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方文学

1602浏览    56参与
少凡好颜艺

为什么西方小说中身世坎坷的儿子都要拥有一双母亲的眼睛,哈利波特是,牛虻是,就连秘密花园里的Colin也是

为什么西方小说中身世坎坷的儿子都要拥有一双母亲的眼睛,哈利波特是,牛虻是,就连秘密花园里的Colin也是

剑行

从卡夫卡到昆德拉

270

事物可能是熟悉的,但叙事方式、观察角度却可以使它陌生。我们对待恋人和婚姻伴侣也应该如此。我认为这种陌生化的艺术值得学习。


275

最后我们可以说,追问到底是想象还是真实,其实是一个假问题,伪问题。而在本质上,小说就是虚构的产物,尽管它可能有现实依据。马尔克斯强调他写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这并没有错,但正是他反复谈到的俏姑娘升天这一细节充分暴露了小说的想象的逻辑,而“现实”(必须是强调是加了引号的)则更是文本中的现实,是小说的现实。


305-306

在马尔克斯的笔下,马孔多其实是一个落后、封闭、被现代历史遗忘的、边缘化的后发展国家和地域...

270

事物可能是熟悉的,但叙事方式、观察角度却可以使它陌生。我们对待恋人和婚姻伴侣也应该如此。我认为这种陌生化的艺术值得学习。


275

最后我们可以说,追问到底是想象还是真实,其实是一个假问题,伪问题。而在本质上,小说就是虚构的产物,尽管它可能有现实依据。马尔克斯强调他写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这并没有错,但正是他反复谈到的俏姑娘升天这一细节充分暴露了小说的想象的逻辑,而“现实”(必须是强调是加了引号的)则更是文本中的现实,是小说的现实。


305-306

在马尔克斯的笔下,马孔多其实是一个落后、封闭、被现代历史遗忘的、边缘化的后发展国家和地域的象征和缩影。虽然小说一开始就写到磁铁、冰这些发明,是现代性因素的象征,也写了准现代的香蕉种植园。但这些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马孔多的历史命运,统治马孔多的仍是魔幻的现实和具有神话和原型色彩的原始生活形态。这种魔幻现实主义最终与整个拉美大陆的孤独感联系在一起,揭示的是一个孤独、落后的大陆。但是悖论恰恰隐含其中。马孔多人真的感到孤独吗?是谁赋予了马孔多人以孤独感?这种拉丁美洲的孤独来源于何处?可以看出,这与后殖民时代的文化理念密切相关。一方面,马尔克斯正是站在拉美民族立场上才发现了被民族被殖民被奴役最终却仍然被现代历史遗弃的宿命。但另一方面,他之所以洞见了“孤独”,又恰恰是因为他是站在西方的现代性——现代历史的角度,才会有这种“孤独”的感受。孤独感在本质上来源于“他者”的关照视角和眼光。这一视角隐含在了现代性的尺度和西方文化的参照。所以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也就发现了它的“孤独”。但在他发现之前,美洲土著本来活得好好的,根本谈不上什么孤独不孤独。所以所谓“拉丁美洲的孤独”也可以看做是全球化时代后殖民话语的一种体现。这一点恐怕是马尔克斯本人没有意识到的。




景寻

囚鸟 第一章

  坐落在伦敦郊区的布切威尔·卡佩公爵的府邸将要迎来一件大事,那就是于这个月的第三个星期四迎娶法兰西皇室的弗朗西斯娜·琳公主。

  仆人们的脸上都挂着微笑,他们真心实意地为这位真诚善良的主人感到高兴!

  “贝蒂!不,千万不要把这条漂亮的彩带挂在这里,这样显得太庸俗了。让我想想,到底哪里才是它该呆的地方?”

  偌大的卡佩府散发着上流社会的金碧辉煌,一草一木都是卡佩家族用数代人的奋斗换来的,不久这儿将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新娘是美丽娇俏的法兰西公主。

  当全府...

  坐落在伦敦郊区的布切威尔·卡佩公爵的府邸将要迎来一件大事,那就是于这个月的第三个星期四迎娶法兰西皇室的弗朗西斯娜·琳公主。

  仆人们的脸上都挂着微笑,他们真心实意地为这位真诚善良的主人感到高兴!

  “贝蒂!不,千万不要把这条漂亮的彩带挂在这里,这样显得太庸俗了。让我想想,到底哪里才是它该呆的地方?”

  偌大的卡佩府散发着上流社会的金碧辉煌,一草一木都是卡佩家族用数代人的奋斗换来的,不久这儿将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新娘是美丽娇俏的法兰西公主。

  当全府上下的所有人都沉浸在婚礼的喜悦中时,布切威尔公爵却忧郁的看着一沓泛黄的旧相片,相片中的人已失了光彩,毫无生机,他一遍遍摩挲着相片,一遍遍发出低沉的呜咽。

  “柏莎,我的爱人,我的玩伴,我是如此的爱你以至于相思成疾。”这位痴情儿的表白时断时续,似乎是悲伤到了极点。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像一个真正的英国绅士一样用有着乳白色花纹的手绢揩了揩眼泪,走出了房门。

  这时,管家约翰跌跌撞撞地向布切威尔跑去。“公爵,公爵!‘伦敦桥倒塌了’!”(寓意为:英国的君主去世了)

  刹那间,布切威尔感觉心脏仿佛要从身体蹦出去,天啊,他亲爱的爱德华舅舅死了!布切威尔没有了依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口水直流,瞪圆了眼睛,身体不住地抽搐,好像得了癫痫。

  约翰见状连忙扶起了他,大叫道:“快来人,公爵先生晕倒了,快把彼得罗夫医生叫来!”

  与此同时,年仅十八岁的维多利亚公主听到叔父去世的噩耗后并没有像她的表哥那般疯狂,这个年轻的小姑娘只是用悲伤的眼睛注视着来通知她消息的大臣,仿佛在确认真假。她为她那可怜的叔父做了个简单的祷告,随后便由女仆梳妆打扮,一个小时后,她就是英国的女王了。

  她的母亲维克多利亚欣喜若狂,毕竟她现在完成了父亲的遗志,成为了君主。维克多利亚拥抱她,亲吻着她的脸颊和手背,泪如雨下:“我的孩子,亲爱的维多利亚,你终于成为了女王,你父亲的在天之灵也能得到安息了。”

  维多利亚淡淡的回应:“母亲,我应该去议事厅了。”

  维克多利亚,爱德华公爵的遗孀震惊地看向她,撕心裂肺地质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女儿,我唯一的心血,你难道不愿意让我陪你去议事厅吗?!”

  “是的,母亲,我已经成年了,不需要你的幼稚的陪伴了。”维多利亚没有退缩,平视着维克多利亚。二人对峙了片刻,终是以母亲的失败告终,“好吧,随你的便,亚历山德丽娜·维多利亚,我不会再管你了,你一定很开心吧?在登基的第一天就与你的母亲决裂,多么可笑啊!”

  说完,她便离开了房间。

  维多利亚压抑住心里战胜母亲的雀跃,穿着盛大的华服,踩着缀满了金丝的鞋子,还有一颗紫色的珍珠随着步伐的变化一摇一摆。

  她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进了议事厅,内阁大臣们,王公贵族们齐聚在这里,睁着他们或睿智或精明的眼睛看着个子小小的维多利亚,质疑的目光从未停歇。

  议事厅古朴庄严,以圣白色为主,维多利亚在心里打了个怵,但很快又放松了起来,泰然自若的宣誓让老臣们接纳了她,认可了她的实力,承认了她的地位。因为她看见他们眼中的质疑已经变成了忠诚和慈爱。

  

  

  

美卷年年

《寻归荒野》

(某宝链接)

程虹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1年1版1印

32开

277页

ISBN:7108015684

图片实拍

全场满5件包邮

20210525  12:09

《寻归荒野》

(某宝链接)

程虹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1年1版1印

32开

277页

ISBN:7108015684

图片实拍

全场满5件包邮

20210525  12:09

是只兔子

受到乌托邦声音的迷惑,他们拼命挤进天堂的大门,但当大门在身后砰然关上时,他们却发现自己是在地狱里。这样的时刻使我感到,历史总是喜欢开怀大笑的。 ——米兰·昆德拉

受到乌托邦声音的迷惑,他们拼命挤进天堂的大门,但当大门在身后砰然关上时,他们却发现自己是在地狱里。这样的时刻使我感到,历史总是喜欢开怀大笑的。 ——米兰·昆德拉

Dies irae

   ......为神魔从安古兰末到巴黎,全法兰西都知道你很难追,反思一下自己。


 《献给她》为巴尔扎克的长篇小说《幻灭》中的男主角吕西安献给追求对象的情诗,以天使长米迦勒喻追求对象娜依斯所以有些词句不要按字面意思理解成写给天使长的小黄诗。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时期好用“天使”“天使长”这些字眼歌颂妇女,另一个示例见P5(同样出自巴尔扎克的 《亚尔培·萨戈龙》)


   ......为神魔从安古兰末到巴黎,全法兰西都知道你很难追,反思一下自己。


 《献给她》为巴尔扎克的长篇小说《幻灭》中的男主角吕西安献给追求对象的情诗,以天使长米迦勒喻追求对象娜依斯所以有些词句不要按字面意思理解成写给天使长的小黄诗。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时期好用“天使”“天使长”这些字眼歌颂妇女,另一个示例见P5(同样出自巴尔扎克的 《亚尔培·萨戈龙》)


Dies irae

“得胜的米迦勒在窗的正中,


挥舞着手中的红色十字架,


把自大的叛道者踏在脚下。


月光吻着那神圣的玻璃窗,


把血渍似的影子投在地上。”


         ——(英)司各特 《末代行吟诗人之歌》


“得胜的米迦勒在窗的正中,


挥舞着手中的红色十字架,


把自大的叛道者踏在脚下。


月光吻着那神圣的玻璃窗,


把血渍似的影子投在地上。”



         ——(英)司各特 《末代行吟诗人之歌》


双珥prpr

在一切有理智、有灵性的生物当中,我们女人算是最不幸的。首先,我们得用重金争购一个丈夫,他反会变成我们的主人;但是,如果不去购买丈夫,那又是更可悲的事。而最重要的后果还要看我们得到的,是一个好丈夫,还是一个坏家伙。


——《美狄亚》

在一切有理智、有灵性的生物当中,我们女人算是最不幸的。首先,我们得用重金争购一个丈夫,他反会变成我们的主人;但是,如果不去购买丈夫,那又是更可悲的事。而最重要的后果还要看我们得到的,是一个好丈夫,还是一个坏家伙。


——《美狄亚》

狼草Jazzi

维特自戏——今天,是我的生日

快告诉我怎么了?今天早上我打算到小镇上去走走,我还穿着自己最喜欢的那套衣服,套上靴子,这才突然想起今天是我生日。生日!尽管每个人每一年才经历一次,但我们似乎都不觉得这个词很遥远。绿蒂和阿尔贝特送的那条丝带还在我身上,那是我最喜欢的生日礼物。


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去亲吻这块电子屏幕的想法,为着有人在为我祝福——那些年轻的朋友们!


夏天就快要过去了。四季的车轮又往前一格,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回去了。虽然每一个同样的季节都会还到来,但同样的人你再也不会遇到了。如果有人在初春的时候过生日,他应该是最感到幸福的,可我呢,总活在一种即将被绞死前一晚的错觉里。我真不应该这样感情用事,可人要是不懂得...

快告诉我怎么了?今天早上我打算到小镇上去走走,我还穿着自己最喜欢的那套衣服,套上靴子,这才突然想起今天是我生日。生日!尽管每个人每一年才经历一次,但我们似乎都不觉得这个词很遥远。绿蒂和阿尔贝特送的那条丝带还在我身上,那是我最喜欢的生日礼物。


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去亲吻这块电子屏幕的想法,为着有人在为我祝福——那些年轻的朋友们!


夏天就快要过去了。四季的车轮又往前一格,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回去了。虽然每一个同样的季节都会还到来,但同样的人你再也不会遇到了。如果有人在初春的时候过生日,他应该是最感到幸福的,可我呢,总活在一种即将被绞死前一晚的错觉里。我真不应该这样感情用事,可人要是不懂得表达,那就跟高烧不退是一个道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那些河堤上被不满冲击出来的裂纹,人体血液在你怒气冲天的时候迸发,然后调节你的体温。


我已经决定在LOFTER定居下来,这儿一切都还好,朋友,你了解我,我遇到了一些人,他们看起来都很喜欢我。就这么定了吧!要是我继续我的旅途,我爱的人们就不知道到哪儿找我了。


时间到!我真该多去逛逛,该说再见了。



(皮下:给维特的生贺,我祝他生日快乐。b)

狼草Jazzi

维特自戏——您好,我是维特

今天早上,我别提有多激动,朋友!要是你能来看看,我发现那样多的人愿意理解我——至少是试着去理解吧,但这些亲爱的人都是满怀着善意,只给我们带来欢乐。所有人相爱如兄弟一般,到那时我该多么幸福哇!


人生如梦,很多事情难以控制,那么,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身边的人快乐。感谢Jazzi邀请我来到LOFTER——我实在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了,但却无端地想到一些令人安心的住宅——要是我和年轻人们呆在一起,也许还能得到成为一名诗人的资格,否则我就带上那一套荷马的著作,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自己冷静一会儿,我想我需要在这里寻找那样一个地方。


目前一切都好,只是有些事情我还有点难以理解。真希望我的朋友...

今天早上,我别提有多激动,朋友!要是你能来看看,我发现那样多的人愿意理解我——至少是试着去理解吧,但这些亲爱的人都是满怀着善意,只给我们带来欢乐。所有人相爱如兄弟一般,到那时我该多么幸福哇!


人生如梦,很多事情难以控制,那么,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身边的人快乐。感谢Jazzi邀请我来到LOFTER——我实在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了,但却无端地想到一些令人安心的住宅——要是我和年轻人们呆在一起,也许还能得到成为一名诗人的资格,否则我就带上那一套荷马的著作,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自己冷静一会儿,我想我需要在这里寻找那样一个地方。


目前一切都好,只是有些事情我还有点难以理解。真希望我的朋友们也能来。不过,我也很乐意去认识这里的人,他们有我很敬佩的地方。



(皮下:我就喜欢语C名著角色,维特是我的初恋情人,是我最爱的人。不开小号是因为手机内存的原因,没有qq可用。有没有绿蒂小姐和我这个可怜人对戏?b)

画我

〔札记〕中国人的性格 作者:【美】阿瑟·史密斯 译者:鹤泉

很久以前就知道这本书的存在,直到前两天看视频的时候,才突然产生了看这本书的兴趣。

于是找来了电子版,开始看了起来

翻译的很好,全文非常流畅,作者的例子更加形象生动,而且很有说服力

撇开许多历史的局限性,大部分都很有道理

这里行间可以看出作者确实在中国生活了很久,尽量客观,不带歧视的描绘中国人的生活性格。我想这是这本书在全世界范围内广受欢迎,包括中国也不反感的原因吧!

对面子的解释很有意思,说是中国人对戏剧的普遍狂热,导致了中国有一种戏剧型人格。这个观点很独特,仔细回想,我觉得他我居然觉得他说的对。

文章结尾,作者认为基督教才能拯救中国,在现代看来是比较可笑的一件事情,但确实说明了西...

很久以前就知道这本书的存在,直到前两天看视频的时候,才突然产生了看这本书的兴趣。

于是找来了电子版,开始看了起来

翻译的很好,全文非常流畅,作者的例子更加形象生动,而且很有说服力

撇开许多历史的局限性,大部分都很有道理

这里行间可以看出作者确实在中国生活了很久,尽量客观,不带歧视的描绘中国人的生活性格。我想这是这本书在全世界范围内广受欢迎,包括中国也不反感的原因吧!

对面子的解释很有意思,说是中国人对戏剧的普遍狂热,导致了中国有一种戏剧型人格。这个观点很独特,仔细回想,我觉得他我居然觉得他说的对。

文章结尾,作者认为基督教才能拯救中国,在现代看来是比较可笑的一件事情,但确实说明了西方普遍的观点

他们无法接受我们的多神论,泛神论和无神论。我们也弄不懂为什么西方国家会对一个看不见,摸不着,从来没有显示过神迹的上帝如此信任。

他们无法理解我们为什么认为所有的宗教都可以和平共处。我们也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会认为宗教信仰之间无法共处。这就是文化的冲突

其中最让我心有恻忍的,就是描述晚清时期人们生活的现状,痛苦麻木,无论是女人。小孩儿还是能都活的无比的痛苦,然而,他们正如鲁迅所说,他们无滋无畏的活着,并不感觉到痛苦,活成了作者眼中的乐观。

鲁迅说人们生活在一个铁屋子里面,睡着了,他们并不感觉痛苦,而其中一个人醒了,大声嚷嚷,把那些睡着的人喊醒了,竟以为是对他们好吗?

鲁迅也曾怀疑过,是不是让人们继续麻木会更好一点?他也怀疑过自己写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有用,也许其实只会带去更大的痛苦。

但是抱着也许人多了,铁屋子就会被拆除的想法,鲁迅一直写了下去。

就是这许多许多先行者的努力,才造就了我们的今天,我们观看历史,铭记历史,感谢他们的付出,也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墨千色
是拜伦www 据说一开始勾搭雪...

是拜伦www

据说一开始勾搭雪莱夫人的妹妹还是朋友,后来勾搭雪莱夫人,最后勾搭了雪莱……

是个很传奇的诗人了(。)

是拜伦www

据说一开始勾搭雪莱夫人的妹妹还是朋友,后来勾搭雪莱夫人,最后勾搭了雪莱……

是个很传奇的诗人了(。)

Dies irae

路米|走进拜伦《审判的幻景》

写在前面的话:CP滤镜比哈德良长城的城墙还厚,让我们一起来欣赏拜伦老师写的毫不OOC的路米同人文吧!全文下载地址见文末。


《审判的幻景》The Visison of Judgment(1822)是拜伦为讽刺桂冠诗人罗伯特骚塞的同名诗A Vision of Judgment(1821)所作。拜伦在诗中既抨击英王乔治三世对内专制对外侵略镇压革命,又嘲讽御用文人骚塞傲慢自大阿谀奉承。故事发生在天堂。乔治三世去世,正当他的灵魂在天使们的拥簇下到达天国大门前时,魔王路西法出现,意图带走国王的灵魂。接着天使长米迦勒降临。为了证明乔治三世属于......

写在前面的话:CP滤镜比哈德良长城的城墙还厚,让我们一起来欣赏拜伦老师写的毫不OOC的路米同人文吧!全文下载地址见文末。


《审判的幻景》The Visison of Judgment(1822)是拜伦为讽刺桂冠诗人罗伯特骚塞的同名诗A Vision of Judgment(1821)所作。拜伦在诗中既抨击英王乔治三世对内专制对外侵略镇压革命,又嘲讽御用文人骚塞傲慢自大阿谀奉承。故事发生在天堂。乔治三世去世,正当他的灵魂在天使们的拥簇下到达天国大门前时,魔王路西法出现,意图带走国王的灵魂。接着天使长米迦勒降临。为了证明乔治三世属于地狱,路西法召唤一大批亡灵前来作证。


  圣彼得在天国门口小憩时听到一阵巨响,在他重新入睡前被天使一翅膀糊脸,并被告知英王乔治三世到来的消息。拜伦借圣彼得之口嘲弄了一番路易十六。紧接着,乔治三世被天使队列带到天国大门前。然而,还有一位神秘的角色紧随在这光辉队伍之后。


他鼓动翅膀,仿佛是荒凉海岸上方的一片暗云

笼罩在船骸累累的沙滩上;

他的前额就像风暴席卷的大海,

激烈而难测的情思把永恒的憎恶深深地镌刻在他不朽的面庞上,

一顾一盼,就有幽冥弥漫苍穹


  路西法飞近,但因其罪恶之身,无法进入天国之门。他的到来使天使们瑟瑟发抖。(此处应有“吓得我紧紧抱住了旁边的小伙伴”表情包)


他飞近了,注视着这个大门,无法走进去

因为他是罪恶的化身;他的目光充满了非凡的仇恨,连圣徒彼得也情愿到门后藏身;


天使们此时蜷缩在一起,像小鸟看见苍鹰盘旋在高空,

每一根羽翎都在索索颤栗


虽说这些护送者对王灵格外赏光

从经典上我们知道天使是保皇党


  歌德在《浮士德》中描绘的天国地狱有如两家竞争中的公司,或许《审判的幻景》也是如此。地狱集团董事长路西法亲自到天堂集团门口拉业务的举动,惊动了正坐在办公室批阅文件的总裁米迦勒。


紧急关头,天国之门大敞


大家都知道这是米迦勒天使长,

天使长和天使们生有怎样的容貌,

几乎没有一个酸文人不曾把他们绘描,

此外祭坛上也有他们的画像,

虽然我不能说这些东西能表达,

人们对不朽精灵的内心想象,

还是让鉴赏家们去把它们评论。

米迦勒拍翼而出,慈辉与荣光相交映


在众多天使中他堪称第一人,

代表着上帝,但傲慢之气

从未在他神圣的胸怀中滋长,

心无旁念

只知鞠躬尽瘁为天主效力,

自知只不过代上帝执掌天堂


  拜伦老师一出手,果真不同凡响。


即使这有多么光荣和高尚;——

他面对阴阴沉默的精灵

彼此相知;不论善与恶

谁也不能忘却,尽管各自掌权

昨日的朋友与未来的仇敌,

眼中都饱含着悔恨与高傲,

仿佛出于天意,而又并非情愿,

他们把永恒化作战斗之年,

并且把天界变为他们的前线


  短暂地回顾了这段信息量巨大的天国往事后,公事还是要谈的。原来天国门前是一片中立区,在这里决定灵魂是上天堂与下地狱。或许人类的守护天使和诱惑人类下地狱的恶魔们常常在此争辩,决定业务归哪家公司灵魂归于何处。


这里是中立区,有如东方的阴阳界,

死神之伟业在这里引起争辩,

决定亡灵是入天国还是归撒旦。

米迦勒与对手都礼貌周全,

光明与黑暗这两位主管

没有拥抱亲吻,

却相互交换了庄重雍容的眼神


  拜伦老师太会了。拥抱亲吻大概是天国地狱通行的见面礼吧!看起来路西法和米迦勒就算反目了关系也没有破裂,两人开始热络地聊天,不,谈公事。米迦勒表示,只要有充足的理由,路西法就可以把人带走,反之则要留下。路西法回言,乔治三世虽靠不近酒色和持家端方而获米迦勒爱宠,可他对向往自由的个人和民族所造成的灾难却足以证明,乔治三世正是撒旦的信徒,还请米迦勒擦亮眼睛,不要被这个暴君蒙骗。为了证明这一点,路西法立刻搅动风云,召唤天地间的游魂大军前来。



撒旦转身挥动他黝黑的手掌,

万里风暴,搅动周天的乌云,

掌心的闪电远到难以想象的地方,

在我们的上空虽然偶尔也会碰到


  弥尔顿在《失乐园》中所写的恶魔大军的攻城炮又一次被提到。


震撼山岳和海洋,那是恶魔的雷霆

所有行星——还有地狱如重炮齐鸣

弥尔顿的诗篇中证明,

这就是撒旦当年最杰出的发明


  米迦勒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排场镇住了(路西法表示自己出手必须要有排面)。或许是不想把事搞大,米迦勒立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好言相劝。


  先安抚一下:


于是他对撒旦说:“好朋友——怎么了,

我确实把你看作自己的老知交,

虽然党派不同使我们疏于往来,

可是我们之间没有个人争吵。”


  再提出要求:


“哦,亲爱的路西法,别乱讲!

我向你要求证人,但绝不是

要你把半个人间与地狱都搬来;

那岂非多余?只要有两个

诚实而利落的证人就可以,

你我何必把时间浪费在呆呆地听原告和被告?

如果那样

我们的永恒会更加漫长。”


  这么熟练,你到底交涉过几次了啊,米迦勒?我猜路西法大概漏听了中间这句“你知道我对你十分尊重,因此我为你做错事而感到惋惜”。路西法说他根本不在乎乔治三世的灵魂,只是考虑到程序(夭寿,遵纪守法路西法),才在天国门前与米迦勒争论。


撒旦答:“这事对我个人讲

本就无所谓,如他这样的灵魂

我轻而易举可以找五十个,

能比他好得多,而且不用劳神;

我不过考虑程序,

才为这死去的国王与你争论,

你们其实怎么处理他都行,

天知道,我掌管的国王已经不少!”


  路西法听从米迦勒的建议,从挤满会场外的亡灵中挑出两位作为证人。第一位是威尔克斯,他讥讽乔治三世的行为“对于国王不算稀奇。”第二位化名为玖涅斯的证人则痛骂“我爱自己的国家,恨这个国王!”听证会被突然打断,恶魔阿斯蒙蒂斯扛着一个人进来了。


此时忽听一阵‘让路”的喊声

居然没有一个幽灵肯动一动

连推带挤,终于从鬼魂夹缝里,

由负责警卫的天使协助,

恶魔阿斯蒙蒂斯走进围圈中,

此次旅行也真使他辛苦。

当他把重负放下时,米迦勒叫道:“

他不是鬼魂?怎么回事?”


  原来阿斯蒙蒂斯趁着骚塞的妻子在喝茶,把骚塞掳到天堂门前参加听证会。阿斯蒙蒂斯进场还靠警卫天使协助,看来两家公司并没有势同水火。

  《揭秘黑心资本家路西法的真面目!色欲魔王竟搬砖!》

  《惊!阿斯蒙蒂斯强抢中年男子为哪般?》

  阿斯蒙蒂斯送出第一波嘲讽:


阿斯蒙蒂斯叫道:“他预见到你们现在进行的公务,

就使劲滥写,好像成了命运女神的秘书

要是让这么一个蠢驴开口胡说,

谁知道他用什么话玷污神灵的耳朵?”


  感觉有被扎心。但米迦勒认为不管对谁都要一视同仁。


“让我们听他讲一讲吧”米迦勒道,

“你知道,我们对他也得讲公道。”


  在米迦勒的许可下骚塞开始了他的表演。


他开始咳嗽、清喉咙、哼哼哈哈,

把嗓门拉到那可怕的音调


  因为骚塞的作品实在太雷,天使、恶魔与幽灵们发出一片嘘声,喧闹不已,米迦勒不得不通过吹响号角来维持会场秩序。骚塞对此一无所觉,兴致勃勃地转向路西法,表明自己想要为路西法撰写一部精彩绝伦打脸光明阵营的生平传记,希望魔王可以提供第一手资料。


Here turning round to Satan,'Sir, I'm ready to write yours,

In two octavo volumes, nicely bound,

With notes and preface, all that most allures

The pious purchaser; and there's no ground

For fear, for I can choose my own reviews:

So let me have the proper documents,

That I may add you to my other saints.'


  ......真是路西法听了都沉默。魔王以嘲讽的语气拒绝了热情粉丝骚塞的提议,还顺手cue了一下米迦勒(米迦勒:在?为什么要对雷文作者提我?)。


Satan bow'd,and was silent.

'Well, if you, 

With amiable modesty, decline

My offer, what says Michael? There are few

Whose memoirs could be render'd more divine.

Mine is a pen of all work; not so new

As it once was, but I would make you shine

Like your own trumpet.By the way, my own

Has more of brass in it, and it as well blown.'


  骚塞充耳不闻,反而掏出了自己写的《审判的幻影》,想让天使恶魔与亡灵们评判评判。当他念到第四行时,大家终于受不了了,连米迦勒都被雷走。天使长抗雷指数有待提高。


天使们堵住了耳朵,振翅高飞

魔鬼们被闹昏,嗥叫,冲下地狱

众幽灵,鬼声啾啾,向自己的领地逃逸


米迦勒想仰仗自己的号角避难,谁知

看哪!他牙齿发酸,有口难吹!


  明明在现场却一直神隐的另一位重要角色圣彼得终于出现(彼得:这一大群天使恶魔幽灵是搁这儿唱相声呢?),反手一钥匙就把造雷诗人掀翻了,世界清静了。


Saint Peter, who has hitherto been known

For an impetuous saint, upraised his keys,

And at the fifth line knock'd the poet down


  彼得不愧是你!至于差点被大家遗忘的乔治三世?他趁乱进了天堂,或成最大赢家。


  总而言之,拜伦写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写雷文!因为雷文会把天使们雷跑。当然,如果你写的够雷,虽然天使不会来救你,但恶魔也不敢靠近。大家都学会了吗?


《审判的幻景》pdf英文版:https://pan.baidu.com/s/1IdwiXC7cz4vSeMfuzGO1kQ 提取码:9c4r


部分中文翻译阅读:戳这里 


——————————————————————


番外:


圣彼得竟然能一钥匙把人撂倒,让人不得不怀疑天国的钥匙其实长这样:

(图为美少女战士里的冥王雪奈)

null


言一笺

茨维格|一些短篇小说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我同时还要担心母亲的怀疑,心里紧张得要死,只要你出现在门前,我的心就会跳个不停。可是你却感受不到我的心情,就如同你口袋里的怀表,你无法察觉到它紧绷的发条。我心里的发条在为你的到来暗数着时间,用你感受不到的情绪陪你游走,你在漫长的岁月里只往那看过一眼,那一眼还很匆忙。


《象棋的故事》


“不得不说,太容易取得的荣耀确实会让一个空无一物的脑子变得狂热起来。”


一旦他觉得正在交谈的这个人满腹经纶,他便不肯敞开心扉,无形中筑起一道墙在两人周围,就像蜗牛碰到危险缩进壳里那样;...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我同时还要担心母亲的怀疑,心里紧张得要死,只要你出现在门前,我的心就会跳个不停。可是你却感受不到我的心情,就如同你口袋里的怀表,你无法察觉到它紧绷的发条。我心里的发条在为你的到来暗数着时间,用你感受不到的情绪陪你游走,你在漫长的岁月里只往那看过一眼,那一眼还很匆忙。

 


《象棋的故事》

 

“不得不说,太容易取得的荣耀确实会让一个空无一物的脑子变得狂热起来。”

 

 

一旦他觉得正在交谈的这个人满腹经纶,他便不肯敞开心扉,无形中筑起一道墙在两人周围,就像蜗牛碰到危险缩进壳里那样;

 

 

其实它也算得上是一门艺术,或者一门科学,或者是综合了这两方面知识的一门学科,就好比穆罕默德的棺木,悬浮在天和地的中间。它蕴含了各个领域的知识,没有别的东西能和它相比:你可以说它历史悠久,也可以说它是个新兴事物;它的规则一板一眼,容不得改变,但需要想象力作为发挥的基础;它只能在狭小的空间里活动,但却有无穷的技巧;它并不是一成不变,但永远也没有终点;它让人无休止地探索,但答案未必会出现,就像一栋没有实体的房子、一张空白的答卷、一种虚无的艺术。

 

 

好比书店的店员向我们推荐一本情节漏洞百出的侦探小说,我们根本不会翻上几页看看内容,直接就把书搁在柜台上,琴多维克从棋盘边走开,走到吸烟室外面。

 

 

他没有开口介绍自己——这仿佛已经在对我们说:你们都认识我,知道我是谁,不过我不认识你们,也没兴趣认识你们。

 

 

他的脸涨得通红,连头发根部都是如此,鼻孔因为愤怒而张得老大,额头上挂满了大颗大颗的汗水,下巴因为鼓着气而朝前突出了些,嘴唇被牙齿咬得死死的,在下巴和嘴唇之间,一条深壑般的皱纹横在那里。

 

 

在他说完的一瞬间,吸烟室里静得可怕。浪涛翻涌的声音,旁边的休息室里的收音机正播放着爵士舞曲,上层甲板上旅客们散步的声音,还有微风从窗缝里挤进来的声音,如此真切地传进众人耳朵里。

 

 

趁此机会,我开始细细地打量他。他瘦削的脑袋下枕着枕头,神情看起来有些疲惫。我突然发觉他并没有多大的年纪,但那张脸却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两边的头发也都花白了。

 

 

按理说,思想是不受控制的,没有形状没有实体,但它也需要一个能让它集中起来的东西,否则它们就会四处游荡,毫无意义地到处乱闯,总有一天它们会因为空虚和寂寞而变得疯狂起来。

 

 

一些极微小但很明显的事情让我发觉自己的精神濒临崩溃。在最开始的几次审讯中,我还能吐字清晰、思维清楚地回答问题,还会思考、会斟酌,我的思想是正常的,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越到后面,我的思绪越乱,连一句简单的话都不能顺畅地说出来,

 

 

但我没有灰心丧气,等待虽然漫长又痛苦,可我依旧感到快乐,大厅和我的房间比起来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它的面积比较大,有两扇窗户,而我那里只有一扇,这里没有床,没有脸盆,窗户框上也没有裂痕,而我房里的那条裂痕不知被我看过多少遍。房门的颜色也有区别,墙边放着沙发,一个文件柜摆在左边,房里还有一个衣架,上面挂着几件浸了水的军大衣,就是审讯我的人穿的那种衣服。这么多物件,足够我在等待的时间里仔细观察了,我的眼睛一点一点从这些物件上滑过,不放过任何一点小角落。大衣的每条褶皱都被我细细看过,在一件大衣的领子上,有一颗水珠挂在那里,当我看到这颗水珠的时候,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恐怕您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有些幼稚和可笑,但我却很认真地看着,期盼着它从衣领上滑下来,要不然它就会挂在那儿不动,顽强地战胜了地球引力——我好几分钟没有出气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水珠,似乎我的生命就系在它的落下或停留之中。终于,这颗水珠从衣领上滑下来了,接着我开始数衣服上的纽扣数,第一件有八颗纽扣,第二件也是如此,第三件有十颗纽扣;随后我又开始研究几件大衣的领子:我简直像个饿了好多天的人,眼睛发出红光,饥不择食地用眼神在衣领上扫来扫去,仔细甚至苛刻地比较每个衣领细微的不同之处。

 

 

在被囚禁的四个月里,我从没看过任何书籍,一本书有很多页,一页有很多行字,很多很多行字,一本书对我来说多么新奇,里面有很多趣闻,可以让我混乱的思绪停下来,可以思考很多新鲜的问题,可以产生丰富的联想,还能把它们背下来,光是想到这里有一本书,就已经让我异常兴奋,整颗心都被幸福包围着。我死死地看着那个鼓成方形的口袋,眼睛就像被施了魔法似的挪不开,书就在里面,唾手可得。这个角落不算显眼,我那双快要冒出火花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似乎要把大衣口袋烧出一个洞来。我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慢慢地坚定地往大衣那边挪去。就算得不到、看不到,摸一摸也好,哪怕是隔着大衣,这个想法刚从脑海中冒出来,就惹得我的手指连带手指甲都神经质地抽搐着。我自己都没察觉身体已经和墙壁贴得很近。

 

 

真的是一本书!是书!顿时我心里便生出一个恐怖的想法:把它偷过来!要是真的偷了来,以后在房间里就不会寂寞了,我要用慢得不能再慢的速度看这本书,这是我四个月以来第一次摸到书!因为这个想法太大胆太恐惧,我就像吃下了一味毒药,立刻毒性发作:只在一瞬间,我的耳边就响起轰鸣的声音,心跳变得异常快速,两只手仿佛握着冰块,冻得麻木了。

 

 

我有大把的时间来做这些琐碎又复杂的事情,大概世界上只有被囚禁的我才会如此消遣吧,时间对我而言只是一种负担。在虚无的房间里,我练就了无穷的耐力,加上对新鲜事物的疯狂渴望,我丝毫不觉得有多么枯燥和乏味。

 

 

最开始觉得费解的那些字母和数字,A1、A12、C7、C8等等,现在全部成为一个个具体的棋子,站在各自的位置上。哪怕只让我知道代表位置的符号,我也可以构思出整盘棋的走向,如此难以达到的境界我竟然已经身临其中,就好像一个优秀的音乐家,随随便便瞄一眼乐谱,便可以把所有声部的音乐与和声听得清清楚楚。

 

 

这一百五十局名家棋谱就像一件利刃,把虚无的幻境粉碎,让时间和空间重新回归。

 

 

要想在脑子里拥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思想,首先要让自己的思想分裂开来,就像一个抽屉,想用的时候拉开,不用的时候就关上。自己和自己对弈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好比你永远超越不了自己的影子。 

 

 

现在的我唯一想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在被囚禁的时候所做的事情是否和象棋有关,还是我早已陷入疯癫的状态,一切都是虚构出来的,因此我对这次比赛有些期待,又有些好奇,便没有拒绝你的邀请,那时的我就好像漂浮在一望无边的大海上,而我现在决定要做的事情则会证明当时的我是处于风平浪静的海面,还是波涛汹涌的激流中。”

 

 

一个人的精神一旦受到了剧烈刺激,他这一生都无法变得和正常人一样。

 

 

“吃不消!怎么可能?!”他大笑起来,用尖锐、恶劣的语气说,“如果速度快一点的话,刚才的时间足够我下十七盘棋!现在我首要解决的是如何让自己在这么慢的速度中不至于犯瞌睡!——行了!您走棋吧!”

 

 

这种情况犹如雷电过境,一道惨白的闪电之后,人们惴惴不安地等待着轰鸣的雷声,可雷声总也不响,每个人的心都悬在半空中,无法放松

 

 

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也不在房间里来回奔跑。眼睛呆滞,眼神涣散,虽然朝前面看着,却没有聚焦,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言辞模糊,根本听不清。

 

 

“确实很遗憾,”他显得非常大度地说,“其实他的计谋很不错。在业余棋手当中他算得上是很优秀的人了。”

 


《马来狂人》

 

我摸索着走到没有一个人的甲板上。我抬起头,只见高高的烟囱像一座塔一样阴森森地耸立着,桅杆像幽灵一样闪着微光。突然,一片奇怪、漂亮的光映入我的眼帘。夜空亮了!按常理来说,夜空应该比天空中闪闪发光的星星昏暗很多,可是此时的夜空却不是这样,它也是发光的,就好像是耀眼的光芒被一幅天鹅绒幕布遮住了一样。那些光彩熠熠的星星,只不过是一丝缝隙,只有那里才能泻出一丝光亮。那晚的天空是那样的湛蓝而又清幽。星星和月亮的光线弥漫在天际中,就像是从千变万化的天空深处燃烧起来一样,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在月光的掩映下,边缘涂满白漆的轮船在黑暗的大海中越来越清晰。这片没有边际的光亮,把锚索、帆桁以及其他一切窄长或有棱角的东西都融化了。瞭望台的窗户和桅杆的电灯,高高地散落在天空中闪闪发光的星座之间。 
南十字星座浮荡在我头顶的天空中,闪着亮光,仿佛被钻石做成的钉子钉在了那里。我知道,这不是星座在动,而是船在晃悠。这艘大船就像是一个在海里泅渡的巨人,他喘着粗气,上下起伏地在黑夜中乘风破浪。我向天空仰望,感觉这白光就像温水一样从我的头顶浇下,冲刷着我的头和肩,滋润着我的手臂,一直渗入我的内心。我的一些私心杂念猛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感到精神特别好。我轻松地呼吸着像清凉果汁一样的空气。水果的香气跟远方海岛上的香味一同进入我的身体,我简直就要醉了。我顿时产生了一种像进入梦境一样的快乐,想要让自己的身体融化在这柔美的空气中。这是我上船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美妙的感觉。我想躺下看着那白色的就像各种文字一样的星座。可是,在这个空荡荡的甲板上,根本就找不到能让人休息和思考的地方,因为不知道是谁把躺椅和沙发搬走了。 

 

 

我只看见,黑暗中有一个黑乎乎的轮廓;有时还会看到,烟斗在空中发出的一圈红光。谁也不吱声,这种沉默就像是赤道附近的空气一样,让人感到憋闷。 

 

 

义务总是要有一个底线的吧,就像是刚好在这种力不从心的时候。

 

 

黑暗中,他又停住不说了,烟斗也灭了。在这无边的死寂中,猛然间,海水拍打轮船的声音和机器低沉震动的声音撞击着我的耳膜。要不是我怕火柴猛地照亮他的脸,我真想再点燃一支香烟。他一直没有说话。

 

 

信任是以没有任何隐瞒的坦白作前提的。

 

 

于是,我踉踉跄跄地走向她正在聊天的那群人。虽然我只认识那其中不多的几个人,我还是冲着他们走去,只是为了听到她说话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战战兢兢地缩着脖子,就像是一条挨了打的狗一样,非常害怕看到她的目光。而她的目光,有时也会冰冷地扫过我的身子。在她眼中,我好像就是一条布门帘或者是轻轻流动的空气。我呆站在那里,希望她能跟我说句话,哪怕是给我一个心照不宣的暗示!我就像一块石头一样站在那里,直勾勾地看着这群闲聊的人。没有人跟我说一句话,他们应该注意到了我的神情。她看我十分可笑地杵在那,一定非常受罪。 


 

《女人和大地》

 

我偎依在椅子上,藤条柔软舒适,一种郁闷后的美妙体验蓦然席卷全身。我不再拒绝这种情愫,它不再那样折磨着我,而是慢慢地、温柔地向我贴近。我感觉我像是投进了大自然的怀抱,为了更强烈地感受到它,我闭着眼睛,什么也不去看。一种柔软光滑的感觉从四周的夜空纷纷前来,凑到我的身体上,就像水螅那样,用千百张嘴吮吸着我。我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觉得自己的力量被慢慢消解。那种拥抱着我、偎依着我、紧搂着我、吮吸着我的血液的某种东西逐渐占领了我的全身,使我不能自已。我就像一个放荡的女人,甘愿投身于这种无限温柔的快乐感觉之中。我第一次对郁闷有了这样的体验。我没有下意识地去抵制,只是坦然地把身体交给整个世界,随之一种战栗的甜蜜油然而生。这种看不见的温柔东西正抚摸着我的皮肤,慢慢地浸入到我的肌肉,使我的四肢五体变得更加轻松。这是一种奇妙的美好体验,我不再刻意抵制这种感觉。我任凭自己随着这种新的感觉到处流浪。

 

 

她就像浮在水面上的奥菲丽娅(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的主人公之一),她由于对爱情彻底绝望,最后跳水自杀。

 

 

一面闪亮的明镜高高地挂在大地的上空,远处的地平线在天际划出一道弧线,轮廓分明。天空无限高远,它和它的妻子——广袤无垠、弥漫芳香的大地——遥遥相望。昨天的天空还低沉沉地落到田野之中,使得大地尽显丰腴。但是,现在再也看不到它们约会的场景了。天和地之间有一道蓝色的深渊,不断地闪着寒光,它们就在深渊的两旁,翘首以望,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情愫,仿佛就是一对陌生人。


Chiara.viv

美狄亚 vv. 230-1; vv. 244~251

Μεδεια Euripide

[...]

πάντων δ΄ ὅσ΄ ἔστ΄ ἔμψυχα καὶ γνώμην ἔχει

γυναῖκές ἐσμεν ἀθλιώτατον φυτόν·

[...]

ἀνὴρ δ΄͵ ὅταν τοῖς ἔνδον ἄχθηται ξυνών͵

ἔξω μολὼν ἔπαυσε καρδίαν ἄσης·...

Μεδεια Euripide

[...]

πάντων δ΄ ὅσ΄ ἔστ΄ ἔμψυχα καὶ γνώμην ἔχει

γυναῖκές ἐσμεν ἀθλιώτατον φυτόν·

[...]

ἀνὴρ δ΄͵ ὅταν τοῖς ἔνδον ἄχθηται ξυνών͵

ἔξω μολὼν ἔπαυσε καρδίαν ἄσης·

[ἢ πρὸς φίλον τιν΄ ἢ πρὸς ἥλικα τραπείς·]

ἡμῖν δ΄ ἀνάγκη πρὸς μίαν ψυχὴν βλέπειν.

λέγουσι δ΄ ἡμᾶς ὡς ἀκίνδυνον βίον

ζῶμεν κατ΄ οἴκους͵ οἳ δὲ μάρνανται δορί·

κακῶς φρονοῦντες· ὡς τρὶς ἂν παρ΄ ἀσπίδα

στῆναι θέλοιμ΄ ἂν μᾶλλον ἢ τεκεῖν ἅπαξ.

[...]


Medea Euripide

[...]

Tra tutti gli esseri che hanno spirito e mente,

Noi donne siamo la specie più infelice.

[...]

Un uomo, quando si infastidisce di stare con quelli di casa,

Esce e placa la noia del cuore,

[Volgendosi a un amico o ai coetanei]

Per noi è destino guardare a una sola anima.

Dicono che noi viviamo una vita in casa senza pericoli,

Mentre loro combattono in guerra:

Ragionano male: perché preferirei stare tre volte accanto allo scudo

Piuttosto che partorire una sola volta.

[...]


美狄亚 片段230-1; 片段244~251

[...]

在所有有灵魂有智慧的生灵里面,

我们女人是最不幸的种类。

[...]

一个男人,如果厌倦和家里的人待在一起,

出去然后抚慰内心的无聊,

转去和友人或同龄人(倾诉)。

对我们来说是命运只能看这一个灵魂。

他们说我们在家里过着没有危险的生活,

相反他们需要战斗:

他们想错了:因为我宁愿站在盾旁边三次,

比起只生育一次。

[...]


这是我个人非常非常喜欢的一个片段,因为古时男女的反差,和美狄亚对自己女人身份的不满非常的明显。


这里有几个重要的点,我的中文水平并不好,所以试着解释吧:

☆"καρδίαν .... ψυχὴν  ... " 心脏...   灵魂

这里反应了男女思维的不同,男人把情感物质化了, 而女人则是把物质(丈夫) 用非常情感化得化表达了。 就连美狄亚,她现在如此厌恶她的丈夫,她讲丈夫这个词的时候都免不了用非常情感化的词 (情人间会说你是我的灵魂之类的词呀)。 这里我们老师说如果只是为了旋律,也可以用ανδρα, 男人,而且读音也是两个,不会改变旋律。


☆" λέγουσι δ΄ ἡμᾶς ὡς ἀκίνδυνον βίον

ζῶμεν κατ΄ οἴκους͵ οἳ δὲ μάρνανται δορί " 这句也很有意思,男人们认为女人不需要上战场,可以安全的在家,而且这是世世代代男人们觉得因为这个所以女人们幸福。 而且就像是在家不需要上战场已经变成女人的特权了


☆ "ὡς τρὶς ἂν παρ΄ ἀσπίδα στῆναι θέλοιμ΄ ἂν μᾶλλον ἢ τεκεῖν ἅπαξ" 这句则是美狄亚的反驳: 宁愿在战场战斗3次,也不愿生娩一次。


这整本悲剧都特别有意思。尤其是其实作者想要传达的深层意思真的非常有趣。


就像是美狄亚报复她的丈夫的选择是杀掉她的两个孩子然后戴着他们的尸体离开而不是杀了她的丈夫。

从离开家乡到去到希腊美狄亚杀了不少人,所以她不杀丈夫不是怕,也不是因为爱哦~ 杀孩子是因为恨,是报复,但为什么呢? 知道吗?


● 中文部分是自己直翻的,大概意思应该不难理解,但可能没那么诗意有旋律了,请多多见谅!


●tag是我自己想的,如果觉得不对可以联系我,我会删的。





云山景观外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都悲哀。”

可是谁在乎?


我之前看过有人讲博尔赫斯这首诗的魄力,那个分析的人说,博尔赫斯这首诗的绝妙在于他尝试着用破碎、丑陋、不完美的真实,一个赤裸的,悲哀的,在永久的跌落中的人全部的真诚与亮光去打动深爱的人。“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爱的破碎,绝望,惊心动魄。“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更像是从未爱过世界的人,唯一拥有的爱。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都悲哀。”

可是谁在乎?


我之前看过有人讲博尔赫斯这首诗的魄力,那个分析的人说,博尔赫斯这首诗的绝妙在于他尝试着用破碎、丑陋、不完美的真实,一个赤裸的,悲哀的,在永久的跌落中的人全部的真诚与亮光去打动深爱的人。“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爱的破碎,绝望,惊心动魄。“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更像是从未爱过世界的人,唯一拥有的爱。

ADONIS

莫索里尔

麻烦神仙老师看看我!!!


风格不对有


x描写有


引起不适描写有


没问题就请进吧!


01


  所有人都知道莫索里尔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他疯狂得叫人害怕。


02


  所以当他发疯时人们也都觉得正常。


  莫索里尔先是在清晨打碎了隔壁卡尔太太的古董盘子又冲进卡尔先生的卧室打了还在酣睡的卡尔先生一拳。最后伴着一阵常人难以发出的怪叫从窗子跳出去了。


  街上的人们都被吓了一跳,这个家伙躺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臭皮鞋,鬼哭狼嚎的。...


麻烦神仙老师看看我!!!


风格不对有


x描写有


引起不适描写有


没问题就请进吧!


01


  所有人都知道莫索里尔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他疯狂得叫人害怕。


02


  所以当他发疯时人们也都觉得正常。


  莫索里尔先是在清晨打碎了隔壁卡尔太太的古董盘子又冲进卡尔先生的卧室打了还在酣睡的卡尔先生一拳。最后伴着一阵常人难以发出的怪叫从窗子跳出去了。


  街上的人们都被吓了一跳,这个家伙躺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臭皮鞋,鬼哭狼嚎的。


  路人们像逃瘟疫一样四散开来,还有人讥笑着向他掷硬币。孩子和混混们则用泥巴向他的外套抹去。他们吹着口哨,拿这次成功的恶作剧当作是一个谈资配上夸张的动作向那些贵妇人们谈笑去了。


03


  莫索里尔是整个纽约的笑话。


04


  直到天黑他才抱着他那只皮鞋跌跌撞撞的回到了他那间小破屋子里。


  他喝了很多酒,整个人像一块刚从烂泥滩里捞出来的布条,瘫软在一起,散发出臭味。


  莫索里尔一手抓着酒瓶子,另一只手胡乱的挥舞着,腋下夹着那只臭皮鞋。


  他迷迷糊糊的想了很多,没人知道一个疯子的世界是如此得奇异。


05


  他先是想起了那些女人们。那些柔软白皙的身体,甜蜜可爱的笑容。她们从不怜惜花在自己身上的每一分钱,她们热衷于用化妆品和香水打扮自己,再穿上那些丝制的衣裙,活像什么……醉汉想了很久,他深吸一口空气,像吸进了那些脂粉和香水,于是他又无可避免的想起来那些女人们的酮体,像草莓蛋糕,柔软,香甜。放浪形骸的同时又故作羞涩,是老套的把戏没错,但那些愚蠢的人们总会上钩。一旦被那些湿软的手指抚摸到皮肤就和疯了一样予取予求,答应那些低级娼女们不堪入耳的要求。


  莫索里尔翻了个身。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蝴蝶,褪去了灰色厚重的外壳,身体变得那样轻盈,优美。他跳过栏杆,又用翅膀掠过地上的爬虫们。


  世界扭曲堕落了,只有他还飞着。


  又胡乱的向嘴里倒了一口酒,莫索里尔决定明天就向那些可怜虫们宣布自己的想法。



06


  当人们再看见他的时候。男人早已经变成了一滩肉泥。

  恶臭的液体在脏兮兮的地板上肆意流淌。发黑的肉团上可以看见白骨和蛆虫。


  那些白胖的虫子正在进行一场饕餮盛宴。苍蝇嗡嗡嗡的飞来飞去,在这个死亡的乐园产下后代。


  人们掩着鼻子。冲到到街上呕吐。


07


  莫索里尔失去了他的伊甸园。

  纽约城愤怒的居民们一把火烧掉了他的尸体和房子。

  浓黑的烟直直的飘向天空。贵妇人们小声咒骂着他不该上天堂而是该下地狱被反复的煎炸。


08


 最奇妙的事发生了,房子倒塌的一刻。

 圣教堂的钟声响起,广场上掠起一群白鸽。穿过这罪大恶极者的浓烟飞向远方。雪白的翅尖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Gefühl
没由来的 觉得世界真是喧嚣极了

没由来的 觉得世界真是喧嚣极了

没由来的 觉得世界真是喧嚣极了

Gefühl

这几页没法裁 记在小本子里

这几页没法裁 记在小本子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