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贝尔

20928浏览    114参与
呱呱
她的歌声让人疯(๑•ี_เ•ี...

她的歌声让人疯(๑•ี_เ•ี๑)

她的歌声让人疯(๑•ี_เ•ี๑)

茗葉茶茶
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西贝尔坏,但...

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西贝尔坏,但是她还是好撩好a(痴汉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西贝尔坏,但是她还是好撩好a(痴汉脸)

祭阑

Cybelle&Tuesday

 *西贝尔视角自白 *有歌词借鉴  *短打


  “Tuesday.”

    我轻轻地出声,拖长尾音,像是细细咀嚼着一件艺术品。

    我记得她一切一切的模样。她的发丝柔顺而温绻,敛去锐气的浅金色,有栀子花般的香气,我曾悄悄握她的发梢于掌心,末梢划过指尖的触感酥麻,随她一尘不染的嗓音一同注射进我的血液里。我留恋着,小心翼翼的温热鼻息,面庞肌肤细软的绒毛,浅粉色的唇膏,唇间的弧度,半掩进领口的锁骨,少女独有的完美的肩颈流线,和那可爱的、嫣红的、属...

 *西贝尔视角自白 *有歌词借鉴  *短打


  “Tuesday.”

    我轻轻地出声,拖长尾音,像是细细咀嚼着一件艺术品。

    我记得她一切一切的模样。她的发丝柔顺而温绻,敛去锐气的浅金色,有栀子花般的香气,我曾悄悄握她的发梢于掌心,末梢划过指尖的触感酥麻,随她一尘不染的嗓音一同注射进我的血液里。我留恋着,小心翼翼的温热鼻息,面庞肌肤细软的绒毛,浅粉色的唇膏,唇间的弧度,半掩进领口的锁骨,少女独有的完美的肩颈流线,和那可爱的、嫣红的、属于我的印记。她的血液甘甜。脆弱而明澈的夜莺小姐,她不应被囚禁于此,无论是野蛮腥恶的丛林,还是高处镀金的牢笼里。

    她是至高的美。我将邀她同去——抛却人堆孕育出的庸俗,抛却制约、抛却维系、抛却生命,只消牵住她纤细的手腕,一同踏上那无人知晓的土地。步入自由、沉入爱。

    那里的冰雪永不消融,那里的星辰永远澄澈。她绿宝石般透亮的双眸将不再熄灭,我将以爱作为法律,呼唤着,呢喃着她的名字——那致命的咒语。无妨。天使的裙摆依然飘动,女神在身旁低吟天籁之谣。拥抱毒药、拥抱冰雪,堕入黑暗,我将会闭上双眼,将一切奉献给你。

    我们于此沉眠相依。

    我于是吻上她的唇,完全地,占有那片极致纯粹的净土,在这泥泞的世界里。


404种疾病
摸了个西贝尔…的头orzooc...

摸了个西贝尔…的头orz
ooc警告⚠
我超喜欢她的
可惜是剧情工具人orz

说起来你肯定不信
西贝尔眼睛里的那个星星是Tuesday

摸了个西贝尔…的头orz
ooc警告⚠
我超喜欢她的
可惜是剧情工具人orz

说起来你肯定不信
西贝尔眼睛里的那个星星是Tuesday

之交子
突然的一种心情用自己的思想去理...

突然的一种心情
用自己的思想去理解西贝尔想要去拥抱的心情
“抱紧我”啊,请多多抱紧我
因为只是你,我才会感到安心,才会有被祝福的感动

突然的一种心情
用自己的思想去理解西贝尔想要去拥抱的心情
“抱紧我”啊,请多多抱紧我
因为只是你,我才会感到安心,才会有被祝福的感动

雨某人
她唱歌好好听1551是真的一出...

她唱歌好好听1551
是真的一出口我就又🉑了
先摸个爽

她唱歌好好听1551
是真的一出口我就又🉑了
先摸个爽

花铭酱
看到这么多和我画技差不多的姐妹...

看到这么多和我画技差不多的姐妹我就放心了【被打】咳咳,献丑了,随便摸摸

看到这么多和我画技差不多的姐妹我就放心了【被打】咳咳,献丑了,随便摸摸

之交子

是Cybelle&Tuesday
(为什么老福特第一张图还会自动截减,于是拿这张笑着的西贝尔当头面)
其实我想西贝尔如果生在百合番的话还是很不错的

是Cybelle&Tuesday
(为什么老福特第一张图还会自动截减,于是拿这张笑着的西贝尔当头面)
其实我想西贝尔如果生在百合番的话还是很不错的

开号为cp
我其实很对不起这部番(・_・;...

我其实很对不起这部番(・_・;

我刚开始收藏了它来着,后来一看是音乐番,以为是那种俗套的剧情,就取消收藏了,也不追了。知道看到凉风和lex对它的评价不错才去看的,我真的很后悔,这是什么惊天神仙宝藏番啊!!!怎么说呢,这部番里一个让我讨厌的角色都没有,人物塑造的都非常棒,是真的被彻底感动到了,哭了好几次。就奔着这神仙歌曲我都要往死里推。真的很多地方都会有共鸣,我很喜欢。骨头社加油啊!:P

我其实很对不起这部番(・_・;

我刚开始收藏了它来着,后来一看是音乐番,以为是那种俗套的剧情,就取消收藏了,也不追了。知道看到凉风和lex对它的评价不错才去看的,我真的很后悔,这是什么惊天神仙宝藏番啊!!!怎么说呢,这部番里一个让我讨厌的角色都没有,人物塑造的都非常棒,是真的被彻底感动到了,哭了好几次。就奔着这神仙歌曲我都要往死里推。真的很多地方都会有共鸣,我很喜欢。骨头社加油啊!:P

译斗笠
我好菜....无法画出西贝尔魅...

我好菜....无法画出西贝尔魅力的百分之一

我好菜....无法画出西贝尔魅力的百分之一

之交子

Cybelle&Tuesday*初遇

*假如那天在桥上遇见的是西贝尔
*假定的一种Cybelle和Tuesday的音乐组合
*Cybelle在遇到Tuesday之后也没有过于病娇了,有些私设(划重点),ooc属于我,不要过多纠结(然后大概就是日常比较甜的?)
*随缘更新(真的很随缘)

   那是Tuesday第一次离家出走的夜晚,她与一群类似于羊的生物一起堆挤在一节快速行驶的车厢里。好吧,这位常年窝家的小姐明白她上错了车间,不过一切都没关系了,她已经出来了,远离了那个带着枷锁的冰冷城堡。

   外面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呢,Tuesday想着,于是她就这么走着。

 ...

*假如那天在桥上遇见的是西贝尔
*假定的一种Cybelle和Tuesday的音乐组合
*Cybelle在遇到Tuesday之后也没有过于病娇了,有些私设(划重点),ooc属于我,不要过多纠结(然后大概就是日常比较甜的?)
*随缘更新(真的很随缘)



   那是Tuesday第一次离家出走的夜晚,她与一群类似于羊的生物一起堆挤在一节快速行驶的车厢里。好吧,这位常年窝家的小姐明白她上错了车间,不过一切都没关系了,她已经出来了,远离了那个带着枷锁的冰冷城堡。

   外面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呢,Tuesday想着,于是她就这么走着。

   夜晚漫长起来。出于好奇心,Tuesday打开了车厢顶上的盖子,这是一种尝试,就像她偷偷跑出家门那样,充满期待和紧张。

   终于上去车外的那一刻,随列车狂行的风便猛地开始热情拥抱着Tuesday。她看到了,那种真实映入眼帘的世界,与家里屏幕中所感触的不同,这样更真实,更让自己有种真实的生命存在感。

   真好啊。

   不知道吹了多久的风,Tuesday知道她也该休息了。就这样,出走的第一个夜晚,她与一群温暖的生命物一起安逸度过。

   次日,终于下站,还好不晕车,Tuesday暗幸,只是长时间久了这一下车到达陆面感觉有点重心不稳。正当Tuesday还一脸茫然地看着车站里的指示牌的时候,一个身影快速地从她的身边略过,一下秒,等Tuesday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她的行李箱已经不见了!

   怎么办,不是吧!Tuesday顿时慌张起来,追不上那个比她快的身影,只能在后面无力地冲着那个丢失的方向叫喊着,可惜没有人能帮她。

   这才第二天,刚下车,行李箱就被人偷走了。Tuesday开始有点垂头丧气,她手指轻轻摩擦了一下身后的吉他,呆呆伫立在原地思考了一会,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接受了自己的失误导致的这愚蠢的现状。

   就这样,Tuesday一天漫无目的地穿梭在忙碌的人群中。走了一天了,没有吃的,没有钱,也没有住所,眼看着已经进入黄昏时刻,高跟的小皮鞋已经折磨得她快站不稳了。

   要不,就这样在桥头休息一下吧。她望着那眼下这条长长的桥身,想着,她这样的打扮抱着吉他蹲坐在桥上会不会很奇怪?算了,小腿肌肉已经支不出什么力量了,Tuesday脱力地瘫坐在桥边。还好,徬晚的风吹得很舒服,把一天疲惫的累汗吹尽。Tuesday与她的吉他相互依靠着,湛蓝的眼睛里涂抹上一片属于夜幕前的晕黄,人们的脚步在她身前来来去去,晕染的昏空时不时飞过几只海鸥,在它们纯白的羽毛上也有着属于黄昏的暖色,桥下的海浪随风拍打着限制住它们的建筑物,涌起的海浪泛出许许泡沫,他们吸收着夏的热,又吞没于海中。这是清凉而温暖的夏天。

   真想就这么一直休息下去啊。Tuesday百无聊赖地用欲合的双眼看着桥面上不同身份的行人的不同双鞋,一时间,她自己也忘了她这位小姐打扮的人靠在吉他旁是有多显眼。虽说显眼,但也没有人跟她搭话。大家都走得很匆忙,要么工作路过,要么就是顾着自己的闲情不想自找麻烦没去理会这位蹲坐在桥边的大小姐,毕竟也没人知道这位大小姐愿意坐在这桥上的原因。

   黄昏逐渐被微蓝渐紫的黑夜笼罩,夜幕降临了。

   是时候该离开了吧。Tuesday看着已经亮起的冷色白炽街灯,好像空气开始变得湿冷起来。正当Tuedday准备起身寻找今晚的留宿之地时,一位黑发的女性来到了她的面前。

   黑发少女背着Tuesday面前的街灯,挡住了照映在金发少女身上的冷色光。只见那位黑发的女孩慢慢蹲跪在Tuesday身前,蓝绿色的瞳子注视着Tuesday疑惑的脸。

   “请问你是……”见身前的黑发女孩没说话,Tuesday便开口问道。“啊,不小心看呆了一会,不好意思啊。你好,我叫Cybelle。”

   “Cybelle?”Tuesday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嗯。”Cybelle温柔地点了点头,“那么你呢?”“啊,我是Tuesday。”

   “Tuesday?”Cybelle也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嗯!”Tuesday肯定地点了点头。见Tuesday这副单纯的模样,Cybelle忍不住轻声笑了笑,然后开始问:“你是星期二出生的吗?”Tuesday歪了歪头,小小地思考了一下,“或许吧。”说完,也对着Cybelle笑了笑。

   “那么Tuesday,看你这副打扮,怎么一个人跟吉他坐在桥边呢?”见Cybelle这么问,Tuesday犹豫了一会,有点纠结到底要不要把自己离家出走的事跟面前这个陌生人说。见Tuesday一脸犹豫的样子,Cybelle大概能明白她或许有什么原因才出现在这里,于是没有让她跟自己坦白什么。“不想说也没有关系,只是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没事吗?”Cybelle问道。

听Cybelle这么说,Tuesday想起今天行李莫名其妙被偷的事情,于是莫不吭声地把头低了下去。“我,现在没地方可以去。”

   看着眼前的人沮丧的模样,Cybelle不知觉的心头震了震,然后又恢复平定的语气,“这样的话,我家只有我一个人,要不来我家?”Cybelle这样说道。听完Cybelle的话后,Tuesday眼瞳缩了缩,然后立马抬头表现出惊喜的神态,尽量压抑着心中的惊喜对着Cybelle微笑着道谢,不过一切细微的情绪转化都收入Cybelle的眼中。

   回家的路上Cybelle执意要求帮Tuesday把吉他背着,然后还腾出一只手扶着Tuesday走路,确实,Tuesday走了一天了,太累了。Tuesday也不是没有对她抱有警惕,但是自己是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而且受到Cybelle真诚的邀请,她选择相信Cybelle。

   好像也没有走多久,就到达了一栋高大的公寓房。Tuesday看了看这栋高楼,与家中的城堡不同,至少在Tuesday的心目中更有神秘感,因为她只住过自己的城堡,除了那栋城堡,别的地方几乎都很少去过。怀着紧张而又新鲜的心情Tuesday和Cybelle进入了她们今晚的住所。

   Cybelle的家在18层,电梯很快,没一会她们就到了家门口。走出电梯到达家门口,看着眼前并不是特别高的门,不由得内心发出惊喜,第一次来到别人的住所过夜,心中莫名兴奋。

   Cybelle的住所,是一个普通的4房1厅的公寓房,因为是一个人的住所,所以空间上说还算是比较大的了。走进Cybelle的房里,Tuesday就四处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的格式是偏向于简易灰白黑的类型,四处墙壁上的挂画也偏向于一种黑白艺术,除了挂画之外的装饰品,都略显古典而不古板。整个屋子的风格给Tuesday的感觉就是一种简洁而新鲜的。

   踏进家门口,Cybelle打开了客厅的灯,客厅中央的白炽灯微微呈现出一点蓝绿色,仔细感受就像是Cybelle眼睛的颜色。劳累已久的Tuesday也不顾什么礼节了,直接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整个人都慵懒起来。见Tuesday也没什么约束,Cybelle不由地轻轻笑了笑,然后把吉他放在客厅的电子琴旁边。在Tuesday休息之余,Cybelle已经打好热水放在Tuesday前面的茶几上,随之,Cybelle打开液晶显示屏,放出一段由一群音乐家演奏出来的优美音乐。整个房间的气氛变得美妙舒心起来了。

   “这种音乐很少听过呢。”Tuesday盯着屏幕上一群身着礼服仪态端庄的音乐家们,眼睛眨了眨。“嗯。确实,里面融合了他们自己少有的原创音乐。”说着,Cybelle也坐了下来,靠近着Tuesdsy。Tuesdsy对Cybelle的亲近没有多在意,而是盯着屏幕继续说道:“不过还是有AI音乐吧。”“当然。”Cybelle点了点头。听完,Tuesday不自觉地叹了口气,“现在AI虽然好用,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少了音乐要表达的感情对吧。”Cybelle回答说。“对!”听到“感情”这个关键词,Tuesday突然眼睛发光着对着Cybelle,像是找到了什么值得肯定的东西那样兴奋。见Tuesday这般可爱的模样,Cybelle心跳不由地漏了一拍,但不影响她继续回答。“其实我一直觉得,虽然现在AI做出来的音乐也很棒,但那样的音乐也只有那种固定的形式做出来的,缺少了最原始的音乐的灵魂……”说着Cybelle看了看认真听她说话的Tuesday,然后问她:“你觉得音乐本身应该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突然被这么一问,Tuesday想了想,“大概就是音乐人自己的想法,以及这些想法想要达到对别人的目的……”“嗯。”Cybelle对着她点了点头,“反正在我看来,我的音乐是这种目的。”“啊,其实我也……”听到Cybelle这么回答,Tuesday像是找到知己般忍不住双手按住了Cybelle沙发上的手。受到主动触碰的Cybelle先是惊了一下,然后脸上流露出自然喜悦的表情,然后将Tuesdsy的手反扣过来十指紧扣着。“但是,虽说是AI音乐,但克里斯塔尔小姐却能唱得非常棒呢……”被Cybelle握着手的Tuesday突然想起了自己特别喜欢的一位女歌手,她很美丽,很性感,歌声也特别的优美,每一首歌都能演唱得贯彻到灵魂深处的。“克里斯塔尔吗……哦,是那位特别出名的……”“对!”Tuesday举起Cybelle的手主动握合着,“她是我特别崇拜的人!”见Tuesday如此兴奋,虽然并不是特别理解崇拜的情感,但看到Tuesday的表情自己却不自觉跟着高兴。

   “啊,时间不早了,要不你先去洗个澡?”Cybelle瞟了眼时钟注意到时辰,便提醒了一下。“啊,好的,不过,我的行李被人偷走了……衣服也……”听Tuesday这么讲,那今天坐在桥边可能也是这个原因了,于是Cybelle起身带她进了自己的卧室。“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可以从我的衣柜里面随便挑点衣服穿着睡觉。今晚把你这身衣服洗了,第二天早上风干后还可以继续穿。”Tuesday先是惊喜,然后感动,不过Cybelle穿衣的风格确实也不是很符合她了,实在想不出自己穿上那种单调黑白衣服的样子,于是还是让衣服的主人Cybelle拿主意。Cybelle随意地翻找了一下,挑出一件长款的白色上衣,长度的话,大概是能遮住臀部的,然后又拿出了一件新的黑色安全裤,“这件衣服是以前宅在家里工作的时候穿的,这件安全裤也是新的,就这么穿着度过一晚,可以吗?”“当然没问题的,非常感谢!”Tuesdsy感激地道了个谢。“然后毛巾的话,找浴室里的AI要就好了。”“嗯,谢谢!”Tuesday接过Cybelle的衣物后,Cybelle对着她温柔笑了笑说:“对我就不用说太多感谢的话了,我会承受不起的。”还没弄懂意思的Tuesday已经被Cybelle推向浴室,于是也没怎么在意这句话。

   在Tuesday漫长的洗澡时间里,Cybelle偷偷打开了Tuesdsy的吉他包,仔细观察了一下,哦,是个名牌子呢,究竟是哪家大小姐这么迷糊地出门呢……Cybelle也没看多久,便把吉他包拉链拉上,然后让AI机器人整理了一下家。等Tuesdsy洗完澡出来,Cybelle说突然对她的音乐起了兴趣,于是请求待会Cybelle洗完澡出来后听一段Tuesday弹奏的音乐,当然,Tuesdsy答应了。

   终于结束了洗漱后,Cybelle带着Tuesday以及吉他来到Cybelle自己的音乐室,是专门腾出一间卧室来放置音乐器材的。Cybelle所居住的公寓本来就相对较大的,于是这么多的音乐器材堆积在一个卧室里面,让Tuesday不由感叹Cybelle对音乐的热衷。先是呆呆地看着不同的乐器几秒钟后,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Cybelle,你父母也是很喜欢音乐的吗?” 听完Tuesday的问题,Cybelle先是停顿了一下,然后回答:“倒没有,怎么突然想问这个问题?”“嗯…就是看到你能自己一个人居住而且还能拥有自己音乐室,然后就在想是不是父母的支持。”Cybelle摇了摇头,然后带着Tuesday坐到电子调音器前,“其实我父母很早的时候就离异了,之后跟随的是有经济能力的父亲,幼年时我也没从他那里得到过什么父爱,不过无所谓,我只是要求经济上的付出。”“啊,抱歉……”好像问了什么不该问的,Tuesday下意识地道了个歉。“没事,我是无所谓的。”Cybelle耸了耸肩”见Cybelle似乎不怎么在意,于是Tuesday带着好奇心继续问:“所以这些都是你父亲给你……”Cybelle打断Tuesday的话,“并不都是,虽然绝大部分是的。”说话之余,Cybelle又带着Tuesday看不懂的神情看着她,“我现在拥有我自己的工作,也是有关音乐,就是帮忙改造AI音乐,添加后期原创音乐。”“啊,就像是那些音乐家们演奏出来的那样的吗?”Cybelle点了点头,“对,差不多是那样的,虽然一般对外声明并不会说明有添加原创音乐,毕竟主力还是AI。”说完,两人沉默了一小会。

   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Tuesdsy拿出了自己的吉他,“西贝鲁,你想听我弹奏的对吧!”一时咬舌,居然叫错了名字,意识到这件事的Tuesdsy顿时刷红了脸。“噗!”见Tuesday这副窘迫的样子,Cybelle忍不住笑出了声。“西贝鲁?是对我的爱称吗,那么我也叫你小特,怎么样?”见势,Cybelle也要趁机占点便宜,只是Tuesday还是对自己的口误耿耿于怀。“好了好了,不就是一个称呼嘛,还是让我来听听你的音乐吧。”回归正题,Tuesday拿起吉他,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我今天一路行程中脑子里面浮现的旋律,虽然还是有点节奏模糊的样子,但大概也能表达出那种感觉。”说完,只见Tuesday立刻变得认真起来,眼睛轻轻低下,眼神里是对吉他的温柔与热爱。她开始弹唱起属于她自己的歌。



   “The young girl floating about

Where should she go now?

Where should the accumulated loneliness go?

The restless footsteps suggested to her.

Should continue to go on.

There are no shelters and no more blockades.

She should go further.

She should have no more worries.”

   没错,真的只是一小段旋律,而且还不是很稳定,但是能从中表达出Tuesday当时离走的心情。结束了这一小段的弹唱,Cybelle忍不住对着她兴奋地拍了拍手。“小特很棒的啊!”听到这样的夸赞,Tuesday不好意思地抱着吉他笑了笑,支吾着道:“西贝鲁是第一个夸我的人呢……”说完嘴角忍不住轻轻上扬,可以看出Tuesday的感动与欣喜。就这样成为了别人心中的第一个,Cybelle也忍不住流露出心中莫名的自豪冲着Tuesday用力笑了一下。两人四目相对,不约而同地都开始对着对方显露各自的喜悦,毫无拘束地笑了起来。

   结束了这一小段落的喜悦后,Cybelle开始疑问:“小特的家人是没听过小特的弹奏吗?明明很好听。”“嗯……”Tuesday点了点头,想起了平日里,不管是父亲母亲还是哥哥,都经常在外忙碌于他们自己的工作,Tuesday就忍不住微微垂下嘴角,注意到Tuesday这一小小变化的Cybelle似乎意识到什么,于是也没让她继续说下去。看了眼时间,已经快接近午夜了。“啊!糟了,已经这么晚了啊,我们快去睡觉吧!”Tuesday看着突然激动的Cybelle首先是疑惑,接着就被Cybelle拉去了房间。

   “啊啊啊,西贝鲁那么激动干嘛?”一路被拽着的Tuesday来到Cybelle的房间纳闷着。只见Cybelle一边急着收拾床铺,一边说:“小特你不懂吗,早点睡觉才能保护好优质的肌肤。”“啊?”听到这么回答的Tuesday愣了一下。“小特你皮肤那么好,就应该好好护养着,不然老了之后皮肤更差的时候就不好保养了。哦对了,我这有面膜,要不要选个敷完睡觉?”见Cybelle这副忙活样,Tuesday笑着皱了皱眉,“其实不用啦,虽然不懂西贝鲁怎么那么注重这些,但面膜的话还是算了吧,我在家也很少敷的。”听完Tuesday的话后,Cybelle惊奇地看着Tuesday的脸,然后停下手中快完成的事凑到Tuesday脸上用手轻轻地捏揉着。“唔啊,西贝鲁你干嘛啦……”只见Cybelle眼睛发光着像只狼一般不停地揪着Tuesday这张脸不放。“哇啊,小特真好啊,天生的美好啊,看来我看中的人果然没错!”说完,停下了手中不耐活的动作,然后拉着Tuesday一起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Tuesday被Cybelle整个人熊抱着锁在床上,不由地发出疑惑,“西贝鲁很喜欢美吗?”窝在颈肩上的Cybelle闷声地说:“嗯,美丽的事物谁都会喜欢吧,就像你很美丽,我也很喜欢你。”突然被这种类似于表白的话语弄得不好意思的Tuesday脸颊发红着推开Cybelle,“好,好啦,不是说早点睡觉吗?”“哦,对哦!”Cybelle一下子腾起身,跑到梳妆柜前不知道翻找些什么,然后回来后硬是让Tuesday再清洗一遍脸,然后给她做补水工作。

   终于折腾好的Tuesday也已经忍不住困意直接倒床就睡,然后Cybelle再细心地给她盖上被子,毕竟室内空调长时间吹容易受冻。“小特,一起睡吧?”眼皮紧闭的Tuesday恍惚着“嗯”了一声,随后Cybelle就贴着Tuesday睡下。

   已经熄灯一会时间后,Cybelle凑到Tuesday耳边轻声低语地问了下,“小特,睡着了吗?”已经快入睡的Tuesday朦胧地“嗯”声作答。见Tuesday这副要睡着的样子,Cybelle把头轻轻贴在Tuesday的后背上,自言自语般地对Tuesday轻声道:“小特真的很漂亮呢……”然后用手指勾卷着缠绕玩弄,“人只有在年轻的时候才能表达美丽,这是在我的认知里的事情,因为上了年纪之后,心灵就死去了……小特,我觉得这是命中注定的相遇,而且我真的觉得你是美丽的……”细声说完之后,Cybelle忍不住暗自庆幸自己今天找到的这个女孩并没有让自己失望。她很温柔,也很可爱,金发蓝瞳是天使的特征,她拥有天使的外表以及天使的嗓喉,刷长的睫毛和可爱的雀斑都忍不住让自己沉迷于此。“我相信,就算未来小特也有变老的一天,但小特的心灵依旧是永久存活且美丽的……哈……真好啊……小特,我现在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

   到了最后,Cybelle也不知道自己嘀嘀咕咕地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睡着了,虽然都是些头脑不清晰时的胡言碎语,但Cybelle对于Tuesday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这件事是真实的喜悦的,就像是,她一直等待着一位天使的降临,于是这天,天使就出现了。



                                               

之交子

来存图乐!
是快乐摸鱼时刻的产物

想更西贝尔&特丝黛的
不知道北极圈有没有人唉

来存图乐!
是快乐摸鱼时刻的产物

想更西贝尔&特丝黛的
不知道北极圈有没有人唉

EVOL葩葩

一边循环听这首歌,

一边琢磨着专门为西贝尔弄个企划。


嗯 基本成形了。(在脑子里)

一边循环听这首歌,

一边琢磨着专门为西贝尔弄个企划。


嗯 基本成形了。(在脑子里)

EVOL葩葩

就...爽图吧...

这个女人一出场就戳我所有的点,

加上歌曲和表现力更是大大的加分!

但是伤人是不对的,但是依然爱你啊!

最后一张是罗迪大可爱,第一个喜欢上的角色❤️

就...爽图吧...

这个女人一出场就戳我所有的点,

加上歌曲和表现力更是大大的加分!

但是伤人是不对的,但是依然爱你啊!

最后一张是罗迪大可爱,第一个喜欢上的角色❤️

EVOL葩葩

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这个弹舌!!

西贝尔!我tm社保啊!

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这个弹舌!!

西贝尔!我tm社保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