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记事

2492浏览    6600参与
所向披靡

记事20200330

    我的心早已扭曲,但或许能够有所改变。...


 


    我的心早已扭曲,但或许能够有所改变。

                                                ——题记。




        “他们的人生价值观现在都扭曲了!”母亲在厨房中跟父亲吐槽到,那声音真是丝毫没有收敛,在房间里的我都能听见。


       听见母亲吐槽的我在心中默默地说到:“生活在扭曲的环境之中就有扭曲的价值观呗。”也许是因为我在叛逆期,也许是受到网络上人的影响,什么事情都喜欢跟父母对着干,他们说的大道理我都听不进耳朵中,基本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头说起。


       “人就一定要结婚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话题就开始偏了。“你没结婚说明你不优秀。”母亲说到。“结不结婚是个人的选择,优秀的人也可以不结婚啊!”我反驳到,不认为母亲的观点是正确的。“这就比如,因为你不优秀,所以没人喜欢,才没结婚。”母亲举了个例子,可我却不想再与她争论,便没有再回答。


       直到父亲回来了,他们两个都到我的房间里与我说道理。“那好吧,我们先不讨论结不结婚,换一个话题。”父亲转移了话题,而我独自坐在椅子上写着作业。


        “想我之前跟你讲过很多遍的努力学习一样,我并不是希望你以后能过上多么好的生活,只是想让你不要过一个普通人的普通生活,至少要比现在好吧。”父亲缓缓地说道,“你看看,现在的你生活的好,不愁吃穿,之前还有钱买小说和想吃的零食奶茶,这些都是你有钱买的。那你想想,如果你没钱,那这些你都不能拥有,所以你才需要现在的学习,到好大学再找到一个好工作,你才有能力承担这些费用。”


       “或许把人一生的压力比作十个压力,普通人是平均分十个压力。那些不努力学习的现在是很轻松,可以后十个压力会使他们感到很辛苦,很累,而那些现在辛苦学习的人虽然压力很大,但在将来,他们的压力会很小。我希望你现在的一时辛苦换来的是以后的轻松。”父亲又换了一个比喻,苦口婆心的说到,“希望你能听懂我说的一切。”


       虽然我一直没有回答父亲的话,但我一直仔细地听着,而我的眼睛开始发酸,不争气的从脸庞边划过了几滴眼泪,滴落在书本上,染湿了一片,染花了所写的字。


       我小心翼翼的用衣袖抹去脸上的泪痕,小声的抽泣着,放缓自己的呼吸,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彷佛怕父亲知道我哭了。


       也许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不忍心戳穿罢了。



                                                                                                                                                                      20200330

123

突然来了兴致想画画时——

板绘吧!

电脑,在,很好😄。

板子,嗯?没在😌。

算了,拿平板吧😃!

呀,落家里😤。

算了,用纸吧🤔!

喔~图在平板里😱。

算了,不画了😴。

总结——懒😂


突然来了兴致想画画时——

板绘吧!

电脑,在,很好😄。

板子,嗯?没在😌。

算了,拿平板吧😃!

呀,落家里😤。

算了,用纸吧🤔!

喔~图在平板里😱。

算了,不画了😴。

总结——懒😂


何乐之有

关于创作不死

我以前也写过一篇关于227事件中AO3被墙的小文章,在其中有提到停车场这个问题

这件事情,首先脑残粉是毫无道理可言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在大家大骂侵犯创作自由的时候,我希望有人能想想,为什么Ao3,一个获得了雨果奖的,纯创作自由的公益性网站,一被举报,就被墙了,像个什么非法网站似的,一点反驳力都没有

我们真的了解Ao3吗?对多少人来说,它只是一个看车的,都是外文的链?

我曾经给很多人安利过Ao3

读者,不用注册就可以点红心,发评论,注册后,邮箱会提醒订阅更新

作者,收到的爱心都会有邮件提示,外文评论,作品再不止于只有国内的同好看到

看文,随时可以下载文档,离线反复阅读

多少人...

我以前也写过一篇关于227事件中AO3被墙的小文章,在其中有提到停车场这个问题

这件事情,首先脑残粉是毫无道理可言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在大家大骂侵犯创作自由的时候,我希望有人能想想,为什么Ao3,一个获得了雨果奖的,纯创作自由的公益性网站,一被举报,就被墙了,像个什么非法网站似的,一点反驳力都没有

我们真的了解Ao3吗?对多少人来说,它只是一个看车的,都是外文的链?

我曾经给很多人安利过Ao3

读者,不用注册就可以点红心,发评论,注册后,邮箱会提醒订阅更新

作者,收到的爱心都会有邮件提示,外文评论,作品再不止于只有国内的同好看到

看文,随时可以下载文档,离线反复阅读

多少人知道这些方便的功能?

说来惭愧,我还是直到朋友因为ao3被墙,论文写不出来,才知道Ao3上还有许多自由研究者的论文免费下载

当然上面也有许多刺激的,隐秘的内容,但那不是全部

但在中国用户手上,那几乎就是全部

还是,所谓精神家园

创作当然不会死,我看到包括Lofter,微博,晋江,飞卢,等等网站上的同人大神,他们依旧是大神,是在用心用爱去创作,他们创作出来的作品美的不可方物

没有那个圈的大神,是仅仅依靠所谓“精神家园”成为大神的

创作当然自由,也不会死

请看清什么是创作,什么只是调剂




失智鸽舟

同桌(吐槽

本来还是要继续碎碎念说我和R的那点破事的。

但是我今天太狗了。

我是真的狗(确信

昨天熬夜熬到挺晚的,今天五点睡的。

下午照常网上冲浪,发现R给我打了几个QQ电话?

哇哦——

没过多久R就怂恿我去和他上网课。

腾讯会议。

——“不会被发现吧。”心虚某人

——“用我的名字也行。”

所以?就是我代替你????

哈哈哈好悲伤。网课我是进去了。

“就你一个人开了麦。”R小窗疯狂轰炸随便吐槽

wtf

当时一急第一反应就是关机。

——“我好狗”

——“草哈哈哈哈哈哈。”

感情淡了呗。

嫌我烦了呗。

本来还是要继续碎碎念说我和R的那点破事的。

但是我今天太狗了。

我是真的狗(确信

昨天熬夜熬到挺晚的,今天五点睡的。

下午照常网上冲浪,发现R给我打了几个QQ电话?

哇哦——

没过多久R就怂恿我去和他上网课。

腾讯会议。

——“不会被发现吧。”心虚某人

——“用我的名字也行。”

所以?就是我代替你????

哈哈哈好悲伤。网课我是进去了。

“就你一个人开了麦。”R小窗疯狂轰炸随便吐槽

wtf

当时一急第一反应就是关机。

——“我好狗”

——“草哈哈哈哈哈哈。”

感情淡了呗。

嫌我烦了呗。

kittenkid。

magnolia

*基于现实故事改编

*献祭最疯狂的青春

*遗憾,却又美好


他从我身边离开已经有三年多了。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我生日前一天。


五年前他的到来就像是阿尔多斯降临我的世界,我敢肯定的说,我的一生从未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人,就算是电视里的演员也不及他。我一直很想问他为什么不去当模特当演员,可是直到他离开的那一天我都没有问出口。


他是地地道道的伦敦人,嗓音低沉迷人。他很年轻,看起来也没比我大多少岁,最初我见他的时候他将一头黄发染的纯银,没有留胡子,干干净净温柔优雅。他瞳色很浅,是灰绿色的我记得,非常漂亮的颜色;五官立体而又深邃,我用生命担保他是我这辈子见过长的最好看的人。他足...

*基于现实故事改编

*献祭最疯狂的青春

*遗憾,却又美好



他从我身边离开已经有三年多了。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我生日前一天。



五年前他的到来就像是阿尔多斯降临我的世界,我敢肯定的说,我的一生从未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人,就算是电视里的演员也不及他。我一直很想问他为什么不去当模特当演员,可是直到他离开的那一天我都没有问出口。


他是地地道道的伦敦人,嗓音低沉迷人。他很年轻,看起来也没比我大多少岁,最初我见他的时候他将一头黄发染的纯银,没有留胡子,干干净净温柔优雅。他瞳色很浅,是灰绿色的我记得,非常漂亮的颜色;五官立体而又深邃,我用生命担保他是我这辈子见过长的最好看的人。他足有一米九以上,喜欢穿风衣戴围巾,好看的与模特不相上下,的确是让人一见倾心的长相。尽管很多时候严肃刻板,但是他说话真的很温柔,举手投足之间的风度翩翩,足以与我印象里的英国绅士相配。


我挺喜欢他的。


他喜欢拿着指着书上的字,指一排读一排,然后看着我让我跟着他读。他总是说,不要急慢慢读,慢慢的学习最纯正的英式英语。我喜欢就这样跟着他念一句读一句,因为他说起话来真的很好听,真的低沉而又温柔,能让人想到英格兰午后的阳光和下午茶。他就是这样的英格兰人,那个慢悠悠雾蒙蒙的英格兰。下午阳光下就好像是一幅温柔缱绻的画卷,远渡重洋拨开伦敦的烟雨缭绕,看清了他的脸,英俊而又挺拔,就像希腊神话里的神仙。


他说英国人读英语语调先起后落,一边说还一边拿着铅笔在书上标起起落落的声调。他是用左手写字的,握笔很用力,却显得他的手更加纤细修长,真的在我的印象里挥之不去。标完之后他问我,是不是跟中文的四声声调很像,一边说着一边还拿手捏着自己的脸比划来比划去,说什么英国人因为说话的时候表情太夸张就很容易长皱纹。

我笑了,他好可爱。他让我张大嘴巴,努力在脸上挤出皱纹。我说我还年轻,我不想长皱纹。他笑了笑说,你看起来的确是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我说是啊,我在欧洲上钢琴课的时候教授足足把我说年轻了五岁。

他说他在幼儿园里做老师,我是他带过年纪最大的学生。

我点了点头,没有看他,毕竟我只是想学学口语······顺便离你近一点看看你。



他教我理科的题目,他说他以前生物学的最好。可惜我不学生物,没法问他问题。我问他说数学行不行,他看了我一眼说你一个中国人难道要难数学题来为难英国人。我笑着把厚厚的笔记本往他面前推了推,你看看嘛,说不定你会呢,毕竟你大学毕业了嘛。

他瞪了我一眼还是接过了我的笔记本。然后他的合上了推到我面前。


那个时候我的英语口语真的不是很好,问他物理问题指手画脚的比划了好久,两个人都没理解对方在表达什么意思。后来凭借着我生动的肢体语言终于让他明白了,我在讲光学。

他应该不会物理,看着乱七八糟的题目在瞎讲。我笑了,他手足无措的样子的确有点可爱。末了,他问了我一句是不是这样。我知道老师上课不是这样讲的,但我也不好跟一贯认真的他去较真儿,那就算了吧,我说谢谢你你真好。

我说我应试英语挺好的。

他问我要了课本看,看完之后叹了口气,说那你还蛮厉害的。




我知道我自己真的挺喜欢他的。他是第一个走进我青春的人,第一个能在我心里留下的人。也许是因为年纪相差小的关系,我们的确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可是我什么都没说,尽管我知道这只是一个短暂的梦境。





后来有一天,来了一个陌生人跟我们一起上课。我其实一直比较腼腆不爱开口,好不容易跟老师话多了起来,却又因为陌生人的到来而跟老师一句话都没有讲。他问了我好几遍,我都没有开口,我不习惯跟陌生人相处在一个小小的空间。

下课之后他问我上课为什么不说话。我低着头说我不习惯,我不喜欢,我也不想说。我看到他脸上一瞬间就由晴转阴,皱着眉头问我为什么。我有些委屈,我天生就是这样慢热,他为什么要逼我。那是我唯一一次在他面前掉眼泪。

那我们以后慢慢来,慢慢习惯好吗?他没有再凶我,脸上恢复了温柔,给我一张纸擦干眼泪。


在我的记忆里,他一直都是这样的绅士而又温柔。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也没有那种突然放大的夸张,是一直平静而又柔和的语调。我喜欢听这样的英语,古典纯正,充满了浓浓英国的味道。他也喜欢穿风衣围围巾,看起来有几分像神探夏洛克里的卷福,就可惜那个时候他的头发是银色的。

他的一举一动是很吸引人的,无比礼貌而又绅士。当我们一起走进教室的时候,他会替我拉开椅子,然后说一句请坐,然后在隔着一段相对绅士的距离坐下。当我们下课之后,他会替我拉开门让我先走,微笑着跟我颔首说再见。





他曾经问过我最想去哪三个国家。


我说第三名是法国。我想去巴黎和米兰的街头走一走,看一看世界时尚之都,逛一逛世界上最潮流的地方。那是一个古老而又奢华的地方,纸醉金迷。

他点了点头,说他也很喜欢巴黎。

我说第二名是柬埔寨。十年多前,我还在小学,我曾经去过一次。那个时候的柬埔寨还是一个未开发的神秘国度,没什么人去旅游,古老,贫穷却又美丽,是一个掩盖在丛林中的新世界。

然后他问我最想去哪里。

我说我从小到大最想去英国,特别是伦敦。他笑了起来,我特别认真的说我真的很想去伦敦。那是一个浪漫的城市,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大本钟,泰晤士河和伦敦眼,太漂亮了。他说伦敦天气很烂,一直大雾而且时不时下雨,没什么好吃的着实也没什么好玩的。

可是我从小的就想去一次伦敦,在遇见你之后······我就更想去了,你的家乡。

我笑了笑没说话,伦敦多好啊,都是帅哥。




我第一次给他送礼物是在教师节。

因为其他节日,好像着实不太合适。

我从成都带回来的礼物在那一天上课的时候忘了带。眼看着没多少时间就要上课了,我毅然决然拔腿狂奔回家拿,终于在课前赶了回去。

那一次是我一辈子长跑最快的一次,真的很疯狂。

我祝他节日快乐。他看起来很惊喜,打开了我的礼物,里面是熊猫头的金属胸针,很漂亮。他笑了起来,看起来很喜欢。他说这盒胸针很好看,他很喜欢,会经常戴的。

我说,客气了。






他问我,你知道英格兰以前的国花是什么吗。

我说不知道。

他说是野玫瑰,英格兰野玫瑰,像血一样红。

我点了点头。

他问我中国的国花是什么。可惜我不会说牡丹,就在纸上画了一朵牡丹给他看。

他点了点头,说你不像牡丹,你像另一种花。

我笑了起来,还是第一次听见以花喻人的。

他说,magnolia。


magnolia是什么?我的词汇量那个时候真的不大,不认识这个词。

我默默的在心里重复着这个词,magnolia,挺漂亮的词。

可惜我回家之后就忘了它的发音,没法查询它的意思,也就只好作罢,心里默默遗憾了一下。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我生日前一天。

那天我刚从健身房回来,低着头在地铁站里快速走着。

走着走着我掠过了一个身影,高挑,颀长,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在那擦肩而过的一瞬间,0.01秒,我抬头起头,我看到了他。那一瞬间,他也低头看到了我。

我的余光瞥见他的脚边放着一个行李箱。


目光交错,步履匆匆我来不及停下来来不及回头,就与他擦肩而过,就看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与他相散在茫茫人海,来不及说再见,来不及掉眼泪,更来不及伤心。


如果那个时候我知道那是我人生最后一次见他,我一定会慢慢的走。


至少,能好好的跟他说一句再见。





从此,我再也没见过他。

我青春里唯一动心过的人,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悄无声息,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们终究是没有缘分的,都是我无用的一腔热血罢了。

他不是东华帝君,我不是凤九,我们注定因为悬殊的世界而擦肩而过。

我跟他的缘分,只不过是我曾经很喜欢他,而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我跟他的缘分,也仅仅只是我记得他,而他现在应该已经彻彻底底的把我忘了。

我伤心吗?那个时候很伤心,可是放下之后,就好了。

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一场绮丽而美好的回忆。




后来某个瞬间,我才记起magnolia,他用来形容我的花。

我上网查了,原来magnolia,是木兰花。






现在我不知道他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是回了伦敦?还是在别的国家别的城市?

他应该过的很好吧,说不定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成家立业。

我给他送的礼物,他说会经常戴,他真的会戴吗。

我好想知道,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

可是余生,我都再也见不到他了,自那一次擦肩而过之后。










失智鸽舟

关于同桌某人(1

最近小窗莫名其妙出现了我之前同桌的信息。

挺惊讶的,毕竟毕业之后我们几乎没有联系。

关于他的话,暂且称呼他为R吧。

应该是我整个初中渊源最深的同桌。
[图片]
可能印象相对其他人比较深刻。最初印象应该是当别的男孩子都热络的搂抱在一起,打打闹闹的时候,他安安静静的呆在座位上,微微抿着嘴。

灯管从头顶照下来的光衬的脸有一点苍白。

当时就觉得这个男孩子挺温和,笑起来也有点羞涩。

在前两个学期,我像透明人一样的存在于班级内。

好像……没有什么值得奋斗的事情。

之前可能处于中二的时候,整个人也莫名奇妙的(吐槽)。

第一次正式接触应该是R在打架的时候,眼镜被打飞出去了。

说实话,这些事我也...

最近小窗莫名其妙出现了我之前同桌的信息。

挺惊讶的,毕竟毕业之后我们几乎没有联系。

关于他的话,暂且称呼他为R吧。

应该是我整个初中渊源最深的同桌。

可能印象相对其他人比较深刻。最初印象应该是当别的男孩子都热络的搂抱在一起,打打闹闹的时候,他安安静静的呆在座位上,微微抿着嘴。

灯管从头顶照下来的光衬的脸有一点苍白。

当时就觉得这个男孩子挺温和,笑起来也有点羞涩。

在前两个学期,我像透明人一样的存在于班级内。

好像……没有什么值得奋斗的事情。

之前可能处于中二的时候,整个人也莫名奇妙的(吐槽)。

第一次正式接触应该是R在打架的时候,眼镜被打飞出去了。

说实话,这些事我也不大记得了,什么打架原因啊,又或者打架对象。

但是我清清楚楚的他转过头我说:“麻烦帮我捡一下眼镜。”

他顿了下,说了句谢谢。

我觉得他应该是不记得我名字。

当时挺丢脸的,我反射弧好长,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冲着我说的。

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傻傻的就觉得眼镜会飞到教室后边靠墙的角落。

可能是少年人的某种奇特的自尊心,我在后墙找了好几遍都没有看见那架黑框眼镜。

扭头去看“战况”时,劝架的已经把他们拉开了。

我看见他缓缓的蹲下,从我刚刚站的不远处捡起了眼镜。

所以,就这?

他一抬头,目光就和我对上了。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看我(毕竟没有戴眼镜)。

我冲他尴尬笑笑,从后门出去了。
行吧,反正我现在想起来也怪尬的。

之后有过一次成为短暂的同桌的时间,大概是一周还是几天。

当时因为排座位,我们每个小组的实力(?)不均衡,所以没过多久就分开了。

关于这个我绝对要吐槽,虽然是蜜汁槽点。

当时都是三个人拼桌,我排名在三个人里面最高,就理所当然的坐在了中间。

然后某天周一升国旗吧,我前面室友突然转过头咬着下唇憋笑。

我一脸黑人问号的看着她。

所以?

我凭借这我这双被英语听力折磨过的双耳在她大口喘气模糊不清断断续续的语句中拼凑出:

“我们这一块就你两个同桌的鞋最骚包。”

当时的蜜汁笑点。

的确,可能我们班,隔壁班,隔壁的隔壁班,这一块儿就他们两个穿着过分亮眼的球鞋。

后来我和R说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本来想狠狠嘲笑他的骚包气质。

他睨着眼:“物以类聚。”

行,人在桌上坐,锅从天上来。

我的错。

ps:R做广播体操的时候像一只笨拙的企鹅,我每次看他做操就一直在偷偷笑。

光明正大会被打

吹梦到西洲

国风三首

【江南春】疏影

当代/大锦鲤

    行草绿,远山青。痴鱼呈眼底,歌未解风情。沾襟杯雨相酬去,时最悲啼正遇萤。


【摸鱼儿】记鱼玄机

当代/大锦鲤

    念平生,关雎琴瑟,子衿城阙摧梦。韶华春好鸳鸯错,未做君钗中凤。天地冻。观外幻重重,可见吾流恸。情难自控。此泪若心知,墨书方正,才敢与君共。

    咸宜观,三柳温郎未颂。六根遗醉眸讽,三清难教轻狂许,何处再逢人空。鹃鸟冢,骨换柳,填愁往复才新涌。卿卿入梦。死亦若惊鸿,止年芳岁,年止漠然陇。

记,晚唐四大女诗...

【江南春】疏影

当代/大锦鲤

    行草绿,远山青。痴鱼呈眼底,歌未解风情。沾襟杯雨相酬去,时最悲啼正遇萤。


【摸鱼儿】记鱼玄机

当代/大锦鲤

    念平生,关雎琴瑟,子衿城阙摧梦。韶华春好鸳鸯错,未做君钗中凤。天地冻。观外幻重重,可见吾流恸。情难自控。此泪若心知,墨书方正,才敢与君共。

    咸宜观,三柳温郎未颂。六根遗醉眸讽,三清难教轻狂许,何处再逢人空。鹃鸟冢,骨换柳,填愁往复才新涌。卿卿入梦。死亦若惊鸿,止年芳岁,年止漠然陇。

记,晚唐四大女诗人之一,鱼玄机。


【清平乐】小别

当代/大锦鲤

    春风吹柳。乌褐绒留肘。未会浮生轻年寿。成梦成空成久。

    青山小聚无期。凄凄别过胎泥。细嗅嫩英几寸,燕虫不落柴扉。



不是同一时期写的,拿来凑个数

狐寿客

【原创】春天里

※我和父亲的田园小日常(飘过~)

※写的不好,不喜勿喷,愉快讨论为上


   ————※——※——※——※——※——※————


春天里 我会和你在田野间缓行

见你所见 听你跟我讲过去的故事

油菜花暗香隐隐,点点白蝶飞舞

你看起来比平常欣喜 

是不是也被春天染了些生气?


春天里 我会和你傍小溪边漫步

流水涓涓 阳光轻散落在身上也暖

笑小鸡单爪独立,你竟也学了起来

你看起来比平常调皮

是不是也被春的轻快所触动?


春天里 我会和你在后院里小憩

这样静静 悠悠惬...

※我和父亲的田园小日常(飘过~)

※写的不好,不喜勿喷,愉快讨论为上


   ————※——※——※——※——※——※————


春天里 我会和你在田野间缓行

见你所见 听你跟我讲过去的故事

油菜花暗香隐隐,点点白蝶飞舞

你看起来比平常欣喜 

是不是也被春天染了些生气?


春天里 我会和你傍小溪边漫步

流水涓涓 阳光轻散落在身上也暖

笑小鸡单爪独立,你竟也学了起来

你看起来比平常调皮

是不是也被春的轻快所触动?


春天里 我会和你在后院里小憩

这样静静 悠悠惬意琢磨在心头上

你一言我一语,光阴也不便来打扰

你看起来比平常慵懒

是不是也被春天陶醉而微醺?


春天里 我会和你整天窝在一起

就缠着你 同你说说寻常、不寻常的话

如果你太久没动静,我就要对你生气

你看起来比平常亲切

是不是也被春天所可爱

是不是也变得开怀?


春天里 就在春天里 

漫无目的走着

看太阳把我们的影子聚在一处

看星星在我们头顶上眨巴眼睛

看月亮,就看着它 不说些什么

因为傍晚白日里 已把我这小话篓子掏了尽

因为此时我们相互依偎着 偏要瞅它孤家寡人

看它圆 看它扁 在寂静安然的夜晚里


春天里 在春天里都有些什么,都有什么人?


我想 就在此时 在那春光明媚烂漫处

悄悄的、慢慢的把时光都留在弥弥的春天里




END.



   ————※——※——※——※——※——※————

                          谢谢观赏~





shuai_417
shuai_417
沈拾陆.

琉璃白月(2)

“斋主,怎么才回来啊?”苏轼拿着汤勺,“快快快,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我跟你说啊,这肉呢,口感最佳是七分熟,首先一定要讲究火候,其次......”

王安石看着杜甫旁边那个穿着围裙的苏大厨,难得出声无奈地叹了口气:“苏轼这家伙又开始对斋主滔滔不绝了......”

高适:“也就杜子美和他弟弟能耐下心来听他讲了。”

兰台:“子瞻!!你的手艺太好了叭!!”

苏轼一脸得意地对王安石道:“听见没听见没,兰台大人夸我了!”

王安石:“你的厨艺谁不说好?”说完便放下碗,去了广厦。

苏轼:“王总公务繁忙日理万机辛苦您嘞。”

王安石:“......”

炉子边,兰台和苏洵正抢着吃的,叽里咕噜的对话旁人料...

“斋主,怎么才回来啊?”苏轼拿着汤勺,“快快快,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我跟你说啊,这肉呢,口感最佳是七分熟,首先一定要讲究火候,其次......”

王安石看着杜甫旁边那个穿着围裙的苏大厨,难得出声无奈地叹了口气:“苏轼这家伙又开始对斋主滔滔不绝了......”

高适:“也就杜子美和他弟弟能耐下心来听他讲了。”

兰台:“子瞻!!你的手艺太好了叭!!”

苏轼一脸得意地对王安石道:“听见没听见没,兰台大人夸我了!”

王安石:“你的厨艺谁不说好?”说完便放下碗,去了广厦。

苏轼:“王总公务繁忙日理万机辛苦您嘞。”

王安石:“......”

炉子边,兰台和苏洵正抢着吃的,叽里咕噜的对话旁人料是一句也没听清。

“哎哎,兰台,你吃慢点,苏先生,您也......”杜斋主又开始了他的老妈子瞎操心。

杜甫看着围在一起的大家,便觉得很是温馨,心中的惆怅也略微地削减了。


只是忘不了——曾经那个说自己想去流浪的人。


......


卯时,日头正高,李白被强光刺得睁开了眼。他坐起身来,船舷和岸边的岩石牢牢系在一块。他眯着眼,望向日光:“唉......片刻成了一宿。”掂量掂量了酒壶,里头的酒只剩半斤不到了。他突然扑哧一笑,想着他早些年这喝酒的钱还是杜子美给的......罢了,去山里看看,说不准能寻一户人家打酒。

小舟泊在岸边,行舟的游客进了山里寻酒。

行走山间,看青松屹立云端,苍劲雄健,姿态纵横,风清骨峻。李白看青松看得入了神,即第一眼起,心中便毫无知觉地默念起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少年登上泰山,绘绝顶瞰八荒的场景。再靠近些,是那少年意气激昂的笑容,后来看遍了茫茫人世,题诗的笔下只剩了两行热泪。李白明白,感时抚事,只是徒增宛伤,眼下是要去见他心心念念的子美。


深山老林里,找不到一点人的踪迹,李白心想着下山继续赶路,逢至一间亭子,亭中央的有座琴台,琴台上置着一张古琴。


想必这附近一定有户人家。李白的目光被那张漆黑的桐木古琴吸引,忽然他注意到青蓝色的琴穗上好像刻着什么字。他走近去看,琴穗上用小篆刻着“少陵”。

看着那两个字,他脸上涌过一丝欣喜,竟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子美的琴?我怎么不记得子美会弹琴?还是说这琴是哪个仰慕子美的人的?

他陷入了沉思,忘记自己进山里来是为了寻一户人家打酒的事。


沈拾陆.

笔没墨了,只够写四个字(zichou)

笔没墨了,只够写四个字(zichou)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