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西维乌斯

26浏览    5参与
君墨

间隙

“你总得给他一个名字的,普林斯,你懂我的意思,他是你的孩子——”

“真假的,亲爱的维奥拉,你在强调亲子关系吗?你,一个造出七万多个人造婴儿——如果不是埃尔亚德的要求这个数字会更大——只为得到理论可能出现的强大的疯狂研究员,和我,一个压根没有亲子爱的冷酷人类、或者什么物种。你认为我们之间谁能用上孩子这个概念?”

“你。”

“为什么?”

“因为赛拉。”

“哦……你知道她的名字了,这不好,这很不好……”

“是刚刚你抱着赛拉过来的时候给我知道的。”

“……好吧,我给忘了。”

“哈哈,真好笑。”

“……”

“……”

“好吧,我总是得为美丽的女士先让步的,说说吧,告诉我,为什么要我起...

“你总得给他一个名字的,普林斯,你懂我的意思,他是你的孩子——”

“真假的,亲爱的维奥拉,你在强调亲子关系吗?你,一个造出七万多个人造婴儿——如果不是埃尔亚德的要求这个数字会更大——只为得到理论可能出现的强大的疯狂研究员,和我,一个压根没有亲子爱的冷酷人类、或者什么物种。你认为我们之间谁能用上孩子这个概念?”

“你。”

“为什么?”

“因为赛拉。”

“哦……你知道她的名字了,这不好,这很不好……”

“是刚刚你抱着赛拉过来的时候给我知道的。”

“……好吧,我给忘了。”

“哈哈,真好笑。”

“……”

“……”

“好吧,我总是得为美丽的女士先让步的,说说吧,告诉我,为什么要我起名?”

“因为过几天他们就要进行选拔了,七万多个小孩都会被我投掷下去进行斗争,他们、不,我,我会得到最强的试验品,我希望他能有个名字。”

“这听起来就像你已经知道胜者是哪个了一样,这里的不都是我的孩子吗?”

维奥拉笑了,她这次的笑容不像刚刚虚假的干笑,也不是应付那些她必须退步的掌握她什么经济脉络一类人的假笑,她笑得爽快又美丽,金色的长发在肩上抖得落去背后。她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最开始,就是她刚被生出来,以及步入这间实验室之前,她的眼睛还是纯黑的,现在她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把眼睛的颜色漂淡了,没人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但总归不是隐形眼镜那种温和的方式。不过因为这件事,她和她合作者之间的关系又拉近了。

她,以及部分人知道,如果你没有能力让赛文.普林斯升起兴趣或刮目相看,那么你最好有一头浅色的头发——金色系最好,别的勉强也行——以及琥珀色的眼睛。如果能做到的话,最好还是个女人。那样赛文.普林斯能原谅你63%的冒犯举动(顺带一提,这个数据的得出花了大概一百七十九个人)。

维奥拉捏着这63%的容许度,大笑着:“你在和我开玩笑?你和他的孩子,怎么可能弱于别的人啊。”

“血缘多奇妙啊。”赛文.普林斯让她踩了那37%的可能,双手指尖重叠,少女一样将大拇指贴在唇前,用着轻快的语气,“我还以为能胜出的是其他的结合……但谁能想到呢,能与赛拉(我与母亲)生存下去的,是西维乌斯(我与父亲)。”

“西维乌斯?”

“不是要我起名吗,就这个吧。”

“我还以为你起名的技术很差劲呢。”

“诶呀,嗯,这个嘛,”赛文.普林斯轻轻地笑着,“父母总是想把相似度给爱人的延续嘛。”

君墨

“我那时候谁都没嫉妒。”

西维乌斯说着,很快地眨了一次眼。那并不是位于他“程序”里的动作,并不规律也不规范,在他身上是个极具人性的动作。他的眼睫在光下会晕出错觉一样的褐色,对比起他黑褐色的发丝要好看,对比起他冰蓝色的眼睛要难看。这样的睫毛扇动一下,仿佛是破开茧的成虫要甩掉翅膀上的粘液一样,既沉重又黏稠。

“所以现在我谁都嫉妒。”

他说。无比肯定地说。像个人那样地说:“我嫉妒一切活着的人。”


“无论是谁都比我幸福,都曾比我幸福,父亲。”

“我那时候谁都没嫉妒。”

西维乌斯说着,很快地眨了一次眼。那并不是位于他“程序”里的动作,并不规律也不规范,在他身上是个极具人性的动作。他的眼睫在光下会晕出错觉一样的褐色,对比起他黑褐色的发丝要好看,对比起他冰蓝色的眼睛要难看。这样的睫毛扇动一下,仿佛是破开茧的成虫要甩掉翅膀上的粘液一样,既沉重又黏稠。

“所以现在我谁都嫉妒。”

他说。无比肯定地说。像个人那样地说:“我嫉妒一切活着的人。”



“无论是谁都比我幸福,都曾比我幸福,父亲。”

君墨

西维乌斯(Sevius)的名字与赛文(Seven)除了英文写法上开头相似外,其名字是烟草MEVIUS(七星)的变种,而MEVIUS的原名是Mild Seven。

虽然在中文的名字表达上和赛文关系浅薄,但其实英文原名上是最贴近对方的存在。

他的名字是实验室取的,赛拉的名字是赛文亲自取的,由此可见赛文对起名比较苦手。

西维乌斯(Sevius)的名字与赛文(Seven)除了英文写法上开头相似外,其名字是烟草MEVIUS(七星)的变种,而MEVIUS的原名是Mild Seven。

虽然在中文的名字表达上和赛文关系浅薄,但其实英文原名上是最贴近对方的存在。

他的名字是实验室取的,赛拉的名字是赛文亲自取的,由此可见赛文对起名比较苦手。

君墨

对了之前没放过,相司的都配图了就把其他OC捏出来的放一下。

从一到五分别是:赛文&西维乌斯&赛拉&赛因特&赛缪尔。

赛拉实际发色更褐一点。

对了之前没放过,相司的都配图了就把其他OC捏出来的放一下。

从一到五分别是:赛文&西维乌斯&赛拉&赛因特&赛缪尔。

赛拉实际发色更褐一点。

君墨

赛文其三

“那么难道我就不是吗?”

他低下头,以快速又短促的嗓音说道:“难道我没有等同程度的痛苦吗,只因为我不说,我早已习惯,我疲于展现,我将其隐藏,我就没有这样的痛苦?”

他看向西维乌斯,看向不理解感情,因此跨越几个世界来向他提问——被无数人厌弃,从无数相同实验体中胜利脱出——他除了赛拉外的“孩子”。他并非只是看着,外部所展现出的年龄在这沉默之中逐渐缩水。

赛文.普林斯现在看上去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刻意拉小的外表年龄让他去了弱势的那一边,他本身的面容并不出众:起码没有西维乌斯出众。他的五官并不显得特别俊秀或完美,比例确实不错,但每个不歪瓜裂枣的人都可以组建出这样的容貌,只是大部分普通人都浸...

“那么难道我就不是吗?”

他低下头,以快速又短促的嗓音说道:“难道我没有等同程度的痛苦吗,只因为我不说,我早已习惯,我疲于展现,我将其隐藏,我就没有这样的痛苦?”

他看向西维乌斯,看向不理解感情,因此跨越几个世界来向他提问——被无数人厌弃,从无数相同实验体中胜利脱出——他除了赛拉外的“孩子”。他并非只是看着,外部所展现出的年龄在这沉默之中逐渐缩水。

赛文.普林斯现在看上去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刻意拉小的外表年龄让他去了弱势的那一边,他本身的面容并不出众:起码没有西维乌斯出众。他的五官并不显得特别俊秀或完美,比例确实不错,但每个不歪瓜裂枣的人都可以组建出这样的容貌,只是大部分普通人都浸泡在无数重复的日常中,沉浮在乏味的人生里,绝无可能拥有他眼睛里让人直接忽略他的一切,只记住内里令人恐慌癫狂的色彩。

在减小年龄后,他的眼睛线条似乎也柔和下来,原本就更贴近亚洲而矮于对方的骨架也减小一分。

不过他并没有依靠身躯来倒转强弱的意图,在回归了与对方同等的年龄后,他继续发问:“难道我在你的这个年岁并未受过苦吗,不,恰恰相反,我在更早的时候就开始受苦了,我所承受的痛苦并不低于你,我所做的也并不是报复之流的让你去接受这些,而是这些就是你应该承受的。”

“你理解吗,”他伸出手指,“你,和我,你并不是我正统意义上的孩子,当你被他们从我血液中提取的基因制作为克隆人的那个瞬间,你的命运就是承受这一个身份的痛苦,这并不是我赋予你的,也并非我不阻拦的错:难道我要为我的基因完美,被人窥伺就要认为我有错?”

赛文.普林斯露出一个笑,存活多年所掩盖下去的疯狂在他的脸上轻易浮现,他的嗓音也变得轻柔而低垂下去:“西维乌斯、西维乌斯,你问我什么是情感,什么是正义……我在这些似是而非的问题上花了两百多年,最后判定它们毫无价值。”

他伸出手指:“我花了数年学会存活,花了数年学会理解,花了数年缓解疯狂,也花了数年寻死,直到现在,我也依旧在这些的道路上。你所受过的苦我承受过无数次,你所困惑的问题我得到过无数个回答,你所爱、所恨、所望、所得,全部都只是我的某个轮回。”

“莫非你要我代替你感受痛苦吗,莫非你要我对你产生怜悯的爱吗,还是你觉得我真的会给你答案呢?”

他捧起对方的面庞,在他手中的脸是一张西欧血统的脸。西维乌斯与他之间血脉的链接程度小得可怜,唯一证实他们血液的是对方一次又一次穿过空间找到他所在世界的能力。赛文几近怜爱地抚摸这张僵直的,无法理解他话语的脸。

“你该自己去寻找,因为你的身躯是研究者的,你的精神是世界意识的,你的情感归属你的激素,你的记忆随时能被篡改,属于你的只有痛苦了。”

“倘若你要以你现在的痛苦作为代价,来向我寻求什么,那我不过是能给你我的轻蔑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