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湖

65841浏览    20955参与
洛云
从新春开工后,一直忙忙忙,今天...

从新春开工后,一直忙忙忙,今天标书终于大体成稿了,近30万字,一千多页,回想三年前同一个标才四百多页,三年来真的变化丰富了不少,和全国性大公司比虽然差距不少,但也是有地方优势的,再拼两天封标寄出,好好休息两天,祈祷顺利中标🙏,再战三年💪

从新春开工后,一直忙忙忙,今天标书终于大体成稿了,近30万字,一千多页,回想三年前同一个标才四百多页,三年来真的变化丰富了不少,和全国性大公司比虽然差距不少,但也是有地方优势的,再拼两天封标寄出,好好休息两天,祈祷顺利中标🙏,再战三年💪

去你的优秀
水云被西子 暝曚余塔明 烟雨泽...

水云被西子

暝曚余塔明

烟雨泽尘衫

淙韵澄愚心

水云被西子

暝曚余塔明

烟雨泽尘衫

淙韵澄愚心

小桃

  也是抱过小松鼠的人啦🥰

  也是抱过小松鼠的人啦🥰

asmanaf

西湖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人们大抵都是这样说的。疫情封控了三年,西湖瘦了三年;行程码的时代结束,久旱逢甘雨的杭州,游人可堪比湖水多少。

初来乍到,先来雷峰塔一游。白蛇传耳熟能详,雷峰塔坍塌重建,有电梯,挤不上,走楼梯,人挤人,找到一处容膝之处,方能从喧嚣中看看壁画浮雕——讲的也是白蛇传之类的典故,不复赘言。凭栏眺望,楼上的风大的像是要把人和塔一同掀翻,古人所谓危楼大概如此。塔上风的嚣张与地面上的万物无关,湖面闪烁鳞光,树林遮掩房舍,诺,这就是西湖了,三面环山,一面临城,这里便可得观。

一摞楼一层塔,塔不说多俊俏,也没有多古旧,导游费力的讲解,旅客费力的合影,原址在新塔的下...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人们大抵都是这样说的。疫情封控了三年,西湖瘦了三年;行程码的时代结束,久旱逢甘雨的杭州,游人可堪比湖水多少。

初来乍到,先来雷峰塔一游。白蛇传耳熟能详,雷峰塔坍塌重建,有电梯,挤不上,走楼梯,人挤人,找到一处容膝之处,方能从喧嚣中看看壁画浮雕——讲的也是白蛇传之类的典故,不复赘言。凭栏眺望,楼上的风大的像是要把人和塔一同掀翻,古人所谓危楼大概如此。塔上风的嚣张与地面上的万物无关,湖面闪烁鳞光,树林遮掩房舍,诺,这就是西湖了,三面环山,一面临城,这里便可得观。

一摞楼一层塔,塔不说多俊俏,也没有多古旧,导游费力的讲解,旅客费力的合影,原址在新塔的下方,我恍然有种异于常人的惋惜,我想,古老的雷峰塔可以休息了,因为新的雷峰塔稳稳的矗立。西湖并没有因为时代的变迁有所改变,这座象征着人改造自然的城市历久弥新。

  



  好不容易从雷峰塔中脱身,时间近午,日过年关,大多数的饭店都没有开门,混着几口小吃,吐槽着景区物价,走吧,到西湖的近处看看。吵吵嚷嚷的排队,磕磕碰碰的上传,人是多,多到用言语来描述都是苍白的,唯有走进人群中,方才知道个人的渺小和无力。西湖容纳了人群,却依然留出湖中的波光粼粼,遗世独立的美,向来是不会被轻浮的人所玷污的。

  


  登船偶见到一只猫。

  



  船其实还是很摇晃的,因为风又继续它的嚣张了,毕竟湖水没有土地那样沉稳。五分钟的船程到了湖心岛,便感觉温度肉眼可见的下降,那些高高跃起挂在枝桠上的水珠,未曾落下便俨然冻凝。很是惊讶,我本以为人这么多,怎么还会有这种细小的美丽,长青的草木映衬着寒冷的湖水,本是料峭的冬,却格外的生机盎然,任人们的嬉闹,它照旧无常。湖心岛中有商铺和亭子,修的又高又大,内里却是空空的,要么挂着冷冰冰的文人雅客,要么满是挖空心思的文创,人们排队进去又排队出来,最后干脆寻得缝隙挤这挤那,我没觉得好看,于是循着岸边走,找找一元钱在那里——


  西湖一直给我一种景与人分离的感觉,我不觉得人在西湖中扮演着什么重要的角色,反倒是人间继续它的熙熙攘攘,自然继续它的岁月静好。不过从历史的渊源来看,西湖曾经也算是巴山楚水凄凉地,有了一代一代人的改造和修缮才有了现在的模样。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充满了人与自然的隔阂;苏子的虽一毫而莫取满是对自然的敬畏;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又总感觉在强调彼此。我心里悄悄的认为,人与自然其实本为一体,只要细细的打扮,每一处都是美好的风景,处处都是西湖。西湖之美不在于西湖,而在于人,人之美不在于人,而在于西湖。此时,我对那些拥挤的人群莫名升起一些好感,或许,他们的祖辈也是建设西湖的一份子。


  忽然听到欢悦的鸟鸣,冬天哪来的鸟?觅声而去,原来是商贩卖的鸟笛。嗨呀,什么叫做巧夺天工,人与自然的关系,也许真的没有那样的间隔。

asmanaf

游灵隐寺

  这里被称为许愿最灵验的地方,自然而然的,人来人往香火延绵,车水马龙吐出一条绵延的黑色河流,从寺门到佛门之下,黯淡的门槛光鲜的衣装,熙熙攘攘的被推着前行。路上有佛像,我身处人群中依稀看得见,它们因风雨变得模糊,进而分不出喜怒哀乐。正殿殿前被铁栏杆层层叠叠的分割,人群像是水流撞击到河堤,分流,温润的流向农田。我无法驻足欣赏法相,我遥远的看着佛在笑,近些觉得佛在怒,又真真切切的贴近了,我反倒是看不见它的神色了。


  我不信佛,但我不否认佛的存在。我觉得它在恼怒人们扰了它的清修,于是我看见它愤怒。我看见它在笑,因为人类被人类所互相折磨,无论是拥挤还是那高昂的物价。我在幽深的大殿中推搡,殿......


  这里被称为许愿最灵验的地方,自然而然的,人来人往香火延绵,车水马龙吐出一条绵延的黑色河流,从寺门到佛门之下,黯淡的门槛光鲜的衣装,熙熙攘攘的被推着前行。路上有佛像,我身处人群中依稀看得见,它们因风雨变得模糊,进而分不出喜怒哀乐。正殿殿前被铁栏杆层层叠叠的分割,人群像是水流撞击到河堤,分流,温润的流向农田。我无法驻足欣赏法相,我遥远的看着佛在笑,近些觉得佛在怒,又真真切切的贴近了,我反倒是看不见它的神色了。


  我不信佛,但我不否认佛的存在。我觉得它在恼怒人们扰了它的清修,于是我看见它愤怒。我看见它在笑,因为人类被人类所互相折磨,无论是拥挤还是那高昂的物价。我在幽深的大殿中推搡,殿是高,非常高,在人群中不觉得压迫,只觉得黑,那天王可能是修为不够,人多起来就显得虚假的凶狠。我在殿中饱受折磨了一番,再从正门出殿的时候,一束光照射进来。


  暗淡殿中迷,宝塔转角出。我忽然蹦出一句,这是当时记在手机中的。我现在想,暗淡殿中迷,转角出蓬莱。也许会好些。人被人所折磨,众生皆苦,人间多少总是不如意,身在此殿中大多都是平凡的人,因此人挤人,或争或抢,我有一丝明悟,也许佛不是自私,佛怒,怒在人心不诚难安喜贪好懒,佛笑,我佛慈悲看透红尘以笑迎世人。


  佛虽然在漆黑的大殿,但它依然能看得见。我感概,不知佛观我还是我观佛。我感概,不知的人是崇拜神明还是自己的欲望。我感概,从殿中的人世走了一遭出来,也许外面就蓬莱了,但外面还是熙熙攘攘的人罢。

我没能登上灵隐寺的最高处看看,因为我并不是一个人来旅游。你觉得我要说,人折磨人吗?我想说,但我忽然想起了佛,我恍然发现,最好看的景色从来不是景色,而是人,如果我未曾在人群中洗练打磨一番,我能有所感悟吗。唏嘘。

  我去过门可罗雀的寺院,那里的佛,静谧又祥和,我可以安安稳稳的在蒲团上磕头,心里诉说这样那样的苦涩。佛还是看着我,它从来不看别处,因为我本就好看,人,本身就好看。

  

  

一点点彩蛋:

  

鸽子你住哪?

  

和尚你也打蹴鞠…啊,篮球。

asmanaf

旅游

  或许我从始至终都过于纯粹,以至于显得格外单纯。我一直以为旅游是来看景的,直到我开始思考历史和知识之外的事情,说来惭愧,这是我第一次把视线放在形形色色的人身上。因特网上感慨中国14亿人一半都在杭州,来自天南海北的人汇聚一堂,文化带来的巨大差异造成不可逾越的矛盾鸿沟,其次,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良好的教育。


  等了好几路公交车,后面高台的站位甚至座位上空无一人,车下面的人嘶吼让车上的人往后面站一站,他们纹丝不动,透过玻璃窗我看见一个又一个茫然的表情,似乎被车下的人震住了,最后还是乘务员上车把后排的人拉扯,才象征性的留出几个聊胜于无的空位,车下的人从出口入口挤做一团,不上不下的人群又惹......


  或许我从始至终都过于纯粹,以至于显得格外单纯。我一直以为旅游是来看景的,直到我开始思考历史和知识之外的事情,说来惭愧,这是我第一次把视线放在形形色色的人身上。因特网上感慨中国14亿人一半都在杭州,来自天南海北的人汇聚一堂,文化带来的巨大差异造成不可逾越的矛盾鸿沟,其次,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良好的教育。


  等了好几路公交车,后面高台的站位甚至座位上空无一人,车下面的人嘶吼让车上的人往后面站一站,他们纹丝不动,透过玻璃窗我看见一个又一个茫然的表情,似乎被车下的人震住了,最后还是乘务员上车把后排的人拉扯,才象征性的留出几个聊胜于无的空位,车下的人从出口入口挤做一团,不上不下的人群又惹来了交警。维持秩序的乘务员显得盛气凌人又胆怯如鼠,我不好评价,我只能沉默的观察。我前面的一个父母把一个刚刚会走路的孩子放在地上挤公交,大声叫嚷着“别挤着孩子”,我本身是作为有神兽照顾的人,我用不响但却清晰的声音说“那你为什么不抱起来”霎时间人群沉默了片刻,接着拥挤如常,似乎根本不在意可能发生的踩踏,而乘务员似乎找到主心骨似的开始指挥,无序正变得有序。

  


  无论苏堤白堤都是人堤,摩肩接踵下都是人间冷暖。排队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有工作人员的协助显得没有那么混乱。但是在旅馆门口总有自以为是的保安和遛弯的大爷争吵指挥车辆,一个又一个着急投胎似的车从里面出来和想进来的车辆迎面堵塞,先是多座的越野车堵住道路,然后好不容易有人退一步海阔天空,结果轿车又见缝插针的加塞出逃,人们开始吵,加塞的车主出来指挥狡辩,唯独不见他倒车退让。最后总归称兄道弟,决定了先后顺序,结果又有一辆轿车横插一脚。最后终于排队到了出口,告知需要酒店住宿的票证才能避免昂贵的停车费用,明明是现代的旅馆,却还要依赖不讲情面的保安大爷来充当自动检票机,我甚至都不知道那个绿油油的ETC代表着什么,还有警察宣传防诈骗的立牌明晃晃的摆在大堂最显眼的地方,到底有何用意。

  


  寺院本是清净处,难掩人心本复杂。愿意贡献香火钱,乐意抢购十八籽,善男信女却不知道尊老爱幼,我看见那些双手合十者东倒西歪,闭目感受者飘摇不定,殿前一米五的铁栏杆组成的道路像是从拥挤的人群中到了监狱,似乎成大善者不拘小节。我亲眼所见原本空荡的大厅被拥挤一堂,又迅捷的如潮水般褪去,不过短短的五分钟。香火味和汗臭味混杂,也许这座最灵验之一的寺院也业务繁忙吧。我不仅看着那些嵌入雕梁画栋的硬币,想起来许愿池,那些被硬币磨损的纹路,被铜臭晕染的油花花的池水,真的会灵验吗。

  


  我身处在人群中,一刻都不能停止思考。人总是比景好看,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故事重复又稳定的发生,隐藏在景色和人文中的勾心斗角还有多少。商家重利轻人情,旅客强笑弱看景。


  免费的西湖最为昂贵,相比于西湖周围高不就低不成的物价,有门票的乌镇倒显得平易近人,除了饮食物价有些过分,剩下的性价比勉强能接受。但唯一一成不变的共同点都是商家用着尽可能做工粗糙的商品换取更多的人的青睐,哪怕那布的针脚车的细一些,乱糟糟的线头少一点,也不至于半天没有卖出去。

由于是自驾游,也可别称“宗族”家庭式的旅游,各自方面总显得捉襟见肘,时时刻刻的等待集合,确定是否有人落队,照顾老人和孩子,父亲在我耳边说“独行快,众行远”却忽略了每一个景点都没有看完的事实,因为绝大多数的时间都花费在等人和排队当中,为数不多的时间还在被迫的合影当中度过。孩子则是继续淘气,比如填不饱的小鸟胃,见到路边摊总是迈不动,时不时总是忍饥挨饿,但不像是装的,对他们来说,可能吃才是最重要的?还有总是惦记玩具和纪念品,那些大多放在家里几日便会消失不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这就是小孩子吧?


  我总归是成年了,对这些事情也不像是半大孩子那样气恼,终归在文章中稍微吐槽一二,后总忍不住的发火,结果也是和父母一辈吵闹,说到底还是由祖父母辈调节——她们也乐得调节,似乎有种恶人终有恶人磨的苦尽甘来之感。我姑且算是没有什么架子的书呆子,孩子总是愿意缠着我,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哥哥姐姐掺和的叫,最初还是仔细纠正他们的称呼,最后听之任之,任由他们扯着我,一个怕走丢,一个恐高,一日下来,让我这个年轻人作息和老年人无异,美好的夜生活不如孩子早睡让我也眯会。这左右护法论折磨人的程度还不如自家的神兽,我总是要发挥老大的责任或追逐或抱起来——以至于神兽不被伤到。


  总是说起来轻巧做起来难,旅游回来,我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此文也是在睡醒之时随手书写,未尝修改,恐失其韵味,草草煞尾。

974小妙招
西湖边警察为游客打捞手机,整个过程不超过二十分钟,手机还能用
西湖边警察为游客打捞手机,整个过程不超过二十分钟,手机还能用
喜来眠-雨村店

  杭州的气温说降就降,中午在爷爷奶奶家吃饭的时候我和我爸轮着打了一中午喷嚏。

  我爸抢了我的台词嘴硬说他是过敏,我只好说自己鼻炎,结果被奶奶一副你们当我傻啊的表情一人塞了一把花花绿绿的感冒药,还勒令我们感冒好之前抵抗力差不要乱跑,说着又说到了隔壁单元的谁谁谁她亲戚阳了好几回之类的,总之看样子是要过完十五再回去了。

  胖叔倒是跑得快,估计晚上就能到雨村了,也是,这两天天气预报说要下大雨,胖叔提前回去,我们就至少不用担心回去一开门发现水淹喜来眠了。

  哦,对了,太奶奶也被接到了杭州,听爷爷说老太太最开始还是不乐意的,后来七说八请地才把人接到了杭州,老太太很慈祥,身体看起来也还算硬朗,......

  杭州的气温说降就降,中午在爷爷奶奶家吃饭的时候我和我爸轮着打了一中午喷嚏。

  我爸抢了我的台词嘴硬说他是过敏,我只好说自己鼻炎,结果被奶奶一副你们当我傻啊的表情一人塞了一把花花绿绿的感冒药,还勒令我们感冒好之前抵抗力差不要乱跑,说着又说到了隔壁单元的谁谁谁她亲戚阳了好几回之类的,总之看样子是要过完十五再回去了。

  胖叔倒是跑得快,估计晚上就能到雨村了,也是,这两天天气预报说要下大雨,胖叔提前回去,我们就至少不用担心回去一开门发现水淹喜来眠了。

  哦,对了,太奶奶也被接到了杭州,听爷爷说老太太最开始还是不乐意的,后来七说八请地才把人接到了杭州,老太太很慈祥,身体看起来也还算硬朗,看到我就握着我的手聊了很久,老太太好像也知道一些关于我的事情的大概,对我说的最多的便是我们乖崽以前受苦咯要好好补一补,别人都在忙着午饭的时候,老太太就拉着我坐在沙发上笑盈盈的看着,画面说不出的温馨。

  现在,他们刚睡醒午觉,好吧,其实家里不睡午觉的只有我一个,但是我也躺床上玩手机玩到了现在,不说了,陪太奶奶看电视剧去了,今日降温,不宜出门,嗯!

洛云
不为了新白娘子传奇,为了千乩之...

不为了新白娘子传奇,为了千乩之白蛇传说,可惜播不了了,也是很好的剧

不为了新白娘子传奇,为了千乩之白蛇传说,可惜播不了了,也是很好的剧

喜来眠-雨村店
  今天,我们回到了二十年前故...

  今天,我们回到了二十年前故事开始的地方。

  【所以我爸和我大爸这种情况到底能不能算是“瓷婚”呢?@吴邪 @张起灵 】

  其实刚刚坐在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啃糖葫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好多想写的话,写写我从我爸眼睛里的看向大爸时的目光,写写大爸嘴角的微笑,写写不回家都三爷爷,甚至是写写来打扫三爷爷家空房子的伙计,但是想了想,好像也不用去过多的渲染些什么。

  

  二十年而已。

  二十年前是属于我爸和大爸的故事的开始,以后他们还会一起过很多个二十年,会有很多个二十年的。

  

  故事开始的第二十年,杭州,晴。

  今天,我们回到了二十年前故事开始的地方。

  【所以我爸和我大爸这种情况到底能不能算是“瓷婚”呢?@吴邪 @张起灵 】

  其实刚刚坐在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啃糖葫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好多想写的话,写写我从我爸眼睛里的看向大爸时的目光,写写大爸嘴角的微笑,写写不回家都三爷爷,甚至是写写来打扫三爷爷家空房子的伙计,但是想了想,好像也不用去过多的渲染些什么。

  

  二十年而已。

  二十年前是属于我爸和大爸的故事的开始,以后他们还会一起过很多个二十年,会有很多个二十年的。

  

  故事开始的第二十年,杭州,晴。

刺朽

  西湖在疏雨薄雾中淘洗,远山青黛晕染水光天色,朦胧而又清透。

  西湖在疏雨薄雾中淘洗,远山青黛晕染水光天色,朦胧而又清透。

周桥(推图)

杭州风景是真好,但也是真的美食荒漠啥也没有😂

杭州风景是真好,但也是真的美食荒漠啥也没有😂

捕捉.

  在杭州西湖旁有一个乐园,坐在园内的摩天轮上可以俯瞰整个西湖,而且价格也非常的友好,非常推荐大家来杭州可以到这玩。

  

  在杭州西湖旁有一个乐园,坐在园内的摩天轮上可以俯瞰整个西湖,而且价格也非常的友好,非常推荐大家来杭州可以到这玩。

  

观察前沿
体验西湖专业的捞手机服务
体验西湖专业的捞手机服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