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条克洛迪娜

75883浏览    2964参与
ハクノン

1-7:p站「タクミン」

8:推特「@B_str17」

9-10:推特「@_YuU707_」

1-7:p站「タクミン」

8:推特「@B_str17」

9-10:推特「@_YuU707_」

潜(当事人x)

【迷宫】abo1世界后续 番外

预警:ooc,小学生文笔,原abo设定,克洛a真矢o,沙雕,光昼邪教


1.


大家好,我叫西条真帆,是个alpha。


我相信大家现在肯定一脸懵,脑子里的小问号有很多小朋友。


但是没关系,这些小问号接下来基本上都会被解决,当然,如果解决不了我也是没有办法。


我本想做个详细的自我介绍,但是想想算了吧。


我觉得大家想知道的,肯定是我的母亲们。


毕竟谁都会更好奇天堂真矢和西条克洛迪娜,而不是她们弱小、无助、又可怜但能吃的女儿呢?


人之常情,我都理解。


我相信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矢克洛粉了,想必大家对于我两位母亲的日常生活很感兴趣,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听我的爆...

预警:ooc,小学生文笔,原abo设定,克洛a真矢o,沙雕,光昼邪教


1.


大家好,我叫西条真帆,是个alpha。


我相信大家现在肯定一脸懵,脑子里的小问号有很多小朋友。


但是没关系,这些小问号接下来基本上都会被解决,当然,如果解决不了我也是没有办法。


我本想做个详细的自我介绍,但是想想算了吧。


我觉得大家想知道的,肯定是我的母亲们。


毕竟谁都会更好奇天堂真矢和西条克洛迪娜,而不是她们弱小、无助、又可怜但能吃的女儿呢?


人之常情,我都理解。


我相信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矢克洛粉了,想必大家对于我两位母亲的日常生活很感兴趣,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听我的爆料。


所以,我就不卖关子了。











我,才不会爆料呢!傻了吧!口合口合口合口合


2.

“真帆她这样子……到底像谁?”红宝石般眼眸的主人看着自家正优雅地品着红茶的女儿,一脸茫然。


天堂真矢:“……”


西条真帆似是才注意到了自家的两位母亲,露出温和得体(虚伪)的微笑,用着继承她其中一位母亲悦耳嗓音说道:“你们回来了啊,欢迎回家。”


两位母亲沉默了一会儿。


这年头,逃学的人都这么嚣张了吗?两位家长想。


“真帆,你是不是要解释一下你为什么逃课这件事。”天堂真矢严肃地看着西条真帆。作为一家之长,她必须好好管管自家的女儿,绝不能让女儿长歪。


拥有着与她母亲一样似燃烧着火焰的赤瞳的西条真帆神色自若地看着她的妈妈,微笑道:“我并没有逃课,只是身体不舒服,在保健室休息了一会儿。”


“……你是说你刚好每节绘画课都身体不舒服,刚好每节绘画课都在保健室度过,这样的行为不是旷课对吗?”西条克洛迪娜冷着脸说道。


只是被告知自家女儿逃课,但是没有被告知具体逃了什么课的天堂真矢感觉有点不妙。


“我是这么认为的,我相信妈妈也是这样认为,妈妈,你说呢?”充分结合了二人优秀基因的alpha笑容不变,又喝了一口红茶,在心里感叹果然是要喝喝下午茶才舒服,如果有马卡龙和年轮蛋糕就更完美了。


果然……


被自家女儿捅了一刀的天堂真矢感觉有点不太好 但也没办法回什么。


想起自家妻子学生时代的西条克洛迪娜才明白过来,一时不知说些什么。


最后,西条克洛迪娜看着天堂真矢认真地说:“当年你到底怎么成功结业的?”就天堂真矢的绘画水平和她绘画课可怜的出勤率,她到底怎么结业的。


天堂真矢:……


3.


西条克洛迪娜被老师告知最近西条真帆没有缺席绘画课,她震惊不已。


原本她都以为自家崽要像她妈妈一样,最后得靠金钱的力量结业,然后老师这个消息,让她突然觉得自家崽还是比她妈妈要好上那么一点的。


结果……


“我想了想,我要当全科唯一的TopStar。”


“这样,她只能去追逐我了,她的眼中就只有我一个了。”


那小兔崽子精致美丽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犹如红宝石般的眼眸闪烁着自信的光,浑身上下散发着骄矜的气息。


果然,是天堂真矢的女儿。


一副德行。


西条克洛迪娜想着。


4.


被西条真帆喜欢的小可怜人叫神乐月。


她的母亲们大家都很熟,露崎真昼和神乐光。


神乐月是她们的第二个孩子,与西条真帆同年出生,但比西条真帆大一点点。


她是个alpha,之前就读于xxxx学校,但由于种种原因,转到了西条真帆所在的学校。


她很出色,是个优秀的alpha,但比起真帆还差了一点,所以成为了次席。


好在西条真帆的绘画水平跟tan(–π/2)一样,烂到无下限,让她找回了许些自信。


但是……


这货为什么学绘画这么快?!!!!!


于是,神乐月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次席了。


允悲。


5.


在又一次心软让自称无家可归、被众所周知的虐狗夫妇抛弃、可怜无助又弱小但是是首席的西条真帆进入自己的公寓,然后被西条真帆半哄半骗地再次带上床的神乐月想,她下次还信这个骚话连篇、演技惊人的家伙,她就惩罚自己不去海洋馆一个月,也不许抱Mr.White一个月。


然后……


这种想法在一周后被西条真帆压着咬腺体标记时又出现在神乐月脑子里了。


6.


神乐阳是很不能理解自己的妹妹,一个alpha,到底是怎么被另一个alpha骗走的。


但她知道那个alpha是号称最alpha的omega天堂真矢和最让人想嫁的alpha西条克洛迪娜的女儿后,她就明白了。


毕竟有其母必有其女。


7.


神乐月完美的继承了她的母亲们,十分天然。


又呆又黑的那种。


这一点西条真帆切身的体验到了。


——————————————————————————————

卡文了,写写水水的番外。


一写到子代就忍不住脑洞大开了,真帆是百分之六十的首席和百分之四十的克洛酱混合而成的,顺带一提,绘画其实她是继承了克洛的,但她不喜欢绘画是的的确确来源于真矢。


下次的番外还是回到真矢克洛身上吧!



黑原長雄

P1~P2:@zyagazyaga117

P3:@lsuepsuasmi

P4~P6:@samotyau

P7:@bpdne

p8:@GN_zangeX2

P1~P2:@zyagazyaga117

P3:@lsuepsuasmi

P4~P6:@samotyau

P7:@bpdne

p8:@GN_zangeX2

koyuu

【关于下次更文及故事的主要大纲】

最近一直在构思首席的成长文。但是又开学了怕没有时间码文。

下面来列列大纲?


这是关于架空的平行世界【人物名字,性格所有的都一模一样,只是生活的差异,不喜勿点!】

然后讲述真矢幼年时期到初中时期遇到克洛子,在追随克洛子和她一起上圣翔,然后结婚的故事。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我怕说太多会忍不住剧透】


我们这里已经开学了,所以尽量一天保底一更。


真矢大人的追妻路开始了哦!


最近一直在构思首席的成长文。但是又开学了怕没有时间码文。

下面来列列大纲?


这是关于架空的平行世界【人物名字,性格所有的都一模一样,只是生活的差异,不喜勿点!】

然后讲述真矢幼年时期到初中时期遇到克洛子,在追随克洛子和她一起上圣翔,然后结婚的故事。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我怕说太多会忍不住剧透】


我们这里已经开学了,所以尽量一天保底一更。


真矢大人的追妻路开始了哦!




杉须猫

吃可爱长大的克洛(确信)

(动作有参考)

吃可爱长大的克洛(确信)

(动作有参考)

ハクノン

1-2:推特「@ra_men06」

3-4:推特「@rainbow_7230」

5:推特「@nanangel_banana」

6-7:推特「@ududurinP_desu」

8-10:推特「@selisuke」

1-2:推特「@ra_men06」

3-4:推特「@rainbow_7230」

5:推特「@nanangel_banana」

6-7:推特「@ududurinP_desu」

8-10:推特「@selisuke」

幼驯染是游戏废

婚前婚后「婚前篇 下」

考试归来


第一次尝试这种比较情趣的car

写的不好可以提点建议


点击此处 


如果挂了记得戳我补档

考试归来


第一次尝试这种比较情趣的car

写的不好可以提点建议


点击此处 


如果挂了记得戳我补档

潜(当事人x)

【迷宫】abo2世界下后续 part5

预警:ooc,小学生文笔,原abo设定,克洛o真矢a,生子,沙雕,刀,破镜重圆


接下来天堂真矢没有再和克洛说话,毕竟还是要慢慢来,克洛态度有所软化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于是整顿饭她就边吃边看着克洛,仿佛克洛极其下饭,这让不经意间对上天堂真矢眼神的克洛又耳根发红,慌忙错开视线。


待两人吃完饭后,天堂真矢自然而然地收拾着盘子,端进厨房开始洗碗,而克洛则是拿起了抹布开始擦桌子。


天堂真矢娴熟地洗完了碗,一进入客厅,就发现坐在沙发上的克洛已经打开了全息投影,而投影出来的,正是此次节目的导演,坂本真子。


“啊,天堂桑你弄好了,快过来吧!”真子招呼着天堂真矢。


天堂真矢笑着点了...

预警:ooc,小学生文笔,原abo设定,克洛o真矢a,生子,沙雕,刀,破镜重圆


接下来天堂真矢没有再和克洛说话,毕竟还是要慢慢来,克洛态度有所软化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于是整顿饭她就边吃边看着克洛,仿佛克洛极其下饭,这让不经意间对上天堂真矢眼神的克洛又耳根发红,慌忙错开视线。


待两人吃完饭后,天堂真矢自然而然地收拾着盘子,端进厨房开始洗碗,而克洛则是拿起了抹布开始擦桌子。


天堂真矢娴熟地洗完了碗,一进入客厅,就发现坐在沙发上的克洛已经打开了全息投影,而投影出来的,正是此次节目的导演,坂本真子。


“啊,天堂桑你弄好了,快过来吧!”真子招呼着天堂真矢。


天堂真矢笑着点了点头,神色自然地坐在了克洛身边,克洛身子一僵,又立马往旁边移动,拉开与天堂真矢的距离。


天堂真矢浑不在意。


真子说:“刚刚由于你在洗碗,所以我们这边先让西条桑准备好了全息投影,西条桑才刚刚打开你就来了。”


“现在,既然你来了,我们就开始今天的任务等级评定吧。”


“首先是节目组的评定,我们给出的等级是——”她故意拖长了音,想要引起两人的好奇,结果这两人并没有什么反应。


“C级!”真子说道。


这个等级不仅让天堂真矢皱眉,也让克洛迪娜有许些吃惊和有些不满意。


克洛迪娜曾补过这档节目,里面的情侣大多是等级A、B,鲜少有C的,她来的时候想着她一个专业演员,拿个全A应该没问题,后面看到天堂真矢,这个想法瞬间消失了,但潜意识里面还是觉得她们两个极其优秀,虽然A不太可能,但B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结果哪知一来就拿了个C。


看着两人流露出许些不满的神情,真子满意道:“虽然这次你们两人完成了这次任务,但实在是太差劲了!”


“你们可是情侣啊!哪对情侣会走路一前一后隔一米。”


“哪对情侣会一个人在选菜另一个人只是在发呆。”


“哪对情侣会从头到尾就对话了几次!”


有啊,分手了的情侣。克洛在心里忍不住吐槽。


“而且,虽然你们的确是一起做饭,但厨房里根本没有温馨和爱的氛围,好似两个人只是做饭机器人,尬的我说不出话来了。”


“要不是最后天堂桑给西条桑你上药,还有最后一段你们的互动,我们都打算给D了。”


“希望你们接下来的日常生活中能够更甜蜜一些!”


一番话直叫网友们点头。


克洛沉默。


最后那句话彻底消灭她心里的不甘。


和天堂真矢甜蜜?


倒不如杀了她来的简单。


而旁边的天堂真矢则是淡定自若,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了,现在让我们看看网友们对你们的打分吧!”


网友1号:就算我声嘶力竭,也要大声喊出,满分!满分!


网友2号:纵然她们尬的像离婚夫妇,我也要大声喊出,满分!满分!


网友3号:对视即是上床,她们都已经上床了!满分!满分!


网友4号:满分!


网友5号:不!不可以!给她们满分,是对那些拼命秀恩爱的假情侣的轻视!99分!不能再多了!


网友们热烈地讨论着,不得不说她们这一对是这个节目以来最画风清奇的,又加上两人颜值高,整个透着狗血虐恋的气息,磕起来异常带感,所以大家还是很喜欢她们。


在真子放出来的面板上,他们这一组的评分并不是整个节目组最高,毕竟也有不少人觉得她们太虐了,但也是排中间的。


“所以,综合评价,你们的评分是——”


“B级!”


“恭喜你们获得奖励资金2000元!”


投影一转,出现一个银行账号转账信息,显示转账2000元。


进入节目后,节目组让她们把手机都交给了团队,现在她们用的是节目组统一发放的手机,每对情侣两人均绑定了同一个初始余额为零的银行卡,在这一个月,她们必须只能从节目组做任务获得或者自己赚取生活费。顺带一提,克洛的手机壳是橙色,而天堂真矢的是灰色。


“今天的任务就结束了,接下来是你们自由活动时间。”然后她们三人客套了一番,真子就结束投影了。


客厅中只剩下克洛和真矢两人。


————————————————————————————————

诸君,告诉你们不幸的消息。


我,卡文了。


所以码文速度会慢下来,从一天多更到一天一更,甚至……有可能多天一更。


总之,灵感快来吧!!!!


不然我就去开那个新坑了。



翔空

黑星的Revue 04

畢宿星的歌無人聽曉

國王的襤衣隨風飄搖

歌聲默默地消逝在那

昏暗的卡爾克薩

                        黑星的Revue 4

周圍沒有任何的聲音。

別說人聲,甚至連風聲都沒有。

但明明沒有任何風吹過,大場奈奈卻感覺到背後有股涼意。

想必身旁的兩人也是一樣的,天堂真矢與西條克洛迪娜正專注的注視著前方。

她們的眼前...

畢宿星的歌無人聽曉

國王的襤衣隨風飄搖

歌聲默默地消逝在那

昏暗的卡爾克薩

                        黑星的Revue 4

周圍沒有任何的聲音。

別說人聲,甚至連風聲都沒有。

但明明沒有任何風吹過,大場奈奈卻感覺到背後有股涼意。

想必身旁的兩人也是一樣的,天堂真矢與西條克洛迪娜正專注的注視著前方。

她們的眼前,就是聖翔的大門。

通往地下劇場的道路。

「……走吧。」由真矢率先踏出第一步,兩人緊隨在後。

路上並沒有任何的阻礙,但這才是最奇怪的。

雖然現在的時間確實不早,但連門口的警衛室都空無一人,這才是最奇怪的。

「說起來。」奈奈想起了事情,她拿著手上的劇本問道:

「這個劇本到底是什麼?」

「這個是?」克洛把劇本從奈奈手中抽走,在看到封面的時候倒吸了一口涼氣,

「黃衣之王?」

「克洛你也知道?」

克洛點了點頭,

「黃衣之王被譽為是傳說中的劇本,成功演繹出此劇本真諦的人,就能得到top star的名譽。傳說是這樣的。」

「跟Starlight有點相似呢。」

奈奈這麼說著,隨即被身前的真矢說了一句:

「差多了。」

她停下腳步,轉身面對兩人,

「黃衣之王不是那麼兒戲的東西……星見同學不應該接觸這個劇本的……」

「……真矢?」克洛擔心的叫她的名字,真矢在深呼吸一次以後,才開口說:

「黃衣之王的確是傳說中的劇本,演繹出真諦的人能獲得無上的榮光這一點也是真的。……但是付出的代價太大。」

「代價?」奈奈與克洛都發出疑問,但真矢只是搖著頭,然後又說了一句:

「黃衣之王是被詛咒的劇本。最後等待著演員的,只有無盡的深淵。」

奈奈畏懼的看著手中的劇本。

位於封面,穿著黃衣背對自己的那個人,感覺好像會突然面向自己。

越是看著,就覺得周圍越來越黑暗。

腳下似乎有個黑暗的沼澤,正在一點一點的把自己拉下去。

奈奈沒辦法掙扎,她連舉起手呼救都做不到。

雙手漸漸無力,拿著的劇本掉落於黑暗之中,但落於黑暗中的劇本卻發出了光芒。

黑色的,光芒。

手開始能夠提起,她朝著那抹光芒,伸出手--

「奈奈!奈奈!」

「大場同學,清醒點!」

奈奈恢復了意識。

黃衣之王的劇本落在地上,地面當然是一般的走廊。

黑沼就像是幻覺一樣,不復存在。

「奈奈,沒事吧?突然怎麼了,叫你都沒回應,還做出一些奇怪的動作。」

克洛關心的問,奈奈擦了身上的冷汗,正想要回答剛剛自己的經歷時,從走廊的深處傳出了聲音。

是歌聲,清脆的歌聲。

但是--

「……這是,什麼?」

聽不懂,這個歌聲所用的語言,完全聽不懂。

不是日語,不是英語,不是華語,不是法語,就像什麼語言都不是……

是完全無法理解的語言。

不僅如此,其旋律也十分怪異。

音階忽高忽低,節奏也忽快忽慢,明明就是如此混雜的東西,卻能聽出來是歌聲。

不是站在原地說話的時候了,三人點了頭,在奈奈撿起地上的劇本時,她們往聲音傳出的方向前進。

在走廊之中轉了個彎,原本並不該在此處的電梯出現了,這是通往地下劇場的通道,是被選中的舞台少女才能進入的地方。

歌聲,也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大場同學,有件事我要先說。」

真矢轉過頭,對著奈奈說:

「星見同學會消失的原因,就是因為這本劇本。」

「……黃衣之王……」

奈奈緊抱著劇本,接著真矢又說了一句:

「那麼,如果要解決整件事的話,關鍵在於這個劇本--」

她指著劇本,但卻又將手指,指向了奈奈,

「--以及你,大場同學。」

「欸?我?」

真矢微微一笑,走向前去,按下電梯的按鈕。

這次的電梯並不像以往那樣,在電梯門打開後,出現的是向下延伸的,長度驚人的樓梯。

「走吧。」真矢率先衝下樓梯,克洛緊隨其後,在最後面的是奈奈。

樓梯只有一條,只要一直往下走,就能抵達地下劇場。

但越走越底下時,燈光越來越暗,最後甚至已經看不到四周。

與此同時,腳下踏著的也不再是階梯,而是平穩的地面。

「真矢?克洛?」

奈奈大聲呼喚自己的同伴,但無人回應,周圍環繞的依然只有那不明的歌聲。

雖然因為黑暗,什麼都看不到,但憑著聲音確定方向,奈奈還是能做得到。

她抬起腿,一邊循著聲音,一邊往那個方向走去。

聲音有在漸漸的變得大聲,但是同時旋律似乎也激昂了起來,旋律的高低起伏變得更大、更快速。

然後,奈奈停下了腳步。

她的眼前,有聚光燈照耀著。

在那道光芒底下,有個人背對著自己,坐在道具箱上,隨著旋律哼著歌。

奈奈記得這個身影,雖然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到了,但她依然記得清楚。

削劇的根本源頭、憧憬舞台的花苞。

她似乎意識到自己在身後,停下了正在哼唱的旋律,即使如此,周圍的歌聲依然沒有停下。

她跳下道具箱,轉過身來,然後優雅的提起裙子鞠躬,

「歡迎你,大場奈奈。」

「……艾露。」

眼前的人無疑是艾露,地下劇場的女主人。

「歡迎你來參加黑星的Revue,大場奈奈。」

艾露微笑著對她說,聚光燈一閃一滅,在這瞬間,奈奈身上的衣服已經變成了舞台上的Revue服。

她立即就反應了過來,雙刀出鞘,右手的大太刀指著艾露,

「這是怎麼回事?」

「如你所見,這是Revue。」艾露並沒有任何波動,她只是微微的笑著,然後說:

「獲勝的那一人,可以得到Top star的稱號,並能實現自己所希望的事……大場奈奈,你應該是最清楚的。」

奈奈的手抖了一下。

對於重複奪得王冠,進行了無數次再演的她,當然是無比的清楚。

「你是最後一位參演者。」艾露站在原地,保持著被刀尖指著的距離,緩緩的說:

「是這黑星,的最後一個階段。」

「……黑星是什麼?」

奈奈問著,艾露輕輕的笑著。

她舉起手,手上拿著一個劇本。

是原本應該在奈奈身上的,黃衣之王。

「……不論是怎麼樣的舞台,我都會演繹給你看。」

艾露的笑聲沒有停,而奈奈--

舉起刀向她砍去。

聚光燈一閃一滅,刀並沒有砍中任何東西的感覺,奈奈踩在劇本上,而艾露在自己身後。

她轉過身,

「你不是艾露,艾露可不會這麼笑。」

艾露轉過頭,是的,轉過頭。

只有頭轉向了自己,臉上的表情扭曲在一起,然後變成了黑暗。

聚光燈熄滅了,黑暗中只有無法理解的歌聲。

「讓我好好的,欣賞這獨一無二的舞台吧。」

對方的聲音在四周飄蕩,最後全部消逝。

聚光燈再一次閃爍,這次不止一盞聚光燈,而是多數的聚光燈打在同一個地方。

奈奈邁步走去,聚光燈照耀的地方,黃衣之王的劇本躺在那裡。

而在劇本的旁邊,插著兩把劍。

而在劍上,缺少了鈕扣的披肩,掛在劍上。

明明沒有風,但披肩卻在飄蕩著。

一直圍繞在耳邊的歌聲,就在這時候停了。

與此同時,電話的鈴聲也響起了。

還沒拿出手機,卻有另一道聲音出現。

「人有命中注定的一顆星。」

聽到聲音,奈奈馬上轉過了頭。

聚光燈齊往聲音的方向打去,在對方行走的路上排成一道行列。

「爍星、明星、流星。而如今,我已抓到了我的那顆星。」

奈奈對這些台詞都有印象,但是後面卻變了。

「99期生,星見純那。」

聚光燈打在星見純那的身上,燈光卻變得黯淡,甚至有種黑色的感覺。

「讓你見識吧,屬於我的星。」

披著黑色披肩的純那,正在邪笑著。

手上的弓指著上方,黯淡的聚光燈打在她身上。

就像,黑色的星光一樣。

【黑星的Revue 第四幕

出演者:星見純那、大場奈奈】

koyuu

【迷宫·天堂真矢的幼化】 小真矢的服装秀

☆欲知前情,请戳主页


☆之前小真矢的时装秀被我吞了,我又来补了一章


【番外】

那天,克洛迪娜平平安安回到家,并带了一堆衣服回来。

“啊,这些衣服都好可爱!”奈奈双手合拢,喜滋滋地说“这下我就可以拍到小真矢可爱的照片了!不过话说回来,西条同学。”

“怎么了?”

“天堂同学过一两天就变回来了,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小孩子穿的衣服?”

“这……这当然是因为,因为小孩子嘛!吃饭的时候衣服总会弄脏的!”克洛迪娜强行解释。

想让小真矢把所有可爱衣服穿一遍什么的她才不会说呢!

“那,马上吃晚餐了。”奈奈笑着说,“西条同学带小真矢去换衣服吧!”

在一旁的小真矢也顺势抱住了克洛迪娜的腿,...

☆欲知前情,请戳主页


☆之前小真矢的时装秀被我吞了,我又来补了一章


【番外】

那天,克洛迪娜平平安安回到家,并带了一堆衣服回来。

“啊,这些衣服都好可爱!”奈奈双手合拢,喜滋滋地说“这下我就可以拍到小真矢可爱的照片了!不过话说回来,西条同学。”

“怎么了?”

“天堂同学过一两天就变回来了,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小孩子穿的衣服?”

“这……这当然是因为,因为小孩子嘛!吃饭的时候衣服总会弄脏的!”克洛迪娜强行解释。

想让小真矢把所有可爱衣服穿一遍什么的她才不会说呢!

“那,马上吃晚餐了。”奈奈笑着说,“西条同学带小真矢去换衣服吧!”

在一旁的小真矢也顺势抱住了克洛迪娜的腿,“克洛迪娜,换衣服~”

小真矢看着摊在床上的一堆衣服,“呐呐,克洛迪娜?为什么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衣服呢?”

克洛迪娜尴尬地一笑“外面的小朋友现在都是这么穿的哦!马上吃饭就换一个便于行动的衣服吧!”

克洛迪娜将一套深蓝色的水手服递给了小真矢。

“好~”小真矢举着手,很开心的答应了。

换完衣服的小真矢一脸期待地看着克洛迪娜,“克洛迪娜,我好看吗?我好看吗?”

“卡……卡哇伊!!”克洛迪娜差点叫出声,“等……不是,过来……”(已经兴奋到语无伦次的某人)

小真矢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听克洛迪娜的话乖乖坐在梳妆台前

“既然衣服换了,要不要稍微变一下发型呢~”克洛迪娜将小真矢的长发发梢稍微卷了卷,扎成一个双马尾,并将一个大蝴蝶结夹在了脑后。

“笃笃笃”门外传来奈奈的声音,“西条同学,小真矢。晚餐已经好了哦!”

“马上来!”克洛迪娜回应了一声,笑眯眯的拉起小真矢的手,“走吧”

“西条同学,你们太慢了哦!本小姐都已经等了好久……”香子突然停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小真矢。众人也皆是一惊。

双马尾随着小真矢的动作摆动着,因为没有试穿,所以袖子有些长了,遮盖住了一半的小手。小真矢一只手牵着克洛的小拇指,另一只手含在嘴里,眼神放光的盯着餐桌上的烤土豆。

“天哪!”华恋最先反应过来,拉着真昼的手,激动的说,“真昼,小光!这是什么物种!也太可爱了吧!!!”

小光也愣愣地点头

真昼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们,纠正道“华恋酱,小光。小真矢是人啊!这样说别人也太失礼了”

旁边的奈奈已经拿出相机不知道围着小真矢拍了多少张照片了。

“肚子饿了!”小真矢晃了晃克洛迪娜的手,抬头可怜巴巴地强调,“肚子饿了!”

“啊,大家。先吃晚餐吧!”纯娜推了推眼睛,“一会烤土豆冷了就不好吃了。”

“啊呜~”小真矢满足地吃着克洛迪娜喂的烤土豆,不小心吃到了克洛迪娜的手指,"克洛迪娜的手指好香!"于是小真矢抱着这个念头,决定多“不小心”几次。

克洛迪娜摸了摸小真矢的头,“好吃吗?”

“好次!”瞬间被戳中萌点。

“好开心啊~”奈奈拍着克洛迪娜喂小真矢的画面,“被小真矢说烤土豆好吃真的好幸福。”

“双叶!”香子突然双手抱着双叶的胳膊,“我想要个小孩子养养!”

“咳咳咳……”双叶正在喝水,听到香子这么说立刻被呛了几口,差点喘不上气“香子,你还是个孩子要养什么小孩”

“不嘛!我就要!……”香子缠着双叶闹着。

“啊,相机没电了!”奈奈苦恼地叹气。纯娜将自己的相机给了她,“早知道你会这样,特地给你准备了。”

“呜哇,谢谢纯纯!”

“啊!真是的,华恋酱,小光!你们吃了几个烤土豆了!这样下去会长胖的!”

“4个。”小光腾出一只手,比划了一个数字。

“没关系的啦!真昼,你也快吃啊!”华恋依旧是那个华恋,不将体重放在心上。

“华恋酱!小光!马上就要到圣翔祭了!你们能不能注意一点!”真昼真的生气了(露妈妈太难了)

克洛迪娜看着面前一片欢乐的场景,低下头发现小真矢在对自己笑,于是亲了亲小真矢的脸。喂食着物和她一起玩闹起来。



没错,没了【狗头保命

koyuu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到的克洛子,阿拉丁都过去好几天了今天才发现,这下迷宫齐了【喜极而泣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到的克洛子,阿拉丁都过去好几天了今天才发现,这下迷宫齐了【喜极而泣

牧狼放

“带着他们离开这,现在。”


“你也必须跟我们一块走! Claudine!”


“快点”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爆炸太强了,Maya她已经 出不来了啊————”


“走,快点。”


“你个蠢货————!”


“听着”


Claudine回头,语气平静得不像平时那只热情开朗的狮子


“——在救出她前我是不会活着从这里出去的。”


【p.s.:是忠诚的克洛狮qwq(哭)…这次画了现代设定,我爱她们🥺】

“带着他们离开这,现在。”


“你也必须跟我们一块走! Claudine!”


“快点”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爆炸太强了,Maya她已经 出不来了啊————”


“走,快点。”


“你个蠢货————!”





“听着”



Claudine回头,语气平静得不像平时那只热情开朗的狮子




“——在救出她前我是不会活着从这里出去的。”





【p.s.:是忠诚的克洛狮qwq(哭)…这次画了现代设定,我爱她们🥺】

潜(当事人x)

【迷宫】abo2世界下后续 part4

预警:ooc,小学生文笔,原abo设定,真矢a克洛o,生子,沙雕,刀,破镜重圆


天堂真矢看到克洛神情的那瞬间,就知道她这一步走错了。但她又不能回到过去,只得温柔笑道:“我们开始做饭吧。”


克洛看着那双望着她充满柔情与光的紫罗兰眼眸,只是冷淡地说好。


克洛不太擅长于料理,所以以前都是给天堂真矢打下手。即使后面回到法国独居,由于工作原因以及工作要求,她的餐食都是由团队负责,自己也没下过厨。


现在节目要求两人一起做饭,克洛也没有理由不进入厨房,所以她就负责洗菜切菜。


洗菜很简单,很快就洗完了。


正当她切菜时,由于四年都没进厨房了,记忆生疏又加上她心思也没有全在切...

预警:ooc,小学生文笔,原abo设定,真矢a克洛o,生子,沙雕,刀,破镜重圆


天堂真矢看到克洛神情的那瞬间,就知道她这一步走错了。但她又不能回到过去,只得温柔笑道:“我们开始做饭吧。”


克洛看着那双望着她充满柔情与光的紫罗兰眼眸,只是冷淡地说好。


克洛不太擅长于料理,所以以前都是给天堂真矢打下手。即使后面回到法国独居,由于工作原因以及工作要求,她的餐食都是由团队负责,自己也没下过厨。


现在节目要求两人一起做饭,克洛也没有理由不进入厨房,所以她就负责洗菜切菜。


洗菜很简单,很快就洗完了。


正当她切菜时,由于四年都没进厨房了,记忆生疏又加上她心思也没有全在切菜上面,切到手了。


瞬间,如玉的手指上多了一道口,鲜血从中流了出来,克洛低声发出了痛呼。


虽然克洛声音很小,但在不大的厨房里还是轻易的被天堂真矢捕捉到了。


“我来给你处理伤口。”


天堂真矢立刻向她走去,轻握着克洛皓白的手腕就往客厅走去。


克洛下意识地拒绝了她,结果天堂真矢全然不理会。


被握住手腕的那一瞬间,克洛就僵硬了身体,如同木偶般任由天堂真矢拉着她。


温度从手腕处传来,让她的心乱跳不已。


天堂真矢将她带到了沙发旁,让她坐下,随后自己去客厅里的一个玻璃橱柜拿出了创口贴、棉签还有消毒水,低着头帮她处理伤口。


面前的天堂真矢专注又温柔地帮着她清理伤口,小心翼翼又满含深情,克洛大脑一片混乱。


她疯狂地想要从天堂真矢身旁逃离,但又为此刻的天堂真矢而心动。


她厌恶着只要天堂真矢稍微示好,就心乱不已的自己。在心中拼命告诫自己。


'不可以,这一切只是作秀。'


'难道你还要再被伤害吗?'


'她喜欢的是柔弱的omega,不会是你,醒醒吧,西条克洛迪娜!不要再犯蠢了!'


'你的心就这么廉价吗,这种程度就会沦陷?'


这样,一遍又一遍,克洛才逐渐冷静下来。


“切菜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要再伤到自己了。”满含着关切和心疼。


克洛礼貌地说:“好的,谢谢。”一副极其抗拒天堂真矢的样子。


天堂真矢也不在意,回厨房开始做饭了。


克洛的工作完成后就静静地靠在沙发上,陷入纷杂的思绪中。


原本的拍摄机器由于两人的分开变形,一分为二,一个进入厨房监控天堂真矢,另一个就拍着克洛。


过了一个小时后,天堂真矢做好了饭菜。


“开饭了,克洛迪娜。”女人好听声音唤着克洛迪娜。


克洛迪娜沉默地走到了饭桌旁,而饭桌上已经摆好了她们今晚的晚餐。


白嫩切好的生鱼片淋上了天堂真矢特意调制的酱料,看上去诱人可口。炸的猪排在灯光下散发着金光,翠绿色的青菜装饰着。天堂真矢还炖了开胃的味增汤,浓郁鲜美。


“尝尝。”美丽优雅的女人坐在她对面,身姿挺拔,浑身上下散发着魅力,此刻她含着笑注视着克洛迪娜,眸底璀璨星辰的光此刻全聚集在克洛的身上,恍若克洛迪娜是她的全世界。


克洛迪娜明知理智不该这样,但耳朵还是仍不住红了,


克洛迪娜的耳朵粉嫩嫩的,可爱极了,惹得紫眸沉了几分。


克洛默默地开始进食,先是喝了一口增味汤,然后夹了一片生鱼片,最后尝了一口猪排。


“怎么样?”


“好吃……”克洛低声说,但她仍旧没有看天堂真矢。


天堂真矢的手艺与四年前,不,比四年前更好。


可她不知道,她的神情已经因为天堂真矢的举动,天堂真矢的美食而柔和了几分。


“你喜欢就好。”故意压低的撩人声音仿佛羽毛饶过克洛的心。


快叛变但被一顿饭固下来的真矢粉:贤妻良母真矢大人,我!可!以!


观看了全程互动恨崽不成钢的克洛粉:克洛酱啊,就天堂真矢这么几下你就脸红了?你也太软了吧!拿出点你当年A爆全场的气质啊!!!


被猛灌糖的真矢克洛粉:她们szd!awsl,我永远爱她们。快给我牵手拥抱上床结婚!!!!!!!


——————————————————————————————

啊啊啊啊啊啊啊,克崽你要坚持住!我还没虐天堂真矢呢!

邀月再不睡觉要猝死了啊

【迷宫组】The lost truth【第八章】

*西方魔幻AU

*私设

*OOC预警

maya故事会开讲了,克洛仔:活得越久故事越多罢了。 maya:你再骂?:)

我是邀月!咕咕咕!(我来了)最近深刻认识到了身体好的重要性,所以大家一定一定要健健快乐呀!好了废话不多讲。

文笔拙劣,请多指教,欢迎交流。


—————————以下正文—————————

    天堂真矢与克洛迪娜回到大宅已经是后半夜了,上弦月仍在天边悬着,倾泻下清冷的凉白。


    马蹄渐近,大宅的大门也应声打开,管家小姐和女仆小姐的影子在门厅微弱的烛光下...

*西方魔幻AU

*私设

*OOC预警

maya故事会开讲了,克洛仔:活得越久故事越多罢了。 maya:你再骂?:)

我是邀月!咕咕咕!(我来了)最近深刻认识到了身体好的重要性,所以大家一定一定要健健快乐呀!好了废话不多讲。

文笔拙劣,请多指教,欢迎交流。


—————————以下正文—————————

    天堂真矢与克洛迪娜回到大宅已经是后半夜了,上弦月仍在天边悬着,倾泻下清冷的凉白。

 

    马蹄渐近,大宅的大门也应声打开,管家小姐和女仆小姐的影子在门厅微弱的烛光下印在地上。

 

    奈奈和纯那迎上来,管家牵起马绳,女仆将手中的烛台举高了些,奈奈向马背上的两人微微点头。

 

    “天堂桑,西条小姐,欢迎回来。”

 

    对于管家与女仆脸上波澜不惊的表情,克洛迪娜多少有些惊愕,也许是这两人作为管家和女仆秉持着不多过问主人行为的理念吧,又或者,克洛迪娜脑子里冒出了个危险的想法,这两人对自己出门的事其实了如指掌?

 

    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不过她还是很快收敛了脸上的表情。

 

    和天堂真矢在楼梯口分别时,天堂真矢邀请她明天下午去书房坐坐,并低声道了晚安。

 

    于是隔天午饭之后,克洛迪娜就跟着天堂真矢来到了她在这个大宅里除了自己的房间最熟悉的地方。

 

    血族背对着克洛迪娜,暖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框印在她的脸上。狼人安静地窝在椅子上等待血族开口。

 

    天堂真矢凝视了窗外许久才转身缓缓在狼人对面坐下来,然后向前探着身子,温和亲切地开口。

 

    “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好。”

 

    “这个故事有些长,希望你能耐下性子听完。”

 

    “那是自然。”狼人直视血族漂亮的眸子,没有一丝退让。

 

    最终是血族先轻笑着垂下了眸子,她坐回椅子上。

 

    “这个故事过去许久了,是个悲剧。”

 

    “喜剧本就少之又少。”克洛迪娜轻声说道。

 

    “也许你是对的…”血族愣了愣神,“请容我继续讲下去。”

 

    克洛迪娜以沉默回应了她。

 

    “我已经不记得是在多久以前了,那时谢菲尔德南部的一座酒庄由一位年轻人经营。和他一同生活在那里的还有他的母亲和妹妹…”

 

    “…你说'他'?”

 

    面对克洛迪娜的问题,天堂真矢只是笑着点点头,继续说起故事。

 

    “在谢菲尔德的日子奢侈而单纯,他一度认为自己会在那里平静地度过一生。可现实总不尽如人意,”血族抬起头靠在椅子的红丝绒靠背上,“巨变在某个静谧的夜里发生,妹妹房间的玻璃碎掉时,他正在床上看书,紧接着是仆人连门都没有敲就打开了他的房门并告知他妹妹从窗口跳了下去的消息。”天堂真矢看了狼人一眼,“妹妹的房间在三楼,当年轻人急急忙忙地赶到外面时,她已经死了,摔断了脖子。”

 

    天堂真矢说话时面部表情突然平静,克洛迪娜却皱起了眉头。

 

    “当他抓住那个仆人的衣领责问他时,仆人哆哆嗦嗦地告诉他妹妹当时说她听到了圣母玛利亚的旨意,于是就向窗边靠近,扶着栏杆,在仆人企图冲过去拉住她时没有片刻犹豫,跃出了窗户。”天堂真矢瞥了一眼窗外,继续说道,“他知道妹妹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她常常待在住宅外的那座小礼拜堂里虔诚地凝视圣母玛利亚。可在一年前她开始看到'幻象',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当妹妹与他谈论圣事或是旨意时,他总认为那都只是无稽之谈。起初只是有些异样,后来她干脆不吃饭了,一个人住在小礼拜堂里,整天跪在圣坛前那块光滑的石板上,而礼拜堂本身却不在她心上了。”

 

    克洛迪娜稍微收敛了一些脸上吃惊的神情道:“这事真的发生过,对吧?”她小声说,“你所讲的这些…是真事?”

 

    “是的。”天堂真矢看了看面前的狼人,“我来接着给你讲。”她的视线离开她,又落回到窗户上。而克洛迪娜似乎在心里无声地挣扎了一阵。

 

    “妹妹死后,他的脑子里一直萦绕着一个念头,'我不相信她的话,我还嘲笑她,是我害死了她',母亲也在妹妹的葬礼之后疯了,某天出门后就再也没回来,尸体在二十多里之外的一条小溪里发现的。他崩溃了,那之后整日都烂醉如泥,渴望有谁在自己醉酒之后杀了自己。于是,那一刻到来了,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袭击自己的不是小偷、疯子,等等。而是一个吸血鬼。吸血鬼咬了他,不过那位血族很绅士,甚至可以说洞悉着一切,他嘲笑他并没有勇气去死,并给了他馈赠,不过对于年轻人来说这馈赠堪比惩戒。”

 

    “他把他变成了吸血鬼?”狼人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击了一下椅子的扶手,她挑眉问道。

 

    “正是,血族赐予了他永生,可对于那时的他,这只是刻入骨子里的惩罚。”天堂真矢蹙了蹙眉。

 

    “所以你讲了这么多,'他'到底是谁?”被激起好奇心的狼人自然对于故事的主人公的身份十分在意。

 

    天堂真矢向后靠了靠,嘴唇翕动。

 

    “那是我的父亲,他成为了血裔。”

 

    “…我以为高等吸血鬼都只会繁衍纯种后代。”克洛迪娜有些惊讶,在她的认识里,类似于天堂真矢这样身份的吸血鬼都应当是纯种吸血鬼与纯种吸血鬼的后裔。

 

    “这不完全,我的母亲就是西条小姐口中的纯种吸血鬼,正统血族与血裔的后代依旧可以作为高等血族存在,不如说,这与血统纯正与否没有太大关系。不过正统血族里却有不少人对'混血'不那么友好。但不可否认,正统血族的数量远不及血裔,氏族之间的圣战除了意见不合外有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血统问题。”天堂真矢苦笑着摇摇头。

 

    “无聊至极…”

 

    低声嘟哝一句后,克洛迪娜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然抬头看向天堂真矢。

 

    “等等…那日行者其实…”

 

    “是的,所谓日行者不过就是血裔与正统血族结合后诞生的极少数能力优秀的后裔,当然,这也改变不了正统血族对混血的敌意。”血族接上她的话,无奈地笑着。

 

    克洛迪娜却从她的神情里读出了一丝落寞。

 

    “圣战对于我来说不过是无趣的形式主义罢了,只是那座教堂,”天堂真矢低下头,“那是我父亲的心血,我绝不允许它受到其他氏族的侵扰。”她低声说着,声音轻得就像耳语。

 

    “不是因为圣物?”

 

    对于克洛迪娜的问题,血族愣了一下,随即又扬起了温和的笑容。

 

    “虽然不知道西条小姐用了什么高明手段博取了真昼的信任,”她看向狼人的眼睛,“那座教堂里确实供奉着圣物,这圣物的力量对于血族的吸引是致命的,所以才会有不少氏族企图抢夺。”

 

    “那么这引人疯狂的圣物是什么?”狼人玫红色的眸子逼近天堂真矢。

 

    “我会亲自带你去看的。”血族如此承诺着。

 

    虽然没有直接得到想要的答案,但天堂真矢的承诺并不太遭,克洛迪娜索性也并没有再追问。

 

    此时敲门声响起,纯那送来一个黑色的信封,天堂真矢小心地拆开后面印着樱花图案的火漆,展信之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西条小姐,”血族的语气里透露着掩饰不住的兴奋,“我想我们该出去走走了。”

——————————TBC——————————

潜(当事人x)

【迷宫】abo2下的世界后续 part3

预警:ooc,小学生文笔,原abo设定,克洛o真矢a,生子,沙雕,刀,破镜重圆


如果可以的话,西条克洛迪娜愿意沉默到天荒地老,但可惜的是不行。


“今天你想吃什么?”那个讨厌的女人问道。


“都可以,随便。”她敷衍道。


女人也不在意她的敷衍,温和地说:“生鱼片、猪扒饭怎么样?”


听到女人的话,她的心微微一动,低声说“嗯。”


随后,女人便开始认真地挑选起食材。


克洛看着女人的背影,恍惚了一下,眼前的画面渐渐与五年前的画面重叠。


身材没有现在那么完美但也说得上极好的女生精心挑选着为爱人料理的食材,不时地转头,情意满满地用她那悦耳动人的声音询问克洛的想法。...

预警:ooc,小学生文笔,原abo设定,克洛o真矢a,生子,沙雕,刀,破镜重圆


如果可以的话,西条克洛迪娜愿意沉默到天荒地老,但可惜的是不行。


“今天你想吃什么?”那个讨厌的女人问道。


“都可以,随便。”她敷衍道。


女人也不在意她的敷衍,温和地说:“生鱼片、猪扒饭怎么样?”


听到女人的话,她的心微微一动,低声说“嗯。”


随后,女人便开始认真地挑选起食材。


克洛看着女人的背影,恍惚了一下,眼前的画面渐渐与五年前的画面重叠。


身材没有现在那么完美但也说得上极好的女生精心挑选着为爱人料理的食材,不时地转头,情意满满地用她那悦耳动人的声音询问克洛的想法。


然而下一刻画面一转,是女生连往日优雅微笑都不肯给她,面无表情地告诉她,她们结束了,然后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


克洛原本还逐渐软化的心突然收缩,疼痛猛地从心脏蔓延至全身,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她们早就结束了,天堂真矢也已经不是她的爱人了。


她死死的咬着牙,闭上了眼睛,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现在并不是宣泄情感的好时候。


好在天堂真矢没有像曾经那样回头,不然她真的怕她会在节目中崩溃。


待她整理好心情后,脸上恢复散漫慵懒的娇艳神情,但眼中始终有一层阴霾。


她可是个演员。


这之后,天堂真矢发现西条克洛迪娜整个人像笼罩了在雾中,明明在眼前却朦朦胧胧的,只得叹了口气。


到节目组给她们准备的房子前,天堂真矢几次想要挑起话题,都被西条克洛迪娜轻轻地回避了。


比起以前那个什么喜怒哀乐都全然表现脸上,率真的克洛,现在这只很明显的在天堂真矢面前隐藏了自己,丝毫不想和她交往。


天堂真矢知道这是她自己造成的,心里泛起阵阵疼痛,到底还是自己伤她太深了。


节目组的准备的房子虽小但五脏俱全,主打橙白暖色调,简约温馨而美观,微末细节之中透露着爱意,是每对情侣都会想要的那种家的类型。


然而克洛迪娜看到了却只想发笑,原因无他,这个房子的摆设和她们以前一起装饰的小巢一模一样。


她以为她会不记得,但事实上一看到这她就想起来了,随之还有那些她们曾一起装饰的温馨画面。


但现在只剩下嘲讽。


是天堂真矢先抛弃那个家的。


天堂真矢对克洛迪娜说分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原本克洛迪娜还想着天堂真矢会回来搬东西,她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跟她好好聊聊。


结果,半个月过去了,天堂真矢没有回来,好似这里已经完全跟她没有关系,她想要完全重新生活。


她在家里等的每一天都在想,难道她真的让天堂真矢这么嫌弃厌恶吗?嫌弃厌恶到连自己这里的东西都不要了吗?


她告诉自己没有,但天堂真矢没有回来,这反复地告诉她事实的确如此。


最后,她是在一个月后打听到天堂真矢的下落。她想办法联络到天堂真矢的助理,而助理听天堂真矢说过,误以为她们还没分开,于是就告诉她天堂真矢的下落。


“最近天堂桑白天在剧组拍完戏后,晚上都会去xx街xx号。”


西条克洛迪娜就在那附近等着。结果,她看到另外一个女人在白天时进去了。


那一瞬间她的心坠入冰窟,但她疯狂地告诉自己天堂真矢不会的。


她去敲门了。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那个女人温和清秀,浑身上下散发着无害知性的气息,声音温柔,而最重要的是,她是个omega。


克洛迪娜强打着精神说她走错了,而女人也没有怪她,笑着送她离开。


最后,她是站在不远处看着天堂真矢晚上走进那里,第二天清晨才走出来。


整个晚上,她都在想着,盼着天堂真矢出来,但天堂真矢没有。


逐渐的,心疼到麻木。


最后的最后,她红着眼去截住天堂真矢,没有提到那个omega,只是低头挽留天堂真矢。


结局是,她得到了两句话,和一颗彻底破碎的心。


这次之后,那个房子就被克洛迪娜低价快速转掉了,她什么都没有带走,干干净净地离开了日本。


她不是傻子,这很明显就不是巧合。


她不知道天堂真矢这样到底想干什么,但她心底只有讽刺和痛苦。


为什么天堂真矢还要折磨她,揭开她根本就不想去看的伤疤呢?!


她看向天堂真矢嘲弄而受伤的神情被摄像机器完完整整地录了下来。


看直播的网友们看到美人神伤脆弱的模样,立马就沸腾了。


虽然他们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激烈地讨论。


补完克洛各种作品曾经是真矢粉的克洛粉:!!!!!啊啊啊啊啊克洛酱别伤心啊!渣女不值得!你会遇到更好的!


被克洛作品帅到,在叛变边缘反复横跳的真矢粉:我觉得吧…理智上来讲…真矢大人……不一定是渣女,但是呢……惹像克洛酱这么可爱漂亮的omega哭,绝对是她的错。


秒入迷宫坑,发现坑太深的真矢克洛粉:……


————————————————————————————————

首先,大家莫慌,首席出轨是不可能出轨的,这全是个误会,那个女人的第一句话就暗示了这是个误会。


克洛当初是爱惨了首席,即使知道首席出轨(雾)了,也想挽回首席,但首席那时候……太狠了。


所以她就断干净走人了。当然,生活断干净了,心里还是断不干净,但这不妨碍她努力想断干净。


而首席解决完自身问题就来火葬场追妻了,按照首席的性格,她们注定纠缠不休。


顺带来个小剧场。


真矢:啊啊啊啊啊,我精心布置的克洛迪娜一定会喜欢吧?!这样我可以引起我们美好回忆,趁机操作。


克洛:guna!







サーモンサラダ
兩人獨處的談話室 🔝「你引誘...

兩人獨處的談話室


🔝「你引誘我的樣子也很可愛,我的克洛迪娜」

🇫🇷「——!!給我閉嘴討厭的女人!」

兩人獨處的談話室


🔝「你引誘我的樣子也很可愛,我的克洛迪娜」

🇫🇷「——!!給我閉嘴討厭的女人!」

翔空

黑星的Revue 03

黑星升起的奇妙之夜

夜中運行的奇妙之月

但更加奇妙的还是那

失落的卡爾克薩

             黑星的Revue 3

太陽落下了,黑夜已然降臨。

今夜的星空十分的清晰,但沒有人有心思去看。

大場奈奈獨自坐在客廳,她不斷撥弄著手裡的皇冠髮飾,卻依然找不到任何一點的所以然。

其他人也說有想要探究的事情,回到各自的房間去了。

奈奈沒理由留下她們。

不論是哪一個人,都受到了震撼。

繼星見純那之後,愛城華戀她們三個也沒回來。

要怎麼跟老...

黑星升起的奇妙之夜

夜中運行的奇妙之月

但更加奇妙的还是那

失落的卡爾克薩

             黑星的Revue 3

太陽落下了,黑夜已然降臨。

今夜的星空十分的清晰,但沒有人有心思去看。

大場奈奈獨自坐在客廳,她不斷撥弄著手裡的皇冠髮飾,卻依然找不到任何一點的所以然。

其他人也說有想要探究的事情,回到各自的房間去了。

奈奈沒理由留下她們。

不論是哪一個人,都受到了震撼。

繼星見純那之後,愛城華戀她們三個也沒回來。

要怎麼跟老師和家人交代?根本不是這個問題。

在髮飾被扔進門內後,手機鈴聲再一次的響起。

【劇名:黑星的Revue 第二幕

出演者:】

除了劇名的部分出現的變化,其餘並沒有任何改變。

但狀況跟上一次完全不一樣。

沒有人願意自告奮勇,踏出宿舍大門,然後說著會回來的。

沒有人這麼做,沒有任何一個人。

「大家,吃飯了喔。」

奈奈在晚餐時間去給所有人的房門敲了門,最終來到餐桌的只有天堂真矢與西條克洛迪娜。

顯而易見,花柳香子可能正在鬧脾氣,而石動雙葉正在安撫她吧。

原本應該是熱鬧的餐桌,現在只剩下三個人。

她們沒有人開口說話,只是專注著把眼前的食物吞下。

平常的時候,華戀總會提出個什麼話題,如果鬧的太過火就會被純那和露琦真晝責罵,就算沒有,香子也會煽風點火,然後責罵的那方會再增加一個雙葉,一旁的神樂光會默默的笑著。

真矢則會跟克洛私下較量,可能是飯量的多寡、可能是突然講起即興的段子讓對方接下去,而所有人做的一切都會被奈奈用手機錄進記憶卡內。

但今天沒辦法。

完全,沒有東西可以記錄。

「別哭。」

真矢拿著手帕在奈奈臉上擦拭了幾下,她才意識到自己流淚了。

「事情會結束的。」克洛也跟著說,為了安撫奈奈,她甚至走到自己身後,輕輕抱住自己,

「不要難過,大家都會回來的。」

奈奈能清楚的感覺到克洛的身體也在微微的顫抖。

她也在害怕,也許是怕下一個消失的是自己,或是別人。

「說實話,我很害怕。」

但說出這句話的,不是克洛。

而是坐在旁邊的,天堂真矢。

「我很害怕可能會有人從轉角冒出來,然後把我拖進無盡的黑暗裡面……說實話,我很害怕。」

真矢以一臉平常的樣子這麼說著,反而讓兩人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即使害怕,也有必須面對的事。」

真矢站起身,她看著兩人一小段時間之後,輕輕的笑了。

接著,大力的撥弄了自己的頭髮之後,她轉過身。

克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她看著真矢的時間很久了,所以她很清楚,她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就是因為這樣,才必須阻止。

「……你想去參加Revue吧。」

被指中所想之事的真矢並不慌張,她很清楚對方知道自己想做的事。

「是的,所以請你放手,西條同學。」

「我怎麼可能會放手!」

克洛大聲的吼著,她的手緊緊的抓著對方,

「你要是去了,很有可能會回不來,你知道嗎!」

「……即使害怕,也有要面對的事。」

真矢在發抖。

她也跟自己一樣,在發抖。

「我是首席,是聖翔之首。」即使在發抖,她的聲音依舊有力,

「若我都不接受挑戰,還有誰能迎面而戰!」

「那就讓我來!」克洛也大聲喊著,像是不服輸一般,她用力的向真矢吼叫著:

「我是聖翔的次席,理應由我先接受挑戰!」

「……!笨蛋!這件事有多危險你又不是不知道!」

聽到對方想要過去參與Revue,真矢也慌張了,

「我是首席!對方下的戰帖,就該由我接下!」

「我是次席,在對方戰勝我、踏過我之前,你就應該當我們最後的防線!」

「你們、你們兩個別吵了,我們靜下來,談一談吧?」

眼看事情即將鬧大,奈奈努力的勸說兩人。

克洛放開了真矢,但兩人都處於怒頭上,彼此怒視著對方,完全不是可以心平氣和坐下來談的狀況。

就在這時,巨大的聲音響遍了整個星光館。

那是每個人都再熟不過的引擎聲……沒錯,是重型機車的引擎聲。

這裡只有一個人,有重型機車的駕照。

三個人齊步跑向門口,卻只看到已經騎遠的機車,以及坐在後座的,香子專屬的那頂安全帽。

「那兩個笨蛋……!」克洛想直接拔腿奔跑,卻沒真矢給按住了自己,

「天堂真矢!都這種時候了你還想阻止我嗎!」

「……不。」真矢閉上眼睛,然後回答她:

「用腳是追不到機車的。等到我們追上,她們都已經開始Revue了。」

「那難道我們就應該看著她們去嗎!」

面對克洛已經歇斯底里的怒吼,真矢用力的賞了她一巴掌。

「冷靜一點。」

巴掌聲響徹整片街道,可以明白這是多大力的一掌。

但是,也因為這一掌,克洛暫時的冷靜了下來。

「既然來不及了,那不如先把下一步做好。」

真矢輕撫著被她打紅的臉頰,接著轉過身回到宿舍,

「去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我們要去參加表演了。」

克洛只是點了點頭,她沒有說話,跟著近了宿舍。

奈奈也只是看著空無一人的街道,以及清晰的夜空,也跟著回宿舍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奈奈往自己的背包不斷的塞著可能會用到的東西。

也許有些是徒勞,但她仍然想帶著,也許有些用的上呢?

而在整理自己物品的同時,她也發現了純那桌上的劇本。

若是平常,奈奈也會因為個人隱私的問題,而不去翻動對方的任何事物吧。

但這次不一樣,她自己雖然知道不能看,但手還是伸了過去。

打開劇本的時候,她感到了疑惑。

劇本上面,除了第一幕的開場詞,其他都被塗抹掉了。

除了這四段開場詞以外,什麼都看不懂。

她翻回封面,封面就只有一個身穿黃袍的人,背對著站立。

而在上方,則用潦草的字寫著,

【黃衣之王】

「大場同學,要走了。」

真矢在她房間門前敲了敲,見對方沒有回答,她才走進房門。

聽到有人走到自己的身邊,就算是專注著思考劇本的奈奈也會注意到。

她回過頭,真矢卻被她手上的劇本嚇得睜大了眼。

「……大場同學,這個是甚麼?」

「是放在純那桌上的東西,真矢知道嗎?」

相對於奈奈的不解,真矢用力咬著牙。

她的眼睛持續注視著封面,牙齒無比用力的咬著,甚至咬到自己的嘴流下了血跡。

「真矢!?」

奈奈慌張的把劇本丟到地上去晃她,但這一瞬間真矢大口的喘氣,身體接力靠在奈奈的身上。

她閉起眼睛五到六秒左右,扶著自己的頭才能獨自站起身。

擦乾自己嘴角的血跡之後,她才開口說:

「黃衣之王……我知道這件事的始因了。」

她像是了解到了什麼,然後拉起了奈奈,

「我們該走了,路上我在跟你解釋。」

但是走到星光館門口,只看到克洛站在那裡,然後露出了苦笑,

「天堂真矢,你是對的。」

「什麼?」

兩人往門口一看。

門口外面不是她們所熟悉的街道。

而是大門,聖翔的大門。

「……這可真是……」

真矢向後觀察,確定自己還處於星光館裡面。

「在邀請我們呢。」

克洛率先走出了門外。

真矢緊隨其後。

最後是奈奈,她抱緊了拿著的劇本,也跟著穿過了門外。

穿過去的時候,四周傳來了熱烈的掌聲。

當然,四周沒有任何人,天上的星空還在閃爍著。

奈奈回過頭,身後的星光館早已不見蹤影。

然後,掌聲停下來了。

取而代之的是,手機的鈴聲。

在拿出手機時,奈奈看到了。

倒在門口旁邊的,雙葉的重型機車。

【劇名:黑星的Revue 第三幕

出演者:】

ハクノン

1:推特「@milkpurin3718」

2–5:推特「@suhukit」

6:推特「@pos1003」

7:推特「@MizuYukirin」

8–9:推特「@selisuke」

1:推特「@milkpurin3718」

2–5:推特「@suhukit」

6:推特「@pos1003」

7:推特「@MizuYukirin」

8–9:推特「@selisuk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