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誉嫣

3290浏览    46参与
没有明天

上下是新月(五)

我流03誉嫣+峰复

—————————————

不多时,段誉和王语嫣回来了。王语嫣走在段誉几步后的位置,段誉一边走一边确认对方的状态,生怕王语嫣不小心崴到脚。

他们两在前面不远处发现一间破庙,虽然荒凉,但总好过席地幕天的过夜。于是四人又赶着马车往破庙走,途中王语嫣因为慕容复肩头披着的大氅,歪着头盯了慕容复好一会,又偷偷看看萧峰,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到了夜间,萧峰升起火,四个人围着火堆坐着。夜里还是有些凉,王语嫣拢了拢自己的衣袖,抱膝坐在地上。

段誉眼尖,见王语嫣嘴唇发白,忙问:“王姑娘你还好吧?冷吗?”

王语嫣摇摇头,只说还好。段誉当然不信,可他自己带的也都是轻薄衣物,每一件能给...

我流03誉嫣+峰复

—————————————

不多时,段誉和王语嫣回来了。王语嫣走在段誉几步后的位置,段誉一边走一边确认对方的状态,生怕王语嫣不小心崴到脚。

他们两在前面不远处发现一间破庙,虽然荒凉,但总好过席地幕天的过夜。于是四人又赶着马车往破庙走,途中王语嫣因为慕容复肩头披着的大氅,歪着头盯了慕容复好一会,又偷偷看看萧峰,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到了夜间,萧峰升起火,四个人围着火堆坐着。夜里还是有些凉,王语嫣拢了拢自己的衣袖,抱膝坐在地上。

段誉眼尖,见王语嫣嘴唇发白,忙问:“王姑娘你还好吧?冷吗?”

王语嫣摇摇头,只说还好。段誉当然不信,可他自己带的也都是轻薄衣物,每一件能给王语嫣御寒。

慕容复听了倒是解下萧峰披在他肩头的大氅,挑眉看了一眼萧峰。萧峰略微点了下头,慕容复立刻把大氅抖开,将表妹裹进去。

“表哥?”王语嫣下意识就想推拒,慕容复的脸色一直不好,他才应该多穿些才是。

慕容复半跪在她身前,将大氅的系带打了个漂漂亮亮的结,又为她将下摆理好,“听话。表哥有内力,不怕。”

于是王语嫣乖乖点头,裹好大氅,她今天也累了,不一会就倚着柱子睡着了。至于段誉,看见慕容复给王语嫣披衣时就闭上双眼,开始是不想见这对表兄妹相亲相爱,后来却是真睡着了,头一点一点的。

萧峰见慕容复把大氅给他表妹了,又从自己的包裹中翻出一个酒囊,想着喝点酒的话也能暖和些。他冲慕容复晃晃酒囊,慕容复点头,又指指外面,他不想打扰王语嫣睡觉。萧峰自然不在意是在屋内还是在屋外喝,就和他一起走到外面去。

这庙实在荒凉,院子里杂草丛生,连个落脚的地都难找。萧峰索性跃上围墙,坐在这破庙的墙垣之上。他刚一坐稳,慕容复便也到了。

“慕容公子好轻功。”萧峰见他动作利落,像只燕子一样略到他身旁,淡蓝色的衣袍在月光下展开,仿佛发着光一样,忍不住夸赞一句。

“萧兄说笑了。”慕容复扯扯嘴角,他可没忘记之前去追慕容博的时候,自己落下萧峰一大截的事情。

萧峰自己往口中灌了一口酒,才想起来自己是邀慕容复一起的,不知道对方是否介意和他共饮,抓着酒囊的手一时僵在空中。慕容复从他手中拿走酒囊,也往口中送了好大一口,似是全然不在意方才萧峰才喝过的样子。

这倒是出乎萧峰意外。

慕容复淡淡开口,“怎么?不是萧兄要请在下喝酒的么。”

萧峰一笑,“是萧某想左了,本以为慕容公子不愿与萧某这样的粗人共饮。”

“这也难怪。”慕容复将酒囊还给萧峰,“萧兄心里在下怕是个成事不足却偏要白日做梦的公子哥吧。”

“慕容公子说哪里的话。”萧峰掩饰似的又喝了口酒,慕容复说的和确实他内心想法大差不差。在他心里大宋虽然内忧外患,但汉人皇帝的江山可稳得很呢。慕容家龟缩在姑苏乡下,一没兵而没钱,若是颠覆成了才真是见鬼了。

慕容复哼了一声,也没在继续纠缠,“我当初在西夏的和一品堂的士卒们混在一起的时候,比今天还要破的地方都住过。”

“一品堂?”萧峰愣了,他倒是没想到慕容复还和一品堂有关系。

“只呆在燕子坞可做不了什么。”慕容复看着月亮,“我在西夏呆了几年,本想趁机杀了西夏皇帝,好让他们找大宋的麻烦。谁知西夏皇宫里有个绝顶高手,根本近不了皇帝的身。”他自嘲笑笑,“现在想来,我倒真是我爹爹的儿子,只是我爹爹的计划实现了,而我却灰溜溜地跑回中原。”说完又抢过萧峰的酒囊灌了好大一口酒进肚。

“可就算你杀了西夏皇帝又有什么用呢?”萧峰摇摇头,“你杀了这一个皇帝还会有下一个。新皇登基或许会找大宋麻烦,可最后不过是两方为了自己的利益再媾和一次。遭殃的只是边界百姓罢了,皇帝的统治可不受影响。”他顿了顿,“令尊的计划便是成功了,可结果如何?平白死了这样多人,造成这几桩惨剧,大宋的江山却还稳稳当当。”

慕容复不说话了,只沉默地喝酒,他心知萧峰说的不错,但又如何?他慕容家沦落至姑苏燕子坞,要复国便只剩下这些杯水车薪的阴谋诡计了。

萧峰带来的是大辽的酒,不仅酒粗,度数也高。慕容复默默喝掉大半袋子后,酒劲上涌,才发觉自己似乎醉了,头晕得很。

萧峰还在他耳边喋喋不休,像是在劝他苦海无涯早日回头,听得他心烦气躁,便将酒囊塞回萧峰怀里,眼角吊起,狠狠地瞪了一眼萧峰,“萧兄贵为南院大王,自然是比在下格局大得多。既要指点江山,又要心系黎民百姓,实在是令人自惭形秽。”说完也不理萧峰,跃下墙垣,径直走进庙中。

萧峰捧着自己的酒囊,楞楞地看着慕容复的背影,心里也冒起火来,他一片苦心想劝对方不要再执着虚无缥缈的复国梦了,反倒挨了一堆讽刺。慕容复这家伙可真是冥顽不灵。

可他又想起慕容复被酒烧的通红的双颊和那双亮的惊人的眸子,莫名有些慌,只觉得虽然被慕容复瞪着,心里却隐秘地有些快活。

他自己都觉得不对劲,索性将慕容复剩下的一点酒全喝了,又坐在墙上吹了会风,往回走的时候希望慕容复也已经睡了。

可他走进去看见慕容复真的睡了又有些失望。或许是慕容复回来的时候惊醒了王语嫣,小姑娘分了一半大氅给自己表哥,两个人靠着同一根柱子睡着。

萧峰看见慕容复即使是睡着,眉头都锁得死死的。

连梦里都要为复国奔走么?

他无声地叹口气,又拨了拨火堆,让它烧的再旺些,也找了个地方睡去了。

没有明天

上下是新月(四)

我流誉嫣+峰复

————————————————

王语嫣听了,偷偷转过头去,用袖子掩住下半张脸,深吸一口气才转过头去看萧峰如何答复。

萧峰却并不把慕容复的尖刻言语放在心上。若不是慕容博和萧远山“心意相通”搞出这一场大戏,萧峰才不会把少室山下发生的一切抛诸脑后。放下之后他又觉得心里不忍,觉得慕容复不过和自己一样是个可怜可悲之人。更何况在萧峰看来,慕容复连武功都不必使他放在心上,更别说其他的了。慕容复现在的行为于他不过是街角救下一只野猫,心里不安挠人两下,虽不可爱但倒也无可厚非。

因此萧峰只当没听到,仍旧把慕容复夹在胳膊里,直到他们要的马车来了,才和王语嫣一起扶着慕容复坐进去。他们三人坐进...

我流誉嫣+峰复

————————————————

王语嫣听了,偷偷转过头去,用袖子掩住下半张脸,深吸一口气才转过头去看萧峰如何答复。

萧峰却并不把慕容复的尖刻言语放在心上。若不是慕容博和萧远山“心意相通”搞出这一场大戏,萧峰才不会把少室山下发生的一切抛诸脑后。放下之后他又觉得心里不忍,觉得慕容复不过和自己一样是个可怜可悲之人。更何况在萧峰看来,慕容复连武功都不必使他放在心上,更别说其他的了。慕容复现在的行为于他不过是街角救下一只野猫,心里不安挠人两下,虽不可爱但倒也无可厚非。

因此萧峰只当没听到,仍旧把慕容复夹在胳膊里,直到他们要的马车来了,才和王语嫣一起扶着慕容复坐进去。他们三人坐进马车才发现这样便只剩段誉一人坐在外头,手里拎着马鞭。

看来是要劳烦大理镇南王段世子赶车了。

萧峰有些过意不去,撩起帘子,“三弟,你要我帮你么?”

“不必不必。”段誉摆摆手,“大哥你这样奔波,好生歇息吧。就让小弟为你们赶车。”

萧峰就也承他好意,缩回马车里,和王语嫣一左一右坐在慕容复两边。

慕容复自上车就闭起双眼打坐,萧峰也不好意思和王语嫣搭话,一时间车里静得很。不多时,段誉看见经过的田野漫山开花,邀王语嫣出去观赏。王语嫣瞧了一眼慕容复,见对方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便冲萧峰轻轻点了下头,钻出马车坐到段誉身边去了。

段誉没想到有慕容复在,王语嫣还会回应她,真是大喜过望。又见王语嫣似是为了慕容复愁眉不展,于是搜肠刮肚讲些应景的趣事与笑话给对方听。

段誉从小通读经典,学的还杂,除了遇到武功就大喊救命外,其他什么事都能说上两句。王语嫣养在深闺里,又一门心思研究武学典籍,慕容复又少给她讲这些,此刻听的津津有味。又看见段誉殚精竭虑地想要逗自己开心,王语嫣心下感动,忍不住开口道,“段公子,你对我真好。”

段誉一愣,挠挠脸颊,“王姑娘你这是说哪的话呀。”说完不知想到哪去,一张脸通红。

王语嫣也自知莽撞,忙岔开话题,指着田野上一丛丛的金黄色小花问段誉可知是什么品种。段誉清清嗓子,仔细端详后吞吞吐吐地告诉王语嫣自己也不知道。

王语嫣见他窘迫,忍不住笑出声,“原来段公子也有不认识的花呀。”

“那是自然,天下花有这么多,我怎么认得全呢。”见王语嫣笑了,段誉也呵呵笑,“不过要是我喜欢的花,我可绝不会认错。哪怕她跟千千万万的花朵们在一起我也能一眼认出。”

王语嫣知道他这又是在说痴话了,撇过头不去看他眼睛。段誉于是也不接着说了,只继续像刚才那样,挑些逸闻趣事说给王语嫣听。

马车压过石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盖过车里一声轻不可闻的冷哼声。

行了大半日,四人找了个空旷地方停下,段誉和王语嫣去看周围是否有人家,留下萧峰和慕容复看行李。

萧峰见慕容复冷冰冰地盯着段誉,有些好奇地开口,“慕容公子,你若是不喜欢王姑娘跟着我三弟,刚刚为什么不自己带王姑娘去?这样的事情,你和我三弟谁去都一样。”

可能是在少室山下能撕破的脸皮都撕破了,慕容复再不和萧峰摆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干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于是慕容复只瞥了他一眼,嘴角都懒得勾一下,“萧兄这话倒是好笑,我表妹叫来的人她自己喜欢不就行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话里对段誉的不喜倒是半点不掩盖。

萧峰听得好笑,这人现在倒是半点不掩饰自己了,他就也不再对慕容复说些冗词,“萧某只是觉得有趣,慕容公子每次看见我三弟就免不了冷哼一声,还以为是因为我三弟唐突佳人了。”

最初确实如此,慕容复在小磨坊遇到浑身湿漉漉的王语嫣和段誉时是真的想杀了他。没想到段誉这臭小子武功不精,扮猪吃老虎倒会得很,最终也没杀成。只是慕容复心里复国总是排在第一位的,他要的兵马财富权势王语嫣通通给不了他,王语嫣要的一心一意柔情蜜意他也没有。眼见段誉在时王语嫣脸上的笑容愈来愈多,慕容复心里知道表妹和段誉这小子迟早会在一起。本来少室山若是如慕容复所愿自己做了武林盟主,他或许还有纠结儿女情长的闲心;但少室山他慕容复成了好大一个笑话,倒要劳烦王语嫣这样一个小姑娘出来为自己说话。慕容复一来心乱如麻,复国和自绝于世轮番在他脑子里打架;二来他也不愿再耽误王语嫣,他表妹好好一个女孩,合该过自己的快活日子而不是和他这样一个复国傀儡搅在一块。

但是段誉,想到这他又冷哼一声。

萧峰见他沉默半晌,又听他冷哼,料想这慕容公子是难开金口了。没想到慕容复却说话了,“只是觉得你这三弟和我天上地下罢了。我一出生就被告知我们慕容后裔一生唯有能复国才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因此每日悬梁刺股,练功习武。可我虚度这二十余载,结果怎样萧兄你也看见了不是?而段誉。”他咬牙切齿地哼笑两声,“这位大理的段世子,一出生就知道自己将来是要做皇帝的。可他却活得自在,半点没有为国为民的样子,日日游手好闲追着我表妹跑。还不知从哪里搞到了上乘武功秘籍,你瞧瞧,自己不愿学武最后倒成了一等一的高手,这样的运气倒哪有呢?可见上天对人倒也是偏心得很呐。”

萧峰却摇摇头,“人本就各有各命。慕容公子怎知自己不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焉知非福?”慕容复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样,捧腹大笑,几乎喘不过气来,“莫非萧兄你得福了?你爹爹把你送给宋人,又擅自为你安排了如此波澜壮阔的一生,到最后萧兄高兴么?快乐么?还要屈尊降贵和我混作一路。想当初丐帮帮主多大威风,结果却成了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少室山下萧兄没听见么?那样多的人要杀你呢。”

“可我已是大辽的南院大王。”

“是了。”慕容复笑完,理理衣角,“想来萧兄还是比在下幸运些的。”他转头望向萧峰的眼睛,他的眼睛亮得惊人,像是刀子一样甩在萧峰身上,“只是萧兄,这南院大王是你想当的么?”

萧峰语塞,当然不是。他才不要当什么南院大王,也不想再管这些宋辽屁事,他只想带着阿朱,在塞外放马牧羊,做一对最普通的牧民夫妻。自从他成为萧峰的那天起,最快乐的日子便是和阿朱赶往小镜湖的路上,那时阿朱还不是段正淳的女儿,而他也只是一个想要结束一切和心爱的人归隐的普通人。

你看,他们果是一路人,不过才见面一天,慕容复便能一刀扎进他死穴,萧峰长叹一口气,“慕容公子明知答案,何必再问。”

慕容复便真的不再问了,将手揣进袖口,望着段誉和王语嫣离去的方向。萧峰见他脸色苍白,犹豫再三,还是解下自己的大氅,盖在慕容复的肩头。慕容复动了动嘴唇,最终既没有将大氅还给萧峰,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拢了拢大氅,领口一圈棕色的绒毛让慕容复的脸看起来愈发精致。

他的眉头就没有展平过么?萧峰看着慕容复蹙起的眉峰想,他忍不住想知道,若是能让这人放下一切活一天,会是怎样的光景呢?

没有明天

上下是新月(三)

我流誉嫣+峰复

——————————————

到了客栈,萧峰先帮王语嫣把慕容复送回房间。他瞪着慕容复半晌没动作,还是慕容复自己出声,“萧兄放心,还有我表妹在这呢。我当着她的面难道还能做傻事吗?”末了还冷哼一声,像是在说萧峰是天下第一大傻蛋似的。

萧峰摇摇头,完全忽视慕容复带刺的话,只是在想慕容复现在脸苍白的像鬼一样,怎么看也不能让人放心。不过这么大一个人也不能一直点着,萧峰还是给他借了穴,他把空间留给慕容复和王语嫣后,出去找了段誉。告诉他自己要先去找燕云十八骑处理点事再回来,特地还嘱咐他注意点慕容复房间,如果听到什么不妥要立刻进去。

段誉点点头,在一楼找了张桌子坐下,托着腮眼一眨不眨地...

我流誉嫣+峰复

——————————————

到了客栈,萧峰先帮王语嫣把慕容复送回房间。他瞪着慕容复半晌没动作,还是慕容复自己出声,“萧兄放心,还有我表妹在这呢。我当着她的面难道还能做傻事吗?”末了还冷哼一声,像是在说萧峰是天下第一大傻蛋似的。

萧峰摇摇头,完全忽视慕容复带刺的话,只是在想慕容复现在脸苍白的像鬼一样,怎么看也不能让人放心。不过这么大一个人也不能一直点着,萧峰还是给他借了穴,他把空间留给慕容复和王语嫣后,出去找了段誉。告诉他自己要先去找燕云十八骑处理点事再回来,特地还嘱咐他注意点慕容复房间,如果听到什么不妥要立刻进去。

段誉点点头,在一楼找了张桌子坐下,托着腮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二楼的房间。没过一会就看见王语嫣打开房门,像是在找谁。看见段誉坐在楼下,王语嫣便出声喊他。段誉听见王姑娘叫自己,运起凌波微步就飘上楼,“王姑娘,你找我?”

“段公子,我要回房间去把我的行李收一下,你可以帮我进去盯着我表哥吗?我怕他溜走。”

听到收拾行李四个字段誉大惊,“王姑娘你要走了吗?”

“是呀,我想带我表哥离开这儿。但是我也不知道之后要怎么办。”王语嫣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避开段誉的视线,顿了一顿才有开口,“如果段公子愿意的话,我们一块儿好不好?”

段誉被突如其来的邀请打蒙了,眨了眨眼睛,“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王语嫣认真点点头。

“好好好,这太好了。”段誉笑得合不拢嘴,“你慢慢整理,我这就帮你去看看慕容公子。”说完就推开慕容复的房门冲了进去。

王语嫣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里,脸颊绯红的捂着嘴笑,然后快步回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自家表哥和段公子不对付,王语嫣决心要用最快的速度把东西收拾好。

而慕容复确实在看见段誉的第一眼就冷笑一声,所幸他顾念着王语嫣,把冷笑声强压在心里,段誉听不见。他换上新衣服,收好了自己的行囊走到外间的时候,段誉正坐在椅子上玩自己的扇子,嘴里似乎在念叨着什么,一边念还一边笑。王语嫣在门口和段誉说的话慕容复自然听到了,但他表妹邀请的人自己自然不会把对方赶跑。于是他把手里的包袱砸在桌子上,“段公子?”

段誉被他吓了一跳,一下子站起身,“慕容公子你好啦。”说着话间段誉偷瞄慕容复,除了脸色苍白和脸上的伤口之外,换上新衣服的慕容复又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了。

“自然是好了,多谢段公子费心。”慕容复假笑着敷衍他,拉开椅子坐下来,手撑着额头一眼都不多看段誉。他在少室山下先受了伤,又经历了情感上的大起大落,现在虽然看起来没事,实则脑袋里嗡嗡作响。

段誉也知道慕容复不喜欢自己,他们两本没什么话好说,因此也不会主动搭话,只尽量在慕容复身边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心里祈祷王姑娘快快回来。

好在王语嫣很快就推门进来,打破了这间屋子死一样的安静,“表哥,段公子,你们还好吧?”

“好的很好的很。”段誉开心地站起来,把王语嫣迎进门,“王姑娘你和你表哥说话,我也回屋去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

“好的呀。”王语嫣笑着点点头,“那我们等你。”

段誉点点头,飞快地溜走了。

慕容复在他俩说话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假寐,段誉走后王语嫣半蹲在他身前,扯扯他袖子,“表哥,别装睡啦。你好点没?”

慕容复睁开眼,把王语嫣扶起来坐下,点点头,“我没事。”

可慕容复的脸色还是那样白,一点说服力都没有。王语嫣才不信,她这个表哥就算天砸到身上也会装没事,她鼓起脸盯着他,“你不舒服可要说呀。”

要放在过去,慕容复肯定就把人敷衍过去了,可王语嫣满脸担心地望着他,他又想起方才在少林寺王语嫣挡在自己身前的景象。过去他总觉得王语嫣还是个小姑娘,什么都不懂,除了武功典籍就只知道追着自己跑,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这美若天仙的表妹就像个空心娃娃。可方才少林寺中一番话,打得萧远山和自家爹爹恼羞成怒,可见不仅他们知道王语嫣说的道理,甚至还不如王语嫣一个小姑娘想得明白。或者说,慕容博明白,但他这个儿子在慕容博心里也不过如此,因此慕容博甚至一丁点都没为他考虑过。况且王语嫣这么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姑娘,愿意为了自己冒着生命危险这么直白地冲萧远山和慕容博的肺管子好一通捅,慕容复就算是石头做的心此刻也回温了。

这下可好,他再不能像过去一样心安理得地敷衍应付自己这个表妹了。

想到这,慕容复忍不住叹一口气,看着他表妹黑黝黝的一双眸子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我真的没事,就是有些头晕。想来歇一歇就好了。”

王语嫣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等段誉收拾好行囊来敲门,他们就要下楼去找辆马车。慕容复一站起身就觉得耳边传来金属摩擦的声音,扰得他头疼欲裂。他手用力的扶住桌子,稳了一稳身形,强压下太阳穴传来的尖锐疼痛。可还是被王语嫣注意到了,她深知慕容复绝不愿意在段誉面前示弱,于是便也只伸手扶住慕容复的小臂,悄悄给他一点支撑,“走吧,我们下楼。”

不过马车还没找到,倒是萧峰先回来了。

他赶去少室山下,果然燕云十八骑留了一半人在原地等他。他几句话讲完自己的经过,便让燕云十八骑先回南京,辽主问起便说他在少林寺被武林高手擒了,一时半会出不来。燕云十八骑虽是辽主指给他的人,但这些日子都对萧峰真心诚服,又与他拜了把子,自然是一口应下这欺瞒辽主的活。至于假若阿紫问起,则千万不要告诉她自己的行踪,最好一结束燕云十八骑就离开,连碰都不要碰阿紫这个小丫头,以免又被她算计。燕云十八骑也应下,只说到时候飞鸽传书与大王,告知少林寺后续。

萧峰本不想再理会慕容博和萧远山两人的是是非非,但转念一想慕容复必然是挂念着他这个荒唐父亲的。于是点点头,拎起自己搁在坐骑上的包袱,让燕云十八骑把这匹骏马也一并带回南京,自己有一个人运起轻功,不多时就回到了客栈。

他到的时候,慕容复三人正在等马车,慕容复看见他就只瞟了他一眼,倒是王语嫣,看见萧峰来眼睛一亮,“萧大爷,这里。”

萧峰眼尖,一眼就看出慕容复要倚着王语嫣才能站得挺直,于是走过去后,像是哥俩好似的搂住慕容复肩膀,实则把这个人都托住。

“萧兄没走吗?怎么辽国封疆大吏能就这么蹉跎在宋境?”觉得自己仿佛被钳制住一样,慕容复不自在地动了下脖子,凉飕飕地开口。

“没,本来也不过担个名。”萧峰已经能够自动过滤慕容复说话时不怎么友善的语气了,“慕容公子伤还没好,我走也走得不安心。”

这话慕容复听来倒是有些莫名其妙,他和萧峰不过第一次见面,哪值得对方为了自己留下。

萧峰像是能听见他心里话一样,还低头冲他一笑,“我对慕容公子仰慕已久,不行么。”

慕容复实在没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自己身上这些伤一小半都是少室山下拜萧峰所赐,萧峰这可不是说鬼话呢。多半是由于自己也有个不像话的爹,萧峰觉得和自己同病相怜,再加上他萧大王武功盖世,称的他这个受伤气短的姑苏慕容显得越发可怜。

还是说他萧峰就是喜欢救助被自己弄伤的弱小生物?慕容复抬眼望他,“萧兄,你是不是有病?”

————————————————————

萧大王:猛男爱惜受伤小动物难道不是天经地义?

没有明天

上下是新月(二)

我流誉嫣+峰复

再说一遍,慕容博和萧远山有大病

表妹仙女发火拯救时常情绪不稳定的表哥和萧大王

————————————————————————

“萧老前辈不也挺有福气?”王语嫣这回往段誉和慕容复身后缩了缩,这萧远山可是说动手就动手的主,比慕容博的杀伤力还要强些,“亲子明明就在山下,却一回也不去看。等到萧大爷功成名就了,萧老前辈倒是想起来自己有个孩子了,杀了萧大爷养父母和师傅不止,还说是他们夺你天伦,这是什么道理?难道你要带萧大爷走他养父母拦得住你?你再让他背了一堆人命,萧大爷被逼回到大辽,萧老前辈就白得这么一个大好孩儿了。”

王语嫣说完萧远山没有什么反应,倒是萧峰虎躯一震。他想起幼年...

我流誉嫣+峰复

再说一遍,慕容博和萧远山有大病

表妹仙女发火拯救时常情绪不稳定的表哥和萧大王

————————————————————————

“萧老前辈不也挺有福气?”王语嫣这回往段誉和慕容复身后缩了缩,这萧远山可是说动手就动手的主,比慕容博的杀伤力还要强些,“亲子明明就在山下,却一回也不去看。等到萧大爷功成名就了,萧老前辈倒是想起来自己有个孩子了,杀了萧大爷养父母和师傅不止,还说是他们夺你天伦,这是什么道理?难道你要带萧大爷走他养父母拦得住你?你再让他背了一堆人命,萧大爷被逼回到大辽,萧老前辈就白得这么一个大好孩儿了。”

王语嫣说完萧远山没有什么反应,倒是萧峰虎躯一震。他想起幼年时乔三槐夫妇对自己的悉心照料,和玄苦大师风雨不辍下山教他武艺,一桩桩一件件无一不是呕心沥血舐犊情深。是啊,萧远山是他的生身父亲,可乔三槐夫妇和玄苦大师的养育之恩就不算数了吗?玄苦大师去世时脸上的痛苦神色深深地刻在萧峰脑中,他又想起阿朱,段正淳一天都没养过她,她却为了这生身父亲甘愿受他一掌,值得吗?想着想着竟一口鲜血喷出。

段誉本就不齿慕容博与萧远山的行为,这时见萧峰似乎大受刺激,赶紧扶住对方,“大哥,你没事吧?”

萧峰摆摆手,运起内力,不多时便就面色如常。

“这些宋人能有什么好心肝。”萧远山一甩僧袍,“如果当年不是他慕容老贼,我焉得家破人亡。”

“不错。”慕容博这倒是应下,“为使宋辽失和,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说话间,又有一人闯进他们所在的藏经阁,一副番僧打扮,竟是鸠摩智。

“慕容老先生走得好快。”鸠摩智先向慕容博做了个起手式。

“大师别来无恙。”慕容博还礼,突然面色一变,一副至诚至恳的模样,“萧兄弟,事已至此,不若我们忘却前尘携手合作罢。”

“合作?”萧远山不解其意,慕容博为他介绍鸠摩智正是吐蕃国师,若是辽燕吐蕃联手,焉能不打大宋一个措手不及?

趁他们说话的档,王语嫣又来找萧峰,“萧大爷,能烦请你点上我表哥的穴道吗?”

萧峰皱着眉看他面前这个美貌小姑娘,她的所做所言都和自己想象的大相迳庭。

“那三个又开始说那些了。”那些自然指的是倾覆国家,“我不想我表哥泥足深陷,只求萧大爷你点住他,让他说不出话也动不了罢。”

萧峰看她双眉颦蹙,不忍拂她的意,更何况慕容复要是出什么事,阿朱想必也是不愿看见的。于是大步走到慕容复身旁,轻声道一句“得罪了”,便点住他周身大穴。慕容复瞪大双眼,眼角高高吊起,却无法动弹,王语嫣又重新挡在他身前,还拉上段誉的袖子。段誉会意和她肩并肩站在一起,慕容复在他俩身后看着,神色晦暗不明。

萧峰听萧远山和慕容博、鸠摩智开始讨论乱华大计,终于忍不住出声阻止,战争致使多少百姓丧命、流离失所,这些人却像说吃饭睡觉一样谈论这些。萧峰的话引起藏经阁内扫地僧人的附和,不出世的高手轻轻松松就将萧远山和慕容博制服。

萧峰实在不想再待在少林寺这个鬼地方了,自他幼年下山之后,每次回来总没好事发生。他耳朵一动,听见大批人马从远处接近,悄声告诉段誉。段誉再告诉王语嫣,而王语嫣见佛偈不断地从扫地僧人口中蹦出,料想对方是想渡化这两人,不至于对他们下毒手,于是柔声问萧峰,“萧大爷可愿把我表哥也带出去么?”

萧峰无所谓地点点头,今天这一天他也算明白了,虽然这慕容复有些小气,又有些喜怒无常,但实际他们两不过是一样的人。他们的人生从来不由自己做主,萧远山一个招呼不打便杀了乔三槐,正如慕容博拍拍屁股就假死遁世。好歹养父母和玄苦大师都对他悉心照料,慕容复么、看他今天身边的家臣就知道也未必真心爱护他。不然何至于要王语嫣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姑娘来全心维护他。

而慕容复今天一天受的屈辱实在是多了点,以至于萧峰把他抱起在怀中时他竟然不大生气。萧峰一句得罪了就把他拦腰抱起,嘴上还威胁到如若挣扎就把他像米袋似的扛在肩上,全然忘记自己周身要穴都被他点住。

萧峰没跑几步就被段誉追上,王语嫣仍旧伏在他背上。萧峰余光扫到王语嫣为段誉擦汗,突然觉着他这三弟也未必就是明月照沟渠。至于慕容复,萧峰低头扫了一眼,年轻公子被他搂在怀里,双眼紧闭全当无事发生。他觉得慕容复未免太轻了些,之前他为了段誉把他拎小鸡崽似的拎起来的时候就隐约觉得了,现在更是觉得慕容复轻得仿佛一片落叶,比阿朱也重不了多少。

萧峰知道不能再回少室山脚下,群雄实在噜嗦又愚钝,而阿紫既然有游坦之和她爹爹妈妈,就不需要他了。他侧过头看了一眼段誉和他背上的王语嫣,这个小姑娘看似不声不响,却突然策划起一场突如其来的逃亡。自阿朱死后,他难得对旁的事情产生兴趣,而参与一场临时起意的逃亡似乎很有趣,他又低头看了一眼慕容复,眼角隐隐有道泪痕,他叹了口气,和慕容复搭起话来,“慕容公子,虽说南慕容北乔峰不过是虚衔而你也不愿要,但咱俩可算得上殊途同归了。”

慕容复睁开眼,瞪了一下萧峰,萧峰才反应过来慕容复哑穴还被点着呢,于是伸手解开。萧峰本以为慕容复要先骂他两句,没想到只是点点头,“萧兄说的是。”慕容复怆然一笑,他本还瞧不起萧峰,觉得对方徒有虚名,不料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萧峰好一顿折辱,这才存了自刎的念头。哪知后来慕容博死而复生,又和萧峰他爹联手炮制了这样一场大戏,他心里微妙地获得了些安慰,任你萧峰武功盖世,还不是和我一样有个荒唐的爹爹。

更何况萧峰是异族,他鲜卑慕容又何尝不是。

想到这他又长叹一口气,他觉得过去种种仿佛大梦一场,他虽然被点了穴,却还是能够听见自己父亲荒唐的计划。他多年筹谋自是知道复国不易,可没想到自己爹爹蛰伏多年想到的计划更如儿戏一般。

这国,当真复得了吗?

而另一边王语嫣也在和段誉说小话,她感念段誉陪他冒险,又蒙他过去数次相救,于是连语气也比平时更软些。

“段公子,今天多谢你啦。”

“这不算什么。”段誉憨憨一笑,“不过王姑娘,你的口才好厉害啊。我原以为你只有武功典籍精通的狠。”

王语嫣脸一红,今天也是一时冲动,平日里她是一等一的大家闺秀,重话都不对别人说几句。“是我气急了。”顿了顿又问,“很吓人吗?”

“不会啊。”段誉摇摇头,“王姑娘生气的时候也好看极了。”

王语嫣只当他又说痴话,摇摇头不再接话了。

可段誉说的是真的,他初识王语嫣只是因为她和神仙姐姐玉像一模一样,平日里王语嫣也多是温温柔柔的,对她表哥更是小意至极。而今天王语嫣发了好大的一通火反而在他心里更鲜活了起来,王语嫣就是王语嫣,并不是玉像成人。

可这火还是为了她表哥发的。想到这段誉又蔫了,这襄王有心神女无梦的老套故事似乎可有的演呢。

正想着,王语嫣突然在他耳边说话,“段公子,你觉不觉得表哥和你大哥他们两还挺合适?”王语嫣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希望萧大爷能多陪表哥说说话,这样表哥也不用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了。”

合适?合哪门子适?段誉看着身前抱着慕容复的萧峰摸不着头脑。而王语嫣不再说话了,段誉便也只好闭口,跟着萧峰穿梭在山林里。

看情况他们是要先回客栈。


没有明天

上下是新月(一)

峰复+我流誉嫣

主要是03版的设定 想看仙女发火

纯粹是看完少室山心气不顺 慕容博和萧远山有病吧

————————————————————————

王语嫣看着慕容复追着慕容博和萧峰父子往少林寺内飞去,走到段誉身边,悄声道,“段公子,我求你帮我个忙。”

段誉见王语嫣软语相求,哪有不同意的,跟着王语嫣就走到人少的地方。

“段公子,我求你带我去找我表哥和萧大爷吧。”王语嫣扯着段誉的袖子,“我那姑丈看起来有些奇怪,我担心他。还有萧大爷的父亲,感觉也激动得紧,我怕他们四个人动起手来两败俱伤。不如你带我过去,我们去劝劝他们。”

王语嫣甫一开口段誉神色就黯然了几分,果然王姑...

峰复+我流誉嫣

主要是03版的设定 想看仙女发火

纯粹是看完少室山心气不顺 慕容博和萧远山有病吧

————————————————————————

王语嫣看着慕容复追着慕容博和萧峰父子往少林寺内飞去,走到段誉身边,悄声道,“段公子,我求你帮我个忙。”

段誉见王语嫣软语相求,哪有不同意的,跟着王语嫣就走到人少的地方。

“段公子,我求你带我去找我表哥和萧大爷吧。”王语嫣扯着段誉的袖子,“我那姑丈看起来有些奇怪,我担心他。还有萧大爷的父亲,感觉也激动得紧,我怕他们四个人动起手来两败俱伤。不如你带我过去,我们去劝劝他们。”

王语嫣甫一开口段誉神色就黯然了几分,果然王姑娘心里只有她表哥么。但听王语嫣说完,段誉便把自己心里这点郁郁丢开,看方才的情形,那两对父子无论如何都难以善了了。段誉自是不愿萧峰受伤,而王语嫣想来也是为她表哥担心得紧,段誉见她皓齿死死的咬住嘴唇,眉头紧锁,心里一软,略略低下身子,“王姑娘你上来罢,我带你过去。”等王语嫣攀上他的后背,段誉最后望了一眼人群中心的虚竹一家三口,想来灵鹫宫诸部都在、必能护虚竹周全。

段誉将王语嫣背好,施展开凌波微步往少林寺内赶去,路上向王语嫣问起慕容复他爹的事,王语嫣只说她姑丈死的时候表哥也还是个孩子,一点大就要背起整个慕容家。

段誉听着不由得想起段正淳,虽然自家爹爹私德有些不足,但仍然是个好父亲,自己不愿学武也从不逼迫,哪像自己大哥和慕容公子的父亲,做出这等荒谬之事。

“难怪每次看见慕容公子都感觉他在生气。”话音刚落段誉暗自后悔,好好的怎么在王姑娘面前开起她表哥的玩笑了,怕是又要惹她生气了。若不是两手都拖着王语嫣,段誉恨不得自己打自己一个嘴巴。

不料王语嫣只是叹了口气,“我表哥这个人的确是有些难相处,段公子你别生他气好不好?”

王姑娘这么说了,段誉哪还有气,更何况本来这些事情段誉都不放心上,“那是自然。”他和王语嫣没说多少话就到了萧峰四人所在之处,慕容博正对着萧远山夸夸其谈。

“慢着。”王语嫣一声轻叱,从段誉背上下来,跑过去将慕容复护在自己身后。

“表妹?”慕容复看见王语嫣一愣,目光往旁一扫果不其然看见段誉那小子也来了,正凑在萧峰身边,他下意识就冷哼了一声。

不成想被慕容博听个正着。慕容博也重重地哼了一声,“没出息,我慕容家怎么有你这么个没有的家伙。”

熟悉的语气和内容一下子把慕容复打回小时候,膝盖有些发软。那时候他人还没书房里的桌子高,就被慕容博逼着学这学那,假如当天没学完,慕容博也是这么骂他,让他罚跪。

王语嫣对这个姑丈半点好感也没有,别说他假死的时候自己还没出生,就冲他今天的言行,王语嫣巴不得慕容博当时是真的死了。“不比得姑丈自己躲在少林寺里逍遥。”她瞪着面前这个长眉僧人,“我表哥为了慕容氏的家业四处奔波,不成想自己爹爹在背后扯后腿。”她本就生的极美,发起怒来更显容貌艳丽,平日里她总是温温柔柔地站在慕容复身后,别说段誉、连慕容复都从没见自家表妹和谁红过脸。

“你!”慕容博从没想过会被个小丫头当面斥责。

王语嫣却不管他,转身冲向萧峰,“萧大爷,请你给这位慕容博老先生还有这位萧远山先生讲讲,被冤枉杀了人以至于被武林同道喊打喊杀的滋味究竟如何?”

萧峰一时愣住,滋味自然是不好的,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抱着手站在那的萧远山,可他的遭遇全赖自己亲爹,能说吗?

王语嫣也没真的要他回答,自顾自地说下去,“我表哥一点大就没了爹爹,又要维系慕容家家声又要继承家业。好不容易把慕容家的名声又扛起来了,却传来杀人的恶名。当时以为是仇家滋事,没想到却是姑丈您。”

要王语嫣说,慕容博这个爹还不如没有。自从跟着慕容复在江湖行走开始,她从四大家臣处听到不少慕容复幼时遭遇,还有那些复国大梦,他们以为她不懂,毫无顾忌地自己面前讨论。王语嫣人生大半辈子都被母亲锁在家里,但即使是她也知道,光复大燕无异于春秋大梦。只是这话还不能在她表哥面前说,她便只是盯着慕容博来骂,“别人家爹爹都是悉心教导自己的孩儿,不求他大富大贵只求自己孩子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子。您呢?在家里就盯着自己孩子的一点错处不放,自己闯了祸事就一个人逃走,全然不顾妻儿。又有出息到哪里去?”

“表妹。”慕容复从震惊之中恢复,看着怒气腾腾的王语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但听到她直言不讳慕容博的错处,即使父为子纲的牌匾还沉甸甸地压在头上,心里难免感到一些痛快。但幼时学的经书典籍还是让他不得不出言阻止王语嫣。

王语嫣看见慕容复披头散发的样子更生气了,硬生生从对方破烂的外袍上撕下一长条,慕容复嘴里的话被自家表妹的动作堵了回去。王语嫣帮慕容复梳起发髻,一边梳嘴上还一边说,“你把我表哥带到这来要如何?告诉全天下你们慕容氏的秘密吗?若是姑丈你再闯下弥天大祸来假死遁逃,要我表哥日后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萧峰看着王语嫣的动作,蓦地想起阿朱。只是王语嫣本是小姐,梳起发髻来不如阿朱阿碧熟练,因此最后慕容复的发髻松松挽在头上,萧峰看他几缕发丝落在脸庞,配上对方脸上之前大家弄出来的细密伤口,突然想到弱柳扶风这个词,又觉得自己荒唐,笑一笑挪开视线。

慕容博被王语嫣气的够呛,提起手来一掌就想击向王语嫣,慕容复和段誉还没来得及出手,萧远山就先推出一掌化去慕容博的掌力。

“好厉害的女娃。”萧远山觉得自己热闹到底是没看够,悠悠开口道,“慕容老贼,你好福气啊。”

慕容博喘着粗气瞪着王语嫣,慕容复刚想把人往自己身后藏,就被王语嫣推开。慕容复看着王语嫣的背影突然想起李青萝来,这时才感觉到表妹确实是自己那狠辣姑妈的亲女儿。

王语嫣本来懒得管萧峰父子的事,萧峰方才在少室山伤她表哥,她对他可没有什么好感。只是阿朱为萧峰而死,段誉又是萧峰三弟,慕容博骂都骂了也不差一个萧远山。

——————————————

既然王语嫣被盖了章的凉薄,那我觉得大骂自己姑丈不是不可能。毕竟表哥给他玩弄于股掌之中又全都是挖的坑,少室山上慕容复真的很像受伤猫咪,王姑娘怒而护猫也不是不可能吧。至于誉嫣我觉得03版的发展就很好,书里王语嫣凉薄根本就是金庸不会写女性角色吧,整部书都没有几个合理的女性角色

向北归鸿

才发现这一段四个人的表情和语言简直就是极致拉扯啊,互有cp感。

才发现这一段四个人的表情和语言简直就是极致拉扯啊,互有cp感。

别揪呆毛

【誉嫣】今天神仙姐姐看我了吗

ooc别骂我!最近看03版剪辑有感!只是突然想整一个的脑洞。


大概是一个不正经的小剧场以上!


       段誉本人向来随性洒脱,就只一件让他犹如猫爪挠心般放不下。他的神仙姐姐,噢,就是王语嫣王姑娘的心里,那是半点没他。这实在是令他接受不能。


       王姑娘心心念念的都是她的表哥,什么时候才能分那么一点点的角落给他段誉呢?虽说王姑娘表哥是那南慕容北乔峰的南慕容——慕容复,确实也是人中豪杰人间凤凰,再加上王姑娘和她表哥青梅...

ooc别骂我!最近看03版剪辑有感!只是突然想整一个的脑洞。


大概是一个不正经的小剧场以上!





       段誉本人向来随性洒脱,就只一件让他犹如猫爪挠心般放不下。他的神仙姐姐,噢,就是王语嫣王姑娘的心里,那是半点没他。这实在是令他接受不能。


       王姑娘心心念念的都是她的表哥,什么时候才能分那么一点点的角落给他段誉呢?虽说王姑娘表哥是那南慕容北乔峰的南慕容——慕容复,确实也是人中豪杰人间凤凰,再加上王姑娘和她表哥青梅竹马,这般两情相悦也是情有可原。


可他段誉好歹也是堂堂大理世子,不说谈情,就这三番两次的会面,也当能结为好友了罢,怎就如同空气一般?


       “王姑娘!”


       “段公子,你也来啦”


       ……


      “王姑娘”


      “段公子,你也来啦”


      “是啊,我也来了”


       ……


      唉,段誉啊段誉你怎就控制不住自己这王姑娘向日葵的毛病呢?可是王姑娘和我打招呼了,这谁顶得住啊。“她什么时候对我,能有对她表哥的十分之一就好了。”段誉忍不住心想。


       所幸后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王姑娘终于是成了他段誉的妻子。


      正所谓是枯井定情,缘定三生啊。





——————————————


段誉:神仙姐姐看我了!!!不仅看了!还是我的了!



yo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10 


03天龙八部人物剧情


悲酥清风的解药拿到了赶紧去救阿朱阿碧,誉嫣此刻的心情应该是轻松快乐的,所以他们和朱碧二人都笑盈盈的。王语嫣感谢了段誉救命之恩,阿朱还吃起瓜来。看到两个和尚在哭,她们决定去少林寺,阿朱感赶紧问段誉要不要一起,虽然答案显而易见。阿朱又提议假扮乔峰去救人此时她已经对乔峰有好感了。王语嫣欲言又止,也考虑比较危险,段誉看出她又难处便主动询问。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10 


03天龙八部人物剧情


悲酥清风的解药拿到了赶紧去救阿朱阿碧,誉嫣此刻的心情应该是轻松快乐的,所以他们和朱碧二人都笑盈盈的。王语嫣感谢了段誉救命之恩,阿朱还吃起瓜来。看到两个和尚在哭,她们决定去少林寺,阿朱感赶紧问段誉要不要一起,虽然答案显而易见。阿朱又提议假扮乔峰去救人此时她已经对乔峰有好感了。王语嫣欲言又止,也考虑比较危险,段誉看出她又难处便主动询问。

yo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09


03天龙八部剧情


“真香”

段誉猜测是悲酥清风的解药,自己先闻了一下合理推测是“试毒”,觉得特别臭应该是被骗了,不想给王语嫣闻但是被她“以毒攻毒”论说服,结果闻了一下真的好臭为了解毒不得不再闻,又嫌弃太臭不想闻,可四肢有了力气说明真的是解药,又又闻了一下,真香定律虽迟但到,笑死人了。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09


03天龙八部剧情


“真香”

段誉猜测是悲酥清风的解药,自己先闻了一下合理推测是“试毒”,觉得特别臭应该是被骗了,不想给王语嫣闻但是被她“以毒攻毒”论说服,结果闻了一下真的好臭为了解毒不得不再闻,又嫌弃太臭不想闻,可四肢有了力气说明真的是解药,又又闻了一下,真香定律虽迟但到,笑死人了。

yo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08


03天龙八部剧情


王语嫣又一高光片段,虽然她只是读了很多武学书籍,但是能够熟记于心,并且有高水平的逻辑推理能力,剧中听香水榭,杏子林,百仙大会都有优异表现。同时,摆脱了“粉丝”滤镜,她对表哥的武术水平有了正确的认识,说明她能够“觉醒”不是一直偏执,又极具正义感,段誉和她交往不长不会武功确不惜性命保护她,所以她发自内心说愿意为段誉报仇,令人感动。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08


03天龙八部剧情


王语嫣又一高光片段,虽然她只是读了很多武学书籍,但是能够熟记于心,并且有高水平的逻辑推理能力,剧中听香水榭,杏子林,百仙大会都有优异表现。同时,摆脱了“粉丝”滤镜,她对表哥的武术水平有了正确的认识,说明她能够“觉醒”不是一直偏执,又极具正义感,段誉和她交往不长不会武功确不惜性命保护她,所以她发自内心说愿意为段誉报仇,令人感动。


yo

“他打疼你了吗?”


语嫣男装真好看(✪▽✪)


03天龙八部剧情

“他打疼你了吗?”


语嫣男装真好看(✪▽✪)


03天龙八部剧情

yo

搂腰真甜(✪▽✪)


03天龙八部剧情

搂腰真甜(✪▽✪)


03天龙八部剧情

yo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 07


03版天龙八部剧情


王语嫣不是书里那个冷酷无情的偏执狂,被段誉为了保护她感动,发自内心信任感激他。段誉不惜性命只为保护语嫣的安全,他真心以为自己不会武功,但是没有丢下语嫣逃跑,而且懂得君子之礼治国之道。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 07


03版天龙八部剧情


王语嫣不是书里那个冷酷无情的偏执狂,被段誉为了保护她感动,发自内心信任感激他。段誉不惜性命只为保护语嫣的安全,他真心以为自己不会武功,但是没有丢下语嫣逃跑,而且懂得君子之礼治国之道。

yo

甜得冒泡泡٩( ๑╹ ꇴ╹)۶


03天龙八部剧情


枯井定情之后原著里还有一起到河边洗漱的描写,03天龙八部拍了这段但是没有剪辑到正片里,只剩剧照本应该是誉嫣最甜的情节了,而且段誉除了洗漱之外对语嫣更是尊敬和欣赏无其他亲密行为,占有欲是放在这些之后。

甜得冒泡泡٩( ๑╹ ꇴ╹)۶


03天龙八部剧情


枯井定情之后原著里还有一起到河边洗漱的描写,03天龙八部拍了这段但是没有剪辑到正片里,只剩剧照本应该是誉嫣最甜的情节了,而且段誉除了洗漱之外对语嫣更是尊敬和欣赏无其他亲密行为,占有欲是放在这些之后。

yo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 06


03版天龙八部剧情


段誉不想杀人为了保护王姑娘才不得已动手,慕容复看不起他,乔装成西夏李将军想要羞辱他。王语嫣中了悲酥清风浑身无力,不得已让段誉帮她穿衣服,命令中带着些许威严,段誉照做,边对话边穿衣服,以想对策为先,没有其他念想更没有半点逾规越矩…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 06


03版天龙八部剧情


段誉不想杀人为了保护王姑娘才不得已动手,慕容复看不起他,乔装成西夏李将军想要羞辱他。王语嫣中了悲酥清风浑身无力,不得已让段誉帮她穿衣服,命令中带着些许威严,段誉照做,边对话边穿衣服,以想对策为先,没有其他念想更没有半点逾规越矩…



yo

“认输吧”“我早就认输了”


03天龙八部剧情

原画无滤镜


从第一次见到王语嫣起,段誉就已经认输了…

“认输吧”“我早就认输了”


03天龙八部剧情

原画无滤镜


从第一次见到王语嫣起,段誉就已经认输了…

yo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 05


03版天龙八部剧情


美貌up


段誉和王语嫣为避雨来到小磨坊,衣服湿想换干净衣服语嫣有礼有节,段誉在一旁也是微笑附和,没有丝毫盛气凌人之感非常有教养。慕容复乔装西夏将军命令西夏武士去小磨坊抓人,无辜情侣被杀,段誉和王语嫣一起应对他们,语嫣知晓天下武学,指点段誉对抗,无影之中形成了默契增加彼此信任,两颗心慢慢靠近…


双向奔赴 情定三生 05


03版天龙八部剧情


美貌up


段誉和王语嫣为避雨来到小磨坊,衣服湿想换干净衣服语嫣有礼有节,段誉在一旁也是微笑附和,没有丝毫盛气凌人之感非常有教养。慕容复乔装西夏将军命令西夏武士去小磨坊抓人,无辜情侣被杀,段誉和王语嫣一起应对他们,语嫣知晓天下武学,指点段誉对抗,无影之中形成了默契增加彼此信任,两颗心慢慢靠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