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变形金刚

576.6万浏览    52024参与
麦昆酱- official
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迫害我

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迫害我

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迫害我

Deftwing

感觉像是擎天柱夺舍了奥利安一样

感觉像是擎天柱夺舍了奥利安一样

Deftwing
莫名有一种老威ntr了波波的感...

莫名有一种老威ntr了波波的感觉

莫名有一种老威ntr了波波的感觉

Ignore
代 生 代 死 感觉哪一版的机...

代 生 代 死

感觉哪一版的机体都好好代啊 

特别是tfp的身高差

代 生 代 死

感觉哪一版的机体都好好代啊 

特别是tfp的身高差

芝士雞排

有请患者家属登场

小学鸡双胞胎

有请患者家属登场

小学鸡双胞胎

安夏说英语
《变形金刚》超暖心插曲,治愈偶尔疲惫的你
《变形金刚》超暖心插曲,治愈偶尔疲惫的你
只是冰水
在lof看到了的一个拟女 十分...

在lof看到了的一个拟女

十分心动遂画之

在lof看到了的一个拟女

十分心动遂画之

拿着星星奶油的七柠

花【红蜘蛛】

*日常烂文笔

*不足400字

*结尾有解释,看完谢谢~

Now,正文开幕

——————————

如果在这一瞬,全世界的花都盛开在了身旁,你又是否会与我重逢


如果花是情话,那么花田就是将诗篇中全部的花语都转为爱的地方


每一个章节都向你诉说着我溢于言表的情感,每一朵花都为你盛开


如同玫瑰,永远是是浪漫的首选


如同追随阳光的向日葵,只认你这耀眼的阳光


如同平平淡淡的满天星,甘愿做你的配角突出你的傲人与美貌


如果花是我的情书,那你又是否会去看,是否会将它们收集?


我又是否能让你知晓我的一切


众生本暗淡无光,直到我......

*日常烂文笔

*不足400字

*结尾有解释,看完谢谢~

Now,正文开幕

——————————

如果在这一瞬,全世界的花都盛开在了身旁,你又是否会与我重逢



如果花是情话,那么花田就是将诗篇中全部的花语都转为爱的地方



每一个章节都向你诉说着我溢于言表的情感,每一朵花都为你盛开



如同玫瑰,永远是是浪漫的首选



如同追随阳光的向日葵,只认你这耀眼的阳光



如同平平淡淡的满天星,甘愿做你的配角突出你的傲人与美貌



如果花是我的情书,那你又是否会去看,是否会将它们收集?



我又是否能让你知晓我的一切



众生本暗淡无光,直到我看到了你的不羁



暗夜中的漫天灯火本无一为我而亮,直到你愿意为我敞开舱门



这大街小巷,聚拢是烟火,摊开是人间,你带着我眺望这个世界,直到荣光照耀在你的机体上



如果你仍在,就请回答我的呼唤吧



又是春天了



花,开了



大人



我爱您

————————————

我错了,我知道不该水文的,但我在筹划一个超棒的思路,明天或者后天就能写完啦,最多再水一篇,谢谢大家的支持,点个关注期待一下~

(本文灵感出自乐正绫新数字专辑《告白诗》中的《花》一曲)

89號思想停滯個體

好吧,我投降了,截掉重新发一遍

好吧,我投降了,截掉重新发一遍

这岛
【亚克力串串钥匙扣】很久很久很...

【亚克力串串钥匙扣】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做的了,给朋友加车,预计6.13出现………救救孩子,冷圈当自强.jpg

【亚克力串串钥匙扣】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做的了,给朋友加车,预计6.13出现………救救孩子,冷圈当自强.jpg

希兰

是之前在设定里出现过得oc,算是飓风的cp。

是之前在设定里出现过得oc,算是飓风的cp。

自华太拉了/.
@TFP毒蜘蛛保护协会会长 劳...

@TFP毒蜘蛛保护协会会长 劳斯的艾丽娅!

每天都要感叹怎么这么可爱!!

画不出来万分之一的美啊👉🏻👈🏻

@TFP毒蜘蛛保护协会会长 劳斯的艾丽娅!

每天都要感叹怎么这么可爱!!

画不出来万分之一的美啊👉🏻👈🏻

溺于深海

【赛博坦日常】擎天柱X你《等你回家》

🌸🌸🌸日常系列,一发完结

🌟🌟🌟没有标注的话,版本自行带入,你喜欢哪个版本就是哪个版本

🌺🌺🌺文末有彩蛋,投喂一个免费粮票就能看了,爱你们哦~


——————————


今天是你跟友人约好的实力切磋的日子,于是你一大早就起来了。

当你收拾完之后,擎天柱把你送到了家门口。

“我大约中午就回来了。”你看了一下天色,“预报说今天下午会下雪,没想到现在就开始下了。”

擎天柱递给你一把伞,“我等你回来。”

“今天不上班?”你接过伞,随口问道。

“忙的差不多了,中午应该可以忙完。”擎天柱将你捧到手心,“路上小心点,早去早回。”

“知道了知道了。”你亲了亲擎天柱,笑......

🌸🌸🌸日常系列,一发完结

🌟🌟🌟没有标注的话,版本自行带入,你喜欢哪个版本就是哪个版本

🌺🌺🌺文末有彩蛋,投喂一个免费粮票就能看了,爱你们哦~


——————————


今天是你跟友人约好的实力切磋的日子,于是你一大早就起来了。

当你收拾完之后,擎天柱把你送到了家门口。

“我大约中午就回来了。”你看了一下天色,“预报说今天下午会下雪,没想到现在就开始下了。”

擎天柱递给你一把伞,“我等你回来。”

“今天不上班?”你接过伞,随口问道。

“忙的差不多了,中午应该可以忙完。”擎天柱将你捧到手心,“路上小心点,早去早回。”

“知道了知道了。”你亲了亲擎天柱,笑着从他手上跳下。

细碎地雪花落到你的伞上,你蹦蹦跳跳着从擎天柱视野里消失了。

中午时分,你跟好友切磋完就跟他告了别。

“吃完饭再走呗。”好友挽留着你。

“不了。”你挥挥手,“擎天柱在家等我呢。”

“呸,这恋爱的酸臭味。”

你的身影越走越远,落雪成白,将你的足迹也渐渐掩埋。

Lemming War
大早晨没事干, 摸个可爱红红,...

大早晨没事干,

摸个可爱红红,

老婆,没有你我怎么活啊!!˃ʍ˂

大早晨没事干,

摸个可爱红红,

老婆,没有你我怎么活啊!!˃ʍ˂

西北森林

【塞伯屯】谁偷了威震天的光能小黄鸡?

塞伯坦乡村文学②

———————————————————————

威震天后院里少了两只光能小黄鸡,他总觉得这事儿和大黄蜂脱不了干系。

“证据确凿,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威震天所谓的证据,就是昨天他看见大黄蜂在他的鸡窝前面晃悠了几圈,形迹很可疑。并且大黄蜂和小黄鸡都是黄色的,实施盗窃的条件很充分。

大黄蜂也很无奈。

“那怎么办,你报警吧?”

威震天说他报了,但警车不理他,因为财物损失没有到案件受理的标准。于是他又回去放生了两百只小黄鸡再去报案,警车还是叫他滚。

大黄蜂问他想怎么样,威震天说我不想怎么样,你赔我一个同样黄黄的小小的头雕上长了尖尖的塞伯坦生物就行。

然后大黄蜂就赔给......

塞伯坦乡村文学②

———————————————————————

威震天后院里少了两只光能小黄鸡,他总觉得这事儿和大黄蜂脱不了干系。

“证据确凿,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威震天所谓的证据,就是昨天他看见大黄蜂在他的鸡窝前面晃悠了几圈,形迹很可疑。并且大黄蜂和小黄鸡都是黄色的,实施盗窃的条件很充分。

大黄蜂也很无奈。

“那怎么办,你报警吧?”

威震天说他报了,但警车不理他,因为财物损失没有到案件受理的标准。于是他又回去放生了两百只小黄鸡再去报案,警车还是叫他滚。

大黄蜂问他想怎么样,威震天说我不想怎么样,你赔我一个同样黄黄的小小的头雕上长了尖尖的塞伯坦生物就行。

然后大黄蜂就赔给他一条黄鼠狼。

威震天问黄鼠狼哪里尖了,大黄蜂说它牙是尖的。

威震天后来给黄鼠狼起名也叫大黄蜂,带回去好吃好喝地养起来,每天晚上放出去遛,也不知道牵条绳,蹿进人家种菜的地里,偷走了好几只老母鸡。威震天也不管,看不见影了就大喊几声大黄蜂,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后来人家被偷了鸡的找上门来,威震天就说这都是大黄蜂干的,找大黄蜂要去。

过两天村委会开会的时候大黄蜂说他这两天莫名其妙多了很多人问他要鸡不知道怎么回事。

有一天晚上大黄蜂吃完晚饭出去压马路的时候听见远处有人在叫他,就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对面又叫了一声,他又应了。然后他们互相叫了两百多遍,大黄蜂还以为见了鬼了。

过了一会儿看见威震天抱着黄鼠狼满脸欣喜地一路踩着庄稼地里的玉米跑了出来,大黄蜂觉得他真的是见到鬼了。

“你叫我干嘛?”大黄蜂警惕地看着威震天。

“我叫你了吗?”威震天怀疑地看着大黄蜂。

“你叫了我好几声。”大黄蜂偷偷拿起了一旁的叉。

“……”威震天默默抱紧了怀里的黄鼠狼,“我说我刚刚在叫它你信吗?”

那天晚上去地里偷西瓜的爵士说他看见大黄蜂拿着叉追着威震天跑了一路逼他改名字。


威震天说大黄蜂是他儿子。

大黄蜂说我呸。

威震天又说他把大黄蜂当儿子养的,亲爹都没这么亲的。

擎天柱也说我呸。

威震天说真的,他每天给大黄蜂吃最好的能量块,亲自去地里偷瓜,亲手给大黄蜂洗澡,晚上还要给大黄蜂讲床边故事哄他睡觉,大黄蜂没了他在身边都睡不好。

大黄蜂说怪不得你身上一股臭味。

威震天问有吗。

大黄蜂说有,头上顶了个泔水桶的机子怪不得黄鼠狼喜欢亲近。

威震天觉得大黄蜂是在吃黄鼠狼的醋,不以为意。

后来大黄蜂忍不了了,问千斤顶有没有涡轮臭鼬,也想给它取名叫威震天。千斤顶说涡轮臭鼬没了,涡轮驴子行不行,大黄蜂说也行。然后他把驴子牵回去拴在院子里,也每天晚上放出去遛,还故意带它到威震天家门口去放屁,美其名曰净化空气。

红蜘蛛过来串门儿的时候大黄蜂神秘兮兮地问他要不要看威震天推磨,红蜘蛛光学镜都瞪圆了。

“你把他制服了?”

“我把它制服了。”

“那我要他给我磨豆浆喝。”

“磨咖啡都行。”

然后红蜘蛛看了一下午驴子推磨,快到晚饭的时候他问威震天在哪里,大黄蜂指着驴子说这个就是威震天。

然后红蜘蛛讹了大黄蜂一顿晚饭。

吃完晚饭他俩一起出去遛驴子,红蜘蛛看大黄蜂坐在驴背上很羡慕,说他也想坐,大黄蜂看上去很为难。

“你自己不是长了翅膀了吗?干嘛还要骑驴子?”

“你不也长了腿了吗?干嘛还要长轮子?”

大黄蜂说不过他,答应让他骑一会儿,但是不能骑太久,因为红蜘蛛太重了怕给威震天压坏。

“威震天!驾!”红蜘蛛大喊。

大黄蜂叫他不要喊了,但红蜘蛛还是喊。

驴子驮着大飞机走不快,累得哼哧哼哧,大黄蜂看着很芯疼。

到威震天家门口的时候红蜘蛛终于肯自己走路了。大黄蜂还是照例让驴子在威震天后院放屁,红蜘蛛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

大黄蜂告诉他威震天家里有一只黄鼠狼,喜欢臭一点的空气,他这是在帮他营造一个更符合机与黄鼠狼共生的和谐环境,红蜘蛛差一点就信了。

过了一会儿大黄蜂说他想起来家里热水壶没关要回去一趟,让红蜘蛛在这里看着驴子,等它完成了废料排泄之后再牵它回来。红蜘蛛说好,然后大黄蜂就跑了。

又过了一会儿威震天从他家里走出来,手里还抱着黄鼠狼。红蜘蛛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着驴子排废料。

“这你的啊?”威震天问。

“要不然你的?”红蜘蛛反问。

“你叫他他答应吗?”

红蜘蛛轻蔑地哼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大叫一声:“威震天!驾!”

然后驴子就跑了。

红蜘蛛被打了之后才想起来大黄蜂家里好像根本没有热水壶。

然后威震天就知道大黄蜂也养了一只叫威震天的驴子。

然后威震天就到大黄蜂家里去说要让驴子认祖归宗,大黄蜂问他为什么,威震天说他叫威震天,驴子也叫威震天,所以理当把驴子交还给他。

大黄蜂说那你的黄鼠狼是不是也该还给我,威震天说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大黄蜂说他不想要,他只想要驴子。

威震天盯着他的光学镜,问他确认一遍,你是想要大黄蜂还是想要威震天?

大黄蜂感觉这个问题有些奇怪,就说我想要驴子。

威震天又问那驴子叫什么。

驴子叫威震天啊。

那不就好了。

哦。


“这不是你正大光明住到大黄蜂家去的理由!”

警车气得掀翻了桌子。村委会副主任兼塞伯屯一队支部副主任兼村口派出所副所长一点也不好当。

路障几次过来应聘正所长,都没通过,最后他不知道从哪里偷来了一身正所长的衣服,到村门口到处去招摇撞骗。

但是没人上当。所以警车也懒得管他。

现在火烧眉毛的事情是威震天用文字游戏摆了大黄蜂一道,抛下自己的家不要了,住到大黄蜂家里去了。非但如此,他还霸占了大黄蜂的充电床。

“我允许他和我用一张充电床!这不能算霸占!”威震天连连喊冤:“是他不肯上来!”

“呸!”大黄蜂啐了一口:“有你的屋子我都不想待!”

其实平时大黄蜂和威震天关系还不错,虽然算不上有多亲,但也不至于见了面就要互相吐电解液,警车不是很理解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大黄蜂不想说是因为他其实尝试过和威震天在一张充电床上睡觉,后来发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威震天总会有千奇百怪的睡觉姿势搅得他根本没有办法下线,或者就是睡着睡着突然被一辆坦克坐在脸上无法呼吸。

“但这些都还只是其次。”大黄蜂抚了抚胸口。

“这还只是其次?”警车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最过分的是,威震天晚上睡觉打呼噜,而且这个呼声也是声色各异,每晚都有新体验。大黄蜂曾在短短的两个循环里听到了坦克发动机的声音,飞机发动机的声音,手枪上膛的声音,以及所有足以把他的音频接收器震聋的声音。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塞伯坦吗?”大黄蜂问:“你试过从天黑等到天亮的滋味吗?”

“没有。”威震天大言不惭。

大黄蜂说他只有一个要求,只要威震天搬出他的家,之前的旧账一笔勾销。

警车没好意思问他们有哪些旧账。

威震天也说只要大黄蜂把他的那两百零二只光能小黄鸡还给他,他马上就搬走,虽然这两百零二只鸡里面两百只都是他自己放走的。

“我没偷你的鸡!”大黄蜂差点儿把刚刚扶起来的桌子再掀翻一次。

“我看见你在我的后院那里鬼鬼祟祟!”

“那是因为……”大黄蜂欲言又止。

“看!编不出来了吧!就是你偷了我的光能小黄鸡!”威震天把桌子拍得震天响。

“那你到底去他家后院干嘛?”警车被这两个机子吵得累到挤按睛明穴。

大黄蜂面露难色:“这个不好说,但我肯定没有偷鸡。”

“没偷鸡那有什么不能说的?”威震天一口咬定就是大黄蜂偷了他的鸡,说什么都要他赔。

“那我不是已经赔给你一只黄鼠狼了吗?”

“黄鼠狼能和鸡一样吗?”

“那我的驴也给你。”

“可以。”威震天爽快的答应了,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但我还是更想要小小的黄黄的头雕上有尖尖的。”

大黄蜂被逼得没办法,只好答应威震天过几天还给他两只小黄鸡。威震天问为什么要过几天,大黄蜂叫他不要管。

他果然没有食言,几天之后带着两只小黄鸡专门到威震天府上赔罪。威震天一眼就认出这和他走失的那两只一模一样。

“你还说不是你偷的!”威震天勃然大怒。

“说了不是就不是!”大黄蜂争得面红耳赤。

“那他们怎么长得一样!”

“因为这两只是那两只生出来的!”

“……”

“……”
“……”

“好吧我是偷了你的鸡蛋来着,但我保证我只偷了两个鸡蛋!全都在这里了!”大黄蜂举起手发誓。

威震天的表情显然是对这些不感兴趣,他皱起眉头来思考了一阵,问到:“为什么偷鸡蛋?”
“因为我想孵小鸡。”大黄蜂老老实实回答。

“那为什么只偷鸡蛋而不偷鸡?”
“因为那天差点儿被你发现啊,我只能带着小一点的目标先跑了,想着以后有机会了再来偷鸡,谁知道你把剩下的鸡全放跑了。”大黄蜂愤愤地说道。

“那么,没有鸡,这个小鸡你是怎么孵出来的呢?”

“闭嘴。”

西北森林

向往的塞伯屯

码一个塞伯坦乡村文学,大概是all蜂向

————————————————————————

大黄蜂说他好累,每天上班打卡好无聊,明明都已经是和平年代了,为什么还要一天天的为绩效奖金奔波劳苦,他好想找一块空旷的农田,好想要一个人躲起来卸甲归田过上隐居的安逸日子。

擎天柱答应了,说归田可以,卸甲就不必了,因为裸奔不太雅观。

然后他就在一处不容易被人找到的田园里安排了一间土建房给大黄蜂,看着真的是相当的农村。但是大黄蜂对这个“不容易被人找到”的形容芯里存了个疑,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后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机子到底是怎么找过来的。

擎天柱是和他一起来的,所以不能算在后来的乱七八糟的机子里面。......

码一个塞伯坦乡村文学,大概是all蜂向

————————————————————————

大黄蜂说他好累,每天上班打卡好无聊,明明都已经是和平年代了,为什么还要一天天的为绩效奖金奔波劳苦,他好想找一块空旷的农田,好想要一个人躲起来卸甲归田过上隐居的安逸日子。

擎天柱答应了,说归田可以,卸甲就不必了,因为裸奔不太雅观。

然后他就在一处不容易被人找到的田园里安排了一间土建房给大黄蜂,看着真的是相当的农村。但是大黄蜂对这个“不容易被人找到”的形容芯里存了个疑,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后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机子到底是怎么找过来的。

擎天柱是和他一起来的,所以不能算在后来的乱七八糟的机子里面。

但是收拾完东西大黄蜂表示大哥可以离开回去忙工作而大哥赖着不走的时候就可以算了。

天火是帮他忙搬家来的,所以也不能算是乱七八糟的机子。

但是他后来天天来大黄蜂家里蹭饭吃,大黄蜂就怀疑他是故意的。


起先的农田生活真的是相当的安逸,一觉睡到自然醒,听着屋外鸟鸣声赖一会儿床,再给自己泡一壶新茶,去地里浇浇水施施肥,自己做两个发面馒头做午饭,下午再去河边钓钓鱼,晚上收看一会儿每日新闻,然后安然入睡。

这本来该是大黄蜂所向往的田园生活。直到那天他意识到叫醒他的鸟叫声有点儿不太对劲。

“我觉得你这样就很没意思。”大黄蜂说着,朝树上扔了一个小石子,激光鸟不屑地挥了挥翅膀。

“是不是声波叫你来的?”

激光鸟叫了两声,算是承认了。

大黄蜂还想问机械狗怎么没来,又听见门口有两声狗叫声,估摸着大约是跟自己养的大黄狗打起来了,就没再问下去。

“回去告诉你们声波,我今天没准备他的饭,让他明天再来。”

大黄蜂说这句话的时候当然没想到第二天声波真的会抱着空饭碗来敲他的门。

“是你邀请我来的,汽车人。”声波这句话说得面不改色芯不跳。

大黄蜂真后悔跟这种没有情感模块的机子说客套话,他连情感模块都没有,怎么能指望他有情商模块。

不得已,大黄蜂做了两份晚饭。

和声波面对面吃晚饭的时候气氛诡异的不像话。屋外狗在叫,鸟在飞,声波实在看不下去了,从自己碗里分出一半的能量块来给他们吃。大黄蜂也实在看不下去了,也从自己碗里分出一点儿来给声波。

大黄蜂抬起头感觉声波藏在面具后的表情有一些扭曲,甚至怀疑他读芯读到了一些并不存在的东西。

之后声波每天定时定点抱着空碗过来敲门,大黄蜂就要准备四个人的能量块,后来轰隆隆和迷乱也来了,他又要准备六个机子的饭。每天收拾碗筷的时候大黄蜂都会陷入一阵沉思,为什么明明只有他和声波两个,却能有那么大的饭量。

后来有一天声波敲门的时间比平时晚了两个循环,这样的事情非常少见,大黄蜂认为这是声波决定停止来蹭饭的前兆,于是他兴冲冲地打开了门,看见了声波和他的一大家子,抱着五个装满了能量块的碗。

“我们在你家旁边也盖了一栋房子!”轰隆隆兴奋地说。

“比你的还要大!”迷乱蹦蹦跳跳。

但大黄蜂觉得声波不是来炫耀的,他就是来这儿常住的。


在声波搬到大黄蜂家旁边过了没几天,惊天雷也来了。

他更直接,带着房子来的,美其名曰写作需要灵感,田园里轻松愉快的空气更适合创作,与养狗。

“那我这次就写一部关于美好田园生活的剧本吧。”惊天雷还说为了感谢大黄蜂给他带来了诸多灵感,邀请他成为他新的话剧剧本的男主角。

“毕竟,这个故事主角的原型就是你。”惊天雷含情脉脉。

大黄蜂曾经有幸看过一眼那个剧本的名字:化肥厂的公子与卖鱼的姑娘。

不管哪个是主角他都不是很想当。

然后大黄蜂每天在地里浇水的时候都能看见惊天雷在不远处采风,他浇到哪惊天雷就采到哪,和前些天声波遛狗如出一辙。

不过多久闹翻天也搬来了。

“我最近胃口很不好。”他说,“都吃不下什么东西,我怀疑是垃圾流水线上生产下来的劣质能量块害的。总之,我该吃点儿纯天然的了。”

闹翻天比同一批次下流水线的惊天雷胖出来一圈,大黄蜂也不知道他胃口哪里不好了。

然后闹翻天每天就跟着他下地施肥,看着没长熟的菜光学镜亮得发光,大黄蜂勒令他离自己的地远一点。

惊天雷和闹翻天都来了,红蜘蛛身为长机,没理由不来。

红蜘蛛不但来了,还来得相当的声势浩大,把房子建在了大黄蜂对门,挡掉了他从早到晚的所有阳光。大黄蜂昨天刚上好新漆晾出去的装甲都没有晒干,红蜘蛛被迫用自己的排风扇帮他吹。

大黄蜂问他你来干什么,红蜘蛛说自己的两个弟弟都在这里,怕一不小芯就被你这个可恶的小黄人拐走,到时候流清洗液都来不及。大黄蜂说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大的本事。

红蜘蛛瞟了一眼自家两个跟在大黄蜂车屁股后面飞来飞去的弟弟,轻蔑地哼了一声,以掩饰他不知道大黄蜂是真傻还是装傻。

然后大黄蜂车屁股后面就有了三架小飞机。


当威震天得知自己的手下几乎全都逃去田园里度假了以后愤怒到了极点,一旁的震荡波疯狂地转动灯泡以缓解紧张的气氛。

“岂有此理……”威震天捏爆了他从超市里买来的流水线苹果,“他们去野餐居然不叫上我!”

自从威震天来到屯里以后,红蜘蛛的排面明显低了一级。

作为曾经的霸天虎领袖,威震天特地挑了一块依山傍水的空地来建房子。起先红蜘蛛还嘲笑过他,说这里离大黄蜂家那么远,铁桶头连这点帐都算不清,当真是相当愚蠢。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威震天的家可以从二十里开外一路建到大黄蜂家后院。

“要来我家看看吗?”威震天伸出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优雅得仿佛不是一个暴发户。

大黄蜂第一次看见这种壕得没有一丝丝遮掩的大院,七进七出逛了整整一天,晚上的时候威震天甚至热情地邀请他留下来过夜,大黄蜂礼貌地婉拒了。

原因他没讲,其实是因为他怕他起夜的时候来不及找厕所。

不光如此,威震天在其他方面也是壕得相当没有人性,大手一挥找来了一群俑机。大黄蜂说他要去地里浇水了,威震天说让俑机去做。大黄蜂说要去镇上买东西了,威震天说让俑机去做。大黄蜂说要吃晚饭了,威震天说让俑机去做。大黄蜂说他要回去洗澡了,威震天说让俑机去……啊这不行,那你去吧,要我帮忙吗?大黄蜂没有什么礼貌地婉拒了。


当轮子们得知他们的大黄蜂被一群虎子围困在屯里的时候都坐不住了,纷纷要去拯救他于水火之中。

补天士第一个到,到了之后发现那些屋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逛了一圈,在后山的一个小树林里听到了一些异样的响动。补天士隔着树丛听了一会儿,听见里面发出阵阵金属碰撞的声音。

“你们都让一让,我先进去?”

“惊天雷你不要以小卖小,分明应该是我的先进去,这玩意儿那么小,别给它撑坏了。”

“刚刚威震天都进去过了,没事儿坏不了,你放芯。”

“即将开始极限运动,排气扇:启动。”

补天士一听芯说这还得了,要是他来得再晚一点怕不是大黄蜂连片装甲都要拆得不剩了,连忙端着炮跑了过去,然后看着一群机子对着一个刚搭好的帐篷面面相觑。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野…野餐啊。犯…犯法吗?”

大黄蜂看到补天士来很高兴,连忙拉着他进了帐篷里,其他虎子纷纷对这种坐享其成的行为表示不满,也都挤进了帐篷里,不给他们两个任何独处的机会。

于是帐篷毅然决然地被撑坏了。

大黄蜂把野餐失败的原因全都归咎在红蜘蛛身上,因为这个帐篷是他找的,质量也太次了。


很快其他轮子也都赶到了这里,并且积极地给自己安排了一系列工作。擎天柱自然而然地承担起了村委会主任的工作,并让大黄蜂做他的副主任。威震天不同意,说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明明是他先来的,所以应该是他来当主任。擎天柱痛快地答应了,威震天还奇怪这个一向要和他对着干的卡车头子今天怎么那么好说话,结果等到他正式上任之后才发现他的副主任不是大黄蜂而是擎天柱钦点的警车。在威震天每天坐在村委会办公室里听着屯里人各种各样牢骚的时候,窗外总能传来卡车的轰鸣声和大黄蜂愉悦的笑声。

警车一开始只是想在村部警局当个大队长的,但因为人手不够,他就又兼了刑警队大队长,警局副局长,村委副书记和塞伯屯一支队部副主任,天天忙得焦头烂额,直到大黄蜂给他推荐了铁腕来协助才算轻松一点。铁腕真的是一个相当的工作狂,拿着职员的工资,干着职员和职员还有职员的活,警车有时候都看不下去让她休息一会儿,铁腕却说只要以后能给她顺利升职就够了。警车难得的被感动到热泪盈眶,问大黄蜂怎么才能带出这样好的警员。大黄蜂说我给你推荐一个,像你这么有经验的警官,带起来肯定比我得芯应手。警车说那就谢谢了。隔天路障去警局报到的时候,警车还以为他是来投案自首的。

救护车虽然不乐意,但也还是骂骂咧咧地来了,在村医院里当主任,也是每天都忙得饭都来不及吃。大黄蜂听说去村医院挂号都要挂主任的号,还以为是大家都格外信任救护车的医术,后来才发现是因为偌大的村医院就只有主任一个医生。

烟幕横炮飞毛腿罗嗦是赛着车来的,但只有烟幕被拦在了屯外不让进,原因是过量废气排放会影响塞伯屯自然环境,烟幕被迫改造了自己的排气系统才被允许放进去,有史以来第一次输了赛车比赛。

后来就连钢索也带着他的几个小弟来了,一张嘴就是:俺!钢索!喜欢绿水青山!

看着闹哄哄的塞伯屯大黄蜂不禁陷入了沉思,他最开始为什么要搬到这里来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