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游记

322.7万浏览    14752参与
隔江人在雨声中

马上就3202年了,我还在为小和尚魂牵梦萦。

马上就3202年了,我还在为小和尚魂牵梦萦。

金骨
本味西游记 第八十三回 心猿识...

本味西游记


第八十三回 心猿识得丹头 姹女还归本性

本味西游记


第八十三回 心猿识得丹头 姹女还归本性

_Chlop_
  牛圣婴?牛肾音!

  牛圣婴?牛肾音!

  牛圣婴?牛肾音!

酥芙稔

AI绘图

好一只俊俏的小猴子

AI绘图

好一只俊俏的小猴子

阿深.

  真的别管我了,本来也是几个小时就能画完的,我真的爱拖唉。

  真的别管我了,本来也是几个小时就能画完的,我真的爱拖唉。

远东咖啡熊
才改了大人装扮的时候的小龙~

才改了大人装扮的时候的小龙~

才改了大人装扮的时候的小龙~

m阿茨m
以前有人问这个问题,我会告诉他...

以前有人问这个问题,我会告诉他从眉眼、身高、口头禅、衣服等方面区分。现在,只会用最直接的方法↑

以前有人问这个问题,我会告诉他从眉眼、身高、口头禅、衣服等方面区分。现在,只会用最直接的方法↑

Berial-RoseShadow
大家都应该看看的年更外国人看西...

大家都应该看看的年更外国人看西游记解说手书,原著向,除却加速剧情省略了一些细节和有“玉”帝这种文化偏差外没啥理解问题,画风特别可爱还有各种吐槽,大家都应该来看看

BV12x411n7PV

↑第一个视频bv号如上,顺着就能看后续的,目前是只更到女儿国

大家都应该看看的年更外国人看西游记解说手书,原著向,除却加速剧情省略了一些细节和有“玉”帝这种文化偏差外没啥理解问题,画风特别可爱还有各种吐槽,大家都应该来看看

BV12x411n7PV

↑第一个视频bv号如上,顺着就能看后续的,目前是只更到女儿国

周

五指山

“刘伯钦……刘伯钦……”

原来传承真的是传承,使命果然有使命。在双叉岭世世代代居住的刘伯钦,也只能是刘伯钦。

那张薄薄的纸条,明明离着火烛好远,却突然燃成了一抹飞灰。

“刘伯钦……刘伯钦……”

这三个字好像是一座山,死死地压住了刘伯钦的命运;又像是一只手,将他多年来的幻想握得分崩离析。

“等等……”

“山……”

“手……”

“手山……”

“五指山!”

本像丢了魂的刘伯钦猛地坐起来,紧紧地握住小和尚的手,问道:“你……可叫江流儿?”


双叉岭向西不远,有一座山。山形如五指,故名五指山。

少有人涉足那里。相传,五指山下镇压的,是曾经捣毁过天庭的凶兽。

刘伯钦...

“刘伯钦……刘伯钦……”

原来传承真的是传承,使命果然有使命。在双叉岭世世代代居住的刘伯钦,也只能是刘伯钦。

那张薄薄的纸条,明明离着火烛好远,却突然燃成了一抹飞灰。

“刘伯钦……刘伯钦……”

这三个字好像是一座山,死死地压住了刘伯钦的命运;又像是一只手,将他多年来的幻想握得分崩离析。

“等等……”

“山……”

“手……”

“手山……”

“五指山!”

本像丢了魂的刘伯钦猛地坐起来,紧紧地握住小和尚的手,问道:“你……可叫江流儿?”

 

双叉岭向西不远,有一座山。山形如五指,故名五指山。

少有人涉足那里。相传,五指山下镇压的,是曾经捣毁过天庭的凶兽。

刘伯钦领江流儿去的地方,正是五指山。

接近山根的时候,刘伯钦示意江流儿在原地稍作休息,自己先去前面探探路。。

没等江流儿反对,刘伯钦已然没了踪影。

刘伯钦知道,五指山下有凶兽,这是真的,这个凶兽曾经捣毁过天庭,也是真的。

因为刘伯钦,就是为了他而存在的。

远远地,刘伯钦已经能看见那一头红毛被压在山下,随风飘摇。

“我等了你五百年,你终于来了。”山下的人喊着。

“你自己也知道,这五百年,不会多,也不会少,又何必急?”刘伯钦每一步都走的很缓慢,像是要给彼此更多的时间。

“被那个胖老头子就这样按在手底下,挺疼的。而且他好像有手汗,时间久了,我怕得风湿。”

“早说如此,来时我就煮一锅姜汤带着了。”

“他来了?”

“当然来了,如果他没来,我怎么会来?”

“那他在哪儿?”

路途终究是有限,刘伯钦走得再慢,几句话的时间,他已走到了地方。他蹲下来,揉着那一头红毛,轻轻地说:“想不到,齐天大圣孙悟空,五百年后会是这般模样。”

山底之人终于抬起了头。他是一只猴子,一只落魄的猴子。

猴子对刘伯钦的态度不以为意,只是又问了一次:“他在哪儿?”

刘伯钦仍然没回答,倒是反问道:“五百年了,你不想知道我过得如何吗?”

猴子有点失去了耐心:“我再问你一次,江流儿到底在哪儿?”

刘伯钦依旧没回答。他站起来,低头看着猴子。猴子挣扎着抬起的脑袋,还没有他的膝盖高。他淡淡地说:“在你眼里,他比我重要。”

这不是质问,是结论。虽然听起来有些暧昧,也有些无理取闹。

猴子撇了撇嘴:“废话。”

刘伯钦说:“那我不能把他带来。”

砰!

猴子一拳锤在地上,从紧咬的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别忘了你是谁!”

刘伯钦,当然不会忘。

 

五百年前。

猴子被剥了凤冠金甲,压在五指山下。

如来说:“我要你杀的佛,五百年后会路经此地。只有他能解开山上的封印,也只有你能杀死他。”

猴子敢言,不敢怒。他说:“你说过,要放我回花果山。”

如来笑着回道:“总是要先做完工作,才能领报酬的。”

“那也不该把我压在山下五百年!”猴子从未觉得如此屈辱过,哪怕是之前在天庭被擒,都算在内。

如来没有解释,只是告诉猴子:“五百年后会路过一个小和尚,叫江流儿。他就是你要杀的佛。”

“他如果没来呢?”

佛祖摸了摸脑后,望着西边的天,有点感伤地说:“他一定会来的。”

这是惟一一次,猴子觉得,这个胖老头子好像没有那么欠揍。

虽然如来说那人一定会来,但猴子不敢冒这个险。

如果那个江流儿在这岭间林里迷了路,自己还要一辈子被压在山下?

猴子拔下一根猴毛,吹在空中就幻作一只灵猴。

猴子说:“你去东边,找个必经的路口,等一个叫江流儿的人。如果他来了,带他来见我。”

灵猴挠挠头:“在人间生活,是不是该有个人类模样?”

猴子觉得他说的有理,吹了口气,灵猴就化作一个男子。

灵猴刚要离去,又转头回来,不好意思地问道:“能不能……再给我起个名字?”

“名字?”猴子觉得有点意思,“要不你就叫……刘伯钦?”

自此以后,五指山向东有双叉岭,双叉岭脚下有刘伯钦。

五百年的时间真的太久了。久到刘伯钦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一个猎户。

直到他遇见了江流儿,打开了那张纸条,接受了宿命,想起了五指山,还有山下的猴子。

 

刘伯钦对猴子说:“你相信宿命吗?”

“什么宿命?”

“我的宿命,你的宿命,江流儿的宿命,众生的宿命。”

猴子同情地看着刘伯钦:“你只是我的一根猴毛。”

“曾经是。现在我是……”

“你爱他妈是谁是谁,我现在只想见到江流儿!”猴子已经急了。

“我为你等了五百年,你却不肯为我耽搁一刻。”

“你只是我的一根猴毛。”猴子又重复了一遍。

刘伯钦惨然一笑:“好。我会把他带来,将您,齐天大圣孙悟空,从这五指山下放出。”

 

刘伯钦转身去找江流儿,猴子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就回到了天庭。

倒塌的楼阁、火光、躲在桌子下抱着头发抖的神仙、打碎消散的云彩、折断的三尖两刃刀、一只孤独的八棱金瓜锤...

蟠桃汁水的甜味、酒的香味、血的腥味、汗的臭味...

压抑的哭声、骂声、蚊蝇一般的议论声、清醇浑厚的呼唤声...

只不过当年唤醒他的是佛祖,将这座五指山压在他身上;现在唤醒他的是江流儿,要将这座五指山移开。

那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小和尚呦!

小和尚说:“你好,我叫江流儿。”

猴子说:“我不好,我叫要特么被山压死了你快帮帮我斯基。”

江流儿是出家人,慈悲心肠,双手合十作揖,说道:“阿弥陀佛,我该怎么帮你?”

猴子说:“山上有个符咒,你爬上去,揭下来便是。”

江流儿看看陡峭的崖壁,指着后面木讷站着的刘伯钦悄悄说道:“若是这个活计,我推荐你找那个人。他是猎户,身手想来是不错的。”

“只有你才能取下那个符咒。”猴子看着江流儿说。

江流儿面露难色。

“你帮我,我护送你去西天取经。”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西天取经?”

“因为我是你的徒弟,孙悟空。”

江流儿明白,身为师傅,就有师傅的责任。就好像当年在金山寺,师傅总是能让他吃上一口饭。

于是江流儿爬到山上,揭下符印,又爬下来。一身僧衣破了大半,手上的血把符纸染成了红色。

他把符纸递给猴子,问上面写的字是什么意思。

猴子看了许久,告诉他是唵嘛呢叭咪吽。

江流儿说:“好像和我在佛经上看到的不太一样,而且这上面写的也不止六个字吧。”

猴子说:“这是天竺语,你不懂。”

猴子说:“你离我远点我要从山里出来了。”

江流儿向后退了两步。

“再远点。”

江流儿又向后退了两步。

猴子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树,江流儿一脸不情愿地躲到了后面。

猴子确认再三小和尚完全藏好了,胳膊撑着地一点点地从山下艰难地爬了出来。腿上的猴毛蹭掉了大半。

猴子拍拍身上的土,从旁边的树上扯下一大片叶子护住自己的双腿,说:“好了,让我们去取西经吧。”

江流儿从树后面走出来,凑到猴子跟前,问道:“你不和那个猎户道个别?毕竟是他领我过来的。”

猴子瞥了一眼,刘伯钦正盯着五指山看。山体一点点剥落,砸在地上,压了猴子五百年的五指山,几个呼吸之间,就坍塌成了一地碎石。

江流儿来了,五指山没了,刘伯钦的使命结束了。

“喂!”猴子喊道,“还看什么,回家了!我们要走了!”

回家?刘伯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猴子觉得自己已经告完了别,牵着白马拽着江流儿就要走。

刘伯钦觉得,有个问题自己一定要问。他冲着猴子喊道:“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

猴子也不回头,回道:“你叫刘伯钦,你爸也叫刘伯钦,你全家都叫刘伯钦,祖宗八代都叫刘伯钦!”

江流儿拿胳膊肘捅了捅他:“你怎么能骂人。”

刘伯钦又问:“那你不打算把我收回……”

“收你mlgb啊!”猴子摆摆手,“回去过你的日子生你的儿子去吧,真他妈墨迹!”

江流儿又拿胳膊肘捅了捅他:“你又骂人。”

猴子白了他一眼:“真正的故事就要开始了,你还是少操心别的吧,师傅。”

人间喜仙超级加辈
惊呆了,我居然在一个外国妹子的...

惊呆了,我居然在一个外国妹子的视频看到她说西游记是讲心性有关的故事。

  

md,现在西游记暗黑解读盛行,估计好多国人都不一定知道这个……

惊呆了,我居然在一个外国妹子的视频看到她说西游记是讲心性有关的故事。

  

md,现在西游记暗黑解读盛行,估计好多国人都不一定知道这个……

.宁卿.

原著相关

“自小神通手段高,随风变化逞英豪。养性修真熬日月,跳出轮回把命逃。一点诚心曾访道,灵台山上采药苗。”


“自小生来手段强,乾坤万里有名扬。”

  

一模一样的意思,空空每次都可以不重样的把自己夸出花来😌

“自小神通手段高,随风变化逞英豪。养性修真熬日月,跳出轮回把命逃。一点诚心曾访道,灵台山上采药苗。”

 

“自小生来手段强,乾坤万里有名扬。”

  

一模一样的意思,空空每次都可以不重样的把自己夸出花来😌

今天恰什么
  沙和尚--(偷懒了)

  沙和尚--(偷懒了)

  沙和尚--(偷懒了)

转世碎嘴子

只愿我心似君心4

四、毁地狱沉香招致灾祸,惜郎君行者再入地府

  

  二人再次不欢而散。子熙虽愁于此事,可感情这东西旁人怎好插手?

  见杨戬甩袖离开,子熙又温声对行者道:“爹爹明明也想父君,为何你们一见面便要吵嘴?”

  “我虽与你父君相识几百年,”行者顺手抓了根香蕉,“可朝夕相处之日加起来也不过三年。你可知,我有你这兄弟那夜,你父君跟我说了什么混账话吗?”

  “我儿,当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说出狠话来,”行者看着儿子,“那他不是得了绝症,就是在做什么逆天之事。”

  哮天犬替二郎找回了宝莲灯,还在沿途一个破山洞里抓住了小玉,如今已是复宠了。二郎走出门口,告诉他道:“我出去一趟,你不用跟着了。”...

四、毁地狱沉香招致灾祸,惜郎君行者再入地府

  

  二人再次不欢而散。子熙虽愁于此事,可感情这东西旁人怎好插手?

  见杨戬甩袖离开,子熙又温声对行者道:“爹爹明明也想父君,为何你们一见面便要吵嘴?”

  “我虽与你父君相识几百年,”行者顺手抓了根香蕉,“可朝夕相处之日加起来也不过三年。你可知,我有你这兄弟那夜,你父君跟我说了什么混账话吗?”

  “我儿,当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说出狠话来,”行者看着儿子,“那他不是得了绝症,就是在做什么逆天之事。”

  哮天犬替二郎找回了宝莲灯,还在沿途一个破山洞里抓住了小玉,如今已是复宠了。二郎走出门口,告诉他道:“我出去一趟,你不用跟着了。”

  方才在灵霄宝殿上王母娘娘提起百花仙子,看来这事还得自己下界,亲自去解决一下。

  谁知这一幕竟让哪吒看到了。

  当年杨戬在做了司法天神之后,哪吒就有好一段时间对他冷眼相待,直到他和行者在一起,他们兄弟才算破了冰。

  如今沉香一事又让他们这本就薄弱的关系更加危险,当日自己在华山不过略略助沉香一助,可杨戬竟在玉帝面前揭发他!方才哪吒竟还看见梅山兄弟要点兵前往刘家村,难道是想私下里结果了沉香不成?

  杨二哥,如今你做的种种事情简直令人发指……既然你如此无情,就别怪哪吒心狠了。

  他见哮天犬还留在真君神殿,计上心来。

  杨戬先是放了铁扇公主,又到翠云山上问牛魔王道:“老婆给你放了,事情已经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还不动手杀人?”

  这老牛先是装傻,被杨戬呵斥之后才说道:“那可是天下花花草草的灵根……”

  “我说过,”杨戬道,“你把她杀了之后,王母必然叫我来查明真相,我就随便抓两个妖怪替你顶罪。然后我就提议重选百花仙子,这事就算过去了!”

  见牛魔王隐有不悦之色,杨戬缓和了语气:“那百花仙子现在关在哪了?”

  “在积雷山上,”牛魔王是老油条了,“我怕天庭有人知道,就把她们藏在我死去的爱妾,玉面公主的老家里了。”

  下界正是月黑风高之时,刘彦昌也已经将百花仙子一事告知了沉香。

  “什么?原来百花姨母突然失踪,是杨戬叫牛魔王抓了去?”沉香没想到杨戬在几年前就已经做了这等事,怒不可遏。

  不过,这倒也是个机会……

  丁香给刘彦昌倒了杯茶,几日下来他觉得这女孩举止端庄大方、容貌美丽,与沉香十分般配,心中甚是欣慰:“沉香,我看趁早择个良辰吉日把你们的婚事办了,我也就彻底安心了。”

  沉香闻言十分尴尬,丁香却暗自窃喜。正当这时,外面却传来哮天犬的声音:“刘沉香,你给我滚出来!你搅闹幽冥界,还躲在里面当缩头乌龟?”

  屋内三人俱是一惊,沉香握紧斧头,出门一看却松了口气。这眼神和神态,哪像是哮天犬啊?原来这哮天犬正是哪吒所变,他知道刘家村有阎王的小鬼看管,所以他故意变成哮天犬的模样——来嫁祸杨戬。

  “好你个莲藕,竟陷害我兄长?”

  行者心里无论如何还是过不去沉香大闹地狱这件事,在齐天府里调息一番,待身体稍缓之后就下界去了刘家村。

  可谁知这么巧,他竟看见哮天犬也来了沉香家。本以为他和沉香会大打出手,谁知道沉香竟把他请到屋里去了!这是怎么回事?

  凑近屋子一听他才知道,原来玉帝已经派李靖和兄长共同挂帅来捉拿沉香,而这哮天犬竟然是哪吒变的!对了,此处定然有人监视,不然哪吒何必变成哮天犬的样子?

  行者五感灵敏,果然看到了地府勾魂使白无常正躲在柱子后头。这白无常必然不能亲自去见玉帝,所以这消息他肯定会报给阎王。

  “我倒要看看,你们预备对杨戬做什么。”

  哪吒来此是为了给沉香报信,叫他赶紧转移刘家村的村民,否则到时杨戬真动起手来,刘家村也要不复存在了。

  送走了哪吒,沉香正忧心忡忡,只听丁香说道:“现在天晚了,二郎神他们应该不会来得这么快,不如明天一早我们一同去劝说村民们。”

  “说得有道理,”沉香点点头,“那明日晨起我再去。不过,我已经销毁了村民们的生死簿……”

  “你以为你销毁了生死簿他们就不会死吗?”行者突然显身在屋子里,刘彦昌见了他大惊失色,沉香却欣喜非常。

  自兜率宫一别两年多,沉香十分想念自己这位授业恩师:“胜佛,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丁香把刘彦昌挡在身后,轻声道:“伯父您别怕,沉香的法术就是胜佛教给他的,他是帮着沉香的。”

  “谁帮着沉香?”行者闻言恼了,“俺老孙可没帮过!刘沉香我问你,你为何要大闹十八层地狱,还不快从实讲来?”

  那里关着的都是些穷凶极恶的鬼魂,他们生前作恶、死后被阴司惩罚关到第十八层地狱受折磨,就是为了还他们在人间造下的孽。

  沉香为救父亲闯入地狱,行者并不觉得他有错。父母乃生身之人,血亲受苦岂能坐视不理?可他千不该、万不该毁坏阴司,致使无辜之人丧生!

  “为你父亲一人,”行者神色严肃,“你就如此不顾他人性命,那你是不是还要为你母亲毁了整个天庭?若真如此,届时三界众生靠哪个神仙来庇佑?”

  想当年自家只是在蟠桃会上捣乱,尚且认为闯了大祸;如今沉香放出恶鬼,不去善后不说,竟任由其在人间作乱,酿成如此恶果。

  沉香也深觉自己鲁莽,可当时他急火攻心,只想着救出父亲,几乎没有思考别的事情;见恶鬼行乱人间他亦想解决,可他又不知该从何开始。

  见他垂头丧气,行者又道:“沉香,爱一人与爱三界并不冲突,可你做事怎么如此鲁莽?还有一事,地狱亡魂已被俺老孙尽数收回,你不必再担心了。”

  这话让沉香万分感激,只是方才胜佛那句话……“您话里的意思是,即便毁了生死簿他们也还是会死?怎么会这样?”

  “长生不老不代表金刚不坏,若是现在有人一刀捅在你心口处,你觉得你还能活得了?”

  这天地间除了孙悟空,还没有谁能在不用任何法宝的情况之下刀枪不入。

  “可是你怎么会到这里来,难道你和杨戬……”刘彦昌怀着疑惑的口气,他们二人可是连理情意,如今是怎么回事?

  “休要提那无心人,”行者面有冷色,“俺老孙与他早恩断义绝了!好了,我还有事,就不久留了。”

  翌日方至卯时,沉香便起床疏散刘家村的村民们,可还没等他们离开,天兵天将就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

  哪吒怕杨戬先动手,于是抢先说道:“沉香,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放下武器,本先锋算你个投案自首。”

  这话分明就是掩盖罪行,杨戬侧目道:“三太子,恐怕此举不妥吧?”

  沉香、哪吒两人言语过不去,竟真的动起手来。而行者还是不放心,所以方才又回到了刘家村,伺机而动。

  这两个人分明就是表面功夫,哪是真动了手呢?果不其然,沉香竟在短短三招之内劫持了哪吒。

  这等拙劣表演二郎自然看出了破绽,他语气如常,甚至还带了点不屑:“沉香,放了三太子吧。”

  “只要你们退兵,我就立刻放了三太子。”沉香的斧头抵在哪吒脖子下,而哪吒居然就就那么乖乖地被他劫持,连丝毫怒色都没有。

  杨戬懒得跟他白费功夫,只说道:“你若再不放了哪吒三太子,我就杀你的同伴。”

  他凌厉的眼神扫过众村民,让众人顿时害怕起来。二郎忽略李天王“不要鲁莽”的劝阻,伸手将一人吸到手中,那正是沉香自幼的好朋友狗蛋。

  杨戬掐住他脖颈,挑衅似的笑道:“沉香,你还不放三太子吗?”

  “坏事了!”行者见杨戬丝毫没有手软的意思,正打算现身,却见天上降下一道银光直冲杨戬而去。

  二郎手腕一痛,松开了狗蛋,随后那道银光缠住狗蛋的腰将他拉回了人群之中——原来是杨子熙的七星鞭。

  “子熙?”沉香掩饰住欣喜,低声叫了一句。

  原来这杨子熙在天庭之上听仙娥传说沉香一事,心中焦急。待他回到真君神殿一看,除洒扫仙娥与马夫、仆人以外,殿里所有驻守的天兵天将都不见了。

  他病急乱投医,其实他根本不知道沉香在哪里,但想着有刘彦昌在,沉香应该会去刘家村。

  “真君,你方才这么做是想逼他杀了哪吒吗?”李靖居然开始秋后算账,“真君别忘了,我才是主帅,这里的凡人一个都不能杀。”

  这李天王总算说了句人话,行者暗道,当年就是你怂恿我兄长穿我的琵琶骨,现在你儿子叫人家绑了,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杨戬没空理会李靖的话,他紧盯着杨子熙,眼里的怒火都快喷出来了。怎么他的夫人、他的儿子全这么不听话,他已经快说过一万遍不准插手此事了!

  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子熙,既如此,那你就彻底站在父君的对立面吧。

  “父君,你捉拿沉香自然可以,可这凡人的命太脆弱了。而且我听说他们的生死簿都被毁了,如果你方才动手,他会永远不能再转世投生的啊!”

  听了这话,李靖倒开始细细端详起眼前这青年来,果然长得与杨戬有五分相似。

  “真君,你这是何意啊?”

  杨子熙闻言立刻道:“天王何必问他呢?我爹爹与我父君离心多年,天地皆知。这些年我一直在云台山,与二郎神杨戬已是许久不见了。”

  他也怕自己给父君造成麻烦,赶紧撇清关系,“况且四年前二郎神曾因事伤我,李天王,像他这样的父亲,恐怕只有您能与其媲美了。”

  这话让哪吒忍俊不禁,当即就笑了出来。

  “杨子熙我劝你躲开,刀剑无眼,万一再伤了你,你又要说我这个做父亲的无情。”杨戬握紧了三尖两刃刀,隐去眸中伤心之色。

  “你又怎么知道,我一定会为你所伤呢?”子熙幻化出仙剑,神色凛然。但实则他心里已经开始发抖,他虽在同龄人之中法力高强,可面对二郎,那还不是小巫见大巫?

  “二郎神,”沉香一把推开了哪吒,“你要抓的是我,就不要再牵连其他人了,有种我们就单挑。”

  不好!行者跳起来正准备出手,却听哪吒道:“好你个沉香,你想抓就抓,想放就放,把本太子当什么了?”说罢再度手持火尖枪冲了上去。

  哪吒、沉香、子熙三人动起手来,虽是一通好杀,可细细看来他们使的都是花把式;可天神作战自然是昏天黑地,把个刘家村的村民吓得四处奔散。

  二郎见状故意吩咐道:“梅山兄弟何在,还不上去助三太子一臂之力?”

  李靖却觉得不必用那么多人,但为了擒拿沉香,他虽对杨戬有所不悦,却也没有说什么。

  听到二郎的吩咐,沉香忙对他们二人说道:“西去五十里有个醉仙楼,我在那里等你们!”说罢翻上云头,子熙、哪吒紧随其后。

  “筋斗云?还说不是孙悟空教的!”杨戬又吩咐手下人去追,可筋斗云实在太快了,二郎又慢了一步,所以他们几乎没有搜索到沉香的踪迹。

  醉仙楼里,沉香正在请哪吒和子熙吃饭,席间谈到了百花仙子一事。

  没想到这百花仙子竟是被牛魔王给抓了……子熙正想着,就听沉香问哪吒道:“牛魔王?那你打得过他吗?”

  “说实话,”哪吒喝了口酒,“别说是我,就算孙悟空来了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他。但是这一物降一物,那老牛啊,就怕我的乾坤圈。”

  “我有个主意,但是需要三太子帮忙,”沉香笑道,“你得在玉帝面前,帮我把救百花仙子这个差事揽下来。”

  救百花仙子可是大功一件啊。如此一来,玉帝不说对沉香大加褒奖,起码不会威胁他的安全。

  哪吒痛快地答应了,只见沉香看了一眼子熙,轻咳了一声:“只是若想把此事揽下来,恐怕还要先控制住二郎神。”

  “这个你放心!昨夜我变成哮天犬去给你报信的时候被阎王的眼线看到了,他们现在已经将这事告诉我父王了。”有了这个把柄,二郎神就能被牵制住了。

  谁也没注意到趴在子熙肩膀后的一只小蜜蜂——那正是行者所变,早在他们三人在刘家村打起来时,行者就悄悄地变成蜜蜂趴在了儿子的肩上。

  他听了哪吒这话,暗笑道:可不是嘛,还是老孙让阎王告诉李靖的呢!

  原来昨夜白无常回到地府后,果然跟阎王禀告了此事。阎王爷听了心里十分不快:“这二郎神到底是什么意思?那日我没将沉香一事告诉他,他竟有责怪我之意。”

  “阎王爷,二郎真君跟沉香毕竟是血缘至亲。若是他到时反悔,把您推出去……”一旁的小判官提醒道。

  话虽如此,可是二郎神不是好惹的啊,那猴子更不是好惹的主儿!

  俗话说莫要背后议论人,他这正想到猴子,那方行者便又来了幽冥城。

  猴儿在刘家村总是心不宁,这阎王若直接去禀告玉帝,那这事情不就不好办了吗?与其这样,倒不如让这件事掌握在自家手上。

  既然你们非要陷害我兄长,那俺老孙就略助些风,让这火烧得越大越好,让你们引火烧身!

  李天王,对不住了。

  “大圣,大圣是说……”阎王没想到行者会这么说,“让小王,把哮天犬去刘家村通风报信一事告诉李天王?”

  行者占了他的位置,笑着说道:“我说阎王,老孙帮你收了恶鬼,这么大的忙,你不该还我个人情吗?啊?”说罢一把揪住阎王爷的胡子。

  他哪里敢说不字,忙作揖道:“大圣之恩小神没齿难忘,没齿难忘!只是,只是这,为何要告诉李天王啊?”

  “老朋友,俺老孙是怕牵连你呀!”

  见他不解,行者继续说道:“你怎不知李靖、杨戬共同挂帅去捉拿沉香?这李靖为主帅,可杨戬这人我最清楚,他一定会越俎代庖。到时候……”

  到时候李靖一定会对杨戬心存怨怼啊。

  “你若直接禀报玉帝,玉帝相信你的话倒也罢;可万一扳不倒二郎神,岂不是引火烧身?所以啊,你只需略略给李天王添一把火……嗯?”行者杏眸流转,面带笑意。

  阎王震惊于行者的缜密心思,心道看来传言非虚,二郎神和孙悟空果真情断意绝了。不过这猴子一向重情重义,竟真的能狠下心来,去揭发二郎神?


明天先停一天,后天再继续更。

亿众说影
在那个特效匮乏的年代,西游记里的神通是这样呈现的
在那个特效匮乏的年代,西游记里的神通是这样呈现的
人间喜仙超级加辈

之前一直迷惑神话圈为什么这么多作者执着于让孙悟空当主角师父,今天刷到99版西游记op这几句歌词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

之前一直迷惑神话圈为什么这么多作者执着于让孙悟空当主角师父,今天刷到99版西游记op这几句歌词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

阿凉 【皮:冯宝宝/周深】

卡布叻游记【西游记篇】

第十一章:那个会唱歌的小猫妖

请移步到哔哩哔哩看动画版,本文根据动画版来写。

请勿上升角色和真人

第六话:智取小白龙【中】

脑洞产物

注意:1、周深在这里不管过了多少年,外貌都不会变老。2、再加个技能,周深可以把他的房车变小变成玩具车一样大小。然后晚上再变回来,这个技能只用于房车。

本文会根据《西游记》动画和《西游记》原著的剧情来写。


  周深的歌声是治愈系的,人也是治愈系的。但是他不擅长调解吵架的问题,他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争吵不休。他愁眉的看着,没有上前阻止,因为贸然阻止反而会起反作用。周深是看过西游记的,但是他此时才想起来,现在不就是唐僧和孙......

第十一章:那个会唱歌的小猫妖

请移步到哔哩哔哩看动画版,本文根据动画版来写。

请勿上升角色和真人

第六话:智取小白龙【中】

脑洞产物

注意:1、周深在这里不管过了多少年,外貌都不会变老。2、再加个技能,周深可以把他的房车变小变成玩具车一样大小。然后晚上再变回来,这个技能只用于房车。

本文会根据《西游记》动画和《西游记》原著的剧情来写。

 

  周深的歌声是治愈系的,人也是治愈系的。但是他不擅长调解吵架的问题,他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争吵不休。他愁眉的看着,没有上前阻止,因为贸然阻止反而会起反作用。周深是看过西游记的,但是他此时才想起来,现在不就是唐僧和孙悟空第一次吵架的节点吗?

 

“周深你来评评理!”孙悟空看着旁边周深,都不带劝架的,怎这么不够义气。

 “你我师徒的事情,你让深施主怎么管?莫要将事情推到人家身上。”其实唐僧也是希望周深出手,让两个人有个台阶下,但是唐僧还是站在了周深的立场考虑问题。

“其实,我觉得二位都没有错,但是也都有问题。首先是大圣。唐僧师傅毕竟是你师父,师父气在头上。说你两句,你就受着。你杀人确实不对。诶,喂!”周深没有完全拉偏架,他看着这两个人,他肯定要先说孙悟空。见着孙悟空根本听不吸取,直接转头走,这急性子果然听不下去。

 “他要走便走,我就当没他这个徒弟,深施主,我们走。”唐僧甩袖子走去,周深看着这俩叹了口气,赶紧跟着唐僧的步伐。孙悟空强大,暂时不用管。唐僧可是个肉体凡胎,不能没人保护。

  独自一人离开的孙悟空越想越气,师父就算了,怎么这个深娃娃也不向着他。反正不是他的错,孙悟空跑到东海,见到老龙王正在处置一只海星。赶紧救下,敖广看着来人,顿时吓了一跳。当年孙悟空给他留下的阴影还是在的哈。 

“原来如此,你那朋友没的说错。师父说你几句,你就听着。就算师父确实有问题,你也不能转身就走啊?”到底是活得久的老龙王,人世间的道理,他比孙悟空看得明白。

“哼,我可受不了这个气。”孙悟空此时其实已经冷静下来了,他脑子转的飞快,只不过他是抹不开面。他其实意识到:周深其实在给他台阶下,总不能在他面前说唐僧的不对吧?

“话说,你们走的那个地方,很快就到我那可怜的侄儿的地儿了。你师父和你朋友会有危险。”敖广好心的出口提醒到,他可是不想和这个家伙待得太久。

“你是说,我师父和深深有危险?我现在救回去。”孙悟空也明白敖广不待见他,他听到师父有危险,也是机智的顺驴下坡,转身就溜。看着来也快,去也快的孙悟空,敖广无奈的摇了摇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