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尔维亚

2249浏览    78参与
月下魅影

《间谍过家家》动画开播倒计时官方贺图

《间谍过家家》动画开播倒计时官方贺图

狗狐狸岚岚

P1可以当表情包了哈哈哈

萨伯诺克:余是要成为魔王的男人,你们说什么都不可能触动余

​西尔维亚:杰杰君我喜欢你!

​萨伯诺克:(猛回头)!!!!!!!!!?

P1可以当表情包了哈哈哈

萨伯诺克:余是要成为魔王的男人,你们说什么都不可能触动余

​西尔维亚:杰杰君我喜欢你!

​萨伯诺克:(猛回头)!!!!!!!!!?

边爱丽

花竹老师刀子精本精了呜呜呜

前天凌晨两点多把《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名柯部分追完了(后日谈还没看),在琴酒be部分哭得稀里哗啦

我终于知道观影体评论区的大家为什么对琴酒这么意难平了

我也是啊呜呜呜呜


“本来准备死在战场上,但想想还是回来再陪她一会儿”

“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过,但她就是知道他爱她。或许他是个恶棍,是个冷血的杀手,或许他曾经惹她伤心难过——但是他爱她”

我的眼泪不值钱呜呜呜呜


为什么命运对她这般残忍,让她拥有了这世间最宝贵的爱,却又将它剥夺?「——108章 琴酒支线be」

因为作者花竹太太是个刀子精啊啊啊


之前我以为组织boss对阿斯蒂那么信任会不会有什么伏笔,结果最后,在...

前天凌晨两点多把《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名柯部分追完了(后日谈还没看),在琴酒be部分哭得稀里哗啦

我终于知道观影体评论区的大家为什么对琴酒这么意难平了

我也是啊呜呜呜呜


“本来准备死在战场上,但想想还是回来再陪她一会儿”

“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过,但她就是知道他爱她。或许他是个恶棍,是个冷血的杀手,或许他曾经惹她伤心难过——但是他爱她”

我的眼泪不值钱呜呜呜呜


为什么命运对她这般残忍,让她拥有了这世间最宝贵的爱,却又将它剥夺?「——108章 琴酒支线be」

因为作者花竹太太是个刀子精啊啊啊


之前我以为组织boss对阿斯蒂那么信任会不会有什么伏笔,结果最后,在组织落败之际,不管是阿斯蒂,还是琴酒,或者其他组织成员,全部都成为了弃子

还有贝尔摩德,她是个好妈妈,薇娅的噩梦就是贝尔摩德的真实情况吧,因为中了红方的圈套,以为薇娅被fbi的人逮捕了,所以冒险想去救女儿,结果赔了自己

薇娅没有见到她妈妈的最后一面

她弥留之际梦见贝尔摩德那一段我哭疯了我受不了这种情节呜呜呜

贝尔摩德是坏人,她是罪有应得,但是,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从始至终全心全意对薇娅好,且不求回报的人啊

我能理解,赤井秀一,或者其他红方的人不会放过她,但是,对薇娅真的太残忍了啊

她这一生,身体上的折磨,心理上的折磨,她才十八岁,她都经历了什么啊

包括最后弥留之际,被自己信任的人工智能给生生拖了两个月,毫无尊严,生不如死,太苦了

然后这一个个说爱她,要保护她,最后又实现了吗

沉睡,不知情,缄默,正义……

有能力保护她的,在他们心里有更重要的存在,真正爱她的,却因各种各样的原因保护不了她,最后,全部离她而去


在你们心里,薇娅就真的不值得吗?


〖请——救救她吧〗


刚开始其实还好,因为西尔维亚的角色视角和月橘的玩家视角切换的很频繁,就没有纯薇娅视角那么虐,但是自被fbi带走以后,就算月橘还是会出现,但我就感觉气氛越来越压抑,然后薇娅被公安救走,景光be get,和琴酒重逢,梦见贝尔摩德遇险身亡,伏特加死亡,婚纱店——

琴酒be

我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这章画面感真的太强了,琴酒坐在门旁边等薇娅,腹部贯穿伤,两个人,隔着一道门,薇娅说她有孩子了,她听着他的呼吸声渐停

两个人就这样天人永隔


这本真的超适合写观影体啊啊啊,难道因为是乙女向所以才没有人写么……

名柯这边三创观影体确实是无cp男主文比较多,唉




说点题外话,花竹太太的文我真的老早就追了,刀乱的《[刀剑乱舞]攻略那把刀》,真·刀子精合集(这本本来说是每个付丧神一篇,然后再聚集修罗场,我期待了好久的,结果……现在肯定是弃坑了QAQ,这本设定真的不错,除了女主,还有其他审神者之间的复杂关系,本灵分灵,历史修正者等等设定,格局很大,可惜坑了)

鹤丸就不说了,太太真的是‘爱之深,刀之切’,从头刀到尾,鹤一直在找他的新娘,一直一直,除此之外,还有次郎×艺妓那篇,be的我意难平,作为付丧神,他就只能这样看着属于她的历史,无力更改,他爱她,无关风月

还有,最最最喜欢的,鲶骨双子×燕绥,这篇真的,太难受了,历史的洪荒,纵然燕绥不是人类,又哪有力量去更改

大阪城大火,明历大火,让燕绥失去了所有人,她等了五百五十年,等来的就是鲶尾和骨喰的遗忘

“愿如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这是你们答应燕绥的……

等极化归来,是燕绥把他们忘了

“愿你来世长安,且与我无关”

而且这还是he,be是燕绥没有选择遗忘,就 死生不复相见 了,而且太太说be才是真结局QAQ


还有一本《红莲还在捞审神者[综]》,这本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aph那部分,我犹记得我那时候是真的真的特别喜欢aph部分的男主(和红莲真的真的特别配,应该是两情相悦来着),为此去b站追了aph的番剧,但是忘了是啥原因,还是没追下去,就看了一点点,故事情节已经记不太清了,文也已经锁了,网上搜文后面都是防盗章

那时候还是暗堕本丸,暗堕刀剑设定非常流行的时候啊,感慨

白郁

产率变低真的不怪我,,谁让老师把我排在了第一排呢?(*゚◇゚)

产率变低真的不怪我,,谁让老师把我排在了第一排呢?(*゚◇゚)

污点森林

“只是那双过于清澈干净的水绿色眼睛,和她身上那格外天真柔软的气质,与组织里有代号的诸多成员截然不同,却并不让人觉得讨厌。”

“只是那双过于清澈干净的水绿色眼睛,和她身上那格外天真柔软的气质,与组织里有代号的诸多成员截然不同,却并不让人觉得讨厌。”

总是迷路的护树罗锅

【爱的教育/德安】维也纳华尔兹

特别辣鸡的文笔,写得十分混乱

依旧是烂尾警告

文中的安乔纳是自家女儿,具体介绍点这里 

本篇私设:安乔纳为德罗西的姐姐,西尔维亚的好友


安利柯不断地戳着自己的牛排,心思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班长这几天都没有犯病。

有些不习惯……

我有病吧!

多少沾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我明晩不回来吃饭了。”西尔维亚的声音将他从乱七八糟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我要去小纳的生日会。”

安利柯放过了那块可怜的牛排抬起头来说:“是安乔纳姐姐吗?德罗西的姐姐?”

“是的呀。”西尔维亚微笑着说。

安利柯完全没注意到自家姐姐笑得有多奇怪,问道:“我能去吗?”

“当然可以呀。”安利柯...

特别辣鸡的文笔,写得十分混乱

依旧是烂尾警告

文中的安乔纳是自家女儿,具体介绍点这里 

本篇私设:安乔纳为德罗西的姐姐,西尔维亚的好友



安利柯不断地戳着自己的牛排,心思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班长这几天都没有犯病。

有些不习惯……

我有病吧!

多少沾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我明晩不回来吃饭了。”西尔维亚的声音将他从乱七八糟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我要去小纳的生日会。”

安利柯放过了那块可怜的牛排抬起头来说:“是安乔纳姐姐吗?德罗西的姐姐?”

“是的呀。”西尔维亚微笑着说。

安利柯完全没注意到自家姐姐笑得有多奇怪,问道:“我能去吗?”

“当然可以呀。”安利柯没料到西尔维亚会答应的这么快。

“我也想和哥哥姐姐一起去”尼诺也跟着叫道。

西尔维亚低头思考了一下说道:“行吧。”

勃悌尼先生表示自己要和勃悌尼夫人一起出去吃饭,正愁没人看着三只小崽子,现在他可以安心地和自己亲爱的夫人过二人世界去了。

勃悌尼夫人叮嘱他们不要玩太晚,记得早点回家休息。


安利柯穿着一身高定西装,深蓝色的天然纤维面料裁剪得恰到好处,得体但不会过分地限制行动,酒红色领带贴着平整的衬衫垂下,用一个蓝宝石领带夹固定,马车的颠簸让他梳理过的棕色卷发有些凌乱,显得潇洒而又不失风度。

西尔维亚穿着一袭勃艮第红裙,平口的公主袖露出了她的锁骨,一条复古的珍珠项链填补了脖子上的空白,没有一丝褶皱的裙摆刚好盖过膝盖,涂了夜山茶色口红的嘴唇张开道:“我们家没有这样的西装呀,这是哪里来的?”

“哦,是德罗西送给我的。”还是他拿卷尺贴在我身上量的!

“领带夹(1)也是?”

“也是。”

西尔维亚意味声长地“哦”了一声,安利柯感觉如果她没化妆嘴角早就弯到天上去了。

尼诺也穿着一套黑色小西装,他不满地嘟起嘴道:“为什么生日会要打扮成这样啊?”

“小纳说德罗西挺喜欢舞会的。”西尔维亚甩了甩垂在肩上的长发,露出了红色的桃心耳钉,“所以她就把生日会安排成这样了。”

安利柯感觉西尔维亚说这话时瞥了他一眼,但他假装没看见。

马车来到目的地,停了下来。

刚下车就看见德罗西在朝他们挥手。

德罗西穿着一件淡蓝色西装,可能是因为腿太长,浅棕色的西裤显得有些短,勉强地盖住了脚踝,挥手时露出了一段纤细的手腕,仿佛轻轻一掐就会断掉,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水红色的蝴蝶结衬得他的脖颈更加白皙,喉结滚动了一下,有些勾人心弦。

“走吧,姐姐在大厅那里。”德罗西对安利柯笑了一下,如同三月的阳光照进了安利柯的眼睛。

太犯规了!!!

跟着德罗西来到了大厅门口,安乔纳正和德罗西先生站在那里迎接来宾。

安乔纳穿着一条克莱因蓝的鱼尾裙,鱼尾处渐变成莫奈灰,点缀了几颗钻石,如同繁星在夜空中闪耀,微卷的长发被高高盘起,几缕碎发撩过她的珍珠耳环,一双温柔的灰蓝色眼睛看向了他们。

西尔维亚快走两步超过了德罗西,虚扑到了安乔纳身上,安乔纳抱住了她,两人瞬间就聊开了。

德罗西先生咳嗽了两声,安乔纳只好暂时停下。

她把西尔维亚拉到尼诺身边,对德罗西说:“埃尔内斯托,你先带他们进去吧。”

“好的,姐姐。”


德罗西和安利柯靠在大理右栏杆上,看着楼下的大厅。

西尔维亚和同学在楼下说话,尼诺在花园里和新朋友们玩。

安利柯看向了身边的德罗西。

晚风吹起他的金发,掠过了他的睫毛,睫毛微颤了一下,掩住了那双迷人的天蓝色眼睛,月光柔和地落在他的身上,仿佛稍一用力就会破坏这个神完美的作品。

安利柯看得有些出神,所以当德罗西突然回头时,他被吓了一跳。

“哦,抱歉小安。”德罗西完全不掩饰自己被安利柯可爱到的笑,“我们该下去了。”


在安乔纳吹灭生日蜡烛后,舞会正式开始了。

德罗西在陪安乔纳跳完开场舞后就和安利柯跑回窗台上吹风了。

安利柯和德罗西沉默地站在一起,安利柯时不时地看一眼德罗西。

“亲爱的安利柯·勃梯尼同学。”德罗西的声音带着笑意,“你这么频繁地偷看我,我只能理解为你是有意于我啦~”

“我才没有!”只是人对美天生的向往而已,安利柯自我安慰道。

“你都看了我三百二十六次了,还说没有?”德罗西看着炸毛的安利柯甚是可爱,所以决定继续逗他。

“你有病吧!”安利柯激动地连头发都竖起来了。

“可我确实有病呀。”德罗西一副受伤的样子。

“什么?!你生病了?是什么病?什么时候得的?”安利柯完全忘记了昨天他们还在体育课上爬铁杆,德罗西还是爬得最快的那个。

“病名为爱。”德罗西一本正经地道,“在第一次见到你时得的。”

“……喂,精神病院吗?这里有个神经病,你们快点过来。”

“啊~小安喜欢医患……”

“你在说什么啊!”安利柯脸色爆红。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德罗西脸不红心不跳地凑到安利柯耳边,拖长了音调,“难道小安想试试嘛?那我十分乐意配合你哟~”

“你个变态!”

“会骂就多骂点。”

“不要脸!”

“我没有不要脸呀,我只是把未来要发生的事情提前告诉你了而已。”

“你踏马……”

“哦,宝贝儿要注意用词,可不能骂脏话呀~”

“我踏马!”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不注意用词!!!

什么嘛!安利柯堵气地把头埋进手臂里。

“噗哈哈哈……”德罗西整个人靠在栏杆上,笑了起来。

“你笑啥笑!”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德罗西止住了笑声,但脸上的笑容不减,“就是觉得我们家小安实在很可爱。”

“你……”安利柯本想骂一句“你有病吧”,但德罗西却先他一步问道:“小安,你喜欢我吗?”

猝不及防的问题让安利柯有些发懵,德罗西见他没反应,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

“没关系,不回答也没事。”

“不是,我……”安利柯本想解释,但他发现自己就算解释了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作罢。

两人继续安静地站在一起吹风。

“班长。”安利柯终于忍不住了,问德罗西,“你喜欢舞会吗?”

“嗯?怎么突然这么问?”德罗西直直的看着安利海蓝色的眼睛,如同孩童把珍视的玩具捧在手心。

安利柯被看得有些不舒服,撇开脑袋说道:“哦,我姐说就是因为你喜欢,安乔纳姐姐才把生日会安排成这样的。”

“啊,原来是这样。”可能是注意到了安利柯的不适,德罗西将视线转移到了月亮上,“喜欢呀。”

“那你怎么不下去呢?”安利柯疑惑地说。

“我只是喜欢看舞会而已,参与的话……还是算了吧。”德罗西笑得明朗。

“嗯嗯。”

“马上就要跳最后一支舞了,你们要不要来跳?”安利柯回头看到了西尔维亚,她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窗台上,“跳完这支,舞会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好的,我要来。”德罗西看着安利柯说,“小安也要来吗?”

安利柯答应了一声,三人下楼了。


德罗西陪着安乔纳在舞池中央执行任务似的跳着,而安利柯则被西尔维亚硬拽进了舞池里。

“是你自己要来的。”西尔维亚在互相行礼时对一脸不情愿的安利柯说道,“再说了只是跳个舞而已,又不难。”

最后一支舞曲是维也纳华尔兹,安利柯对这支舞没什么印象——唯一的印象就是这支舞转圈未免也太多了!根本不会跳啊!

发现了这点的西尔维亚拼命地拉着安利柯想让他跳得不至于那么糟糕,但没什么用处。

西尔维亚求助似的看向安乔纳,安乔纳心领神会,拉着德罗西向安利柯他们那里跳。

当德罗西和安利柯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安乔纳已经带着跳到西尔维亚身边了。

安乔纳和西尔维亚一个转圈,把两个弟弟甩到了一起,然后一起转着圈跳到了别处。

德罗西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但安利柯转圈的时候就没站稳,被西尔维亚一甩整个人都跌到德罗西身上了。

德罗西搂着安利柯的腰后退一步站稳了身形,安利柯因为惯性顺着德罗西的手来了一个下腰。

德罗西看着两个始作俑者已经在和他们隔了小半个舞池的地方了,他叹了口气。

“班长,要不我们退出去吧。”安利柯小声地说。

德罗西却牵起安利柯的手。

“小安,都已经这样了都不想和我跳支舞吗?”

“什么?”安利柯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着说,“哦,这是我的荣幸。”

德罗西带着安利柯翩翩起舞。

安利柯搂着德罗西的脖子转了几圈,两人拉着彼此的手,另一只手合在一起,安利柯牵着德罗西举过头顶的手绕着他转了一圈,走了几步,他们靠在一起又转了几圈,最后安利柯一个下腰后,他慢慢地直起身子,他的鼻子和德罗西的鼻子碰在一起,天蓝色撞进了海蓝色中,就像大海在天空底下的场景。

“我喜欢你。”


“我就说他俩今晚能成吧?现在你欠我个冰淇淋了。”西尔维亚对安乔纳说。

“行,明天给你。”安乔纳无奈地说,“你注意点,踩到我的脚了。”

西尔维亚嘟嚷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END-


注释

(1)领带夹是已婚人士的专属,所以这里班长送小安领带夹的意义就不言而喻了(嘴角上扬)






作者的话(全是废话,建议别看,浪费时间)


这篇刚开始写的时候脑子就不是很清醒了,写到最后已经只剩一滩浆糊了,后半段就直接摆烂了(躺)

总之,十分感谢你能看到这里,如果这篇文对你造成了伤害,我向你敬以最诚挚的歉意,对不起,都怪我又菜又爱玩(泪)

Wintermeer
有半年没和小单簧玩了,这个小朋...

有半年没和小单簧玩了,这个小朋友自从圣诞假期之后就一直穿着高领毛衣坐在书架上,直到我回家才换了衣服......无意中好像和雾哥凑了套亲子装😁

有半年没和小单簧玩了,这个小朋友自从圣诞假期之后就一直穿着高领毛衣坐在书架上,直到我回家才换了衣服......无意中好像和雾哥凑了套亲子装😁

Wintermeer
今天穿得太厚啦(_)

今天穿得太厚啦(>_<)

今天穿得太厚啦(>_<)

Wintermeer
喜欢这个滤镜,有种很特别的质感...

喜欢这个滤镜,有种很特别的质感!

喜欢这个滤镜,有种很特别的质感!

Wintermeer

我的单簧宝宝无敌可爱!

我的单簧宝宝无敌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