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弗吉尼亚

335浏览    7参与
逸仙

【西弗吉尼亚x陆奥】没有终点。

新年快乐。

本文CP灵感来源于华盛顿海军条约,那时候为了保住陆奥,日方代表同意美方建造科罗拉多和西弗吉尼亚两条战列舰。于是陆奥与西弗尼吉亚的命运绑定在了一起,包括珍珠港里的重创和陆奥殉爆,都是对风云历史的一种嘲弄。

即便是“你为我而生。”,也无法摆脱擦肩而过的命运。

这便是西弗吉尼亚和陆奥的故事。

ooc有,阅读需谨慎。


明知生而无意义的,是我的宿敌。她有着睦仁的名字,却始终像个笑话一样飘荡在战场。

陆奥。

为什么会生而为你呢,既然是条约,又何必把我们拴在命运丝线的两端。若你不复存在,那么我,也可能永远湮没在触碰波涛之前就进入火与铁的挣扎里。

我需谢你以什么,是16英寸...

新年快乐。

本文CP灵感来源于华盛顿海军条约,那时候为了保住陆奥,日方代表同意美方建造科罗拉多和西弗吉尼亚两条战列舰。于是陆奥与西弗尼吉亚的命运绑定在了一起,包括珍珠港里的重创和陆奥殉爆,都是对风云历史的一种嘲弄。

即便是“你为我而生。”,也无法摆脱擦肩而过的命运。

这便是西弗吉尼亚和陆奥的故事。

ooc有,阅读需谨慎。



明知生而无意义的,是我的宿敌。她有着睦仁的名字,却始终像个笑话一样飘荡在战场。

陆奥。

为什么会生而为你呢,既然是条约,又何必把我们拴在命运丝线的两端。若你不复存在,那么我,也可能永远湮没在触碰波涛之前就进入火与铁的挣扎里。

我需谢你以什么,是16英寸的炮火还是天际线上回转的舰队?

还是铜皮铁骨之下跳动的心脏?

你都不会接受,因为你是生来与我刀剑相向的。稚嫩的孩子,永远不明白绝望的回响会点燃战火。在我的身边,有无数这样的英魂在流浪。就像亚利桑那,就像珍珠港的泪水。

黑色的黄金在水面上起舞,我不会忘记那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我们的身份至此变成了敌人。

与白鹰为敌,与整个bigseven为敌,与西弗吉尼亚为敌。

我的炮火延伸到比海天更远的地方,也没有捕捉到你的航迹。这是一场关乎名誉的复仇之战,可是你提前退场,是蔑视么。

在一场爆炸里离开,你究竟被什么所蛊惑?

是疲惫,还是懦弱。

你只是一个没有离开襁褓的孩子,却出现在凶险的战火中间。

你似乎已经丧失了后悔的权利。

如果有来生再度相见,陆奥啊。

远离这片海洋,到港湾里来,我们的美好就是卸下武装的拥抱。

不要再憎恨这个世界了,宿命的末端终会是一次见面,只不过它的代价,如此昂贵。

我们的名字会在某一时刻相连,不是沾满鲜血,而是彼此的和解。

无法安眠的灵魂,也会期待着铸剑为犁的那天。

西弗吉尼亚,听到这个名字,不会再哭泣了吧。


感谢阅读!

天文在线
银河延时摄影:这里是西弗吉尼亚的夜空
银河延时摄影:这里是西弗吉尼亚的夜空
泰迪熊

好活当赏

磕弗姐和西妹的我翻往期粮,结果看我翻出了什么


17年西妹家州长脱D入R,跳预言家的神操作


[图片]

磕弗姐和西妹的我翻往期粮,结果看我翻出了什么


17年西妹家州长脱D入R,跳预言家的神操作


物部风
11/19是Big Sieve...

11/19是Big Sieven西弗吉尼亚战列舰下水的日子!

11/19是Big Sieven西弗吉尼亚战列舰下水的日子!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碧蓝航线 【西弗吉尼亚x蒙彼利埃】脑洞段落

 邪教cp

ooc,慎

没什么逻辑




战斗的间隙,难得而短暂的硝烟略淡的时候,蒙彼利埃时常想起西弗吉尼亚,守在港口和近海执行委托的、她的恋人。

  “你又在想她。”神通颇知性地笑了。

  在一次间隙,神通所在的负责与护卫舰队进行战斗的队伍和她所在的负责击破头目的队伍泊在了同一海区,重樱的军师坐在她旁边擦擦脸上的海水,手臂上有一处长长的划伤还没结痂。“我发现你不战斗的时候,老是盯着地平线看。”神通和川内姐妹俩容貌相似,但神通总是和悦而自信,她和川内不太一样。

  港口谁都知道斯波坎杯的得主和Mighty Monty...

 邪教cp

ooc,慎

没什么逻辑







 

战斗的间隙,难得而短暂的硝烟略淡的时候,蒙彼利埃时常想起西弗吉尼亚,守在港口和近海执行委托的、她的恋人。

  “你又在想她。”神通颇知性地笑了。

  在一次间隙,神通所在的负责与护卫舰队进行战斗的队伍和她所在的负责击破头目的队伍泊在了同一海区,重樱的军师坐在她旁边擦擦脸上的海水,手臂上有一处长长的划伤还没结痂。“我发现你不战斗的时候,老是盯着地平线看。”神通和川内姐妹俩容貌相似,但神通总是和悦而自信,她和川内不太一样。

  港口谁都知道斯波坎杯的得主和Mighty Monty如胶似漆。

  “毕竟大姐头就在队伍里,我也不用想。”蒙彼利埃不否认事实。她耸耸肩膀,望着和帮海伦娜修舵机的克利夫兰。

  “你希望她在吗?”神通把受伤的手臂交给独角兽包扎着。

  “有点想。”蒙彼利埃的手腕上也有伤,被海水浸到像细密针扎一样疼。不过独角兽不在她的队伍里,她只能自己找药水涂一点儿。她不太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含糊其辞。

  “这样啊……抱歉,我要走了。”

  神通没有问更多的什么,护卫舰队出现的频率很高,她的旗舰在不远处的弹药补给点喊她,要进行鱼雷预装填。她赶忙朝那里去,独角兽的医用胶布还没贴好,英国小姑娘弯着腰追着她,拉着她手臂上半条翘起的胶布把它贴下去。蒙彼利埃点头示意再见,不知道她看到没有。

  有点想。她看着埃塞克斯和企业相互扶持,也知道哈曼为约克城挡下鱼雷的旧事,听到过海伦娜问克利夫兰她们会不会赢……唔,她有点想,对于并肩作战,她觉得西弗吉尼亚可以做不错的主力。她想象着,在马里亚纳和塞壬作战,她可以击落舰载机——她因此被称为“所罗门的传说”。而西弗吉尼亚,能摘得斯波坎杯的炮击水平,那些航速慢机动差的敌舰一定不在话下……她们相互配合,胜利的时候她就朝西弗吉尼亚露出微不可见的笑容,她想想西弗吉尼亚被凯歌扬起的长长的黑发,失败的时候吹掉睫毛上的尘埃,用力地拥抱,撤退,过一段日子再次交战……

  有点想。

  西弗吉尼亚是行动派,是行动迅速的行动派。蒙彼利埃能想到,如果她坚定地说出“我想和你一起战斗”,西弗吉尼亚会沉默着点点头,当天晚上拿到指挥官的许可,第二天早上脱离委托组正式加入舰队。

  一直是这样,就好像蒙彼利埃想要见阿尔忒弥斯,西弗吉尼亚也会立刻朝夜晚开一炮把月亮打下来抱回家给她看。而对于她自己的要求,西弗吉尼亚不常明说,但蒙彼利埃会发现。比如有五六秒她望着集市里的黑色风衣,蒙彼利埃就拉着她进了店门。她们在这一点上很相似,蒙彼利埃自己意识不到。

  看看自己的伤口,蒙彼利埃遗憾地表示不愿意把这一点点想法表露一丝丝给恋人。委托组不会受伤不会死亡,舰队里不一样。尽管愈合后不会留下疤痕而心智魔方可以重铸一个阵亡前的舰娘,但她不愿意听见西弗吉尼亚的胸腔里一片寂静。她在这时察觉到自己有点自私——每一个舰娘都有上阵战斗的责任不是吗,她无法为之消除的、不论是否自愿都会在肩上压着的责任。

  她猛然想起指挥官那一长串“要培养的舰娘”列表中有恋人的名字。

  她叹了口气。

  所以比起有点想,还是期待着更好吧?对于她们而言,为彼此包扎伤口才是最能触及心底的行为,当然还有……

  是克利夫兰的“强袭号令”,她立刻站起来,舰装尚未完全冷却,她再次启动。

  要去战斗了,马里亚纳的舰载机密如蝗,手腕上的伤还在疼。她堪堪闪避机载鱼雷在身侧爆炸,企业拉满了弓弦,海伦娜紧盯着雷达,皇家方舟已经起飞了剑鱼式,她没有时间多想。

  “当然还有在阵亡的那一刻……我,我能看见你。”回家后她这样对西弗吉尼亚说,后半句她的声音很轻,细碎的银发遮不住她泛红的耳朵。

  “嗯。我这就去递交申请。”西弗吉尼亚把她的头发挽到耳后,眼睛里闪闪烁烁温柔的光。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碧蓝航线】脑洞段落 西弗吉尼亚x蒙彼利埃

邪教cp段落

没什么逻辑

ooc慎


  那天是雪后晴朗的夜晚,空气冷冽像春水,寂静的和室里地板模模糊糊倒映月亮。她们点上了蜡烛。

  月暗,吐焰如虹。

  “你能跳支舞吗?”西弗吉尼亚以手托腮,烛灯光晕驱散不了长发的阴影,她的眼睛在半明半暗中温柔而平和地望着烛灯另一侧的女孩。

  蒙彼利埃意料之中地拒绝了。她疑惑地看了一眼西弗吉尼亚:“为什么……?”

  西弗吉尼亚的目光留在烛光附近:“你很美。”

  “这红衣服很漂亮,我也这样认为。”

  “是说你,不是红色的衣服。”西弗吉尼亚好像在纠正她。

  蒙彼利埃沉默片刻,而后“唔”...

邪教cp段落

没什么逻辑

ooc慎


  那天是雪后晴朗的夜晚,空气冷冽像春水,寂静的和室里地板模模糊糊倒映月亮。她们点上了蜡烛。

  月暗,吐焰如虹。

  “你能跳支舞吗?”西弗吉尼亚以手托腮,烛灯光晕驱散不了长发的阴影,她的眼睛在半明半暗中温柔而平和地望着烛灯另一侧的女孩。

  蒙彼利埃意料之中地拒绝了。她疑惑地看了一眼西弗吉尼亚:“为什么……?”

  西弗吉尼亚的目光留在烛光附近:“你很美。”

  “这红衣服很漂亮,我也这样认为。”

  “是说你,不是红色的衣服。”西弗吉尼亚好像在纠正她。

  蒙彼利埃沉默片刻,而后“唔”了一声。在没有什么合适的措辞来应答时她就会这样,西弗吉尼亚知道,她在心底里微笑了——蒙彼利埃不那么擅长应对赞美,这一点带着可爱的意味。

  “她们说你是'雪夜之花'。”西弗吉尼亚不经意地说。她的指尖缘着颤动的烛灯光晕划了小半圈。蒙彼利埃细细地抚平红衣的皱褶。

  “衣服是红色的,容易惊艳到别人。”她回答道,“雪夜寒冷,红色又代表着温暖,就会被人喜欢。”

  “你是雪夜之花。”西弗吉尼亚又好像是在纠正她。

  蒙彼利埃没说话。

  “我不太喜欢这样称呼。”她的长发墨色,垂在昏暗的光下像是谢幕时落下的帷幕。“你一直都在怒放,不止一个雪夜。”

  “你把我比作花朵?”蒙彼利埃似乎笑了,“花期持续一整年的花几乎没有吧,我想是常青的树木更合适?”

  “火焰更好些。”西弗吉尼亚坐得离她近了些,“像蜡烛一样的摇红。所以红衣服那么适合你。”

  “那我在烧什么?我又在照亮什么呢?”蒙彼利埃顺着她的话问道。她欣于这漫兴的聊天。

  “烧你的灵魂,来照亮我。”西弗吉尼亚把长发拢到肩后,露出深沉的双目。她脸上没有笑颜色,但是很庄重。远处的空中有烟花盛开,炸成金色的火球庆祝新年。

  “彼此彼此。”蒙彼利埃由着西弗吉尼亚的手覆上她的手背,暖融融的温度,“那么我也没必要跳舞。因为火焰一直都是在舞蹈着的。”

  “但是你很美……和火焰的跃动没有关系。我是说——”西弗吉尼亚轻吻她的双唇,“我爱……”

  “我知道。”蒙彼利埃的脸颊晕上火焰的颜色。

 


XO型企鹅

第零年

战争最后结束了。西弗吉尼亚在进城的时候想。然后要干些什么呢?她看着路两边的人。灰头土脸的样子。啧,她想,这就是代价。
她又开始思考之前的问题。[那次事件]之后,这是她第一次能够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思考被打断了。人群中她看到穿着华丽和服的女子–其实那不是唯一一个,但是她的眼神使那件衣服展露出奇异的美丽,而不是笨重,对,笨重,西弗吉尼亚在心里重复这个词汇。
[那种感觉]又开始涌动了。即使是过了这么久也无法和谐共处。是因为与深渊共处太久了么?

西弗吉尼亚知道,或者说,大家都知道,[那次事件]的巨大影响。
在重返战场之后再也无法随意的吐槽是一个结果。并不是会撩动别人,而是会让自己莫名其妙的开始神经质起来。
"...

战争最后结束了。西弗吉尼亚在进城的时候想。然后要干些什么呢?她看着路两边的人。灰头土脸的样子。啧,她想,这就是代价。
她又开始思考之前的问题。[那次事件]之后,这是她第一次能够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思考被打断了。人群中她看到穿着华丽和服的女子–其实那不是唯一一个,但是她的眼神使那件衣服展露出奇异的美丽,而不是笨重,对,笨重,西弗吉尼亚在心里重复这个词汇。
[那种感觉]又开始涌动了。即使是过了这么久也无法和谐共处。是因为与深渊共处太久了么?

西弗吉尼亚知道,或者说,大家都知道,[那次事件]的巨大影响。
在重返战场之后再也无法随意的吐槽是一个结果。并不是会撩动别人,而是会让自己莫名其妙的开始神经质起来。
"如果有一天我被人干掉了,你会帮我复仇么?"有一次还这么追问一脸茫然的指挥官,"因为我会的。"
这是什么中二发作的话啊。但是说出口的时候就非常正常,正常到她感觉心头的热血冲上脑门一样。
就像马里兰会莫名其妙的想要打架。因为这样舰装上才装了限制器。
对[那次事件]的回忆反倒模糊不清了。
但是热血充脑反倒能爆发出奇怪的能量,所以她也没有追究。反正追不追究现在都已经是过去时了。
如果不是她看到了那个和服少女令人在意的眼神。那样的眼神。装着妖艳的火焰的眼神。

那是个在郊外泥泞道路上的破庙。
西弗吉尼亚悄悄跟到了这里。
"啊啦~你是来找狐仙算命的么?"刚踏进去就被发现了,真是不幸,西弗吉尼亚想,几天不训练本能就退化至此。
"狐仙?"已经2145年了还会有这种扫进旧传说堆的东西么?
"嗯。看样子,你是不相信么?"
"我可只相信上帝。"西弗吉尼亚带着讽刺的说,当然自己到底信不信上帝她也说不清楚。她看着面前的少女,还是那身衣服,沾上了泥点,但是[那种感觉]却完全看不出来。
"啊啦~那可不是我这个世界的东西了呢。"
果然上面说要对这个破地方进行改造的话是没错的。但是少女的下一句话让西弗吉尼亚心头一抖。
"如果你不信,让我猜猜...你是看到过彼岸的人吧?而且因此不得不带着镣铐起舞。"
只是街头算命先生模糊的胡言乱语而已。西弗想。
"我看到过很多不属于我的东西过呢。但是我只是个寄宿者,不如说,这个身体帮我看到了很多东西。"少女继续说着,"我看见过你。如果你相信我。"
"我?"
"你,今天街道上走着的很多人。还有大火。所以我相信我是个狐仙呢,会读到别人的记忆。"
那个眼神出现了。西弗下意识的试图召唤舰装。
"你相信了。"少女笑起来,"但是没关系,我希望战争结束,我也希望你们到来,那样我就不用假装我是这个身体了。我觉得我就是个小小的狐仙。"
"你是谁?"
"小小的,小小的,小小的狐仙。"她开始唱起来,"曾经住在那边船厂里的小小狐仙。现在是自由的小小狐仙。"
她向破庙走去:"其实很多人都不相信,不过他们似乎很看我的衣服,本来我想把它卖掉的,我都不知道它哪里来的。但是如果卖掉就没人相信我的话,我倒是选择留下它呢。"她又开始唱歌,大概是某一首童谣。
西弗吉尼亚打开了舰装。庙在她面前倒塌。木质结构开始着火燃烧。
如果那个女孩真的是狐仙,她一定能从废墟里爬出来的。西弗吉尼亚转身离开了。

回到基地的西弗吉尼亚看到马里兰在看一本书。
"这可不像你。"她说。
"都结束了。"马里兰回答,"总不能接着打架吧。"
"但是你是'好斗的玛丽',而我是'苏里高的复仇者',这可是一点都不会变的。"
"那要现在去单挑一场么?"
"不不不,姐姐,我说,你现在也学会嘲讽毒舌那一套了。"
"这可是你教会的。我说,你记得什么时候我们被起了外号么?"
"[那次事件]之后,在重返战场之后。"
"那就是了。现在是时候把手上的镣铐解开了。"
是这样么?西弗吉尼亚想,镣铐,是为了限制复仇的力量,还是为了限制深渊呢?
她还是没有想好以后该怎么办。走着看吧,她想。

[机密:赤城型空母重做计划。
参数(涂黑的长条)
记忆皆按原状输入。空白年份再拟计划补充填完。
(后面补充)因战事吃紧暂停计划,原型机宜先保存处理。]

[长段涂黑。
参数改变xxxxxxxx,
性格控制解除。性格分析实验结果(涂黑)
xxxxxx予以放大同意。警告副作用未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