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视角

4872浏览    6045参与
-三碗不够吃-

你好张晓川-11

  折腾了半宿,等马伊一把车停回家楼下的时候,已经快到早上了,天蒙蒙亮,看着副驾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熟的张晓川,马伊一轻呼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掏兜儿想要找烟,手刚摸到烟盒,旁边儿的祖宗就好巧不巧的在梦里哼唧了一声,马伊一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跟着勾了下嘴角,把烟盒放回口袋,侧过点儿身子就在车里盘着手看着睡的正香的那个傻子。现在时间还早,老头老太太们也还没起床,再让他睡会吧…


  ————————————————————


  后悔的不得了,张晓川挎着脸和站在楼门口儿和他挥手的马伊一告别。怎么就睡过去了呢?本来想通过直白的方式把联系重建起来,马伊一都半推半就的同意了,结过自己死猪似的在车上睡了一...

  折腾了半宿,等马伊一把车停回家楼下的时候,已经快到早上了,天蒙蒙亮,看着副驾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熟的张晓川,马伊一轻呼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掏兜儿想要找烟,手刚摸到烟盒,旁边儿的祖宗就好巧不巧的在梦里哼唧了一声,马伊一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跟着勾了下嘴角,把烟盒放回口袋,侧过点儿身子就在车里盘着手看着睡的正香的那个傻子。现在时间还早,老头老太太们也还没起床,再让他睡会吧…


  ————————————————————


  后悔的不得了,张晓川挎着脸和站在楼门口儿和他挥手的马伊一告别。怎么就睡过去了呢?本来想通过直白的方式把联系重建起来,马伊一都半推半就的同意了,结过自己死猪似的在车上睡了一早上,还是被尿憋醒的。


  醒过来本来还想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但是一句再不回家你姥姥该着急了,把他要说的全都堵了回去,邪念顿无。哎,看着马伊一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自己张晓川还真是什么也说不出呀…


  上楼,拿钥匙开了门,正看见老太太盛了热气腾腾的豆浆,还摆了小盆儿喧腾的豆沙包,顿时感觉肚子咕噜了一声,和姥姥说了声自己昨天在马伊一家睡的,老太太说了他几句下回提前说一声儿,给他也盛了碗热豆浆,祖孙俩吃着早点,这事儿也就翻过去了,毕竟他俩发小住的又近,以前也不是没有互相住过家里。


  “伊一这孩子挺内向的,你能多帮衬的,就多帮着点儿。”他姥姥一向是个疼孩子的,也不知道想起什么来了还跟张晓川嘱咐上了。


  “那肯定的呀,我们发小嘛…”虽然莫名其妙的有点发虚,但张晓川还是跟他姥姥打了保票。吃完早点,张晓川便琢磨着回屋再睡会儿,反正过几天就过节了,现在提前放了寒假,他姥姥就也没多说什么,这孩子从小觉多,都习惯了。张晓川躺在床上准备睡下之前还是过了下脑子,睡醒了之后还是给马伊一再打个电话吧,总觉得没太聊清楚…


  ————————————————————


  下午接到张晓川的电话,马伊一其实倒不是很意外,早上叫他回家的时候,他就好像还憋着一肚子话似的,但是马伊一有时候觉得自己也是一贯有病似的,明明看着手机屏幕上面的名字一会儿一个电话的,心里撞的厉害,但是现在自己竟然不是很想接,要说话就过来啊,自己又不是没在家。躺在床上,把屏幕摁黑,又翻了个身,没有想法看着墙纸上的暗纹。


  他…会来吗?会来找自己吗?那个傻子…他亲自己到底是之前烧糊涂了还是真的有了这个意思了?他到底是怕失去自己,所以愿意委屈自己来满足他的需求,还是也对自己有这个意思了?有意思怎么会才几个月不见就有了别人?还是他现在都只是想玩儿玩儿而已?又或者…


  想的越多就越不敢接电话,人有的时候是这样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自己现在就是在再而衰的阶段,明明一直渴望着对方的是马伊一自己,但是真的好像就要得到了,那种唾手可得的感觉他却觉得没有实感。他求的又更多了,他想求的是他真的也喜欢自己,而不是都可以或者为了不失去…


  到底是谁疯了,内心深处一直以来的灼烧感又变质了…


  他在重庆之前充斥着对他的冲动渴望,重庆之后又怕吓到他忽然想慢回去,去美国前看见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充斥着被他背叛的烦躁,去美国又带着想要晾他,让他发现认错的恶意,回北京之后明明想要看到他惊喜的态度,却看见他的慌张发现了他的秘密,那一瞬间明明是所有物被玷污的狂怒,而发泄后再看到寒风中的他,却又是怜惜和不愿说出口的原谅,而现在明明他愿意了,自己也想要点头了,隔了几个小时而已,现在自己却又犹豫了…


  也许那个男孩儿说的没错,自己真的有病…


  想到这里,马伊一不由得滑开手机,在微信里通讯录里找到了那个昨天才终于加了微信的兔子头像,看着那么灰色对话页里,只有刚开始对话的一句你好,犹豫了再三,才手指轻敲,打了一行字上去,点击了发送。


  “抱歉有些过了,钱在床头看见了吧…”


  本来想说完这句就退出对话页,谁知道抬头却显示了「对方正在输入中…」,换了平时也许马伊一就会当看不见一般,自己想说的说完了,便不再理人了,偏生他今天脑子里也乱,反而到让这个“活哑巴”有了点想要沟通的欲望,说到底,对方也算是各种意义上的,自己第一个床伴儿。


  “醒来就看到了,还真是无情呀!明明也是你情我愿的,被你弄的像我被嫖一样,连清理都不给人家做…差点儿要散架了还要自己收拾,你知道我抖成什么样了嘛!(。ì _ í。)”


  马伊一也是习惯了那男孩儿的这种露骨方式,但确实是自己做的过火了,怎么想就这样给他丢在哪里也确实有些不合适,想了想又回了个“抱歉…”


  那一边儿立马又显示了输入…


  “就知道抱歉呀,明明昨天把我当成别人的时候还差点把我掐死,现在又这么礼貌了嘛!(▼へ▼メ),还有!下次要是再咬我脖子,在那里给我留印子我就真生气了,虽说是天冷,但是我总不能天天穿高领毛衣嘛!(#`Д´)~”


  这家伙的话多的,比张晓川也不遑多让,但是相对张晓川聒噪的总想让自己一巴掌拍死他,这种却总会让自己带上点怜惜和退让,但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马伊一只好打了个句号。


  “你还真是不爱说话?打字也这么珍惜字节的嘛!我现在那里还肿的不行呢,都不安慰我一下嘛?托你的福我这两天估计都上不了班咯~下次能不能怜惜下我嘛,就算是替身也要有点尊严嘛是不是~(^_-),真的被玩儿坏了的话,你可就没得玩儿咯~”


  “好…”马伊一回了个好字,便关掉了界面,鼻子深深出了两道气,摇摇头,心说自己一开始也是想多了,怎么想的,居然要跟他倾诉呢…


  ————————————————————


  张晓川拿着手机翻来覆去的看着,想瞧出点毛病来,可是怎么看这机子也不像是坏了的,难道真的是马伊一不接他电话?还是马伊一也睡了,因为还没醒接不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翻着好几遍,把床单都蹭的堆到了一边,张晓川时不时就缺根儿的脑子又大胆了起来…


  “不接电话,我直接去他家睡他!”


  虽然说到底无论是和马伊一还是周平,自己都好像没捞上个所谓睡人的角色,但是他就总是有这么些个莫名其妙的信心,特别是昨天医院自己把马伊一推到墙柱吻过之后,自己信心反而更充足了,在他心里,一起长大的两个人,也是知根知底的,重庆哪次是自己喝趴下了才让马伊一占了主动,自己和周平在一起折腾,那也是因为周平经历的多,这回再碰上只在自己身上有过那么一回的马伊一,自己上次的亏,妥妥的找回来了。


  总之先睡了再说,妥妥的渣男思维!张晓川对着镜子换了套自己看着最人模狗样的衬衫,露出个自认为最渣最霸总的笑容,然后看着镜子里反而像个憨憨的脸,尴尬的挠了挠头。出门前跟自己姥姥说了一声,便下楼去找马伊一了…

XG.
oneday 今天是第一个第七...

oneday

今天是第一个第七天

还要继续

FOR U.

oneday

今天是第一个第七天

还要继续

FOR U.

XG.

朋友问我有没有特别欣赏或者喜欢的男性?

特别欣赏?界域不限?

不限。

有。

朋友惊讶脸表示他只是问问并不认为能够得到答案,你有多欣赏他?

他大概只是不会生孩子,建筑音乐美术哲学机关雕塑剧作设计魔术等等等等。

哇哦,这是谁,Leonardo?

哦不,是个虚幻人物。

......揍你?

......练练?

朋友问我有没有特别欣赏或者喜欢的男性?

特别欣赏?界域不限?

不限。

有。

朋友惊讶脸表示他只是问问并不认为能够得到答案,你有多欣赏他?

他大概只是不会生孩子,建筑音乐美术哲学机关雕塑剧作设计魔术等等等等。

哇哦,这是谁,Leonardo?

哦不,是个虚幻人物。

......揍你?

......练练?

WEI Xo
换个视角看世界·...

换个视角看世界·键盘

换个视角看世界·键盘

言猫之森

尝试一下新写法,望喜欢ฅฅ*

尝试一下新写法,望喜欢ฅฅ*

堂 · 皇

“屋顶的灰色已消散在晴空,等待邂逅一抹彩虹”
——周殷廷《路过》
摄于2019.6.23/6.29

“屋顶的灰色已消散在晴空,等待邂逅一抹彩虹”
——周殷廷《路过》
摄于2019.6.23/6.29

远桑

给叮咚的信——忙碌

叮咚,妈妈真的好久没给你写信了呢,这段时间妈妈着实忙碌了起来。

回望这样的忙碌,有时妈妈也会怀疑这种忙碌是否的真实,是对这世界有价值的,还只是在盲目中,给了自己一种虚假的被需要的感觉。

有时我们会对周遭的反馈系统所淹没,而不容易回到本源去反观这些事情的价值。

同时,因为我们都是局中的小人,也不容易上升到一定的视角,看到系统的全局。

也许这样的困境会伴随着一辈子中的很久,但妈妈还是希望,不论是你我,都能在有生之年,对这世界明晰,对自己有更掌控。

叮咚,妈妈真的好久没给你写信了呢,这段时间妈妈着实忙碌了起来。

回望这样的忙碌,有时妈妈也会怀疑这种忙碌是否的真实,是对这世界有价值的,还只是在盲目中,给了自己一种虚假的被需要的感觉。

有时我们会对周遭的反馈系统所淹没,而不容易回到本源去反观这些事情的价值。

同时,因为我们都是局中的小人,也不容易上升到一定的视角,看到系统的全局。

也许这样的困境会伴随着一辈子中的很久,但妈妈还是希望,不论是你我,都能在有生之年,对这世界明晰,对自己有更掌控。

美廊

人@系统——看法

作者:美廊
通常,会有问,你有什么看法,其实有一个潜台词,是你怎么看? 绝大多数情形下,人都会答,自己的具体看法,不会注意到自己的怎么看的。 情形下,是不是一种形而下的意味?

这一篇,是人@系统的阶段性小结,提示几点:

第一,信息是怎么来的,尤其我写的主线之外,外来的提示信息。

第二,看法,是一个意识的视角,转换到人视角的说法。

第三,我的看法,经历了哪些视角转换,以亲历的节点说明。

第四,人@系统,应当怎么看,才能看到整体?

第五,对于一个人来说,有多少种看法,可以总结一下。

静雅思听

从猎头视角看什么样的候选人最好“勾搭”?

客户和候选人是猎头能够顺利开展业务的必要条件,客户还好,只要建立合作关系都是比较稳定的,浮动大的是候选人。由于候选人与猎头两者是不存在合同的,所以候选人是否接受猎头的推荐并不存在强制性。哪怕是候选人接到了入职offer突然变卦了,猎头也没有办法对这类候选人做什么。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候选人都那么“顽皮”。多数候选人对猎头的工作是持理解态度的,他们也明白猎头能为他们提供好的工作机会,只要不是特殊情况,都能做到与猎头展开良好的沟通。

猎头喜欢的是善解人意的候选人,而这类候选人也比较好“勾搭”。

1.有耐心的候选人

有的候选人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好像特别烦躁,当然他们不只是接猎头电话烦躁,...

客户和候选人是猎头能够顺利开展业务的必要条件,客户还好,只要建立合作关系都是比较稳定的,浮动大的是候选人。由于候选人与猎头两者是不存在合同的,所以候选人是否接受猎头的推荐并不存在强制性。哪怕是候选人接到了入职offer突然变卦了,猎头也没有办法对这类候选人做什么。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候选人都那么“顽皮”。多数候选人对猎头的工作是持理解态度的,他们也明白猎头能为他们提供好的工作机会,只要不是特殊情况,都能做到与猎头展开良好的沟通。

猎头喜欢的是善解人意的候选人,而这类候选人也比较好“勾搭”。

1.有耐心的候选人

有的候选人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好像特别烦躁,当然他们不只是接猎头电话烦躁,别的电话态度也好不到哪去,这类候选人是猎头极不喜欢的。这类候选人往往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不会耐心把猎头的话听完。猎头即便与他们联系上沟通也是很麻烦的。相反有的候选人能够耐心听猎头关于职位的描述以及行业状况的解析,猎头与他们沟通会很省事。

2.态度好的候选人

态度其实也是一个人的修养,有的候选人接到猎头电话后态度很恶劣,好像猎头跟他们有杀父之仇似的。

“你打错了”“不需要!”“你谁啊”……是猎头经常遇到的,对于这种态度猎头没必要受气,挂了电话就好,以后也不必联系。

有的候选人当接到猎头电话的时候即便不需要猎头服务,也会用好的态度说话。

“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目前为止还没有跳槽的打算,如果需要换工作会联系您的”或者“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我们可以约其它时间吗?”

同样的想法,不同的语气说出来是完全不一样的。

3.有求职意向的候选人

这类候选人对猎头来说应该是最好勾搭的,他们需要猎头为他们推荐好的职位。这个时候猎头的一个电话对他们来说就是“久旱逢甘雨”。两者可以一拍即合!

猎头在工作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候选人,可能会遇到态度不好的或者很难缠的。没什么,一笑了之。也会遇到态度好的,很容易完成的单子。这些其实都没什么,猎头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以专业的态度完成自己的使命,那就会有收获。


辛冶之森

《剑桥中国文学史(上卷)》:那些意料外的文学史事


辛冶/文        源于网络/图


虽然从没系统接触过中国文学史,但我一直知道有这么一套书的存在,只闻其名而不知内容,通读上卷之后,有一种站在西方视角整体看待中国文学史的感受。

“整体性”是这套书编写时的一个目的,再一个就是强调文学作品不断被后世编订、完善,是变动的、受历史影响的过程,这些书写文学史的想法确实能让读者对文学史和文学作品有一些新的思考。

第一章从早期写至西汉,奠定了全书的基调,起初不太适应书中西方学者用偏西化的术语来形容中国的古典文学作品,但读进去之后,观览中国文脉,渐有“洞若观火”的明晰...


辛冶/文        源于网络/图


虽然从没系统接触过中国文学史,但我一直知道有这么一套书的存在,只闻其名而不知内容,通读上卷之后,有一种站在西方视角整体看待中国文学史的感受。

“整体性”是这套书编写时的一个目的,再一个就是强调文学作品不断被后世编订、完善,是变动的、受历史影响的过程,这些书写文学史的想法确实能让读者对文学史和文学作品有一些新的思考。

第一章从早期写至西汉,奠定了全书的基调,起初不太适应书中西方学者用偏西化的术语来形容中国的古典文学作品,但读进去之后,观览中国文脉,渐有“洞若观火”的明晰。最深的印象,是文中强调现在我们读到的那些汉前典籍,是经过西汉编订者的选择、编写的,编订者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选择或舍弃了些什么主题,都会对典籍的传播、湮灭、保存产生深远的影响,许多作品的年代和作者是不确切的,内容也在经历历时长久的、不断的完善……忽然明白,今天的孩子能大致读下来那些时间古远的文章、诗词歌赋,是很神奇的事情,而那些作品也许并不是原貌,后人将它们编写梳理得适当,才能不断被流传。

文学作品的题材流变是复杂的,朝代的突然更迭并不能斩断文学自身发展的脉络,所以书中不强调以朝代划分文学史,也不刻意沿用一贯以作者为文学史主体的写法,这样就保持了“整体感”,看得出文学在历史背景下的大体走向。比如四言诗存在了相当长的时期,是庄正典雅的代表,赋产生后一直深受几个朝代写作者喜爱,诗即便在宋朝也是绝对主流,写词反而会受到鄙视……我们熟知的汉赋唐诗宋词元曲体裁划分,是极其简单便于记忆的说法,真实情况是具体而细微的。

整个古代文学史的发展跟书籍形式的变化也有重大关系,印刷术出现前书籍是稀有物品,不便保存和流传,能拥有大量书籍的都是特权人士,他们又有闲,创作出文学作品也是当然的,但他们不凡的出身注定跟政治环境是连为一体的,皇室成员、高官、名门士族的身份会让他们深陷政治漩涡,很多人的命运、结局都让人唏嘘不已。南朝的萧梁,整个皇室都是文学爱好者,文学的昌荣盛极一时,但王朝毁于祸乱,从皇帝到皇子大都死于非命,爱好文学的梁元帝萧绎将十多万卷藏书毁于一炬,造成了历史上最严重的毁灭典籍事件。

让人若有所思的,还有文中对秦始皇“焚书坑儒”的质疑,因为此后文化传承并没有受太大影响,儒学反而有受益之处;苏轼感慨印刷术繁盛后人们读书不再像对待手抄本那样珍视,也让人想到现今对纸质读物没落的慨叹;东晋宫廷音乐的发展与几十年间因政治原因被不断俘虏、赠送而颠沛流离于各国的120个北方乐师有很大关系;日本、海外对唐代寒山诗的推崇极盛但国内却很少提及,也是让人讶异的文化事件……

除却文学史思想上的创新,从这本书里还能意外发现有意思的事。东晋到唐初,是作为一个章节写的,作者田晓菲详细描述南朝的萧梁王朝,让我对这段没怎么注意过的历史产生了兴趣,读至一半,突然发觉这个作者的名字仿佛在哪里见过,以前课本上《十三岁的际遇》的作者好像也是这个名字?一查,竟然就是她本人,她一路飞速发展的经历使她在35岁就成了哈佛最年轻的教授之一,而她的老公,竟是本套书的主编宇文所安,她读哈佛时的导师——这真是一个能让人燃起八卦之心的故事啊。

此外,西方学者的用词套在中国古代文人的身上竟有种“反差萌”,一些特别的语句让人耳目一新到喷饭,比如战国末年的神话叙事热衷“天际旅行”,司马迁编《史记》“来超越自己家族的生物终结”,热爱发明的张衡被同僚批评他将太多的精力“用于学术研究和科技”,在后来帝国管理者眼中刘歆是个“讨厌鬼”,谢灵运的山水诗被时人追捧,是因读者迷恋“来自远方的报告文学”……哈哈哈,读罢先大笑三声以示同情,作者真的不是故意的?

也许是文化差别原因或自己学识不足所致,整本书读起来略感生涩,但读完后是一种很扎实充沛的感受,这套书是面对西方大众的通读本,革新一下视角,转换一下思路,看到的都是新奇有趣的:原来,中国文学史还可以是这种模样。

麦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