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记忆

7862浏览    15139参与
安妮的樱桃

宝藏男孩许光汉⭐⭐⭐
这颜值我简直爱了🌸🌸🌸

宝藏男孩许光汉⭐⭐⭐
这颜值我简直爱了🌸🌸🌸

安妮的樱桃

英语课上的阳光,我爱了。
看着明晃晃的阳光洒在桌上,我忽然想起三年前的那个春日的午后,我还在读高中,那节令人困倦的物理课上,阳光也是这样洒在了我的桌上。或许那天,我是不该回头的……那一眼,可能注定了之后的所有心酸。
一瞬间,恍若隔世。原来一切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又想起来张嘉佳曾说过的一句话:我们都会上岸的,阳光万里,路边鲜花开放。

英语课上的阳光,我爱了。
看着明晃晃的阳光洒在桌上,我忽然想起三年前的那个春日的午后,我还在读高中,那节令人困倦的物理课上,阳光也是这样洒在了我的桌上。或许那天,我是不该回头的……那一眼,可能注定了之后的所有心酸。
一瞬间,恍若隔世。原来一切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又想起来张嘉佳曾说过的一句话:我们都会上岸的,阳光万里,路边鲜花开放。

南潮

关于记忆

    很早以前听过一个故事,说脸上有酒窝或者梨窝的人,上辈子一定有不可磨灭的记忆,才会在滚滚忘川,攀爬着可怖灵魂的奈何桥边,被孟婆掐着脸灌下孟婆汤,脸上的坑就是手指用力掐的痕迹,对此我深信不疑。

    我好奇着是什么样的记忆,会难忘到走过漫漫黄泉路,穿过人间地狱,也不愿喝孟婆汤。

    佛曰,上辈子千百次回眸才能让今生相逢,那上辈子能遇见的,这辈子也不可能错过的吧。

    我期待着新的记忆。

    很早以前听过一个故事,说脸上有酒窝或者梨窝的人,上辈子一定有不可磨灭的记忆,才会在滚滚忘川,攀爬着可怖灵魂的奈何桥边,被孟婆掐着脸灌下孟婆汤,脸上的坑就是手指用力掐的痕迹,对此我深信不疑。

    我好奇着是什么样的记忆,会难忘到走过漫漫黄泉路,穿过人间地狱,也不愿喝孟婆汤。

    佛曰,上辈子千百次回眸才能让今生相逢,那上辈子能遇见的,这辈子也不可能错过的吧。

    我期待着新的记忆。


无用良品

毛姆:迟暮之年让人难以忍受的不是体力智力能力的渐衰,而是沉甸甸的记忆

绿蒂·布芙和莉莉·薛曼也去了,冯·施泰恩夫人也走了,魏玛公爵死了,就连他的儿子奥古斯特·冯·歌德也离他而去了。当人家告诉他儿子的死讯时,据说他是这么说的,“我生的是凡人,不是神仙。”这种恬淡寡欲的话只有歌德才说得出来。不过,没有人能够蔑视人性而不受惩罚:他内心深处所感受到的丧子之痛比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要强烈得多,随后一两天他就中风了。后来恢复得还行,能够继续写作,两年后重卧病榻,行将就木。1832年3月22号的早上,卧床不起的歌德感觉好了一点,于是起床坐在扶手椅上,思绪却开始漫游,似乎想的全是有关席勒的记忆。天色渐暗,房间里开...

绿蒂·布芙和莉莉·薛曼也去了,冯·施泰恩夫人也走了,魏玛公爵死了,就连他的儿子奥古斯特·冯·歌德也离他而去了。当人家告诉他儿子的死讯时,据说他是这么说的,“我生的是凡人,不是神仙。”这种恬淡寡欲的话只有歌德才说得出来。不过,没有人能够蔑视人性而不受惩罚:他内心深处所感受到的丧子之痛比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要强烈得多,随后一两天他就中风了。后来恢复得还行,能够继续写作,两年后重卧病榻,行将就木。1832年3月22号的早上,卧床不起的歌德感觉好了一点,于是起床坐在扶手椅上,思绪却开始漫游,似乎想的全是有关席勒的记忆。天色渐暗,房间里开始变黑,他告诉仆人,“打开百叶窗让屋子里多一点光。”这便是他于人世间最后的话。可是子孙后代们对此不满,决定篡改他的临终遗言为“多一点光”,这样更符合他漫长一生中的不懈努力。

曾几何时,他们意气风发,年轻气盛,魏玛公爵在一座山峰顶上建了一所狩猎小屋,屋内墙上歌德用铅笔题了首诗。

 

一切的峰顶

沉静,

一切的树尖

全不见

丝儿风影。

小鸟们在林间无声。

等着吧:俄顷

你也要安静

 

在歌德的生命中最后一年,他故地重游,读起半个世纪前自己题写的诗歌,不禁呜咽无言。迟暮之年让人难以忍受的并非能力、智力和体力渐衰,而是沉甸甸的记忆重压在心头

No one
sumsora
记忆•《交融》那天饭后散步我寻...

记忆•《交融》
那天饭后散步
我寻着傍晚的光辉
沿着小镇的坡道
靠着水向前走,再走
走到头
没了树和路的遮掩
水与天肆无忌惮的交融着
灯也亮了……

记忆•《交融》
那天饭后散步
我寻着傍晚的光辉
沿着小镇的坡道
靠着水向前走,再走
走到头
没了树和路的遮掩
水与天肆无忌惮的交融着
灯也亮了……

妖妖灵
两个小时,两个人磕了15个螃蟹...

两个小时,两个人磕了15个螃蟹🦀,我以6:9战败

两个小时,两个人磕了15个螃蟹🦀,我以6:9战败

片片落叶情

【原创散文】遥远的故乡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平均海拔最高最高的大磐安台地,那里有湛蓝湛蓝的天空,抬头便能点亮太阳和月亮,伸手便可摘下满天星星,那里是传说中的人间天堂。

这就是我的故乡,常常在梦中反复出现了的玉山。

三十年了,我从一个陌生的城市,漂泊到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在故乡的叮咛中,追寻着,拼搏着,奋斗着,从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从不敢有丝毫的幽怨,从不敢有丝毫的淡忘。

我一身时尚休闲的装扮,回到了玉山,显然与村民随心所欲的穿着有些格格不入,但与温馨美丽的村庄倒也相得益彰。很少有人再认识一个当年叫赤豆的少年了。

赤豆是我小时候被赏赐的绰号,能叫得响赤豆的人都是我的长辈和同辈。然而,尚健在的我的长辈却寥若晨...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平均海拔最高最高的大磐安台地,那里有湛蓝湛蓝的天空,抬头便能点亮太阳和月亮,伸手便可摘下满天星星,那里是传说中的人间天堂。

这就是我的故乡,常常在梦中反复出现了的玉山。

三十年了,我从一个陌生的城市,漂泊到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在故乡的叮咛中,追寻着,拼搏着,奋斗着,从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从不敢有丝毫的幽怨,从不敢有丝毫的淡忘。

我一身时尚休闲的装扮,回到了玉山,显然与村民随心所欲的穿着有些格格不入,但与温馨美丽的村庄倒也相得益彰。很少有人再认识一个当年叫赤豆的少年了。

赤豆是我小时候被赏赐的绰号,能叫得响赤豆的人都是我的长辈和同辈。然而,尚健在的我的长辈却寥若晨星,偶尔在燕去巢空的屋檐下,幸遇几位朝花夕拾的老者,在我努力的提醒下,还勉强能断断续续地回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

我的同辈们,似乎记忆中早已模糊了故乡的概念。为什么,我揣着念想,疯狂地从村的这一头转辗到村的那一头,也未得见一人。原来,他们在我外出求学的日子里,也都走了,陆陆续续地走了,陆陆续续地走出了玉山,去外面的世界寻找属于各自的幸福。

剩下的,就是那些稚气可爱的孩童了。他们甜嫩的童音,让我感动,让我亲切,让我遐想。他们当然不知道,我对脚下的这片土地,为什么会爱得那么的深沉。他们以为,站在他们眼前的我,只不过是一位从异乡慕名而来的游客。

三十年,人一生能有几何?我的面前,宛如横亘着一条宽宽的长河,故乡在彼岸,异乡在此岸,少年在那边,如今在这边。望着一去不复返的河水,在此岸的时候,思念着故乡,在彼岸的时候,又牵挂着异乡。

我像一叶孤舟,穿梭于岁月的长河,在故乡和异乡的渡口之间来回奔波,去也愁愁,回也愁愁。

当我离开异乡,风尘仆仆地回到了故乡的瞬间,又让我想起曾经遥远的过去。

我的一切,都从玉山开始。她教我走路,教我说话,教我识字,教我唱歌,教我做人,教我讲千年古茶庙的故事。

我爱她深邃茫茫的天空,我爱她苍翠盈盈的青山,我爱她清萤秀澈的溪水,我爱她仙姿玉质的皇湖。我也爱一碧万顷的茶叶,我也爱绿波无垠的茭白,我也爱灿若云霞的紫云英,我也爱美仑美奂的新农村,我也爱不离不弃的霉干菜,我更爱勤劳质朴善良的父老乡亲。

我,无论在故乡,还是在异乡,身上流淌的是玉山的血,心中烙下的是玉山的印。我的名字叫赤豆,我的故乡是玉山,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我的心中装着一尊神山,那就是玉峰山,玉山因其而得之美名,它见证着我在玉山的历史。山庙前,留下了母亲福寿康宁的祈愿,还有父亲儿行千里的嘱咐;玉笋石旁,记录了父老乡亲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山顶上,依稀还能看见那个目光深远坚定的爱做梦的少年。

无论走到哪里,玉山,是我的家园,是我快乐的地方,是我灵魂的故乡。

走出玉山之后,我的记忆中便耸立着那尊圣洁的山。它,记得住故乡的模样,记得住她出世的自然大美,记得住她入世的祥和欢快,记得住她十月十四老街集市的人山人海,记得住她十月十五茶场庙会的盛世歌舞和掠掠大旗,记得住她元宵佳节威风凛凛的铁店龙灯和璀璨华丽的岭口花灯,还有栩栩如生且富有传奇色彩的里光洋人物灯。

三十年,玉山的一切,都深深地融进了我的生命里。身处异乡,安逸得太久了,恍恍惚惚间免不了会短暂的分不清到底是故乡还是异乡,就好像是高高的玉峰山上的树,经年累月,密密麻麻,早已分不清哪些是我们年少时栽的,哪些又是乡里或路人种上去的。

我的梦里,常常会与玉山相遇。当我高考名落孙山时,它会给我顽强不息的勇气;当我彷徨失落时,它会给我指明前进的方向;当我职场挫折时,它会给我无微不至的关爱;当我精神落魄时,它又会给我宽厚坚实的依靠。

如今,我再次回到故乡,和梦里的玉山相会,眼前的一切景物既熟悉又陌生,让我百感交集。如果没有玉峰山的指引,如果没有姐姐的迎接,我似乎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三十年,时光匆匆无法挽留,春去秋来依旧无情,岁月在我的额头慢慢老去,故乡也渐行渐远。父母亲早已悄无声息的离去,他们却把质朴的爱绵延了一代又一代。在异乡,每当想起故乡,最后悔的莫过于父母健在的时候没有常回家看看,最感伤旳莫过于如今想回家看看却永远见不着他们了,还有我呱呱落地处的老屋。

我,唯有用思念的文字把乡愁留下来。

如果说,故乡是我生命中遮风避雨的港湾,异乡就是我儿时追逐梦想的远方。我是一叶小舟,从故乡起程,异乡不是终点。

我叫赤豆,我的故乡是玉山,不管她有多遥远。

                                 (2019年11月28日,写于感恩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