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记录

15.1万浏览    16.9万参与
aleeleek

冬日|路过日出日落

骑着小电动,或是走出阳台伸懒腰的时候,拍下了一些心动瞬间。

冬日|路过日出日落

骑着小电动,或是走出阳台伸懒腰的时候,拍下了一些心动瞬间。

Ida

海浪翻滚,内心平静

有人说大连是东北的旧金山,有那味儿了吗

海浪翻滚,内心平静

有人说大连是东北的旧金山,有那味儿了吗

丸子什么馅

上午体测完,成绩还好。1000米跑了3"52。大一的时候是3"27,大二的时候3"48,大三就3"52。

身体素质真就一年不如一年,😂😂

上午体测完,成绩还好。1000米跑了3"52。大一的时候是3"27,大二的时候3"48,大三就3"52。

身体素质真就一年不如一年,😂😂

一枝宣

一些东西

[图片]

光从窗户照进来

光从窗户照进来

滞影
【读书笔记07】《鸽群中的猫》...

【读书笔记07】《鸽群中的猫》

垂死病中惊坐起,忽觉红娘阿婆已经很久没牵cp了。

“如果你有什么想做的事的话,你要知道,你还需要当一个好的生意人。”

相比谋杀,这些女人反而吸引了绝大部分的注意力。

女人笔下的,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奋斗的女人。

性别的脚注反而成了局外人的多此一举。

【读书笔记07】《鸽群中的猫》

垂死病中惊坐起,忽觉红娘阿婆已经很久没牵cp了。

“如果你有什么想做的事的话,你要知道,你还需要当一个好的生意人。”

相比谋杀,这些女人反而吸引了绝大部分的注意力。

女人笔下的,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奋斗的女人。

性别的脚注反而成了局外人的多此一举。

凤封

【巢穴】

首先,我会起一些比较贴近梦的标题

然后放记录正片


【巢穴】

又梦见奇怪的人,醒来后对方的一句话在我脑中余音绕梁


你好,刺樱


一、

故事背景似乎是赛博朋克?时代,大气环境污染严重,人类外出出行时需要做防护措施,穿一套里层是连帽型定制款贴身软甲,外层类似医用防护服的打扮


这些防护装备是最低级最劣质的程度,富人区的防护措施是可以带在身上的装饰品,手表,护腕,扳指或是别针等等,开启后有能量屏障展开附在人类体表,家境越好打扮越接近目前正常的穿着,贫富差距极其鲜明


富人活在拥有虚拟投影和大型净化仪的“堡垒”区域(市级规模)


底层人士活在供“堡垒”排放下至垃圾上至废...

首先,我会起一些比较贴近梦的标题

然后放记录正片


【巢穴】

又梦见奇怪的人,醒来后对方的一句话在我脑中余音绕梁


你好,刺樱


一、

故事背景似乎是赛博朋克?时代,大气环境污染严重,人类外出出行时需要做防护措施,穿一套里层是连帽型定制款贴身软甲,外层类似医用防护服的打扮


这些防护装备是最低级最劣质的程度,富人区的防护措施是可以带在身上的装饰品,手表,护腕,扳指或是别针等等,开启后有能量屏障展开附在人类体表,家境越好打扮越接近目前正常的穿着,贫富差距极其鲜明


富人活在拥有虚拟投影和大型净化仪的“堡垒”区域(市级规模)


底层人士活在供“堡垒”排放下至垃圾上至废气的“巢穴”


巢穴因为负责处理废品再利用,给堡垒做净化循环供需,底下的科技发展也应此发展的很不错,有点像储备信息的计算机电脑性质


开局就当场给我一个暴击,梦境主视角男主刺樱,维持巢穴运行的底层工人一枚,被个,死 变 态 玩儿挂了


变态的设定具体不清楚,只隐约有透露他原是“堡垒”里的人,后来因为犯罪还是啥被驱逐到了底层社会,但对“巢穴”体系适应得很快,大概暗地里还有上层的保护


刺樱的工作负责监看各个垃圾排放口情况,并作出分类,回收处理,是那种从小打拼,有点小积蓄未来没什么大事发生就会娶妻生子在“巢穴”平淡一辈子的人


然后他被死变态看上了,一开始他还能最低限度的工作,死变态只是试探性的有意无意动手脚,后期逐渐被拢入掌心囚禁起来,可自由安排的时间被剥夺,反抗就被注射药物和亵玩身体进行双重的精神折磨


刺樱在熬过很长一段时间后近乎疯狂,在某一天死变态又对他做了刺激性举动后清醒了一会,干脆吃了具有潜伏期,下次被注射药物会引起过敏反应致死的东西,借他人之手自杀了


至此第一阶段结束,第一阶段的剧情没有清晰的推动,以走马观灯的回忆形式呈现


二、


第二阶段开始有正常的推动,刺樱死后在新的躯体上复活,这次的背景不在“巢穴”而是位于上层和底层之间的中枢纽站,刺樱在这里的躯体身份是公务员,外貌,名字和底层时都不一样,叫恒鸣


中枢纽站的恒鸣没有关于刺樱的记忆,或者说他有,但那个记忆是以(你看了一部电影,你看过,但你不认为那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形式存在


下面我用第一人称说哈


中层的日常很正常,就是一个普通上班族每天两点一线,接着逐渐不对劲,“我”开始发现工作地方有个奇怪的人经常追着一名同事,在奇怪的地方截堵,然后捉弄同事


“我”自然对那两个人的状态感到莫名其妙,但因为我看不到他们的脸,所以一开始除了嫌弃就是觉得那个堵人的家伙是不是闲得慌,同事很明显不喜欢他,处处躲着,然后“我”某天临下班前没立刻走,而是留在座位上玩了一会电脑,玩着玩着,感觉到一股谜之视线,抬头看过去,死变态就在斜对面,脸探在小窗上看着“我”


是那种银行里你去办证,隔着玻璃有一个小窗口可以放东西进去,这里的台子有点高,死变态大概是手臂搁在台子上,头枕在手臂上歪头


“我”差点心肺骤停


这里起,“我”的感觉开始不好,死变态今天没有追那名同事,而是和“我”闲聊,问“我”怎么还没回家,有没有见到那名同事,他想见他,但没找到


“我”说不知道,可能同事今天有什么事还在什么地方忙吧,当时“我”边说边收拾东西准备开溜,因为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注意,是“我”不是我,我指自己这个做梦的人,所以我能认出他是死变态,而“我”不知道,只觉得这人让他焦虑)


“我”收拾好东西准备走的时候,死变态多说了几句,见“我”心不在焉的就也没什么兴趣的直起身,站到紧急通道门后等着,预备吓同事(中层的一些忙活是去中枢纽站的基层校对数据,上来要从紧急通道门进)


但随着“我”拿起东西走向门口,推开玻璃门穿挂在门边上的防护服时,和死变态离得越近,“我”内心的焦虑就越大,还有极具节奏的bgm响起


“我”还在套着防护服,镜头给了身后不远处站在紧急通道口的死变态,能看到侧过来的小半张脸但看不到表情,漫画分镜专用来表示人物情绪不明的角度


接着一种巨大的危机感踩着越发急促的鼓点驱使“我”往前走了几步远离死变态,死变态的镜头动了,他身体有片刻凝滞,怔了一下,然后慢动作转头,唇角在转头望的途中扯出了疯批的笑,笃定的


“你好,刺樱”


这句话说出来的同时,“我”这边bgm的鼓点瞬间静音,成了无声之境,第一阶段的记忆以“我”的视角重新回溯,然后“我”发现了,之前所看到的同事被骚扰,一直都是他第一阶段的重现


刺樱快跑!!!



我人吓傻了,梦里反馈死变态认出恒鸣是刺樱的缘由,是他踉跄的那几步,和他印象里刺樱无数次拒绝时的动作一模一样

缪妙君

美食笔记

我家的家常菜

爷爷的劳动成果02

美食笔记

我家的家常菜

爷爷的劳动成果02

嘿哈!
落日玫瑰! “晚霞与玫瑰共绘浪...

落日玫瑰!

“晚霞与玫瑰共绘浪漫 你是我藏在心底的爱意泛滥”


落日玫瑰!

“晚霞与玫瑰共绘浪漫 你是我藏在心底的爱意泛滥”



Fortune Cloud

随笔日记2

今天下雨,我坐在室外长廊下想着我那糟糕的人际关系,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行色匆匆,却了无目的地走着。 说他们了无目的其实也不太恰当,毕竟谁会没有目的地在一个逼仄的下雨天里闲逛呢?今天又还是工作日。这么想着,抬头看见一排秃了的树。这条路我已经走了三个多月了,但我一直没有留意过街旁这些不起眼的参天大树。可能一个月前我感叹过他们有多红多鲜艳,要我说我们这边一到秋天枫树就成片成片地覆盖先前可能是桑的树群。但我也不确定,也有可能他们之前真的是桑树。记不太清了。这排树的树枝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挤在一起了,他们就想着靠旁边两棵树把自己的缺点遮起来。却全然不知旁边这两棵是和自己一样的树,聚在一起也无...

今天下雨,我坐在室外长廊下想着我那糟糕的人际关系,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行色匆匆,却了无目的地走着。 说他们了无目的其实也不太恰当,毕竟谁会没有目的地在一个逼仄的下雨天里闲逛呢?今天又还是工作日。这么想着,抬头看见一排秃了的树。这条路我已经走了三个多月了,但我一直没有留意过街旁这些不起眼的参天大树。可能一个月前我感叹过他们有多红多鲜艳,要我说我们这边一到秋天枫树就成片成片地覆盖先前可能是桑的树群。但我也不确定,也有可能他们之前真的是桑树。记不太清了。这排树的树枝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挤在一起了,他们就想着靠旁边两棵树把自己的缺点遮起来。却全然不知旁边这两棵是和自己一样的树,聚在一起也无法掩盖他们树枝的稀疏,反而更凸显出一种杂乱,死寂的氛围。


有一种超越欲望与世俗的爱。它没有大爱那么无私,能容忍所有人靠近,却又能淡然到成为区区普通朋友。它不需要男女之爱的排他性和倾囊付出。我们也不可能成为契约关系,那样会少了纯粹。 我和ta定格在时间之中,一条消息就能恢复到几年前的模样。有争吵,有快乐, 还有彼此之间独一无二的默契和坚守。我们会谈天说地,也会聊再微小不过的理想。双方都是愉悦的,也能在谈话中获得慰籍。这样的爱是双向的吗?不尽然。ta有ta的朋友,我有我的生活。只知道ta永远在那里,我也永远在ta背后,就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