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警察

11.1万浏览    3109参与
freedom

Don't forget about me

  05.

  晚上6点,赵露思的手机收到了两条vx,一条是吴磊的,另一条则是李昀锐的

  吴磊:“我今晚有案子,你要是出去玩的话记得带好钥匙,注意安全”

  李昀锐:“露思,中心街第二个胡同,你能过来一下吗?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赵露思起身穿好衣服,拿上钥匙,去往了李昀锐所说的指定地点,而等赵露思出了单元楼后,从黑暗中出现了几个身影,又迅速消失………

  06.

  李昀锐,赵露思的青梅竹马,倒不如说是赵露思的玩搭子加心灵导师,两人的父母本来就相识,两人出生后,父母更是亲昵了些,幼年时,赵露思闲不住,家里亲戚总劝她小姑娘要文静些,赵露思偏要活出自我,和李昀锐一起和泥巴、玩鞭炮,...

  05.

  晚上6点,赵露思的手机收到了两条vx,一条是吴磊的,另一条则是李昀锐的

  吴磊:“我今晚有案子,你要是出去玩的话记得带好钥匙,注意安全”

  李昀锐:“露思,中心街第二个胡同,你能过来一下吗?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赵露思起身穿好衣服,拿上钥匙,去往了李昀锐所说的指定地点,而等赵露思出了单元楼后,从黑暗中出现了几个身影,又迅速消失………

  06.

  李昀锐,赵露思的青梅竹马,倒不如说是赵露思的玩搭子加心灵导师,两人的父母本来就相识,两人出生后,父母更是亲昵了些,幼年时,赵露思闲不住,家里亲戚总劝她小姑娘要文静些,赵露思偏要活出自我,和李昀锐一起和泥巴、玩鞭炮,每天玩的满身是泥,后来,赵露思的父母出了意外,赵露思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最后还是在李昀锐帮助下,赵露思才恢复如初,但最后赵露思还是无法面对自己的父母,她认为是自己的任性导致了自己父母的si亡.......

  

  07.

  赵露思来到中心街,赵露思走进胡同,看到李昀锐正背对着自己看着墙面

  “李昀锐?大晚上的叫你姑奶奶干啥?这么老远快给我热趴了”

  李昀锐转过身,怀中的一捧玫瑰花出现在赵露思的视线里,赵露思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露思,我今天想跟你表白....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上你了,或许是你带我一起玩泥巴的时候,或许是一起放鞭炮的时候,或许是我被欺负时你帮我报仇的时候,太多太多了,但我对你的心意是不变的,露思,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不能,我不喜欢你,虽然这么说你很伤心,但往后如果就晾着你,可能你会更难过,我可不想成为那种小说里有嘴偏要装哑巴的人~”赵露思一只手拍着李昀锐的肩膀安慰他道

  “露思那我们还是朋友吗?”

  “当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赵露思朝着李昀锐笑了笑,一下子夺过他手中的玫瑰花

  “不过花别浪费,我带回家正好做鲜花饼,回头带给你妈吃,你妈最喜欢吃了!”

  李昀锐无语😓,太无语了

  两人快要走出胡同口时,有三五个人将两人围在胡同里

  李昀锐赶紧把赵露思护在身后

  几人带着面罩,根本看不见脸

  “呦!这么浪漫啊~有没有钱啊~把钱拿出来可以免你不si~”

  赵露思环视四周,心里暗骂“靠!一个摄像头也没有!”

  赵露思偷偷打开手机给吴磊发了vx,又快速的打开录像,把一切都录下

  vx如下:吴磊,有人抢劫,救我!中心街第二个胡同口!速来!

  “你别过来!这可是犯法的!”李昀锐大喊,对方却丝毫不慌

  “小东西,吃软不吃硬!全都上!”

  所有人一拥而上,李昀锐赶紧将赵露思护在怀里,录像的手机被赵露思藏在身侧,仍在记录着这一切

  很快李昀锐就被人从赵露思身上拉了下来,为首之人跨坐在赵露思的身上,解开了赵露思衣服的纽扣

  “滚开!拿开你的脏手!”

  霎时,一个巴掌落在赵露思的脸上,脸上顿时红肿

  “%#*&(脏话)”

  赵露思的衣服被扯开,为首之人拿出手机录下了赵露思裸露的躯体还有整个人趴在赵露思的身上,不断地扶摸、亲。吻,赵露思整个人都在用力的反抗

  “#*&这身材绝了,之前没想到你身材这么好!”

  赵露思懵了一瞬间,之前?是什么意思?但没有过多思考,赵露思抬手反抗,抓伤了对方

  “敢打我?!”

  几个拳头落在了赵露思的脸上,打的赵露思晕晕乎乎的

  那人刚要解开裤腰带,但突然,远方传来警笛和救护车声,赵露思知道她得救了

  “靠!警察来了!快跑!”几人落荒而逃

  几个警察从警车上急忙跑来,其中便有吴磊

  吴磊的面前,是被打的满地打滚的李昀锐,是衣衫不整的赵露思,还有散落满地的玫瑰花,暗红的花瓣与鲜血混在一起,反射进了吴磊的眼眸

  “赵露思!”

  吴磊拿着毛毯跑上前去用毛毯裹紧了赵露思,将她拥入怀里

  “赵露思!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赵露思看着焦急的吴磊,朝他笑了笑,灯光逆着打了下来,吴磊好像一个神明...

  赵露思从身下慢慢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吴磊

  “我...都拍下来了……”

  吴磊将赵露思的手机递给旁边的警察,抱起赵露思

  “咱们先去医院,你别睡啊”

  吴磊把赵露思送上救护车随后跟着上了救护车

  车上,吴磊一直紧张的攥着赵露思的手,不停的问驾驶员还有多久才到,吴磊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赵露思的手已经被吴磊捏的通红

  但赵露思看着为自己着急的吴磊,却有一分别样的感觉

  

  

彭漂亮的女朋友

玫瑰行者续写:四方阵生死劫(十四)

    事情谈妥以后,张冼赫武成二人离开后。

   年轻人坐在沙发上打电话,汇报事情的进展。

   “这件事情已经办妥了,那个张冼赫跟武成已经同意了跟我合作。”

   “很好,这件事情你办的不错。”那边传来另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接下来您准备怎么办?”年轻人语气里充满恭敬和小心翼翼。

     电话里的人他目前招惹不起。......


    事情谈妥以后,张冼赫武成二人离开后。

   年轻人坐在沙发上打电话,汇报事情的进展。

   “这件事情已经办妥了,那个张冼赫跟武成已经同意了跟我合作。”

   “很好,这件事情你办的不错。”那边传来另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接下来您准备怎么办?”年轻人语气里充满恭敬和小心翼翼。

     电话里的人他目前招惹不起。

    “按照计划行事。”

    “好,听您的。”

      而另一边的张冼赫跟武成回去酒店里谈事情。

     “武哥想怎么办?真听他的话?”

     “那要不然你有什么主意啊?张老弟,不会不知道我们这次要干的是什么事情吧!”

      张冼赫听到武成这样说,知道他这是同意了。

      现在眼下的局势不得不同意,虽然不知道那人究竟有什么目的,但是能够完成此行来这里要做的事情也是好的,原本他想的招也用不上了,但就怕这个人没安什么好心,他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轻易用不上来。

     “武哥,这件事情办好了,你有什么打算?”

     “张老弟,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怎么着还想跟我在合作?”

     “都这么久了,武哥还信不过我吗?”

       张冼赫知道他这个人虽然粗糙但是本身是一个特别重义气的人之前的资料上有写过他也跟他相处了那么久,还是比较清楚他这个人的,但是他本质上还是混黑跟着武琰翟的,而他大哥又是那样一个人。

      得借着武成搭上武琰翟才能接触到那个人。

      但这么久以来大家都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那个人不见了,现在明面上当家做主的是跟着他一起打天下的老人,但实际上是他武琰翟。

      但现在只有把眼前的事情办妥了,才能完成后面的计划。

     “信不信的过可不是我说了算数的,冼赫兄弟也得让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啊!”

       武成放下嘴里的最后一口烟卷,扔到烟灰缸里,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倒进去浇灭。

     “张冼赫,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

     “武哥你说这话,我可是听不明白了。”

       张冼赫没有否认他的话,但也没有承认。

       武成突然伸出手,拿起张冼赫脖子上系着的领带帮他整理。

       张冼赫看着他的动作,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

       果然,他的手指突然间发力拽紧领带,用力捏紧领带勒住了张冼赫的脖子。

       看着张冼赫皱起的眉头额头上的青筋,痛苦的眼神。

       武成笑了:“张兄弟,我劝你还是不要耍花招,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张冼赫点了点头,因为脖子被勒紧而发不出来声音。

       武成看到他的反应,放开捏住勒紧张冼赫的领带,看到他放开后他在咳嗽,和之前被领带勒紧造成的,脖子上的血管膨胀,青筋鼓起。

      “你叫我一声武哥,不管怎么说总归是救了我,我不会对你下杀手,但是我大哥武琰翟你知道吧!”

       听到武成提到武琰翟张冼赫的眼睛眨了一下。

       武成看他的反应,知道他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江湖上的传言想必你也是有所耳闻的,劝你一句,有些事情还是少参和。”

       撂下最后这一句话,武成头也不回的离开张冼赫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

      等他离去以后,张冼赫走进洗手间看着镜子里脖子被领带勒紧过后留下的红痕。

      他知道武成这是在警告自己同时也是在劝告他,因为他救了他,虽然那是他有心算计的结果,看来他之前虽然对自己有所放松,但是目前的情况看来他更加警惕自己了,只怕是武琰翟说了些什么,这也是他故意为之的,就是想要看看他是什么反应,看到武成这样子,他已经明白了。

     即使他和他背后的那个人在难对付,他还是会依照自己的行动计划去部署,完成任务。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会亮明自己的底牌。

      而武成回到自己的房间,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具体汇报给他大哥武琰翟。

      武成虽然让武琰翟从他小时候到长大后仍是让他操过不少的心,但那毕竟是他唯一的亲弟弟,他的事情他总是放在前面的,除了触及到利益的时候,他总归会是一个好大哥。

      听完武成讲完全部事情经过后,武琰翟心下有数。

     “这件事情,就照他说的办。”

     “好的,大哥。”

      听大哥这样说,武成放下心来毕竟他大哥武琰翟可不是一般人,那可是闯过龙潭虎穴,刀尖火海里滚过来的人,经历过风风雨雨,要不然能有今天的地位,而他自己呢!妥妥的,背靠大树好乘凉。

      所有人会给他面子,是因为他大哥武琰翟在,他知道没有他大哥在,他什么都不是,大哥的话从来都是一言九鼎,而如果有人敢对大哥不利他绝对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他的眼睛会牢牢地盯着,任何想要试图搭上自己想要靠近大哥对他不轨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如果张冼赫没有救过他,当他拿起领带勒紧他脖子时,在用力几分他已经死了,做了他的手下亡魂。


观察前沿
醉驾“换驾”童言无忌戳谎言“警察我爸爸喝酒啦”
醉驾“换驾”童言无忌戳谎言“警察我爸爸喝酒啦”
974个为什么
网友拍下有爱一幕,地铁上警察与警犬互动
网友拍下有爱一幕,地铁上警察与警犬互动
974小妙招
刮花别人的车到派出所“自首”,警察帮助教育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刮花别人的车到派出所“自首”,警察帮助教育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生活有一手
地铁上警犬与警察小哥哥暖心互动,狗子的心情都写在脸上了
地铁上警犬与警察小哥哥暖心互动,狗子的心情都写在脸上了
靖新闻
网友地铁上拍下有爱一幕地铁上警察与警犬互动
网友地铁上拍下有爱一幕地铁上警察与警犬互动
谲语

  有谁知道开国头二十年咱的警察制度究竟咋整的?网上都是八三年以后的条例啊。

  有谁知道开国头二十年咱的警察制度究竟咋整的?网上都是八三年以后的条例啊。

泡芙超人
安欣:有困难找警察你们是真找,我上辈子欠你们的是不是?
安欣:有困难找警察你们是真找,我上辈子欠你们的是不是?
974小妙招
女生丢手机报警求助,警察在深入调查时,手机自己“跑”了出来
女生丢手机报警求助,警察在深入调查时,手机自己“跑”了出来
974小妙招
肢体残疾的外卖小哥环抱住轻生男子一直等到警察来
肢体残疾的外卖小哥环抱住轻生男子一直等到警察来
974小妙招
小女孩走失被警察叔叔找回,几天后小女孩拿着心爱的糖果前来感谢
小女孩走失被警察叔叔找回,几天后小女孩拿着心爱的糖果前来感谢
热度新闻
女子坐摩托警车拍照,不听警察劝阻,固执己见
女子坐摩托警车拍照,不听警察劝阻,固执己见
袁州融媒资讯
狗子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地铁上警察和警犬有爱互动
狗子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地铁上警察和警犬有爱互动
0185288
狗子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地铁上警察和警犬有爱互动
狗子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地铁上警察和警犬有爱互动
奇趣动物坊
这是有多大仇,斗牛犬将哈士奇摁在街头暴揍,警察用电棍都不顶用
这是有多大仇,斗牛犬将哈士奇摁在街头暴揍,警察用电棍都不顶用
一颗星星

体质特殊少女𝑋办案无数的刑警

苏晴面色潮红,脑袋晕晕乎乎地看着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灯,浑身腱子肉的的男人凶狠地把她纤细的腿儿折成不可思议的角度……。

    冲击着大脑神经,本该无暇顾及其他,苏晴却在这密集的~中微微走神。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那么“干净”的房间,而这一切有赖于那个忙碌的男人。

    十一黄金假期,苏晴哪也没去,光是婚礼就赶场子一样连去了好几场,不但钱包瘦了,自己也累个半死。

    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苏晴面色潮红,脑袋晕晕乎乎地看着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灯,浑身腱子肉的的男人凶狠地把她纤细的腿儿折成不可思议的角度……。

    冲击着大脑神经,本该无暇顾及其他,苏晴却在这密集的~中微微走神。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那么“干净”的房间,而这一切有赖于那个忙碌的男人。

    十一黄金假期,苏晴哪也没去,光是婚礼就赶场子一样连去了好几场,不但钱包瘦了,自己也累个半死。

    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幸好今晚是最后一场,只要老老实实把饭吃了她就解脱了。

    新娘子是苏晴的同校师姐,在校的时候帮了苏晴不少,所以这场婚礼苏晴不得不来捧场。

    想着两人往日的情谊,她忍痛包了八百块红包来赴宴。

    哪知来到酒店吓了一跳,这档次可比她之前去的婚宴都要高级多了,上的菜全是鲍鱼龙虾海参什么的,让土包子苏晴大开眼界。

    虽然看起来是她赚了,但穷鬼苏晴平时可不舍得花八百块吃一顿饭,她尽量不着痕迹地把礼金吃回来。

    即使酒量不佳,也秉着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原则,把看起来老贵的红酒一口口喝光。

    于是苏晴被酒精控制了大脑

    原因无他,这男人周身的气场莫名地让苏晴感到安全和舒服,她心里早就蠢蠢欲动,如今借着酒精壮胆更是肆意妄为。

    苏晴注意这个男人很久了,有他在的地方,那些鬼仿佛会自动退避三舍,宴席上明明有很多来凑热闹的鬼,但偏偏不敢往他们这桌凑。

    偶尔有懵懂无知乱撞过来的鬼还会被旁边有经验的老鬼一把拉住,指着苏晴旁边的男人,告诫他:“这男人阳气可重了,千万别靠近他,否则他的阳气会灼伤你魂魄。可别到时候高高兴兴地来参加婚礼,魂体虚弱地离开,那就得不偿失了。”

    说完就急匆匆拉着身边的鬼往主席台飘,跟着众鬼一起鼓掌,为台上的新郎新娘喝彩。

    而把鬼吓跑的男人一无所知,抬着头认真地看着台上交换戒指的新人。

    为了营造气氛,烘托中间的舞台,周边灯光暗了下来,苏晴借机偷偷瞄向旁边的男人。

    只见他腰背挺直,气质硬朗,星眉剑目,大约是喜庆的气氛融化了男人一贯的严肃,此时眉目柔和,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舞台折射的灯光星星点点落在温柔的黑眸。

    苏晴怔怔地看着,直到男人似要转头看过来,她才慌乱地收回视线。

    直到新郎新娘过来敬酒,苏晴才知道身边的男人叫做顾尧,是个一身正气的刑警,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过来参加婚宴,跟她一样都是女方家请的客人。

    暗暗听完新娘和顾尧的寒暄,苏晴心里暗道怪不得,虽说男人一般阳气较为旺盛,但普通男人可没有顾尧那样让鬼避之不及,原来是有警察的正气加持。

    因为体质特殊,苏晴体温总是偏低,即使是大夏天,手脚也冰冰凉凉冒冷汗。

    而旁边男人从看不见的气场到摸得着的身体都散发着诱人的热气,吸引得苏晴不断偷偷靠近。

    等到宴席结束,苏晴几乎跟顾尧肩碰肩相贴。

    而本就图谋不轨的苏晴在喝了几口红酒上脑后,索性抛弃矜持,借着酒精理直气壮地做坏事,直接抱住顾尧,赖着不放手。

    终于摸上手的苏晴满足地蹭蹭脑袋:唔......果然跟想象中的一样让人舒服,暖烘烘的,就像大冬天抱住了一个恒温热水袋,持续散发着热量,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作为办案无数的刑警,顾尧早在苏晴偷瞄他的时候就发现了。

    这女人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其实那灼热的视线几乎要黏在他脸上,就算是反应再迟钝的人也要发现了,更何况是时刻保持警惕的他。

    只是被偷偷看几眼又不痛不痒,顾尧便不吭声当作不知道,谁知这女人竟越来越放肆,仗着他不出声就蹬鼻子上脸,一点也不矜持地越靠越近,还带动着空气飘来一股若有若无的独特馨香。

    若不是他们这桌酒席临时多加了一个人,满满当当地挤在一起没了多余的空间,顾尧肯定要悄悄往外挪,不让苏晴得逞。

    但顾尧万万没想到这女人喝了酒后胆子如此大,竟然敢非礼他,死死抱着他的手臂,嘴里还说着胡话,叫他不要走。

    周围正要离席的人也不走了,好奇地看着他们俩。

    顾尧冷着脸轻轻扯开苏晴纠缠的手,试图唤回苏晴出走的理智:“小姐,你喝醉了,清醒一点。”

    苏晴再次缠上去,牢牢抱住顾尧的窄腰,把头埋在顾尧怀里霸道地说:“我没醉,就是不许你走。”

    顾尧头疼了,他就不该跟醉鬼讲理。

    若是面对罪犯,顾尧可以毫不犹豫地给对方来一个过肩摔,可是面对喝醉不讲理的小女孩,顾尧就没辙了。

    于是莫名被赖上的顾尧只好连哄带拖地把苏晴带上楼,给她开个房间休息。

    苏晴软趴趴地赖在顾尧怀里,被他半抱着拖走,宽敞的走廊铺着柔软的地毯,人走在上面发不出半点脚步声,安静地让人心悸,可苏晴却感到无比的安心。

    有顾尧这个人形黄符开路,一路都干干净净,偶尔有几只不长眼的鬼想要凑过来也吓得屁滚尿流钻进旁边的白墙消失不见。

    可真是鬼见愁。

    喜得苏晴越发搂紧身旁的男人。

彭漂亮的女朋友

玫瑰行者续写:四方阵生死劫(十三)

    几天过去了,张冼赫和武成只是在酒店房间里待着,那边没有任何动静和消息传来。

    但是酒店房间来了一通陌生的电话,说是想要见见张冼赫和武成二人。

    说知道是谁派人来对他两收拾动手的,同时也有一份礼物要给他们,去不去就看他们意见了。

    张冼赫和武成接到电话以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沉思。

    “武哥,你怎么看?”张冼赫看着面色不太好的武成。......


    几天过去了,张冼赫和武成只是在酒店房间里待着,那边没有任何动静和消息传来。

    但是酒店房间来了一通陌生的电话,说是想要见见张冼赫和武成二人。

    说知道是谁派人来对他两收拾动手的,同时也有一份礼物要给他们,去不去就看他们意见了。

    张冼赫和武成接到电话以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沉思。

    “武哥,你怎么看?”张冼赫看着面色不太好的武成。

     武成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的张冼赫:“张老弟你觉得呢?”

     张冼赫心里知道他想去,就顺着他的意思:“武哥去看看,我也想知道究竟是谁想对我们动手。”

     两个人动身前往约好的地方,兰庭酒店,包房内沙发有人早已等候多时了。

     等他二人进来,那人挥挥手,身边的小弟全部退出包厢。

     “武成,张冼赫,还算给我面子过来,我知道你们今天很疑惑为什么我会请你们过来。”

      张冼赫没有吭声,而一旁的武成早就按耐不住了,自从有人打来电话以后他就想知道是谁,毕竟他的事情鲜少有人知道。

     “有话直说,别磨磨唧唧的。”

     “果然啊,武成兄弟跟他们说的一样性格直爽。”

     “我这次请你们过来,是有笔生意想跟你们二人谈谈,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这份礼物还请你们收下了。”

      示意他们看地板上的人。

      在他们一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被捆绑住,在地板上跪着,地板上有血液在流淌,他的脑袋有血液顺着脖子流淌滴答滴答地滴着血。

     “这是?”武成看着地板上的人发出疑问。

     “这就是朝你们下手的人,小重是跟随赌场打手阿刀的手下人。”

     “好心帮我们,真会这么简单?”张冼赫看看地板上躺着一动不动的人,在看看面前嚣张至极的看起来才不过20多岁的年轻人。

    “我知道你们两个人的计划,也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我可以帮你们,我要的东西很简单。”

    “你小子毛还没长齐,就学人家出来混社会,真以为这是幼稚园啊!”武成很不屑,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人,结果就是一年轻小伙子看着岁数还挺小的。

     “武成,武琰翟的亲弟弟,闯了祸出来避避风头,而张冼赫是马爷马洪涛的养子,你们二人会聚在一起,是为了那件事情吧!”

     听完他的话,四周空气都安静下来了,他们两都知道这小子是早就做足了功课,早有准备,也许说不定这人还真有点本事呢!

     “你是什么人?”张冼赫听完他的话内心很警惕,这小子知道的内幕还挺多,就连他们都只打探出来武成跟武琰翟的一点点消息,而他却……

     “我是什么人重要吗?我要的东西很简单,我想要上位,成为新的主事人,而你们可以帮我,我也可以帮你们,互惠互利的事情,大家都有甜头可赚。”

    “你怎么知道是他对我们下的手?”武成眼神充满警惕。

     而对面的年轻人看到他的这一反应笑了笑:“你们一来我就知道了,而黄金屋里的人不会露面见你们的,你们啊,怕是白来了,而且我的手下人看到有人鬼鬼祟祟找了杀手过来,原本是准备对你们赶尽杀绝,后来却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放弃了。

     “你放心如果我真的要对你们下手,我绝对会处理干净,而不会那么麻烦。”

     “警是你报的?”张冼赫问,他知道事情是自己干的,但总得找个人替他背个锅。

     “不是我报的,我的人通知消息晚了,我到的时候那一批臭条子已经来了,不知道是哪路人干的。”

    “你的要求?”张冼赫问。

    “你拿到你们想要的东西,至于我你们不用管,事成之后我来找你们的。”

     “你凭什么觉得我们需要你,你是谁?”他的那席话虽然让武成放下心来,但是他的秘密还是越少有人知道越好。

     “我是谁真的这么重要吗?我可以帮到你们就足够了,你们也不想跟我过多牵扯吧!”

    “是吗?你真可以帮得到我们?

    “武成你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口的,你放心我这个人一向守口如瓶的,交易外多余的事情我不会做的,给你自己添麻烦我还不至于那么傻。”

     听到他如此保证,武成心里想着等这件事情彻底办成了,这个人他绝对不能留着。

     毕竟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而对面的人看他放松下来,知道他这是同意了,又看看张冼赫看他什么反应。

     张冼赫看着对面的年轻人,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们的事情那么严密却被人知晓了,只怕是他们身边恐怕有叛徒。

    而且他竟然很坦诚的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找他们合作,还说可以帮到他们,这可不是小事情,敢夸下海口,这个人绝对不一般。

    “武兄同意了,我绝对没有意见。”

     听到他如此之说,年轻人瞅了眼武成看他有什么意见。

     “这事我可以同意,但你这礼送的诚意不够啊!”

      “我的人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没知觉了,至于是谁下的手,我想二位心里清楚吧!”

       武成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这件事情原本就是冲着他来的,是他牵累了张冼赫,却假装不知道。

      而这死小子却非要捅破这个窗户纸,不给他面子,他死定了。

      “我在赌场里赢了钱,怕是有人眼红招来了杀手,而武兄是我的合作伙伴,那人怕是居心不良想要拆散我们的生意。”

      武成听到张冼赫如此给自己面子维护,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些,毕竟他又不傻,张冼赫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跟他有关系,那群人冲着的目标本来就是他。

     听见张冼赫如此维护武成,年轻人没在出言揭露真相。

     “这具尸体你们看怎么处理?是让丢在野外喂了动物让们饱餐一顿?还是我交给你们?

      现在的情况不能太惹眼,武成想了想决定:“就交给你办,事情处理的干净点。”

     “好,放心吧!”

      很快有人进来,推进来一个大型的垃圾车,把在地板上直挺挺的人,装进去,推车离开。

       地板上留有血迹的地方,也被人很快擦干净,好像这里没有人来过,没有发生过事情,没有人丧生于此。

       有些事情无能为力,处于局中只能眼睁睁看着发生,人的生命也许在一瞬间就丧生了。

       张冼赫他看过比这更黑暗的事情,他知道他面对的他们是怎么样的一群人,在他们眼里生命不值一提,而他很清醒明白的知道自己早就卷入了,无力挣扎。

      泥潭有时候会让人下沉,直至淹没跟他们一样,能爬出来的少之又少,而他自己他不知道,因为这一次他面对的不是一般的人,这是一个未知数。

     还好林蔷她没有来,他不一定能保护的了她,如果她来了,只怕会更危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