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汉

29586浏览    853参与
怀馥

陈平欲戏张良未遂(原文+练习+答案+全文译注)

阅读以下文言文段,回答问题。

陈平屈指拨张良颔,曰:“卿今日面上似有异。”未,而良仰首侧身以避之,曰:“干卿底事?” 平,止无会萧何将诣陈平而韩信欲过张良同至其门见之历历言之凿凿闻者无不绝倒咸称留侯机锋能使陈丞相噤喉也


1、文中粗体字词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及,来得及

B、疾,迅速地

C、讪,尴尬,难为情

D、辞,言语


2、文中画线句断句完全正确的一项是( ▲ )

A、会萧何将诣陈平/而韩信欲过/张良同至其门/见之历历/言之凿凿/闻者无不绝倒/咸称留侯/机锋能使陈丞相噤喉也

B、会萧何...

阅读以下文言文段,回答问题。

陈平屈指拨张良颔,曰:“卿今日面上似有异。”未,而良仰首侧身以避之,曰:“干卿底事?” 平,止无会萧何将诣陈平而韩信欲过张良同至其门见之历历言之凿凿闻者无不绝倒咸称留侯机锋能使陈丞相噤喉也


1、文中粗体字词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及,来得及

B、疾,迅速地

C、讪,尴尬,难为情

D、辞,言语


2、文中画线句断句完全正确的一项是( ▲ )

A、会萧何将诣陈平/而韩信欲过/张良同至其门/见之历历/言之凿凿/闻者无不绝倒/咸称留侯/机锋能使陈丞相噤喉也

B、会萧何将诣陈平/而韩信欲过张良/同至其门见之/历历言之/凿凿闻者/无不绝倒/咸称留侯机锋/能使陈丞相噤喉也

C、会萧何将诣陈平/而韩信欲过张良/同至其门见之/历历言之/凿凿闻者/无不绝倒/咸称留侯/机锋能使陈丞相噤喉也

D、会萧何将诣陈平/而韩信欲过张良/同至其门/见之历历/言之凿凿/闻者无不绝倒/咸称留侯机锋/能使陈丞相噤喉也


3、结合全文及所学内容,简要分析概括留侯张良的性格特点,并指出众人的情感态度。(6分)

                                                     ▲                                                       


【答案】

1、A

2、D

3、参考答案

张良性格特点:从容冷静有远见(1分),能够预料到陈平说的是什么土味情话(1分);思维敏捷机警(1分),能够迅速作出反应(1分)

众人态度:对张良语带机锋的赞扬;对陈平吃瘪的幸灾乐祸;对二人感情的羡慕与美好祝愿(一点一分,答出两点即可)

评分细则:张良性格特点每点1分,联系材料分析1分,意思对即可。


【原文注解】

陈平屈指拨张良颔(下巴),曰:“卿今日面上似有异。”未及(碰到),而良疾(迅速地)仰首侧身以避之,曰:“干卿底事?” 平讪(尴尬,难为情),止无辞(言语)会(刚好)萧何将诣(拜访)陈平,而韩信欲过(拜访)张良,同至其门,见之历历(清楚),言之凿凿(有根据,确实),闻者无不绝倒(前仰后合地大笑)咸(都)称(称赞)留侯机锋(说话机警犀利,有锋芒),能使陈丞相噤喉(闭嘴)也。


【译文】

陈平弯曲手指拨弄张良的下巴,说:“你今天脸上好像有点怪啊。”还没碰到(张良),张良就迅速地抬起头侧过身子来躲避他,说:“关你什么事?”陈平尴尬地停下来,不说话了。刚好萧何将要拜访陈平,韩信想来拜访张良,一同到陈平张良的家门前,(把这件事)看得清清楚楚,讲得十分确切。听说了(陈平调戏张良未遂这件事)的人没有不大笑的,都称赞留侯张良说话机警犀利,能让陈丞相陈平闭嘴。


光污染大师本安苍

改的是再见绝望先生的名场面……笑死……

tag打不下了,把赵魏韩合称成三晋力【】

改的是再见绝望先生的名场面……笑死……

tag打不下了,把赵魏韩合称成三晋力【】

怀馥

陈平欲戏张良

文言·短打·没品笑话

(一)陈平想象的

陈平屈指拨张良颔,曰:“卿今日面上似有异。”良讶,起,欲揭镜袱而鉴衣容。平乃曰:“洵美且异。”言讫大笑。良亦失笑,不觉赪颜,自抚颊而笑曰:“此真有异也。”二人绝倒。


(二)事实上

陈平屈指拨张良颔,曰:“卿今日面上似有异。”未及,而良疾仰首侧身以避之,曰:“干卿底事?” 平讪,止无辞。会萧何将诣陈平,而韩信欲过张良,同至其门,见之历历,言之凿凿,闻者无不绝倒,咸称留侯机锋,能使陈丞相噤喉也。


(三)平行时空的故事

陈平屈指拨张良颔,曰:“卿今日面上似有异。”良愕然,欲殴之,为其美,强忍,问曰:“何...

文言·短打·没品笑话

(一)陈平想象的

陈平屈指拨张良颔,曰:“卿今日面上似有异。”良讶,起,欲揭镜袱而鉴衣容。平乃曰:“洵美且异。”言讫大笑。良亦失笑,不觉赪颜,自抚颊而笑曰:“此真有异也。”二人绝倒。


(二)事实上

陈平屈指拨张良颔,曰:“卿今日面上似有异。”未及,而良疾仰首侧身以避之,曰:“干卿底事?” 平讪,止无辞。会萧何将诣陈平,而韩信欲过张良,同至其门,见之历历,言之凿凿,闻者无不绝倒,咸称留侯机锋,能使陈丞相噤喉也。


(三)平行时空的故事

陈平屈指拨张良颔,曰:“卿今日面上似有异。”良愕然,欲殴之,为其美,强忍,问曰:“何异?”平乃曰:“洵美且异。”言讫大笑。良即袖中出铁棰重二百斤者,照脸击之。陈平卒葬下邳。呜呼哀哉,尚飨!

核桃蛋的博物馆
绢囊 西汉 湖北江陵凤凰山出土...

绢囊 西汉 湖北江陵凤凰山出土 荆州博物馆藏

Juan-silk Stain Bag/The Western Han Dynasty(202 B.C.-8)/Unearthed from Fenghuangshan in Jiangling,Hubei China/Jingzhou Museum

绢囊 西汉 湖北江陵凤凰山出土 荆州博物馆藏

Juan-silk Stain Bag/The Western Han Dynasty(202 B.C.-8)/Unearthed from Fenghuangshan in Jiangling,Hubei China/Jingzhou Museum

凉秋念霍

【君心妾意】霍去病×霍夫人

——秋雨蒙蒙染落霞,云飞朝浦水纤流。

元鼎三年秋

   又到了一年秋九月,长安一夜雨肆横流,寒意骎骎。烛火的微光在漆屏的映衬下,晕罩出一脉和气,霍夫人跪坐在锦茵上对镜描眉,她妆画得淡极了,面容素然,无甚容情。穿一身粉色襜褕(汉时女子居家便服,不可外穿),乌黑的发髻盘在后脑勺,梳下来一缕长发垂至臀部。腰间拴系着一个香囊,内置茅香、花椒、辛夷,兰叶等香料。

侍女葽兰扣门而进,道:“太夫人(列侯生母称太夫人,霍嬗袭爵故称霍夫人为太夫人),事已备好”霍夫人端详镜中容颜,又仔细拾捣了一下发型。问道:“嬗儿呢?”葽兰道:“小君侯尚未起床,太夫人可要下婢将小君侯喊起来?”...

——秋雨蒙蒙染落霞,云飞朝浦水纤流。

元鼎三年秋

   又到了一年秋九月,长安一夜雨肆横流,寒意骎骎。烛火的微光在漆屏的映衬下,晕罩出一脉和气,霍夫人跪坐在锦茵上对镜描眉,她妆画得淡极了,面容素然,无甚容情。穿一身粉色襜褕(汉时女子居家便服,不可外穿),乌黑的发髻盘在后脑勺,梳下来一缕长发垂至臀部。腰间拴系着一个香囊,内置茅香、花椒、辛夷,兰叶等香料。

侍女葽兰扣门而进,道:“太夫人(列侯生母称太夫人,霍嬗袭爵故称霍夫人为太夫人),事已备好”霍夫人端详镜中容颜,又仔细拾捣了一下发型。问道:“嬗儿呢?”葽兰道:“小君侯尚未起床,太夫人可要下婢将小君侯喊起来?”霍夫人道:“算了,容他睡吧,将军最疼的便是他了”虽是带着淡淡的微笑,眸底却隐入酸涩和忧愁。

今朝流水昨日事,悲辛垂然独憔悴。

“将军最爱的饮食可准备了?”霍夫人问道

葽兰道:“将军素爱饮酒,陛下曾赏赐了好许,已经准备妥当了,容下婢一言,夫人未免太过痴情了,自将军归天后,夫人的魂仿佛就被抽走了一半,这三年来将军祭日,夫人每一样菜食无不亲力亲为按将军生前的喜好烹调,他喜欢什么忌讳什么,一样也忘不了,疏忽不下,夫人与将军向来情义甚笃,本来婢子不该多问,只是夫人真的就没想过再嫁人?您今年也才二十一呀”

“葽兰,如果你深爱过一个人,就能明白我了,这话我也只同你说,这一世,我有他和嬗儿就足够了,胜过一切,陛下甚至君姑都劝我嫁人,可是百年后我还能守在夫君旁边吗?”霍夫人从发上取下一根簪子,紧紧握在手里。三年前的夏天,就在这里,他亲手为她插上这根金簪,道:“这根簪子真好看,和夫人很配”,只是他可能没有注意到,因为这句话,以后她每天用的都有这根发簪。

“夫人,婢子明白了”葽兰道。

霜露

希望卫子夫的粉丝和路好明白一件事

我从来不觉得贤德和被宠爱是衡量人品的唯一标准,甚至我也谈不上多反感卫子夫本人。

我会扒皮,是因为卫子夫粉从2010年就开始造假宠爱和贤德,满世界发洗脑包,用造假的事迹到处攻击别人。


希望卫子夫的粉丝和路好明白一件事

我从来不觉得贤德和被宠爱是衡量人品的唯一标准,甚至我也谈不上多反感卫子夫本人。

我会扒皮,是因为卫子夫粉从2010年就开始造假宠爱和贤德,满世界发洗脑包,用造假的事迹到处攻击别人。



核桃蛋的博物馆

鎏金铜形铜车饰 西汉 山东曲阜九龙山出土 山东博物馆藏

Gilt Bronze Chariot Ornament in the Shape of Dragon/The Western Han Dynasty(202B.C.-8)/Unearthed from Jiulongshan in Qufu,Shandong China/Shandong Museum


鎏金铜形铜车饰 西汉 山东曲阜九龙山出土 山东博物馆藏

Gilt Bronze Chariot Ornament in the Shape of Dragon/The Western Han Dynasty(202B.C.-8)/Unearthed from Jiulongshan in Qufu,Shandong China/Shandong Museum


光污染大师本安苍

感觉西汉东汉蜀汉很像三兄弟就画力【】

蜀汉就很像那种哥控……笑的我……

感觉西汉东汉蜀汉很像三兄弟就画力【】

蜀汉就很像那种哥控……笑的我……

赤霄本萧

那小家伙是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也许是在去蜀地当那什么所谓汉中王的路上还是什么,刘邦已经记不清楚。反正是某次他大败重伤归来靠一口气吊着命,身上几处伤口胡乱包扎仍挡不住渗血,那副样子简直就像个从九幽地狱爬出来的恶鬼,这时他才注意起始终立在他身侧那个身披赤帝之色的少年来。


“小家伙,你叫什么?”吊儿郎当半倚在病榻上的汉王伸出一根手指向他勾了下,尽量让语气显得漫不经心。


红衣的少年敛裳答道:“汉。”未免有些拘谨地,他又将遮住双眼的刘海往下压了压。


“汉?天上银河,好名字。”小家伙应该是被吓着了,毕竟自己现在这模样还真是不体面。刘邦饶有兴味地看着,突然涌起一股恶劣的想法,不由分说将还结...

那小家伙是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也许是在去蜀地当那什么所谓汉中王的路上还是什么,刘邦已经记不清楚。反正是某次他大败重伤归来靠一口气吊着命,身上几处伤口胡乱包扎仍挡不住渗血,那副样子简直就像个从九幽地狱爬出来的恶鬼,这时他才注意起始终立在他身侧那个身披赤帝之色的少年来。


“小家伙,你叫什么?”吊儿郎当半倚在病榻上的汉王伸出一根手指向他勾了下,尽量让语气显得漫不经心。


红衣的少年敛裳答道:“汉。”未免有些拘谨地,他又将遮住双眼的刘海往下压了压。


“汉?天上银河,好名字。”小家伙应该是被吓着了,毕竟自己现在这模样还真是不体面。刘邦饶有兴味地看着,突然涌起一股恶劣的想法,不由分说将还结着干涸血痂的修长指节插入少年人蓬乱却干净的刘海,另一只手钩住他的下巴抬起他的脸,也不管白皙皮肤上蹭上暗棕红的血色。


“给老子看看你的脸。”


——————


是我流私设的刘邦和 @本安苍今天也没朱雷粮磕 家的西汉!头一次可以光明正大占别人便宜的邦哥(大雾


我要吹吹本安苍,她家设子都好可爱!

不干人事滴lehnin

【朝拟/前汉秦】礼崩乐坏

“主公。。。”旁边几个谋臣贴着刘冉(ran)的耳朵边说“这秦朝投降,难免有诈,需谨慎啊。。”

“我知道了。”刘冉摆摆手,走向那冒火的秦都咸阳深处。。

道边的铺子屋子通通冒着一股子黑烟,烧痕累累的残骸发出卡拉卡拉的火灼音。

百无聊赖的走到了秦宫,才发现了这废都唯一的生灵竟然只是那跪伏在地上的“秦”与众官。

“都起来吧。”刘冉没劲的观望着。他本以为会有群群民众出门迎接,自己在欢呼中斩首暴“秦”的剧情。但并没有。哦,也对——————压根没人。

“秦”便随百官起了,乌黑的瞳孔中仿佛能穿透一切。

“三世而亡,神气什么。。”刘冉不服气的想着。

“喂,你看,天下都给你败光了啊————”刘冉挑衅...

“主公。。。”旁边几个谋臣贴着刘冉(ran)的耳朵边说“这秦朝投降,难免有诈,需谨慎啊。。”

“我知道了。”刘冉摆摆手,走向那冒火的秦都咸阳深处。。

道边的铺子屋子通通冒着一股子黑烟,烧痕累累的残骸发出卡拉卡拉的火灼音。

百无聊赖的走到了秦宫,才发现了这废都唯一的生灵竟然只是那跪伏在地上的“秦”与众官。

“都起来吧。”刘冉没劲的观望着。他本以为会有群群民众出门迎接,自己在欢呼中斩首暴“秦”的剧情。但并没有。哦,也对——————压根没人。

“秦”便随百官起了,乌黑的瞳孔中仿佛能穿透一切。

“三世而亡,神气什么。。”刘冉不服气的想着。

“喂,你看,天下都给你败光了啊————”刘冉挑衅的拍着“秦”的肩膀。

“臣知也。”“秦”只是答。

“喂”刘冉渐渐用力,直到变成掐“你神气什么啊。。”

“没有啊。。”“秦”仍旧。

“我们都不过是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不是吗?无非你得志了罢。。”

。。。

刘冉自知无趣,便散了部队,押了“秦”。

没过几个月,“秦”就被西楚斩且杀了全家。

但那几句话,刘冉仍旧是记得,一直没有忘记。。

知道那“新”字旗巍巍落下,刘冉便又回忆起了这句话。。。

霜露

卫子夫贴吧在2010年就开始生产这些洗脑包了,老甩锅刘卫霍粉帮卫子夫争宠什么意思啊。

卫子夫贴吧在2010年就开始生产这些洗脑包了,老甩锅刘卫霍粉帮卫子夫争宠什么意思啊。

景明
平阳公主,即阳信长公主,文帝之...

平阳公主,即阳信长公主,文帝之孙、景帝之女、武帝之姊、卫青之妻。在太皇太后窦氏、太后王娡、馆陶大长公主刘嫖相继去世、陈皇后被废、卫子夫失宠的背景下,她就是汉武朝最为尊贵的女子,权力大过诸侯王。

外号:平阳人才市场

平阳公主,即阳信长公主,文帝之孙、景帝之女、武帝之姊、卫青之妻。在太皇太后窦氏、太后王娡、馆陶大长公主刘嫖相继去世、陈皇后被废、卫子夫失宠的背景下,她就是汉武朝最为尊贵的女子,权力大过诸侯王。

外号:平阳人才市场

霜露

《汉书》搜索“追谥”,一共六个,每一个都不是正常情况

(1)追尊傅父为崇祖侯、丁父为褒德侯。封舅丁明为阳安侯,舅子满为平周侯。追諡满父忠为平周怀侯,皇后父晏为孔乡侯,皇太后弟侍中光禄大夫赵钦为新成侯。

(2)封周公后公孙相如为褒鲁侯,孔子后孔均为褒成侯,奉其祀。追諡孔子曰褒成宣尼公。

(3)以汤、延寿前功大赏薄,及候丞杜勋不赏,乃益封延寿孙迁千六百户,追諡汤曰破胡壮侯,封汤子冯为破胡侯,勋为讨狄侯。

(4)嘉为相三年诛,国除。死后上览其对而思嘉言,复以孔光代嘉为丞相,徵用何武为御史大夫。元始四年,诏书追录忠臣,封嘉子崇为新甫侯,追諡嘉为忠侯。

(5)宣帝立,及改葬卫后,追諡曰思后,置园邑三百家,长丞周卫奉守焉。

(6)根,成帝世为大司马...

(1)追尊傅父为崇祖侯、丁父为褒德侯。封舅丁明为阳安侯,舅子满为平周侯。追諡满父忠为平周怀侯,皇后父晏为孔乡侯,皇太后弟侍中光禄大夫赵钦为新成侯。

(2)封周公后公孙相如为褒鲁侯,孔子后孔均为褒成侯,奉其祀。追諡孔子曰褒成宣尼公。

(3)以汤、延寿前功大赏薄,及候丞杜勋不赏,乃益封延寿孙迁千六百户,追諡汤曰破胡壮侯,封汤子冯为破胡侯,勋为讨狄侯。

(4)嘉为相三年诛,国除。死后上览其对而思嘉言,复以孔光代嘉为丞相,徵用何武为御史大夫。元始四年,诏书追录忠臣,封嘉子崇为新甫侯,追諡嘉为忠侯。

(5)宣帝立,及改葬卫后,追諡曰思后,置园邑三百家,长丞周卫奉守焉。

(6)根,成帝世为大司马,荐莽自代,莽恩之,以为曲阳非令称,乃追諡根曰直道让公,涉嗣其爵。


丁忠生前不是平周侯、孔子生前不是公、陈汤生前不是列侯,只是关内侯、王嘉被诛杀,国除夺爵、王根生前不是直道公。

你品,你细品。

草味橙子

“潮汉中”两汉三国主题动漫形象IP征集活动

征集截止日期:2021年10月20日

在网上看到的比赛活动

自己不会画画,在这里转载一下👀

奖品看起来好诱人…各位老师们冲呀!!

“潮汉中”两汉三国主题动漫形象IP征集活动

征集截止日期:2021年10月20日

在网上看到的比赛活动

自己不会画画,在这里转载一下👀

奖品看起来好诱人…各位老师们冲呀!!

江蓠

秋风词 1 复盘 西汉武帝巫蛊之祸

征和二年的夜雨,浇不尽甘泉燃起的怒火,波谲云诡的天象,竟倾覆了整个长安。


大家都说,太子欲举兵造反。


我顺手摘了朵永巷的芍药花,浮动的暗香沿着掖庭,吹散了世俗的阴谋诡计,吹散了满城的腥风血雨,一直吹到长门那长满草芥的青苔石板上,还不肯散去。


可惜的是,这永巷的芍药花,或许再也不会开了。


第一章


正月的长安城银装素裹,积雪压弯了青松,朔风如短刀般将肌肤刮得生疼。城东偏北靠近渭水的街道直通宣平门,这一处多是被强制迁徙而来的地方豪侠,用...


 

征和二年的夜雨,浇不尽甘泉燃起的怒火,波谲云诡的天象,竟倾覆了整个长安。

 

大家都说,太子欲举兵造反。

 

我顺手摘了朵永巷的芍药花,浮动的暗香沿着掖庭,吹散了世俗的阴谋诡计,吹散了满城的腥风血雨,一直吹到长门那长满草芥的青苔石板上,还不肯散去。

 

可惜的是,这永巷的芍药花,或许再也不会开了。

 

 

 







第一章

 

正月的长安城银装素裹,积雪压弯了青松,朔风如短刀般将肌肤刮得生疼。城东偏北靠近渭水的街道直通宣平门,这一处多是被强制迁徙而来的地方豪侠,用以加强中央集权,街道再往东走则是洛阳。

 

长安城刚解禁不久(1),大道两旁多的是不惧严寒的行人,大雪并没有将京都市民正月过节的热情消解丝毫,来往的车马络绎不绝。

 

一家酒肆门前被围堵得水泄不通,近前一看,原是少年在调戏一位当垆卖酒的娉婷姑娘,一旁停靠的马车车帷上装饰有翠绿色的羽毛,马首套有黄金络头;酒肆里烧有火炉,暖气一阵阵涌入屋外与寒流相融。二楼人声鼎沸,靠窗处的客人刚点了一壶热酒,正与友谈笑风生,视线一转,只见楼下有个身佩长剑的青年游侠用黄金买了老翁的全部木炭,老翁抖抖衣服上积满的大雪,转过头去叫不远处正和玩伴堆雪人的孩童。

 

市井街巷的百姓不用担心前方战事,大汉天威早已无人可犯,市民整日得空时多聚在一起闲话,无非生活琐事,而最值得谈论的无疑是那扇紧闭的宣平门后,通往未央宫的道路上,那一段段令人浮想联翩的宫闱秘事。

 

    

 

风将窗外的鹅毛大雪卷进椒房殿内,落在温热的地板上稍纵即逝,屋内火炉上的炭烧得正红,长御倚华放下窗前的帷幔,款款走到风炉前跽坐下来。

 

风炉状如铜鼎,下有三足,周身雕刻凌波方纹,游鱼嬉戏;岸边野禽走兽藏于杂草之中,炉首用大篆刻有“坎上巽下离于中”七字,皆为卦辞。

 

纸囊里放有烤后冷却的茶末,太子挽起衣袖,拾起一方寸匕的茶末倒入锅中,再用水方盛满一升乳泉倒入锅中,待水面上浮起层层状如鱼目的水泡后,太子接着取一匙盐放入水中,用葫芦状的木瓢舀了一点茶水,试过咸淡后,将剩余的水倒入具列中的滓方中。

 

一旁的皇后静静凝视着水中泛起的鱼目,缓缓说道:“据儿,陛下春秋高,过去的许多事业已忘记,你别只顾在朝堂上与你父王谈论国事,私下里也应常去看他,同他聊聊天,说说以往的事。”

 

太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笑了笑问:“娘可是要我向父王提起舅舅之事(2)?”

 

皇后沉声说道:“我听闻陛下近来因长安事变惶惶不安,钩弋夫人寸步不离左右。”

 

锅中的水已连珠翻涌,太子舀出一瓢水,用竹筴翻动沸水,水中正好涌出漩涡,继而再往中心倒入一则茶末。

 

太子云淡风轻地问道:“娘岂非担心有人觊觎东宫之位?”

 

皇后见太子正有条不紊的煮茶,并不在意自己方才的话,反倒有些着急,“你与陛下不仅是父子,更是君臣,你们之间的一举一动皆关系朝堂,关系天下苍生。”

 

此时锅中的水以至三沸,如波涛奔涌,太子将刚才取出的少许茶水倾入锅中,水面渐渐平静下来,浮起层层如白色积雪状的饽以及如绿色青苔状的沫。

 

太子看着锅中白绿漂浮的水华,心情顿时大好,他侧身正对皇后,肃然道:“父王对我心存芥蒂已是人尽皆知之事,宵小之人也暗地里谣诼构陷,可即便如此,父王也不可能断然废了我另立他人,且不说我已处东朝三十一年,朝中军中势力皆以成熟,就只论这当今天下,已经不起折腾了,父王比我们任何人都更清楚国朝的局势。”

 

锅内热气上涌,层层水雾缭绕,如同烟波浩渺的江面。

 

皇后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若是你舅舅和表哥(3)尚在,我也不至于为了你的事惶惶不可终日。”

 

太子取出茶水掺入瓷碗中,恭敬地递给皇后,浅笑道:“娘且安心,父王刚封刘昌为赵王,我已遣人与赵王书,江充(4)这等佞臣死期将至了。”

 

皇后看着眼前处之泰然的太子,心中却更是放心不下,她入宫已有四十九年,高居中宫之位也有三十八年,没人比她更了解当今圣上,她深知陛下乃至情至性之人,若是钟意则恨不得摘星辰相赠,而若是有半分嫌恶,则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她担心太子为政以德的理念与陛下攻伐四方之意相左,陛下会做出易储的决定,加之朝堂后宫颇多别有用心之人,自己一举一动更是如履薄冰。

 

母子两人各怀心事,随意闲谈几句家常后,皇后便以疲乏之由下了逐客令。

 

太子行至宫门外的屋檐下时,倚华替他披上深色大氅,附耳柔声道:“殿下万事小心。”太子看着她因略微紧张而泛红的面孔,轻笑着点了点头。

 

 

 

太子的车舆已停在东宫门前,早在门外等候的小黄门利索地扶太子下轿,一旁另有宫人为太子撑伞遮雪,方才还在屋檐下来回踱步的门客,一瞧见太子回宫,也顾不得大雪纷飞,便赶忙趋前俯身道:“殿下,太子舍人已恭候多时了。”

 

太子见张光眉头紧锁,又是这番心急火燎的模样,便知事关重大,不由得加快脚步。

 

太子甫一入门,舍人无且便躬身跪拜,太子急忙上前扶起他,未等行完君臣之礼,太子便即刻问道:“无且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无且附耳低声道:“殿下,臣有要事相商。”

 

太子闻此便对一旁的张光使了使眼色,张光很快会意,屏退室内一干听候差遣的宫人。

 

待确保无人窃听后,无且忙道:“殿下,太仆因擅用北军军响一千九百万钱下狱,臣恐事态扩大殃及殿下。”

 

太子一怔,显然始料未及,他负手向前缓缓走了几步,借此来稍加整理思绪。太子盯着眼前火炉中燃烧的木炭,问身后的无且:“你可知十余年前,这未央宫前殿大钟曾无故自鸣的传言(5)?”不待无且答复,他随即讥笑道:“太仆贵为九卿之一,又是当朝丞相之子,他们既然敢明里动他,夺嫡之心已昭然若揭。”

 

语毕,太子快步走至云纹几案前,将桌面摆放整齐的竹简帛书随意推至一旁,拾起一枚空白木牍,执笔蘸墨后急速书写。待写完后,太子将木牍递给身旁的无且,并嘱咐道:“本宫如今不便出入丞相府中,以免贻人口实,你设法将此枚木牍亲自送至丞相手中。”末了神色严肃道:“切不可大意。”

 

无且注目着太子并接过木牍,看后疑虑地问道:“殿下可是要弃阳陵大侠而保太仆?”(6)

 

太子长舒一口气:“陛下素来不喜游侠,曾多次下诏通缉,而本宫又与之颇多交情,从中周旋才得以保之周全。豪强势力固然不可小觑,但太仆毕竟与本宫有血缘之亲,加之太仆养尊处优,从未受过皮肉之苦,本宫并非不信太仆为人,只是不愿看到刀锯鼎镬加之身。”

 

无且闻后,做恍然大悟状:“殿下仁慈。”随后肃然行礼道:“臣即刻动身,如此便先行告退了。”

 

太子静静凝视着无且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白雪中,愣了好半晌,才转过头去看身后火炉中那正在贪婪侵蚀着木炭的火苗,望出了神。

 

 

 

注释:

 

(1)征和元年,武帝居建章宫时,曾于睡梦中见一男子佩剑入中龙华门,武帝即刻命人捕捉,未能擒获,武帝大怒,将掌管宫门出入的门侯处死。冬十一月,大搜上林苑,并关闭长安城门十余日,无果。

 

(2)大司马大将军长平侯卫青(?—前106年),皇后卫子夫弟,太子刘据舅舅,抗击匈奴名将,七战七捷,武帝一朝,位极人臣。据《资治通鉴》载:皇后、太子宠浸衰,常有不自安之意。上觉之,谓大将军青曰:“汉家庶事草创,加四夷侵陵中国,朕不变更制度,后世无法;不出师征伐,天下不安;为此者不得不劳民。若后世又如朕所为,是袭亡秦之迹也。太子敦重好静,必能安天下,不使朕忧。欲求守文之主,安有贤于太子者乎!闻皇后与太子有不安之意,岂有之邪?可以意晓之。”大将军顿首谢。皇后闻之,脱簪请罪。

 

(3)大司马骠骑将军冠军侯霍去病(前140年—前117年),卫青外甥,太子刘据表哥,抗击匈奴名将,封狼居胥,禅于姑衍,汉武一朝,位极人臣。

 

(4)江充(?-公元前91年)赵国邯郸人,曾告发赵国太子丹通奸之事,后免遭赵国祸患逃至长安,后以弹劾贵戚颇受武帝宠信。本文将同为赵地的钩弋夫人视作同党。

 

(5)据《世说新语》载:“孝武皇帝时,未央宫前殿钟无故自鸣,三日三夜不止。诏问太史待诏王朔,朔言恐有兵气。更问东方朔,朔曰:‘臣闻铜者山之子,山者铜之母,以阴阳气类言之,子母相感,山恐有崩弛者,故钟先鸣。《易》曰“鸣鹤在阴,其子和之。”精之至也。其应在后五日内。’居三日,南郡太守上书言山崩,延袤二十余里。”后以此典故表示重大事件彼此互相影响。

 

(6)据《汉书》载:是时,诏捕朱安世不能得,上求之急,贺自请逐捕安世以赎敬声罪。

 

 

 

烟霞问询

刘轩辕有一个兄弟,叫刘飞龙。


他们是亲兄弟,但是有很多不同。最明显的是,一个住在长安,一个住在洛阳。


刘飞龙和皇帝来过长安,没过几年又去了东边,好像不是回洛阳。后来听说飞龙离家出走了,也许是归隐山林,也许是死了。乱世中,黎民百姓朝不保夕,国本也是一样。


他们还有一个小堂弟在四川,年纪很小。刘轩辕没见过,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当时他隐居在终南山,偶尔听嬴太乙从外面带来的消息。


上一次还是“你的小堂弟很想来北方。”

下一次就变成“那个小孩也不见了。”


既然在蜀地,刘轩辕更愿意相信他和望帝一样,化为杜鹃,不知道能不能飞越秦岭,到他心心念念的古都长安看一眼。

刘轩辕有一个兄弟,叫刘飞龙。


他们是亲兄弟,但是有很多不同。最明显的是,一个住在长安,一个住在洛阳。


刘飞龙和皇帝来过长安,没过几年又去了东边,好像不是回洛阳。后来听说飞龙离家出走了,也许是归隐山林,也许是死了。乱世中,黎民百姓朝不保夕,国本也是一样。


他们还有一个小堂弟在四川,年纪很小。刘轩辕没见过,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当时他隐居在终南山,偶尔听嬴太乙从外面带来的消息。


上一次还是“你的小堂弟很想来北方。”

下一次就变成“那个小孩也不见了。”


既然在蜀地,刘轩辕更愿意相信他和望帝一样,化为杜鹃,不知道能不能飞越秦岭,到他心心念念的古都长安看一眼。

☔安❤️雷☔

⭐西汉-鎏金铜钮钟 (部分) 江苏盱眙大云山出土

⭐点赞就能用,但不能单独拿出当素材去卖钱。

⭐用到人物衣服、建筑上后什么的商用OK。

⭐收集的文物相关的图,然后自己描的图案。鼠标画的,有些粗糙。

⭐可截取部分使用,但绝对不能用在【除中国以外的人物、装饰、建筑等上!(特别是日本!)】

⭐没有水印,文件是做好的原始大小。


⭐西汉-鎏金铜钮钟 (部分) 江苏盱眙大云山出土

⭐点赞就能用,但不能单独拿出当素材去卖钱。

⭐用到人物衣服、建筑上后什么的商用OK。

⭐收集的文物相关的图,然后自己描的图案。鼠标画的,有些粗糙。

⭐可截取部分使用,但绝对不能用在【除中国以外的人物、装饰、建筑等上!(特别是日本!)】

⭐没有水印,文件是做好的原始大小。


Paradise_

毫无逻辑的一些上课摸鱼  都是早期自设


西汉沙雕故事

毫无逻辑的一些上课摸鱼  都是早期自设


西汉沙雕故事

七月书斋
施工队挖掘出西汉古墓,打开棺材女尸竟然“叹气”?
施工队挖掘出西汉古墓,打开棺材女尸竟然“叹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