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撒

32万浏览    5748参与
风屿

我们去吓西撒一跳吧~


(不会搞镜头所以是瞎搞的)

我们去吓西撒一跳吧~


(不会搞镜头所以是瞎搞的)

束之
改了一下效果(原先的感觉氛围不...

改了一下效果(原先的感觉氛围不太搭

改了一下效果(原先的感觉氛围不太搭

幽灵汽水c
jojo!不要在吃饭的时候发出...

jojo!不要在吃饭的时候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


什么都画不出来,我好烂💦

jojo!不要在吃饭的时候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


什么都画不出来,我好烂💦

暝天带N95
是用来给班上jo厨当无料的西撒...

是用来给班上jo厨当无料的西撒!!我还想搞个老东西(小声逼逼

也许会抽奖送徽章??如果有人看?

是用来给班上jo厨当无料的西撒!!我还想搞个老东西(小声逼逼

也许会抽奖送徽章??如果有人看?

秧歌star

乔西是真的

建议听歌曲(降雪街道)

乔瑟夫角度:

第一次意识到再也见不到你了,

现在,只是非常想念。

第一与你相遇,

拥有洁白羽毛的鸽子在你身旁,

他们围绕着你,

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

你笑,我也想笑。

不行,我可得忍着,

我可不想让你小子得意,

每天都能遇到新的美女,

真的在意过我吗?

是我的错,

我不应该在你出发前与你争吵,

但是,你去哪里了?

我发了疯似的在这栋建筑里寻找,

丽莎丽莎叫我先去击败瓦乌姆,

我不会这么做的,

我没有听她的话,

依旧拼命的寻找你。

丽莎丽莎也没有阻止我了。

我很害怕,哪怕听到你的声音也好,

你在哪里啊,西撒!

我这样想到,...

建议听歌曲(降雪街道)

乔瑟夫角度:

第一次意识到再也见不到你了,

现在,只是非常想念。

第一与你相遇,

拥有洁白羽毛的鸽子在你身旁,

他们围绕着你,

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

你笑,我也想笑。

不行,我可得忍着,

我可不想让你小子得意,

每天都能遇到新的美女,

真的在意过我吗?

是我的错,

我不应该在你出发前与你争吵,

但是,你去哪里了?

我发了疯似的在这栋建筑里寻找,

丽莎丽莎叫我先去击败瓦乌姆,

我不会这么做的,

我没有听她的话,

依旧拼命的寻找你。

丽莎丽莎也没有阻止我了。

我很害怕,哪怕听到你的声音也好,

你在哪里啊,西撒!

我这样想到,

我不想承认,不想知道现实。

但是,你的血从那块十字架样的石头下流了出来。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阳光照在石头身上,

我才不要这样!

你小子,又在骗我吧!

这一定不是你!

你有多在哪处吹泡泡去了吧!

直到看见了那血色的泡泡,我才认清现实。

喂喂喂,这真的…是你啊!

我蹲下来痛哭,

开什么玩笑啊,可恶!

血色的泡泡飘到我面前,

这里面是你的发带,

和我心脏前的解药。

原来是这样吗,为了我吗?

这样啊,我非要打败他们不可,西撒。

戴上了你的头带,

你又在斗兽场救了我一命呢。

我得去追击卡兹了,

我将卡兹推上了火山口,

一切都结束了吧,我带着一身伤随着身下的石头沉入海底。

可以去见你了,太好了。

可是,我却睁开了眼睛。

难道你想让我活下去吗。

这些天一直是丝吉Q在照顾我

我和丝吉Q结了婚,

但我对她只有感激,我对她很抱歉。

后来我又踏上了旅程,

但是你不在我身边,

一点都不习惯啊。

真想向你介绍一下我旁边的这些朋友,

他们身上也有你的这种精神呢。

但他们也一个一个的走了,

其实我也想向他们一样,

啊啊,我真是老糊涂了。

我也受伤了啊,

这次可能真的活不久了。

但是命运又一次没有遵循我的想法,

我起来的时候就想直接打一次承太郎的头。

他好像发现了我的不对劲,

我连忙跟他开了个玩笑。

我看向车外,

真的见不到你了啊,

我苦涩的笑道。

我真的老了啊,

去天堂见你的时候你会嫌弃我吗?

我不禁想到。

真是的啊,都这么老了,

你的事我却记得清清楚楚。

丢下我,让我一个人活了这么久啊。

他们都说死亡是很可怕的事啊,

我不这么觉得,

终于见到你了,

你果然也在天堂的门口等我,

“抱歉啊”我脱口而出,

让你等了这么久,西撒。

我紧紧与你相拥,

见到你了,太好了。

冰之華

向日葵花田里的女孩

#@双拼盲果你点的西撒到货啦!

#西撒真的是意难平,大哭

#但他真的很适合写刀

#但我还是想吐槽一下,为什么我评论区里面要求我写的全都是金头发的?(除了徐哥)


        第一次见面,是在那一片向日葵花田里,他金色的头发如同太阳一般闪耀,头发上的一对小翅膀展现着他属于青春的活力,他的笑容深深的印在了你的心里。他同样也看见了你,躲在向日葵下的你,像是花丛中的精灵一般,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就这样你们成为了朋友。它的名字叫做: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他告诉你他最喜爱的花,...

#@双拼盲果你点的西撒到货啦!

#西撒真的是意难平,大哭

#但他真的很适合写刀

#但我还是想吐槽一下,为什么我评论区里面要求我写的全都是金头发的?(除了徐哥)



        第一次见面,是在那一片向日葵花田里,他金色的头发如同太阳一般闪耀,头发上的一对小翅膀展现着他属于青春的活力,他的笑容深深的印在了你的心里。他同样也看见了你,躲在向日葵下的你,像是花丛中的精灵一般,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就这样你们成为了朋友。它的名字叫做: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他告诉你他最喜爱的花,就是向日葵,你也允许他时不时在你们家花田里摘走一两朵。

         在他感觉到难受的时候总会来找你,他会将他的头轻轻的靠在你的肩上,金色的发丝总是弄得你很痒,你会想着无数种办法令他开心。同样的,在你难过的时候,他也会想尽办法让你开心,甚至有时候将你逗得脸红心跳的。他好像是会一种特别的能力,可以让水待在杯子里,像果冻一样抖来抖去,甚至可以让没开花的花朵加速生长。虽然他总是叫你向日葵田里的花仙子,但你总是怀疑他才是真正的小仙男,有哪个大男人会随身带着泡泡水的呀?虽然他跟你解释这是他的秘密武器,等在你的心底,却还是这样想着。后来他认识了一位朋友,他的名字叫乔瑟夫·乔斯达,开始的时候他总是向你吐槽。

         “那个乔瑟夫,真是一个英国的乡巴佬。做任何事情都是那么的粗鲁,就连波纹都弱爆了。真搞不懂,为什么乔斯达家的孩子,会是这样的乡巴佬?”他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躺在草地上愤愤不平的说。他为了展现出自己比他厉害多少倍,他就会用出他波纹绝技,本来透明脆弱的泡泡上,萦绕着金色的闪光,形成了一副如同童话般的模样,环绕在你的身边。被泡泡吸引住目光的你,一直都没有发现他看向你的眼睛里充满着爱意。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受了点伤,然后就来到了你的身边,你被他身上的鲜血吓住了,但还是很快的镇定下来。为他找出了药箱,感受着你为他轻轻的处理伤口的动作,一边给你讲述自己过去的故事,讲到了他的家族与乔斯达家族的联系,讲到了自己过去曾经是平民窟的一个小混混,甚至还讲到了自己的情史。

       “你现在身上的伤口那么多,我拿出的药并不怎么样,如果留下疤痕,不就毁容了,还会有小姐继续喜欢着你吗?要不就和我在一起吧?西撒。”你笑着打趣他。

        他猛的翻了个身,翠绿色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你,想施想从你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一样?被他那么一盯着,你的脸不争气的红了,然后想起身逃开他的眼睛,但却又被他拉了回来。

        “亲爱的小姐,我答应你的要求,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毁容我也愿意,我等你说这句话,已经等了很久了。你知道吗?你的面孔在我的眼中,比壁画中的天使还要美丽;你的眼睛里蕴藏着星海,让我迷失在这星海之中;你的双手如同小提琴的琴弓,轻轻拉动了我爱你的心弦。我的心上的人啊,你是否愿意冠上我的姓氏。”一边说着,一边不知道从哪变出了一只深红色的玫瑰,你被他突然的告白,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居然反应不过来,甚至在怀疑今天是不是愚人节。

        看见你长时间的沉默,他翠绿色的眼睛开始变得黯淡,“是我太着急了吗……抱歉,突唐了。我要离开了,去威尼斯,接受波纹的训练,可能要一个月或是更久才会回来,所以才想来和你说一声的……没关系的,你可以再考虑多几天,我先走了。”说着他就快步跑开了,甚至没等你说上一句话就跑远了。你紧紧的抓着手里的玫瑰,上面的刺早已被西撒给削了个干净,并不会刺破你的手,你想追上去告诉他,你愿意。

        他说过要一个月,那便等他一个月。你发誓一个月后,在他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扑在在他的怀里,大声的告诉他,你愿意。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就一个月了,他没有回来。没事的,你这样安慰着自己,一定是他在训练中偷懒了,所以才会被老师扣下来的,但他那么聪明,那么厉害,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吧。

        在某一天的夜晚,你做了一个梦。你梦见了你穿上了纯白色的婚纱,手中捧着一束美丽的向日葵,坐着一辆马车去往着不知名的目的地。到达了目的地,有一个人,他拉开了车门向你伸出了手,看着这一只手,你心中莫名感到了一丝安全感,好不犹豫的将你的手放在这只手上。接着一阵失重感后,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是他,西撒。看着他英俊的脸庞,你有千言万语想跟他讲,但他却将手指轻轻的放在你的嘴唇上,堵住了你想说出来的话,然后就拉着你飞快的跑了起来。你们俩的手紧紧的十指相扣,从身边快速掠过的场景里,你发现了这是一座教堂,而你们跑向的正是中间的神父。

        一直到你们跑到神父的面前停下,神父就开始了他的发言,你望着西撒翠绿色的眼睛,他笑眯眯地眨了眨眼,手指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上,阻止了我的发问。

         “无论他贫穷还是富有……你都愿意嫁给他吗?”神父问出了那一句,你刚想回答我愿意的时候,西撒再次阻止了你的发言。神父像是没看到一般,就开始提问起了西撒,只见他点了点头,神父便开始了下一个环节。“有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有一个血红色的泡泡,缓慢的飘了上来,它蕴含着金色的光芒,它的里面放着两枚戒指,你的心感受到了些许的不安,它慢慢的飘到了你的手上,然后,破开。

        西撒拿起了其中一个戴在了你的手上,你也同样的拿起了另一个戴在了他的手上,瞬间整个世界变成了黑白色,剩下的只有你和他。但很快的,他开始像碎掉的玻璃一般,一点一点地消失,你拼命想抓住他的手,让他不要走。他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对你做了一个口势。

        “再见了……”你轻轻地顺着他的口型说出了那句话,看着手中的他一点点消失,直到不见,面前只剩一朵金黄色的向日葵。你哭着醒了过来,眼泪沾湿了整个枕头,你的直觉在告诉你,他遇到了不测。


        时间还是一天一天的过去,渐渐的一年了,你已经想尽了所有的办法,还是没有得到一点关于他的消息,你的心渐渐也死了。直到那个棕发男人敲响你的门,他的一只手是一个假肢,让你感受到了些许的害怕,所以并没有将他放入门内,只是打开了一个门缝问他有何贵干?他似乎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问道:

        “请问是◎◎小姐吗?有人让我来找你,他不好意思来敲门,就只好让我来了。(小声)以前在我面前的时候不是一个大情圣吗?怎么到现在就害羞起来了。”

        你从他的高大身影往后看,勉勉强强的看到了一个金发的人,死寂的心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你的直觉在告诉你,是他。说完后,乔瑟夫让开了一条道路,让你清晰地看到了那个人,没错,就是他!你冲出了房子,一下扑到了他的身上,“妈妈咪呀——,用得着那么激动吗?”感受到了你的热情,他笑的更开心了,“我愿意,我愿意。”你紧紧的抱着他,似乎怕他像里梦境一般消失。

        “抱歉,虽然在这个时候我打断你们不太合适,但是你们俩注意点,这里还有人的!”乔瑟夫的话像一盆冷水瞬间就浇灭了你热情,立刻松开了手跳了下来,刚想找个地缝钻起来的时候。被西撒拉住了,从新将你拉入了他的怀抱,“不用管他,他就是在嫉妒,谁叫他忘记把老婆带过来了。”说着他狠狠地瞪了一眼乔瑟夫,乔瑟夫吐了吐舌头,就转头去看风景了。你们相拥了很久,很久,像是要把之前的遗憾补回来一样。

        几个月后,你成为了齐贝林夫人,婚礼的一切都是由乔瑟夫来主持,但他确实不太理解,为什么你拒绝了用波纹泡泡运输戒指的这个想法,明明很浪漫啊?但你就是微笑的拒绝了,而且并没有说原因。


————————————————————

ps:有刀到吗?没有吧?没想到吧,是生存西!

(臭盲果,明明是你鼓动我写刀的,评论区你居然说要写糖。你这个心口不一的坏女人)

齐哥隆冬强
新婚夫夫逛超市 太悲伤了…画完...

新婚夫夫逛超市


太悲伤了…画完发现不知道啥时候吧线稿图层和背景合并了。没办法补救。快哭了。所以成品只能这样了。。。。

新婚夫夫逛超市


太悲伤了…画完发现不知道啥时候吧线稿图层和背景合并了。没办法补救。快哭了。所以成品只能这样了。。。。

木木椰_

超A的西撒!😍😍😍😍


————————————

【原文】

First Caesar fanart vs my lastest one 🤪 https://twitter.com/delichuu/status/1225410971910406145 

【译】

第一个西撒饭绘vs我的最后一个🤪

————————————

作者twitter:@⭐ d e l i ⭐@JWMADRID AH81 (@...

超A的西撒!😍😍😍😍





————————————

【原文】

First Caesar fanart vs my lastest one 🤪 https://twitter.com/delichuu/status/1225410971910406145 

【译】

第一个西撒饭绘vs我的最后一个🤪

————————————

作者twitter:@⭐ d e l i ⭐@JWMADRID AH81 (@delichuu) 

原作链接(已授权):

https://twitter.com/delichuu/status/1226189384245886976 

搬运&翻译:@木木椰_ 


🚫禁止二改、二传或商用。


❤️喜欢的宝贝们一定要记得点进上面链接去给原作点赞评论哦~~~


-


辣鸡凤宇诺
深夜画手(´-ω-...

深夜画手(´-ω-`)

画不出西撒小天使万分之一的可爱

深夜画手(´-ω-`)

画不出西撒小天使万分之一的可爱

马毛
补番完毕,开始搞jo呜呜呜

补番完毕,开始搞jo呜呜呜

补番完毕,开始搞jo呜呜呜

肆意妄想

二乔好难画呜呜呜

今天我没有鸽 不但没鸽 还超额做了龙舌兰姑娘!

二乔好难画呜呜呜

今天我没有鸽 不但没鸽 还超额做了龙舌兰姑娘!

monolonom

泡泡在月光下破碎就会变成银色的烟花

【-乔西,刀子,设定是二乔在西撒死后没有结婚。

-第一次写jojo同人,就一个备忘录狂草打出来的小小小短篇。如果打的tag或者其他有问题烦请评论区提醒我(土下座】


  -如果每一个吻都落在恰到好处的位置上,泡泡就不会破。


  -我知道。


  -可是你是如此粗俗的一个人啊jojo,硬要将所有的泡泡逐个点破才甘心。


  -因为我想看清你……

  泡泡挡着我时,我看不清你……


  为什么……...




【-乔西,刀子,设定是二乔在西撒死后没有结婚。

-第一次写jojo同人,就一个备忘录狂草打出来的小小小短篇。如果打的tag或者其他有问题烦请评论区提醒我(土下座】




  -如果每一个吻都落在恰到好处的位置上,泡泡就不会破。


  -我知道。


  -可是你是如此粗俗的一个人啊jojo,硬要将所有的泡泡逐个点破才甘心。


  -因为我想看清你……

  泡泡挡着我时,我看不清你……

  

  为什么……


  我看不清你啊,西撒……




——————




  乔瑟夫·乔斯达气鼓鼓地灌着酒,咕嘟咕嘟的声音响亮得像是饮水机在冒泡,一旁的西撒·齐贝林用指尖摩挲着酒杯的边缘,翘腿斜靠在巨大的扶手椅里,嫌弃地瞅着自己这唯一的酒友。

  jojo的红脸蛋很突兀,天知道他到底是扑了腮红还是直接拿了口红往上怼,长长的假睫毛掉了一半,好死不死地挂在他的眼角,嘴上玫红色的唇膏已经在吃肉喝酒的时候抹得只剩一圈淡淡的痕迹,要西撒说的话,那颜色还不如乔瑟夫原本的唇色好看。

  “为什么要穿女装?真是有够恶趣味啊……”

  西撒伸手勾住他七彩假发的一缕,用手指慢慢绕了起来,越绕越紧,从红色一直绕到橘色,他喜欢橘色,可这假发上所有的颜色都太过劣质土气。

  jojo不耐烦地晃着脑袋把半掉的假发甩了下来:

  “嗝叽!还、还不是为了party尽兴啊!嗝叽!我可是豁出去了哦为了这个糟糕、嗝叽、糟糕透顶的party……”

  jojo每打一个嗝,西撒都嫌弃地向后缩一点身子,可满屋子都已经是酒气氤氲的味道,他眼里也只剩下那个花花绿绿小丑似的女装男人。

  他叹了口气,向前俯身,伸手拽掉了那根碍眼的假睫毛,又去拽另外一根:

  “这你倒是没说错呢,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part。”

  “啪”

  轻轻的声响,像叶子掉入秋夜的池塘,jojo抓住他的手腕,冰凉而颤抖,不知是哪一方的冰凉,又是谁先止不住那颤抖。

  “你也觉得这是个糟糕的……嗝……party吗……西撒!”

  酒精在撞击他的大脑,乔瑟夫想到缎带,想到血,想到戒指,想到废墟和残垣,他想狠狠甩掉手里那骨节刻在他掌心的手腕,他又想永远不放开那个手腕。

  “因为……都没有人来嘛……”

  西撒歪着头笑了,他浓密的睫毛在昏暗的灯光下投下闪烁的阴影,连在他脸颊旁的倒三角纹样上就好像是干枯数日的泪痕。

  他为什么笑着,却像哭一样。

  乔瑟夫没来由地感到生气。

  他气他笑,又气他笑得像哭一样。

  终是放开了他的手腕,赌气似的一甩,乔瑟夫转头看向自己整整装扮了三天的房间,每一朵花都是他亲手挑选修剪的,每一块餐巾都是他学着去折的,每一个藏着惊喜的细节都被他来来回回打磨了不知多少遍——包括从巨大蛋糕盒子里走出的女装大佬。

  他本来去学了舞。

  他知道他穿着裙子跳舞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笑,只有那个人不会,那个人会半羞恼半嫌恶地看着他……但是他会一直看着他……因为他跳得很好,因为他是为了他而学的。

  因为他会在最后走下那摆着盒子的舞台,走向他,邀请他共舞。

  但是所有的惊喜,都化作了泡影。

  发出的请柬有那么厚一摞,上面细细写明了邀请他们共同认识的人来参加西撒·安德里欧·齐贝林二十六岁的生日。

  可是没有人来。

  所有准备的高脚杯都还放在桌子上,叠好的餐巾苍白如布景里一块坏死的阴影,所有本该被拉开的礼花都扔在隔壁房间的地板上。

  舞娘从蛋糕盒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只有寿星一个人站在房间里看他。


  这样无人问津的派对,又是举办的第几年了?


  乔瑟夫不想去回忆。也没有必要回忆。


  他会一直办下去,他是他的舞者,是他的观众,是他的酒友,是他一生一世的惊喜。


  “你快去洗脸吧,jojo,顺便把衣服换了,看着你这衬裙我都嫌胸闷。”

  西撒小口呷着酒,桌子下面的脚踢了踢那人被酒污了的裙摆,

  “太脏了,真是太脏了。”

  “哈?!我脏?我脏?!”

  乔瑟夫怒而抓住那人踢过来的脚腕,狠狠一拽,西撒从扶手椅里滑下来一截,浓妆艳抹的鬼脸就怒气冲冲地挨了过来,

  “你以为我辛辛苦苦忙了三天是为了什么啊,瞧瞧我这粉都盖不住的黑眼圈,再瞧瞧我这为了学这个舞磕青了的下巴颏……”


  太近了。


  西撒没有看见他的黑眼圈,也没有看见他估计三秒就愈合了的淤青。

  但他看见了乔瑟夫眼睛里的光。

  像是一滩起了波澜的湖水,溢满了不知多少个晴夜里的月光,再多一游丝般的风都不可以,那风刚一触波澜,水和光就齐齐溢了出来。


  “jojo……你哭了……”


  西撒的声音很轻,他们俩的脸离得这么近,他的声音轻轻随着呼吸扑到乔瑟夫的鼻尖,随着那颗浑浊的泪一起滴落。


  “我没有。”


  “来玩游戏吧?”

  他不想看他哭,他怎么会想看他哭。


  泡泡在房间中漂浮而起,西撒推开那个抓着自己脚踝的男人,轻飘飘到了房间那头:

  “你不要碰到泡泡,碰到就算输了。”

  

  “那怎么算赢呢?”

  

  “不碰到泡泡,碰到我。”


  “哈哈哈哈………不碰到泡泡……碰到你……西撒……西撒哟……这是什么过分简单的小孩子游戏?你也太小看我乔瑟夫·乔斯达了吧!”

  他起身,扯掉碍事的裙摆扔向一边,他绕过所有斑斓的泡泡,每一个泡泡里都映着那个人颠倒的身影。

  他走向他,就像在跳舞。


  刹那间所有的灯都灭了。


  只有窗外的月光跳过了雕花的窗栏,在泡泡之间游动。

  

  他吻向他的额头。

  轻得连他眸子之中的湖水都没有晃动。


  “我赢了?”

  

  “还没有……”

  西撒在月光中的笑是那么好看,乔瑟夫恍然间看见他额边插着的洁白羽毛随着他唇角的弧度而生长。

  翅膀会带着他离开。

  他会离开?

  不行……

  不能让他离开……

  乔瑟夫不再去躲闪那些挡在中间的泡沫,他双手拽住他的肩膀就拉他入怀。

  可这个动作好漫长。


  “如果你绕开所有的泡泡吻我……那每一个吻就都将恰到好处……可你这家伙,把泡泡都弄破了呢……jojo……”


  西撒笑着。


  泡泡一个接一个碎裂,碎开的水珠里分裂出晶莹的月光,是月光与泡沫水的烟花,无声地在二人身边环绕的庆典。

  像一场冰冷而热烈的喜宴。


  乔瑟夫的眼前模糊了,他开始一遍遍唤那个名字,一遍遍唤。

  怀抱中空得仿佛冬天无人的原野上刮过的风。


  “明年……不要再这么做了……答应我……好吗……你该……向前看了……”


  最后一个泡泡也破了。

  在他的怀里绽开最后一朵擦了月色的银色烟花。

  湖水还是溢出来了,滴落在黑暗中辨不出颜色的地板上。


  生日快乐,

  来年见。

  

  

橘大锅从来不骗人

重新涂了一下这个西撒!

p2是稍微玩了一下live2d,bug好多😢

重新涂了一下这个西撒!

p2是稍微玩了一下live2d,bug好多😢

_波纹泡泡基_

人类乔x精灵西

是之前提问箱的点图,因为图力不够画不出很多想看的互动,所以还拉了亲友@销 写文 我已经准备好裤裆爆炸了 小方加油!!

人类乔x精灵西

是之前提问箱的点图,因为图力不够画不出很多想看的互动,所以还拉了亲友@销 写文 我已经准备好裤裆爆炸了 小方加油!!

✨🍓草莓星雲🍓✨
意思意思瞎摸個草稿…… 上色隨...

意思意思瞎摸個草稿……

上色隨緣tttt

人體錯了……我自錘1000000下[目 空]

意思意思瞎摸個草稿……

上色隨緣tttt

人體錯了……我自錘1000000下[目 空]

菊良菊影

天上的星星真多啊 西撒 你是哪一颗呢...?

(是你身边那颗啊小傻子....)

二乔真的是我全剧唯二最喜欢最心疼的人之一了 他明明这么好呜呜呜呜呜呜

天上的星星真多啊 西撒 你是哪一颗呢...?

(是你身边那颗啊小傻子....)

二乔真的是我全剧唯二最喜欢最心疼的人之一了 他明明这么好呜呜呜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