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记事

6014浏览    7198参与
叫我大美女

其实 我应该很早就知道他是有女朋友 他也没有藏着掖着 

只是他有时看着你来了兴趣 就又会说自己分手了

但是我们除了说过几句话 也就看来看去 什么都没做过

支撑我喜欢的 是因为我觉得他其实是喜欢我的 即使他特地带着女朋友向所有人解释不喜欢我 我也觉得挺可爱

现在想来 我这么久的等待与理解其实挺荒唐的

戏剧中有种让我印象深刻的剧种 叫荒诞剧 代表作品是《等待戈多》

每天我都会跑到大树下问:戈多来了吗?

他们告诉我:没有 等明天

我用自己的方式尝试与他建立...

其实 我应该很早就知道他是有女朋友 他也没有藏着掖着 

只是他有时看着你来了兴趣 就又会说自己分手了

但是我们除了说过几句话 也就看来看去 什么都没做过

支撑我喜欢的 是因为我觉得他其实是喜欢我的 即使他特地带着女朋友向所有人解释不喜欢我 我也觉得挺可爱

现在想来 我这么久的等待与理解其实挺荒唐的

戏剧中有种让我印象深刻的剧种 叫荒诞剧 代表作品是《等待戈多》

每天我都会跑到大树下问:戈多来了吗?

他们告诉我:没有 等明天

我用自己的方式尝试与他建立联系 每次得到的都是令人失望的回应。

那些我独自一人的夜晚与我的逃亡生活中 他都有佳人相伴的,而我付出的那些没有任何意义的精力与喜欢 像阳光下的朝露 来时清醒明媚 最终不过蒸发殆尽

他连自己的欲望与真心都分辨不清 最后我都认为他是善良的 他却给了我致命一击 让我体无完肤

一切都很荒诞 从头至尾 这一切又还没有结束 不知何时才能结束


玄素_alz

疯子

叮——

叮——叮——

叮——


我的手机响了快十分钟了,我这才不耐烦的拿起来。


信息来自我的好姐妹,阿善。点开聊天框我只能明显的看到一句话,“我想去死。”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样的情况都断断续续的发生过,我有了解过阿善的事情,每次她都绕开话题,甚至是拒绝我的帮助。一年之内她进过多少次的急诊我记不清了,“死”的字眼常常出现在阿善的某个令人忧愁的深夜。


“让我见你最后一面。”我不知道如何劝说,便把这条信息发了出去。


我上次见阿善是在学校走廊里,四五个医生穿着白大褂用担架抬着她从通往天台的楼梯上下来,她经过我身旁时,我便能辨认出她脖子上深浅不一的血痕。


“...


叮——

叮——叮——

叮——


我的手机响了快十分钟了,我这才不耐烦的拿起来。


信息来自我的好姐妹,阿善。点开聊天框我只能明显的看到一句话,“我想去死。”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样的情况都断断续续的发生过,我有了解过阿善的事情,每次她都绕开话题,甚至是拒绝我的帮助。一年之内她进过多少次的急诊我记不清了,“死”的字眼常常出现在阿善的某个令人忧愁的深夜。


“让我见你最后一面。”我不知道如何劝说,便把这条信息发了出去。


我上次见阿善是在学校走廊里,四五个医生穿着白大褂用担架抬着她从通往天台的楼梯上下来,她经过我身旁时,我便能辨认出她脖子上深浅不一的血痕。


“老师,她怎么了?”


“你不必知道。”


阿善的病被教导主任知道了。教导主任私下里跟同学暗暗咒骂阿善“疯子”,说她“脑子不正常”。也不知道是哪个没有良心的传开来了,一人一张嘴。不久学校那群人都叫她“疯子”,而我是“疯子的朋友”。


小区门口的路上有大小不一的水坑,路灯照的地面发光。五楼一间房的灯微微亮着,阿善在等我。


她父母不在家,开门时她整个人都阴沉沉的,双眼都没了光。客厅没开灯,只能借助阿善房门缝里漏出的一丝光亮。


“你干什么?”


“你给我过来。”


我二话不说,拽着她就往外走。


我和她在凌晨两点多的大街上走着,谁也没开口。


距离阿善被确诊抑郁症已经有个几年了,可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是当年深秋。阿善在打开储物柜的时候整盒整盒的药掉了一地,上面标着些我从未见过的化学术语。阿善慌忙捡起地上的药盒,用她那疲惫的眼神看着我,尴尬的笑了笑。从那以后她还是经常偷偷的上课从口袋里摸出一颗药塞进嘴里,眼神恍惚。


后来她偶尔会用手撑着椅子,身体颤抖着,大口的喘气。另一只手在身上乱摸。好不容易摸到了药才算安宁。药物反应大,阿善常请假,一请就好几天。本就人数不多的小提琴声部如今少了阿善清脆婉转的乐曲,多数时候只有锯木头的刺啦声。


有一天阿善在走廊上抓住我,问我的储物柜还能不能放东西,她想把她的药放到我那里去。我是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帮着她搬药。我本以为她是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她得病的事,后来她自己说,她休学了。


阿善去了另一个地方,那里的人在外人看来都没什么两样。狗咬狗,人咬人。阿善像那里的一股清流,静静地做自己的事,静静地做自己的人。偶尔会发信息给我,抱怨同病房的病友,或是赞赏护士姐姐的温柔。我曾问过她什么时候出院,她一直都回答下个月,尽管她口中的下个月一拖再拖。


我想起阿善对我讲的冷笑话,和她的聪明机灵。年仅十五就上了微积分的她,总会被数学老师提起。她的过往就像饭后茶谈一样流传在我们同学的口中。尽管大多数人都跟她不熟,还是会亲切地称她一声。人往往都是因为失去了才珍惜,离开了才怀念。


阿善出院当天叫上了我和阿远。阿远同我一样,也是阿善唯二的朋友。阿善订了包厢,带我们去吃了火锅。我们身前是冒着热气的鸳鸯锅,身后是外滩的夜景。那天晚上,没有医院轶事,没有校园往事,没有争吵,更没有喧嚣。阿善听着我和阿远讲着近日的生活,谈笑风生。阿远笑谈让阿善回乐团奏上一曲。那一刻很安静,阿善眼眶里的泪水在日光灯下偷偷地闪着光,像是仙女施了魔法。


阿善有好多连自己都不想搬出来的陈年旧事,也曾只讲给我一人听过。她的家庭并不美满,过往也并不光彩。她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形容这些人情世故,只求来世生个好点的命。后来她常去寺庙里求护身符,上香拜佛,想着这些前世的恩怨都由功德化解好了。


阿远是个大嘴巴,一不小心把阿善的事情说漏了嘴。新闻就如八卦,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离谱。直到阿远班的一个男生跑过来问我是否知情,我撒了谎,我说我不知道。后来阿善知道了这件事便也是淡淡的说了句:“让子弹飞吧。”学校里的同学也多是可怜阿善,但后来这件事就变成了大家好奇的“犯罪新闻”,而新闻中的阿善就变成了受害者。


阿善在小学时被同班的男生猥亵,那些举动在幼小的阿善心里成为了她一生的耻辱。耻辱的种子在阿善心里逐渐发芽开花,绽放的一发不可收拾。阿善左耳天生失聪,因此被同学排挤嘲笑,说她是“小聋子”。小时候,每个班都会有个心机女,基本谁都逃不过心机女的算计。阿善心善,便成为了心机女兰婷的欺负对象,一来就是十年。她受尽排挤、耻辱、嘲笑。


直到她十三岁的一个下午,她的委屈被揪出来钉在了耻辱柱上。那本该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操场上还依旧有人嬉戏打闹。教学楼的顶端那里直立着两个人影,颇为清晰。其中一个人影拿着一把刀。过了一会二人的身后涌出更多人影,将二人带离天台。然后我就在走廊里碰到了担架上的阿善。阿善当日被兰婷逼上了天台,要不是天台的门没关老师根本不会发现。阿善被兰婷威胁,要她跳楼。阿善成绩向来好,兰婷也是气不过,嫉妒阿善。这便是故事的前身。


“栗子,”阿远总是这么叫我,“兰婷太过分了,真的就是一狗都不如的婊子。”


阿远总意气用事,常一生气就这么骂着。


“是呀。”我当时实在是说不出什么了,“希望阿善能好起来吧。”


阿远跟着我走进了教室,我可以感受到身后一股怨气的阿远心里正骂骂咧咧的。我们都如看客一般做不了什么又手足无措。我平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阿善的事情我没有出过力。从教室的窗望出去便是校门,抬着阿善的担架飞速的上了一辆红白相间的车。在最后一刹那,我见阿善的雪白的领口被染上了玫瑰的颜色。


阿善在三天后回了学校,脸色更加苍白了。一周后兰婷又像个没事人一样进出校门。


“当时他们没给我止血,我昏迷了两天。”阿善在火锅里涮着牛肉。


“我操,太过分了。”阿远把筷子砸在盘子上。


“兰婷家有钱,我们也没办法。”我叹了口气。


“他们想瞒就瞒吧。”阿善笑了,“谁叫我是弱势力呢。”


其实我不在乎阿善有没有病,我是希望她能回学校,重新开始生活。


“阿善,你还会回学校吗?”


“抱歉,我记性不好忘了说了。”


阿远和我面面相觑。


“我上周找校长谈了谈,休学了。”阿善又补上,“不会再回去了。”


事后阿善有约我出来聊过天,她去了一个新的学校,但不适应,又休学了。事情当头,她妈妈得了癌症,给了她一笔钱,叫她去香港某个差事,好能养活自己。阿善一直都没走。她说她学了一辈子的钢琴技术,算是能赚点钱,一心想治好妈妈的病。


我鼓励她,希望她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心里却暗叹这姑娘苦命。


后来我家人安排我出国,阿善在前一天找我出来聊天。当日阿善捧着个盒子:“栗子,这小礼物你就收下吧。”阿善还送了我一句话,叫我“归来仍是少年”。我叮嘱了她很多,多是鼓励的话。阿善也是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看着我。


多数如阿善一般的人都是正常人,不过是与我们不同罢了。这个世界把不遵循守旧的人称之激进,把与众不同的人称之怪异。我如今才理解,一个人是扭曲,五十个人是小众,所有人是真理。


阿善疯的像个正常人,正常的像个疯子。


凌晨两点多的大街上吹来阵阵微风,街头的灯亮着微弱的光。明月躲进了云雾,朝阳还在赶路。


“栗子。”


“嗯?”


“我真的是疯子吗?”


“不是。你是我见过最正常的正常人。”

玄素_alz

阿也

我与阿也自小就认识,至今已经二十载。暑假我们这些学子归国,阿也请我们吃饭。阿也手边坐着个漂亮姑娘,在包厢摇曳的灯光中显得迷人,她的一颦一笑都有上世纪港片里张柏芝的影子。


在酒杯碰撞的叮当声与人们谈笑声之间,在那个窗外灯火通明的夜晚,我抬头对上了阿也的眼睛。那一眼像是看穿了他眼中的寡淡和无奈,还有他十几年来早就被痛苦磨平的棱角。阿也尬笑了一下,举起酒杯向我敬了酒。我看着他一饮而尽,想着餐桌底下藏着那些只有我们知道的秘密。


十五岁那年的一个早上,我收到了来自世界另一端的信息。阿也说他睡不着,让我陪他聊会天。他给我讲了好几个小时的笑话,我都是心不在焉的看着,顺便回个“哈哈”。后来阿远,也...

我与阿也自小就认识,至今已经二十载。暑假我们这些学子归国,阿也请我们吃饭。阿也手边坐着个漂亮姑娘,在包厢摇曳的灯光中显得迷人,她的一颦一笑都有上世纪港片里张柏芝的影子。


在酒杯碰撞的叮当声与人们谈笑声之间,在那个窗外灯火通明的夜晚,我抬头对上了阿也的眼睛。那一眼像是看穿了他眼中的寡淡和无奈,还有他十几年来早就被痛苦磨平的棱角。阿也尬笑了一下,举起酒杯向我敬了酒。我看着他一饮而尽,想着餐桌底下藏着那些只有我们知道的秘密。


十五岁那年的一个早上,我收到了来自世界另一端的信息。阿也说他睡不着,让我陪他聊会天。他给我讲了好几个小时的笑话,我都是心不在焉的看着,顺便回个“哈哈”。后来阿远,也是阿也的一位朋友,告诉我阿也失恋了。我除了可怜他做不了任何事情,想着,他连难受的挖心挖肺的时候都不忘了开玩笑。他失恋的那一整晚都没睡,不停的自我怀疑,自责。我只能感受到他字里行间透出来的绝望,而我却从未体会过这种失望。


阿也的女朋友小许是一位很阳光可爱的台湾姑娘,笑起来很像张柏芝。小许小提琴拉得不好,但很爱笑,我总能在走廊的另一头听到她爽朗的笑声。阿也说他很喜欢小许,要跟他谈一辈子的恋爱。我从未见过阿也对一个女生如此上心,等她下课,送她回家,在她不开心的时候跟她打八个小时的电话,像是阿也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小许。阿也与小许手挽着手,在夕阳映衬下肩并肩走出学校的大门。橙黄色的夕阳打在小许的侧脸上,整个人像是在发光。阿也说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心动就是在小许转过头看着他的时候,少女的眼里有光,也有她心爱的人。小许像是看穿了阿也的心思,那日他俩凑的很近,一个被夕阳浸透的吻落在了阿也的眉骨上。阿也说起这些事,现在还会脸红。


十年功名谈笑间,如今的包厢里,阿也的脸被红酒熏的泛粉。姑娘用她含情脉脉的神色望着阿也,完美的像一幅油画。可他身边坐着的再不是小许了。


夕阳下的那个吻与生活中琐碎的糖渣跟照片一样慢慢褪色,事情在阿也出国后绕了个弯。阿也说他每晚都跟小许打上好几个小时的电话,可异地恋没有他俩想象的这么容易。那时我还不懂阿也的苦恼,他说,异地恋就是自己的东西碰不着,自己爱的人守不住。当时阿也百万叮嘱我,叫我一定要照顾好小许。可尽管是我,阿也也不是很放心。


不知是阿也命里没有小许,还是他们二人的疏忽。小许对阿也立下的山盟海誓如同树叶一般,风一吹便落了一地。小许偷偷喜欢上了会拉小提琴的学长,而在阿也面前还表现的像当初那个天真烂漫的姑娘一样。阿也对此浑然不知,直到分手的时候,所有的真相涌来,把年少的他压的喘不过气。他问我:“你淋过午夜的倾盆大雨吗?你看过太阳还没睡醒的样子吗?你感受过活着真正的意义吗?你爱过一个人吗?”相差四千九百多公里的二人,阿也的手再长也碰不到小许了。他在那天傍晚查了回去的机票,或是打听学校什么时候放假。他说他多少个魂牵梦绕的夜晚想要去砸烂学长的小提琴,想要重新去上演那出英雄救美的老套戏法。“你我都改变不了事实。”我在对话框里写下残酷的真相,点击了发送。那天他一个人坐在静谧的夜里,迎接天边第一缕光,却怎么都抓不住。


小许喜欢的学长是知道小许与阿也的事情的。正巧,明知不可而为之是大多数人对爱情的定义。阿也说这段感情里他是那个笑柄,他才是那个做错了事的人。善恶有报,当时也是阿也提的分手,而这也成为了他后悔了一辈子的事。可在我们眼中,阿也一点错也没有。


阿也后来常拿自己和学长比,他挑自己的毛病,说自己的不好。等毛病挑完了,东西说完了,他就来找我,要我指出他的不对。我总劝他放下,可放下何尝容易。他用了漫漫十年,依旧对此记忆犹新。


我劝他不要因爱生恨,不要意气用事,要沉下心。阿也还是有着少年的赤血,他说他要把小许的糗事都泼出去,让学长知道,让全校知道。他说他怎么都要让自己好受一点,他不想自己一直承受一切,他也希望世界还他公正。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我静静的看着屏幕前为情所困的少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不过年轻总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但是没做过让自己后悔的事就不曾年轻。


阿也在新的国家,新的城市,新的学校,找到了新的生活,还有新的值得他托付的人。很多人都笑他移情别恋,只有我知道小许是他一直过不去的一道坎。


二十五六年恍恍人间,我看遍市井,他尝遍人间烟火。


“来,干了这杯人间烟火。”我举起酒杯,敬阿也,敬逝去的回忆。


叫我大美女

以前会比较喜欢找人一起玩 聊天

现在更喜欢一个人

也不是就喜欢独处 只是现在遇到的人 基本都在刻意说我曾经说过的话 做我曾经做过的事 也不是迎合

但是你没法和这些人成为朋友

我看不到他们真实的样子 看不到他们的个性与喜好 

所谓的交流也不过浪费时间

再说 我也不是很对以前的自己满意 期待自己每天的改变与新的认知出现

说实话 我确实还挺讨厌这种刻意 如果不是社会关系需要 我会尽量避免交流

往好的地方想 这种状况确实也能帮助反思剖析自己


所以看到一...

以前会比较喜欢找人一起玩 聊天

现在更喜欢一个人

也不是就喜欢独处 只是现在遇到的人 基本都在刻意说我曾经说过的话 做我曾经做过的事 也不是迎合

但是你没法和这些人成为朋友

我看不到他们真实的样子 看不到他们的个性与喜好 

所谓的交流也不过浪费时间

再说 我也不是很对以前的自己满意 期待自己每天的改变与新的认知出现

说实话 我确实还挺讨厌这种刻意 如果不是社会关系需要 我会尽量避免交流

往好的地方想 这种状况确实也能帮助反思剖析自己


所以看到一些新的不一样的东西 也会比较高兴

即使我的每一个决定与动作 所有人都可以在见到我之前预先知道 但是我相信 总有些东西并不是被人提前知道就失去我所特有的性质

虽然确实很烦 但是我做为一个有独立思想意识 与自我判断能力人 不应该就害怕了

而我正在经历的事情 我想 是没有多少人可以想象与承受的

时间留下的沉淀的总是最值得推敲的

叫我大美女

🎂给自己订了一个蛋糕


让店家把装饰与大面积表层去掉了 只留下顶部的花纹

因为觉得过生日的话 这款花纹挺搭

是一层层向外延伸没有闭合的圆圈

像树木🌲的年轮 水面的波纹

可以看到圆的开始 看不到终点

像生命的开始与结束 

我们可以知道生命的启始 却永远无法预料尽头  可能是10年 20年 或者下一秒


我的仪式感是等待蜡烛燃尽

蜡烛燃烧的时候真的很漂亮


散发光与热的蜡烛、奶油香气四溢的蛋糕 想到奈保尔的《米格尔街》:

生命如此绝望,每个人却都兴高采烈地活...

🎂给自己订了一个蛋糕


让店家把装饰与大面积表层去掉了 只留下顶部的花纹

因为觉得过生日的话 这款花纹挺搭

是一层层向外延伸没有闭合的圆圈

像树木🌲的年轮 水面的波纹

可以看到圆的开始 看不到终点

像生命的开始与结束 

我们可以知道生命的启始 却永远无法预料尽头  可能是10年 20年 或者下一秒


我的仪式感是等待蜡烛燃尽

蜡烛燃烧的时候真的很漂亮


散发光与热的蜡烛、奶油香气四溢的蛋糕 想到奈保尔的《米格尔街》:

生命如此绝望,每个人却都兴高采烈地活着。

2021.11.27

叫我大美女
柠檬🍋 一半做成蜂蜜柠檬 一...

柠檬🍋

一半做成蜂蜜柠檬 

一半柠檬冰块🧊


我看上去是不是挺热爱生活的~


我只是热爱活着🙃

柠檬🍋

一半做成蜂蜜柠檬 

一半柠檬冰块🧊


我看上去是不是挺热爱生活的~


我只是热爱活着🙃

秒钟^

2021.11.20/19-

   当时就匆匆一见,没想到却是最后一面。前几天

还说等我们聚齐了一起吃肉呢,说看着我们吃也开心。

    一般我们兄弟姐妹很少能够聚齐,这次相聚却很沉重。

   当时就匆匆一见,没想到却是最后一面。前几天

还说等我们聚齐了一起吃肉呢,说看着我们吃也开心。

    一般我们兄弟姐妹很少能够聚齐,这次相聚却很沉重。

ysg

大字阴符经隔80天的第二次练习

p1-p4今天

p5-p6

记录练字过程…诸多问题,鞭策自己。希望能坚持。

大字阴符经隔80天的第二次练习

p1-p4今天

p5-p6

记录练字过程…诸多问题,鞭策自己。希望能坚持。

张九南是温柔本身

记事

勿上升!!!!!!

勿上升!!!!!!

勿上升!!!!!!


-----------------------------------------------------------

-----------------------------------------------------------


6:28

        离放学还有两分钟,杨淏翔已经收拾好了书包,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勿上升!!!!!!

勿上升!!!!!!

勿上升!!!!!!



-----------------------------------------------------------

-----------------------------------------------------------


6:28

        离放学还有两分钟,杨淏翔已经收拾好了书包,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听着隔壁班张磊老师被扩音器放大的声音,杨淏翔根本听不进去正在上的英语课。

        

        随着一声铃响,杨淏翔抓起书包就往门外跑:“又可以去看张老师喽!”

        

        在每天的这个时候,杨淏翔都会在放学后倚在栏杆旁远远的望着张磊老师回办公室,收拾东西,穿外套,关灯关门,下楼梯。

        

         这是杨淏翔每天都会去干的事,他不是变态,只是对这位大自己四十多岁的张磊老师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比仰慕多。难道是喜欢?这根本不现实,张磊老师也有家庭啊,怎么能去破坏他的家庭呢……

      

          偏偏这次杨淏翔什么都准备好了,唯独没有算准时间,这个时候,张磊老师刚刚才下课,从隔壁班走向办公室,而杨淏翔刚刚下课,就往出跑。和张磊老师刚好碰面。


        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杨淏翔望着张磊,他还是那么令人神往。校园里的夕阳打在张磊的身上,是那么自然,那么令人敬仰啊。


       杨淏翔下定决心:前几天看到你都没有打招呼,周航他们跟他打招呼,他都会笑着说好,他应该也会对我那样的!


        而张磊正大步往前走,眼看两人就要撞在一起,张磊往左边迈了一步,杨淏翔紧张的低着头对张磊轻轻说了一句:“老师好。”满怀期待的等着张磊老师的笑容与“好”。


        杨淏翔怎么也没有想到,张磊老师与他擦肩而过,好像没有听到,甚至看他一眼都没有。


        就好像,马路上的流浪狗,对着路边的人们鼓了很大的勇气,叫了一声,没有人理它,没有人去看它,没有人去可怜它,它只能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忽视它。

     

   他没有理我。

Gomk

《本来不该吸烟上瘾的》

我叫王岩,我喜欢我的英语老师。

他从初二才接我们的班。

第一眼看,他很胖,很丑的。

几天后,我去交作业,

偶然看到他站在通风口抽烟。

我转身要去上体育课,从他的身边经过,

他吐出来的烟疯了般地向我飘来,

钻入我的心脏。

大概一个星期后,我开始周六和他补课。

和他补课的人不多,但我的课时只有我一个。

补课的地方是个灯光昏暗的奶茶店,我第一次进去的时候,满屋都是甜腻腻的香气

我和他补课的时候,他总喜欢抽烟,但我不喜欢闻烟的味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有一种魔力一样,昏暗的灯光和他的烟结合在一起,我好像着了迷。

他的眼神很温柔,我在补课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他的眼睛,出了神...

我叫王岩,我喜欢我的英语老师。

他从初二才接我们的班。

第一眼看,他很胖,很丑的。

几天后,我去交作业,

偶然看到他站在通风口抽烟。

我转身要去上体育课,从他的身边经过,

他吐出来的烟疯了般地向我飘来,

钻入我的心脏。

大概一个星期后,我开始周六和他补课。

和他补课的人不多,但我的课时只有我一个。

补课的地方是个灯光昏暗的奶茶店,我第一次进去的时候,满屋都是甜腻腻的香气

我和他补课的时候,他总喜欢抽烟,但我不喜欢闻烟的味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有一种魔力一样,昏暗的灯光和他的烟结合在一起,我好像着了迷。

他的眼神很温柔,我在补课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他的眼睛,出了神。

转眼,他的眼睛也望着我,

我真的要陷进去了。

他说:“看什么呢?”

我一下不知道怎么说,低着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

只感到脸上火辣辣的。

。(开学周更)

公告

作者瓶颈期到了,会断更一段时间,大概十二月初就能再次见到我,期间会不断的提升自我。每一次分别,都是为了更好的遇见!感谢大家一路走来的陪伴与支持,鞠躬——

作者瓶颈期到了,会断更一段时间,大概十二月初就能再次见到我,期间会不断的提升自我。每一次分别,都是为了更好的遇见!感谢大家一路走来的陪伴与支持,鞠躬——

叫我大美女

昨天和母亲聊了一通电话

回忆下通话内容 反思了一下自己


自己和父母不是一类人 但是身上有这个家庭带给我的印记

我想通过不断的自我重新认识 淡化印记

我想通过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去理解自己身边的人和事

没有什么可以很完美 看到的颜色没有多少可以很纯粹

不希望自己想当然的以为 

即使体会不到米兰昆德拉的 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至少要意识到在这个世界有轻与重、肉与灵的分别

2021.11.14

(可能过段时间看这段话 又会有所改变)

昨天和母亲聊了一通电话

回忆下通话内容 反思了一下自己


自己和父母不是一类人 但是身上有这个家庭带给我的印记

我想通过不断的自我重新认识 淡化印记

我想通过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去理解自己身边的人和事

没有什么可以很完美 看到的颜色没有多少可以很纯粹

不希望自己想当然的以为 

即使体会不到米兰昆德拉的 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至少要意识到在这个世界有轻与重、肉与灵的分别

2021.11.14

(可能过段时间看这段话 又会有所改变)

叫我大美女

刚来北京的时候 在地铁站遇到一个背影很像他的人

当时那个人脸很红 红到脖子根那种

脸红的样子也很像他

再后来那个人跑了起来

连跑起来都好像 

我目送那个人直到消失 其实当时内心很复杂 也很难过。

刚来北京的时候 在地铁站遇到一个背影很像他的人

当时那个人脸很红 红到脖子根那种

脸红的样子也很像他

再后来那个人跑了起来

连跑起来都好像 

我目送那个人直到消失 其实当时内心很复杂 也很难过。

月琴

     去西塘学习花丝和錾刻。

    来了西塘这觉得自己远比想象中的幸运,老师本身是在兰州做文物修复。所以教学之中有很些独家的技法,都是自己攻克的。审美也很老练独到。甚至给我们教材还有自己收藏的,可以称是文物的老物件。🧎🏻

    老师说我的程度可以回去复习半年后申入他的研修班,一起做大件的文物复原。我就把这个当成对我的夸奖啦~


     永远是学习才能看到越来越高的地方。

     去西塘学习花丝和錾刻。

    来了西塘这觉得自己远比想象中的幸运,老师本身是在兰州做文物修复。所以教学之中有很些独家的技法,都是自己攻克的。审美也很老练独到。甚至给我们教材还有自己收藏的,可以称是文物的老物件。🧎🏻

    老师说我的程度可以回去复习半年后申入他的研修班,一起做大件的文物复原。我就把这个当成对我的夸奖啦~


     永远是学习才能看到越来越高的地方。

张九南是温柔本身

记事

      张仲元紧张的站在车站牌下,手机没了电,身上没现金,刺骨的冷风吹得他不噤打了个寒颤。

     转身,看到了王昊楠老师也在等车,想起他初中三年里一直对王昊楠老师有些不一样的感情。

     “嗯……我要不要去找他借点钱?”

     张仲元与王昊楠隔着一个站牌,但心里却止不住的热情,甚至顾不上手变得通红。

    “还是去吧!反正...

      张仲元紧张的站在车站牌下,手机没了电,身上没现金,刺骨的冷风吹得他不噤打了个寒颤。

     转身,看到了王昊楠老师也在等车,想起他初中三年里一直对王昊楠老师有些不一样的感情。

     “嗯……我要不要去找他借点钱?”

     张仲元与王昊楠隔着一个站牌,但心里却止不住的热情,甚至顾不上手变得通红。

    “还是去吧!反正他也不知道。对吧?他会借给我吗……”想着。

    “呃…王昊楠老师?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班的张仲元。我手机没电了,身上也没钱,您能借我两元钱吗~?”

    “奥~行行行,给你。你坐哪一路车啊?”

    Ⅲ别看王昊楠老师上课的时候声音大,私底下声音好温柔啊!!!Ⅲ

    “啊!我坐9路。”

    “这么巧,我也坐九路车,一会你跟我一起。行吧?”

    “啊?奥奥!好!”

    Ⅲ我的妈呀,我居然要跟老师坐一个车上!他还跟我一起坐!我居然还同意了!天哪天哪……Ⅲ

     “你的脸好红,不舒服吗?”

     “啊……没有没有。”

     九路车随着张仲元脸上的泛红,停靠在路边。

     “车来了,走吧。”

     “好!”

     那天是冬至,早晨温暖的阳光照在王昊楠的脸上,张仲元看的入了迷……

     跟着王昊楠就去了最后一排座位,那里有两个并排的座位。王昊楠示意张仲元坐在他旁边。

      Ⅲ啊啊啊我要s了啊,他让我坐他旁边!!!Ⅲ

      张仲元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在王昊楠的旁边,脸上的粉嫩刷的一下,与夕阳融为一体。

     “你坐到哪一站?”

     “我去找我哥,他帮我补一下政治。”

      “政治题可以问我,你来加我的微信,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

      “哎,老师,我可以在班级群里找到你。”

     “这是我的私人号:?*%/”

     Ⅲ老师!让我加他的!私人号!我今天太幸运了吧!Ⅲ

     张仲元下车后,看着手心里记得电话号码,心里唱起了歌:谁都道余生,哪有俱风雨,唯愿风雨吉,处处皆是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