付出努力了半生的事。


不过这次的合作对象应该会可靠些,毕竟拉贝尔那群家伙总是用那种死板的道德来约束自己,除了这次那个小丫头片子花神总是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让他很不爽以外。


“但愿这次真能如她所说吧,”塔巴斯看到不远处躲在树枝间的紫色小身影,眯起了眼睛,“等了结完这一切……”


“可那是不可能的。”正在塔巴斯准备发招之时,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无论你做什么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塔巴斯循着声音的方向转头看去,这么武断地否定别人的努力,他想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敢这么跟他讲话,他塔巴斯要做什么还容不得别人置喙。


只见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巨树上,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很随意地坐在巨树某根粗壮的枝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暗影百结见了那人赶紧飞过去,毕恭毕敬道:“主上。”


“你是什么人?”惊讶于暗影百结的对那人的恭敬的同时,塔巴斯也在细细打量着这个奇怪的人,黑色的紧身衣裹挟着他精瘦的躯干使他更易于隐匿在树枝间不被发现,黑色的帽兜遮住了他大部分脸,未被遮住的蜜色的脸上还有奇形怪状的红色纹路。


“我是谁吗?”那个神秘人若有若无地苦笑一下,沉默了一会儿,“……可是这个问题连我自己都快不知道了。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我……”


看到塔巴斯并没有在认真听他的“疯言疯语”并且还打算继续攻击他身边的暗影百结,他抬手把暗影百结挡住:“你大可这样一意孤行,可有人会为你任性的行为付出代价。


塔巴斯嗤笑一声:“别人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为你的所作所为埋单也无所谓吗?”轻描淡写的一句却让气氛逐渐僵化。


“……你什么意思?”塔巴斯顿时警觉起来,如果这个怪人想对西蒙做什么,他绝对不会让他活着走出这里。


“呵呵,别紧张,我不会做什么的”斗篷人笑着耸了耸肩,试图缓和气氛,“只是想劝你放弃你现在的所有打算,回去吧…………趁现在还来得及。”他那本就听不真切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回去?你在说什么胡话?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我怎么会回头!我要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谁也阻止不了我!”


“……如果你所付出的不会达到你想要的结果,你这样做只会增加你自己的痛苦,那些………”


“不试试怎么知道!你又不是我,又怎么会懂我的感受!这条路不通就换一条,哪那么多时间自怨自艾!少在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评判别人的做法,真是让人看着就心烦!”


一个个都这样,从来都没有人理解过我,但那又如何,只要结果是我想要的就够了。


斗篷人在听到塔巴斯的某句话的时候似乎愣了一下,等到风刃近在眼前的时候才汇聚魔力反手去挡,挥在塔巴斯追击暗影百结的路上。


真是……意料之中的表现啊……斗篷人暗想。


塔巴斯见状赶紧停了下来,狂风将身后十几米远的枯木吹的粉碎,连同刚才的风刃一起。


斗篷人有意让那招偏离一个角度,既不会直接伤到塔巴斯又可以让他安分点……大概。


靠的越近,塔巴斯也越能感受到斗篷人体内蕴含的庞大魔力,刚刚那个风刃在斗篷人手背造成的不浅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只有黑色手套的破损证明他曾经受过伤。


这是什么怪物!在这种自然之灵稀缺的地方消耗了那么多魔力还能气定神闲像个没事人坐在那儿,那个小花神也不过如此了,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斗篷人又好气又好笑骂了一句:“臭小子,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好好听人讲话呢。”


这里地形并不复杂,只是会有很多相似的枯木容易让人迷路,但是塔巴斯对这个斗篷人不甚了解,他怎么知道对方是不是比他更了解这里,而且……他瞥向刚刚的碎片,有这样的力量,像刚刚那样的小伎俩还是少用好了,况且用暗影百结把自己引到这里来,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先听听这怪人想说什么。如果可以的话……


察觉到双方实力差距的塔巴斯却仍是嘴上不饶人,提起抢指着斗篷人:“想我好好听,那你起码也要有个好好讲的态度吧。还有,别叫我臭小子,给我下来!”


“如您所愿,魔王大人~”斗篷人很“听话”地一跃而下,给傲娇魔王讲故事的机会可不多,在这个时候浪费时间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可等他起身看到原先塔巴斯所站的地方空空如也时暗道一声不好,下一刻脖颈后的重击印证了他的猜测。


“咚”的一声,还没站稳的身形应声倒下。


“蠢货。”塔巴斯摆摆手。


谁对你的说教感兴趣,帽檐拉那么低活该看不见。


如今能让塔巴斯竖起耳朵认真听的一般是两种,要不是那种活了上千年见多识广的“老妖怪”,要不就是实力雄厚势力庞大同样消息灵通又博古通今的那种,但是很可惜,眼下这个只会在他耳边叨逼叨空有一身庞大的魔力的蠢货哪种都不是。


塔巴斯回顾四周,暗影百结早已不见了踪影:“嘁。”花精灵王也这么见风使舵的吗?但是如果……


塔巴斯蹲下身去,就在马上触碰到地上的斗篷人时,斗篷人的身形却如流沙般消散了。


“在这里。”听到这声音塔巴斯心中一惊,起身转过去,本应倒地的斗篷人如幽灵般出现在了另一棵树下,暗影百结坐在那人肩头似在嘲笑塔巴斯的自作聪明。


“我来自未来的拉贝尔。”斗篷人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斜靠着树干,他的帽兜不知何时被他自己摘下了,米白色的头发在黑色之中显得格外突出,尤其是他蜜色的皮肤让塔巴斯想起了某个人。


“………”


“终于提起兴趣肯听了吗,我亲爱的塔巴斯。”那人欣慰地笑了笑,从阴影下走出。


他耳边留着塔巴斯半年前才在复活岛嘲笑的长发,耳后的头发可能被他自己不知道以什么方式斩断,发梢不自然地翘起,先前看到的红色纹路顺着腥红色的眼白延伸如同血泪一般,背后破损的翅膀上印着金色的眸子,而塔巴斯所想的那个人触角是象征着勇气国国籍的蓝色,而这个人……


“虽然这副样子可能会吓到你,但这大概是最能让你明白的方法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塔巴斯顿时变得焦灼不安起来,回忆起刚才那人说的话,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但是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看着那熟悉的笑容配上陌生的外表,暗影百结也围绕在他身边……


“你大可这样一意孤行,可有人会为你任性的行为付出代价。”塔巴斯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这句话。


仿佛心中有什么东西破灭了,只是他怎么都不可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那一切以拉贝尔勇气国安危优先的国王哥哥现在居然是祸害拉贝尔的元凶!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西蒙最后温柔地笑了笑,倏的严肃了起来。


“塔巴斯……”


“………………………………”


你的计划,

每一次都失败,

每一次都落空。

你拿命换来的,

一步一句话,

最终在塔巴斯面前站定,

到底是什么?


“…………………………………”





——————————————————————

页游梦物语系列任务结尾的一个脑补









西蒙若是戏精,我当他是卧底;

西蒙若是精分,我愿他得救赎;

西蒙若被附身…………………





再见!小花仙,我们不熟!(关于手游西蒙的那点破事儿,先前就吐槽说老是被附身被附身勇气国王族怕不是有遗传病史吧


本来是想写出魔神西不怒自威酷炫狂霸拽的亚子,最后还是写成一个憨比我故意的

还有那个一步一句话,看过火影的应该知道,带土跟佐助说“鼬杀了朋友,杀了上司,杀了父亲,杀了母亲,但他唯一留下了你这个弟弟,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吗”然后在佐助旁蹲下那一段真的印象深刻,但是小花仙剧情那里太短没有那种赶脚。


群里个个都在备考,饿得慌(还不去复习,码完赶紧去烧香求不挂科


南鲸。
想搞个花妖同人企 但是迫于没有...

想搞个花妖同人企 但是迫于没有经验搞不起来!!!(卑


图文无关,单纯想画幼西幼塔*

想搞个花妖同人企 但是迫于没有经验搞不起来!!!(卑


图文无关,单纯想画幼西幼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