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角色理解

299浏览    16参与
不溯

“凤凰托日冉冉起”

我理解的楚妹。

醉酒产物。

世人对楚妹的评价似乎一直两极分化严重,我总结一下,大致分两种,一是说她直率爽利,说到做到从不反悔,二是说她心机深沉爱算计,阴险狡诈从不肯吃半分亏。

楚妹确实让人琢磨不透,南北西东的文化似乎都有沾染,仔细一想似乎什么都会也什么都做不到顶尖,带着地域滤镜我说我楚妹算全才,旁人说她满罐子不荡半罐子晃,偏见大概就是这么来的,不过无所谓,楚妹大概率不在乎。楚妹这个人吧,美貌才华同在,学东西快也乐于跟身边人学习,话少想法多,内敛与活泼并存,见面谢谢您好对不住常挂嘴边,站立坐走一颦一笑都及伶俐动人,远远看着火光耀眼,手一伸进去却是冷的。心里常念着一件事,纵是过了百年千年,也...

我理解的楚妹。

醉酒产物。


世人对楚妹的评价似乎一直两极分化严重,我总结一下,大致分两种,一是说她直率爽利,说到做到从不反悔,二是说她心机深沉爱算计,阴险狡诈从不肯吃半分亏。

楚妹确实让人琢磨不透,南北西东的文化似乎都有沾染,仔细一想似乎什么都会也什么都做不到顶尖,带着地域滤镜我说我楚妹算全才,旁人说她满罐子不荡半罐子晃,偏见大概就是这么来的,不过无所谓,楚妹大概率不在乎。楚妹这个人吧,美貌才华同在,学东西快也乐于跟身边人学习,话少想法多,内敛与活泼并存,见面谢谢您好对不住常挂嘴边,站立坐走一颦一笑都及伶俐动人,远远看着火光耀眼,手一伸进去却是冷的。心里常念着一件事,纵是过了百年千年,也不会忘掉一丝一点,南不沾北不算,自己有一套自己的观念和为人处世的准则,拿境内美景打比方,长江三峡最像我心里的阿楚,前面还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下一刻就“西陵峡中行节稠,滩滩都是鬼见愁。”一点转折不带有的。粗看觉得是白瞎了她一副好模样,相处久了才觉出点意思来,楚妹日常八面玲珑巧笑嫣然,兴致来了就敲段曲唱山歌,换上长袖舞一曲,撒泼和讲道理都不错,装可怜都装在刀刃上,总之就是能让你无可奈何。阿楚灵动鲜活,任何矛盾的两样品质在她身上都不显突兀,她是巫峡里的水雾佛光,南津关浩浩荡荡的长江水,既可是瞿塘峡的夔门关,也可是西陵峡的高峡出平湖。

最后随便说点,我在湖北中间的小城市出生长大,湖北的姑娘是真的很会打牌,只要把规则跟她讲清楚,连赢三局不在话下。她一路走来,故事趣闻攒了不少,走到夜市里一撩门帘子,边等着上菜边讲着闲话,那纤纤腰上裹过战袍也覆过丝帛,透过冉冉升起的雾气看她舒心的笑,眼里有火光跳动。

狐狸眼泉

第五人格角色理解P5(个人理解)

伊索·卡尔一名入殓师具有社交障碍不擅常与别人交流。

喜欢一个人呆着,平时庄园里有什么宴会他都不会去。

他尝尝自嘲:呵,我永远都是一个人。

他对死亡已经没有半点害怕

因为

他看过太多太多的死亡……

他觉得“死亡”这两个字已经不会出现在自己的字典里。

他总是觉得自己太懦弱了,每次看见队友被抓都会顾及自己总是迈不开脚“我真自私……”他常常这样想,可是没有办法他已经无法融入集体了,无法去面对亲人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啊啊啊卡尔鸭!老是被监管者放血都不放椅子,妈妈好心疼鸭!!!!QWQ

伊索·卡尔一名入殓师具有社交障碍不擅常与别人交流。

喜欢一个人呆着,平时庄园里有什么宴会他都不会去。

他尝尝自嘲:呵,我永远都是一个人。

他对死亡已经没有半点害怕

因为

他看过太多太多的死亡……

他觉得“死亡”这两个字已经不会出现在自己的字典里。

他总是觉得自己太懦弱了,每次看见队友被抓都会顾及自己总是迈不开脚“我真自私……”他常常这样想,可是没有办法他已经无法融入集体了,无法去面对亲人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啊啊啊卡尔鸭!老是被监管者放血都不放椅子,妈妈好心疼鸭!!!!QWQ

Mr. Fox

“九头鸟放声大笑。”

*角色理解/鄂爷
*我流

“圆滑,刚烈,一身反骨。”

我用这三个词概括鄂哥。湖北文化驳杂,好听点管这叫包容,无一知名专精,无一特殊嗜好,分明是靠水吃山,人还没半点山的厚重淳朴水的柔和温吞。三峡多美,神龙架多奇崛,但他偏偏半点文人气概没有,倒像游侠或是商贩。九曲有商贾云集也有明火执仗,你看他出屈原出昭君,说刚烈决绝还清高,只是非要说外人有什么刻板印象,大抵还是阴险狡诈九头鸟。鄂这人吧,如你所见,市侩、精明、狡猾、投机、个人英雄主义,就一混子土匪兵痞,三教九流,五胡杂处,随遇而安者,他跟谁都是酒肉朋友。初看打一照面,嬉皮笑脸油嘴滑舌问声安,你会觉得他是个地痞流氓,到提笔走龙蛇,说字如其人,又讲...

*角色理解/鄂爷
*我流

“圆滑,刚烈,一身反骨。”

我用这三个词概括鄂哥。湖北文化驳杂,好听点管这叫包容,无一知名专精,无一特殊嗜好,分明是靠水吃山,人还没半点山的厚重淳朴水的柔和温吞。三峡多美,神龙架多奇崛,但他偏偏半点文人气概没有,倒像游侠或是商贩。九曲有商贾云集也有明火执仗,你看他出屈原出昭君,说刚烈决绝还清高,只是非要说外人有什么刻板印象,大抵还是阴险狡诈九头鸟。鄂这人吧,如你所见,市侩、精明、狡猾、投机、个人英雄主义,就一混子土匪兵痞,三教九流,五胡杂处,随遇而安者,他跟谁都是酒肉朋友。初看打一照面,嬉皮笑脸油嘴滑舌问声安,你会觉得他是个地痞流氓,到提笔走龙蛇,说字如其人,又讲他轻浮刁钻,狡黠过了头,总之实在不够沉稳不够古道热肠,一杆枪二两酒,精致又粗犷。只有正儿八经相处久了的,渐渐才能琢磨出那么点味道,平日里相处玲珑只愿六面,袖长偏还懒得舞,说好眼色只给瞧得上的人看,只是他跟你讲道理来,爱用悖论、反话、假设,弯弯绕绕,都是诡辩逻辑倒还严实。鄂鲜活生动,身上兼具着义气担当、叛逆和革新,他是一团不死的火焰,有一套独属于自己的处世哲学。

还有一点不知当不当讲,鄂该是有敢拼好赌的特质的。我老家湖北三线,手气极差赌瘾极大的典范,家家一摞麻将机,张口闭口血流门儿清,年年都有世界杯豪赌百万亏本跳楼的奇才。他合该有有趣的灵魂,讲走鬼夜市小吃街世俗烟火气里的情话,那手握过笔掌过枪,红尘里嬉笑怒骂摸爬滚打都有,他若是水,那也是长江之底浑浊固执的泥。

狐狸眼泉

第五(角色理解,个人向P4)

幸运儿:

一个最开始求生者

一旦玩家拥有了其他人物就会慢慢的将他忘记

但他很乐观希望自己能和艾玛小姐一样会受欢迎

但是……

现实是可怕的……

他渐渐的开始讨厌自己

讨厌自己的名字和人格——幸运儿

也由于自己的名字,

在庄园中闹出了很多的笑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狗屎幸运儿"又被小丑逮到了,哈哈哈哈哈

你有看到他的表情吗?哈哈哈真好笑!”

听到这些他也无能为力只能忍住,擦干泪水,默默离开……

他认为这一切都因为自己的人格和自己的名字,

他希望自己能找到光明,自己能在黑暗中重见光明之路

也希望能遇见那个能当他心情垃圾桶的那个人

他只...

幸运儿:

一个最开始求生者

一旦玩家拥有了其他人物就会慢慢的将他忘记

但他很乐观希望自己能和艾玛小姐一样会受欢迎

但是……

现实是可怕的……

他渐渐的开始讨厌自己

讨厌自己的名字和人格——幸运儿

也由于自己的名字,

在庄园中闹出了很多的笑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狗屎幸运儿"又被小丑逮到了,哈哈哈哈哈

你有看到他的表情吗?哈哈哈真好笑!”

听到这些他也无能为力只能忍住,擦干泪水,默默离开……

他认为这一切都因为自己的人格和自己的名字,

他希望自己能找到光明,自己能在黑暗中重见光明之路

也希望能遇见那个能当他心情垃圾桶的那个人

他只希望这些,仅此而已……




其实幸运鹅(儿)真的是小可爱!!!

他真的很可爱!!!!

可惜似乎人气(个人)并不高QWQ

心疼我家小幸运!!QWQ



狐狸眼泉

第五(角色理解,个人理解P3)

疯眼:

一个乐观的老人,

虽然已经高龄,可是看起来却跟18岁的他没什么区别

就是走路慢了点儿就是年老了点儿

平时喜欢看看第五庄报,

一边看报一边喝酒

可能在大家眼里他只不过是为了拿到那笔金钱然后为自己养老

可是并不是这样的他回来只是为了修理庄园里一些老旧的机器

让大家更安全的游戏比赛或休息……

即使大家不喜欢他,(因为平时他看起来冷漠凶残)

但是他还是没有特别的在意大家对自己的看法,

他只想做好自己的工作……

当他看到自己在游戏中打伤并且放飞的求生者在游戏后一个又一个的去医疗室时其实他想去帮助他可是求生者看到他后都害怕的跑开了……

之后……

他就自己回到了房间……...

疯眼:

一个乐观的老人,

虽然已经高龄,可是看起来却跟18岁的他没什么区别

就是走路慢了点儿就是年老了点儿

平时喜欢看看第五庄报,

一边看报一边喝酒

可能在大家眼里他只不过是为了拿到那笔金钱然后为自己养老

可是并不是这样的他回来只是为了修理庄园里一些老旧的机器

让大家更安全的游戏比赛或休息……

即使大家不喜欢他,(因为平时他看起来冷漠凶残)

但是他还是没有特别的在意大家对自己的看法,

他只想做好自己的工作……

当他看到自己在游戏中打伤并且放飞的求生者在游戏后一个又一个的去医疗室时其实他想去帮助他可是求生者看到他后都害怕的跑开了……

之后……

他就自己回到了房间……



其实疯眼我真的很喜欢他QWQ

他也佛过我的!!!!他真的很好!!!TUT

请关爱脑(老)年人!!!QAQ











狐狸眼泉

第五(个人理解角色P2)

空军:

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去庄园里的图书馆转转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书籍

偶尔会坐在花园的藤椅上抬头望着天空希望有一天能再回到飞机上去,坐在驾驶舱中自由自在地在天空上飞翔

比赛时自己的队友被抓了会牺牲自己,为队友开上那一枪,然后将其救下被抓的对友,如果打偏了也会用自己的身躯为队友扛上一刀,给对友争取时间好逃跑或救人

如果救人失败她十分愧疚,可是没一个对友会安慰她反而还会被队友指责:啧!这局空军一点儿也不会救人还加快了我上天的时间啧!烦!

她听到这些也只能假装没听见,只能默默地离开,但她不会哭泣因为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儿,她也坚信会听到对友的赞赏和钦佩,可是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责备和指责...

空军:

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去庄园里的图书馆转转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书籍

偶尔会坐在花园的藤椅上抬头望着天空希望有一天能再回到飞机上去,坐在驾驶舱中自由自在地在天空上飞翔

比赛时自己的队友被抓了会牺牲自己,为队友开上那一枪,然后将其救下被抓的对友,如果打偏了也会用自己的身躯为队友扛上一刀,给对友争取时间好逃跑或救人

如果救人失败她十分愧疚,可是没一个对友会安慰她反而还会被队友指责:啧!这局空军一点儿也不会救人还加快了我上天的时间啧!烦!

她听到这些也只能假装没听见,只能默默地离开,但她不会哭泣因为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儿,她也坚信会听到对友的赞赏和钦佩,可是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责备和指责……




狐狸眼泉

第五(个人理解角色,无CP)

园丁:
一个人时总喜欢自言自语,
和医生时总喜欢说: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但是每次有队友让她离开时她总是笑笑就离开了比赛场地
然而她在背后却总是默默地哭泣
她虽然外表开朗大方活泼可是...
每当她辛苦地将椅子拆完时本以为可以得到队友的赞赏但是队友却说:喂!你被拆了会爆点的!你知不知道呀!而那时她也只能忍忍笑笑
她不拆椅子当机皇时也会被骂,那时她也只能忍忍笑笑,逞强将这局熬过去...

佣兵:
总喜欢一个人呆着
游戏的时候对友被抓时总会拼命地将队友救下来
但是自己被抓时却没有人愿意来救
他一次又一次的期待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每当听到队友说:哎呀,佣兵修机贼慢,哎呀,佣兵还不如盲女呢!他也只能忍忍将这局熬过去....

园丁:
一个人时总喜欢自言自语,
和医生时总喜欢说: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但是每次有队友让她离开时她总是笑笑就离开了比赛场地
然而她在背后却总是默默地哭泣
她虽然外表开朗大方活泼可是...
每当她辛苦地将椅子拆完时本以为可以得到队友的赞赏但是队友却说:喂!你被拆了会爆点的!你知不知道呀!而那时她也只能忍忍笑笑
她不拆椅子当机皇时也会被骂,那时她也只能忍忍笑笑,逞强将这局熬过去...

佣兵:
总喜欢一个人呆着
游戏的时候对友被抓时总会拼命地将队友救下来
但是自己被抓时却没有人愿意来救
他一次又一次的期待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每当听到队友说:哎呀,佣兵修机贼慢,哎呀,佣兵还不如盲女呢!他也只能忍忍将这局熬过去...

作者:

其实我觉得园丁和佣兵懂很好用!\( ̄︶ ̄)/

Mr. Fox

“怀有期待吧,我可是您的英格兰。”

*人设/Tudor
*防盗,借鉴请说明。
*2000+

——
Arthur Kirkland

亚瑟·柯克兰

代表国家:英格兰

年代:1485年~1603年 (都铎王朝)

首都:伦敦

身高:177cm

表面年龄:18岁

官方语言:英语

-英格兰的灵魂是潮湿的,带着挥之不去的硝烟和血的味道。

我的不列颠。他自史诗中来,踏浪披霞览八荒,他的眸中翻涌着大海,沉淀了江流,有风平浪静和骇浪惊涛。

“死者的鲜血染红了地平线的落晖,我听见有亡灵哀嚎、海妖咆哮。”

都铎、都铎,他应当是个少年,十七八岁心高气傲意气风发。因战争而生,...

*人设/Tudor
*防盗,借鉴请说明。
*2000+

——
Arthur Kirkland

亚瑟·柯克兰

代表国家:英格兰

年代:1485年~1603年 (都铎王朝)

首都:伦敦

身高:177cm

表面年龄:18岁

官方语言:英语

-英格兰的灵魂是潮湿的,带着挥之不去的硝烟和血的味道。

我的不列颠。他自史诗中来,踏浪披霞览八荒,他的眸中翻涌着大海,沉淀了江流,有风平浪静和骇浪惊涛。

“死者的鲜血染红了地平线的落晖,我听见有亡灵哀嚎、海妖咆哮。”

都铎、都铎,他应当是个少年,十七八岁心高气傲意气风发。因战争而生,为战争而生,荣誉与征服即他的骨与血。他的前身是金雀花,他的后世是日不落。他是前提,他是然后,他是窘迫亦是辉煌。

 

一个野心勃勃的边陲小国。

 

叛逆期。

这个时期的英格兰锋芒毕露恣意妄为,是把无鞘剑。勉强算是兴起吧,哪怕是国家也太过稚嫩,从来没有先天性优势,离日后的帝国依旧差的远。染血专横的玫瑰,利刺长在权杖上,一身棱角张扬不加遮掩,就像拴不住的狂风暴雨所到之处万物摧折,苟延存活于锋芒利刃狂风撕裂的夹缝,一如深蓝的国界,是平和时不曾翻涌的暴飓。从来信奉危险的别名是机会,实力是战场唯一通行的语言。无知无畏不择手段,成王败寇的理念根深蒂固,环境决定他只承认胜者为王。

“哈、可别妄图用道德来束缚海盗。”

野兽。

女王麾下第一的斗犬。骨子里那点傲慢和执拗是致使愈发糟糕脾气的罪魁祸首,西方神话里的龙,逆鳞倒长一触即怒。兽类直觉,相当优秀的判断力,比起蛇更像猎豹或者独狼,难缠,警惕的猎手,咬上的决不松口。他显而易见是暴躁的,乖张,任性,极端,自我,控制欲,野心家,好战分子,糟糕的首领,典型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主。因为一无所有,所以一线希望也敢孤注一掷。战争爱好者,狂妄的赌徒。

“——我压自己赢。”

伪善者。

阿尔比恩,海洋暴君,波塞冬之业子,不远将来大西洋的无冕之王。观念激进且崇尚强权、执迷不悟亦利欲熏心——出尔反尔是恶魔的信条,贪得无厌为妖精的高尚,你我心知肚明的狠毒狡诈即仅剩的美德,因狂妄而无所畏惧,由卑鄙而所向披靡。恰到好处的疏离,彬彬有礼的抗拒、点到为止的亲密、轻描淡写的关心,固执己见,灵魂尽数倾注于自身。凶戾杀伐气太重,已见了日后薄情寡义的端倪。一脚踏歪成了个老流氓,花言巧语情话不离口,性格越发恶劣嬉皮笑脸没个正行。盎格鲁-萨克逊人骨子里流着海盗的血,好听点是运筹帷幄,坐账算千里外,往坏讲不过工于心计虚与委蛇。漫不经心习惯性混不痞笑容挂在脸上,三杆枪一把刀两瓶酒、言语交锋,匕首毒药,消磨了虚情假意,伪装出深情。

“希望你不会站在我的枪口对面。”

半个政治家。

始终秉承思想是上帝赋予人类的第一武器,热衷于文字游戏及兵法。战争使男人拥有权利,而权利,权利使男人保持性感。多谋善断,永远温吞的伦敦腔与刻薄讥诮,抛去繁华词藻温情萦绕的倨傲腔调。一针见血伤口撒盐,毒液滋滋作响。他在行事和思考上总会剑走偏锋,拼残局下的一手好,把他人看得太过理智,如履薄冰同时也思虑周全,因此总是偏激、亦总是谦逊,是狡猾的骗子在嚷嚷他押上了所有底牌,习惯性万事留一手。

“信不信由你。”

商人。

高利贷者,夏洛克,唯利是图四字相当形象地概括了此时的英格兰。早在征服者威廉时埋下的资本的种子已经萌芽,百年战争的失败劝退了他陆上扩张的打算,国内经济在这一时期快速发展。自亨利七世高度专制集权以来,历任君主都大力推行重商主义政策,同时由于都铎王朝是英格兰由封建走向资本主义社会的关键时期,实施的各项政策也颇具时代特色——海外贸易、殖民走私、公司垄断——这些措施史无前例打破了英国的封建农本经济,致使英格兰本人也或多或少带上了机敏精明的特性。

“你的命值多少?”

矛盾体。

真理?谎言。道义?谎言。童话?谎言。就性格组合论而言,性格元素往往具有模糊性及非同向性,其本质由假象包裹从而显现出表里矛盾、似是而非的情状。说是冷酷淡漠,却是个极端护短的民族主义,典型帮亲不帮理。口是心非言不由衷,死要面子活受罪,就仿佛唇角一勾尽是傲慢讥嘲,难得窥见一二好脸色。不会哄人,不太擅长表达真实情感,大抵是气场原因甚至可以说是对待自己保护圈内的弱者相当手足无措。英国人喜静,太孤傲,所以也就孤独,什么话都埋在心里,眼底却是一片荒芜。

“…啊,你怎么还没死?”

私设/理解。

祖母绿瞳,浅金短发。长期身着深红偏褐的海盗服,紧身的白衬衫黑皮裤黑皮靴,没什么特色的经典配。意外是个念旧的人。

审美与味觉在身边大老爷们耳濡目染近墨者黑的熏陶下不是一点歪。厨艺则勉强,至少食物没毒,野外生存是每个海盗必备。

好酒,尤其是朗姆。全民酗酒由来已久,酒量不错只是酒品糟糕。相当看重身为海盗的尊严,声称只有维京人才有资格与他一较高下。

爱尔古怪,苏格兰暴躁,英伦压根没一个正常人,不过兄弟几个中和威尔的关系一向最好,称得上是相当敬重这位兄长。

偶尔会带上眼罩,孩子气的理由,多为已确认安全的场合或是私下,毕竟遮住眼睛实属妨碍视线,无论做什么都要格外麻烦些。

肋骨和中指有伤痕,是百年战留下的痕迹。

金色的排扣通常不会全部扣上,宽大衣袍里塞满枪火弹药。留了小撮马尾躺在颈侧,总是戴着一个纯黑骷髅海盗帽,配合发式做成带羽毛的山型。在大腿根部藏有一把特制淬毒匕首,腰的两侧永远别着最大杀伤的短火枪。

或许是因为一直在海上漂流的原因,船长先生的皮肤较常人要更苍白,长期握枪使得指腹起了一层薄茧,触感自然是要粗糙许多。时时全副武装,包括没有经过仔细修理的半长指甲也是意想不到的伤人利器。

惟子

【意识流角色理解】鲸歌

“萨列里是在海湾中沉眠的鲸的名字。传闻那只鲸在海湾的某个岬角边发出过高亢的歌声,那歌声能让流云在航船的帆边几番流转,也会使海水里的夕阳如痴如醉。”
灰色衣袍的男人站在礁石上自言自语着,看向了面前涌动的黑色暗潮。他脚下棱角锋锐的礁石模样狰狞,好像在嘶吼,又像在责问。
“后来它再也没有出现过——来探求那歌声的人都那么说。”
灰色的男人抬起手,将手掌覆盖在心脏附近。
“如果是那样的话——”和鲸发出的“歌声”节奏一致的心跳在肋骨外喷薄而出,“那么我会是谁呢?”

事实上鲸不会唱歌,那“歌声”只是他们交流用的语言——如果你见到过那个灰色的男人,他会这么告诉你。
但是如果你问他“鲸在说什么”的话,他会把无边的沉默当...

“萨列里是在海湾中沉眠的鲸的名字。传闻那只鲸在海湾的某个岬角边发出过高亢的歌声,那歌声能让流云在航船的帆边几番流转,也会使海水里的夕阳如痴如醉。”
灰色衣袍的男人站在礁石上自言自语着,看向了面前涌动的黑色暗潮。他脚下棱角锋锐的礁石模样狰狞,好像在嘶吼,又像在责问。
“后来它再也没有出现过——来探求那歌声的人都那么说。”
灰色的男人抬起手,将手掌覆盖在心脏附近。
“如果是那样的话——”和鲸发出的“歌声”节奏一致的心跳在肋骨外喷薄而出,“那么我会是谁呢?”

事实上鲸不会唱歌,那“歌声”只是他们交流用的语言——如果你见到过那个灰色的男人,他会这么告诉你。
但是如果你问他“鲸在说什么”的话,他会把无边的沉默当做答案交付于你。
也许是因为他认为那巨大生物发出的声音毫无意义,又或者说是因为他认为沉眠的鲸的话语不值一提。
但不论如何,那“歌声”都不分昼夜地在他的胸腔和脑海中回响,永无休止。

2018.6.4

百夜りんや_我想接日译中翻译

【金红石/露琪尔】角色理解

◆对于露琪尔的角色理解。

*以下均去除了和帕帕拉琪亚有关的剧情。

-对医术的执着。
出场感觉大部分剧情都是在修复别的宝石或者和医术有关的实验,比如对翡翠的韧性测试,想解剖法斯的手臂,把小白解剖。
也因为执着过头到满脑子好像只有医术所以被叫“庸医”。
但是论医术毫无疑问是名医不是庸医,不管同伴碎成什么样都能拼回去,甚至还能换脚换头。

-责任感。
作为宝石人中的医术担当,露琪尔的日常任务就已经工作量很大很累了,但在想要休息的时候如果有别的宝石造访还是会帮忙拼接给难题出主意。
漫画62画里在犹豫要不要去月球的时候也说了“如果我不在了,谁来为大家治疗”。

-人物介绍里说露琪尔“以前”相当傲慢。
这一点现在...

◆对于露琪尔的角色理解。

*以下均去除了和帕帕拉琪亚有关的剧情。

-对医术的执着。
出场感觉大部分剧情都是在修复别的宝石或者和医术有关的实验,比如对翡翠的韧性测试,想解剖法斯的手臂,把小白解剖。
也因为执着过头到满脑子好像只有医术所以被叫“庸医”。
但是论医术毫无疑问是名医不是庸医,不管同伴碎成什么样都能拼回去,甚至还能换脚换头。

-责任感。
作为宝石人中的医术担当,露琪尔的日常任务就已经工作量很大很累了,但在想要休息的时候如果有别的宝石造访还是会帮忙拼接给难题出主意。
漫画62画里在犹豫要不要去月球的时候也说了“如果我不在了,谁来为大家治疗”。

-人物介绍里说露琪尔“以前”相当傲慢。
这一点现在的剧情来看是他基本对医术以外的事都是比较平淡的态度,没有看他在什么事上有太大的情绪起伏甚至法斯变成蛞蝓的时候满脑子也是解剖。
但是对什么事都平淡不代表他冷漠。
翡翠的人物介绍里有说和露琪尔打闹的时候会有安心感,锆石和波尔茨组队的时候他也有和伊尔洛闹着玩,他其实是个关心伙伴的人。

-比起波尔茨的不善表达,露琪尔是不爱表达。
在第一集里露琪尔就有对法斯说“是我们把有才气和战斗力但总会把事情搞砸的他关进了黑夜”并且表达了对辰砂的无奈和惋惜,可见他想的时候也会好好表达自己的想法看法。
但是回看前一点,露琪尔对翡翠和伊尔洛的关心都是打闹玩笑的方式,他从来没有真正在人面前表现出在意谁的样子,62话中的那句话也是独白,或许是认为没有必要表达吧。
前期法斯说“因为最喜欢老师所以想帮上忙”的时候露琪尔被黄钻说“这家伙只是害羞了”,可见年长成熟又和露琪尔较熟的伊尔洛是看出来了一点他的心思。

-或许刻意和同伴保持了一定距离。
结合上面两点以及露琪尔说话大多都是敬体的猜测。

-“冷静而慎重”。
在漫画中法斯邀请了露琪尔和他一起去月球,说了去月球的话说不定能够找到治愈帕帕拉琪亚的方法,这样的筹码摆在他面前,他却是被诱劝中唯一一个想到要去找老师获得许可的人。
在62话里有一页里全是露琪尔的内心独白,那一页看得出他想了很多,在做出决定前非常慎重,面对诱惑也十分冷静。

-可能不参与任何战斗已经很久了。
曾经的露琪尔不可能没有战斗过,只要会参与战斗那么必定会有武器,但是在法斯等人去月球的时候露琪尔也只是抓了一套他的手术工具而没有一把像样的武器,猜测只有完全不会参与战斗的人才会身边连武器也没有。








目前是这些,有关帕帕的分析理解我之后会单独写。
并非完全独立完成,感谢和我一起讨论给我补充的基友。
如果有任何表达不清或是和原著不符的请务必告诉我。也欢迎有不同理解的人一起讨论。
拒绝撕逼。拒绝撕逼。拒绝撕逼。

夔周

伊万在我眼中是最具有文学气质的。
他的优雅、狠戾、脆弱、刚硬……通通来自于自身体内那汹涌澎湃的情感。这情感偶尔可控,更多时候带给他的是一种不可言喻的力量并促使他去爱,或者…毁灭。
我是自然自发的耀厨,而对伊万的喜欢最初是基于对国家的好感。后来越学习俄罗斯文学,越发思考他这样的“人”,应该是怎样的?
他的应当杂糅着温柔、锋利,拥有非常复杂且无数极端可在其身上共存的矛盾灵魂。却明明纯粹,又叫人只觉他的反复无常。

伊万在我眼中是最具有文学气质的。
他的优雅、狠戾、脆弱、刚硬……通通来自于自身体内那汹涌澎湃的情感。这情感偶尔可控,更多时候带给他的是一种不可言喻的力量并促使他去爱,或者…毁灭。
我是自然自发的耀厨,而对伊万的喜欢最初是基于对国家的好感。后来越学习俄罗斯文学,越发思考他这样的“人”,应该是怎样的?
他的应当杂糅着温柔、锋利,拥有非常复杂且无数极端可在其身上共存的矛盾灵魂。却明明纯粹,又叫人只觉他的反复无常。

YR

【语c/角色理解】开始磨霓凰以后的第一份理解。

刚刚开始补小说原著。对于霓凰这个角色有了些感悟。且做记录,希望能得到指教。
第一份理解,很值得纪念呀!

也就才看到侵地案开审,在此之前霓凰的重头戏,无非一是太皇太后召见后同梅长苏的谈话,二是越贵妃情丝绕设计未成。我来回翻了翻,注意到最多的居然是霓凰的笑。
她嫣然一笑,莞尔一笑,长笑,冷笑,朗声一笑,忍不住笑,微笑,玩笑,傲然一笑,轻飘飘一笑。还会“立刻朝他一笑”,在陛下斥责景宁后“立刻笑道”,看着豫津“笑得直不起腰来”,被询问后“勉强笑道”等等。
不论这些笑是真心是客气,霓凰都是个很爱笑的人。那些老生常谈的话是霓凰征战十余年,女儿家也有了军中气概,潇洒而傲骨铮铮。再加上一代女帅号令十万军士,如此...

刚刚开始补小说原著。对于霓凰这个角色有了些感悟。且做记录,希望能得到指教。
第一份理解,很值得纪念呀!

也就才看到侵地案开审,在此之前霓凰的重头戏,无非一是太皇太后召见后同梅长苏的谈话,二是越贵妃情丝绕设计未成。我来回翻了翻,注意到最多的居然是霓凰的笑。
她嫣然一笑,莞尔一笑,长笑,冷笑,朗声一笑,忍不住笑,微笑,玩笑,傲然一笑,轻飘飘一笑。还会“立刻朝他一笑”,在陛下斥责景宁后“立刻笑道”,看着豫津“笑得直不起腰来”,被询问后“勉强笑道”等等。
不论这些笑是真心是客气,霓凰都是个很爱笑的人。那些老生常谈的话是霓凰征战十余年,女儿家也有了军中气概,潇洒而傲骨铮铮。再加上一代女帅号令十万军士,如此的气势又是一般的兵将难以拥有的。可她同样也有女人味,她会目光幽幽,会面色柔婉,只是这幅女儿家模样,多半还是只留给那么几个人。
由外而内,林殊一事是她心中一道梗,却并不是霓凰的全部。若是十二年来,她时时刻刻心心念念都是她的林殊哥哥,怎么能凭她一人就维持南疆安定十余年呢?她说穆青未能担得大任以前她不会出嫁,这当中,又有几分是私情,几分是大义?
这道情,已经在时间的磨砺下成了她的一道后盾,一道推力。夏冬尚有思念聂峰怀抱的一刻,霓凰一定也有过。只是如今有一句话,“忙碌起来就没有时间再多愁善感”,于霓凰,我想再贴切不过了,当年一个如此冰雪聪明的姑娘,遭了爱人和父亲的先后离去,如何化悲伤为动力,我想她应该比谁都学得要快,于是如今,她成长为这样一个懂得隐忍,亦或说懂得开解自己的女人。
说白了就是坚强。
一旦一个隐忍已久的话题被捅开,就好比一个漏了气的气球四处横飞情绪不得安宁,我倒觉得她的感情戏在电视剧里表现得更直白一些,那才是真真正正的女人时刻。
从语c的角度来说,如何把握、如何表现霓凰的傲骨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从试探梅长苏,到皇帝知道穆青揍残了司马雷,从未低过头。然而她并不是目中无人,而是站在王家女儿的这一方、得理的这一方表现出的应有的气度,却又不得寸进尺,这就很难能可贵了。说她有傲气不如说她不矫揉造作想太多,毕竟沙场儿女,哪来那么多闲肠像个朝局中人一样瞻前顾后,一句话要在嘴里咀嚼数十遍才肯吐出口,也不嫌听者作呕。
然而她也有她的识人、待人之道。何人该诉以衷肠,何人能与之探讨时局世道,何人以礼待之就好,何人又敬而远之便罢,霓凰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这套规则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法轻易动摇的。
这世上的女中豪杰、巾帼英雄数不胜数,她们大多都有些某些相似的品质,譬如洒脱,爽快,这样c起来难免容易千人一面。但是只要记得,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不可复制的,每一份不可复制的经历下都是一份不可复制的“不让须眉”,也正是这些经历,才雕琢出这么一个个也许相似但定不相同的女子呀。
需体悟的还多,出了错还请多包涵,今日暂且搁笔。欢迎评论里探讨!

What Claire says

个人对Saeki的角色理解

姓名:佐疫
性别:男
身高:177
外貌:瞳色——青色
发色——灰色系焦茶色,近似浅褐或亚麻
发型——短发,微卷,偏中分型
着装——同他人一样的军绿色制服、军帽,外加同色披风,披风长度至大腿,以及黑色长靴,长度至膝盖下方。披风内侧置有枪械,腰间别有喇叭,大多数时候被披风遮住。
体型——偏消瘦,但负重和臂力尚可。

性格:
关于女子力——性格较为彬彬有礼,日常时也会贯彻必要的待人处事的礼节,为人和善而好相处。有时会有一些像女孩子一样细腻的心思,俗称,“多留个心眼”,但这样的性格并不等同于女子力。白切黑,有城府,触及到底线会黑掉,都说温柔的人黑化起来最恐怖,不过还是会注意分寸,自制力良好...

姓名:佐疫
性别:男
身高:177
外貌:瞳色——青色
发色——灰色系焦茶色,近似浅褐或亚麻
发型——短发,微卷,偏中分型
着装——同他人一样的军绿色制服、军帽,外加同色披风,披风长度至大腿,以及黑色长靴,长度至膝盖下方。披风内侧置有枪械,腰间别有喇叭,大多数时候被披风遮住。
体型——偏消瘦,但负重和臂力尚可。

性格:
关于女子力——性格较为彬彬有礼,日常时也会贯彻必要的待人处事的礼节,为人和善而好相处。有时会有一些像女孩子一样细腻的心思,俗称,“多留个心眼”,但这样的性格并不等同于女子力。白切黑,有城府,触及到底线会黑掉,都说温柔的人黑化起来最恐怖,不过还是会注意分寸,自制力良好,较冷静。

关于“劳苦命”——碰到事情会想着帮别人分担一些,但实际上也会适当的悠哉悠哉,比如闲暇的日子里下午四点准时的下午茶,房间里满满的用于阅读的书籍,以及作为业余爱好的钢琴演奏。钢琴由災藤桑教授。同时也擅长一些手工活,比如缝补,包扎 ,打扫,器械维修和简单烹饪。有被说是“万能的存在”。

关于战斗——由于体型原因不适合硬对硬的用拳头去战斗,因此选择发展远程攻击的本领。枪法好,拥有动态视力。据说披风里可以随意召唤枪支,被称为“移动枪械库”,其实因为负重问题还是有限制的。常用转轮手枪。有收集枪械的爱好,不管什么枪都想用用看,对待枪支的护理也极为认真。腰间别有的喇叭一般用于通知紧急事态或是招呼大家集合。

关于同僚——和大家都相处的很好,不过介于斩岛是友人因此可能会更为亲密一些。在他们小打小闹的时候基本会笑着调解劝架,不介意被开一些不过分的玩笑。称呼同事时一般直呼其名,称呼上司的时候则会加上敬语,“桑/先生”。关于木舌喝酒一事,在其自身任务完成且不贪杯的情况下不会过多阻拦。

关于感情——拥有人类基础的喜怒哀乐,但对于“爱”并无认知,报以好奇的态度。

千星_子夜明星灿如斯

关于港仔性格的理解

*寒假写的

*算是自己对这个角色的理解?!

——————————

    萌了将近四年APH,当了三年港厨,深♂爱了港仔三年,主皮又是港仔,是时候稍微写一写自己对这个角色的性格理解了呢☆【←哲学符号是怎么回事啊绅♂士?】

    首先声明一点就是——港仔他不是面瘫!本家漫画第四卷里都已经出现了港仔那天使一般的美好笑脸了啊喂!没看到吗没看到吗?【←果然港厨属性一出就是这样】

    然后是兄控属性+看到露熊就冒黑气这一点……以前看过很多同人文里港仔除了面瘫还有这两个属性……作为港厨我表示港仔他虽然有爱着耀君,但他是不...

*寒假写的

*算是自己对这个角色的理解?!

——————————

    萌了将近四年APH,当了三年港厨,深♂爱了港仔三年,主皮又是港仔,是时候稍微写一写自己对这个角色的性格理解了呢☆【←哲学符号是怎么回事啊绅♂士?】

    首先声明一点就是——港仔他不是面瘫!本家漫画第四卷里都已经出现了港仔那天使一般的美好笑脸了啊喂!没看到吗没看到吗?【←果然港厨属性一出就是这样】

    然后是兄控属性+看到露熊就冒黑气这一点……以前看过很多同人文里港仔除了面瘫还有这两个属性……作为港厨我表示港仔他虽然有爱着耀君,但他是不会把这个感情表达出来的啦,毕竟我认为他是个不太擅长表达感情的家伙呢~【←收起波浪线】而且看见自家大哥和露熊谈话甚至秀恩爱的话他肯定会淡定地闪一边不去打扰两位的啦,不会对露熊扔鞭炮啦!他是有点熊,但再熊也不会破坏他人幸♂福的啦!

    嗯刚才提到他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那我在这里多唠嗑几句吧:港仔这孩子,我觉得他是个典型的闷骚,很多心里话都憋在心里不肯说出来,同时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虽然对他人感情很敏感,很容易察觉对方对自己的感情,但是因为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会思考如何回应对方思考很久很久。嘛,反正这孩子的心思也是挺细腻的啦~

    然后重点来了——港仔他其实是个腹黑毒舌略电波的中二少年!会开听起来有点恶劣但是没有恶意的玩笑,吐槽起来神句不断,而且有时候思维很跳跃:你正跟他说着这件事,他肯定又会扯到那件事让你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中二嘛……人不中二枉少年嘛他肯定或多或少有点中二啦!还记得漫画第五卷里他突然对耀君摆的那个经典pose吗?还记得耀君听到的那些中二气满满的话吗?【←你干脆说“还记得大明湖畔的中二少年王嘉龙吗?”不就得了?】

     然后港仔他绝对是个工作狂!让他二十四小时面对股票界面是绝对绝对没问题的!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帖子说于港家人而言半夜十二点已经算早的了……由此可见这孩子是多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健康啊!

    以及——这孩子超级爱钱!不是一般地爱!他都可以为了钱献出心脏!【←有什么乱入了】好吧我说夸张了……其实港仔他可以把钱放进洗衣机里洗个好几遍,反正港家的“红/牛”【100元港/币】是可以放进洗衣机里洗个好多遍的啦☆

    嗯说完性格再说说人际关系和称呼吧√先说称呼,供各位同体参考:

    耀:大佬/先生【两个称呼选一个,第二个称呼比较常用因为第二个称呼是本家设定】

    英:Mr.Kikrland/英Sir【也是两个称呼选一个,个人认为第一个称呼比较好】

    澳:澳哥【我认为港仔比小澳小,根据出现这个地区的概念来的话】不过也有亲认为港仔比小澳大……因为两只回/归日期不一样吧?嘛,看个人把年龄线设在哪里吧。如果是港仔比小澳大这个设定的话,称呼应该是“澳仔”吧。

    湾:湾姐【我认为湾娘比港仔大】

    菊:本田

    韩:勇洙

    冰:Ice

    其他人:XXXX先生/女士【XXXX是姓氏】

    感情嘛……感觉港仔对耀君和亚瑟这两只的感情很复杂,复杂到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呢……对耀君的话应该是觉得他很婆婆妈妈管得太多甚至对他的各种说教有点厌烦,但是内心还是爱着他的只是不说出来。对亚瑟的话应该是……这个更复杂啊我怎也想不清楚呢……毕竟我很少接触港仔和亚瑟相关的同人文……

    对小澳的感情嘛,毕竟两只在被带走前是亲密的竹马竹马呢√【←你自己这样认为而已】两只都回家后算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吧,但是港仔打心底还是把小澳当自己的兄弟的,虽然有时候会吐槽小澳几句甚至小小地欺负小澳。嘛,可能是两人从古至今的经历相似吧,所以在有些方面我觉得两只会心有灵犀√

    至于湾娘嘛……应该把她视为可为自己提供建议的大姐姐这样的角色吧,但是对于她的某些看法持反对态度这样?【←你那犹豫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对宅菊和起源的感情我就不多说惹简单粗暴地总结好惹……菊的话应该是打心底或多或少有点厌恶但是还是能好好相处最起码不会打架的吧?起源的话……大概是觉得他有点烦甚至觉得有点讨厌但是偶尔还是会小小地跟他开无伤大雅的玩笑这样?

    至于对阿冰嘛……应该是偶尔联系而且关系没那么紧密的那种关系吧?

    其他人的话大概是彬彬有礼但是保持着一定距离这样?

    以上是在高铁上loop着港仔角色歌的产物……酝酿了好几天呢……亲能耐心地看到这里实在是非常非常感谢!顺港厨同好们来约!【←你扯到哪里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