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解剖组

189浏览    5参与
正二品诰命惠芸夫人

发两个脑洞再立一个flag

  解剖组( Joffrey / Ramsay )真的太好了,我感觉这两只在一起必HE😭😭😭

  小乔是火,剥剥是冰,这不就是冰与火之歌吗!?(叉腰暴言)

  害,我再更一章囧剥,我一定要开一个新坑写乔剥。设定emmmm现在还没完全想好,不是现代AU就是死后AU(不过现在似乎是死后AU可能性更大,因为我这两天没脑子),反正两个都是无脑的玛丽苏沙雕高糖。

现代AU:

  灵感来自于电影《我爱你莫里斯》

  乔剥双双入狱(这不喜欢做坏事🐴),...

  解剖组( Joffrey / Ramsay )真的太好了,我感觉这两只在一起必HE😭😭😭

  小乔是火,剥剥是冰,这不就是冰与火之歌吗!?(叉腰暴言)

  害,我再更一章囧剥,我一定要开一个新坑写乔剥。设定emmmm现在还没完全想好,不是现代AU就是死后AU(不过现在似乎是死后AU可能性更大,因为我这两天没脑子),反正两个都是无脑的玛丽苏沙雕高糖。

现代AU:

  灵感来自于电影《我爱你莫里斯》

  乔剥双双入狱(这不喜欢做坏事🐴),剥剥被老攸伦欺负,小乔想显示大佬的威严傻不拉几的去行侠仗义后被胖揍,反正这两只经历了一大堆破事以后成为了室友+伴侣。剥剥没把这些当回事,但是小乔是认真的,小乔出狱以后把剥剥保了出来,最后两只一起创业奶孩子。。。

死后AU:

  两只死后下地/狱(废话!难不成上天/堂啊?)成为了两只低级恶魔👿,然后地/狱铲屎官(弼狗温?)剥和地/狱小公务员(九品芝麻官?)乔是天天吵架的邻居(楼上楼下)。有天他们在路上碰到了以后继续吵架,却意外目击了大boss的娃溜出地/狱去人间(维斯特洛)浪。事后两只被大boss抓起来扔到维斯特洛去找娃,两只正好出现在北境女王珊莎的房间里,然后当着珊莎的面夫妻吵架🙂。反正最后娃找到了,两只也在一起了,珊莎证的婚。。。



正二品诰命惠芸夫人

没啥,觉得不用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给喜欢的cp做点什么不大好意思……

P1—thjon • 思妇日常

     这首诗是《诗经》里的《伯兮》

原文: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解释:我的丈夫真威猛,真是邦国的英雄。我的大哥执长殳,做了君王的前锋。

自从丈夫东行后,头发散乱像飞蓬。膏脂哪样还缺少?为谁修饰我颜容!

天要下雨就下雨,却出太阳亮灿灿。一心想着我丈夫,想得头痛...

没啥,觉得不用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给喜欢的cp做点什么不大好意思……

P1—thjon • 思妇日常

     这首诗是《诗经》里的《伯兮》

原文: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解释:我的丈夫真威猛,真是邦国的英雄。我的大哥执长殳,做了君王的前锋。

自从丈夫东行后,头发散乱像飞蓬。膏脂哪样还缺少?为谁修饰我颜容!

天要下雨就下雨,却出太阳亮灿灿。一心想着我丈夫,想得头痛也心甘。

哪儿去找忘忧草?种它就在屋北面。一心想着我丈夫,使我伤心病恹恹。


P2—乔剥(解剖组)

  纯粹的沙雕,害,我自己面壁,总觉得这一对在一起一定是he,有方言。。。(感觉没啥比方言更爽😢)

方言翻译:

乔:剥剥啊,那么你当我老婆怎么样?

剥:靠!你个小鬼!你脑子坏掉了!








鹿比

剪了个解剖组视频,跪着求大家吃我安利。看一看也好啊!

剪了个解剖组视频,跪着求大家吃我安利。看一看也好啊!

鹿比

依旧短打—接上文

Cp:解剖组
文:Bambi/郝安歌
接上文

剥皮二字残忍血腥的显而易见,真正为王储着想的仆人忧心忡忡地提议,却被一心猎奇的少年定为下一个助演道具。清白的窃贼在拉姆斯的刀下不断辩白,生死攸关,他早已无暇用轻蔑目光盯着那白眼珠的杂种。农夫深知自己沦至今日的缘由。
在恐怖堡一带,无人敢称波顿大人的私生子为野种。
“还等什么?赶快给我惩罚他!我不容许任何犯法之人活在维斯特洛!”乔佛里趾高气扬地呼呵。在说出最后一句话的刹那,他觉得自己就如父亲一样伟大,就如父亲一般是惩恶扬善的英雄。自豪感由心中盘旋而上,黑发仆从言行中表现出的信服更让他确信,自己就是第二个劳勃·拜拉席恩。
“快,给我动手!”...

Cp:解剖组
文:Bambi/郝安歌
接上文


剥皮二字残忍血腥的显而易见,真正为王储着想的仆人忧心忡忡地提议,却被一心猎奇的少年定为下一个助演道具。清白的窃贼在拉姆斯的刀下不断辩白,生死攸关,他早已无暇用轻蔑目光盯着那白眼珠的杂种。农夫深知自己沦至今日的缘由。
在恐怖堡一带,无人敢称波顿大人的私生子为野种。
“还等什么?赶快给我惩罚他!我不容许任何犯法之人活在维斯特洛!”乔佛里趾高气扬地呼呵。在说出最后一句话的刹那,他觉得自己就如父亲一样伟大,就如父亲一般是惩恶扬善的英雄。自豪感由心中盘旋而上,黑发仆从言行中表现出的信服更让他确信,自己就是第二个劳勃·拜拉席恩。
“快,给我动手!”

皮肤脱落,指甲剥落。血腥味从刀划开农夫皮肉的那一刻便在空气中飘荡。拉姆斯此次有备而来,他早在一旁的平房中藏下不同大小的刀具。缺少刑架的确造成不少问题,他们动用了几个身强力壮的护卫才按住因痛苦踢蹬不止的犯人。汩汩涌出的血液染红表面浮金的初秋绿地,私生子本想只剥离对方的左手皮,却又为给人教训而剥下他的整条手臂。
“这一次我只剥你的左臂。下一次,如果再让我听到你口中说出错误的称呼——”他后退一步,像位端详作品的艺术家,实则在欣赏对方眼里的恐惧,“——我会把你的嘴唇割下来喂猪,再把你制成一件斗篷。”拉姆斯的声音低得对方才能听见,继而猛地抬高,面对饶有兴致的王储下跪。人们常提及金发少年的暴虐,在拉姆斯眼里不过是一些有趣的血腥癖好——从他并不反感剥皮就能得出。
“殿下,我已替您惩罚罪犯。请您仔细过目。至于另一位——我希望您能原谅他的过失,谁都有过于担心王储的时候。”他谦卑地垂着头,内心盘算起如何利用自己因此得到的更多机会。
手臂与肩膀的连接处切割整齐,血肉模糊的指缝中也并未看到人皮残存,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比那些蠢蛋宫廷画师要高明不少。乔佛里当即激动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向众人宣布:“我任命你为我的侍卫——贴身侍卫。”皇储又看向跪在一旁战战兢兢的男仆 。“至于他,我身边不需要多嘴多舌的人。把他的舌头割了。你——”他指着拉姆斯,“你动手。”
“是,大人。”

鹿比

无题—暂拟短打

Cp:解剖组[Joffrey Baratheon/Ramsay Bolton]
文:Bambi/郝安歌

“殿下,裸体的人少有秘密,被剥皮的人没有秘密。”拉姆斯故作诡秘地上前两步,声音仅容彼此听见,“我建议您用古老的方式处决窃贼,以体现您的刚正不阿与对历史的尊重。”
自满掺杂着暴虐与喜悦早已从乔佛里·拜拉席恩的一双碧眸子里溢了出来。“我对你的提议很满意,你是王储身边不可多得的有用仆人。我要奖励你,奖励你…”少年人不断重复着,他为如何赐予这份嘉奖苦恼,又忽地转过身逼视那看似谨小慎微的男子,“你想要什么赏赐,我是王储,什么都能给你。”他骄傲地扬了扬手,自豪地宣布。“你想要什么,女人、封地、爵...

Cp:解剖组[Joffrey Baratheon/Ramsay Bolton]
文:Bambi/郝安歌




“殿下,裸体的人少有秘密,被剥皮的人没有秘密。”拉姆斯故作诡秘地上前两步,声音仅容彼此听见,“我建议您用古老的方式处决窃贼,以体现您的刚正不阿与对历史的尊重。”
自满掺杂着暴虐与喜悦早已从乔佛里·拜拉席恩的一双碧眸子里溢了出来。“我对你的提议很满意,你是王储身边不可多得的有用仆人。我要奖励你,奖励你…”少年人不断重复着,他为如何赐予这份嘉奖苦恼,又忽地转过身逼视那看似谨小慎微的男子,“你想要什么赏赐,我是王储,什么都能给你。”他骄傲地扬了扬手,自豪地宣布。“你想要什么,女人、封地、爵位?我能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一切。”未来的国王越说越激动,声音难以抑制地抬高了不少。他凝视着黑发男人躲闪的双眸,鼓励着,“说吧,告诉我你要什么。”
小鬼国王果然如传闻中一样,禁不起恭维奉承。拉姆斯小心地藏好目光中的轻蔑,连忙跪地,佯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小人怎么,怎么敢接受国王的嘉奖。只求、只求、只求您能让我为您展示如何剥皮。”他故意说话磕磕巴巴,表现出下等人被王室威严震慑的模样。
“好,我答应你。”金发少年转过身慷慨地一挥手,却忽略了来自身后人揉杂着贪婪欲望的毫不掩饰的目光,“你有三分钟准备,快去。”


ao3都找不着我吃的cp,愁。只好自己产出。请大家吃我安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