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角笛

608浏览    7参与
南风知我意

(笛飞声受文)

  笛飞声遇见李相夷之前

 攻:族长笛策,孝文帝,弟弟笛木清 角丽焦       

 受:笛飞声不洁(抹布)


      一群孩子在铁墙内拼命厮杀,喷出来血液溅到笛飞声的脸上,衬的眼晴冷漠狠绝,彼时他只有十五六岁,他想从这扇门活着走出去,他想得到自由,想得到一个堂堂正正做人的机会。...


  笛飞声遇见李相夷之前

 攻:族长笛策,孝文帝,弟弟笛木清 角丽焦       

 受:笛飞声不洁(抹布)

      


      一群孩子在铁墙内拼命厮杀,喷出来血液溅到笛飞声的脸上,衬的眼晴冷漠狠绝,彼时他只有十五六岁,他想从这扇门活着走出去,他想得到自由,想得到一个堂堂正正做人的机会。



        远处的高楼上站着两个男人,一抹明黄看着厮杀的少年,脸上带着趣味和调笑:

     


      ″ 笛族长, 此子狠辣绝情,是个苗子,但是作为一把刀,不应有如此气性,会灼伤主人的刀可不是一把好刀。你说是吗?”。



    “我保证今晚他会成为一把无魂的利刃。"


     

       笛策端来一杯酒递给他,:″我曾说过第一个走出那扇门的人,我会给他自由,喝了这杯酒,你便不再是我笛家的后人。″


        


       笛飞声一饮而尽转头就走,阳光照的剌眼,大门为他敝开,轻轻的勾了一下嘴角,在那冷俊的脸上闪过一抹颜色,他没有包裹,一身青衣,倒在了离门一尺的位置。他抠着土地四指带血,拼命挪动身体,咬牙落泪,不懂厮杀十年,为何得了这样的结果



         


      解开笛飞声的衣带,手指翻飞,不一会他浑身赤裸,笛策笑道:″你是我笛家最利的刀,理应我亲自教导你。″



    笛飞声眼神毒辣地盯着他:“从这一开始就是个阴谋,包括你让我们自相残杀。是吗?″。他的质问一声大过一声,又因为药力咳个不停



 ″不要激动,这样只会加快你的药力。″笛策一边动作一边回答他!


完整版Vb


      "木清,你杀了我,杀了我啊。″众人看笛飞声反应激烈,不再哄笑,他也终是再承受不住呕出一囗血晕了过去,



    笛策走过来一把将笛木清拉开,抱着人离开了,看着怀里的笛飞声,十六岁的身子,破败不堪,嘴边全是流出的血。


      

     小心的洗完身体,上好药,看到他因为庝痛紧皱的眉头,笛策喃喃道″你为什么要不听话。为什么想要离开″



     将人交给了领头的太监:″ 子母蛊,他以后一定是把听话的刀。″



      等到笛飞声醒来,就已经身在宫中了,他成了孝文帝的死士,而孝文帝没给他安排任何差事,只是让他跟着自已。



    有一日宫中宴席散尽,喝醉的孝文帝闯进了笛飞声的房间,笛飞声大怒一脚踹倒孝文帝,子母蛊发作,他最后死死的拽着曼账,任由醉酒的孝文帝在他身上施为。



      那日之后,孝文帝不再召见他,笛飞声像一个无人问津的游魂一般,在宫中四处走动。



        有一处昙花开尽,夜里有一位仙人,踏月而来,以花饮酒,尽兴方归,笛飞声看着那抹身资离开,低头看看自己一身黑衣,脸部僵硬,都好似不会笑了,



    众人以为刺客入宫,待卫挡在他俩面前,七人围住笛飞声,三人护住孝文帝。


   


      ″孝文帝喜欢笛飞声,可他更爱权势,笛策动过心,但他选择了家族,笛木清爱着哥哥,可他懦弱无能。



      笛策推他进了深渊,木清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的稻草,而孝文帝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下一章就该遇到角姐啦



贴一张少年笛飞声






活着的活着呢

回忆

号角11.1生庆,全文5k

cp为号角x风笛(左右无意义)

有大量个人解读,若与原作偏差即为私设


丽塔·斯卡曼德罗斯有个不错的童年,出身贵族家庭可能也算一种幸运,即使她本人并未如此想过。白狼伯爵,也就是她的父亲,一度是她憧憬的对象。维多利亚的人们都听说过父亲的传说。父亲、维多利亚军人,本就是一些词汇的代言人。

“我们应忠诚,勇敢,仁慈,守纪,维多利亚军人的荣耀不应受任何事物玷污。守卫人民,守卫我们身边的一切珍视之物。”

她从小开始学习用剑,一开始用的其实是并不怎么像样的短剑,也没有练会标准的动作,高大的槭树像长者一般轻轻的看着她。帝国军事史被她翻得快要散...

号角11.1生庆,全文5k

cp为号角x风笛(左右无意义)

有大量个人解读,若与原作偏差即为私设





丽塔·斯卡曼德罗斯有个不错的童年,出身贵族家庭可能也算一种幸运,即使她本人并未如此想过。白狼伯爵,也就是她的父亲,一度是她憧憬的对象。维多利亚的人们都听说过父亲的传说。父亲、维多利亚军人,本就是一些词汇的代言人。

“我们应忠诚,勇敢,仁慈,守纪,维多利亚军人的荣耀不应受任何事物玷污。守卫人民,守卫我们身边的一切珍视之物。”

她从小开始学习用剑,一开始用的其实是并不怎么像样的短剑,也没有练会标准的动作,高大的槭树像长者一般轻轻的看着她。帝国军事史被她翻得快要散架,里面也有着她父亲的身影。维多利亚温和而又带着水汽,春季柔和的温度让人眷恋。草地散发着气味,轻薄的衣料贴着皮肤,构成了丽塔·斯卡曼德罗斯柔软记忆的一部分。

身为维多利亚的军事贵族,他们和普通的贵族也有着不同之处,帝国和多数既忌惮着他们又表现着表面上的敬重。那场剧变之后,维多利亚的形势开始变化,每个人无论贵族还是平民都即将被圈进命运的漩涡,被快速的水流淹没。而父亲选择了退让,这让她并不能接受。丽塔好像一直对父亲有着一种故事般的片面,来自于帝国军事史的,传说的,还有小时候站在她面前的身影。但她也不只是那时的她,在皇家近卫学院就读的年岁里,她掌握了多数武器的使用以及器械的拆解方式。在这所多方向培养学生的学院,她在自己选定的方向不断前进。同学问丽塔,你以后会去做什么?那个人的面目在长期的军旅生活中也变得模糊不清,究竟回答了什么也像雾一样。但维多利亚的人民和对白狼伯爵选择的不满让她做出了选择。

丽塔,不,现在大多数人叫她号角。但并不是抛弃了属于自己的姓名,只是新阶段的证明,斯卡曼德罗斯家族的丽塔·斯卡曼德罗斯,皇家近卫学院的优秀学员,现在是维多利亚军人,风暴突击队的号角。

当她踏入军队的那一刻她就拥有了更重的责任,军队不应该是战争的工具,而是守卫的剑,他们担着国家和军人的荣耀,如风暴一般摧毁所有障碍。所以丽塔理所应当的认为军人不应该对自己的来处过度留恋,因为那样便代表着无法战胜过去,合格的士官并不应该有这样的弱点。仔细想想,她那时确实带着些偏执,或者说固执。而这一点后来也得到了改变,改变的开端,要从一个人的到来说起。

斯利姆老师把丽塔叫去的那天也是一个晴天,皇家近卫学院又有了新的一批毕业生。这一代里成绩优异的士官人选她早有耳闻。橘色发色的瓦伊凡带着热情的笑容的照片贴在档案上,在校期间的优秀也白纸黑字写的清晰。

“哦,丽塔,这次的推荐人选是这位。真的是很优秀的人才,我让她去你的队伍了,明天会去你那里报道……”

号角又随手翻了两页那份资料,“只是在学校的话还不能下死结论,训练期结束了再看。”

斯特姆耸了耸肩,又冲着她的背影说了句,她是个好孩子哦!

隔天,橘发的瓦伊凡提前来报了到,还带着老师给她的推荐信,信里和斯特姆所说的大差不差。瓦伊凡本人的笑容比静止的照片还要热切,一看便知的活泼。喊她队长的声音也有些软绵绵的。不过就号角的角度,其实守纪律才算是第一印象。她不会因为外表判断一个人的能力,而瓦伊凡更不会受人轻视。

作为士兵,遵守军队的纪律是第一位。想要作为维多利亚风暴突击队的一员,还要将队伍的格言铭记于心。

“战术使人思维明晰,纪律使人意志坚定。 勇敢能够击溃邪恶,仁慈能够拯救生命。如果你真心想要加人我们的小队,这是你必须要记住的四句话,在训练期间我会严格对待,并判定你是否有着留下来的资本。”

丽塔严厉的说完这段话,对方并没有如何退缩的神色,反而是兴奋的感觉。这才对,如果只是这样便知难而退,那绝无成为突击队一员的可能。

但是在这同时,她发现这位瓦伊凡小姐话有些多。

“队长,咱们队的人都有谁啊?他们的代号也像你一样都是乐器吗?”

“等会你就会见到他们了。”

“队长是哪里的人?我是从维多利亚乡下来军校的,我还在行军包里塞了碎肉布丁和毛毯,是我老家的特产。碎肉布丁真的很好吃……”

丽塔略微皱了皱眉毛,第一印象被重新覆盖,重新变成了会被过去和故乡绊住脚的不合格人士,丽塔开始思考她是否真的能成为一名好士官。

在几乎是单方面的对话中,她们也到了训练场地,大提琴高大的身躯格外显眼,并朝着号角这边招了招手。

“这位就是今年毕业的新人吗?”

她微笑的表情看起来很温和,和身形有些奇怪的反差。小鼓和三角铁又不知道干什么了,正在用较高的音调吵架,但看到队长来了收敛了不少,小鼓从眼神就看得出来还是很生气。号角听见这句话点点头。她扭过头看向和自己身高几乎相差无几的瓦伊凡,下达了第一条指令。

“两个小时倒立负重俯卧撑。”

一直笑着的橘发少女表情也难免呆滞了一瞬,发出了哎的声音,但在号角以为她要提出异议的时候——当然去,那样做她会加大处罚,她什么都没说就去一边做了。

其他的队友的视线在号角和大概是未来新人的两个人之间来回切换,贝斯跟旁边的大提琴咬耳朵。

“怎么回事?一上来就处罚她。”

“可能是做错什么事了?”

“那是什么事才能一上来就两个小时倒立负重俯卧撑啊……”

其他队友说话的声音并不小,所以不明受罚的瓦伊凡也能听清,其他对于她的体质这两个小时的倒立负重俯卧撑也不是什么难事。

原来这是处罚吗!我做了什么让队长不喜欢的事了吗?!

她一边做一边思考自己干了什么才导致报道第一天就受罚,哎?难道是因为我话太多了,队长觉得不妥当吗!要不还是少跟队长说话比较好……?呜哇……

一次两个小时的处罚是她在第二风暴突击队的训练的开端,其实就像号角有些执着的认为合格的士官应该不过分留恋过去——当然,这个想法似乎并没有号角本人以外的人知道。她也因为母亲认为瓦伊凡的女人就是要不断变强有些执着于真正的军队,但归根结底她或许都是因为对维多利亚军人这一象征有着追求,有着可以称之为执着的事物存在于心中吧。

在活泼的瓦伊凡正式加入二队之前,是没有和其他队友配套的代号的,只有她证明她有着正式加入的能力才会拥有,并且由队长任命,当然本人也可以提意见就是了。

当晚,她躺在床上,算不上舒适的硬板床被她刚刚猛地一扑,发出了砰的声音。一天的训练就算是她也有些难受——主要不是体能上的问题,是肚子太容易饿了。但她从背包里掏出来碎肉布丁时,又把它放了回去还摇着自己的脑袋。

“不行!我要等到训练期结束再吃,加油哦!就算队长看我不顺眼我也绝对要加入突击队!”

她挥着手臂给自己打气,抓着自己的毛毯倒下,隔壁还没睡着的大提琴听见忍不住笑了起来。

橘发的瓦伊凡出生于维多利亚的游牧村庄,那里满是乡土气息,从小便踩着松软的黑色泥土、睡在干草垛的她也带有着这样的气息。像暖洋洋的阳光晒出的温馨气味和在放牧时给牧草翻身的风。她喜欢她有着独特风情的故乡,纯粹的爱着这从出生起便融入血肉的故乡,在自由的风里,她和风同样远行。

早晨醒来的一瞬间,睡意便已经褪去,梦中的故乡和记忆中分毫不差,连她强壮的母亲的面目也清晰可见。她抓着自己的军旅包再次去往训练场,并且把碎肉布丁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到达时发现号角已经站在那里等她了,其他的队友还没有出现。

“队长,早上好。”

虽然觉得对方可能看自己不顺眼,但她还是好好的打了招呼,这是规矩,应该有的礼节。

号角点点头表示回礼。“今天的训练项目是单人越野跑,全程70公里,限定时间五个小时,开始。”

“了解!队长!”

等到她的身影跑远后,风暴突击队的其他人也陆续到来。小鼓等人跟号角打过招呼,也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大提琴走到号角身边。

“队长,这次的预备新人怎么样?”

号角还是一脸严肃,“还在观察中,能力方面还不错。”

大提琴点点头,明白她的加入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后,也去进行训练了。

等到瓦伊凡回来已经过了中午饭点,她饿得倒在一棵树旁边,号角走过去正准备说些什么,便看见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好像是布丁的事物,但又把它塞回去了,好像只是看看。

“不吃吗?”

对方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她,但是又像拨浪鼓一样摇头,橘色的头发也不停摆动着。

“你是为什么选择成为维多利亚军人的呢。”

瓦伊凡犹豫了一下,她说,因为从穿上皇家近卫学院的制服时,我就决定了,一定不能辜负我身上的这身制服。号角听后沉默半响,可能就是这一刻,号角明白了,也许忘不了自己的故乡的人也并不是成为不了优秀的士官。转过身要离开却又顿住。

“走吧,我带你去食堂。你应该还不知道怎么走吧。”

因为背对着,号角没有看到对方在听到这句话时瞬间亮起来的眼睛,脸上还洋溢着可爱的笑容,立马跳起来追赶着她。原来队长不是看我不顺眼啊,她想着,尾巴还在身后一晃一晃的。

小鼓和双簧管正巧还没走,队长其实还算喜欢那个新人吧?

事实证明,她确实训练认真,并且能力优秀,在一些方面展现出来的能力和号角比也可以说不相上下,但就是对小型器械实在是苦手。每当她弄坏,号角都只能叹着气过来修。对下达的命令严格遵守,甚至到了有些和她活泼跳脱的性格不符合的地步。她执行指令一丝不苟,自己的任务可以完美完成,并且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下帮助他人。

而她活泼的性子也让她快速的和二队的其他人打成一片。除去有些闷的号角,其他人都算得上健谈,没多久便可以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他们没有任务是也并不是无时无刻都在训练保持体能,在瓦伊凡训练期快要彻底结束之前,他们所有人坐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烤吃的。

“感觉你和队长稍微有一点像呢。”

号角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她挑了一下眉,可能在思考大提琴这话可不可以当真。但大提琴也并没有再说下去了。

“虽然训练期还没结束,但是先恭喜你加入我们!第二风暴突击队欢迎你。之后可能会遇到大大小小的危险,但我们要做的冲破困难,维护属于我们,属于人民,属于国家的一切。”

这种像官方套话的词每次有人加入都会说一次。他们二队最老的一批都已经有了四年的战斗经验,真正进了队伍才发现学校和外面的区别,学校也会真实模拟各种危难情况,但和现实中的还是不太一样。更加难以预估的事态,更加艰难的环境等。不知何时会死掉的他们都珍视着对方,或许等到维多利亚的形势更加恶劣,他们也会有着离别,但死亡或许不是生命的终点,活着的痕迹也许更为值得珍视。

不知过了多久,队员们停止了谈话,所有人都在笑着,包括号角也带着一点点的浅笑。

“战术使人思维明晰,

纪律使人意志坚定。 

勇敢能够击溃邪恶,

仁慈能够拯救生命。”

他们一齐说着这段话,橘发少女一开始并没有跟上,但很快便能在其中听见一个有些可爱的嗓音,这是风暴突击队的格言,也是他们遵守的准则,拥有着维多利亚军人的尊严和不可磨灭的执着的他们。在过去构成了不再褪色的图画。

在瓦伊凡少女正式加入后,她终于有了代号:风笛。风笛是一种民间乐器,有着高昂的音调,风笛说她的家乡有很多会演奏风笛的人,他们和乐器一起到处游荡,但又扎根于故乡。她也早已远离故土,也永远拥有着根。

在简历代号那一栏填上风笛后,她非常高兴的看着号角,“队长!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吃碎肉布丁?”

号角本来没想答应,但是耐不住风笛的请求,两个人一起吃掉了风笛奖励给自己的布丁。

“果然在最高兴的时候吃是最好吃的!”

看着风笛满脸幸福的表情,“既然这样,为什么要分我吃呢。你自己吃不是更好吗。”

“才没有那回事呢,因为队长对我很好!所以也想让队长尝尝。”

号角轻轻闭了闭眼睛,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风笛已经不像一开始时,觉得队长不好相处、太过严肃了。相反的,她其实很温柔。

等到号角再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不是风笛的笑脸,而是黑色方格屋子的天花板。她静默的躺着,其实她本以为自己会在小丘郡的作战中死去,在命令风笛离开时,不自觉的把之前从未告诉她的事告诉了她。过去号角还不够成熟,才会有一些不算理性的想法。

如果有人像她一样在这种地方关很久,大概率会疯掉吧。黑漆漆的寂静的地方,跟坟墓或者棺材里的空间有些相像,只是比那些大。但号角清楚,风笛还在外面为了传播真相而奋斗,死去的同伴们的愿望也应由她来背负。他们活过的证据留在她和风笛心中,而继续前进是她们现在唯一的路。

她选择背负更多的责任,不光因为她是队长,唯一剩下的队友风笛对过大的责任还有些许的迷茫,有点儿单细胞的她可能觉得过大的责任反而会导致更多的斗争吧。

为了找到机会,号角开始装疯,她一遍一遍想着和同伴过去的时光,并像疯了一样呢喃出声。门外的士兵在发现后便在对她冷嘲热讽,而她权当听不见。这种不断撕扯自己的伤疤的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继续保持她的理智。而在不断想起死去同伴的身影的间隙,她还会想起风笛喜欢在她身边哼的歌,最好听的应该是风笛家乡的游牧歌。铺满牧草的草原,一定比她家族的要打上许多倍吧。偶尔队友们还会一起唱March On!但不是每个人都在调上。

风从通风口进入,改变室内的空气流动,号角等待着离开的时机。


禾久念
从风暴突击队、小丘郡,到罗德岛...

从风暴突击队、小丘郡,到罗德岛,我们同行亦同心。

虽然是七夕节发的,但是请随意理解成cp或是cb向吧~

从风暴突击队、小丘郡,到罗德岛,我们同行亦同心。

虽然是七夕节发的,但是请随意理解成cp或是cb向吧~

天海
由于不怎么会画画所以不知廉耻的...

由于不怎么会画画所以不知廉耻的描改了一张素材模板图,果咩内但笛角真的太冷了呜呜(

由于不怎么会画画所以不知廉耻的描改了一张素材模板图,果咩内但笛角真的太冷了呜呜(

04

【角笛角】好大的虫子!

cp:角笛(或者笛角)

占tag致歉

试图搞点哭包1,但好像失败了)

ooc预警 错别字有 bug有 与原作有差异

正文:

         号角是被吵醒的,刺眼的灯光和敲打物品的巨大声响让她从梦中醒来。

         “风笛!你在干什么?”号角从床上坐起来,捂着额头看了眼时间2:30。......


cp:角笛(或者笛角)

占tag致歉

试图搞点哭包1,但好像失败了)

ooc预警 错别字有 bug有 与原作有差异

正文:

         号角是被吵醒的,刺眼的灯光和敲打物品的巨大声响让她从梦中醒来。

         “风笛!你在干什么?”号角从床上坐起来,捂着额头看了眼时间2:30。

         “报告队长,有虫子!会飞的好大一只!比农田里所有的虫都大。”风笛立即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上铺的号角。

         “虫子而已......你到底在干——”

         “啊啊啊——队长!好大的!虫子!”号角看了一眼风笛,发现她站在角落里一脸惊恐,手里拿着.....额,她平时穿的苏格兰裙,像一只猫一样,时不时挠一下空气。号角叹口气,从床上下来接过风笛手里的“武器”。

         “好了,我来处理,没事的。”号角摸了摸风笛的头,却不料风笛突然哭了起来。

         “报告呜队长,我睡觉睡的好好的,突然听到翅膀扇动的翁翁翁声,风笛以为是蚊子,睁眼一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蟑螂呜呜呜呜呜呜呜好大一只,呜呜呜呜呜呜还会飞,然后就睡不着了呜呜。”风笛越说越委屈,捏住了号角的衣角。

        “好了别哭了。”号角的头一个两个大。

        “报告队长!呜呜在那!”风笛指了指床边,号角抬手蓄力,虫子没有打到,却给了风笛一个肘击。

         “队长,你还打我呜呜呜。”风笛哭的越来越委屈。

         “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呜呜呜呜呜,队长还笑话风笛。”

         风笛靠近号角,四处观察:“队长,你没有听到吗?好大的扇翅膀的声音。”

        “队长!在那!”

        “队长,在这!”

        “队长,你总是慢我一拍!虫子都飞走了!呜呜呜呜。”风笛的眼泪啪嗒啪嗒跟不要钱的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号角扶额,看准了时机,给了虫子致命一击:“风笛,帮我那张纸。”处理好虫子后,号角洗了洗手拍了拍风笛的背。

         “好了,没事了。”

         “谢谢队长!风笛可以睡一个好觉了!”上一秒哭的像个泪人,下一秒笑的像朵花,“队长,风笛能跟队长一起睡吗?我害怕还有虫子。”

        “......行,你快点睡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风笛嘿嘿一笑,爬到了上铺,睡在了号角旁边。

         

        第二天一早,全体队员都看到了号角的黑眼圈。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风笛?”

         “就抓了一个虫子而已啊!”

         号角喝了口苦涩的黑咖,她没有说她害怕又有虫子打扰风笛睡觉,基本坐一了宿。



这个虫子类似于广东会飞的蟑螂,维多利亚大概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虫,所以风笛会怕很合理)

天海

笛角

对,没错,还是我这个b(bushi),我又来LOF群宣了

这里是刚刚组建的明日方舟风笛x号角的无差cp群

有意者扫码进来就行(?)

不知小笛看见那许久未见的队长之后会是怎样一幅场景(泪)    群号:712717933 

吃饭和做饭的人都可以进来哦ww

[图片]


对,没错,还是我这个b(bushi),我又来LOF群宣了

这里是刚刚组建的明日方舟风笛x号角的无差cp群

有意者扫码进来就行(?)

不知小笛看见那许久未见的队长之后会是怎样一幅场景(泪)    群号:712717933 

吃饭和做饭的人都可以进来哦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