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誓言

3589浏览    270参与
魉九

尘逐岐路(1)

各种私设&OOC警告


(1)

这是五月末的正午,前一天才下过一场大雨,神社内的石板路被雨水浸透后又被烈日烘干,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潮湿水汽,蝉声吵得人耳朵疼,加藤博文抱着双臂站在一株需要三人才能围拢的槲树下躲着耀眼的日光。紫阳宫家的府邸面积随着财富的积累不断扩张,这座神庙也没能阻止它的拓展,反而很快被包围在其中,但神庙并没被拆除,偶尔会有几场祈福的法事在这里进行。而今天,这里成了紫阳宫家的小殿下选定左近的考场,加藤博文茫然的看着神社空地上三三两两持木刀对战的年轻男孩们,努力回想着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稀里糊涂被父亲说动才来这里参与甄选的。

皇族的男孩子们五岁左右就会选定自己的左近和...

各种私设&OOC警告


(1)

这是五月末的正午,前一天才下过一场大雨,神社内的石板路被雨水浸透后又被烈日烘干,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潮湿水汽,蝉声吵得人耳朵疼,加藤博文抱着双臂站在一株需要三人才能围拢的槲树下躲着耀眼的日光。紫阳宫家的府邸面积随着财富的积累不断扩张,这座神庙也没能阻止它的拓展,反而很快被包围在其中,但神庙并没被拆除,偶尔会有几场祈福的法事在这里进行。而今天,这里成了紫阳宫家的小殿下选定左近的考场,加藤博文茫然的看着神社空地上三三两两持木刀对战的年轻男孩们,努力回想着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稀里糊涂被父亲说动才来这里参与甄选的。

皇族的男孩子们五岁左右就会选定自己的左近和右近,左近即是左近卫大将的简称,虽然这笔支出由日本政府承担,但这个职位于现今已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更像是男性皇族们的幕僚,或是他们身份地位的象征。由于惯常以左为尊,因此左近一般会从五摄家中选出,而右近则会从九清华中选出,当然也有例外,紫阳宫家现任家督的左近便来自一个不知名的小贵族家庭,而右近则出自五摄家中的鹰司家,于是大批有资格参选的贵族们都会抱着极大期望将自家适龄的男孩送来。

加藤博文的父亲加藤光义是大藏省政务次官,不仅把持国家经济命脉,自己也是家大业大,博文是家中幺子,两个哥哥继承了大部分产业,能留给他的东西少之又少。于是,当他父亲希望儿子中能出一个军人的时候,毫无疑问的,他成了最好的选择——从小被送到军校里,一路成长起来,倒也没辜负了家里的期望,陆大毕业后,在陆军参谋本部里领个闲职,每天的工作似乎就是准时点卯,就这样无所事事的也过了七八年。他对政治、军事都没什么兴趣,更遑论热爱,每天吃喝玩乐,又不缺钱花,又不缺女人,过得也十分惬意。

加藤光义觉得天资聪颖的小儿子在参谋本部里这样游手好闲实在是浪费了大好才华,痛惜的同时,也不知道托了什么门路,让他到紫阳宫家来参与小殿下的左近遴选,看着满眼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儿郎挥汗如雨,恣意挥洒着自己的热血青春,加藤博文嘴角就不由得抽搐起来——他当年要是努努力,恐怕儿子都得有这些少年人这么大了,跟他们竞争上岗,赢了也是面上无光,白白惹人耻笑。

紫阳宫家,他倒是并不陌生,他在陆大读书时的老师正是紫阳宫家的现任家督紫阳宫英仁亲王——明治天皇的幼子,大正天皇的异母弟弟,也是今上天皇的亲叔叔。

英仁亲王是日本皇室中少有的美男子,也极有手腕。尽管皇家子嗣艰难,但由于他生母地位低微,从出生时便不受重视,但到他二十岁成年时,朝野上下要求立英仁亲王为储的呼声已经愈来愈高了,虽然后来仍由年长于他的嘉仁亲王即位,但他在宫内和军中埋下的暗线却极多。大正天皇体弱多病,后期精神状况也出了问题,要说一直是英仁亲王在背后把持着政权和军权也不为过,但到强硬的今上天皇登基后,英仁亲王却突然托病辞去了海军大臣的职务,开始在陆军大学任教,紫阳宫家从上到下也一直过得低调,这样大张旗鼓的为小殿下遴选左近实属罕见,足以看出英仁亲王对他的重视,自然也给了那些想顺势抱住英仁亲王大腿的人可乘之机。

但加藤博文并不想要这个机会,他挺满足于生活现状的,而且也不想去给人家哄孩子——哪怕是恩师家这种被寄予厚望的孩子。

大概是知道英仁亲王与加藤的师生关系,他被免了上午的初试——木刀对战(幸好免除了,他想不出来自己被迫和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比试时会不会尴尬羞愤到当场切腹自尽),只需要下午在小殿下面前应对一遍应该就能回家接着过逍遥日子了,他嘴角浮起笑意。

“……您在等人吗?”加藤回过头去,是个身形修长优雅的巫女打扮的十四五岁少女,白衣绯袴,檀纸束发,头上歪带着一个狐妖面具,似乎是刚结束了一场法事。女孩光彩夺目的眼睛忽闪着望向他,他没有回答,只投过来一个反问的目光。

“最好不要站在这棵槲树下,否则您等的人是不会来的。”她进一步解释。

加藤饶有兴致的问:“你也在这里等人?你不怕等不来要等的人吗?”

她自信的笑笑:“他一定会来,不管远隔万里,他都会来到我身边的。”

加藤抬头仰望槲树,一阵风吹来,枝叶摇摆,细碎的树影撒了两人一身,他抬手遮挡从茂密树叶中透进来的碎光:“那你为何说会等不来要等的人?”

“只是这神社里的传说罢了,但有些人会介意。”

“什么人会介意?”

“对爱情所报诚意不够深的人吧!”她侧过头好奇的打量他腰间的佩刀,夸赞道,“刀不错。”

加藤也回身打量着她——乌亮可鉴的漆黑长发,优美深刻的轮廓,温润白皙的皮肤,是个美人胚子,如果她再年长几岁,他倒是并不介意跟她寻欢作乐,但好在他加藤博文还保有底线:不能对未成年的孩子下手——特别是这孩子还是个侍奉神明的巫女。于是他转回头傲慢的回道:“你也不错——眼光不错。”他并没看见少女嘴边一个讥诮的笑稍纵即逝。

石板路的尽头,有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冲这边挥手,距离远,听不清他说的什么,女孩也踮起脚尖挥手回应,转头对加藤说:“我要走啦!”又骄傲的补充了一句,“我说过他会来的吧!”


------------------

突然想写加藤圆圆了~


湘已

BBC夏洛克-誓言(四)

他用力掐住夏洛克脖子的同时,还想朝他脸上揍上几拳,但由于他的动作太大,在他出手的那一刻,周围也已有不少人上前将他拉开,止住他的冲动,待他怒气稍微削减时,他们三人也被赶出餐厅。

由于他想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出餐厅后,他立刻走往附近一间人少的餐馆,坐下后,他已能控制情绪暂时不出手,但满腹的怒火没消失地持续存在。

「我不懂。」静默许久,约翰想不懂地直摇头。「你就在我眼前跳下不是吗?这么高的楼,你怎可能还活着?」

「严格来说我的确从屋顶上往下跳,但要瞒过在附近监视的人,需要仔细计算和设计,一切都得恰到好处,才能完成该有的效果。」

约翰仍一脸茫然。「你从那时就开始计划所有事?包括隐瞒和欺骗我在...

他用力掐住夏洛克脖子的同时,还想朝他脸上揍上几拳,但由于他的动作太大,在他出手的那一刻,周围也已有不少人上前将他拉开,止住他的冲动,待他怒气稍微削减时,他们三人也被赶出餐厅。

由于他想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出餐厅后,他立刻走往附近一间人少的餐馆,坐下后,他已能控制情绪暂时不出手,但满腹的怒火没消失地持续存在。

「我不懂。」静默许久,约翰想不懂地直摇头。「你就在我眼前跳下不是吗?这么高的楼,你怎可能还活着?」

「严格来说我的确从屋顶上往下跳,但要瞒过在附近监视的人,需要仔细计算和设计,一切都得恰到好处,才能完成该有的效果。」

约翰仍一脸茫然。「你从那时就开始计划所有事?包括隐瞒和欺骗我在内?」

「那是演戏,演给莫里亚蒂的手下看,如果不先欺瞒你,他们不会上当。」

所以算是间接利用他了?

约翰深吸好几口气,努力压下又快爆发的怒火,咬牙道:「行,就当你说的话都是真的,要安排整件事还能瞒上两年,肯定还有谁在帮你吧?」

「这么说也是……」夏洛克开始有些语塞,本想直接回答的话,在看见眼前那张怒颜,突然感到有些心虚。

「所以呢?还有谁帮你?」

「就……就几个……」

「谁?」

夏洛克尴尬地挤出抹笑,道:「也不算多,就茉莉和几个流浪汉……」

「茉莉?」那个一直喜欢着他的女人!?

「对,茉莉……」

「你是说,你消失的这两年,茉莉和一百个流浪汉都知道你还活着?」

「一百?不,没这么多,只有二十五个流浪汉而已……」

二十五!?

这话就像把利刃,用力切断约翰仅剩的一丝理智,他再也克制不住地,起身再次掐住夏洛克的脖子。

连他都不知道的消息,一个默默爱慕这家伙的女人竟然知道,还有那些毫无关系的流浪汉?

他的激动,令他们再次被赶了出来,夏洛克知道他的情绪暂时无法平缓,瞧见位在街角那有些窄小的餐厅,径自地就往那走去。

约翰看了眼他往前走的背影,倒也没多问地跟着上前。

这次连位子也不用找了,就在柜台前,约翰不放过地,继续怒目直瞪着他。「就算我理解你的理由,两年,整整两年,哪怕只有一点点消息也行,你却什么也不肯告诉我,这又算什么?」

「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夏洛克直觉想上前搭他的肩,抚碰他安抚他,但在另一双眼的注视下,他克制住欲伸出的手,好声地再解释。「这两年我好几次都想和你联络,想告诉你我还活着,可你知道,我没办法告诉你这些。」

「没办法?为什么?我有什么好不能让你说的?」依他们俩的关系来说,难道还不足以知道他活着的事?

「不是不能,我是怕你一个不小心,就把我的事给说出去。」

「所以还得怪我了?怪我是个口风不紧的人?」他激动地怒骂,引来餐厅内其他人的注目。

夏洛克面色再变得尴尬。「也不完全是……在这件事情上,我得小心行事才行,总不能坏了整盘计划。」一顿,他干笑地叮咛:「可以的话,还请先帮我保守这秘密。」

「我发誓不会对人说好吗!」约翰又一次怒吼,这次他注意到自己太过大声,深吸好几口气,努力平缓情绪。「既然你都安排好一切了,这次还回来做什么?」

湘已

BBC夏洛克-誓言(三)

那天找哈德森太太告知重要的事情后,他像做完了什么大事般,累得想直接回家休息,不愿持续沉浸在哀伤的情绪中。

在那看得越多,就越能感受到夏洛克留下的气息和所有事,他花了两年让自己不再这么难受,可不想又因为熟悉的事物而再次难过痛苦。

两年够了,以后只要把人放在心里就行,至于其他的,也就都不用了。

隔日,他带着所有求婚会用上的戒指,找了他认为还算高级浪漫的餐厅,和玛丽共进晚餐。

不过就开口说结婚,这对他来说非常容易,轻易就能办到的事。

他内心不停这么想着,看着眼前他还算喜欢的女人,不知怎地,竟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这两年间,他和玛丽顺利交往,也进展到同居,内心话更能毫无隐瞒地告诉对方,求婚这...

那天找哈德森太太告知重要的事情后,他像做完了什么大事般,累得想直接回家休息,不愿持续沉浸在哀伤的情绪中。

在那看得越多,就越能感受到夏洛克留下的气息和所有事,他花了两年让自己不再这么难受,可不想又因为熟悉的事物而再次难过痛苦。

两年够了,以后只要把人放在心里就行,至于其他的,也就都不用了。

隔日,他带着所有求婚会用上的戒指,找了他认为还算高级浪漫的餐厅,和玛丽共进晚餐。

不过就开口说结婚,这对他来说非常容易,轻易就能办到的事。

他内心不停这么想着,看着眼前他还算喜欢的女人,不知怎地,竟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这两年间,他和玛丽顺利交往,也进展到同居,内心话更能毫无隐瞒地告诉对方,求婚这事更这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可他只要内心一这么想,一张嘴,所有欲说出的话就又硬生生地全吞回,最后演变成无法说出完整的字句。

该死,不过就『妳愿不愿意嫁给我?』这几个字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

他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就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时,突然间,一旁的服务生把红酒端至他面前。

「先生,容我推荐您这上好的红酒如何?这酒喝了会让你产生许多的想法和情感,你会有再见到老友的感觉,也可能还会有恋爱的感觉,绝对是个值得品尝的好酒。」

恋爱?

约翰抬头看了眼这不停在他身旁徘徊不走的服务生,眼熟的面孔令他蓦地心神一震。

夏──!

他双眼瞪得极大,直盯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早已死去的人竟出现在眼前。

不,应该不可能……人从楼上跃下的那一幕他还清楚记在脑海里,头几个月那甚至还成为他的梦靥,每晚都让那一刻给惊吓醒来,直到时间久了,他渐渐接受人已死的事实,恶梦的情形才逐渐改善。

就在他几乎对这件事释怀时,人竟然会……

夏洛克拿下脸上伪装的眼镜,欢喜地朝他一笑。「我想你猜到了,我没死,再次的出现,回到你……」话一顿,眼角瞥了眼一旁的玛丽,收起剩下没说完的话。

约翰不敢置信地再瞪着他,握紧双拳,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身。「你……你没死?」

「很明显的,不是吗?我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他张开双臂,就等着眼前人有热情的举动。

墓前那恳求的话他可是听得真真切切,现在为了心爱的人展现奇迹,怎么想都是件令人感动的事,很可能让人激动得痛哭流涕。

约翰仔细打量眼前的人,惊诧、不敢置信的眼顿时充满怒火,更重重地在桌上捶了一下。「你假死?」

他突然的反应令夏洛克一怔,但也立刻地开口回答。「对,我假死,理论上来说,这是麦考夫的主意,我仔细听过后也觉得没什么不妥,便答应了他的安排。是说,你的胡子……打算继续留着吗?你怎会想到留胡子?」

「你假死?还死了两年?」约翰无视他的询问,恼火地怒瞪他,话说得已有些咬牙切齿。

「两年怎么了吗?不够久?」

这话像点燃炸药的火,约翰再也克制不住地,冲上前用力勒住他的脖子。

不够久!?他现在就让这家伙彻底消失不见!

 


飞砂

                誓言(小小说)

         小林是某队铁杆粉丝,尽管它每战必败,小林对他们依旧是初心不改。这一晚,他们一比二又输给了那个战火不断的叙国,小林很是失望,也没办法,还是洗洗睡吧。

         媳妇儿小倩正躺在床上玩手机,小林走进来闷声不响的在她身边躺下。小倩放下手机...

                誓言(小小说)

         小林是某队铁杆粉丝,尽管它每战必败,小林对他们依旧是初心不改。这一晚,他们一比二又输给了那个战火不断的叙国,小林很是失望,也没办法,还是洗洗睡吧。

         媳妇儿小倩正躺在床上玩手机,小林走进来闷声不响的在她身边躺下。小倩放下手机,转身搂住小林,撒娇道:“老公,咱们都好几天没亲热了,我要。”说着,伸手抓住他的那玩意儿抚弄着,可摸了半天也没见有啥反应,小倩生气了,道:“咋回事,怎么起不来了?就不行了?那个烂泥糊不上墙的队,有啥值得你去追的?现在倒好,连自己也变的和他们一样不会射了。”

        小林本就窝着一肚子的火,听媳妇这么一说就更来气了,便大声嚷嚷道:“谁说不行了?谁说起不来了?他们总会有雄起的那一天!我发誓到了那一天就和你离婚。”

        小倩冷笑道:“你这誓发的也够长的了,今生怕是不指望了,来生吧!”

        小林: “来生就来生。”

        小倩:“那今晚怎办?”

        小林:“欠着。”

663-

今天的最后一part


誓言 / ep40

今天的最后一part


誓言 / ep40

663-

每天一套漂亮小西装~


誓言 / ep42

每天一套漂亮小西装~


誓言 / ep42

663-

萧经理真的好猫哦……


誓言 / ep42

萧经理真的好猫哦……


誓言 / ep42

663-

病弱萧经理

我真的in了


誓言 / ep43

病弱萧经理

我真的in了


誓言 / ep43

663-

酒会上的萧经理


誓言 / ep43

酒会上的萧经理


誓言 / ep43

663-

我真的太可了……


誓言 / ep44-ep45

我真的太可了……


誓言 / ep44-ep45
663-

我最爱的萧经理~

誓言 / ep48

我最爱的萧经理~

誓言 / ep48

Chris' life journal

今天重温了2001年那会常听的窦唯的《黑梦》《艳阳天》,再来听这首90年末那会儿常听的《誓言》,居然有点听哭了的感觉。当年也并不知道誓言是窦唯的作品。。。

那些年里不是因为王菲的名气去找来听,娱乐圈是娱乐圈的事,我只是因为音乐的纯粹欣赏,早期的几张专辑唱腔也自然清新,没有那么多的技巧和概念包装,也不需要前卫,仅仅是因为《誓言》的阴晴和明媚,《矜持》里的怦然心动与甜蜜,《无常》里写意和洒脱,数十年过去了,依然能触动心弦。

今天重温了2001年那会常听的窦唯的《黑梦》《艳阳天》,再来听这首90年末那会儿常听的《誓言》,居然有点听哭了的感觉。当年也并不知道誓言是窦唯的作品。。。

那些年里不是因为王菲的名气去找来听,娱乐圈是娱乐圈的事,我只是因为音乐的纯粹欣赏,早期的几张专辑唱腔也自然清新,没有那么多的技巧和概念包装,也不需要前卫,仅仅是因为《誓言》的阴晴和明媚,《矜持》里的怦然心动与甜蜜,《无常》里写意和洒脱,数十年过去了,依然能触动心弦。

X之旅人

立下毒誓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让评论区清一色是更新的狂欢这种事情再出现了。🙄🤷🏿‍♀️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让评论区清一色是更新的狂欢这种事情再出现了。🙄🤷🏿‍♀️


663-

什么时候可以再拍一部民国戏就好了……

什么时候可以再拍一部民国戏就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