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方龙

5860浏览    266参与
雾凇冰晶
wof龙塔弗朗西斯! 作为雨翼...

wof龙塔弗朗西斯!

作为雨翼龙可以随意更改自身鳞片颜色(玛丽苏气息x10)

wof龙塔弗朗西斯!

作为雨翼龙可以随意更改自身鳞片颜色(玛丽苏气息x10)

风痕

【翻译】【搬运】WoF THQ 第十八章

原译者:隼


第十八章


促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很久——差不多已经正午,她感觉应该是——她的牢房外站着一只全新相貌的龙,对方正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还挺好奇。坐在她旁边那只一脸不爽的龙,是圣蜣女士。

那条新龙个头高挑纤细,她的鳞片是亮金色,在火丝的照耀下看着几乎绿色。几小列黑色鳞片缀在彩绿色眼睛边,颧骨上也有星星点点;一些黑线还列在翅脉上。甲虫状金色耳环悬挂于她的耳朵,一串玛瑙石项链置于锁骨,她的爪子都被涂抹上近乎完美的黑金色线条。

促织以前就见过她一次,隔着乌泱泱的舞厅,但要猜出珠鞘就是眼前这位确实不难,珠鞘女士,珠鞘蜂巢的统治者,圣蜣女士的女儿,黄蜂女王的表妹。她的站...

原译者:隼


第十八章


促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很久——差不多已经正午,她感觉应该是——她的牢房外站着一只全新相貌的龙,对方正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还挺好奇。坐在她旁边那只一脸不爽的龙,是圣蜣女士。

那条新龙个头高挑纤细,她的鳞片是亮金色,在火丝的照耀下看着几乎绿色。几小列黑色鳞片缀在彩绿色眼睛边,颧骨上也有星星点点;一些黑线还列在翅脉上。甲虫状金色耳环悬挂于她的耳朵,一串玛瑙石项链置于锁骨,她的爪子都被涂抹上近乎完美的黑金色线条。

促织以前就见过她一次,隔着乌泱泱的舞厅,但要猜出珠鞘就是眼前这位确实不难,珠鞘女士,珠鞘蜂巢的统治者,圣蜣女士的女儿,黄蜂女王的表妹。她的站姿确实有皇亲国戚之风范,就像站在那里给画家画的时候一样。唯一一点不完美的地方是只要圣蜣女士一动她就会缩一下,就跟她一直留着心眼注意她一样。

“哼嗯嗯,”珠鞘女士说道。“所以这就是把我蜂巢搞得一团糟的龙了。”她用修长闪烁的爪子点了点自己的胸膛。“这么小,动静倒是不大。”

“年纪轻轻,就没有脑子!”圣蜣厉声道。

“母亲,”珠鞘带有警告的口吻说道。“你答应过我要安静的。”

圣蜣低吼了一声。

促织试着坐起来,但发现麻醉瘫痪了自己的翅膀和脖子,虽然非常酸痛,但还是缓慢地动了起来。

“珠鞘女士,”她用憔悴地声音说道。

“不用行礼了,”珠鞘说着摇了摇爪子。

促织感激地躺倒了。站立对她来说还有一些挑战性。

“你打算对我做什么?”她小声说道。

“现在这确实是个好问题!”圣蜣咆哮道。

“母亲啊,”珠鞘给了她一个平复的眼神。圣蜣怒视着她们俩,还在低声抱怨,珠鞘回头对促织微笑道。

“你是说那些酷刑,实验和消失的囚犯吗?”珠鞘坐下来,将自己修长发亮的尾巴绕过后腿。“都跟你没有关系。女王想亲自处理这件事。”她似乎有些失望地耸耸肩。

“而且她说的要是真有,那你就该挨个试试!”圣蜣插嘴道。

“妈妈,”珠鞘大叫道,这时一名囚犯隔着几个牢门喊道,“呃?什么叫真有?我没听错吧?”

珠鞘小心地在她脸上弄了弄,好像是为了抹去那生气的表情,用永无止境的耐心覆盖了它。

“我母亲,”她对促织说道,“通常不允许出现在我的宫殿里,每次她出现的时候,原因就愈发明显。她不知道我到底对我牢房里的龙做了什么。”

“对,”圣蜣哼道。“我信你了,我女儿小时候把所有刀都藏起来,因为她怕刀具,现在长大了变成酷刑大师当然不足为奇。”

“什么?真的?”那位话多的囚犯呼喊道。

“一看到血就浑身无力,没错就是她,”圣蜣看着珠鞘补充道。

“我那时才五——”珠鞘女士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来。“来讲讲你吧,”她说着睁开眼睛,看着促织。“你知不知道从类木巢料上把墨水擦掉有多难?现在我蜂巢要永远被那些粉红色污渍玷污了。”

“你还搞丢了我最好用的笔刷,丢了吧?”圣蜣说着抽打着尾巴。

“怪不得我母亲和这事情有关系,”珠鞘快速补上一句。

“就应该给你个旧的,”圣蜣吼道。“但你就不应该被抓到,蠢货。”

“噢天哪,妈,能不能严肃一点!”珠鞘扇了扇翅膀,皇家形象荡然无存。“我在试图给我自己塑造恶毒神秘的形象啊。你就不能安静那么一秒,让我处理吗?”

“用什么塑造,一条新项链和派对吗?”圣蜣咕哝道。

“你可能还没注意到,我一直都在尝试成为一位非常好的蜂巢统治者,甚至——我应该说特别是——当你和你的那些建议还在大陆那一端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做了好吗!”

“哼,”圣蜣对此不以为然。“璀璨巴扎的规划本来会更好的,叫你不听老龙言。”

“璀璨巴扎规划得非常好!”

“你学校的历史课就跟垃圾堆一样。”

“这又跟我没关系!黄蜂女王把大环境搞成这样!为什么你觉得我开这么大的图书馆里面要装满历史书是要给我的子民们看?”

“而且前厅的桌子还是放错了,”圣蜣继续道。“要是放在餐厅当个碗具柜更有用。”

珠鞘揉了揉自己的前额。“妈,”她说道,“也许你应该去看看你的亲孙儿们。”

“这辈子都不可能,想都别想,”圣蜣毫不迟疑地说道。“那些小鬼吵得要死,我才不会干这种看孩子的鬼差事。不要糊弄我,好好审这只笨蛋。”

“我从头到尾都在试图——”珠鞘停了下来,又做了一次深呼吸。她转身面向促织,用那种异常平和的神情望向促织。“你,叫促织,对吧?”

“对,是我,”促织说道。“你看过我发的东西了吗?我说的都是真相。黄蜂女王在清瞳之书上撒了弥天大谎。”

“我早就开始怀疑了,”珠鞘说道。“我们的一些曾曾曾曾祖母们在撒谎的时候就没有黄蜂那么思维敏捷反应迅速了。历史书上有暗示,要是有龙仔细看的话。”

“书?”

“我也读书的,”珠鞘微笑着,虽说似笑非笑,只是嘴上的一点动作。“跟传言正好相反。而且我很有兴趣读一读清瞳之书。”

“我没有书,”促织坦白道。

“希望你把它留给某只不会被抓到的聪明龙,”圣蜣又插了一句。“她说蜂翼龙的继承名单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小闪闪。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你那个时候应该是女王的,”珠鞘叹了口气。

“是你还有机会做女王,”圣蜣激进地说道。“在我的扶持下,当然了,只要你不帮倒忙。把所有蜂巢都粉刷得一团彩。”

“啊,看在——母亲!你怎么能这么说!”珠鞘退回去检查了一下过道。

“守卫都在门口,”圣蜣说着摇摆自己的尾巴。“他们听不到。”

“我能听到!”囚犯喊道。

“你是只丝翼龙,”圣蜣回复道。

“好吧,”他回答道。“好吧。”

“珠鞘女士,”促织犹豫地说道。“我能问一下呃——我姐姐还好吗?”她讲到一半突然感觉不对,回忆了一下。现在叫趋织母亲确实有些奇怪。“趋织怎么样?她昨晚被带进来的,在我之前。”

“她会没事的,”珠鞘带着出乎意料的温柔说道。“我们有了你,女王对她的兴趣就没多少了。我会去看看她还知道什么,我目前假设没有,然后在黄蜂来之前把她放走。”

“所以是什么时候放她?”圣蜣质问道。

“马上,”珠鞘回答道。“而且,还有件事得谢谢你;我本来还有三天准备她的例行育巢之行,现在没了。”

“她…她说要过来‘治好’我,”促织说道。“让我和其他龙一样。她能做到吗?”

珠鞘女士瞥了一眼她母亲,顿了一下。“嗯。她之前做过。”

“什么玩意?”圣蜣女士啐道。“这你可从没告诉过我。”

“并不总是有效果,”珠鞘说道。“我不知道具体过程。但一年多前我们有两条龙因为密谋给火丝龙维权被逮捕放在这里了。他们很老——差不都和你一样老,母亲。”

“那还有可能没那么蠢,”圣蜣啐道。

“确实,”珠鞘说道。“他们说曾经火丝龙在社会中也就是普通一员,和其他龙一样生活,售卖火丝。不管怎么说,黄蜂很不喜欢所以就让我的守卫把他们抓起来了,然后她来了之后就把他们带进一间密闭房间,他们出来的时候眼睛是白色的。从此之后就没看到他们维权了。”

“我收回刚才说的话,”圣蜣喷出一口气。“蠢到家了。所以每一次她威胁你的时候都会加上一句要把你囊入蜂巢之心…”

“她确实有可能这么做。”珠鞘说道。

“但你不知道怎么办到的吗?”促织说道。“她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

珠鞘摇摇头。“我只知道如果三代以内有丝翼龙血统的话就不起作用。所以她把所有老龙都关在采蝇蜂巢了。”

“这你也没告诉我!”圣蜣大叫道。

“我当然不能!”珠鞘说着对母亲探了探翅膀。“我怕你会去把那里搅得一团糟,最后把你自己也搭进去。”

“说的太对了,”圣蜣说道。“早就应该有龙去搞搞我侄女了。”

“好吧,我更希望你能控制自己的脑袋,虽然那脑子很惹龙生气,母亲。如果您能不去搞我们部族的女王我会感激不尽的。”

“如果再没龙去给她个教训,以后就没龙可以了!”圣蜣轻声对自己低吼着离开向着过道那头走去。

促织试着把翅膀和脖子上的酸痛感摆脱掉。这时她在想女王肯定是背着他们将其变成自己蜂群中的一员。但很显然她不可能挨家挨户地去每个蜂巢干这种事,总不能这五十年就为了这件事找上几千条蜂翼龙。原因之一是龙族会记得这件事情,所以他们都应该知道女王是怎么办到的——趋织一定会记得。总会有漏网之鱼,黄蜂女王不可能每条蜂翼龙都能监视得到。

等等…

“珠鞘女士,”促织说道。“你是不是说女王要去…育巢走一趟?”

“没错。”珠鞘点了点头,打量着促织。“她一年去两次那里——一次在旱季,一次在雨季。确保这些蛋按她的指令能够保持清洁,安全,不少蛋。”

“你和她一起去吗?”促织问道。

“不。她从来自己去。”珠鞘点了点地面。“嗯嗯嗯呃。”

圣蜣又回到了牢房门口。“我闻到了另一个愚蠢计划的味道。”

促织站了起来,想着蜂巢的最高领导者走去。“珠鞘女士,”她说道。“请让我出去,我保证我会找出她在育巢做了什么。如果我没猜错,这肯定和心控有关,也许我们有方法能阻止她。”

“我不能让你出去,小龙,”珠鞘说道。“虽说我很想放你走。黄蜂女王会严惩我的守卫,他们还是自己的时候忠诚于我。他们不该被这么对待。”

“那你就换两个你不喜欢的,”圣蜣建议道。“那些油嘴滑舌的龙可能是给女王派来监视你的。”

珠鞘眯起眼睛看着母亲许久。“呃嗯嗯,”她最终说道。“可能有点用。”

“看到了没?”圣蜣得意洋洋地说道。“我满脑子都是好主意,可你就是不听我。”

“以圣书的名义,妈妈,我一直都听你的话!”

“除了你那群小龙,这你没听我的建议。呵,他们就是一场灾难。”

“他们不…那条建议没多大用。”珠鞘闭上眼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你只能管好自己,你只能管好自己,”她低沉地自语道。“好吧。假设这一步我们已经完成了。我们怎么从他们面前把她带走?”

促织大体看了一眼自己的牢房。“除了大门没别的地方可以出去吗?有没有上下的方法?”她抓了抓身下地类木巢料。

“你会掉进根结线的舞厅里,她肯定不会高兴。”珠鞘女士看着天花板,目光一阵飞驰,似乎在脑中计算空间。“我想上面应该是我的厨房,或者里厨房比较近的地方。我不是很喜欢在我厨房戳一个洞,能一眼望到监狱,但我猜上面应该有会帮你的龙。”她又点了点爪子。

“那我怎么才能弄出一个洞?”促织若有所思道。“锤子或比较重的东西可以,但太花时间了,噪声也会招来守卫。”她观察着墙体,铁栏和外面的过道…“火丝。火丝可以。”

“它会烧掉我的整个宫殿,”珠鞘指出。

“我会小心的,”促织承诺道。

“这么做还有一点好处,”圣蜣会带着那种不同寻常的开心评论道。“黄蜂会以为是她那只火丝龙朋友来救的她。所以也不能怪你,毕竟她在自己蜂巢里都让他跑了两次。”

“我怀疑黄蜂能骨头里挑刺,”珠鞘说道。

“这就是你在身边像个无聊的香蕉鼻涕虫的真正原因吗?”圣蜣扇扇翅膀说道。“所以她才会以为你是一无害的笨蛋,不管你的?”

“我没有!”珠鞘为自己辩护道。

“啊,”圣蜣说道。“那你是后面那个无害的笨蛋喽?”

珠鞘生气地瞪了母亲一眼。“现在的关键是,确实,我就算丢了一名囚犯她也不会多惊讶,因为她以为我两个耳朵间只有花粉。但这不意味着她就不会生我的气,讨厌我。”

“她对其他龙不爽是她的天性,”圣蜣评论道。“你肯定能撑过去。能多一只蜂翼龙保持自由就值了。”她对着促织点了点头。“潜入育巢,监视女王,从另一方面来讲,你已经是愚蠢的上限了。”

“就这么办了,”珠鞘拿定了主意。“我觉得这个理论没问题——但我不能亲自去证实;她会监视我。”

“我也想知道真相,”促织说着用爪子扒住铁栏。“不会出事的,珠鞘女士。我愿意代你去证实。我十分确定我们在育巢能找到一切的答案。”

圣蜣的目光游离在促织和女儿身上,最后抽出翅膀,打了个鼻息。“就这样了。给这只傻龙整些火丝。”

霍英HORIZON
【二西莫夫龙|崭新出厂】 该龙...

【二西莫夫龙|崭新出厂】

该龙使用科幻设计进行了自定义涂装

平凡人预测未来,梦想家塑造未来


(画技还需磨练,希望大家能给我的画提点意见……)

【二西莫夫龙|崭新出厂】

该龙使用科幻设计进行了自定义涂装

平凡人预测未来,梦想家塑造未来


(画技还需磨练,希望大家能给我的画提点意见……)

风痕
第一次认真完成了一幅画……想的...

第一次认真完成了一幅画……想的是卤豆腐拟龙来着。画技太差,失误不少,槽点很多(甚至需要靠滤镜来掩盖尴尬的配色),就当练习吧……

想了半天只有梅耶林韵事里的红围巾可以代表身份(在我画技允许的范围内),黑手手的灵感来源于阴霾渐袭(或许还有锈湖?)。

至于龙种,我觉得奥匈帝国比较接近WoF中的沙翼龙。沙翼龙喜爱音乐,性情通常较为温和,文化底蕴丰富且多元。

第一次认真完成了一幅画……想的是卤豆腐拟龙来着。画技太差,失误不少,槽点很多(甚至需要靠滤镜来掩盖尴尬的配色),就当练习吧……

想了半天只有梅耶林韵事里的红围巾可以代表身份(在我画技允许的范围内),黑手手的灵感来源于阴霾渐袭(或许还有锈湖?)。

至于龙种,我觉得奥匈帝国比较接近WoF中的沙翼龙。沙翼龙喜爱音乐,性情通常较为温和,文化底蕴丰富且多元。

雾凇冰晶
来自银娜美丽盒蛋的新oc落霞!...

来自银娜美丽盒蛋的新oc落霞!一小时极限摸鱼

男孩子,戴着鹰头骨项链和各种红宝石环

大概是那种 家庭对他要求很苛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随性少年

来自银娜美丽盒蛋的新oc落霞!一小时极限摸鱼

男孩子,戴着鹰头骨项链和各种红宝石环

大概是那种 家庭对他要求很苛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随性少年

雾凇冰晶
给焰火的无偿! 庇利亚一千年前...

给焰火的无偿!

庇利亚一千年前的天翼族女王,带领天翼族在水源战争中力抗冰,雨,沙,泥四族联盟

给焰火的无偿!

庇利亚一千年前的天翼族女王,带领天翼族在水源战争中力抗冰,雨,沙,泥四族联盟

风痕

【翻译】【搬运】WoF 12 THQ 第十七章

原译者:隼


第十七章


促织转身冲上楼梯。她身后的女王疯狂大笑,那诡异恐怖的咯咯声犹如有东西要撕开谷盗蛘原本的笑声爬出来。

她跑上第二层,而迎接她的是三只从窗户扑进来的白眼蜂翼龙,他们撕扯着百叶窗和暗灰色窗帘。促织将用完的墨水瓶和笔刷砸向他们,将亮粉色墨滴洒得到处都是,随即猛冲向顶层,一路穿过会客室来到阳台。

蜂翼龙正在涌向谷盗蛘的家里。她看到街道上到处都是龙,全都朝着她的方向前进。女王在清瞳圣殿曾眼睁睁看着促织从她爪间溜走;这次她不会再让这场景重演了。

促织飞出阳台,拼尽力气飞向通往大草原的起飞架。圣殿那一劫我挺过去了。这次我也行。如果就这样一直飞下去。

但这一次她没有桑露...

原译者:隼


第十七章


促织转身冲上楼梯。她身后的女王疯狂大笑,那诡异恐怖的咯咯声犹如有东西要撕开谷盗蛘原本的笑声爬出来。

她跑上第二层,而迎接她的是三只从窗户扑进来的白眼蜂翼龙,他们撕扯着百叶窗和暗灰色窗帘。促织将用完的墨水瓶和笔刷砸向他们,将亮粉色墨滴洒得到处都是,随即猛冲向顶层,一路穿过会客室来到阳台。

蜂翼龙正在涌向谷盗蛘的家里。她看到街道上到处都是龙,全都朝着她的方向前进。女王在清瞳圣殿曾眼睁睁看着促织从她爪间溜走;这次她不会再让这场景重演了。

促织飞出阳台,拼尽力气飞向通往大草原的起飞架。圣殿那一劫我挺过去了。这次我也行。如果就这样一直飞下去。

但这一次她没有桑露,天空又太过遥远,蜂翼龙如潮水般用来,而女王正控制着一切。

他们从四面八方飞来,地面,窗户,如火蚁爆开的天花板。他们有小龙,粗枝叶大的士兵,还带着珠宝首饰,身穿华服的上流龙族,但现在他们都不是本来的自己了。他们就是虫群;他们就是黄蜂女王的千万只爪子。他们已然成为没有心智的战争武器。

促织自打两岁那次目睹白眼睛事件后就十分忌惮翻白眼的龙。现在她成了事件的主角,与他们格格不入的龙。无法逃脱的龙。

她感觉到爪子插进了自己的后背,将她扔在地上。一只红色条纹的蜂翼龙对着她的肩头吐了一口浓酸但没有命中,那腐蚀物在旁边的类木巢料发出嘶嘶声。当她试图翻滚到一边的时候,另一只龙从爪腕射出针刺射在促织翅膀的边缘,把她钉在地上。谷盗蛘落在她的胸膛上,促织痛苦地颤抖着。

她的祖母既没有愤怒,大获全胜之情,甚至连好奇都没有。她的脸只有一片空白,只是按住自己的孙女让一只黄斑黑色蜂翼龙向她的翅膀射出毒针,让翅膀瘫痪掉。

促织不再看谷盗蛘面无表情的脸,转而看向从窗户和行道张望的丝翼龙。

最后的机会了。

她忍受着海量的痛苦,大声疾呼,“女王欺骗了你们!圣书从未说过她应该统治你们!全都是谎言!”她觉得她从他们的脸上似乎看到了一些东西——同情?困惑?惊讶?——全都一闪而过。

随后黄斑黑色蜂翼龙在她的脖子上扎了一根刺。她的喉咙里瞬间就吐不出还想继续说出的话语了。她的声线转而变为痛苦的呻吟,脑袋搭在一边,脖子上的肌肉完全没有力气。

蜂翼龙群抓住她瘫痪的翅膀将其带走,远离满脸惊恐的丝翼龙,一层一层的岔道,一层又一层来到珠鞘女士宫殿中心的监狱。

每次促织想起珠鞘蜂巢的图书馆她就会认为,也许珠鞘女士也没有那么坏,她总是提醒自己记得这座监狱,珠鞘坚持将其建在自己的皇宫墙内,而不是某个远离文明社会的地方。没有龙知道为什么她这么想把监狱建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监狱里消失的罪犯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猜我马上就会知道了,促织凄凉地心想,这时他们已经传过珠鞘宫殿那座翠金蓝丝遍布的大门。里面所有的墙上似乎都装满了窗户,所以灰蒙蒙的下午日光,雨滴的声音和来袭的暴风声音充斥着整个宫殿。一时间,一阵微风吹过促织,宛若那来自巢外自由的低语。

蜂翼龙群转下一个楼梯,促织的翅膀刮擦着黑石门槛,这个东西标志着珠鞘皇宫公共部分的结束,这座秘密监狱的起点。她很想抬头看一眼自己被带往何方,但她却只能看到脚下磨损的地面,长长的一道爪印凌乱的形迹。

下面没有窗户,火丝灯也变得稀少,暗淡的灯圈中间只有黑暗填补。他们经过其中一间牢房的时候,促织听到那里发出哀痛的歌声。另一名囚犯对她喊道——“嘿!你做了什么?她到底做了什么?说啊,快告诉我!”——但她回答不了,护卫也无视了他。

在这冗长走道的尽头,龙群终于停了下来,打开牢房门。他们将促织扔进去,她先是脸着了地,被麻痹的翅膀重量将她压在地上,麻木的脚爪她几乎都已经试不到了。她费尽力气翻了个身看向自己的羁押者。

“比我想得要容易多了,”一只蜂翼龙锁上牢房的时候女王的声音说道。另一只蜂翼龙倚在横铁上,对着她露齿笑着。女王的嗓音从他们俩那里发了出来,一成不变的可怕。“还敢来蜂巢真是个蠢货。你图的什么?那么点乱涂乱画,今晚就被烧掉的那些小册子?天真可怜的小龙啊。就跟他们更信任你一样,我才是女王。”

促织不能说话;她不确定就算没有被麻醉她能说得出话。她这辈子就没有这么害怕过,也许那次女王通过书管的眼睛看到她那次也能算数,那次她意识到自己的秘密永远暴露了。

“对你来说生活不易吧,”女王继续道,她控制着一条龙用爪子划过横铁。“如此与众不同,孤独寂寞。看着所有龙齐心协力,自己却落单。”两只蜂翼龙一步上前,将脸贴在铁栏杆上,好像她是在强迫他们挤上去一样。“但我有好消息,小龙。你也在不用担惊受怕了。”他们的舌头弹吐的动作可怕的一致。

“我能治好你,”女王嘶鸣道。“我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到时候…我就能让你和大家一样。你不感觉很幸运吗?”

蜂翼龙们退后了一步,他们白色的眼睛依旧在促织身上。她感觉泪水流过脸颊,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待会见,问题小龙。”

促织躺在那里,他们尾巴在地上摩挲的声音似乎一直回荡在耳边,没有退散。还有无比的黑暗。

桑露和露蓝在日落时见不到她了。在女王到来对她把事情做完…不管她要做什么之前,他们甚至都还不会寻找她的想法。

没有龙会来救我。他们赶不上的。

女王已经要占据我的心灵,让我成为她的玩具。

促织闭上眼睛,不想听见声音,在心中祈祷那只唯一可能倾听到她声音的龙。

清瞳,回应我的祈祷吧。请,请救救我。

雾凇冰晶
贴吧无偿升级版,沙棘

贴吧无偿升级版,沙棘

贴吧无偿升级版,沙棘

风痕

【翻译】【搬运】WoF 12 THQ 第十六章

原译者:隼


第三部分   女王的秘密


第十六章


桑露不喜欢这个主意,刃尾也是,不过促织怀疑他口是心非。露蓝很喜欢这个点子,她只在乎这一点。

“太危险了,”桑露争论道。

“没错,”刃尾说道。

“黄蜂女王已经怀疑我们在珠鞘蜂巢了;这直接印证了她的想法,”桑露指出。“然后又是翻蛇眼,所有龙突然言行一致,然后我们被包围,被抓住,我们所有的计划都会泡汤。”

“所有计划!”刃尾说着夸张地挥舞着翅膀。“因为我们落在一群蜂翼龙僵尸的爪子里!”

“好了好了,冷静一下,”桑露说着滚了滚眼珠。

他们挤在璀璨巴扎商铺内门里,那里离救赎雕像不远。这个商铺卖旧书...

原译者:隼


第三部分   女王的秘密


第十六章


桑露不喜欢这个主意,刃尾也是,不过促织怀疑他口是心非。露蓝很喜欢这个点子,她只在乎这一点。

“太危险了,”桑露争论道。

“没错,”刃尾说道。

“黄蜂女王已经怀疑我们在珠鞘蜂巢了;这直接印证了她的想法,”桑露指出。“然后又是翻蛇眼,所有龙突然言行一致,然后我们被包围,被抓住,我们所有的计划都会泡汤。”

“所有计划!”刃尾说着夸张地挥舞着翅膀。“因为我们落在一群蜂翼龙僵尸的爪子里!”

“好了好了,冷静一下,”桑露说着滚了滚眼珠。

他们挤在璀璨巴扎商铺内门里,那里离救赎雕像不远。这个商铺卖旧书,不过还有一些装饰花哨,书脊金叶在上,羽绒般触感的丝纸构成的书。促织不禁拿起它们,只为感受用爪子抚摸书本所带来的安全感与钟爱。她半边脑袋还劝她放弃计划,钻到某个桌子下,用余生把这店铺里的书读完。

门框上悬挂着蜂鸟的风铃在微风中叮铃作响。黎明已至,市场还是空荡荡的。甚至在高层,他们遇见的大多数龙还在拖着身体回家睡觉的路上。

“道理我都懂,”促织说道。“但我必须做些什么。如果大家都不了解真相,只有我知道又有何用。我的部族需要知道黄蜂女王一直在对他们说谎。或许我现在还不能把他们从心控下解救出来,但只要知道圣书的真相…”她低头看着在爪子间扭曲的围巾。“我认为知道真相是通向自由的第一步。但愿我说的对吧。”

“但愿如此,”露蓝同意道。“我的意思是,想象一下,如果你这一生就被告诉了一件事情。想象一下你甚至都不知道这是不是假的。”他犹豫了一下。“龙族会很难接受这种真相的。”

“那我们该怎么做?”桑露怕了拍促织从隔壁文具店拿来的丝纸堆。

“我们把清瞳之书结尾写的誊下来,”促织说道。“一遍一遍地抄,尽可能多。在最上面这样写‘这就是圣书的真相’,然后在底部写‘根本就没有预言,黄蜂女王在说谎。’”

刃尾呻吟着用爪子敲脑袋。“抄抄抄抄书,”他哀诉道。“听起来就是写作业。没有龙告诉过我革命还包括写作业这一项。”

桑露用翅膀扇了他脑袋一下。“你能会写字都很幸运了,”她说道。“我们都盛传丝翼龙禁止上学。”

“什么?!”促织惊呼。她不能想象禁止去学校是一种什么感觉。“这种行为也太残酷恐怖野蛮了吧!”

这只叶翼龙打趣地瞥了她一眼。“行吧,确实如此,”她说道。

“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刃尾嘀咕道,但他还是接过墨水瓶和一捆纸,只不过多抱怨了一会儿。

促织先抄完了第一份,毕竟她写字最快,然后他们照着她的抄,能抄多快就抄多快。等差不多阳光开始斜照进远窗的时候他们已经抄了一百多份,她让他们停下来收集了纸张。

“你们现在必须走了,”她说道。

“去哪里?”露蓝问道。

“去藏起来躲过白天,”促织回答道。“远离珠鞘蜂巢的地方。下一步我自己就行。”

“那我去找露月,”刃尾说道。

“我去跟义蛹军见面,”桑露叹了口气。

露蓝握住促织的双爪。“不成。是我把你拖进泥潭的。我不能让你一条龙去做这件事。”

她摇摇脑袋。“你没有,露蓝。黄蜂女王逼我的。她让我的父母分离,偷走了我的父亲。她用圣书让自己变得位高权重,然后对整个部族撒谎。你帮我找到了真相,现在是时候用同样的方式帮助我的部族了。”

“技术上来讲是我帮你找到了真相,”桑露评论道,“因为偷圣书一开始是我的主意。”

“我也是啊,我对这——所有事情都功不可没啊。”刃尾插嘴道。

促织将翅膀裹住露蓝,不想露蓝自己的翅膀也正这么做,有些尴尬,最后她抱住了他。“你必须安全活下来帮助丝翼龙和叶翼龙,”她说道。“但蜂翼龙是我自己的责任。懂了吗?”

“而且,”桑露说道,“如果只有一条龙被抓还好。这样其他龙就能去救了。我猜。”她重复的时候对着促织的脸摇了摇爪子。“但也不一定,所以尽量别被抓。”

“不可能的,”促织说道。“我尽量。去吧。接近落日的时候我在外面最后那个商铺等你们。”

“我们可以一起去找露月,”刃尾推了推露蓝。“我们可以分开找,就能覆盖海湾更大的搜索面积——如果桑露帮忙那就更多了啊。也许她受伤被困在某个小岛上。或者某个洞穴找不到我们呢。请帮帮我,露蓝。露月和我都需要你的帮助。”

促织猜测刃尾确实是这个意思,但还有一层含义是让他有理由离开促织——告诫他还有另一条龙需要他的帮助。

露蓝开合着爪子,看着他们,仿佛他希望他们能告诉他做什么。

“我会去的,但…促织,”露蓝伤心地说道。“我不想离开你。”

“我懂,”她的声音挤在喉咙里。“但你要理解我的感受,好吗?你能想象得出来这对我有多重要,而且…还有你对我有多重要。”

他眨了眨眼睛将眼泪吸回去,之后他们口鼻相接,靠在一起,然后刃尾就把他拽走了,三只龙都走了,露蓝在最后一刻还在顺着肩膀看她。

看着他们穿过璀璨巴扎快速远去的身影实在不忍。很难抑制住作自己发出,“等等,回来!我不想只有我一条龙!我太害怕了!”的大叫声。

她知道女王会尽可能快地撕掉她张贴上去的东西,所以她注重数量——越多越好,越分散越好。圣蜣女士最大的笔刷就是木槿花的亮粉色了,所以她就用的这个笔刷在每一张海报,每一处空旷地方,每一处无龙看管的墙面刷上去。她特别享受刷过通缉令,将自己的画像用高挑的粉色字母涂掉的感觉。


女王在对你们说谎

清瞳从未预言森林战争

清瞳从未说过其他部族应该臣服于蜂翼龙

黄蜂女王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

清瞳的预言终止于一千年前

女王在对你们说谎

女王在对你们说谎

女王在对你们说谎


她将载有清瞳书中内容的纸张放在门下,将它们泼洒在各处公园。她还在图书馆外清瞳雕像拿着的那本书上放了一张。对清瞳的雕像促织不愿亵渎,但璀璨巴扎的救赎雕像她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她用巨大的粉色字体在女王的整张脸和翅膀上写了骗子,在基座写上黄蜂在说谎。

太阳此时已经高过地平线一阵子了,等她完工之后街道已经开始龙头攒动了。一些小龙正在去学校的路上,他们看到她正在往门下塞纸就问她那是什么,所以促织就给了他们一张。

“这就是真相,”她说道。“我看过清瞳之书。”

他们抬头望着她,眼睁得溜圆,三只小蜂翼龙和两只没翅膀的丝翼龙。

“真的?”他们中的一只龙说道。“这也太赞了。”

“确实很赞,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说着点了点纸张。“上面写的是她真正写的内容。”

他们聚集起来念着上面的内容,促织赶快跑到接下来的一层,不知道黄蜂女王什么时候会通过其他龙的眼睛看到这些东西。

往上的第二层那里,她往门下塞传单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一只受惊的蜂翼龙站在那里,似乎本来是要去上班的。

“喂!”陌生龙说道。“你是谁?这是什么?”

“这是——“促织深吸了一口气。勇敢一点。“这是真相,”她说道。她捡起那张纸,递给对方。“我认为所有龙都有权知道清瞳之书真正包含的内容。”

那条龙的嘴巴突然张开了。“你是通缉令上的那条龙!”她一把从促织爪子里抓过传单。“你真的读过了圣书?群星在上,我一直都想想知道上面写了什么!”

“我也是,”促织说道。“现在我认为大家都应该知道。”

她离开了那条在原地读得津津有味的蜂翼龙。

他们在倾听。他们想要真相。也许会奏效。

但她的运气在跑去水塔的时候用光了,她本来是要去水塔躲整个白天的。她正奔跑着穿越街道的时候,低着头不与其他龙目光相接,但在转角的时候一头栽在谷盗蛘的身上。

“啊!”促织尖叫道。她将母亲一眼望穿——不对,是她祖母的脸。“呃,抱歉抱歉,女士。”她试图遮盖住自己的疑惑,举了个躬转身就跑,就像陌生龙会做的事情一样。

但谷盗蛘用力抓住她的臂膀。“是你,”她咆哮道。“你在这地方作甚?在我的蜂巢里?你是想让我被捕吗?”她拽着促织一路拖过蜻蜓广场来到她的家里,砰得关上门。

促织被灰色的丝绸披风绊了一跤,她试图远离谷盗蛘。主客厅里太多的东西让促织回忆起童年了——她母亲带来的黑色大理石边角方桌,嵌着榴石眼睛的救赎雕像钢制模型,柑橘茶叶和厨房里蒸兔子的味道。房子里的一切都和一年前一样;每一本书都工工整整地放在书架上,每一幅画作都完美地陈列在旁边,黄蜂女王怒视着珠鞘女士,珠鞘正一脸茫然地看着历史书里清瞳呆滞无聊的画像。

甚至连那种恐惧感都不是新的。她永远都猜不出来谷盗蛘下一步会做什么。她总是害怕这种突如其来,出乎意料的事情。

但这一次房间更冷了,肉味也愈发浓重,黄蜂女王的威胁感染了一切。这一次,谷盗蛘并没有大叫着扔东西,而是亲自将促织送到女王的爪子里。

“我一个字都没说,”谷盗蛘嘶鸣道。“我不想让其他龙知道我和你有瓜葛。而现在你又出现了?你还以为我会帮你?”

“不!”促织揉了揉被谷盗蛘的爪子戳进去的鳞片。“我也不想看到你!”

谷盗蛘的翅膀突然张开。“那你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是这座蜂巢,为什么离我家这么近?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远离你!”

“我知道,”促织说道。“而且我知道为什么。别担心,我也想离你远一点。”她朝门走了一步,但谷盗蛘封住了她的出路,露出剧毒的利齿,这剧毒却没有遗传给她的孩子,她的孙女。促织见她在捕猎大型野兽的时候用过几次,像是羚羊或水牛。

但她也见过谷盗蛘将它们用在龙身上…一只新来的丝翼龙厨师,他不小心烧坏了谷盗蛘最爱吃的东西,那天她还心情不好。毒素从脖子蔓延的很快,还伴随着尖叫,他能活下来还是因为父亲(祖父)把他及时送到了医院。

促织甚至还记得那尖叫声。

除了这个,她还意识到意识到谷盗蛘甚至比她想的更加危险。

她会对我做什么?

“让我走。假装你没看见我,”促织说道。“如果我们都很幸运,你就不会再见到我了。”

谷盗蛘紧蹙眉头。她还不适应我反驳,促织心想。她从未见过我排斥她的场面;总是她在排斥。

“圣书带了吗?”谷盗蛘问道。她抽打着尾巴。

“没有,”促织回答道。“但我看过了。我读完了,我知道黄蜂女王对这一切都撒了谎。”

谷盗蛘收紧翅膀,用她那“教授”脸盯着促织。“真的吗?不得不说,教历史就缺这么一本像圣书这样的原书文献来填补历史空缺。我一直认为它应该公布出来用于学术。”

“我也这么想,”促织说道。“也许我们还是有一些共同点。”

“你可以给我圣书,”谷盗蛘说着逼近促织。她微笑的时候獠牙似乎变得更长更锋利了。“我最有资格处理圣书。它不应该躺在那群肮脏的丝翼龙爪子里。”

“我告诉过你我没有,”促织说着超后退,直到尾巴顶在墙上,翅膀差点碰掉潘塔拉的地图。“就算有我也不会给你。你很可能就为了得到参加聚会的邀请就把它出卖给黄蜂女王。”

谷盗蛘愤怒地嘶鸣道。“可能,但我会先读完!”她啐道。

“图书馆外面有一份圣书的摘录拷贝,”促织说道。“放我走,你自己去看。”

谷盗蛘突然站得很直。促织可以听到外面传来的奔跑声和龙群的呼喊声。在嘈杂的呼喊声中,她听到一只龙在对另一只呼喊,“上面说女王在撒谎!”某条龙也喊道,“我找到了另一张!”她的讯息终于如她所期望的那样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但她更希望自己这时候已经躲在了水塔里。

因为如果消息散布了…黄蜂只要在某个听闻的士兵里,她就能意识到促织肯定藏在某处…而后她就——

谷盗蛘的眼睛突然翻白,就像所有颜色都从眼珠里剥离了出去。

“啊,”蜂翼龙女王说着,对着促织点了点谷盗蛘的脑袋。“抓到你了。”


风痕

【翻译】【搬运】WoF 12 THQ 第十五章

原译者:隼


第十五章


就跟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过来。仿佛某条龙拾起蜂巢,反复捣鼓,猛烈地晃动,让其中所有的东西都倾泻出来。除了其中一物,一切的关键所在。

“趋织,”她轻声说着,“我的生母。趋织是我的亲生母亲。趋织。”

“我猜得让你好好缓一缓,”圣蜣嘟哝了一句,从坐垫后面拿出一副新作。这画上一群亮绿色甲壳虫正把一只死去的黄蜂拽进黑暗的洞穴里,小眼睛与利齿潜伏在阴影之中。

“我以为她会告诉我的。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肯定能守得住秘密。”促织的尾巴前后摇摆。“她一直在对我说谎。她是打算瞒我一辈子吗?”

“知道真相,又有何用?”圣蜣尖锐地问道。

“当然有用!”促织。“这样就能解释一切了。...

原译者:隼


第十五章


就跟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过来。仿佛某条龙拾起蜂巢,反复捣鼓,猛烈地晃动,让其中所有的东西都倾泻出来。除了其中一物,一切的关键所在。

“趋织,”她轻声说着,“我的生母。趋织是我的亲生母亲。趋织。”

“我猜得让你好好缓一缓,”圣蜣嘟哝了一句,从坐垫后面拿出一副新作。这画上一群亮绿色甲壳虫正把一只死去的黄蜂拽进黑暗的洞穴里,小眼睛与利齿潜伏在阴影之中。

“我以为她会告诉我的。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肯定能守得住秘密。”促织的尾巴前后摇摆。“她一直在对我说谎。她是打算瞒我一辈子吗?”

“知道真相,又有何用?”圣蜣尖锐地问道。

“当然有用!”促织。“这样就能解释一切了。好吧…呃,还有一些残留问题。”

“讲真的。你吗?”圣蜣女士扬了扬眉毛。

“至少能解释很多问题。哦哦。这就是为什么我母亲——不是我妈——谷盗蛘那么恨我,”促织说道。这就能解释那些关于她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了:为何她的父母会吵架,为何他们都不愿看她一眼,为何趋织一直如此伤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趋织这么照顾我。噢天哪,怪不得谷盗蛘老实说,‘你根本不是我女儿。’这本来就是事实。”

“对你来说已经很幸运了,”圣蜣打了个鼻息。“那家伙的性子就跟砂纸一样。”

促织觉得这话从圣蜣嘴里说出来很有趣,但她没有点出来。

“他们怎么保住秘密的?”她很想知道。她试图找出他们的做法。趋织怀了一个蛋确实有可能没有龙注意到;许多龙都是在雨季怀孕变胖,那时候食物也多,没那么多需要出门飞行的机会。况且趋织善于保守秘密——显而易见。

但在龙蛋出来之后她又干了什么?所有蜂翼龙蛋都在孵化前保存于每个蜂巢的中心育巢。也许谷盗蛘就直接挂个名字说是自己的龙蛋就行了。做好标记证明是她的,等孵化之后再返回她那里。

“很难想象谷盗蛘竟然会同意加入这场骗局,”促织大声说道。

“她并不想,”圣蜣女士说道。“她发现趋织藏蛋的时候那可真是一场腥风血雨。如果按你可爱的姥姥的意思,肯定会把你扔进海里或者随便丢在石头上。”

促织这倒是能想象出来,没多大难度。但听到谷盗蛘是自己祖母这件事还是让她心感奇怪。我还是她家族里的一员。但我的出现破坏了规矩。我的出生就代表着趋织对她的谎言和黄蜂女王的怒火,如果她发现的话。有我在身边犹如伴火…她肯定一见到我就像看到危险,犯罪,无序和谎言,那些会毁了她的东西。

“反正最后,趋织答应将蛋偷偷放进寒蝉蜂巢育巢,这样一来就能名正言顺地拿回来,永远保持这个秘密不被发现。谷盗蛘同意把这个蛋认成自己的。”圣蜣女士咧嘴笑道。“我稍微帮了点忙让她答应了。”

促织不知道圣蜣女士的“帮了点忙”是不是以威胁还是在社会地位方面拉了谷盗蛘一把。“但就没有官方记录吗?”

“我帮忙加上去了,”圣蜣女士看上去很得意。“给点钱,迷惑一下,一份伪造的文件,然后你就是谷盗蛘的了,一切都名正言顺。”

“但你为什么要帮我姐——呃,趋织——呢?”促织差不多已经猜出个大概了。“你…你认识我爸爸的对吧?”

圣蜣女士的笑容骤然消失,犹如海啸前沙滩来回冲刷的海浪。她盯着自己的画作许久,最后放下笔刷直起身子,低吼了一声。

促织让开道路给跺着脚爪前往书架的老龙。圣蜣女士抽出一本古老的深绿色书本,将它打开。里面许多书页被抠去了,中空处放了一副小画作。

画像上的龙有着一双和善的眼睛;促织一眼就发现了在这一点。他也跟促织一样戴了眼镜。他的鳞片是橘黄暖色,不过翅膀是深红色,黑色鳞片点缀于上。其中一些很像墨水点,就像她身上的一样。他拿着一本书,这快让促织哭了出来。

“他是谁?”她轻轻用一只爪子触摸着画作。一只货真价实的蜂翼龙。我真的不是混血。

“曼雷奎特,”圣蜣女士说道。“我的秘书,那时候我还是教育部部长。他聪明,有才,咖啡煮得好,满脑子好主意。这么多年来第一条让我燃起对部族未来希望的龙。”她叹了口气。“这都是我的错。黄蜂女王一直很记恨我。我那时候本该知道让她知道我在乎某条龙会有什么后果。她就是为了恶心我,所以明令禁止他嫁给自己爱的龙。”

“趋织,”促织说道。

“对。然后她就把他从我身边抢走了,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你的存在。现在他给她工作了。”

“他还活着吗?”促织抬头小声问道。

“某种程度上的活着,”圣蜣痛苦地说道。“她只要看到我,一有机会就控制他在我面前大摇大摆地走,那对恶心的白眼睛。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变回自己的时候。自从那天他被控制传唤到黄蜂蜂巢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正常的时样子。”她嘶鸣道。“我必须假装我根本不在乎。如果她发现我没反应的话,可能就会失去兴趣让他走。”

这就是为什么圣蜣女士没有仆从,促织意识到。这就是为什么她总是形单影只——这样一来黄蜂就无从伤害她了。

“趋织也是这样吗?”她问道。

“希望不是吧,”圣蜣说道。“黄蜂的兴趣持续不了多久。如果趋织不能把她引向你,那她就没用了。”

“我想去救他们,”促织说着将爪子扭在一起。

“事实是,你不能,”圣蜣女士指出。“黄蜂随时都能控制他们,她只要下令就能让他们自己走回监狱。”

急促而强烈的愤怒席卷促织。“肯定有方法能阻止她。”

圣蜣合上放有画像的书。“希望你从圣书里能找出条路吧。但如果没有预言到现在的话,那一切就是未知数了。”她挥了挥爪子。“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她根本没有未来的秘密。”圣蜣轻声发笑。“难怪她想让你死。”

促织的爪子划过书架,她正在思考。她还是没有心控的答案。她不清楚能不能从心控下解放蜂翼龙。但有一件事她确定:圣书的真相。

如果这个真相关乎她和曼雷奎特,趋织就必须相信我。

我的部族有权知道真相。他们需要知道黄蜂女王一直在对他们说谎。

促织环顾了一眼房间。如果这就是她在蜂巢的最后一天,她就必须利用好。她不能只找答案,多找无益;她必须让更多龙直到她已经知道的真相。

“圣蜣女士,”她说道。“我能借个笔刷吗?”

暮色回响
是oc…崩的还姑且能看嗯……

是oc…崩的还姑且能看嗯……

是oc…崩的还姑且能看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