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安

45万浏览    21.1万参与
核桃蛋的博物馆
白玉忍冬纹八曲长杯 唐 陕西西...

白玉忍冬纹八曲长杯 唐 陕西西安何家村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White-jade Cup with Lonicera Design/The Tang Dynasty(618-907)/Unearthed from Hejia in Xi'an,Shaanxi China/Shaanxi History Museum

白玉忍冬纹八曲长杯 唐 陕西西安何家村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White-jade Cup with Lonicera Design/The Tang Dynasty(618-907)/Unearthed from Hejia in Xi'an,Shaanxi China/Shaanxi History Museum

crush🌸

【纪勇涛&楚稼君】你好,我是楚稼君2(入侵)

  ooc预警

  入侵的奥义是试探底线,无论是多么封闭的生态,多么排外的环境,只要有一种物种厚着脸皮留下来,那就已经约等于成功。

  “小纪呢?又这么早跑了”。老警官对着纪勇涛空着的工位喊。

  “对呀,他说他弟弟今天回来,要提前回去做饭。”小东在旁边笑着说。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对象了,他弟弟来了之后越来越不像话了。”老警官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这边纪勇涛正在菜市场买菜呢,对着一只帝王蟹犹豫,要不要买,太贵了。最后咬了咬牙挑了只最大的。这要是纪勇涛一个人,他是绝对不舍得的。其实楚稼君每星期都会找各种理由到他这住两天,开始纪勇涛还觉得这小孩是不是被宿舍排挤了,后来发现不是,也...

  ooc预警

  入侵的奥义是试探底线,无论是多么封闭的生态,多么排外的环境,只要有一种物种厚着脸皮留下来,那就已经约等于成功。

  “小纪呢?又这么早跑了”。老警官对着纪勇涛空着的工位喊。

  “对呀,他说他弟弟今天回来,要提前回去做饭。”小东在旁边笑着说。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对象了,他弟弟来了之后越来越不像话了。”老警官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这边纪勇涛正在菜市场买菜呢,对着一只帝王蟹犹豫,要不要买,太贵了。最后咬了咬牙挑了只最大的。这要是纪勇涛一个人,他是绝对不舍得的。其实楚稼君每星期都会找各种理由到他这住两天,开始纪勇涛还觉得这小孩是不是被宿舍排挤了,后来发现不是,也慢慢习惯了楚稼君的存在。

  看似习以为常,可一星期没见了,纪勇涛莫明还是很期待。

  纪勇涛回到家就抓紧时间准备着。“砰”门被大力的推开,只见楚稼君飞奔着跑进来,把背包顺手扔在沙发上,紧紧的抱了纪勇涛一下。

  “勇哥,好想你啊!”楚稼君笑着说,露出洁白的牙齿,说着用手摸着纪勇涛的后背。

  “不就五天没见”。纪勇涛笑着推了推楚稼君,心里想,这小子,越来越没分寸了,乱摸什么。

  “做什么好吃的了。”楚稼君看了看案板。

  “你爱吃的,许飞呢,不是让你叫他一起”。

  “哦,他忙作业呢”。楚稼君有些心虚,其实他一次也没叫过许飞。

  “哦?你没作业,是不是不好好学习。”纪勇涛佯装生气道。

  “哎呀,想你了嘛,快做饭吧!”楚稼君说着耍赖道,走到客厅选一个带子,一会儿和勇哥吃饭时候看。

  吃过晚饭后,楚稼君站在纪勇涛后面给他做按摩,力度刚刚好。

  “你小子这手艺不错,以后还可以靠这个混口饭吃”。纪勇涛闭着眼睛边享受边说。

  楚稼君听到,俯下身子靠在纪勇涛耳边说:“那我不上学了,天天给你按摩”。

  纪勇涛被痒的抖了一下身子,往边上移了移才回道:“胡说,我才聘不起大学生呢”

  “你的话,不收钱,不过得要点别的”。楚稼君说着要靠近了纪勇涛,盯着他的眼睛,纪勇涛被看的有点发毛,赶紧站起来,边走边说:“困了,睡觉去了。”

  楚稼君看着纪勇涛的背影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勇哥,天冷了,沙发太凉了”。说完边大步跟上纪勇涛。

  “那你回宿舍睡去”

  “我跟你睡吧勇哥,我给你暖被窝”

  “不用啊”

  “哎呀,勇哥,真的冷。”楚稼君一脸无害的看着纪勇涛。

  纪勇涛没办法,妥协道:“行吧”

  楚稼君顺势躺下,抱着纪勇涛的腰。

  “你干嘛”。纪勇涛被突如其来的手下来一跳,赶忙掰开手看着楚稼君。

  “睡觉啊!”楚稼君一脸无害

  “睡、睡觉、你抱着我干嘛”。

  “我…冷”。楚稼君有些委屈的低下头。“你嫌弃我吗?勇哥”

  我tm,话都让你说了。纪勇涛心里暗暗骂道。“能睡睡,在抱我就滚到沙发上去”。

  楚稼君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躺在纪勇涛边上,再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双方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楚稼君是被纪勇涛打醒的,早上纪勇涛先醒来,只见楚稼君腿搭在他身上,手搂着他的腰,就差整个人睡在他身上了,纪勇涛这个火大,一把差点把楚稼君扔到地上去。

     ……

  之后楚稼君还是每周末都来,有时候没课也来,会给纪勇涛做好饭,纪勇涛嘴上不让他来,但他自己知道,心里某个名为家的角落,被楚稼君填的满满的。在楚稼君来之前,纪勇涛一度以为自己是不会有家的。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好像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但随之而来又有一个苦恼,楚稼君这小子,自从那次之后,每回来都跟他一起睡,现在天气热了,他也还是赖在纪勇涛的床上。天冷穿的厚,现在睡觉只穿一条内裤,楚稼君还是抱着他,有时候还…男人到年纪有些需求纪勇涛还是理解的,但这也太奇怪,两个大男人…

  但纪勇涛每次一说,楚稼君就委屈巴巴的,纪勇涛太吃这一套了。可又觉得不该这样纵容,打算这周末找楚稼君好好说说。

  这周末,纪勇涛回到家,楚稼君果然已经回来了并做好了饭,吃饭时跟纪勇涛兴致勃勃的说着在学校的趣事,纪勇涛无心听,一直插不上嘴。

  晚上洗完澡,楚稼君有顺势往纪勇涛床上走,纪勇涛连忙说:“小楚啊,天太热了,你睡沙发吧,要不哥给你打个地铺”

  楚稼君皱了皱眉头:“太硬了,勇哥”

  “那我去睡沙发”。纪勇涛刚要站起来楚稼君一把拉住他:“勇哥,你不想跟我睡。”

  “小楚,咱俩个大男人,成天抱着一起睡,哪有这样的”

  “你不喜欢吗?”

  纪勇涛一时答不上来,喜欢吗?喜欢吧,按说都是大男人,不该这么矫情,可……

  “勇哥”。楚稼君说着上来抱住纪勇涛:“我想跟你一起睡,永远一起。”

  纪勇涛一下就笑了:“那是你还在上学,等你以后结婚了,是要跟你老婆睡的。”

  “我不结婚,勇哥,你想结婚了吗?”

  “这话说的,早晚都得结婚成家的”

  “这不就是家吗?有你,有我,我们的家”。楚稼君看着纪勇涛认真的说。

  家,我们的家。纪勇涛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家…

  “勇哥,你也别结婚好不好,跟我过吧!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纪勇涛一下站起来。

  “怎么了,我俩一直这样过不好吗?还是你非要个女的才行。”楚稼君有些生气。

  “你什么意思?你喜欢…”纪勇涛有些不敢想。

  “怎么,你不喜欢我吗?”楚稼君反问道

  纪勇涛一下子有些懵了,脑子嗡嗡的。过了一会儿纪勇涛沉了沉脑子:“我把你当弟弟”。

  “可我不想只当你弟弟。”楚稼君直勾勾的看着纪勇涛。

  纪勇涛真的有些生气了:“你tm,成天学校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你觉得我恶心吗?”楚稼君知道现在社会上很不包容txl,但他以为纪勇涛会理解,起码纪勇涛一次次纵容他,总不会这么生气,可他好像想错了,纪勇涛也一样。

  纪勇涛没在说话,转身朝沙发走去,躺在沙发上。楚稼君觉得失望和生气一同涌来,压的他喘不过气,于是穿上裤子,拿起衣服,走到沙发时停了一下,还是走出了门。纪勇涛用胳膊压着眼睛,一动不动。

  【未完待续…】

  (放心,绝对不会虐的,这是我的底线)

  

  

  

  

  

  

宅物语

咋啊,你这个破学校不归西安管啊

  西信大真无语了,外面传的西安静默都传疯了,学校领导对于这事,不辟谣,而且也不发学校通告,一天天的只封学生对吧,老师领导正常回家对吧,都通知东北角食堂的商户下午关门了,大多学生连消息都不知道,西安没疫情的时候封着,在那传疫情严重,西安有疫情了还在封,光封学生对吧,老师领导正常回家对吧!所有学校都封校封宿舍,你这西信大不归西安管是吧,天天去教室上课不算密接?考试不算密接?那老师领导随意外出怎么在你这里就不是密接了。西安信息职业学院你是真不归西安管,西安发的所有的疫情防控跟你没关对吧。一天天的控制着学校的表白墙不让学生发学校的真实面目,还一天天的给学生画饼,把学校吹的多么多么的好,跟天堂一样,西......

  西信大真无语了,外面传的西安静默都传疯了,学校领导对于这事,不辟谣,而且也不发学校通告,一天天的只封学生对吧,老师领导正常回家对吧,都通知东北角食堂的商户下午关门了,大多学生连消息都不知道,西安没疫情的时候封着,在那传疫情严重,西安有疫情了还在封,光封学生对吧,老师领导正常回家对吧!所有学校都封校封宿舍,你这西信大不归西安管是吧,天天去教室上课不算密接?考试不算密接?那老师领导随意外出怎么在你这里就不是密接了。西安信息职业学院你是真不归西安管,西安发的所有的疫情防控跟你没关对吧。一天天的控制着学校的表白墙不让学生发学校的真实面目,还一天天的给学生画饼,把学校吹的多么多么的好,跟天堂一样,西信大你这都建校多少年了,为了一个钱的问题,得罪了三家网络建设运营商,现在信号都差的一批。

crazy

2022年11月25日

  

  我真的好难受啊嘉祺,我刚刚看完纪录片象限。我看着你眼里的无助我真的好难受。

  

  来个人救救你吧,我求求上天了,别这么累了嘉祺。我好难受,我真的哭了一下午。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怎么突然都用上自救这个词了宝宝。

  

  我知道我没有办法理解你的苦,我还小,没有真正的踏入社会。可是我看着你我难受的要命,怎么把自己活的这么累了。

  

  来个人救救你吧,马嘉祺别活的这么苦了。我真的没想到你的状态会差成这样。

  

  抱抱小马哥哥,别太累了。

  

  祝你一切顺利。

  

  

  

  我真的好难受啊嘉祺,我刚刚看完纪录片象限。我看着你眼里的无助我真的好难受。

  

  来个人救救你吧,我求求上天了,别这么累了嘉祺。我好难受,我真的哭了一下午。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怎么突然都用上自救这个词了宝宝。

  

  我知道我没有办法理解你的苦,我还小,没有真正的踏入社会。可是我看着你我难受的要命,怎么把自己活的这么累了。

  

  来个人救救你吧,马嘉祺别活的这么苦了。我真的没想到你的状态会差成这样。

  

  抱抱小马哥哥,别太累了。

  

  祝你一切顺利。

  

  

宅物语

神经病宿管

  我也真就无语我们宿舍楼新换的宿管了,变态的一批,简直是狗妖转世,天天晚上熄了灯就去女生宿舍门口挨个趴门上听,听有没有人在用烧水壶,在一楼就能闻见二楼有宿舍煮东西的味道,还一度为了监视那些吹头发的人用的是宿管室的吹风机而不是自己的,还在自己的窗户那拉了一个插板,让用吹风机的在她眼皮子底下用(ps:我知道,在宿舍用电器不好但她做的这个事就是很令人窒息),还有就是,大学生谈恋爱不犯法吧,只要不过分就行吧,人家一对小情侣在那谈情说爱,又不是当场脱了给她来表演,你可倒好,直接拿着手电筒往人家小情侣身上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监狱出逃的犯人呢

  (没错,说的就是你,西安信息职业学院六号楼宿舍的宿管......

  我也真就无语我们宿舍楼新换的宿管了,变态的一批,简直是狗妖转世,天天晚上熄了灯就去女生宿舍门口挨个趴门上听,听有没有人在用烧水壶,在一楼就能闻见二楼有宿舍煮东西的味道,还一度为了监视那些吹头发的人用的是宿管室的吹风机而不是自己的,还在自己的窗户那拉了一个插板,让用吹风机的在她眼皮子底下用(ps:我知道,在宿舍用电器不好但她做的这个事就是很令人窒息),还有就是,大学生谈恋爱不犯法吧,只要不过分就行吧,人家一对小情侣在那谈情说爱,又不是当场脱了给她来表演,你可倒好,直接拿着手电筒往人家小情侣身上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监狱出逃的犯人呢

  (没错,说的就是你,西安信息职业学院六号楼宿舍的宿管)一天天正事不干,乌七八糟的倒是管的挺多。(ps:我真的知道在宿舍用电器真的不对,但是我真的受不了这个宿管)(对,没错,智障的校领导们,发出来就是吐槽你们没长脑子的,真以为自己控制了校园墙就无所不能了吗)

核桃蛋的博物馆

鸳鸯莲瓣纹金碗 唐 陕西西安何家村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Gold Bowl with Mandarin Ducks and Lotus Pattern/The Tang Dynasty(618-907)/Unearthed from Hejia in Xi'an,Shaanxi China/Shaanxi History Museum

鸳鸯莲瓣纹金碗 唐 陕西西安何家村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Gold Bowl with Mandarin Ducks and Lotus Pattern/The Tang Dynasty(618-907)/Unearthed from Hejia in Xi'an,Shaanxi China/Shaanxi History Museum

是河渡呀
  “蓬莱有一河,水清,不渡”...

  “蓬莱有一河,水清,不渡”

  

  圈名:河渡

  现在主混圈:ch

  淡圈:hp,原神

  推:France,秋·张,派蒙

  雷点:

  反正我没写过的cp基本别提除非我们很熟你知道我磕但还没写

  天雷:哈利除了秋以外任何cp,哈金最好别提。

  爱好:哈秋纯爱

  

  性格:不好,对事且对人

  文采:不好,很接受建议

  q:3559207847

  “蓬莱有一河,水清,不渡”

  

  圈名:河渡

  现在主混圈:ch

  淡圈:hp,原神

  推:France,秋·张,派蒙

  雷点:

  反正我没写过的cp基本别提除非我们很熟你知道我磕但还没写

  天雷:哈利除了秋以外任何cp,哈金最好别提。

  爱好:哈秋纯爱

  

  性格:不好,对事且对人

  文采:不好,很接受建议

  q:3559207847

唐无心

饿

  总觉得自己饿

  实在没钱买菜了

  

  总觉得自己饿

  实在没钱买菜了

  

唐无心

  迷途中

  曾经了迷恋

  现在都是枷锁

  

  迷途中

  曾经了迷恋

  现在都是枷锁

  

萌计划
多个热点城市松绑楼市限购,西安、成都外地户籍也可购房
多个热点城市松绑楼市限购,西安、成都外地户籍也可购房
Alice in the superjail

县城青年的定位在哪?

  

他们不在广大田野的中央,他们也不在大都会的灯光之下;

他们没有一身的勇气,小城给了他们恬静和懦弱;

他们也没有先进的能力和众多的认同,他们是城市里的陌生人。

小城是中转站和避难所,他记载了那些被逐出城市人的挫败,又多了一份温情少了一点粗鄙。

县城是那些年文艺青年和自命不凡者的最基层,又残存着传统人情社会的余温。

县城青年注定是孤立无援的,他们天生是青黄不接,没人理解的少数。每个小城又都有各自的问题。

他们住过独院,也住过小区单元楼,他们丢失了自然又远离现代化的前沿。

小圈子多的是人情世故和流言蜚语,小圈子明面规矩少,潜规则多;小圈子机会少,亲缘多。

成长中,迎接他们的不......

  

他们不在广大田野的中央,他们也不在大都会的灯光之下;

他们没有一身的勇气,小城给了他们恬静和懦弱;

他们也没有先进的能力和众多的认同,他们是城市里的陌生人。

小城是中转站和避难所,他记载了那些被逐出城市人的挫败,又多了一份温情少了一点粗鄙。

县城是那些年文艺青年和自命不凡者的最基层,又残存着传统人情社会的余温。

县城青年注定是孤立无援的,他们天生是青黄不接,没人理解的少数。每个小城又都有各自的问题。

他们住过独院,也住过小区单元楼,他们丢失了自然又远离现代化的前沿。

小圈子多的是人情世故和流言蜚语,小圈子明面规矩少,潜规则多;小圈子机会少,亲缘多。

成长中,迎接他们的不是坦途。而是不断地背叛,否定,发现欺骗,推倒欺骗。让大的,更大的世界,撕碎那些曾经寄托着县城青年美好简单信念的人事物,让这些东西不断暴露着他们的无能和不堪。

这是一条崎岖的独行小路,每个人迈出一步都要有做开创者的勇气。

魔法少女心心子

秦晋【红帐暖】②

  地牢里的气味并不怎么好闻,带有一股子腐臭的味道,时不时还能听见人垂死的呻吟声与老鼠在干草堆里乱爬的声响。晋双目紧闭,靠在湿冷的墙上,感受着左臂那颗子弹带来的疼痛。

  不知是哪只老鼠“吱吱吱”尖叫了三声,晋飞快的睁开眼,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带给眼下一阵晃动的阴影。一对凤目里哪里有什么温柔,分明是狠厉与机敏所搭建出的堡垒。

  晋伸出双手,在干草堆里摸索了一阵,翻出一只小瓶子。他把瓶塞拔出来,听着牢房外的脚步声,阴笑着把瓶子里朱红的药粉撒在捆绑着自己的铁链上。

  一等一的春药。久安居里常见的一种迷药,据说是那位神秘的久安小姐从海外带回来的,只要没做防备的人闻到一点,马上就会双眼迷离...

  地牢里的气味并不怎么好闻,带有一股子腐臭的味道,时不时还能听见人垂死的呻吟声与老鼠在干草堆里乱爬的声响。晋双目紧闭,靠在湿冷的墙上,感受着左臂那颗子弹带来的疼痛。

  不知是哪只老鼠“吱吱吱”尖叫了三声,晋飞快的睁开眼,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带给眼下一阵晃动的阴影。一对凤目里哪里有什么温柔,分明是狠厉与机敏所搭建出的堡垒。

  晋伸出双手,在干草堆里摸索了一阵,翻出一只小瓶子。他把瓶塞拔出来,听着牢房外的脚步声,阴笑着把瓶子里朱红的药粉撒在捆绑着自己的铁链上。

  一等一的春药。久安居里常见的一种迷药,据说是那位神秘的久安小姐从海外带回来的,只要没做防备的人闻到一点,马上就会双眼迷离不省人事,等到再次醒来已经日上三竿,早就与身边人成其好事。

  皮靴跟一下一下敲在地面上,带来晋心灵的战栗。能不能摸清秦这边的军事情况,就看这次能不能成功了。

  牢房大门上的锁链哗啦哗啦的响了一阵,一身黑色皮衣的秦垂着头走了进来。晋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着他一步步走到自己身前。

  晋心中一阵窃喜。上钩了。他看着秦捏起那根锁链,又抬头看了看他。

  秦一定注意到了上面闪眼的朱红色药粉。

  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抬起手腕凑到秦面前,眨着眼睛流出一颗眼泪,又快快低下头,好像是委屈不想被人看见。

  他抽抽鼻子,好像想要把眼泪吸进去一样:“秦……帮我解开好不好?”他亲眼看着秦吸进去了那一点艳红的粉末,然后猛的抬头冷冷道:“把手拿开,你这是罪有应得!”

  晋心中冷笑,面上却还是哭了。一边哭,一边把身上本来就被扯得松松垮垮的黑衣扒掉一大半,露出圆润的肩头和深陷的锁骨。

  他哽咽着:“秦,阿秦……秦哥哥。”

  秦好像是已经被药物控制了,眼角泛起一抹粉色,耳根已经完全红了,红的能滴下血来。他一边站起来,一边偏过头不去看晋。

  晋于是站了起来,径直走到秦面前,缓缓脱下了自己的亵衣,露出胸前两点可怜的茱萸。他在邀请,邀请这场由他们主演的戏曲。

  “秦哥哥,我好热……你快来啊……”

  秦笨拙的转过头去,这位身经百战的将军此时好像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眼睛也不眨的盯着站在地上的人。他没有忍住。

  他去亲吻身下人的锁骨,放肆的在那人身上流连。他讽刺的笑:“真是下贱。”一边又不受控制的去亲吻那人苍白的唇。

  很快的,晋扒开身上炙热的身体,看着手上装着软骨散的瓶子,冷笑着披上自己的外衣,嚣张的在秦眼前晃了晃手指,然后从秦身上摸出牢门的钥匙,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嘿,谁下贱还真不一定嘞。晋摇晃着手上的钥匙,走到牢房的门口。

  他在硕大的院子里走来走去,终于摸到了一个暗门。钻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书房。桌案上摆放着什么东西,居然是早就被废弃的竹简。展开,看不懂,几乎全部是秦朝的小篆。

  他没有停下步子,也没有很着急到把桌子掀翻寻找自己要的东西,而是在墙上按来按去。果然,有一块活动的砖头。

  把那块砖头揭开,下面的东西早就不在了。晋暗喜,看来这果然是秦拿来放好东西的地方。那瓶子软骨散就是从那里拿走的,至于锁链?呵,锁链困得住人,却困不住为伪装成一般人的意识体。

  那么桌案上的东西是什么,一目了然。秦果然够谨慎的,就连军事文稿都是用竹简小篆。晋可不信这个邪,拿起那根竹简,毫不留情的“咔嚓”掰开,果然被他猜中了。

  竹简里夹着一沓纸。晋翻开,粗略的看了看,不禁佩服秦的谋略。里面不仅记录了这次的血洗久安居,还有上次基地被炸,上上次碉堡被堵的具体事宜。往前追踪,去年的爆炸居然也是秦干的!

  最后一页记录了一个地名,笔墨还是湿润的。晋猜秦先在这里写完了文稿,又来到牢房看他,所以没来得及把竹简藏进那个暗格。

  一记口哨,晋悠哉悠哉的把那一沓纸塞进自己的皮衣口袋里,淡定的走出去,又一次来到大牢门口。

  牢房门口景色不错。他那匹没有一根杂毛的黑马乖乖站在那里,晋阳站在马下等着他,还有……晋阳身边的长安?

  长安百无聊赖的站在地上,突然看见晋走了出来,不顾晋阳铁青的脸色,长安跑到晋身边,愉快的吹了记口哨,开门见山提出要求:“晋大将军,把我也带着呗?”

  晋吓了一跳,却发现晋阳在面前对他僵硬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晋阳一向谨慎,应该不会做什么危险的事。

  见晋没反应,长安痞里痞气的笑:“晋大将军,您看行不?到时候要是秦打进来了,我好歹还能当个站在城墙上威胁他的,再说了……”长安一指晋阳:“我看您家大公子也缺个媳妇儿不是?”

  晋阳赶紧走过来,瞪着长安,不说话。长安笑嘻嘻的拍拍他的肩膀:“这不多给自己脸上贴块金子么,再说哪有给人赶着当媳妇的?”

  晋懒得废话,翻身上马,示意晋阳也上来。长安知道他这是同意了,笑的更灿烂了,高高兴兴的去牢房后头牵自己的马。晋阳正准备上去,却直接被长安揪走了,走向他们身后那匹不知道怎么弄出来的大红色马匹。

  “这怎么是大红色的?”晋阳疑惑。

  “红吗?那跟我爱你的心一样。”长安冷笑。

  黑马的蹄子在尘土上乱刨,晋懒得听他们废话,一提马肚子往前飞驰去,踏过门前那条浅浅的小河和已经枯黄的干草。长安和晋阳也飞快的上马跟了上去。

  那些倒霉的守卫怎么也没想到迷晕他们的居然是那位长安公子,傻乎乎的就晕过去了。长安坐在马背上冷笑,等这次回来,他就把那些守卫全弄死。一看就是没好好听他说话的,连“不要相信任何人”这种基本要求也不知道。

  地牢里的秦已经翻身爬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断掉的锁链,哪里有中了药的样子。

  

飞奔的淀粉酶
素关于镐子设定(扭捏) (懒得...

素关于镐子设定(扭捏)

(懒得勾线(你)

素关于镐子设定(扭捏)

(懒得勾线(你)

Letter⌨
镐子矿工登基贺图 (姗姗来迟)...

镐子矿工登基贺图

(姗姗来迟)

画画长安哥(噗)


镐子矿工登基贺图

(姗姗来迟)

画画长安哥(噗)


旅游景点
来西安曲江海洋极地公园怎么玩?
来西安曲江海洋极地公园怎么玩?
旅游景点
来西安一定要去的陕西历史文化博物馆。
来西安一定要去的陕西历史文化博物馆。
旅游景点
西安周边游,西安世博园不容错过。
西安周边游,西安世博园不容错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