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玛

2970浏览    127参与
森系喵

非正常人的异常行为

我爱这对。重复了,删一下。

专磨恶人


西索×玛奇


如果死神来临,你会以怎样的姿态迎接死神呢?


如果玛奇不是在流星街长大,她也会想其他地方的女孩子一样吧,可命运是猜不透的,谁又能知道她能活到现在呢?


早已习惯不择手段地生存,流星街一向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见惯了生死,幼童时期便接受了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法则。


在遇见那个男人之前,她冷漠而简单地隐藏自己的气息,小心翼翼地走每一步,直到遇到库洛洛·鲁西鲁。


她至今忘不了,他们带着伤痛相依偎着取暖的过去。


一只比她大一些,但更稳健温暖的手握住她纤细要小的手。


“我能为你做什...

我爱这对。重复了,删一下。

专磨恶人


西索×玛奇


如果死神来临,你会以怎样的姿态迎接死神呢?


如果玛奇不是在流星街长大,她也会想其他地方的女孩子一样吧,可命运是猜不透的,谁又能知道她能活到现在呢?


早已习惯不择手段地生存,流星街一向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见惯了生死,幼童时期便接受了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法则。


在遇见那个男人之前,她冷漠而简单地隐藏自己的气息,小心翼翼地走每一步,直到遇到库洛洛·鲁西鲁。


她至今忘不了,他们带着伤痛相依偎着取暖的过去。


一只比她大一些,但更稳健温暖的手握住她纤细要小的手。


“我能为你做什么呢?”她抬起头看着那个大男孩。


“好好活着,有朝一日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你要一直活着。”


所有一切都在记忆中远去随着男人健硕的躯体替代恐惧压下,指尖细微得不可察觉的念线终于断了。


“啪”好一声脆响,西索的半边脸带着女人指甲刮过的红色血痕。


他太无所谓了,甚至更加嚣张地伸出舌头来舐她留在自己唇上的唇膏。


西索的发尾还滴着水,小丑的怪诞妆容洗去,这便暴露出他原本英气明朗的帅气面容,玛奇觉得这可真是荒诞,眼前这个怪物平时那走钢丝般的危险感,居然也会随着妆容的变化改变得这么彻底?他放浪的行为举止一直在告诉她眼前的西索还是那个疯子,这种莫名深沉气质倒是能与他毫无违和地融合,真是令人咋舌。


玛奇压抑的怒火被他色气的自嗨模式彻底点燃,那一巴掌甩过去当然于西索来说没有任何杀伤力,他只是将她看做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他乐衷驯服。


面对抓狂的女人,他甚至更加挑衅地说出火上浇油的话语:“小玛奇生气的模样真是可爱到让~我的心……♡快要爆炸了!”西索的疯狂人格似乎又出来作祟,他无法压抑他的本能。


“混蛋,去死!”可以打一次,这一次被他直接拦截住,他轻轻放下玛奇的手,便打算转过身要去擦拭湿漉漉的头发,可惜玛奇空着的另一只手同样带着她的愤怒要扇过来,这身高差让她可以跳起来打他了,只是都被西索拦下了。他将怒气值即将爆表的女人揽过,这次他的力量没有丝毫温柔可言,玛奇的手腕处的皮肤已经发红,她没有反抗,这个变态的男人居然还拉住她的手拂过刚刚他那挨过一巴掌的脸颊。以西索的身高,还真是难为他来迁就她,呵,这个变态,等他放开她绝对要把他大卸八块。


是,她又被定住了,不得不说他足够谨慎,这个混蛋居然在浴室门口设了自己的念?玛奇咬牙切齿地想起她遭受的一切,她太大意了。


“放开我,我一定会杀了你!西索!”愤怒几乎讲她秀丽的面容扭曲,这样无奈被他控制住,她现在该清楚,这个混蛋可以随时杀了她。


“哈哈哈哈……玛奇,很可惜,我不想现在让你死去。”他在用挑逗宠物的语气与她对话?他的声音除去平日里刻意的伪装倒是让人觉得舒服,可惜如果是涉及生死的对话,一切都不再有令人愉快的意义。


西索捋起额前过长的刘海,他狭长的眼睛像一只奸笑的狐狸,他的愉悦感已经让这双眼睛无法承载,他的手没有任何力量地掐住玛奇细弱的脖颈轻佻地爱抚她敏感的肌肤,说出让她最难以忍受的言语:“我要你作为旁观者,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


“你……!”玛奇恶狠狠的目光若是化为攻击,想必西索早已万箭穿心,可惜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这些让你很生气?那……我们继续做昨天快乐的事好了~♡”在她开口说出那些攻击的话语之前西索以唇舌堵住她的嘴,他确实上瘾了


他一只手便将玛奇抱起,粗暴地将她扔在大床上,柔软得不可思议的床垫里她渐渐深陷,眼前是爆炸的男性荷尔蒙,和他的身体。


“西索你这个疯子!杀了我。”玛奇奋力在挣脱这个变态的念,徒劳罢了。


“我可舍不得杀了我的小玛奇啊……”西索笼罩着她整个人,金色的瞳孔里已经淡去了笑意,他按住她的唇:“不要试图耍花招激怒我,比起这个,我们做更重要的事吧。”


像一只野兽在独自进食,无人约束,他向来知道怎么折磨手下的猎物,玩够了猫戏老鼠的游戏以后他只想尝试绝对掌控的感觉。


“可真能忍啊。”他冷笑着看身下的女人隐忍快意,修长的食指强硬地探如她的口中。


“嘶~”即使是神魂颠倒的情况下她也不忘给他一口。


“呸!”她狠狠地唾弃这个变态。


西索侧头躲过,他的脸上,手上算是留下纪念意义的痕迹,如他这种血气方刚的念能力者,什么伤害在年轻的身躯上都很难留下什么痕迹,西索略感可惜,他倒是很中意这些“爱痕”。


玛奇所有的反抗都被迅速地镇压下去,这誓死不从的态度只能让他不曾平静的情绪更加亢奋。


“我早该知道的,你居然这么恶心!”一汪泉水般的泪水终究突破她的倔强,晶莹却苦涩,他的舌头扫过她的泪。


过分吗?他本如此,能控制着不把她弄死已经拿出他所有抑制力了,哭了吗?


西索并没有看到以往猎物痛苦时的快乐了,不该如此,他应该杀了她!不,他可以用更残忍的方法啊——


早造物主极其神奇,两人身体差异如此之大却相当的契合,西索完全将她控制在怀抱里,硬朗的身体贴合这柔软的玛奇。


“啊……啊……不!”沉重的床质量再怎么好也经不起这样不要命地折腾。


“吱呀吱呀”的声音急时是骤雨,轻缓是是淅淅沥沥。啃咬、食指紧扣,不留任何空隙得恨不得两个灵魂打上死结般纠缠。


“哐当”巨响,床榻无法承受这样的疯狂。


“呼……”西索的呼吸已经变得有些急促,他早就把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人抱起,玛奇的双腿只能无奈地缠在他有力的腰上,她可以预感到他现在可以杀了她,以最不堪的方法——他真的能把她做死在床上。


下面已经磨破了,却还紧紧绞着他的欲望。


她不用回头也知道刚刚有多么猛烈,为什么还要她直视更加不堪的一切呢?西索身后的墙壁居然是为了情侣的情趣而特地设计的镜面墙。


她看见自己眼睛失去聚焦,如藤蔓缠绕他的躯体,他火红的发如同燃烧的火,似乎烧光了一切……


……


(你们自己想象,苏爆了这对,刺激不?我就是渣渣啊怎么✍🏻的😓)



第三人称进行曲

[西玛]Bloody Carmen 3.6

微博链接 

埋了一个很恶趣味的彩蛋,不知道会不会被看出来(但我觉得还蛮有情趣虽然恶趣味了点)

微博链接 

埋了一个很恶趣味的彩蛋,不知道会不会被看出来(但我觉得还蛮有情趣虽然恶趣味了点)

第三人称进行曲

[西玛]Bloody Carmen 3.5

很水是因为作者真的很想看足。。。交和剃毛,基本上整章都在doi,没有起到推动情节的作用。

微博链接 

很水是因为作者真的很想看足。。。交和剃毛,基本上整章都在doi,没有起到推动情节的作用。

微博链接 

第三人称进行曲

[西玛]Bloody Carmen 3

我不仅削了西索的体重和身高我还削了他的那啥(对不起)然后自    残行为预警一下

微博链接 

这篇里不会有团玛的,这里团和玛是队友那种极端信任的情感不是爱情!!!

我不仅削了西索的体重和身高我还削了他的那啥(对不起)然后自    残行为预警一下

微博链接 

这篇里不会有团玛的,这里团和玛是队友那种极端信任的情感不是爱情!!!

第三人称进行曲
Bloody Carmen 2...

Bloody Carmen 2

对不起……

微博链接 

虽然很少,但是自   杀行为预警一下

然后这个东西其实有上篇……在合集里……(吐血身亡)


Bloody Carmen 2

对不起……

微博链接 

虽然很少,但是自   杀行为预警一下

然后这个东西其实有上篇……在合集里……(吐血身亡)



第三人称进行曲

[西玛]Bloody Carmen 1.5

#接上篇的傻甜段子,为了后面的那啥作铺垫

#喜闻乐见的直女撩姬桥段,很傻,不要管我,实在太傻了,我人都给傻晕+_+

#要不是母胎solo至今我写的恋爱也不会那么奇怪

#不想将它归入正剧(被嫌弃了)


在监狱的牢笼中,她起舞,像是一只年轻的母马一样欢脱,沿着栏杆滑落她美丽的脊椎......

“玛奇?”

在锁链的囚禁之中,她自在地微笑着,越过囚笼,修长有力的腿贴着他的大腿内侧,毒蛇一般慢慢往下滑,在他的两腿之间......

“玛奇?”

隔着栅栏的交际舞,那是致命的诱惑......

“玛奇!”

“嗯?”玛奇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身边的西索重新摆出妩媚的笑容,...

#接上篇的傻甜段子,为了后面的那啥作铺垫

#喜闻乐见的直女撩姬桥段,很傻,不要管我,实在太傻了,我人都给傻晕+_+

#要不是母胎solo至今我写的恋爱也不会那么奇怪

#不想将它归入正剧(被嫌弃了)








在监狱的牢笼中,她起舞,像是一只年轻的母马一样欢脱,沿着栏杆滑落她美丽的脊椎......

“玛奇?”

在锁链的囚禁之中,她自在地微笑着,越过囚笼,修长有力的腿贴着他的大腿内侧,毒蛇一般慢慢往下滑,在他的两腿之间......

“玛奇?”

隔着栅栏的交际舞,那是致命的诱惑......

“玛奇!”

“嗯?”玛奇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身边的西索重新摆出妩媚的笑容,语气像溪流一样波折:

“小玛奇在想什么呢?”

“想你的卡门。”她望向窗外,在行驶的车辆上看,街道一侧的行人都走得飞快,风打着深绿的树叶,阳光有些刺眼,西索在和司机交谈。

在几句寒暄之后,她回过头来,将肩上一缕茶色的卷发掠到背后,对着玛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比起我本人,玛奇似乎更加喜欢我的卡门,可以这样理解吗?”

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但对于已经相处半个月的西索,在摸透了她的脾气之后,玛奇决定报以一个狡黠的笑容:

“是的。”她的回答让一旁的女人来了兴致,西索佯装恼怒的样子拙劣得像是用力过猛的演员。她高高翘起二郎腿,黑色高跟鞋快要戳到司机的座椅上,假装闹别扭地把脸别过去。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很久,西索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她不一会儿就重新挑起话题,试图激起埋头玩手机的玛奇的兴趣。

“觉得上次那家店怎么样?我想带你再去一次。”

“只是买买买的话,没有必要叫我出来吧?”玛奇用橡皮筋将披肩的头发束起,西索看着她的手腕出神,“如果只是想要一个玩伴,舞团里面不是有很多女孩子吗?”

“我跟她们合不来。”西索的语调开始变得柔软而低沉,“从来都是这样,只有玛奇你是特殊的。”

“为什么合不来?”

“因为我很厉害呀,简直就是天神级别的舞蹈家。”她竖起一根手指,开始赞赏自己的表演,“这种级别的人物总是会给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吧?所以虽然都是一起训练的伙伴,但就连老师都要对我敬畏三分呢!”

“真不要脸。”玛奇抱起手臂小声嘀咕。

“而且……”西索挪了挪屁股,向玛奇那边靠近了一点,“我很欣赏玛奇小姐呢。不,与其说是欣赏……”她将胸贴在玛奇的手臂上,吐息抚着女孩鬓角的碎发。

“不如说是爱呢!”

“你在说什么傻话?”皮肤上传来骨骼突兀的触感,玛奇红着脸抽出了手臂,西索却乘胜追击,直接捏住了玛奇的脸。

“你怎么能这么说?难道小玛奇不爱我吗?”

“不爱!一点都不爱!把手给我放开啊啊啊啊!”

被玛奇暴揍一顿之后,西索终于安分了下来,但一路上都缩在角落散发着哀怨的气息。她们终于来到目的地,海滩上只有两个拉着手的人影。西索将高跟鞋踢下来提在脚上,玛奇的小凉鞋里进了一点沙子。她坐下来,西索脱下她的鞋子,有意无意地将她的脚握在掌心。玛奇将自己的脚抽出来,眼神对上西索热切的目光。

“玛奇酱没有男朋友吧?”西索低下头,将鞋子里的细沙一点点敲出来。

“倒是真的没有啦。”玛奇将脸移到别处,海浪轻抚着沙滩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玛奇喜欢女生吗?”

“哈?”玛奇有些脸红,“这是什么逻辑?没有男朋友不代表喜欢女生啊!”

“所以玛奇酱喜不喜欢女生呢?”

沉吟许久。

“只要是喜欢的人,性别什么的都没所谓。我的话是这个样子。”

“那我就有机会咯?”

“啥?”

“我喜欢玛奇酱,”西索抬起头,玛奇看到那双太阳一样的眼里燃烧的火焰。

“可以和我交往吗?”

热情似火,她像是真正的卡门。

带着惭愧的私心,她答应了西索的要求。尔后是一个炙热的吻,骄阳似火的夏天和海浪中缠绵的恋人。

她是卡门的殉道者,她为了她的卡门而沉沦。

第三人称进行曲

[西玛]Bloody Carmen1

#西玛,舞蹈家和杀手,西索女装慎入!

#西索的身高和体重被我削了以后还会削那啥总之慎入!!!

参考的卡门版本 菜鸡写不出那种感觉但是真的好美我请大家看看美艳舞蹈🥺🥺🥺


她撑着纤细的腰肢,拐着轻蔑的步伐,从黑暗的簇拥中走到血月的光辉底下。茶色的卷发似乎正湿漉漉地贴在肩上,伸展自己的手臂,露出的腋窝像是维纳斯的贝壳。挑起你的裙摆,黑和红的蕾丝与绸缎在膝盖之上翻飞,将力量压在脚背上,而它弓起的姿态像是天鹅的脖颈。在挺起的胸膛之上,舞台的灯光从乳沟间突立的骨节上划下。轻佻地抬起腿,裙摆飞舞得像是盛放的花,他们为止倾倒,她为此佯装受宠若惊地骄傲。跟着...

#西玛,舞蹈家和杀手,西索女装慎入!

#西索的身高和体重被我削了以后还会削那啥总之慎入!!!

参考的卡门版本 菜鸡写不出那种感觉但是真的好美我请大家看看美艳舞蹈🥺🥺🥺









她撑着纤细的腰肢,拐着轻蔑的步伐,从黑暗的簇拥中走到血月的光辉底下。茶色的卷发似乎正湿漉漉地贴在肩上,伸展自己的手臂,露出的腋窝像是维纳斯的贝壳。挑起你的裙摆,黑和红的蕾丝与绸缎在膝盖之上翻飞,将力量压在脚背上,而它弓起的姿态像是天鹅的脖颈。在挺起的胸膛之上,舞台的灯光从乳沟间突立的骨节上划下。轻佻地抬起腿,裙摆飞舞得像是盛放的花,他们为止倾倒,她为此佯装受宠若惊地骄傲。跟着你的脚尖,他们扑倒在地。对他们投怀送抱?她只是在赞美中得意着,大开的双腿,大腿根部带着暧昧弧度的肌肉沟壑......

玛奇的脸有些发红。舞台上的演员将卡门表演得淋漓尽致,一个荡妇......玛奇想尽可能地用优雅的词汇去描述那种神态,却发现自己没办法做到用语言重述一遍,她在卡门的舞蹈中屏住呼吸,剧院的温度让她的脸稍微有些发烫。男舞者脱掉衬衫露出大理石雕塑一般的肌肉,但玛奇的目光从来只在卡门的身上。这是她看过的最好的卡门,她在心里确立了这一个事实。而卡门跃到女舞者身上时,她甚至希望在卡门膝下的那个女人是自己。

她尽量平缓自己的呼吸,否则她就要卡门的放荡而小小地惊呼起来。那是过美的存在,她无法完全用语言描述她此时此刻的情绪。这是她喜欢芭蕾表演的缘由,舞者的身躯尽量地张大收缩拉扯着观众的心,在过度张扬的表现方式之下却有细腻而不易捕捉的情绪涌动,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描述,只有在现场的观众才能心神领会却又无从述说内心的激动。

玛奇因此执意地认为芭蕾是压抑的,但她却不同意。



“怎么会是压抑的呢?”她笑起来的时候,金色的眸子微微眯起,石膏像一样完美的脸庞,薄薄的上嘴唇稍稍抿起。她用吸管搅着那杯柠檬水,将吸管口咬得扁扁的。

“我在舞台上的时候,可是非常地自如呢。”

西索.莫罗,知名的芭蕾舞者,此时正坐在玛奇的面前。她穿着黑色的吊带裙,高跟鞋尖在玛奇的小腿上点了点。玛奇盯着她贴在额前的红发......

“你在看什么?”

“不,没什么。”大概是假发,她擅自做了这样的判断。柔和的女声在咖啡馆里响起,她忽然发觉西索的声音对于一个女性来说可能太过低沉,面庞和嗓音配合的浑然天成让她忽略了这一点,在此时才后知后觉地感到突兀,表情因此短暂地僵了一下。

“你跟我坐在一起似乎不太自然。放轻松一些,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将它当成一顿下午茶,好吗?”



的确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能和偷偷溜出来的偶像坐在一起喝下午茶可是一件大事情。

玛奇拿着一杯咖啡,快步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马路上是川流不息的车辆,一个小孩在为了飞走的气球哭泣。一个闷热的下午,她被炙热的阳光晒得有些头晕,没能发觉到对面冲过来一个一直往后望的女人。她们撞在了一起,咖啡渗进了黑衣女人的外套,玛奇被撞得摔到地上。

“抱歉。”对面的人伸出手,试图将坐在地上的玛奇扶起。在接住玛奇的手臂时,黑衣女人顿了一下。

“怎么了?”

“不,你有一双很美的眼睛。”墨镜被摘了下来,玛奇看到那双带着笑意的狭长的金色眼睛,瞬间认出了它们的主人。

“你是西索.莫罗?”她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过激动,假装自然地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尘土。黑衣女人将手指压在猩红的嘴唇上,示意她不要声张。

于是现在她捏着吸管的手指上,带着一块红色的口红印。

“我希望我能赔偿你的损失,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希望我能请你喝一杯下午茶。”她向玛奇挤了挤眼睛,“我很想跟你多聊聊,关于舞蹈,艺术......还有芭蕾。”西索挽住了玛奇的手,玛奇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快要蹦出来。

偶像的邀请怎么能拒绝?于是她们现在就面对面坐在路边的小咖啡馆里,冷气将嘈杂的一切隔绝在外。

“我在跳舞的时候,能够将内心的激情全部挥洒出来。”她撑着脸颊,眼神与玛奇的目光交流。“我不认为芭蕾是压抑的,恰恰相反,我认为她过于......热情。你看过我的表演吗?觉得怎么样?”

玛奇没有办法回答,她无法描述出西索的舞蹈带给她的感觉。但坐在剧院里的此时此刻,她想告诉舞台上的西索——



“一直不跟团队行动,这样真的好吗?”玛奇看着西索搅拌她的沙拉,“为了保持身材不能吃太多东西”,她是这么说的。下午的畅聊让西索感到愉快,于是她提出了共进晚餐的要求。而玛奇则回味着舞台上卡门的姿态,坐在餐桌的另一边心不在焉地和她一起找着话题。比起舞者本身,她更在意舞台上的表演,似乎那才是真正的演绎,而与眼前这个“过于热情”的舞蹈家无关。玛奇还沉浸在卡门荡妇般的美丽之中,她无法将面前这个优雅的女性和卡门联系起来。

“我一直都是这样,没有关系的。倒是现在,我想知道的是......”她的热情像是一个阴谋,狐狸一样眯了眯眼睛——西索似乎会习惯性做出这个动作,她收起自己的肩膀,将头颅埋到合拢的手腕之下,锁骨深深的凹陷让玛奇为之惊诧。

“觉得我的表演怎么样?”一个动人的微笑送到玛奇的面前,她似乎又看到了舞台上的卡门。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卡门。”

“是吗?”西索的笑容绽放得更加肆无忌惮,在猩红的唇和雪白的牙之间,卡门又一次活在玛奇的面前。她笑得前仰后合,餐厅里所有窥视的目光都被放荡的女人吸引过来。

“真是谢谢,我很喜欢这个评价。”她挽起玛奇的手,就像在不久之前那样——但她给了那白皙的手腕内侧一个吻,柔软得能够触碰到脉搏的吻。

“我们能够成为长期的朋友吗?我很喜欢你。”她转身,随着裙摆的飞舞和轮胎的转动淹没在城市的夜晚中。像是一场梦一样,玛奇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娟秀的字迹,上面用黑色的笔写下了她的私人电话。玛奇在几天后的夜晚拨通了那个号码,她决定要在卡门的露水情缘中扮演一个角色,但结果还是未知的。

再看树中半冰棱

西索x玛奇的可能性猜想


当初我看到玛奇,就觉得这个角色很有意思。要知道西索在原作中产生兴趣的对象大多数是有潜力的小男孩和有实力的成年男性,明确表达出男女那方面意思的貌似只有玛奇。

1.念系缝合

和华石斗郎一战后,漫画里和旧版动画都能看到玛奇在某条走廊里等西索,开口第一句话是“辛苦了,让我看看你的伤。”,显然西索预料到这次战斗可能会受伤,在战斗前联系了玛奇让她前来治疗,不然以他们的关系,玛奇不会专门跑来看西索的比赛。所以他们肯定是有联系方式的,也许是电话号码,但至今没有证据表明西索给玛奇发过短信。

缝合时西索明确表达过对玛奇的赞美,并且开玩笑说“也许是为了近距离看你的念系缝合才故意把...

西索x玛奇的可能性猜想


当初我看到玛奇,就觉得这个角色很有意思。要知道西索在原作中产生兴趣的对象大多数是有潜力的小男孩和有实力的成年男性,明确表达出男女那方面意思的貌似只有玛奇。

1.念系缝合

和华石斗郎一战后,漫画里和旧版动画都能看到玛奇在某条走廊里等西索,开口第一句话是“辛苦了,让我看看你的伤。”,显然西索预料到这次战斗可能会受伤,在战斗前联系了玛奇让她前来治疗,不然以他们的关系,玛奇不会专门跑来看西索的比赛。所以他们肯定是有联系方式的,也许是电话号码,但至今没有证据表明西索给玛奇发过短信。

缝合时西索明确表达过对玛奇的赞美,并且开玩笑说“也许是为了近距离看你的念系缝合才故意把手弄断的”。老变化系了,玛奇显然深知西索撩妹的套路,用公事公办的态度截断了他。

第二次念系缝合是西团大战后,玛奇表示收了西索的定金要稍微帮他缝合一下,库哔吐槽“明明是团长的对手为啥要答应这种要求啊”,侠客:“谁叫玛奇那么温柔呢?”可见玛奇其实完全没必要答应帮西索缝合的要求,但她还是答应了,为啥呢?可能是私情吧。

另外玛奇还难得说了什么脖子上的伤很严重,我会帮你清理你的脸的,谢谢你帮团长除念之类的话,相较之前冰山美人杀人魔的形象的确挺温柔的,可能是因为西索死了、伙伴也不在,才说出的真心话?


2.约饭

约饭之前,玛奇说“我要回去了。”西索“这么快回去?”隐约有种你这么快就回去了都不再多留一会,伐开心的感觉。玛奇回“工作做完了当然要回去啦。”随即传了个话。西索问玛奇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两句话用了两个♥),玛奇干脆理都没理直接关门,西索随即说了句“残念”(真可惜),不过表情一点都没有可惜的意思。

西索约饭,可能并不是认真在约,相当于平时开玩笑惯了,随口一说。约不成是意料之中的,他也知道玛奇的性格。所以结果玛奇关门走掉他并不挫败。

玛奇对西索的态度是非常公事公办的,拿钱办事,办完就走,传个话也是传到就走,绝不停留,拒绝所有发展感情的可能。大概变化系都深知变化系的套路,谁先当真谁是傻子。


3.桃心

西索对玛奇说话的时候桃心的使用频率很高,几乎每句话结尾都要一个。竞技场赞赏玛奇的身手一页就用了四个,约饭用了两个。西团大战复活后第一句话就是“呀,玛奇♥”,然后

“是吗♥”,“至死方休♥”,“你还是自己解开然后再来阻止我吧♥”。短短几句话恨不得句句都用桃心结尾,相较而言其他扑克符号使用的频率要低得多。

虽然富坚表示西索扑克符号的使用是随机的,但石田西瓜统计过富坚会不自觉地倾向于对有好感的对象用桃心,思考时用方块,比较不爽的时候用黑桃。可见西索对玛奇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好感的。


4.毫不犹豫地杀了对方

玛奇对西索表露过明确的杀意是西索在贪婪岛问她杀掉团长会怎样,玛奇回答“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掉你”,眼神很凛冽,西索的表情则很微妙,回答也是,“那很好啊。”他期待玛奇杀了他或者被他杀。玛奇对他而言先是战斗对象,其次才是女人。对玛奇也一样,首先是个危险分子,然后才是男人。

西索想要杀玛奇的意图在单行本34的富坚的话里,富坚说“西索一度想要当场杀掉玛奇,但我驳回了他的意图”。

(看到这一句时我内心是崩溃的,这么漂亮的妹妹你也能下得去手,西索你这大屁眼子!

还好没杀,要不然就成了真·怀中抱妹杀了,哭)

按照富坚的话来看,西索放玛奇一马不是出于私情而是为了给旅团传个话,示威,警告。他不要玛奇治疗,是因为他即将和旅团决裂,撕破脸皮去杀人,因此不要玛奇的任何东西,何况是这种带可怜同情性质的治疗。当然下次就不会再放玛奇一马了。毕竟西索是有脾气的,可不是放马的。


玛奇和伊路米有着某种程度上的相似性。

1.都是冷面冰山不苟言笑那一挂的(受到刺激都会颜艺

2.如上,玛奇颜艺得脸都崩了的原因是西索想杀团长/西索要杀旅团,伊路米贞子化的原因是西索想杀奇犽。

2.都受过西索的委托,拿钱办事。玛奇帮西索缝手臂缝尸体,伊路米也接了两次,伪装成西索待在基地和杀死西索本人。

3.都有着深刻的羁绊,羁绊的对象都是西索感兴趣的果实,团长和奇犽。

4.相比主角团、幻影旅团更了解西索。玛奇亲眼见过西索“轻薄的假象”这个比较秘密的能力,伊路米则干脆扮演了西索本人没被发现。


这一对磕起来都是玻璃渣的原因,一半是互动太少,另一半是团长。玛奇作为蜘蛛的一只脚、旅团元老之一,对旅团和团长有极深的感情,可以说没有当时的旅团和团长就没有今天的玛奇。从友客鑫篇保团长派和保旅团派的争执来看,玛奇心里团长是第一位的,旅团第二,西索只能往后排。西索心里战斗在第一位,果实、性等等也要往后排。

两人都是变化系,都深知对方的本性。我觉得他们还是产生过私情的,但只限于和平状态下西索单方面的撩拨。

一旦平衡被打破,西索想要杀死团长摧毁旅团,他们俩都会把私情毫不犹豫地抛到脑后。


这一对如果有爱情,那也只能是悲剧。


我哭得好大声

再看树中半冰棱

西索x玛琪

有人喜欢这对北极圈吗?

圈冷粮少还全是玻璃渣,哭唧唧

只能搜刮为数不多的文和动画片段磕磕这样子


(圈外人我妈看见这个DVD封面:“这个不是很明显嘛,一眼就知道肯定是爸爸妈妈和孩子,旁边那个是小孩的老师。”

仔细看了几眼之后:

“这对当父母的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西索x玛琪

有人喜欢这对北极圈吗?

圈冷粮少还全是玻璃渣,哭唧唧

只能搜刮为数不多的文和动画片段磕磕这样子


(圈外人我妈看见这个DVD封面:“这个不是很明显嘛,一眼就知道肯定是爸爸妈妈和孩子,旁边那个是小孩的老师。”

仔细看了几眼之后:

“这对当父母的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环行宇宙的执念
作者:안익@GONK1LL_i...

作者:안익@GONK1LL_is_real 推特地址
无授权汉化,喜欢请到推特点心

这对其实我也吃hhh

作者:안익@GONK1LL_is_real 推特地址
无授权汉化,喜欢请到推特点心

这对其实我也吃hhh

鲜榨焦糖鲑

“还不去洗澡?题目做不出来了吗?”

“别把水滴到我作业本上。”


P2是年龄差8岁的舅舅&侄女私设

ooc属于我

“还不去洗澡?题目做不出来了吗?”

“别把水滴到我作业本上。”


P2是年龄差8岁的舅舅&侄女私设

ooc属于我

宋小夔

高贵的西玛(七)更多馆藏西玛佩饰

 借用洪梅妹妹收藏的图片,在此谢过。



此七璜联珠组佩咱们已介绍过,还记得吗?

玉牌联珠组佩,玉牌上部的串联很有特点。

用了许多蚌珠

此件玉牌联珠组佩收藏于北京大学博物馆

在玉牌上镶嵌有松石

这是收藏在上海震旦艺术博物馆的玉组佩,看形制应为战国时期了。

此件玉牌联珠组佩也收藏于上海震旦博物馆,大量西玛的配用使得整件组佩十分艳丽动人。

待续

 借用洪梅妹妹收藏的图片,在此谢过。


 

此七璜联珠组佩咱们已介绍过,还记得吗?

 

玉牌联珠组佩,玉牌上部的串联很有特点。

 

用了许多蚌珠

 

此件玉牌联珠组佩收藏于北京大学博物馆

 

在玉牌上镶嵌有松石

 

这是收藏在上海震旦艺术博物馆的玉组佩,看形制应为战国时期了。

高贵的西玛(七)更多馆藏西玛佩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此件玉牌联珠组佩也收藏于上海震旦博物馆,大量西玛的配用使得整件组佩十分艳丽动人。

待续
宋小夔

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毕姬,一个历史文献中未有记载的名字,要不是横水大墓的发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见天日。同时发现的,还有一个同样不见于文献记载的西周时期封国——倗国。横水大墓位于山西运城绛县境内,从墓葬级别推断,倗国是一个较晋国低一级的伯国。

虽是伯国,但倗国君夫人却有着高贵的血统和姓氏——也从姬姓。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在毕姬的墓中,出土了惊人的青铜、玉器等随葬品,级别高、数量大,尽显富贵奢华。下图是葬坑的原状,大量的玉器、西玛、琉璃珠、海贝驳杂其间。


倗国墓出土组佩.jpg (26.06 KB)

2009-7-20 15:51

遗憾的是,一直没有找到复原后的饰品图片。很大的可能,这些出土文物都在...

毕姬,一个历史文献中未有记载的名字,要不是横水大墓的发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见天日。同时发现的,还有一个同样不见于文献记载的西周时期封国——倗国。横水大墓位于山西运城绛县境内,从墓葬级别推断,倗国是一个较晋国低一级的伯国。

虽是伯国,但倗国君夫人却有着高贵的血统和姓氏——也从姬姓。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在毕姬的墓中,出土了惊人的青铜、玉器等随葬品,级别高、数量大,尽显富贵奢华。下图是葬坑的原状,大量的玉器、西玛、琉璃珠、海贝驳杂其间。

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倗国墓出土组佩.jpg (26.06 KB)

2009-7-20 15:51

遗憾的是,一直没有找到复原后的饰品图片。很大的可能,这些出土文物都在山西省博物院,有机会,也许去那里能够看得到吧。

没有图片,咱们就文字介绍一下。在(四)讲中介绍的玉牌联珠组佩,据考证应为女性的佩饰。毕姬非常生猛,这种形制的组佩居然佩戴了五套,环绕肩部和胸部,只不过,有所变化,是骨牌联珠组佩。在组佩下端,还缀有海贝。此外,毕姬的脖子上挂了更多的东西,包括两套项饰和三套多璜联珠组佩,层叠于胸前。这种佩戴方法,让考古人员费了很大的脑力和精力进行复原。

没有图片也没有关系,就借用洪梅妹妹的藏品一看——梯形玉牌联珠组佩。这件藏品被洪梅妹妹复原得相当标准而精彩,其上有玉壁、玉牌(莹石)、大量玉管和莹石管子以及玉珠和琉璃算盘珠,还有更多红艳的西玛,也不忘缀上海贝。只是不知洪梅妹妹的组佩来自于哪座西周大墓,但我想象,毕姬所佩戴的骨牌联珠组佩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

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hm1.jpg (116.99 KB)

2009-7-20 22:10

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hm2.jpg (161.49 KB)

2009-7-20 22:10

类似于这样由西玛和海贝做成的串饰,除了作为首饰、佩饰也还有更多的用途,我们以后再介绍......

待续高贵的西玛(五)毕姬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宋小夔

高贵的西玛(四)鹰爪下的西玛

题目够唬人的是吧?


yuying.jpg (2.38 KB)

2009-7-19 19:36

这一节要说说平顶山了。咱们有位珠友就在平顶山一带活动 ,其实是生活。平顶山市有个别名叫鹰城,恐怕少有人知道。咱们按照常理推测一下,在这个地方的先民可能是崇拜鹰的,或者说是鹰文化的流行区域。如果这么想,你就猜对了。

在商代始,平顶山有一个方国叫应国,据研究,此应国实为鹰国,鹰是这个国家的族徽。上图的白玉鹰出土自西周晚期应国墓,鹰呈展翅状,头向右以嘴衔右翅,形成一个穿孔。据考证,应国之“应”在古文字中即“鹰”字。玉鹰的出土,给这个地区崇尚鹰文化提供了佐证。

回到主题,揭开面纱,就是要展...

题目够唬人的是吧?

高贵的西玛(四)鹰爪下的西玛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四)鹰爪下的西玛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四)鹰爪下的西玛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yuying.jpg (2.38 KB)

2009-7-19 19:36

这一节要说说平顶山了。咱们有位珠友就在平顶山一带活动高贵的西玛(四)鹰爪下的西玛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其实是生活。平顶山市有个别名叫鹰城,恐怕少有人知道。咱们按照常理推测一下,在这个地方的先民可能是崇拜鹰的,或者说是鹰文化的流行区域。如果这么想,你就猜对了。

在商代始,平顶山有一个方国叫应国,据研究,此应国实为鹰国,鹰是这个国家的族徽。上图的白玉鹰出土自西周晚期应国墓,鹰呈展翅状,头向右以嘴衔右翅,形成一个穿孔。据考证,应国之“应”在古文字中即“鹰”字。玉鹰的出土,给这个地区崇尚鹰文化提供了佐证。

回到主题,揭开面纱,就是要展示一件西周应国的西玛佩饰。(见下图)

高贵的西玛(四)鹰爪下的西玛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四)鹰爪下的西玛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四)鹰爪下的西玛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ygmxm1.jpg (24.77 KB)

2009-7-19 08:42

此件佩饰确切叫玉牌联珠组佩,是不是跟我们之前介绍的多璜联珠组佩不一样?上面是刻有四龙首纹的玉版,下连两侧的柄形器和玉棒,并以玉管,玉珠和西玛相横接,玉版下又连两行为一组的由玉和西玛珠管串成的4组串饰。多璜联珠组佩实际上是项饰佩戴于胸前,而此玉牌联珠组佩就是缀饰了,也即衣服的点缀,可以缀在肩部、胸部等地方。

高古时期,甚至在明以前的很长的历史时期,中原华夏民族的主要宝石(或首饰原料)无非是以玉、赤玉(红玛瑙)和绿松石为主,而首饰上那鲜艳的团团红色皆来源于红玛瑙,只不过,不同的历史时期,所用的红玛瑙种类也有差异,西周、战国、汉就各有自己的红玛瑙材料,不过这已经是另外一个话题了。即从颜色的角度而言,代表红色的西玛也显得如此珍贵,况且中国本就是一个崇尚红色的国家。

待续..

宋小夔

高贵的西玛(三)虢国夫人的西玛首饰

看到这个题目,略懂历史的朋友肯定要跟我较真了——虢国夫人是唐朝杨玉环的姐姐,怎么会有西周的西玛首饰呢?我要抬杠的话,还就说就有了怎么着吧?(是不是有点象二哥犯浑?)

实则,此虢国夫人非彼虢国夫人。我所请出的虢国夫人乃是西周虢国(南虢)国君夫人梁姬,擅自做了简称,呵呵。这下就合理了吧?西周侯国的夫人自然是会有西玛首饰的,更确切地说,是风行于西周王公贵族间的玉璜联珠组佩。以梁姬的地位,所佩戴的是五璜联珠组佩。(见下图)


ggmxm1.jpg (28.22 KB)

2009-7-17 23:04

不同于我们曾经介绍的山西晋侯二夫人的组佩,此件组佩用了相当多的西玛,整体色调比较红艳。...

看到这个题目,略懂历史的朋友肯定要跟我较真了——虢国夫人是唐朝杨玉环的姐姐,怎么会有西周的西玛首饰呢?我要抬杠的话,还就说就有了怎么着吧?(是不是有点象二哥犯浑?)

实则,此虢国夫人非彼虢国夫人。我所请出的虢国夫人乃是西周虢国(南虢)国君夫人梁姬,擅自做了简称,呵呵。这下就合理了吧?西周侯国的夫人自然是会有西玛首饰的,更确切地说,是风行于西周王公贵族间的玉璜联珠组佩。以梁姬的地位,所佩戴的是五璜联珠组佩。(见下图)

高贵的西玛(三)虢国夫人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三)虢国夫人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三)虢国夫人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ggmxm1.jpg (28.22 KB)

2009-7-17 23:04

不同于我们曾经介绍的山西晋侯二夫人的组佩,此件组佩用了相当多的西玛,整体色调比较红艳。除了五璜外,还有一块龙纹佩玉,以及若干天蓝色的琉璃算盘珠。

顺便,也将梁姬老公虢季国君的七璜联珠组佩展示如下:

高贵的西玛(三)虢国夫人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三)虢国夫人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高贵的西玛(三)虢国夫人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ggmxm2.jpg (20.5 KB)

2009-7-17 23:04

虢季的组佩色调显然是男性的,红色与蓝色的配比很均衡。围于颈部的比梁姬的多了不少玉管,从图看,也很可能是莹石管。

图是网上找的,太小,只能看个大概,但也是遍寻不着更大的图了。只盼有朝一日,能去三门峡走一趟,为的就是去那虢国博物馆和虢国车马博物馆赏宝。三门峡是西周虢国的所在地,虢国墓地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处规模宏大、等级齐全、排列有序、保存完好的西周、春秋时期大型邦国公墓。(很吃惊,想想周公庙周天子墓都被盗得很惨。)已发掘260多座墓葬,其中虢季和虢仲两君大墓,因出土文物数量多价值高级别高,被评为90和91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2001年,又被评为“中国20世纪百大考古发现”。可以想见,三门峡的这两个博物馆的等级之高了。

三门峡,已探明的西周墓葬达800多处,其中仅260多座被发掘出来,更多的仍然深藏于地下,还将会源源不断贡献多少宝藏便可想而知了。西玛不仅是被用于组佩,低级别的项饰、腕饰、玉握、玉串饰等都会用到西玛。可见,西玛还是有一定储量的,至少在三门峡是这样!

(待续)高贵的西玛(三)虢国夫人的西玛首饰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宋小夔

高贵的西玛(二)中国记忆

 

相信很多藏友还记得08年奥运会期间首博举办的中国记忆——5000年文明瑰宝展展出的精美绝伦的国宝。其中,有件国宝来自山西省博物院,便是如图这件。先看看当时展品旁的介绍文字吧。

佩玉之礼——玉组佩
西周(公元前1046年~前771年)
尺寸:通长2米(共204件),最大璜长15.8厘米
1993年山西天马曲沃村晋侯墓地63号墓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大型组玉佩为西周首创,是由多件玉器串连组成悬于身上的佩饰玉。其主体多以璜、牌形饰、管、珠等串连而成。据研究,大型组玉佩的使用范围有可能仅限于公、侯等诸侯国国君及其夫人或有相应封号的贵族。此玉组佩由204件各色玉饰组成,长达2米多,可以从头部一直覆盖到脚部...

 

相信很多藏友还记得08年奥运会期间首博举办的中国记忆——5000年文明瑰宝展展出的精美绝伦的国宝。其中,有件国宝来自山西省博物院,便是如图这件。先看看当时展品旁的介绍文字吧。

佩玉之礼——玉组佩
西周(公元前1046年~前771年)
尺寸:通长2米(共204件),最大璜长15.8厘米
1993年山西天马曲沃村晋侯墓地63号墓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大型组玉佩为西周首创,是由多件玉器串连组成悬于身上的佩饰玉。其主体多以璜、牌形饰、管、珠等串连而成。据研究,大型组玉佩的使用范围有可能仅限于公、侯等诸侯国国君及其夫人或有相应封号的贵族。此玉组佩由204件各色玉饰组成,长达2米多,可以从头部一直覆盖到脚部,是整个墓地最大的玉礼器组合。组佩中璜的数量竟达45件,将多璜组玉佩的形制推向了中国历史的极致。整组玉佩结构之复杂、组合之规整、饰纹之精湛,使人不难想像主人生前佩戴时的雍容华贵。这件国宝的拥有者为距今2000多年前的晋穆侯的次夫人杨姞。

先说西玛,再谈谈对此玉组佩形制的看法。此件组佩与大多数所见的组佩不同,其用玉远多于西玛等配珠材料。整体看来,显得为数不多的西玛弥足珍贵。而即如西玛,也不是通常的西玛珠管,而是更为高档的竹节管,个头也很大。竹节管反映了西玛加工更为复杂的工艺,被很多西玛爱好者视为更高级的追求。

除了用西玛作为连接件以外,还用了天蓝色的琉璃算盘珠。咱们的先人早就超喜欢红绿配或红蓝配,在各种组佩的配珠材料中,红色用西玛,绿色便是松石或琉璃珠了。当然,更北方还会用到天河石。

关于此组佩的形制,个人有些看法。此套组佩用了45件玉璜作主体,可谓迄今世界仅见。除此之外各地出土的两周大墓中,最高级别的玉组佩也只到七璜联珠,如套用周礼用鼎的礼制来看,周天子可用九璜联珠(待出土后见证),此套组佩是大大的逾越礼制了,甚至可以说乱制。

真不知道晋穆侯是怎么想的,还是二老婆,礼崩乐坏啊!不过,此套组佩确可以反映晋国之强盛,跨两周、春秋约700年的历史,呜呼!中华人民共和国才刚60年啊。

呵呵,离主题远了,下次回去。 

宋小夔

高贵的西玛(一)引子

哈哈,写下这个题目,脑子里就充斥了杂乱的画面,肚子里也生出无数的言语,想说尽西玛谈何容易?于是,在题目后再加一个(一),先给自己松了绑,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有多少时间说多少话,可长可短,往后再续呗。

先给个引子,上些自己收藏的西玛。这些西玛尽管为自己所有,但每每看到照片,仍然禁不住垂涎三尺......

西玛是西周红玛瑙的约定俗称,是珠友论坛上常用的词,但鲜见于学术资料和博物馆的解说中。想之所以被称西玛,乃缘于这种红玛瑙珠子管子被大量发现自商周甚至春秋大墓中出土。所谓大墓,自是指王侯将相及其配偶之墓。而这些红玛瑙珠子管子也是西周时期王公贵族隆重其事的佩饰上的主要材料。注意,这里说主要材料,是因为所有佩...

哈哈,写下这个题目,脑子里就充斥了杂乱的画面,肚子里也生出无数的言语,想说尽西玛谈何容易?于是,在题目后再加一个(一),先给自己松了绑,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有多少时间说多少话,可长可短,往后再续呗。

先给个引子,上些自己收藏的西玛。这些西玛尽管为自己所有,但每每看到照片,仍然禁不住垂涎三尺......

西玛是西周红玛瑙的约定俗称,是珠友论坛上常用的词,但鲜见于学术资料和博物馆的解说中。想之所以被称西玛,乃缘于这种红玛瑙珠子管子被大量发现自商周甚至春秋大墓中出土。所谓大墓,自是指王侯将相及其配偶之墓。而这些红玛瑙珠子管子也是西周时期王公贵族隆重其事的佩饰上的主要材料。注意,这里说主要材料,是因为所有佩饰多以玉为主角,西玛永远是配角。但即使配角的身份,也无法掩其高贵的本色。

 

 

 

 

 

 

高贵的西玛(一)引子 - 布布 - 不住色而生心 

今天先写到这儿,明天再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