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湖莼菜羹

11578浏览    92参与
三先生

西湖莼菜羹,辅助

为了战损用了一次,就是个读书人,平时看看仓库(就是不用的意思)


西湖莼菜羹,辅助

为了战损用了一次,就是个读书人,平时看看仓库(就是不用的意思)


荷华

今天一天的成果,这是何等的让人热泪盈眶啊!😭

今天一天的成果,这是何等的让人热泪盈眶啊!😭

企少央仪

淳戚

建个TAG

是西湖莼菜羹x七宝擂茶

大概是大朋友x小朋友       (?

建个TAG

是西湖莼菜羹x七宝擂茶

大概是大朋友x小朋友       (?

琑湫

有劳诸位帮我看一下我的xp😂,看了半天没看出来喜欢的几个有啥共同点

有劳诸位帮我看一下我的xp😂,看了半天没看出来喜欢的几个有啥共同点

Ang

🥳🥳同人亚克力立牌我制作了〜

🥳🥳同人亚克力立牌我制作了〜

霜月凉不凉

【碗菜】青花人间

前排预警:私设食魂们都经历了《食物语》被毁带来的失忆危机。

ooc预警!冷圈取暖器


空桑之中,经营着一处连通三界的饭馆,所烹制菜肴皆为美味佳肴,对所有人神精怪都统一开放,可以说是来者不拒、物美价廉,有缘得意进入之人都想进去一尝珍馐。


西湖莼菜羹在人间的时候,曾经随领居家热情大妈一起去过一次这空桑餐馆。


那天吃了什么,其实都不是那么重要了。大妈很热情的为他介绍这家神奇餐厅里无论何时吃都会觉得美味的菜,甚至还说她正在为了鸡毛蒜皮小事而争吵不休的女儿女婿在去过一次这家餐厅之后,都和好如初了。


西湖莼菜羹只记得,这家餐厅的餐具,和他店里那套...

前排预警:私设食魂们都经历了《食物语》被毁带来的失忆危机。

ooc预警!冷圈取暖器


空桑之中,经营着一处连通三界的饭馆,所烹制菜肴皆为美味佳肴,对所有人神精怪都统一开放,可以说是来者不拒、物美价廉,有缘得意进入之人都想进去一尝珍馐。

 

西湖莼菜羹在人间的时候,曾经随领居家热情大妈一起去过一次这空桑餐馆。

 

那天吃了什么,其实都不是那么重要了。大妈很热情的为他介绍这家神奇餐厅里无论何时吃都会觉得美味的菜,甚至还说她正在为了鸡毛蒜皮小事而争吵不休的女儿女婿在去过一次这家餐厅之后,都和好如初了。

 

西湖莼菜羹只记得,这家餐厅的餐具,和他店里那套几乎是一模一样,就连上面的青花纹样都一样的精致。

 

这套餐具西湖莼菜羹并不记得是从何处得来的,自己好像一直都带在身边,只记得是一名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人所赠,至于那人具体是谁,他实在是想不起来了。他化灵之后的一段记忆就好想凭空消失了一样,那个他曾经居住的地方和那个曾经最重要的人,都随着那段记忆一起,人间蒸发了。

 

西湖莼菜羹不是没后想过去寻找这套餐具的制作者,但他问尽了南宋大大小小的手工艺人,那些人皆夸赞这套餐具制作工艺精湛,制作它们的人定然是顶级的工匠,甚至于有几个有钱的富商打算出钱将它们买下,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哪怕制作者一点点的线索。

 

“淳公子,放弃吧。有的东西,或许不知道真相更好。”陆游灌下一大口酒,拍了拍西湖莼菜羹的肩膀。食魂有长久的生命,久到他可以长久的为了家国天下执剑落笔,但他没有,他早早的辞官归隐,守在西湖边,以一家小饭店款待思乡的旅人。也为了能更多的找到又关这套餐具的线索。

 

后来,他知道了空桑的存在,知道了那位年纪轻轻就扛起重担的少主。

 

那名少主很聪明也很能干,一场平凡但盛大的宴席解了西湖莼菜羹的难题,珍馐美味不应当只属于达官贵人,它们也可以进入寻常百姓家。

 

后来,西湖莼菜羹和那位空桑少主签订了《食物语》,回到了食魂们的仙乡—空桑。那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四季如春、古今融合,似乎所有迥异的风格都可以在这里得到很好的包容。西湖莼菜羹握了握腰间的佩剑,手指无意识的摩擦力这剑穗上的青花瓷珠,手中诗集被握出了褶皱,可见主人用力之大。西湖莼菜羹不知怎么的自踏上空桑土地那一刻就很紧张,心跳没来由的加快……

 

“是爱情的味道!我闻到了爱情的味道!”吉利虾的呆毛已经弯成了心形,很热情的凑到了西湖莼菜羹的身边,“你的发簪是红玛瑙吗?膳阁要出这样一套可太难了。”还没说完呢,吉利虾就被桃花羹面无表情拖走了。

 

还没等西湖莼菜羹四处打听清楚吉利虾口中的“膳阁”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就被“热心肠”少主带着去了刷膳阁了。最后好不容易刷出了几套成套的膳具,少主激动的抱着这堆战利品,本来打算递给西湖莼菜羹一套的,但对这些资源一场敏感的少主敏锐的察觉到,西湖莼菜羹的身上有膳具的“味道”,而且应该就是青花瓷那一套没错了。

 

少主是个直性子的姑娘,索性也就打算和他好好分析分析这档子事。

 

“按照少主所言,这套其实就是膳具?”西湖莼菜羹将自己那套餐具全都搬去了少主的会客厅,看来这次总算能搞清楚这个制作者的信息了。

 

“是的,准确来说只有这三个是。”少主拿出了其中泛着特殊淡淡光泽的三件餐具,“这三个就是一套完整的膳具了,至于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少主摩擦着青花瓷勺子,喃喃自语道,“这套膳具看着也不像是膳阁那些守护者的手法……看着道有点像及擅长制作工艺的人,再结合了膳具的力量融合而成的。”

 

这个疑惑最终在遇见正定八大碗的时候得意解决了。他作为琳琅幻境之主,及其熟悉各种手工技艺,膳具里小小的精灵一见到他都亲昵的不行,这样的画面总给少主一种“爸爸带孩子”的错觉,甚至及其温馨。

 

但西湖莼菜羹的这套青花瓷其中的膳具精灵却并不是那么的亲近正定八大碗,它们似乎更喜欢围在西湖莼菜羹的身边。

 

就好像,孩子和妈妈撒娇那样。

 

等等,妈妈?

 

再看看这套青花瓷上的花纹,围观过西湖莼菜羹作画的少主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定然是出自他之手的,被巧妙的烧制在瓷器上,一套茶具自然的组成一幅画,单看又各有乾坤。

 

少主突然就悟了,这是藏在其中最深情的告白,专门为你制一套膳具,用你所作的画,用上全部的真心和用心,将最完美的作品呈现在你面前。

 

在看那边,西湖莼菜羹手里依旧紧紧握着那本诗集,他注视着对面那个面带微笑的幻境之主,剑客的直觉让他另一只手还是放到了剑上,但他还是愿意相信他一次,不只是食魂西湖莼菜羹对食魂正定八大碗,也不只是淳思对郑定,是单纯的他对他。

 

既然记忆失去了,那就重新开始不就好了。

 

你愿意做那个执剑之人,那我就做你背后最坚强的后盾。

Ang

莼菜羹&碗菜 ※女装・♂→♀有

莼菜羹&碗菜 ※女装・♂→♀有

沁梅醉竹

带菜男人们逛逛博物馆

最后一张有些诡异感,但小松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扬州身后的文物是清达受拓文天祥春雷琴拓本轴。是抗元英雄文天祥用过的春雷琴的拓本。

花糕的是宋陶瓷围棋,很多棋子都已经碎了。

最后一张小松鼠的是南唐二陵石刻

带菜男人们逛逛博物馆

最后一张有些诡异感,但小松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扬州身后的文物是清达受拓文天祥春雷琴拓本轴。是抗元英雄文天祥用过的春雷琴的拓本。

花糕的是宋陶瓷围棋,很多棋子都已经碎了。

最后一张小松鼠的是南唐二陵石刻

回首

西湖莼菜羹

时装:报国

西湖莼菜羹

时装:报国

戏子多秋

【碗菜】怀孕+生娃

没错是我我来污染tag了,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肯定有ooc

CP是郑定×淳思,不可拆不可逆

给圈里的同志送破洞棉被来了

正文: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大空桑~

        咳,在三界美食圣地空桑,有很多狗粮,其中有一对情侣,是食魂正定八大碗和西湖莼菜羹。

        这正定八大碗,是琳琅幻境之主,西湖莼菜羹则...

没错是我我来污染tag了,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肯定有ooc

CP是郑定×淳思,不可拆不可逆

给圈里的同志送破洞棉被来了

正文: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大空桑~

        咳,在三界美食圣地空桑,有很多狗粮,其中有一对情侣,是食魂正定八大碗和西湖莼菜羹。

        这正定八大碗,是琳琅幻境之主,西湖莼菜羹则是陆游知己,原是一家餐馆的老板,后来便来了空桑。

        你说,这么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不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魂,他们怎么会在一起还带俩娃?一切且听我娓娓道来……


        郑定走在空桑的大街上,本来他是不想来,毕竟他幻境之主可不是那么闲的,但奈何今日事务较少,闲来无事动了去空桑逛逛的心思,也好交流:'下和空桑的感情。

        “呦这不幻境之主定先生嘛,几天没见……啊不是,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儿啊?”旁边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我来你还不高兴?”郑定反问那女孩。

       夜锦年忙道:“高兴,当然高兴!”(你见到御品限定那次不高兴?)

        她为了表达歉意,特邀郑定去自家餐馆吃饭,她亲自下厨。

        作为食神,夜锦年的手艺定然是上好的,更别提是为自己的朋友做了,郑定这一顿吃的很好。

        只是中间有些小插曲。

        作为一个容纳三界古今所有食客的餐馆,一年到头哪能保证完全没有几个找茬闹事的人?这不,人就找来了。

        这位客人呢,在人间担任地方官,平时狗仗人势飘了,这次来空桑,不仅点了一桌子菜放哪儿不吃,还骚扰了一位女初中生,期间故意打碎了好几个碗盘。(这位客人我为你默哀,你已经踩到很多食魂的雷点了)

       郑定看他毁坏膳具本就生气,打算上前去对他进行物理教育,随着一道绿色的身影闪过,发现已经有人在那客人前面,手里拿着一把剑。

       此人身着青色衣裳,头戴轻纱斗笠,白色披帛,红色抹额,长得清秀。

       待他给那客人做完心理教育,夜锦年便和他介绍起了郑定:

        “这位是食魂,正定八大碗,我的朋友,可以叫他郑定或定先生。”

        “这位是食魂,西湖莼菜羹,可以叫他淳思。”

        于是,少主无意中当了这个“媒人”,那天以后,郑定和淳思便有了往来,久而久之,他们对对方都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情感。

        某天,琳琅幻境的事务没有多少,郑定也想着去看看淳思,便一路走到了空桑。

        “呦这不幻境之主嘛,咋滴了?来看望淳思?”只见夜少又用她的沙雕东北腔给郑定打招呼。

        “嗯。”郑定回了她一声。

       少主的脸上冒出了一个值得(wei)深思(suo)的(fu)笑(nv)容(xiao)。

        郑定通过锦年给的地址,找到了淳思的家。

        他被淳思请到房里,郑定想着也该说出那几个字了,却见淳思开始不对劲。

        他一直嘟囔着说热,手已经开始解外衣上的扣子了。郑定看了一眼桌上的茶水,淳思说那茶叶是他没来时少主送的。

        噗。郑定笑了一声:夜锦年还是一如既往的助攻。

        (注:少主给的茶叶是浸过烈性chun药的)

        “淳思,你知道你怎么了吗?”郑定问他。

        “不……不知道……”

        他是确实不知道,人间那些年,他不是随着放翁先生四处奔波,就是在开餐馆,晚上还会练练剑,对于这种事情,他从来不会去了解。

        “你想让我帮你解决一下吗?”

        “想……”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郑定开始上手脱他的衣服,又让淳思脱他的衣服。

        二人的衣服被迅速褪尽,郑定先是用手,后来……

        生命大和谐

        事后,郑定抱着淳思,他被亲的红肿的唇一张一合,似乎要说些什么。

        “阿淳,”郑定是第一次这么叫他,“想说什么就说吧。”他还把淳思往怀里拢了拢,好让对方有些安全感。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淳思缓慢的开口,声音也很小,大概是被折腾的没力气了。

        郑定心中了然:他的阿淳是在向他表白。

        “我亦是。”


        第二日,郑定便要回幻境去,淳思自然舍不得,但他也不能把郑定一辈子锁在他身边。

        郑定这一走就是两个月,待他再次去见淳思时,他一把抱住郑定,脸埋到他怀里,问:“先生,你想要孩子吗?”

       郑定有些讶异:“怎么突然问这个?若是你生的,我当然要。”

        “我……我怀孕了……”

        这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让郑定的脑袋当场宕机。

        “什么?!几个月了?”

        “我找焦医师看过,已经两个月了……”淳思不好意思开口,脸已经熟了。

        “你怀孕的这段时间,就随我到幻境去,我会在空桑少主那里给你请孕假。”


        郑定看着自己孕期发qing的爱人,眼中尽是心疼。

        由于是特殊情况,所以郑定只能用手,但偏偏又满足了淳思。


        待到淳思怀孕九个月时,郑定是什么事情也不敢让他做,只让他躺着。

        生产的时候,淳思没有忍住疼痛,哭了出来,郑定陪产的时候都快心疼死了。

        一个生了出来,郑定本以为就这样了,哪料淳思来了一句:“还……还有……还有一个……呃啊——”

        生产完后,他们有了两个孩子,是一对龙凤胎,哥哥叫郑淳,妹妹叫郑思。

       由于胎教做的很到位,郑淳长得像他娘,小时候就特别爱国;郑思长得像她爹,小时候则特别喜欢随着她爹做瓷器。

        后来,他们一家虽然有时不和谐,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其乐融融父慈子孝的。

分界线

        我们来采访一下,这对夫夫结婚时,各位少主的反应:

        辞茜少主(我亲友):阿巴阿巴阿巴……

        晏离少主(蓝兔皮男少,我爹):淳思啊——好好的大白菜怎么就被拱了啊啊啊啊——

        锦年少主(我寄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的CP是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