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海

1353浏览    203参与
洲际剪辑
薄荷之夏:林南一暂别西海,高考前与童夕再度重逢
薄荷之夏:林南一暂别西海,高考前与童夕再度重逢
只须君映剪辑
薄荷之夏:卫泽回西海引林南一吃醋,两人当众进行篮球比赛
薄荷之夏:卫泽回西海引林南一吃醋,两人当众进行篮球比赛
黄山规划师
黄山正式进入冬季了,西海大峡谷和最高莲花峰已经进入冬眠
黄山正式进入冬季了,西海大峡谷和最高莲花峰已经进入冬眠
黄山规划师
黄山梦幻景区西海大峡谷正式开放了,你们想来体验黄山小火车吗
黄山梦幻景区西海大峡谷正式开放了,你们想来体验黄山小火车吗
黄山规划师
西海大峡谷延伸了黄山的美秀奇幻,是喜欢户外朋友的向往之地
西海大峡谷延伸了黄山的美秀奇幻,是喜欢户外朋友的向往之地
华毅车载音乐
刀郎之后再无西海,被很多大牌明星拒绝,现在却火遍全球
刀郎之后再无西海,被很多大牌明星拒绝,现在却火遍全球
华毅车载音乐
任那只鹰飞得再远也飞不出西海,任它飞得再高,也高不过云朵!
任那只鹰飞得再远也飞不出西海,任它飞得再高,也高不过云朵!
丢丢民宿打卡
江西竟然藏了个风景这么棒的地方国庆快安排上庐山西海主景区旅游
江西竟然藏了个风景这么棒的地方国庆快安排上庐山西海主景区旅游
王老师地理课堂
五湖四海中的北海是北冰洋吗,西海是罗布泊吗
五湖四海中的北海是北冰洋吗,西海是罗布泊吗
蓝樱浅夏

黄泉碧落终不见

   这篇算是知道摩昂后传战死的一个想法,作为一篇短篇发出,不作为鹊桥归路合集的最后结局。时间线为取经之后,私设大圣和华妍为好友。文笔渣,请多担待。

正文


   明日便是华妍清修的日子。凤凰涅槃,对于凤族来说,便是百年一次闭关清修,精进功法、突破境界,使其更上一层楼。摩昂知道华妍明日清修,就准备了些华妍喜欢的点心瓜果来找她。  

   华妍背靠在摩昂怀里,二人坐在亭子里说话。“摩昂哥哥,等我清修过后,我们去人间赏花吧。最近处理了不少公务,清修过后可以好好歇歇了。” ...

   这篇算是知道摩昂后传战死的一个想法,作为一篇短篇发出,不作为鹊桥归路合集的最后结局。时间线为取经之后,私设大圣和华妍为好友。文笔渣,请多担待。

正文


   明日便是华妍清修的日子。凤凰涅槃,对于凤族来说,便是百年一次闭关清修,精进功法、突破境界,使其更上一层楼。摩昂知道华妍明日清修,就准备了些华妍喜欢的点心瓜果来找她。  

   华妍背靠在摩昂怀里,二人坐在亭子里说话。“摩昂哥哥,等我清修过后,我们去人间赏花吧。最近处理了不少公务,清修过后可以好好歇歇了。” 

    “好,等你出关我们就去,我问问二弟,对于人间哪里景色宜人,他应该知道不少地方。”听到摩昂提起敖荣,华妍起身转过头看向摩昂说:“我听说二太子去人间听人家说书先生讲一些鬼怪奇谭,神仙故事,回来就自己写起了话本。”说到这,华妍忍俊不禁,“我是相信他能写的更好,毕竟这神仙妖怪他都亲眼见过。上次去找你时见到他,他还说写好后要给我瞧瞧呢。”

   摩昂扶额叹气道:“你还陪他胡闹,要是让父亲知道他不务正业,只怕胡子都要气歪了。”

   华妍笑着拉起摩昂的手说:“终归是你这做哥哥的出色能干,敖荣他才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辛苦你啦,担着这许多责任辛劳。”

   “作为西海储君,我理应担起这些责任,你作为八荒的仙君,肩上的责任比我更重,在其位谋其事,理所应当罢了。”摩昂回握住华妍的手,“我是他们的大哥,当然要照顾他们。平日你比我更加辛劳,我也想多照顾你一些。”华妍伸手勾住摩昂的脖子,在他唇上啄了一下莞尔道:“有你在我身边,甘之如饴。”摩昂环住华妍的腰,回应了一个更深的吻。

   一吻结束,华妍靠在摩昂怀里对他说:“对了,玉龙前几天也给我来信了,说他最近很好。等我清修结束,我们俩去看看他吧。”

   “好,听你安排。那我先回去,清修结束那天我来接你。”“好,路上小心。”

   摩昂走后,华妍回到寝殿,用摩昂送的玉凤簪将头发松松挽起,所用物品准备妥当后,华妍吩咐寿黛在清室外看守,自己进去开始清修。

   华妍一般清修七天就会出关,但是到了第五天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一阵心慌意乱,无法集中精力,华妍调整气息,稳定心神。突然,玉簪滑落在地分成两截,华妍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拾起发簪收入怀中,立即起身向屋外走去。

   华妍推开屋门,屋外的寿黛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一脸为难的站在那里出神,她被华妍推门的动静吓了一跳。寿黛见华妍从清室出来,赶忙上前询问道:“君上怎么出来了,清修不是还有两天时间吗?”

   “本君难以稳定心神,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刚刚看你一脸为难,可是有事?”

   “君上的头发都散了,请君上移步寝殿,我为您重新梳好。”

   这样的形象确有失身份,所以华妍和寿黛行至寝殿梳妆台前坐下,寿黛为华妍梳头发,华妍开口道:“寿黛,你我之间可直言不讳,有事不要瞒着我,到底怎么了?”

   “君上提前出关可有不适之处?”

   “本君无妨,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说!”见华妍似有怒意,寿黛跪在华妍侧边道:“我并非有意欺瞒君上,只怕扰了君上清修,气息逆行伤了君上的圣体。刚刚大太子身边的近侍来报,说在前日九头虫举兵进犯西海,摩昂太子率部迎敌,中了九头怪物的奸计伤重殒身了。”华妍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浑身僵住,说出口的话都带着轻微的颤抖。“怎么可能,摩昂他功法高强,聪明过人,怎么可能会……”话音未落,华妍夺门而出奔向西海,寿黛紧随其后,怕华妍出什么意外。

   到摩昂寝殿前的这一段路,华妍都无法相信摩昂的死是真的,她站在寝殿门口迟迟不敢推门进去,她害怕,害怕他的死作为事实摆在自己眼前。终于,华妍下定决心推门进去,二太子三太子还有孙大圣都在,华妍感受到了他们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但她已经没有精力和他们说话。华妍的眼睛盯着躺在榻上的摩昂,他的身上还有伤口,但面上没有血污,应该已经被擦拭过了。她面无表情的缓缓走过去,坐在摩昂旁边,玉龙想要上前和华妍说些什么安慰她,被孙大圣拦住。华妍拉起摩昂的手,她多希望摩昂能像往常一样回握住她的手,将她拉进他温暖的怀里,可是当华妍松开手,看到摩昂的手无力的滑下时,华妍再也忍受不了,伏在摩昂胸前放声大哭。

   不知过了多久,华妍起身看着摩昂抽泣,她稳了稳心神转头向敖荣说:“麻烦你,将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一字不落告诉我。”敖荣所讲述的与寿黛转告的基本无差别。行者对华妍说:“俺听说贤太子战死的消息就和小白龙赶过来了,公主切勿伤心过度,需要俺老孙帮忙的,俺老孙定会全力相助。”华妍起身向孙大圣行礼道:“多谢大圣,还请问大圣是否知道那九头怪物现在何处。”

   “俺之前在乱石山碧波谭与那怪交战,后遇二郎真君将他降伏,我本好生之德放他一马,没想到……听说那厮逃去了北海附近。”

   “多谢大圣告知,我这就前往北海寻他踪迹,烦请大圣守在西海,防止他折返回来,西海如今元气大伤,怕是抵挡不住。”

   眼见华妍要独自前往报仇,玉龙赶忙拦在门口,“妍姐姐你不能独自去,那九头怪训练了一队水军,你就是再仙法高强,也架不住他们人多势众。况且九头怪诡计多端,万一……万一……”敖荣和孙大圣都应声表示赞同玉龙的话,华妍嘲讽一笑道:“就凭他手下这些蝼蚁,本君还没放在眼里,本君要让那九头怪知道,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放心吧玉龙,你和你二哥还有大圣守好西海,我去取他九个狗头来祭奠你大哥和西海无辜受灾的将士子民。”

   华妍推开玉龙施法奔向北海,玉龙生怕华妍出什么意外,拜托大师兄和二哥守好西海,和寿黛一起去追华妍。一转眼华妍就来到北海,在搜寻了附近几个水潭河流后,终于发现了九头虫及其水军的踪迹。只见几个小卒守在门外,门上还挂着‘九圣仙宫’的匾额。华妍心想:‘真是放肆至极。’右手祭出长剑,左手蓄力向这几个小卒打去,长剑一挥将匾额砍成两半。洞门打开,冲出许多小卒,华妍法力高强,自是没有将这些喽啰放在眼里,很快小卒们就死伤一片。

   九头虫手持月牙铲出现在洞口,见华妍在洞口,手中长剑还有血滴滴下,目光凌冽看向他,竟让九头虫心底产生了一丝寒意。九头虫脸上挂上虚伪的笑容开口道:“这不是华妍仙君吗。来此伤我水军,意欲何为啊?”话音未落,华妍举剑直指九头虫眉心道:“放肆!你算什么东西,敢直呼本君名讳,我来此为何,你心中清楚,少说废话,纳命来!”语毕,华妍举剑向九头虫心口刺去。

   几番缠斗过后,华妍便明白摩昂为何会战死。自己功法虽在九头虫之上,但周遭还有一些喽啰干扰华妍,加之九头虫诡计多端,华妍还要时刻提防于他,如此持续下去,肯定会力不从心。华妍决定先收拾了这残余的一队喽啰,一招冰封绝迹,将这些喽啰全部冻在原地。九头虫见已经没有水军可以帮助自己分散华妍的注意力,便想假装和华妍打斗找机会遁走逃出。华妍感觉到九头虫没有尽力打斗,顿觉他是在找机会迷惑自己准备逃走,在九头虫持月牙铲攻击自己时主动露出破绽并未防守。月牙铲刺入华妍左肩,九头虫没想到华妍会自己迎上这一击,还未反应过来,长剑已经刺穿了九头虫。

   九头虫已死,华妍捂着左肩的伤口踉跄几步,伤心过度加之又打斗一番,华妍几欲昏倒。朦胧间,她看到摩昂向她走过来,是啊,他们说好了要一起去看玉龙,要看遍人间美景,还有敖荣写的话本,里面会不会有他们的故事呢?

   华妍看见摩昂向她伸出手,华妍立刻跑过去扑进他怀里,摩昂笑着揉了揉华妍的头,将她抱的更紧一些。摩昂对华妍说:“我不能再照顾你了,你要顾好自己,我希望你永远开心幸福。”华妍抓着摩昂胸前的衣服哭着说:“没有你在我身边,我怎么可能开心。”可话还未说完,摩昂就已经身形散去,华妍想要抓住,却终究不能。醒来时,华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寝殿,恍惚间让华妍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噩梦,摩昂其实还活着。可左肩传来的痛感告诉华妍,自己所想,都是镜花水月罢了。

   养伤期间,玉龙、敖荣还有大圣来看过她,华妍才知道那日自己杀死九头虫后,时随后赶来的玉龙和寿黛将昏倒在地的她带回了仙宫。面对他们的担心,华妍都回以微笑表示没事。伤好后,华妍又去了西海一次,她来到摩昂的寝宫,拿走了摩昂平日常用的束发龙纹玉簪。西海龙王对她击溃九头虫水军表示谢意,华妍回礼示意。临走前,华妍告诉敖荣,若西海遇到任何困难都可来八荒仙宫找自己。

   华珩和夫人知道此事,回来探望女儿,见华妍每日一如往常的修炼,处理公务,担心她压抑情绪对自己不好。华妍柔和一笑说:“爹爹娘亲放心吧,我没事,我……梦见他了,他说他不能再照顾我了,他希望我能开心的生活。我不会消沉的,我是这八荒的仙君,我有我的责任,我会带着他对我的爱,做好我应该做的。”

   她会戴着那只龙纹玉簪,去赏遍人间美景,去完成二人未完成的事。她会守护西海水族,她会担起摩昂的一切。

蓝樱浅夏

简单的写了篇日常,算是个过渡,接下来会写关于看剧时所产生的一些想象。这篇写的匆忙,交代了一些条件设定。文笔不佳,请多担待。

   时光飞快,一晃不知过了多少春秋。华妍与摩昂虽感情甚笃,但近些日子见面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西海的公务大多由摩昂处理,华妍也帮衬着自己的父亲处理八荒的事情。 二人平日处理公务,还要勤修武艺,精进法术,无暇相见之时,便只能通过书信来疏解相思之情。

   “公主,帝君叫您去重华殿,想来是有事要告知公主。”寿黛进殿向华妍禀告。“知道了,我这就去。”华妍放下手里的书,起身前往。 ...


简单的写了篇日常,算是个过渡,接下来会写关于看剧时所产生的一些想象。这篇写的匆忙,交代了一些条件设定。文笔不佳,请多担待。

   时光飞快,一晃不知过了多少春秋。华妍与摩昂虽感情甚笃,但近些日子见面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西海的公务大多由摩昂处理,华妍也帮衬着自己的父亲处理八荒的事情。 二人平日处理公务,还要勤修武艺,精进法术,无暇相见之时,便只能通过书信来疏解相思之情。

   “公主,帝君叫您去重华殿,想来是有事要告知公主。”寿黛进殿向华妍禀告。“知道了,我这就去。”华妍放下手里的书,起身前往。 

    “爹爹,您唤我何事?”见华妍前来,华珩开口道:“最近处理公务可还顺利?”

   “有爹爹从旁指点,也渐渐得心应手。”  “那便好,我和你母亲商量过了,想昭告八荒及众仙,全权将这八荒交给你,你意下如何?”  

   华妍吃惊问道:“如此突然,难不成爹爹你有什么事瞒着我。”见女儿如此急切,华珩赶忙说到:“不是不是,这不见你最近修为增长不少,处理事物也井然有序,这才放心将八荒交给你,况且我和你娘也想出去游历一番。回来后便在后山的殿中居住,若有棘手的事情我自会出面帮你解决的。”

   华妍只觉得现在自己满脸黑线,幽幽回道:“所以你跟娘亲出去游历才是重点吧。”

   “看你和西海储君下界游玩,忽想起我和你娘也好久没有共同出门游历观光了。且将这八荒交给你,也是我深思熟虑之后定下的。你总要历练成长,成为掌管八荒的仙君,而且我和你娘也不是不问世事了,若真有难处,还是可以来后山殿中找我们。”

   闻言,华妍向父亲拱手行礼:“既如此,华妍定不辜负父母期望。等等,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和摩昂出去玩的事情的!?”华妍转头看向身后的寿黛,寿黛只觉得无辜受累,使劲摇了摇头。

   “不是寿黛告诉我们的,那日摩昂在殿外等你,正巧与我碰见,便来向我行礼问安,我就知道了。”

   “女儿不是有意瞒着爹爹娘亲的,只是……不好意思说。”

  华珩感慨道:“女儿长大啦,摩昂他很优秀,我很放心,这些事你自己把握有度就好。过两天我和你娘便出发,归期未定,你无需担心,这大大小小的事情便都交给你了。”

   “请父亲放心。”

   华妍回到殿中,想到过两日自己便要忙碌起来,决定去西海见一见摩昂,便戴上摩昂赠与的那只发钗前往西海。

   来到西海龙宫,华妍轻车熟路来到摩昂的书房,这个时辰,摩昂一般都在处理公务。

   果不其然,摩昂此时正在书桌前写着什么。华妍见状,走过去为他续上茶,坐在摩昂身边支着头看他写字。

   摩昂并不讶异华妍的出现,边写字边问道:“来找我可是有事要说。”华妍笑道:“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我确有一事要告诉你。”听到华妍将要接管八荒,摩昂有一丝惊讶,随即笑着摸了摸华妍的头:“我相信你会将八荒管理的很好,以后正式场合相见,要称你一声仙君了。”华妍将手伸到摩昂面前说到:“那摩昂哥哥准备给本君什么样的贺礼呀?”

   摩昂点了一下华妍的额头,将自己佩戴的龙纹玉佩解下放在华妍的手心里。“这玉佩上有我一抹灵识,若遇到危险,我感知到你仙法流动,可到你身边助你一臂之力。”华妍看着这玉佩,开心的搂住摩昂的脖子在他脸颊亲了一下,“谢谢摩昂哥哥,我会天天随身佩戴这玉佩的。”摩昂揽住华妍的肩膀,二人温存了一会儿。

   因摩昂过会儿要随西海龙王前去布雨,华妍便准备离开,并与摩昂互相约定,二人谁得空便去看望对方。

   虽因忙碌不能常常相见,但想念你,是每天都会做的事。

笛来笛往
笛子竹笛演奏《西海情歌》有机会一定要去一趟西海,西海到底在哪
笛子竹笛演奏《西海情歌》有机会一定要去一趟西海,西海到底在哪
天成瑞博剪辑
薄荷之夏:童夕卧薪尝胆的西海生活,带来了林南一无尽的想念
薄荷之夏:童夕卧薪尝胆的西海生活,带来了林南一无尽的想念
秋白
西山有暮老师的海莉斯 我超级喜...

西山有暮老师的海莉斯

我超级喜欢她的西海系列

西山有暮老师的海莉斯

我超级喜欢她的西海系列

有传

江西省庐山西海领导莅临有传科技探讨流量资产化机遇

作者:有传

探讨庐山西海景区流量资产化解决方案,帮助旅游景区打造流量资产平台,提升流量资产价值!

蔷薇之烬

莲藕

合上最后一本公文,摩昂放下笔,捏了捏鼻梁,身后的侍从立马送上一盏清茶。

  “无舛,他最近怎么样?”抿了口茶,开口问道。“世子最近挺好的,还有兴致在玉泉山种莲藕呢”哦?摩昂意外的挑了挑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儿子哪里来的念头。

  “他一直窝在玉泉山?”“那倒没有,前些日子还跟哪吒三太子一起出去喝酒来着”嗯,摩昂点了点头,随即脸色一变,霍然起身,哪吒?莲藕?他家小白蛟不会要学哪吒吧?不行,得断了他的念头。

  吓了一跳的摩昂太子,顾不上西海事物,连吩咐都没有一声就急匆匆的驾云去了玉泉山。还没降下云头就看到他家白蛟趴在莲池边,一脸认真的盯着池子里的莲花。

  花还没有开,无舛无聊的数了数莲花...

合上最后一本公文,摩昂放下笔,捏了捏鼻梁,身后的侍从立马送上一盏清茶。

  “无舛,他最近怎么样?”抿了口茶,开口问道。“世子最近挺好的,还有兴致在玉泉山种莲藕呢”哦?摩昂意外的挑了挑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儿子哪里来的念头。

  “他一直窝在玉泉山?”“那倒没有,前些日子还跟哪吒三太子一起出去喝酒来着”嗯,摩昂点了点头,随即脸色一变,霍然起身,哪吒?莲藕?他家小白蛟不会要学哪吒吧?不行,得断了他的念头。

  吓了一跳的摩昂太子,顾不上西海事物,连吩咐都没有一声就急匆匆的驾云去了玉泉山。还没降下云头就看到他家白蛟趴在莲池边,一脸认真的盯着池子里的莲花。

  花还没有开,无舛无聊的数了数莲花,嘴里念叨着还要多久,似乎还挺着急的,摩昂听的心惊胆战,可这莲池似乎很得他家小白蛟的喜欢,从白天看到黑夜,地方都没动过。

  直到后来,玉鼎真人来叫他回去,无舛才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走了,临走还说我明天再来看你们。

  明天?摩昂冷笑,看了眼莲池,我让你们再也见不到明天,瞬间火光冲天,一池的水被煮的沸腾。

  无舛面无表情的看着乌漆嘛黑,焦灼的莲池,他的莲藕没了,他辛辛苦苦种了那么久的,都被毁了,他不傻,好端端的怎么可能失火。

  他像玉鼎真人借了昆仑镜,罪魁祸首的犯罪记录清晰可辨,无舛生气了,驾了云,怒气冲冲的去了西海,不顾侍从的阻拦,直接闯了进去。

  彼时,摩昂正在跟大臣议事,见他到来很是惊讶,无舛可不管他,上来就是诘问“你烧了我的莲池”摩昂歉意的看了眼臣工,几位老臣倒也识趣,对着父子二人拱了拱手退下了。

  “无舛,你今日怎么有空回来了?”“你烧了我的莲池”无舛丝毫不被他转移注意力话题所动,坚持的重复着那一句话,听的摩昂一头冷汗,这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还真不好,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体会到当初三弟三妹犯错被抓的心情。

  “无舛,咱们不种莲藕好不好?换一种,父,我去百花园给你求些别的花种”“你毁了我的莲池,我种了好久的,马上就有莲藕吃了,现在什么都没了”

  吃?摩昂渐渐回过神来,感情他儿子种莲藕是用来吃,不是要学哪吒削骨还父削肉还母啊。可是毁都毁了……“要不,我让人去买?其实这个东西想吃去买就好了,不用自己亲自动手种……”

  “我就要那个莲藕”摩昂认命了“你还有种子吗?我帮你重新种”“你会吗?”小白蛟怀疑的眼神深深的刺激了摩昂太子,什么叫他会吗?他堂堂西海大太子有什么是不会的?

  然而,他还真不会种莲藕。小白蛟坐在岸上,看着池子里挽着裤腿衣袖的摩昂撇了撇嘴,此刻我们的摩昂太子一身雪白的中衣早就变了颜色,甚至脸上都因为擦汗被手上沾的泥抹了几道,然而,能有什么办法,自己惹了儿子只能自己哄。

闪爱

钟情眷属27

莹妃一听龙王的分析,吓了一跳。心虚地哭道,“大王!原来你就是这样想臣妾的呀,臣妾就说你偏心,不会为臣妾做主。你还对臣妾说你不会,臣妾不该相信你的。臣妾只是你的妃子寸心可是你的嫡长女。大王又怎会为了臣妾去惩罚自己的女儿。而且还会让大王厌恶臣妾。只是臣妾的冤屈上哪里去诉讼啊,如果这碗汤臣妾真的喝下去死了,大王也不会伤心的吧。”龙王一听怒了,“莹妃,你这是在怪本王赏罚不明吗?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毕竟都知道毒是下在寸心送给你的那碗汤中。如果本王不处罚,都觉得本王赏罚不明,徇私王法。罢了,来人寸心想要毒害嫔妃。既然是龙后的丫鬟,那就自今日起在龙后宫中思过。不得见任何一位嫔妃,除本王和龙后外,任何人不得将...

莹妃一听龙王的分析,吓了一跳。心虚地哭道,“大王!原来你就是这样想臣妾的呀,臣妾就说你偏心,不会为臣妾做主。你还对臣妾说你不会,臣妾不该相信你的。臣妾只是你的妃子寸心可是你的嫡长女。大王又怎会为了臣妾去惩罚自己的女儿。而且还会让大王厌恶臣妾。只是臣妾的冤屈上哪里去诉讼啊,如果这碗汤臣妾真的喝下去死了,大王也不会伤心的吧。”龙王一听怒了,“莹妃,你这是在怪本王赏罚不明吗?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毕竟都知道毒是下在寸心送给你的那碗汤中。如果本王不处罚,都觉得本王赏罚不明,徇私王法。罢了,来人寸心想要毒害嫔妃。既然是龙后的丫鬟,那就自今日起在龙后宫中思过。不得见任何一位嫔妃,除本王和龙后外,任何人不得将她带走,更不得指使吩咐她做事。倘若她想要出来,必须禀报本王经得本王的同意。你们两个驻扎在龙后宫外,寸心有什么异常立即禀报本王。好了,除了寸心都下去吧。”

莹妃还想说什么,但想起刚才龙王对自己的态度,以及现在他连看都不想看自己一眼。但是不明白大王为什么这样对她, 之前大王就算再生气。只要她这样说话,龙王的气都会消了并且对对她宠爱有加。但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次不管用了。心想,是不是之前做了让大王不高兴的事情,再加上敖寸心的事情,即使所有人都知道那毒并不是她下的,大王也说出来了。但大王不是还处置了她吗?就算大王在宠爱我喜欢我。但龙后毕竟不是我,他必须还要顾及龙后的面子,所以才故意假装生我的气。对,一定是这样。就凭大王现在对我的宠爱,大王很快就会废了龙后,立我为后吧。想到这莹妃的心里不但舒坦多了,而且还有些高兴。于是便乖乖的退下了。

舒丽宫,“娘娘,娘娘。听说三公主要毒害莹妃娘娘,被莹妃娘娘发现,搞到了龙王那里。龙王把三公主囚禁在了龙后宫中。”“哦,是吗?”“娘娘,看样子你一点都不着急呀。龙王对莹妃那么重视,万一莹妃接下来对付我们,那该怎么办?我们就不应该事事以寸心为主。你还那样关注她,就算你把昨天莹妃毒打寸心的事情告诉大王,大王也没有怪莹妃。反而相信莹妃寸心毒害她。当年也不是莹妃的一句话,大王便把三公主三太子绑上天,差一点就没命了。也是莹妃的话大王把三公主逐出西海,一千年都未曾见她。还与她断绝父女关系。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说明了大王有多么宠莹妃。要是让莹妃知道我们曾经帮过寸心,她收拾我们怎么办?还有那一个人不人,龙不龙的妖孽,连大王都觉得他有辱皇家血脉,要杀了他。龙后也要把他赶出龙宫。你封锁三公主生子的这条消息,是为了迎合龙王不让这件事情被更多的人知道,以至于有辱皇家的威严。但派人暗中保护他,还教给他一些做人的道理。就算他是大王龙后的亲外孙,可大王不还是要杀他吗?要是被龙王知道您保护了他与大王作对,或者以后被莹妃知道当做对付你的把柄怎么办?”“你是在怪本妃。”那个下人(懿儿)听王贵妃(王贵妃是指身份地位,好比皇贵妃)这么一说,急忙跪下解释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为娘娘着想。”

王贵妃扶起了她,“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我从小长大,虽为主仆,实为姐妹。当初我入宫,你为了保护我,宁愿放弃自己的爱情。所以我做事从来都没有瞒过你。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问。觉得我把心思放在不受宠人的身上。我把昨天的事情告诉大王,但从来就没想过让他处置莹妃。”懿儿动了动嘴,但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问为什么我不奢望大王能够处置莹妃。原因很简单就算是大王再怎么宠爱三公主。但她现在毕竟是婢女,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也不能因为一个婢女是处置一个妃子。龙王妃子比公主的身份低,这条规定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因为这是老祖宗传下的规定。即使再不满也只能压在心里。倘若他在因为一个婢女处置妃子,毕竟会引起后宫众人的不满。莹妃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有恃无恐地对付三公主。一如果没有被大王发现,三公主肯定不会告诉别人。因为告诉了也不能对莹妃怎么样?而且还会让大王和龙后痛心。二倘若不幸被大王发现,大王也只是厌恶她,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时间久了大王也会慢慢的忘记这件事情。不得不说,莹妃真的很聪明。但是她不懂得揣摩大王的心意,要不然也不会三番两次的对付三公主和三太子。以至于至今还只是停留在妃位。”

“她聪明和停留在妃位与三公主和三太子有什么关系。再说了,龙族规定不是不能对嫡子嫡女动手。就算动了手,龙王也会向着莹妃吧。光看龙王做的这些事情,只怕人人都能看出来龙王对莹妃的宠爱超过了自己的儿女。可是你为什么说她停留在妃位,是因为对付三公主和三太子。”懿儿不解。

“龙族的规定是不能对公主和太子下手。但是并没有说龙王不可以,所以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三太子和三公主犯错之后,让龙王收拾他们。你说的不错,后宫所有的人都会以为大王宠爱莹妃超过他的嫡子嫡女。所以后宫没有人惹她,连她自己都觉得是这样的。她可以有恃无恐的在三公主和三太子犯错后,再在大王面前提意见。大王狠狠的处置三公主和三太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