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条克洛迪娜

69035浏览    2834参与
底里蠍

復健短篇,沒主旨:3

剛好筆是這個顏色,就沒改了。

剪短髮即失戀的刻板印象(X)。

復健短篇,沒主旨:3

剛好筆是這個顏色,就沒改了。

剪短髮即失戀的刻板印象(X)。

ハクノン

1:推特「@tomihiromadori」

2:推特「@stcrong」

3-4:推特「@315ByFFK」

5:推特「@dee0333」

1:推特「@tomihiromadori」

2:推特「@stcrong」

3-4:推特「@315ByFFK」

5:推特「@dee0333」

KEKEK

来点迫害,底层员工的发泄,总感觉i83还没有完全释放(

有一说一这个视频分贝是真的高

来点迫害,底层员工的发泄,总感觉i83还没有完全释放(

有一说一这个视频分贝是真的高

夏夕真的想喝奶茶

一些鱼

前3p小情侣和猫猫的日常

可恶我好喜欢女朋友+猫的家庭配置为什么我既没有女朋友又没有猫(哭

明天开学了我不想上网课(打滚哭

一些鱼

前3p小情侣和猫猫的日常

可恶我好喜欢女朋友+猫的家庭配置为什么我既没有女朋友又没有猫(哭

明天开学了我不想上网课(打滚哭

渡辺梨子

昏睡rape!野兽化的天堂maya!

(ID=70764253)

昏睡rape!野兽化的天堂maya!

(ID=70764253)

ハクノン

1:推特「@wato_ko23」

2:推特「@Adinda_DPR」

3:推特「@sidh0tett」

4:推特「@bbr_brbr」

5:推特「@F__et」

6:推特「@Y7YZz7QfV7j0nUb」

7:推特「@Kokonose_xxx」

8:推特「@PaperCa_ke」

9:推特「@MIMO_AKA」

1:推特「@wato_ko23」

2:推特「@Adinda_DPR」

3:推特「@sidh0tett」

4:推特「@bbr_brbr」

5:推特「@F__et」

6:推特「@Y7YZz7QfV7j0nUb」

7:推特「@Kokonose_xxx」

8:推特「@PaperCa_ke」

9:推特「@MIMO_AKA」

瑜.

【Amor Fati】chapter 1

设定:吸血鬼x吸血鬼猎人

第一次写迷宫组请多多包涵🙏🏻


------------------------------------------


古老的闹钟在墙上滴答的响着,墙角还落了许多蜘蛛网,地上也蒙上一层灰,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真矢大人,希望你这次能好好完成任务」


「当然」


天堂真矢笑了笑,那公式化的微笑令旁边的男人更气了。他冷哼一声,带着手下往古堡深

处走去。


真矢看他走了一段距离后,突然停顿一下,悄然拐进另一条道路往最深处走去。这里的环境没有让她感到不适,倒不如说是一种熟悉的感觉。


不多时便来到一扇大门,她深呼了一口气...

设定:吸血鬼x吸血鬼猎人

第一次写迷宫组请多多包涵🙏🏻



------------------------------------------



古老的闹钟在墙上滴答的响着,墙角还落了许多蜘蛛网,地上也蒙上一层灰,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真矢大人,希望你这次能好好完成任务」


「当然」


天堂真矢笑了笑,那公式化的微笑令旁边的男人更气了。他冷哼一声,带着手下往古堡深

处走去。


真矢看他走了一段距离后,突然停顿一下,悄然拐进另一条道路往最深处走去。这里的环境没有让她感到不适,倒不如说是一种熟悉的感觉。


不多时便来到一扇大门,她深呼了一口气推开大门。大门吱啦吱啦的响,在这幽暗的古堡里显得更为响亮。


印入眼帘的便是一个棺材,棺材四周点着几支蜡烛,隐约能看清棺材的样子。旁边洒落许多玫瑰花瓣,花瓣泛着鲜红,仿佛能滴出血来。


她走上前推开棺材盖,只可惜里面早已没了人。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犀利的风声,凭着感到危险的本能,她迅速向侧边一躲。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肩头被划出一道伤痕,血滴溅落在地上。


一道身影缓缓从黑暗走出,那双紫眸不满的盯着入侵者,随后视线移到真矢腰上的佩剑更是皱了皱眉头。


「你就成为我沉睡醒后的第一个猎物吧」克洛迪娜兴奋的舔了舔自己的獠牙,眼神越发深邃。


她的血幻化成一把剑刺向天堂真矢,真矢不断的躲避她的攻击,等待着时机。


「嗯?你还不拔出剑吗?」


「因为现在的你太弱了」天堂真矢轻笑一声躲开了那近在眼见血剑,伸手打在她的手腕,血剑顿时化为乌有。真矢瞬间拉着她的手连带着人拥入怀里,只不过一只手将她的手锁在背后,使她不得动弹。那种挣脱不开的羞耻感,使她的脸上泛着微红。


两人僵持着这个姿势,远远望去就像一对亲密的恋人互相诉说着情话。


克洛迪娜作为一个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自然不弱,可是她刚沉睡醒,又长久未进食,实力大减。


可恶的女人!


克洛迪娜咬着牙,尝试推开对方,对方却纹丝不动。随着两人力气都相搏,那股久未进食的饥饿感越发清晰,天堂真矢的肩头仍淌着血,这对她来说更是莫大的吸引力。薄唇微张,露出那尖尖的獠牙,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咬在那人的身上,


「嘶」


克罗迪娜突然咬在真矢的手背上,香浓的血液瞬间充斥着她的口腔,缓解了她的饥饿感。真矢感受着手上传来的麻痹感,连带着身子都轻轻的颤抖了下。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克洛迪娜趁机推开她,还狠狠的瞪了眼,身子便幻化成一群蝙蝠破窗而去。


「你是故意的!」那个男子气的直盯着天堂真矢。


「对方也不弱」


手上的血顺着她的指尖落在地上,那个男人看了看她的手说:「你回去后就等着跟家主解释吧」说完他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天堂真矢看着那扇窗户陷入沉思,月光洒落在她的脸上,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


「今天是满月吗?」


突然她又想起那个女人咬牙切齿的画面,嘴角微微勾起,低头看着手中的咬痕许久。


「真是不乖」


雪地里,克洛迪娜看着不远处的古堡,回想起那种感觉,耳根微微发红,似乎心中更是不能平静。


「下回我一定吸干你的血」


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了

…………

   ……

    …






焦灼内脏

让我西条克洛迪娜来教你们如何劝架


画得不好请不要在意,另外翻译选自网易云音乐

让我西条克洛迪娜来教你们如何劝架


画得不好请不要在意,另外翻译选自网易云音乐

AnE
摸的第一天 前两天神奇活动的观...

摸的第一天

前两天神奇活动的观后感(


摸的第一天

前两天神奇活动的观后感(


ハクノン

1:推特「@orionline」

2:推特「@DDegul__」

3:推特「@sasao1117」

4-5:推特「@GN_zangeX1」

6:推特「@Sorano_1013」

7:推特「@samotyau」

8:推特「@Adinda_DPR」

9:推特「@Star_ptt」

10:推特「@suhukit」

1:推特「@orionline」

2:推特「@DDegul__」

3:推特「@sasao1117」

4-5:推特「@GN_zangeX1」

6:推特「@Sorano_1013」

7:推特「@samotyau」

8:推特「@Adinda_DPR」

9:推特「@Star_ptt」

10:推特「@suhukit」

波琳Pauline_Mills

草,是昨天某个aiai群里某位dalao的理智发言(确信)

昨天正好聊到ykn,然后就聊到丢人aiai和ykn想换中之人的梗

又有人提到还有克洛子想换中之人的梗

最后这位dalao溜出来嗦了句:

“既然ykn和克洛子都吵着要换中之人,那么就让她们的中之人交换一下好了。”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就是很草

草,是昨天某个aiai群里某位dalao的理智发言(确信)

昨天正好聊到ykn,然后就聊到丢人aiai和ykn想换中之人的梗

又有人提到还有克洛子想换中之人的梗

最后这位dalao溜出来嗦了句:

“既然ykn和克洛子都吵着要换中之人,那么就让她们的中之人交换一下好了。”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就是很草

牧狼放

【《Behind》迷宫(克攻)第二篇】

原文链接见评论区

(我的肝已经完全…献祭给迷宫了qwq)

欢迎评论!祝吃粮愉快。

【《Behind》迷宫(克攻)第二篇】

原文链接见评论区

(我的肝已经完全…献祭给迷宫了qwq)

欢迎评论!祝吃粮愉快。

夏夕真的想喝奶茶

没有质量的摸鱼摸鱼

好想出门玩啊(ノД`)

没有质量的摸鱼摸鱼

好想出门玩啊(ノД`)

ハクノン

1-2:推特「@3z06hirwjtvu8cF」

3:推特「@denkiufo」

4:推特「@danuni1999」

5:推特「@PH200010」

6:推特「@hirake__goma53」

7:推特「@comuzca_c」

8:推特「@nomain050」

1-2:推特「@3z06hirwjtvu8cF」

3:推特「@denkiufo」

4:推特「@danuni1999」

5:推特「@PH200010」

6:推特「@hirake__goma53」

7:推特「@comuzca_c」

8:推特「@nomain050」

牧狼放

【《Behind》迷宫  第一篇(克攻真受)】

因为与人斗殴,被学校责令停学在家观察一周的克洛迪娜,终于重新回到校园。


说来那是她第一次打架,毕竟对方一个巴掌呼在自己脸上,从没人敢这样对自己,她甚至觉得把对方摁在地上揍都算轻的。


不过也学到了一件事——女人打架真可怕啊。不仅打起来像拔鸡毛一样扯头发,指甲也能当成利器…脖子上的几道指甲划痕,现在还能隐约看到。这和克洛心中所想“大拳大脚的帅气格斗”完全不一样……她甚至怀疑自己“一脚把人踹下楼梯”的打法是不是错的。


但显然她赢了——只不过当老师赶来,看见的却是她呆呆地站在哭成一片的“受害者”堆里。


“...

【《Behind》迷宫  第一篇(克攻真受)】

因为与人斗殴,被学校责令停学在家观察一周的克洛迪娜,终于重新回到校园。


说来那是她第一次打架,毕竟对方一个巴掌呼在自己脸上,从没人敢这样对自己,她甚至觉得把对方摁在地上揍都算轻的。


不过也学到了一件事——女人打架真可怕啊。不仅打起来像拔鸡毛一样扯头发,指甲也能当成利器…脖子上的几道指甲划痕,现在还能隐约看到。这和克洛心中所想“大拳大脚的帅气格斗”完全不一样……她甚至怀疑自己“一脚把人踹下楼梯”的打法是不是错的。


但显然她赢了——只不过当老师赶来,看见的却是她呆呆地站在哭成一片的“受害者”堆里。



“是她们先动的手。”



可她从老师眼里看到“你哪来这么讲的勇气?”


嘛…只要会装可怜,就算是坏人也能被原谅呢。





“我作证,的确是她们先动的手。”




一旁的人起身,黑色的墨水一滴滴顺着衣服滴在地板上,然而,平静的语调一如既往——



就好像刚刚被霸凌的并不是她。




她单手抹了把脸,这才能看得清样子



“天堂同学,你怎么也在这?”



老师一脸“你这么优秀的学生怎么也会掺和到这种事里”的表情——

啊,真是蠢得看不惯——谁都可能成为校园暴力的牺牲者,理所应当地认为优等生不会被欺负,或者都当成小打小闹,才会任由这种事越发肆意吧。


虽然她也吃惊于那个天堂真矢竟然会被校园暴力


——小人的妒忌心真可怖。




“我……”



她有些迟疑


——毕竟“她们把我推到暗角灌墨水”这种事…

让本人讲,不可能不踌躇吧





“她们想拿墨水泼我,天堂过来帮我挡住了,还劝我不要打她们,可我怎么能不还手!”



气势汹汹地喊着谎话,一旁的天堂惊讶地眼看着她。地上那一群还哭得梨花带雨,也没能有人站起来戳穿她——毕竟她们也理亏。



“是这样吗?天堂同学?”



老师貌似不想相信自己这个“金发混血流氓”的话,而看向他信任的“优等生”。



“………嗯,是这样的。”




感谢上帝,这讨厌的女人能配合自己,不然她就要被冠上“骗子”的新罪名了——这可比身上的墨水难洗多了。









——————————————————





——————






“所以,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反击吗?”




在老师处理完那帮学生后,也被下达了从明天开始的“停学令”,不仅如此,还要在放学后把整个走廊跟楼梯的墨水清理干净——毕竟自己把对方打得伤势更重。


克洛迪娜想,自己或许在打架方面颇具才能。



“………”


放学后一直默默陪在自己身边打扫的天堂,对此并没回应。



“用我的停学代价来换,不够吗?”


难得狡猾一回,毕竟她也很想知道——这个自己追逐了近两年的“强大”对手,到底为什么,被欺负后连反击也不做。


对方沉默片刻,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并不觉得这值得反击。我也不想对鄙视的东西做任何反应。”





……好一个傲到家的家伙。





如果那时她反击的话,证明她受影响了——然而,她根本不屑于被这种东西左右,她蔑视着这些小人之为,“恶心”她们到根本不愿“施舍”任何“反应”——所以那些无动于衷的行为,其实是最赤裸裸的鄙视。



瞬间感觉自己段位低好多

可恶

简直就像疯狗互咬了嘛……



“……你觉得她们能意识到吗?”


就像龙同虫讲,根本不在一个地段上啊…



“那是她们的事,我为何要因谁改变做法?”




……是天堂真矢呢。




啊啊…到头来自己干了“低水平的事”还揽了一屁股债,真是逊呢。



“不过…谢谢你,西条桑。”



对方声音突然变小许多,语气也一下柔和得让人不知所措


“诶?”


“谢谢你帮了我,还有…不让我难堪。”




果然,还是在意的啊。



“啊,那种情况下谁都会冲过去的吧,……而且让自己说自己被欺负什么的…是我我也打死不想说啊…。”



第一次被天堂真矢这样“柔软地”道谢,一时竟还有些不适应,毕竟自己一直视对方为“死敌”。每每成绩放榜时,她总会对着公式板上她的名字低声说“我不会输的。”而对方却似乎从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依旧顶着那一脸淡然从身旁走过。


“而且…我也看不惯那种行为。如果妒忌的话,那就用自己的实力来一对一,那么多人背后下暗手,可恶还可悲。啊…果然还是忍不住想打…——”



不知为何,想到天堂真矢,她突然变得“热血”起来,不只是因做事原则,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啊咧





别的…





…什么……东西?






话说,当时看到这个“天敌”被群人按住手脚,掰着嘴,衣服还被扯得凌乱不堪,嘴上、脸上、还有身上、甚至腿上,都流着墨水时——她第一反应竟不是愤愤不平欲张正义,而是一心的想冲过去保护


就好像



看到自己珍视的东西被伤害了一般



——


——这种感觉出现在“敌人”身上,…怎么想都很奇怪啊。






当克洛迪娜沉浸在自我审讯中时,天堂真矢默默盯着她


当克洛回过神时,正好对上那双深邃又透亮,如紫水晶般的眼眸——夕阳下,晕染着暖光,朦胧又美丽,……——她竟觉得心动。





“!怎…怎么了…?”



“……我以为,除我之外…”



语气飘忽,如一丝不经意地呢喃




“除你之外…?”



“诶?、啊…没事…,没什么。”



“…、哈?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天堂真矢?”




这女人总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真的没事……,话说西条桑再不快点打扫学校就要关门了。”



“…啊,——好的。”




克洛连忙抄起拖把,把剩下的地方脱完,又收拾起所有铁桶往洗手间走去。



“我帮你拿——”


天堂真矢欲追上前 去接克洛身上那一大堆叮叮咣咣


“啊,不用了,你站在那里,地很滑——”





然而还是晚了,对方走的急,一个打滑跌过来





“小心————!”






克洛想都没想就扔掉东西迎上去,然而对方突然扭身变轨,躲开了自己,绊翻窗台的水仙,并重重撞到走廊墙上。



哗啦——




——砰————




倒在地上,从头湿到尾








“!——你干嘛躲啊天堂真矢!是笨蛋吗?!”



“会把西条桑弄脏的。”


她扶了扶肩头,站起来,原本一身半干不干的墨,一部分碰水晕染开,一部分则黏在墙上,还有很多混着水糊在刚擦净不久的脸上手上。



这个笨蛋




克洛迪娜的心莫名疼起来,尽管她知道这个人独立,坚强,还固执……但不知为何,她看她这样,就是没来由地心疼




你今天怎么回事啊,西条克洛迪娜!








“…可你把墙弄脏了我更困扰啊。”



克洛边说着,边脱掉校服外套,把这个湿淋淋的“小黑人”揽过来,手绕到她脑后,解开蓝紫色发带,手松了松垂下的头发,拿起外套,盖在她头上擦拭起来。



“等、……西条桑、衣服……”


“既然你把墙弄脏了,就乖乖听话让我擦————”



克洛强硬地堵回去,而手上的动作却格外温柔。她的手顺遍天堂整个脑袋,随着擦拭动作的后移,手腕时不时触碰到她纤细的脖子,擦到鬓角时,指尖蹭过她的耳朵——意外的柔软,而且,热热的。


“……”


天堂真矢看着眼前人近在咫尺的脸——法国人凸显而精致的五官,金色的眉毛格外俊气,红宝石般的眼睛,似乎深含着火的温度。


太近了


天堂感觉脸颊开始发热



一直没怎么注意过这个“执意与自己竞争”的邻班同学,认为她除了好胜心强之外,就跟那些人一样————毕竟这样做,对谁来讲都是最轻松的。


自己也已经习惯了



既然身边的人都一个样,那么就干脆别去看,别去想,自我封锁起来,一个人走下去——独自一人也是可以的。




……多久没像这样,定睛注视着一个人了呢



————







原来除我之外,还有这样的人啊。









————————————————












“来,把眼睛闭下。”


“!、…哦…嗯——”



擦完头后,克洛把沾了墨水的一面翻过去,小心翻叠出袖口最干净的一角,一手捧起酒发女孩的脸,一手细致地擦去她额头与双颊上的墨渍。


由于闭着眼,其他感官便更加敏感——天堂真矢感觉到对方轻微的气息一下下打在脸上,若即若离的清香使她有些飘忽,手指热热的,划过脸颊时痒痒的,但并不讨厌,不如说…很舒服。



心跳得好快





——你今天怎么了,天堂真矢?






“好了,完工。”



克洛迪娜将对方耳边最后一缕垂发整好,朝她笑了笑,将已黑成一团的外套拧干,叠起来。看到这惨不忍睹的外套,天堂真矢自责地捡起水桶跟拖把


“对不起西条桑,请务必让我把你的衣服洗干净,还有这个墙,也请让我来清理。时间不早了,西条桑就先回去吧,明天我会把外套给你……”



这人还真是固执啊




“可以,但我要在这里监督你擦干净才行。”


“诶?”


“我不觉得你能擦得比我干净。”




别想撵我走




“………我也不觉得你擦得就比我干净。”



“我绝对更干净些。”



“不可能。”


“你也不可能——”


“那可不一定——”


“哈?那就比比看——”


“乐意奉陪——”



……




…………







于是那晚两人被锁在学校,最后不得不摞水桶翻墙出去。




第二天,全校师生被整个楼层一夜间光洁发亮的墙惊到。






——————






——————————



“衣服洗好放在我的柜子里就行,停学期结束后我回来取就好。”



“……可以明天直接送去西条桑家吗?”


“诶…?”



…………



………………















“……可以哦。”





————————未完待续————————



【因为是从第二篇开始配的图,所以第一篇就直接写文了,在此说明一下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