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触手

38.7万浏览    882参与
霁鵺四叶辰

【一个故事】触手X男,强h产。身体改造催乳,特殊题材重口排斥者慎入!!!

你是否有过,在渴望中不断寻找着,一些特殊的题材,因为普通的是已经不能满足你的,心中明白自己,其实更想要看那些,追寻着自己想要的东西,但那稀少的题目之中,几乎很少能让你满足,今天就不要容忍欲望了,尽情的释放吧。

不让胡萝卜是立起,不让你激动的不能自己,这篇文章就是失败的。是否真是如此请在评论区给予答案,给那些特殊的朋友们的礼物,请不要慌张,耐心的等待每章发布。虽然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这个重口。

但作者真的很喜欢触手类这一种比较深沉的重口玩法。

【有些时候就是要蛮不讲理,横冲直撞,强驱而入,上下游走,左右摇摆】

如果十分雷+无法接受的话请自行右下键返回——毕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重口,容...

你是否有过,在渴望中不断寻找着,一些特殊的题材,因为普通的是已经不能满足你的,心中明白自己,其实更想要看那些,追寻着自己想要的东西,但那稀少的题目之中,几乎很少能让你满足,今天就不要容忍欲望了,尽情的释放吧。

不让胡萝卜是立起,不让你激动的不能自己,这篇文章就是失败的。是否真是如此请在评论区给予答案,给那些特殊的朋友们的礼物,请不要慌张,耐心的等待每章发布。虽然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这个重口。

但作者真的很喜欢触手类这一种比较深沉的重口玩法。

【有些时候就是要蛮不讲理,横冲直撞,强驱而入,上下游走,左右摇摆】

如果十分雷+无法接受的话请自行右下键返回——毕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重口,容易接受。作者已经有心提醒了,如果你还要在评论区评论的话,我会伤心。

好的,不扯了,开始!!

>>>>>>>>>>>>>>

夜晚的都市召集着罪恶和犯罪的开始

那并不光只包括人,还包括

【怪物】

“喂!听说了吗?有一种只有会在夜间潜伏出来的怪物,‘它们’只狩猎长得貌美的男性,只要被盯上,就在也无影无踪,

凑过来一点,我跟你说啊,听说,特别是明星或者各种名人,凡是长得帅的,都有遭殃,而且,他们每个人的结局都是消失不见,再也找不到!!”

“这?这是真的吗?太可怕了吧。现在可是科学世界,你怕不是在开玩笑?”

“哎哟,少来了,要是没有大量的人员消失的话,我还会骗你不成,这谣言听说还是有证据的!听说有粉丝或者是经纪人在路过黑暗的街角的时候,看到了恐怖的东西!”

“什么?”

“他们看到啊....那些曾经消失的人,面色苍白,全身赤裸,眼神溃散的从眼前一晃而过!把路过的路人吓得不轻!”

“我去,你说的也太恐怖了吧,你在讲鬼故事吗?”

“哎呀,没有开玩笑啦,主要是这事还有下文。”    “什么下文?!”

“听说这事情还不只少数,偶尔路人无聊,撇向的发现的时候,个个都是这样的,个个都长得比以前更加诱人!妖艳的可怕!

有些人胆大,被诱惑的冲过去的时候就看到那些男人身后隐藏着的黑影动了一下,瞬间那些人就倒了。

同行都不敢过去,第二天被发现的的时候,虽然还活着,但是明显被榨干了。”

“我去,这种事情也太可怕了,美色诱人呢!” “对吧,听说还有人在远处拍了照片,不断的诱惑着某些人明知有巨大的危险还去尝试,结果无一不是第二天发现是被榨干。

要么就是消失不见了。不过经过后面的确认才发现被抓走,消失不见的人也是长得帅的。”

“看来这怪物确实是喜欢美的男人啊。那我就放心了。”

“对了,不过晚上可能去黑暗的角落,像我们这些普通人虽然不会被抓走,但可是会被吸干的!”  “好了!我才不会去呢。”

“不过我告诉你,其实以上都是骗你的,哈哈哈哈‘’   “什么?!骗人的吗?该死的,请我喝酒!”   “好好好,谁让你那么容易上当!这都是谣言”

听着面前的两个醉鬼在阐述无聊的谣言故事。本难得一个人日程安排结束,偷偷跑出来以后,想尝尝怀念的街边小吃。喝喝啤酒,吃吃烤串,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享受的时候。

被迫听着那两个醉鬼大声的嚷嚷,顿时好心情都有点被打散的,男子略微不耐烦地轻“哼”了声。看着面前没有吃完的烤肉以及啤酒。没有兴致的全部一口吃完,整理好衣物,抬起皮鞋就离开了小摊。

如果有心看去,男子身上精细而深黑的衣物明显价格昂贵。那跟旁人不一样的气质,英俊的外表,确实,如果让人看到的话,会很疑惑为什么这样的男子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男人已经开车离去,但却不知,在某一个隐蔽的暗处。一个诡异的没有规则的影子,一晃而过。【我怎么开头越写越诡异了起来?那大家想象一下,一个绝美男子,全身赤裸,皮肤光洁,俊美,睁着一双模糊的,眼神虽然失去高光,但是不管是瞳孔还是从头到脚,一切都是诱人而美丽的,这种被玩坏了的感觉,同时身上还布满了莫名其妙的液体,会不会觉得好了一点♂】

司命难得今天有心情,莫名的想要尝试一下自己很久都没有吃过的烤肉和啤酒。才离开自己然而菜上齐以后,正想耐心的品尝,就被周围喧哗的声音给打断。

顿时握住方向盘的时候都有一点点捏紧,神色无奈。因为自己的性格孤僻沉默,一般特别不喜欢跟人沟通,不喜欢任何吵闹的环境。

小时候家里很穷,听说贫穷的妈妈爱上了富贵的爸爸,最终两人私奔,但没有金钱,终究家境贫寒,妈妈身子瘦弱,最终在生下自己以后,永远闭上了眼睛。

留下了悲痛的爸爸。但仍很爱自己,将自己抚养长大,但由于背叛家门,逃出令家父寒心,趁机被各种亲戚联合给压制,一些比较能赚钱的地方都不会再录用爸爸了。

跟妈妈那个时候就过得很辛苦,两人打着零工,现在只剩下自己和他,爸爸靠着自己吃苦耐劳,省吃俭用,却也只能解决温饱。但哪怕这样,平时只要有钱了都会带自己来这里吃烤肉,笑着摸摸自己的头,并给自己讲讲跟妈妈的故事,并告诉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遇到她。

虽然在她去世的时候非常痛苦,但终究并不恨自己。告诉自己,说自己是他爱的结晶。他也只剩下我了。自己原本也以为能够跟父亲一起继续快乐的生活下去,但终究在生日那一天被打破了。

那一天是自己的7岁生日,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淋着雨跑回家,身上都沾满了雨水,但终究微笑着摸摸头,给自己买了蛋糕。

这时候的父亲,本来英俊的外表也渐渐消瘦了,本来还正值壮年,却因为爱人的死和日子的艰辛,长了许些白发。但自己终究是继承了父亲的因子,对于这样的父亲感到敬畏。

随后与父亲将餐桌布置好,插上蜡烛,父亲先说道:“今天回来的有点晚了,但是放心,时间还没过,我今天回来的早了一点,生日快乐。蛋糕也没淋湿,许个愿吧。”

那一个的少年看着这温馨的烛光,觉得这一刻充满了幸福,就在他握紧双手想要许下心愿的时候。

大门被狠狠的撞开,几个黑衣人突然冲了进来。自己惊讶害怕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但父亲却仍旧冷静地将自己护在身后。

随即,是少年一辈子都不能忘掉并刻在自己心里的痛苦的回忆,他至今也十分痛苦,自己那个时候为什么什么也做不到。

那些人明显是有备而来,他们力大无穷,明显是训练过的。三两下将父亲制服以后狠狠地踢飞想要过来的自己。在父亲挣扎惊慌的呼喊声中将自己狠狠固定住,无法动弹。

同时恶魔的声音响起:“雇主说了,自己的儿子即将继承财产,有备无患,不管你愿不愿意,为了防止你突然改变主意,终究不可放过!但,人要活着,所以。

父亲痛苦而悲痛,自己早就离开了那个地方,舍弃了那个名氏。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那群人还不放过自己。先是自己的爱人,现在还要对自己出手吗?!

由于过度的劳累,父亲的身手明显已经衰弱了,此刻那一个温柔英俊的男人正被几个人绑着,无力挣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勒的生疼。但仍痛苦担心地叫着“父亲..”

听到自己的呼喊,那一个温柔的男人第一次眼神充满了杀意,正更加剧烈的挣扎时,却在看到那一根针头要注射到自己儿子的体内的时候明显僵住了。

父亲很清楚那个针头里的作用是什么!看到那一个绿色的针管,即将注射到儿子的脖子中的时候。“住手!!!”他大吼了出来,一时间绑架的人被震慑住了。

“放过我儿子....给我注射,反正那些人的目的只有我不是吗,如果你们不答应,我就算是碎尸万段,粉身碎骨,也要让你们一起去死!”少年当时虽然听不懂,但父亲却突然转头看向自己,眼神里是诀别,他突然对自己微笑。“放心,别怕,爸爸在,对不起。”

从此少年的世界变成了黑色。那一天晚上雷雨交加,父亲的嘶吼和痛苦传遍了整个屋子。那些人早就走了,他们的目标终究只是父亲。也是父亲最后的求饶,让他们放过了自己。

但,少年的痛苦却没有结束。他的地狱也才刚刚开始。通过见证,少年知道了那一个针管的所蕴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一天晚上以后,父亲疯了。准确来说他失去了理智。他疯狂地撕咬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将所有的家具狠狠地摔得稀巴烂。少年才7岁,他控制不住发疯的父亲的力道,几次被狠狠的推到一边。

但哪怕擦破了很多皮,被那些人闯进来的时候,踢断了几根骨头,仍然坚定地想要阻止突然不正常的父亲。直到,父亲将与自己一起布置的那一个‘家’彻底毁掉,

少年才知道这个温馨的家已经没了,掉在地上的蛋糕早就已经变冷,甚至被踩的稀巴烂。家具七零八落的碎在地上。墙壁上到处都是父亲用力挠墙,留下的血印。

而父亲破坏了很久,也终于力竭着倒在了地上。痴傻地歪着头发呆,那双眼睛也再也没有了高光,嘴角控制不住的流着口水。而幼年的自己,却只能被迫的接受所有的现实。

但他终究只是一个孩子,哪怕以前不管今年任何的艰苦都从来不掉眼泪,坚强的他,这次终究闭上眼,流着泪,哭出了声。

但一切终究是回不去了,父亲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很快抱着自己。仍就痴傻的,盯着某处呆愣的不动。

后来将两人送到医院的还是对面的邻居,邻居是个好人,与自己和父亲相处的非常融洽,还总会给自己和父亲送吃的。早上起来打开门,听到有少年已经哭哑的哭声。而且特别熟悉,立刻察觉得跑向这个一晚都没有再关过的门。

打电话将父子送到医院。

最终结果出来了。医生来到少年的病房,而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少年,同时突然眼光闪烁的看着医生。他十分小心翼翼,嘶哑的问道。

....爸爸,他还好吗?

但回答他的只有医生的摇头,以及随之而来的噩耗。少年惶恐被迫的听着,父亲被注射的脖子处的针管,那是一种摧毁神经的毒药,并且杀伤力极强,直接摧毁大脑

同时那个药剂之中还富含了更高级的毒素,能够让使用者在清醒的时候狂暴,直到力竭为止,会伤害自己,对血的刺激无法抵抗

且,无药可救。最后一刻,像下了死亡判决一样,医生说完了最后一句话,意思就是说

男人,永远都只能那样了。

——————————

换回自己意识的,还是后面车子的喇叭声。司命才冷漠地踩着油门,通过十字灯,往家的方向开去。

在快到家的时候。司命想着,现在离那件事情过去,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自己也沾上了许多的毛病,讨厌医院,喜欢安静,排斥任何人的接近,但终究也做到了了结。

他有缘遇到了杀手师傅,执着着复仇,夺回继承权。查找证据,做事冷血,手段残忍。最终让参与这件事情的人都付出代价。

冷眼旁观者直接一枪毙掉,罪魁祸首扒皮抽筋活活折磨,生不如死,直到死去为止。但终究一切都有做完的一天,而从那时开始,心就空了。

而自己也刚好回到了家。顿时女仆们双双组成两排行礼,而管家也上前打开车门,司命从车上走下。本来就不爱与人说话的他,此刻声音冰冷的像要冻僵空气。

但在提到接下来的人的时候,语气却突然温柔了一点。他没有看向管家,直接说到:“父亲,吃晚饭了吗?”

管家恭敬的微低弯腰道:抱歉先生

“知道了,不怪你,我将食物拿上去,别来打扰我,下去吧。”随即管家与女仆鞠了一躬,默默退下。而男人也早就拿起热好的精心制作的餐盘上了楼。

来到楼上,推开门。明显是父亲,身体看上去有点显瘦,头发稍长,但比起以前明显气色要好了很多,并且身上的衣服宽松又精美,给本来看上去面容僵硬,痴呆的男子添上了几分气质。

可惜,男人身上手脚都绑有锁链。让他无法啃咬自残。而且锁链上都有软垫,也不会蹭破皮。此时男子似乎刚刚大闹过一场,此刻正歪着垂落着头休息。

司命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格外的温柔。他先将餐盘放在一边,然后耐心地将父亲嘴边流出的口水擦掉。才坐在床头,让父亲靠着自己的肩膀。熟练地敲击了一下父亲某一个身体的关节。

本来刚刚还没有任何反应的男人,微微抬起头就张开了口。司命笑了,耐心地喂着父亲,一勺一勺地吃完饭菜。“父亲,饿了还是要吃东西哦。不过现在也做得很好,就慢慢的咀嚼,不要吃太快。”

而男子虽然眼神黯淡无光的一口一口咬着饭菜,但仍就听话的慢慢咀嚼着。其实,以前并不是这样。父亲总是不爱吃饭,每次少年将饭到口旁,父亲都会用手打掉。但少年也没有任何不耐,他只会默默地将饭扫掉,重新热好,再进行新的尝试。

那天晚上过后,少年变了,他对任何事情都特别有耐心。也没有想消耗的负面情绪。始终保持着平静和冷静的态度去对付任何事,不过只有在面对喂饭这件事才会稍微温柔,冰山融化露出笑容。

从少年时起开始不断训练,不断重复,不断尝试,到了青年,再到现在,一切也有了回报。现在少年可以通过暗示父亲的某一个身体关节,得到父亲的反应。

看着父亲耐心的吃完饭。估摸着父亲的时间,抱起父亲,无视锁链发出的叮当响,带父亲入厕,并帮他淋浴洗漱。其实父亲也并没有多老,后来经过少年特意的保养。

维持在了一个很健康的水准,此时的年龄也正好是一个男人一生中成熟老练的巅峰时期。看着父亲现在也如此的俊美,少年也很开心,他熟练地将男人抱上床,亲吻一下父亲的额头。

“啊~啊,啊”被锁链绑住的男人没有注射镇定剂,此时仿佛恢复过来的发出声音想要动弹。习惯性地听着父亲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但司命还是温柔的将父亲枕在自己的胸前,抚摸着父亲已经有点发白的头发。“父亲抱歉,忍耐一下。”随后便将旁边被封锁着抽屉里,一只小型镇定剂毫不犹豫的注入男人脖颈。

一会儿,本来正在低喊的男人,头瞬间无力的垂落在司命的肩膀处,眼睛在慢慢闭上。“父亲,今天我去了以前的那个烧烤摊,那个还是很好吃的。就是有点吵,所以我就先回来了。”

司命就这样说着,男人则也默默的最终闭上了眼睛。过了很久,突然听见说话的人滴下了泪水。“父亲,对不起,让你强行陪了我这么多年。但,你这样活着果然还是很累呢...对不起,因为我一直都不敢一个人活下去。

我失去了勇气,失去了一切,变得懦弱,那些伪装终究只是伪装而已。我害怕在一个人,所以哪怕知道,或许你再也不可能回来,也要让你如行尸走肉般留在我身边。

但,也够了。爸爸,你安心去陪妈妈吧。晚安。”说完,司命帮已经闭上眼的男人,轻轻放在枕头上,盖上被子,离开了房间。

第2天,是葬礼的举行,天下着大雨。少年没有接过管家递过来的伞。他走向外边瞬间衣边被淋湿。他放下一朵白花,那双眼瞳中闪烁的是悲凉。

随后,男人说,谢谢你所给予的一切,再见。

司命没有相信任何人,所以他没有请任何人来参加这一场葬礼,挥手让管家先回去,就默默的在墓碑前发起了呆。

过了很久,雨也停了,男子早就已经被打湿,但仍没有动一下。然而这个时候,一晃虚影突然向男子挥过来。

下一秒男子所在的地方人已经消失,只留下了一个墓碑和一朵白花。

【唉呀,本来是想写触手的,怎么第1句话全写成故事了,没办法,太爽了,就是忍不住下一话,我要开始了】

ljxYuki🌸
改改自家Tabitha的配色但...

改改自家Tabitha的配色但不知道哪一个最好看

改改自家Tabitha的配色但不知道哪一个最好看

时屠无渡
哎呀,还是在危险边缘来回跑

哎呀,还是在危险边缘来回跑

哎呀,还是在危险边缘来回跑

麻辣小龙虾的阿崽

【魔鬼网x李泽言】与植物共舞

  生日我这么对待老李真的好吗??

  植物小破车,雷者慎入!指路——↓

[图片]
[图片]
[图片]

https://archiveofouro与植物共舞wn.org/works/22229167

  生日我这么对待老李真的好吗??

  植物小破车,雷者慎入!指路——↓

null
null
null

https://archiveofouro与植物共舞wn.org/works/22229167

百慕大三角的猫头鹰
老福特过分了啊,又被屏蔽了

老福特过分了啊,又被屏蔽了

老福特过分了啊,又被屏蔽了

公子小明
度假什么的最喜欢了~ 我自己长...

度假什么的最喜欢了~

我自己长了衣服,可不是暴露狂哦

度假什么的最喜欢了~

我自己长了衣服,可不是暴露狂哦

狸猫氧化钙。

可能有点密集和精神污染……?是花了两天不到的时间涂完的超菜无偿

因为设定蛮克的所以试着玩了玩疯狂山脉梗,虽然我只是个半吊子而已,而且修格斯大概也没有这么大的嘴巴2333

我真的不会画这种超级细的画面,已经完全画不出之前那张主角组的味道了真的好难啊

也许慢慢来和之前那张一样花三天还是可以的?

可能有点密集和精神污染……?是花了两天不到的时间涂完的超菜无偿

因为设定蛮克的所以试着玩了玩疯狂山脉梗,虽然我只是个半吊子而已,而且修格斯大概也没有这么大的嘴巴2333

我真的不会画这种超级细的画面,已经完全画不出之前那张主角组的味道了真的好难啊

也许慢慢来和之前那张一样花三天还是可以的?

峡谷偷猪贼无音
【④烈白】嘟嘟嘟,发车了依然是...

【④烈白】嘟嘟嘟,发车了
依然是我最爱的烈白
烈白大法好啊
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被吞就私聊我,我真是太高产了,我爱我自己!

【④烈白】嘟嘟嘟,发车了
依然是我最爱的烈白
烈白大法好啊
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被吞就私聊我,我真是太高产了,我爱我自己!

坠落现世

愚蠢的触手24



地下的空间并没有地上那么冷,隔离室内的墙壁显得阴湿,静荷送进来的食物大多是好储存的饼干,两瓶子烧开的凉白开水,一包拆开过的坚果,那板过期的巧克力被反复融化后又凝固。如果是以前,贸然吃下它十之八九会闹肚子,但现在却几乎没有了这个烦恼,活下来的人在一定程度上都加强了体质,或者说那些体质差的人,在第一轮的灾变中就已经死去。这就像是一场突然起来的极其严酷的优胜劣汰。

常贤并不讨厌静荷的粘人,手里肢体柔软又坚韧,原本微凉的肢体在他掌心捂热,他的体温温暖了静荷,理智上常贤清楚自己该让能够自由活动的静荷去打听一下这个生存基地的基本情况,但情感上他一刻也不想离开她,她处世不深若是之前怕是更能够放心一些,但现在不...



地下的空间并没有地上那么冷,隔离室内的墙壁显得阴湿,静荷送进来的食物大多是好储存的饼干,两瓶子烧开的凉白开水,一包拆开过的坚果,那板过期的巧克力被反复融化后又凝固。如果是以前,贸然吃下它十之八九会闹肚子,但现在却几乎没有了这个烦恼,活下来的人在一定程度上都加强了体质,或者说那些体质差的人,在第一轮的灾变中就已经死去。这就像是一场突然起来的极其严酷的优胜劣汰。

常贤并不讨厌静荷的粘人,手里肢体柔软又坚韧,原本微凉的肢体在他掌心捂热,他的体温温暖了静荷,理智上常贤清楚自己该让能够自由活动的静荷去打听一下这个生存基地的基本情况,但情感上他一刻也不想离开她,她处世不深若是之前怕是更能够放心一些,但现在不是之前的情况。

在离开那极寒之后,手脚从冰冷渐渐回暖,身体上的温暖和舒适后,让本来是多作用于在周身形成保护膜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自己与静荷体温不流失的能量,试探性的侵入墙壁上那埋入在土层后的生物管状物。

极细的血管,丰富的神经,坚韧的肉壁,强壮的肌肉,这一切都深埋在墙壁泥土砖石之间。

静荷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条狭窄的过道,这间隔离室在走道的最末端,宽至十厘米后的铁门,过道上只有一盏小灯提供着仅有的光亮,一直散不去的那股像是自己闻到过一股的酸味。暗黑中只有入口处有人类的声音。

漫长的48小时,常贤的吃睡拉撒就在那小屋子里,他膝行按照静荷在门后提供着的提示,找到了那位于角落的便盆。密闭不透风,粪便尿液的臭味。

出了隔离室,那包坚果换取了一张最低权限的的通行证。按照两人通过的楼梯与电梯来说,常贤最开始的推断的足有百米的深度并不会误差很大,那么这就是一个对于一个普通富豪来说并不现实的可能,百米深已经足够是国家埋藏核废料的深度,而挖掘到100米深,并且占地不小,这需要一个及其浩大的工程,在国家内可知道的明面上的富豪能做到这样的人也只在百个内。

当然不能忽略这是一个天然洞穴的可能性,但这周围在常贤的认知范围之内,在这座汉列市周围,并不存在这样巨大的洞穴,或许在第二次天灾时地震使得它暴露在外,但周围全部都是人工痕迹。

静荷将交了入境费用后剩下的食物妥善的保存在她的胸腔里,这是很少会发生需要进行360°旋转的位置,她仰头看着顶上的大块的岩石反射下来雪光,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像是没有发生灾变前的旅游胜地,那些自己或许一辈子都不能见到是只能在静荷的记忆力回想的地方,人多的就像是自助餐,儿童妇女黑


公子小明

“国安部向克苏鲁局致以圣诞节问候,希望某些雇员在地球期间能够正确着装以及拟态。”

“国安部向克苏鲁局致以圣诞节问候,希望某些雇员在地球期间能够正确着装以及拟态。”

永恒的食莲者

一个比较报社的猎奇脑洞,略克苏鲁

能孵化出无法用常识解释的触手邪神的卵,被一个高瘦黢黑的赤脚医生以“灵药”的名义卖给了一名因病症和校园暴力双重原因休学的初中女生。

  女生从小到大一直十分不顺,她容易生病,被父母管的很严,而且因为长期被人欺凌而没有自信、封闭内心、不舍得用好东西、自暴自弃地在学校得过且过混日子、还有非常非常严重的被害妄想症。经常会黑化并脑补自己把欺负自己的人剁成肉酱(物理)什么的。但她也是会怀春的少女,她经常梦想自己能够遇到能给自己慰藉、保护自己的成熟帅哥(但以她的心态、情商和交际圈子,这基本上不可能)。

  吃下“药”之后,邪神在她体内迅速孵化,并与她合而为一。她还保留着之前的记忆、性格和喜好...

能孵化出无法用常识解释的触手邪神的卵,被一个高瘦黢黑的赤脚医生以“灵药”的名义卖给了一名因病症和校园暴力双重原因休学的初中女生。

  女生从小到大一直十分不顺,她容易生病,被父母管的很严,而且因为长期被人欺凌而没有自信、封闭内心、不舍得用好东西、自暴自弃地在学校得过且过混日子、还有非常非常严重的被害妄想症。经常会黑化并脑补自己把欺负自己的人剁成肉酱(物理)什么的。但她也是会怀春的少女,她经常梦想自己能够遇到能给自己慰藉、保护自己的成熟帅哥(但以她的心态、情商和交际圈子,这基本上不可能)。

  吃下“药”之后,邪神在她体内迅速孵化,并与她合而为一。她还保留着之前的记忆、性格和喜好,但因为邪神的影响而变得充满了戾气和进攻性,身体还能伸出触手(可攻可防可穿刺可缠绕可鞭打可开菊,)。在用触手击杀了平时欺负她的家伙之后,她在邪神的引导下前往不同的平行世界,开始捕猎各种不同种族的帅哥(因为是邪神所以很强,猎杀仙人神明圣人什么的跟玩似的)。

  气运和贵人的血肉对邪神来说是满汉全席级别的珍馐,对方越英俊、越强大、越身居高位对她而言越有价值——她榨取价值的方式就是不断地用触手啪他们,把他们玩坏玩残了之后就吃掉(很讲究地吃),猎物在整个过程中越痛苦,她得到的滋养就越多。


邪神化的她还有把猎物的头颅做成标本的爱好


(其实这个脑洞就是怼bg的炉鼎双修以及藏传密宗相关等一类必须是女性被迫害压榨虐杀的梗,但我觉得……我的这个脑洞写到后面很容易会没新意,对于被害者来说也是“可以躲避的天降横祸”而不是“无法反抗的命运”,欢迎各位提建议)


汤勺子
——同化—— “You'll...

——同化——

“You'll live out in the dartest space.”


——同化——

“You'll live out in the dartest space.”



星辰之子月神

Flower Angel's Death Quest Cpt.2 Part.3

"OK, It's high time that I should start Plan Beta."

The moment Phantastic had known the death of Ann and Tabas she called back all the tentacles, and let all the nearing tentacles binds herself in a very...(Censored because I want to pass the examination)

4 hours later.

When Phantastic...

"OK, It's high time that I should start Plan Beta."

The moment Phantastic had known the death of Ann and Tabas she called back all the tentacles, and let all the nearing tentacles binds herself in a very...(Censored because I want to pass the examination)

4 hours later.

When Phantastic camed out from Flower Palace, she was almost worned out, and there's some strange liquid still on her body, especially legs and wings. A happiness facial expression wa showed on her face because of the tentacles. Don't ask me what Phantastic had done.

"Huh, huh...I'm gonna have a rest."

Then she found a soft bed and lied in without thinking, even if there was the blood on the sheet. But she didn't care more about it, at least better than none.

The moon rose, moonlight shone on the dome of Flower Palace, made this palace becamed more beautiful. And something else, the ending were sured.

What is the concrete content of Plan Beta? It's that Phantastic had to make herself as a birthing machine to born more "puppets" from tentacles, in order to make the whole Laberl in her's control, and find other survivors as well as kill them, then begin Plan Sigma.

"Merimie..."

She felled in dream so fast, amd so deep that almost nothing could wake her up.

But a few minutes ago, when Methermophis felt some strange mobs climbed on the tree and made a huge noise at this night.

"Andrew, can you see something strange?"

Andrew lit up a lantern to lighting the surroundings, they were the master(s) of hide-and-seek. So it was too hard to found them out without watching carefully.

"Nothing."But his intuition tolds him something strange mobs hiding themselves as the surroundings, so he kept alert at present."And, we should go."He said this, dragged Methermophis' arm and began to ran away.

All in a sudden, many of tentacles appeared and surrounded them. The mana echo tolds Andrew their seek was familiar with the seek on his left ear, where Phantastic touched and enchanted.

"God damn it." Andrew said angrily and picked out his dagger to cut off his left ear."Methermophis, we should fly farther! Now!"

minetrans

摸一张音板
也就是声波扒下面罩的模样,p3是声波刚刚复活后的形象。
p4就是日版复活后的声波的形象啦。
这里的音板变形为一辆甲壳虫汽车哦~~

——————————————

    站在站台上的有三个霸天虎,中间那个最为张狂的是新任的霸天虎首领——惊破天,而他身边还站着一位有着弧形肩甲,看起来较为低调的霸天虎战士——音板。
    音板想起自己诞生的那天,脸上破损的面罩让他看起来像个小丑:“谁还需要这种面罩!”他不知道自己之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就这个面罩,他知道他的前世一定是个畏畏缩缩,不敢直面恐惧的人。
   ...

摸一张音板
也就是声波扒下面罩的模样,p3是声波刚刚复活后的形象。
p4就是日版复活后的声波的形象啦。
这里的音板变形为一辆甲壳虫汽车哦~~

——————————————

    站在站台上的有三个霸天虎,中间那个最为张狂的是新任的霸天虎首领——惊破天,而他身边还站着一位有着弧形肩甲,看起来较为低调的霸天虎战士——音板。
    音板想起自己诞生的那天,脸上破损的面罩让他看起来像个小丑:“谁还需要这种面罩!”他不知道自己之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就这个面罩,他知道他的前世一定是个畏畏缩缩,不敢直面恐惧的人。
    “声波?!”一个惊恐地汽车人战士喊,“那个可怕的恶魔回来了!”
    “我不管声波是谁,但我现在有我自己的名字,我叫……”音板的圆形大灯因为破损闪烁了一下,随即收音机处开始播放音乐——
    “🎶灰沉沉的夜色下
    被灯光点亮的城市
    把多瑙河的波光化为金花
    金色的花朵啊
    你在河中这样的美妙!
    金色的花朵啊
    你在空中飘荡起舞!🎶”
    随着歌声响起,音板也扯下自己的面罩,那张骷髅般的面孔在灰暗的月色下映照出恶魔般的狰狞。他身后,拖着四根声波标志性的触手,此时像是披风在身后摇摆。
    音板巨大的爪子步步逼近那名汽车人士兵,说出了这个士兵生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他的名字——“音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