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音史

57369浏览    800参与
唐易清。
是老肖的吊飾稿子∠( ᐛ 」∠...

是老肖的吊飾稿子∠( ᐛ 」∠)_

好想印出來但我是真的沒錢(草


在畫約稿的時候摸魚是我的壞習慣(。


下一隻是華斯基,布瓊尼和老伏目前還是手稿狀態,大概八百年內不會畫完(躺

是老肖的吊飾稿子∠( ᐛ 」∠)_

好想印出來但我是真的沒錢(草


在畫約稿的時候摸魚是我的壞習慣(。


下一隻是華斯基,布瓊尼和老伏目前還是手稿狀態,大概八百年內不會畫完(躺

淮之
美女维维的草稿,我已经尽力了?...

美女维维的草稿,我已经尽力了😂

画人两分钟,画小提琴半小时。。。

《我家的沙龙史上最牛》里维维马上要出,请各位大爷捧个场,留个言🙏🙏🙏

美女维维的草稿,我已经尽力了😂

画人两分钟,画小提琴半小时。。。

《我家的沙龙史上最牛》里维维马上要出,请各位大爷捧个场,留个言🙏🙏🙏

淮之

《我家的沙龙史上最牛》

(励志要像母猪般高产的我)bushi

======

第9节

"巴赫大师!" 李斯特小时候的声音特别的甜,配上他耀眼的金发,豆腐一样白白嫩嫩的皮肤,星空般美丽的双眼和小巧可爱的嘴唇,让我不禁感叹明明他才是天使啊!


"巴赫大师怎么在这里啊! 爸爸怎么说巴赫先生在天堂住着呢? 那这里就是天堂吗?" 李斯特问道,眼睛开始四处观察。"天堂就是这样的吗?有钢琴,有巴赫先生,有天使姐姐,哇! 还有猫咪!"


肖邦听到李斯特这句话,立刻脸黑如锅底,低声嘲讽到:"原来天堂里什么...

(励志要像母猪般高产的我)bushi

======

第9节

"巴赫大师!" 李斯特小时候的声音特别的甜,配上他耀眼的金发,豆腐一样白白嫩嫩的皮肤,星空般美丽的双眼和小巧可爱的嘴唇,让我不禁感叹明明他才是天使啊!


"巴赫大师怎么在这里啊! 爸爸怎么说巴赫先生在天堂住着呢? 那这里就是天堂吗?" 李斯特问道,眼睛开始四处观察。"天堂就是这样的吗?有钢琴,有巴赫先生,有天使姐姐,哇! 还有猫咪!"


肖邦听到李斯特这句话,立刻脸黑如锅底,低声嘲讽到:"原来天堂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我吗?"


李斯特现在可听不懂肖邦的弯弯绕绕,他发现了一只灰色的猫藏在桌子地下,连忙跑过去想去摸摸它,但是猫咪又跑了,绕到沙发后面。


李斯特想去追,但忽然想到自己的家教不允许自己在看起来像是别人家里乱跑,又停住了。李斯特想了想,很有礼貌的向我问道: "天使姐姐! 我可以和猫咪玩吗?"


还没等我回答,肖邦终于忍不住李斯特对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大步走向了李斯特,浑身好似散发着南极寒流。


"弗朗茨,你还认识我吗?"

"对不起先生,我想我没有见过您。"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肖邦还有些盼望,但此时都破灭了。

"真的不认识。不过先生,您能告诉我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不是的,弗朗茨,这里也不是天堂,这里是我家,你来到这里是因为我弹了你写的曲子。" 我插话了,不想要肖邦再这么为难下去才四岁的李斯特。


"哇! 这个魔法太神奇了!" 李斯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又看看电子钢琴,不知想从中发现什么玄机,"那大姐姐能把贝多芬大师变出来吗?"


"噗嗤!"我忍不住笑了,李斯特怎么说搞到我好像是大变活人的魔术师。不对,是大变死人,还不对,应该是大变死人变活人!


淮之

《我家的沙龙史上最牛》

第8节

(老贝要出然后是豆奶等一堆巴洛克老男人来给爸爸作伴)☻

======

"大姐姐,大姐姐!" 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小跑几步抱住了我; 瞬间我僵了,肖邦脸黑了,巴赫笑了。

"大姐姐怎么会弹弗朗茨的钢琴曲啊! 我昨天才写完的,想要寄给贝多芬大师,连爸爸妈妈都没有看呐!" 小男孩机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是不是你偷看?"

"???"我该怎么回答这个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李斯特啊!!!

肖邦扶额:" 怎么回事?" 怎么会是个四岁半的李...

第8节

(老贝要出然后是豆奶等一堆巴洛克老男人来给爸爸作伴)☻

======

"大姐姐,大姐姐!" 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小跑几步抱住了我; 瞬间我僵了,肖邦脸黑了,巴赫笑了。

"大姐姐怎么会弹弗朗茨的钢琴曲啊! 我昨天才写完的,想要寄给贝多芬大师,连爸爸妈妈都没有看呐!" 小男孩机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是不是你偷看?"

"???"我该怎么回答这个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李斯特啊!!!

肖邦扶额:" 怎么回事?" 怎么会是个四岁半的李斯特?为什么他和巴赫都是成年的过来了?

"这已经很显而易见了不是吗?"巴赫忽然插话,"我们穿越时间是按曲目完成的时间决定的,我是前天才写完了C小调序曲与赋格,还没发布。"

"所以我开始因为小姐是天使啊!"巴赫笑了笑。

对啊! 肖邦心想,自己也是不久前才完成了降E大调夜曲。

这时,怀里的小李子扭头越过他还不认识的肖邦看到了大名鼎鼎的巴赫,又连忙赶去扑到巴赫怀里。

肖邦脸更黑了,简直气得第一次有了砸琴的欲望。

明明这个该死的李斯特在自己去沙龙之前还在对自己表白,山盟海誓说的含情脉脉; 结果呢? 现在见到自己理都不理! 随随便便就扑倒女孩子怀里,又去和巴赫撒娇卖萌!

"弗朗茨是吗?你作的曲子真有意思!"巴赫说着,温柔的摸了摸李斯特的头,"你和菲利普真像啊,就是头发颜色不一样。"

巴赫一说菲利普,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了巴赫无数个孩子其中之一的画像,好像和李子一点都不像啊? 巴赫怎么看出来的?







Yü

新的一年,从新的冷笑话开始。

新的一年,从新的冷笑话开始。

今桑

原来是按照字母顺序排名,刚好放在舒伯特下面😂

终于在学校找到了罗伯特的传记,可惜的是有一本他的日记摘选是德语我看不懂😂不过总体还是挺informative的,觉得他的角色立体多了
[图片]他真的好可爱我永远喜欢舒曼.jpg

还记得leonard bernstein说过,“提起舒曼的名字能让船上的陌生人相拥”。现在看来真是过于真实了(哭

终于在学校找到了罗伯特的传记,可惜的是有一本他的日记摘选是德语我看不懂😂不过总体还是挺informative的,觉得他的角色立体多了
他真的好可爱我永远喜欢舒曼.jpg

还记得leonard bernstein说过,“提起舒曼的名字能让船上的陌生人相拥”。现在看来真是过于真实了(哭

CHL

随手收了几张贝多芬的肖像

贝的眼睛好看()虽然不是贝粉(不然认真起来也能做个肖像集

p4的动作真活泼

顺便附一张舒的雕像照片(要是有这个的微缩模型就好了

随手收了几张贝多芬的肖像

贝的眼睛好看()虽然不是贝粉(不然认真起来也能做个肖像集

p4的动作真活泼

顺便附一张舒的雕像照片(要是有这个的微缩模型就好了

BORING真的不无聊
这是什么发型 这是什么气质 把...

这是什么发型

这是什么气质

把握不了啊啊

这是什么发型

这是什么气质

把握不了啊啊

今桑

人物学习:对写门舒的尝试 一些历史考据

本来是想写舒曼和门德尔松的苦情剧的,后来读了西兰花berlioz这个逗比和门德尔松的故事硬是把我笑醒(难道我也被时不时抑郁的舒曼带歪了?),搞得我都不好意思把门少写成一个悲剧性人物了。虽然他英年早逝是挺惨的,不过对于同期音乐家来说他的职业道路算幸运的了。而且他结婚之后也挺幸福的,我读的传记里作者(酸溜溜地)说他简直就是当时的biedmeier ideal(中产阶级的家庭男,婚姻幸福又有孩子所以经常待在家里,顺带弹点幸福温馨的音乐作为消遣和娱乐)。

虽然舒曼和克拉拉可以被解释说他是想将克拉拉从wieck手里拯救出来(舒曼在看到wieck为了逼他家里的小孩练琴的时候不惜拳脚相向,他就在...

本来是想写舒曼和门德尔松的苦情剧的,后来读了西兰花berlioz这个逗比和门德尔松的故事硬是把我笑醒(难道我也被时不时抑郁的舒曼带歪了?),搞得我都不好意思把门少写成一个悲剧性人物了。虽然他英年早逝是挺惨的,不过对于同期音乐家来说他的职业道路算幸运的了。而且他结婚之后也挺幸福的,我读的传记里作者(酸溜溜地)说他简直就是当时的biedmeier ideal(中产阶级的家庭男,婚姻幸福又有孩子所以经常待在家里,顺带弹点幸福温馨的音乐作为消遣和娱乐)。

虽然舒曼和克拉拉可以被解释说他是想将克拉拉从wieck手里拯救出来(舒曼在看到wieck为了逼他家里的小孩练琴的时候不惜拳脚相向,他就在日记里感叹这还是人么),也可以说他是为了寻找家庭带来的稳定和爱带来的救赎而娶了克拉拉(在他精神崩溃的一晚他去看了医生,在描述完症状后医生笑着告诉他他需要的最好的良方就是爱和婚姻);不过其实当时舒曼支持门德尔松娶cecile也是不可辩驳的事实?虽然后期我看舒曼夫妇和门德尔松的交集怎么看怎么觉得那是个三角🤣比如说门德尔松经常和克拉拉四手联弹(舒曼因为把手练废了没法弹钢琴,而另外两位都是child prodigy级别的钢琴家。虽然我觉得最bug的是就这样舒曼还在音乐学院任教的时候除作曲外也教钢琴😂菲利克斯你这太明显了啊喂)外加互相给对方赠室内乐和钢琴曲目之类

所以似乎只能写单箭头了🤣槽舒曼桑你好惨啊;或者借大卫联盟的设定玩很多新花样出来,比如说克拉拉爱上florestan但eusebius爱上门德尔松的设定?因为在和她父亲争夺克拉拉的时候舒曼确实很勇敢,而且舒曼还写信给克拉拉驳斥wieck把他称作“phlegmatic(忧郁的?)”的行径,在她童年的时候他也经常扮鬼吓她玩之类的。而且有人猜测克拉拉潜意识里对于“respectability,受人尊敬的”的要求也是在舒曼在杜塞尔多夫做指挥的时候虽然不开心但还是硬扛着没有辞职,而这导致了他最后的精神崩溃。而那段时间因为远离以往的朋友,报纸早已被卖掉,门德尔松早已去世,舒曼又天性寡言少语不怎么交际,所以有人观察说“克拉拉是舒曼和现实世界的媒介”,所以也许她的观点(和当时的社会期望一致)也许是不怎么允许她的丈夫在家里作曲做个家里蹲(同时她在外面作为钢琴家表演)的🤣,所以也许舒曼想辞职也不好辞。

在精神病院的时候舒曼一度好转,写信给克拉拉让她接自己出来,可是在医生的反对面前克拉拉并没有和医生做对,而是同意让舒曼继续接受治疗(至于为什么众说纷纭,有人说克拉拉是不敢反抗权威,有人说是因为她和年轻的勃拉姆斯的友谊外加她现在重新继续的钢琴家生涯使她怀疑自己和舒曼结婚的正确性)。舒曼那段日子没法接触钢琴和作曲又见不到克拉拉和孩子(被医生禁止),所以有他的一个传记作者就猜测他是因为觉得自己离出去是没有希望了,所以干脆选择绝食自杀。

虽然很bug的就是门德尔松不记日记,而舒曼因为记日记太多(而且有很多routine detail)导致只有两本被翻译成英文,一本是他和克拉拉的marriage dairy、一本是他大学时的日记(虽然这一本我一直没找到),所以就很难像柏辽兹同学那样研究。

助攻鲸的旮旯底

【微安利List】定音鼓协奏曲不是讲笑话玩梗的,它们真的很棒啊!

没错,定音鼓是真的可以有协奏曲的,并且很好听。应小伙伴要求来推荐一点曲目:

Timpani & Ochestra!定音鼓很棒的!(网易云)


相对比较常见的一部定音鼓协奏类作品是约翰·克里斯蒂安·费舍尔(Johann Christian Fischer c. 1733 – 29 April 1800)所作的。尽管他本职是一位双簧管手,也写了非常多双簧管作品,可他成名的却是这部独特的定音鼓作品:

Fischer:Symphony with Eight Obbligato Timpani

[图片]
有条件的可以去油管看一下演出视频←,...

没错,定音鼓是真的可以有协奏曲的,并且很好听。应小伙伴要求来推荐一点曲目:

Timpani & Ochestra!定音鼓很棒的!(网易云)


相对比较常见的一部定音鼓协奏类作品是约翰·克里斯蒂安·费舍尔(Johann Christian Fischer c. 1733 – 29 April 1800)所作的。尽管他本职是一位双簧管手,也写了非常多双簧管作品,可他成名的却是这部独特的定音鼓作品:

Fischer:Symphony with Eight Obbligato Timpani


有条件的可以去油管看一下演出视频←,因为把定音鼓放到乐队前面来的机会真的不多。并且Fischer这部作品第一乐章末尾还有一段定音鼓华彩。

以及不少人下意识地觉得定音鼓能敲出声音来就行了,不知道定音鼓也是有音高的,且每一只音高不一样。或者虽然知道但是不太能体会到这一点,观看定音鼓协奏的时候就能很清晰感受到这一点了。


接下去我要裂墙推荐的曲目是美国当代作曲家菲利普·格拉斯 (Philip Glass,1937年)的定音鼓幻想协奏曲:

Concerto Fantasy for Two Timpanists and Orchestra

和Fischer带着古典主义精巧甜美的作品不同,菲利普·格拉斯的曲目开头数秒内就能让人感受到它激昂恢弘的魅力。仿佛可以立即按在一些史诗打斗画面上。毕竟这位作曲家本来就是非常重要的电影配乐者。《楚门的世界》和《时时刻刻》都是拿了金球奖最佳原创配乐的。感兴趣的可以搜一下。


这部定音鼓幻想协奏曲要用到2组定音鼓,B站有视频,但是人均键盘演奏家的环境下弹幕和评论导致观感很差。姑且贴一下链接


需要巴洛克一些的风格的话,约翰·梅尔基奥·墨尔特(Johann Melchior Molter 1696-1765)的第九十九交响曲,请:

Molter:Symphony No. 99

这其实是一部交响,但是墨尔特罕见地使用了5只定音鼓。这不是一次粗糙的实验,而是精心构建的创想。揭示了前所未有的想象力。学者们表示要是这部交响从他创作的年代(大概1745年)就出版的话,它可能会对后来作曲家的定音鼓创作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啊对了,网易云的作者显示功能经常劈叉,上面的列表里只有指挥者的名字。给大家标一下正确的作曲者:

  • Concerto for Six Timpani:Georg Druschetzky

  • Marche de timballes:Andre Danican Philidor

  • Symphony with Eight Obligato Timpani:Johann Carl Christian Fischer

  • Symphony No. 99:Johann Melchior Molter

  • Symphony for 2 Horns, Timpani and Strings:Johann Christoph Graupner

  • Partita in C Major:Georg Druschetzky


末尾让我痛心疾首某些特别喜欢定音鼓的音乐家,已经到了「只要你给我敲定音鼓我们就是好朋友」的程度了,怎么就没写过定音鼓协奏曲呢?(说的就是你,西兰花!)

淮之

《我家的沙龙史上最牛》

(我日之前打了长长的一节结果没保存全没了 !!!!!!!!!!!!!!!!!!!!!!!!😡😡😡😡😡😡😡😡😡😡🙄🙄🙄🙄🙄🙄🙄🙄😭

(第7节)

======


"我,我不会弹李斯特。“无论面子上有多难堪,我还是得把事情告诉肖邦。


说完了这句后,我下意识的就红了脸蛋儿,连忙低下头去不想让肖邦和巴赫看到我脸上此时的神情。


"不会?"肖邦想到过女孩很多回答,可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她不想弹的原因是因为不会李斯特!


他什么意思啊? 看着肖邦惊愕的面孔,我气得忍不住小声嘀咕他以为人人都是他那样? 难道我不...

(我日之前打了长长的一节结果没保存全没了 !!!!!!!!!!!!!!!!!!!!!!!!😡😡😡😡😡😡😡😡😡😡🙄🙄🙄🙄🙄🙄🙄🙄😭

(第7节)

======


"我,我不会弹李斯特。“无论面子上有多难堪,我还是得把事情告诉肖邦。


说完了这句后,我下意识的就红了脸蛋儿,连忙低下头去不想让肖邦和巴赫看到我脸上此时的神情。


"不会?"肖邦想到过女孩很多回答,可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她不想弹的原因是因为不会李斯特!


他什么意思啊? 看着肖邦惊愕的面孔,我气得忍不住小声嘀咕他以为人人都是他那样? 难道我不会弹李斯特就不配弹钢琴?


"唔,这样吧! 我有一个办法,弗朗茨幼年时曾经写过一首简单的小曲,以你的水平应该可以视奏的,如果有笔,墨和纸的话我可以写下乐谱。"


肖邦想了想,觉得自己这真是个好主意。当然,也只有他怎么觉得,他眼前的我可是坐不住了。。。


绝对不行! 我差被他这段话点惊得大喊出来,搞什么? 让我视奏李斯特? 你怎么不让我上天! 这已经不是丢不丢脸的问题了,这要是答应了简直就是要了我的命!


"不可以么?"肖邦声音软下来,带着些许祈求的意味看向我 "那好吧,这事情本来也是我的一厢情愿,就算你不想帮我也会有别的办法的。。。"


妈呀我真是受不住肖邦这么跟我说话,不是多说李斯特最会撩吗?我怎么觉得这个传言"病弱柔美"的肖邦道高一丈? 我不敢想象要是他们两个在巴黎都这个样子,那巴黎的贵妇人和小姐们还有不沦陷的?


"好好好"我无可奈何,抬起屁股走向书房"我去拿笔!"


谁也没看到,我走后肖邦嘴角那一抹是在必得的笑。


我到了房间里拿了几张空白的五线谱纸和一根铅笔,心里很是忐忑,既有些好奇那是一首什么样子的曲子,更多的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感。


返回了之后肖邦挥笔就写,我还以为他会盯着铅笔问我这是什么,没想到这些年轻人对新事物没有任何的惧怕。


肖邦写完了,我发现整首曲子并不长,只有一页,不过我只能看到洋洋洒洒,龙飞凤舞的笔记,一些"纷飞"的,很多"不靠谱"的音符。。。


"呃…?" 我歪头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肖邦,这首曲子并说难也不难,但是说简单也并不简单,不过这都是神马玩意儿?


"没错,"肖邦向我微微点头,告诉我并没有写错。


我不多问了,把乐谱放到了钢琴上就开始视奏,这首曲子很是怪异与滑稽,多时需要左手弹最低的音,右手弹最高的音,没有这么旋律但是能感觉到很多的贝多芬元素。


曲终,我知道李斯特的身高,一回头特意提高了视线,却没有看到该看到的人; 反倒有个很可爱的小男孩正用他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Blood Eyes
说真的我没试过这种风格

说真的我没试过这种风格

说真的我没试过这种风格

只是半个幽灵
顺便讲个最近看到的笑话:某人由...

顺便讲个最近看到的笑话:某人由于人过于精分而被评论家指责其作曲缺乏一致性

顺便讲个最近看到的笑话:某人由于人过于精分而被评论家指责其作曲缺乏一致性

只是半个幽灵
快招认吧你是不是西兰花仙子!

快招认吧你是不是西兰花仙子!

快招认吧你是不是西兰花仙子!

淮之

《我家的沙龙史上最牛》

占tag抱歉

求大家看看我的文吧😭😭😭,留个言吧求求您们了哪怕是说我菜😭😭😭。我自从写这个文都快寂寞到飞升了😭😭😭。

占tag抱歉

求大家看看我的文吧😭😭😭,留个言吧求求您们了哪怕是说我菜😭😭😭。我自从写这个文都快寂寞到飞升了😭😭😭。

淮之

《我家的沙龙史上最牛》

(第6节)

抱歉,说小李子这节来我食言了但是下一节一定!!!!

(让巴洛克老男人当了一节的电灯泡是我的锅QAQ)


======

一想到他的好友李斯特,本是温文尔雅的肖邦立即面露凶色。挨天杀的李斯特! 你以为你的那些话说完了就算完了吗? 你以为我去沙龙回来之后就会拒绝不了你? 


我正看着肖邦诡异的表情有些出神,而下一秒肖邦的双手竟握住了我的双肩!可能是因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肖邦的双手还带着全身一起微微的颤抖着。


我简直惊呆了,面脑子的黑人问号,这一瞬间我的四肢都僵硬了,被紧紧握住的双肩更是动都不敢动。肖邦的举措太令人意想不到,当时我想不到任何应对的...

(第6节)

抱歉,说小李子这节来我食言了但是下一节一定!!!!

(让巴洛克老男人当了一节的电灯泡是我的锅QAQ)


======

一想到他的好友李斯特,本是温文尔雅的肖邦立即面露凶色。挨天杀的李斯特! 你以为你的那些话说完了就算完了吗? 你以为我去沙龙回来之后就会拒绝不了你? 


我正看着肖邦诡异的表情有些出神,而下一秒肖邦的双手竟握住了我的双肩!可能是因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肖邦的双手还带着全身一起微微的颤抖着。


我简直惊呆了,面脑子的黑人问号,这一瞬间我的四肢都僵硬了,被紧紧握住的双肩更是动都不敢动。肖邦的举措太令人意想不到,当时我想不到任何应对的办法,只能任由着他。


肖邦才刚刚意识到自己竟然会激动到干出这种失利的冒犯之举,这可不是绅士的作风! 这更不是自己的作风!一想到这些,肖邦的下意识双手连忙放开被自己吓到呆住的女孩。


“真的是冒犯了,这位小姐!吓到你了吧!在此,我向您真诚的道歉。”肖邦说道,语气有些急促。


我听完了他的话才渐渐的回过神来,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安慰他说自己没有惊吓到,还是在反驳他对我称呼“您”。虽然现在肖邦的年纪还远远“当不上我爸”可是我们连同辈人都算不上,这一声“您”也太尴尬了吧!


我以为接下来肖邦就会像巴赫之前那样,问我“我是谁我在哪儿”之类的穿越必问问题,可是肖邦又一次刷新了我对他不按套路出牌的认知。


“您能弹一首李斯特吗?”


“啊?”我又一次惊呆了!谁会就这么直接要求一个陌生人弹一手曲子啊?同时我又不得不开始鄙视自己一首李斯特都不会。。。


我心里对自己说:叫你不好好练琴!别人每天都至少三个小时练琴就你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现在该丢脸了吧!


“我恳求您能弹一首李斯特吗?“


肖邦以为我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不过这次的语气变得低声下气的许多,而肖邦越是这样,我越惊恐,这种语气的话肖邦要是一直央求下去我怎么能受的住?而我又不是不想满足他的愿望,只是。。。呃。。。臣妾做不到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