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许佳琪

161.1万浏览    10146参与
春野于越

『内娱女团门面』

一直会被女爱豆在舞台上的自信与气场所吸引,现在发现她们在舞台下同样耀眼美丽🔮

『内娱女团门面』

一直会被女爱豆在舞台上的自信与气场所吸引,现在发现她们在舞台下同样耀眼美丽🔮

边亦勋hunbaek7_

许佳琪X你/金牌教师

Omega老师许佳琪XAlpha学生纪星辰(每个你)


师生


错别字自己翻译

[图片]

[图片]


Omega老师许佳琪XAlpha学生纪星辰(每个你)


师生


错别字自己翻译



祁久真

总有些让人忍不住保存下来

不好意思,小道枝是粉(๑•́ ₃ •̀๑)

总有些让人忍不住保存下来

不好意思,小道枝是粉(๑•́ ₃ •̀๑)

A泡沫(票务)看置顶
THE9苏州演唱会 时间:3月...

THE9苏州演唱会

时间:3月26-3月27

场馆:苏州奥林匹克体中心体育馆

101区1-10排有货

THE9苏州演唱会

时间:3月26-3月27

场馆:苏州奥林匹克体中心体育馆

101区1-10排有货

音乐现场俱乐部
肖战告黑庭审播放量破百万,被告当庭痛哭还
肖战告黑庭审播放量破百万,被告当庭痛哭还
杉橘sanju

宿敌 3

注:本文中所有男性角色名称都为虚构,请勿考究!


许佳琪有些艰难的睁开眼,四周都被水泥墙围起来,透不进光。许佳琪分辨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身上的伤像苏醒了一般此时剧烈地噬咬着她。他抽的口气,匀住呼吸,痛意这才减缓。

你这副模样在这完全是有原因的,因为她没能完成叛变之后,新主人下来的第一个信任任务:杀掉吴哲晗。

当他架着那头“公牛”回到BPK总部时,刚踏入会议室就被人一脚踹了肚子,许佳琪捂着肚子,手握紧极力克制住从腹部传来的剧痛,指节用力地都泛了白,她抽了抽嘴角,抬起头,看向方才出手的那个长发女人,女人五官倒很精致,长白衬衫下穿着一条短裤,名称修长的腿上绑着一把小刀。

看着会议...

注:本文中所有男性角色名称都为虚构,请勿考究!





许佳琪有些艰难的睁开眼,四周都被水泥墙围起来,透不进光。许佳琪分辨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身上的伤像苏醒了一般此时剧烈地噬咬着她。他抽的口气,匀住呼吸,痛意这才减缓。

你这副模样在这完全是有原因的,因为她没能完成叛变之后,新主人下来的第一个信任任务:杀掉吴哲晗。

当他架着那头“公牛”回到BPK总部时,刚踏入会议室就被人一脚踹了肚子,许佳琪捂着肚子,手握紧极力克制住从腹部传来的剧痛,指节用力地都泛了白,她抽了抽嘴角,抬起头,看向方才出手的那个长发女人,女人五官倒很精致,长白衬衫下穿着一条短裤,名称修长的腿上绑着一把小刀。

看着会议桌上正中央的那个正悠悠扬扬的将烟气吐出来的男人,许佳琪强忍住拔枪的怒火僵硬地笑了笑说:“没想到王总关心下属的方法是这样的。”

男人将烟掐灭,抬眼看她。

“你没有完成我的任务。”

“我办不到,她在我肩上打了一枪。”许佳琪说着,扯开了半边衣服,肩上被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但还粘着些干掉的血。

男人定了一会儿随即笑了起来,身子前倾看向她。



“我很想知道,你对她,抱有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许佳琪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男人好像也知道自讨无趣,招了招手,门外涌进来一群打手。


“这是今天的教训,以后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话罢打手像山一般朝她围去,她站着不动,她不能躲,一个男人从后面直接她的膝盖整个人即刻跪了下去,最后一刻她闭上眼,随后雨一般的拳脚棍棒猛然而下。


再醒来就在这儿了,角落暗处摄像头发出的红光像潜伏在暗处的凶兽,她舔了舔干裂的出了血的唇,细细的腥味荡在嘴中。她就躺在地上,小口地呼吸,其实她也尝试着起来,可是一动身体就像散了架,起又起不来却又痛个半死,于是她索性就这样躺着,听天由命得了。


正当她睁着眼,口里哼着小曲儿时,被水泥墙阻挡带外的阳光此时突然溢了进来,许佳琪有些不适应,但也只是眯了眯眼睛。从剪影形倒也看得出来是个女人。

那人背光坐在他身边,随后许佳琪就闻到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


“哟,没想到王老板还挺好心,一条龙服务。”她挖苦道。

“不是他让我来的,是我自己来的。”

“啊这样,那是又要问什么问题啦?要折磨我的话就快折磨吧。”她闭上眼像是准备接受酷刑。

“也不是,是我自己要来帮你处理一下伤口罢了。”女人似乎有些愠气,许佳琪也不想去猜她到底有何意图,于是睁开眼看她,却刚好逆光,什么也看不见。

女人捏着镊子的手,朝许佳琪脸上凑去,酒精棉球的冰凉感和伤口的微微刺痛,让许佳琪不禁往旁边躲了躲,女人轻轻的啧了一声。

“你叫什么名字?”

“你管那么多干嘛?”许佳琪毫不客气的回话。

女人拿镊子的手定在空中,随后又重新换了个棉球帮她消毒。

“上级给了我100%处决你的权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现在就是我的狗,我想怎样处置你,那都是心情问题。”

“那你可要牵好我这条狗,别让我有坐在你头上的机会。”许佳琪轻蔑地说。

“得了吧你,别演了,跳闸了,摄像头什么都拍不到。”

许佳琪看向角落,果然是漆黑一片,于是马上换了副面孔。

“袁前辈息怒啊,我刚才说的话都是放屁,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许佳琪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望着袁一琦,袁一琦有些无语地比了个中指。


“你这招只对你的小五折有用,老娘不吃这套,这笔账我记下了,diamong你可以进来了。”


戴萌提着个饭盒屁颠屁颠跑进来给许佳琪喂饭,许佳琪倒也没有半点害臊,张着嘴像雏鸟等待喂食。


袁一琦转身背对她们,拿出一根已经只剩下一半的有些皱巴的烟放进嘴里却没有点燃它,过了一会儿便又放回兜里。

鑫鑫也是星星⭐

许佳琪这套图真的是封神了

有没看过这套图的宝贝我都会难过的OK?

许佳琪这套图真的是封神了

有没看过这套图的宝贝我都会难过的OK?

不吝和住包的崽

07 表白了

琪喻记主场


“我带了四个帐篷,妳们自己分配哈!”


“孙芮我们一起吧!”


“好.....好啊....”孙芮想到夜晚两人待在帐篷里的样子就羞的脸发烫,她低下头捂着嘴,暗自笑开了花


“我和孙芮一个!”


“那我和kiki一个!”


“我和许佳琪一个!”


谢可寅和喻言几乎是同时说出口的,两人都是不打算做那个不争不抢的落单人,要是不争不抢到最后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孔雪儿牵着虞书欣的手紧了紧,眸子渐黑,虞书欣见状赶紧安慰道,“没事,我和妳一起”


“这.....妳们仨咋回事啊?有故事?”赵小棠看着三人的神情,喻言和谢可寅坚定的眼神都落在许佳琪身上,许佳琪则是左...

琪喻记主场


“我带了四个帐篷,妳们自己分配哈!”


“孙芮我们一起吧!”


“好.....好啊....”孙芮想到夜晚两人待在帐篷里的样子就羞的脸发烫,她低下头捂着嘴,暗自笑开了花


“我和孙芮一个!”


“那我和kiki一个!”


“我和许佳琪一个!”


谢可寅和喻言几乎是同时说出口的,两人都是不打算做那个不争不抢的落单人,要是不争不抢到最后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孔雪儿牵着虞书欣的手紧了紧,眸子渐黑,虞书欣见状赶紧安慰道,“没事,我和妳一起”


“这.....妳们仨咋回事啊?有故事?”赵小棠看着三人的神情,喻言和谢可寅坚定的眼神都落在许佳琪身上,许佳琪则是左右为难的不知所措


“我和雪儿学姐一个!”许佳琪苦恼了许久才看到一旁的孔雪儿


“那就妳俩一个了,晚上打架可别把我的帐篷弄坏啊!”赵小棠放声大笑,万万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且她在乎的不是她俩会不会打架而是在乎自己的露营配备


“这里是个修罗场啊啧啧啧.....”



夜幕降临,几人分工合作忙着今晚的晚餐,唯独不见谢可寅和许佳琪的身影。谢可寅拉着许佳琪以参观周遭环境的名义把她拉了出来


“kiki”


“?”


“我想跟妳说个事”


“什么事要让妳把我拉出来说?”许佳琪尴尬笑了两声,她猜到她有可能要说什么了,双手紧张揉搓着下摆


谢可寅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面朝许佳琪,褪去往常疯疯癫癫笑嘻嘻的样子,突然变成“正常人”,“我喜欢妳kiki,妳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许佳琪躲避谢可寅真挚的双眼,好似这样能减轻一点对她的愧疚,她抿了抿唇,许久才鼓起勇气委婉的拒绝了对方,“我....我有喜欢的人了.....对不起.....”


谢可寅愣了半响才回道,“......那个人是喻言吧.....”


许佳琪也不想再逃避对喻言的喜欢便大大方方点头承认了,“shaking我们还是能做好朋友的”


谢可寅闻言扯出一丝微笑回覆,“回去吧!”



“妳俩跑哪去了?离开都不说一声!”虞书欣指着谢可寅臭骂着,要是在外面遇到危险没人及时相救的话,她最后怎么跟她们的家人交代啊!


“我们只是在附近走走而已”


“下次离开前能不能先告知我们一声!”


“哎呀姐,我知道了,妳就别再说了!”


刚被拒绝的谢可寅哪能听得进任何人的骂,她有些不耐烦的绕过虞书欣走了,许佳琪望着谢可寅离去的背影再回头就对上了喻言


“没想到喻言的厨艺这么好啊!”


“没看出来啊小伙子!”


“妳们肯定是没吃过喻言做的椰子火锅鸡,超~级好吃!”孔雪儿可是从小就见证过品尝过喻言精湛的厨艺


“行了,妳们快吃吧!饭菜都凉了!”喻言打住众人滔滔不绝的口,放下碗筷说了句便离开了,“我吃饱了,我出去走走消消食”


“我也吃饱了”


许佳琪放下碗筷也跟着出去了,她快步追上喻言,喻言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两人肩并肩走着,默契的都不发一语,一阵微凉的晚风吹过,喻言看许佳琪身上穿的单薄便脱下自己的棒球外套披在她肩上,许佳琪害羞的低头窃喜


“shaking和我表白了!”


喻言闻言脸色不改,但心脏像被狙击一般顿了一下,为了不让对方看出她的异状,她继续迈着步子走着又漫不经心的回道,“所以妳们在一起了?”


“没有,我拒绝她了”


喻言停下脚步,许佳琪快步走到喻言面前,“因为我.....”许佳琪原以为自己也能像谢可寅那样直白的说出喜欢,可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的


面前的喻言看着她双颊泛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的样子觉得有点可爱,嘴角不禁上扬,“妳要是说不出口的话,我来说吧!”


“?”许佳琪抬头不解的看着喻言


“许佳琪我喜欢妳,妳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两人眼里都带着笑,许佳琪乐呵了两声才回道,“我愿意”


“既然妳成了我的女朋友,那之后可不可以请妳少让我吃醋?”


“妳还说我!妳自己不也是一样.....”


喻言拉过许佳琪的手,将她揽入怀里,紧紧抱住她,许是感觉此刻似梦非梦好不真切,只能用心去感受这事是否真实存在


“干啥呢妳俩....在这搂搂抱抱的”孙芮刚走出来就撞见了刚在一起的小情侣的闪光攻击,真刺眼


两人闻声默契的都推开了彼此,看来两人都还不想公开,“外面好冷,我先进去了....”许佳琪戳揉着手,说完就丢下喻言就跑进了车里


“呃....她刚说她冷,所以我给她取暖,别多想....”喻言最后尬笑了两声也离开了


孙芮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短袖短裤,“她俩有猫病吧...现在不是夏天嘛.....”




大伙们陆陆续续都进帐篷内睡了,“妳怎么还不进去睡?”许佳琪在椅子上看星星,喻言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她闻声回头


“我在等妳”


“等我干嘛?我们又不睡在同一个帐篷”喻言说着拿着椅子坐到了许佳琪旁边,右手搭着她的肩将她往怀里带


“不和妳睡就不能等妳了是吗?臭木头....”


喻言两边嘴角上扬笑了,随后收拾微笑,将灼热的目光打在许佳琪的脸上,久久不肯移开,喻言盯着她红润的唇,试探性的把头凑近,偏头微启唇齿


许佳琪知道喻言要做什么,她也不拒绝,只是有点紧张,毕竟这是她的初吻,她紧闭双眼等待着


当两人的唇刚碰在一起的那瞬间,仿佛过电一般,全身变得麻木,一只大手扣住了对方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细微甜腻的滋滋水声在耳边缭绕,让人听得有些害羞的双颊泛红



—tbc.—

doctorbean2005——守护幸福时光

丽人风尚——kiki许佳琪!!!


❤❤❤❤❤❤❤❤❤❤❤

丽人风尚——kiki许佳琪!!!


❤❤❤❤❤❤❤❤❤❤❤

A泡沫(票务)看置顶
欠the9的毕业典礼 终究要还...

欠the9的毕业典礼

终究要还  主办方还是可以的

欠the9的毕业典礼

终究要还  主办方还是可以的

Bg_Timc32

【三七】回忆之后,忘记之前(四)

* 本文人设OOC, 剧情纯属虚构。

* 算是对Kiki饰演的梁雪这个角色的重塑。

 高中历史老师孙芮  乐团小提琴首席许佳琪(W青梅,前半部分插叙儿时故事)

* 全文bgm:《回忆之前,忘记之后》— 汪峰,2001


“大小姐,到地方了。” 严旻的车子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里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抵达了许佳琪暂住的宾馆,他缓缓的把车停下,然后轻轻的拍了一下还在副驾驶座位上闭目养神的许佳琪,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轻声将其唤醒。在车上只是简单的眯了一觉的许佳琪很快就睁开了眼睛,望着车窗外她早已辨认不出来的街道...

* 本文人设OOC, 剧情纯属虚构。

* 算是对Kiki饰演的梁雪这个角色的重塑。

 高中历史老师孙芮  乐团小提琴首席许佳琪(W青梅,前半部分插叙儿时故事)

* 全文bgm:《回忆之前,忘记之后》— 汪峰,2001


“大小姐,到地方了。” 严旻的车子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里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抵达了许佳琪暂住的宾馆,他缓缓的把车停下,然后轻轻的拍了一下还在副驾驶座位上闭目养神的许佳琪,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轻声将其唤醒。在车上只是简单的眯了一觉的许佳琪很快就睁开了眼睛,望着车窗外她早已辨认不出来的街道,下意识的在车里伸了个懒腰。


“嗯...谢了。” 许佳琪揉了揉眼睛,先是迷迷糊糊的感谢着一旁开车的严旻,然后又突然在脑海里想起了什么,在下车前再次开口问道:“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商场啊,我晚点估计还要去买点东西。”


“哦,从你订的这家宾馆一直往前直行5分钟左右吧,你就能看见一家大商场了,离得还算挺近的,也是这几年刚建的,你从宾馆走过去也挺方便的。” 严闵想了一下回答道。


“嗯,知道了。” 许佳琪得到了她想知道的信息之后点了点头就打算下车了。


“用不用我帮你拿行李?” 严旻好心的问道。


“我们大球星这回不怕被狗仔偷拍了?现在可是在市中心呢。” 许佳琪想到在机场时严旻跟她说过的话,有些戏谑的反呛道。


“哈哈哈...也是昂,那我们改天约好了再好好聚一下吧,用不用我帮你叫上孙芮啊?” 严旻这时只能尴尬的笑笑,然后他又站在一个渴望吃瓜的角度,故意的在许佳琪面前提起了孙芮的名字,只不过这次许佳琪直接装出一副没听见的模样,径直的离开了严旻的车,在后备箱里拿上了自己的行李后,直接走进了酒店的大堂。


“真不知道许佳琪这人现在在别扭些什么。” 严旻在车里望着许佳琪远去的背影,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在心里默念道。


“许佳琪回上海了,住在xx酒店,你自己看着办吧,哥们只能帮到这儿了。” 严旻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好心的给孙芮发了这样一条微信。他那次回高中演讲的时候刚巧遇见了已经当上老师的孙芮,在二人叙旧的一顿晚餐中,孙芮也总是跟他有意无意地提到许佳琪的名字,在严旻的不断追问下孙芮才终于承认了自己一直不想谈恋爱的原因就是因为许佳琪。不过就跟傲娇的许佳琪一样,二人别扭的样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今天又干了一件好事,我可真是个大好人呢。” 严旻在给孙芮发完这条信息后再次发动了车子,嘴里自满自足的嘀咕道。只不过孙芮由于正在超市买东西的原因,看到严旻的信息也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而另一边,许佳琪在宾馆办好了入住手续后便慢慢悠悠的准备步行前往之前严旻跟她说的那家大商场了,毕竟她也才刚回来,还需要采购一些生活上的必需品。


进入到商场里的超市后,许佳琪望着四周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商品,推销员和四处奔走的来购物的人群,小时候和妈妈一起逛商场的记忆一下子也变得清晰了许多,她已经许久没有来过这么有“人”味儿的商场了,每次在慕尼黑逛超市时更像是一项为了生活所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一切都冷冰冰的。进到超市后,许佳琪终于有了一种回到了国内的真实感,而一想到这儿,许佳琪脸上这时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推着购物车开始了她在超市里漫无目的的扫荡。


“emmm...这种棉拖鞋的话,确实也该买一双。” 在许佳琪自言自语的把一双拖鞋放入了购物车里之后,等她把购物车推出生活区的一瞬间,一个让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背影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她的视线中,那乌黑茂密宛如瀑布般的秀发随意的在她脑后披散开,一件简单的宽松白色上衣倒也符合她一向随性的穿衣风格,还有那双藏匿在浅蓝色牛仔裤里面,让人无法忽视的傲人长腿,以及许佳琪在看到那背影的一瞬间突然启动的心动雷达,许佳琪十分确信,就算自己的眼神不算特别好,但她绝对不可能认不出来孙芮。一切的迹象都在像许佳琪证明,那个让她日思夜想的人现在跟她只有超市的一条过道之隔。但偏偏就是在孙芮即将要回头的那一霎那,许佳琪又却像个胆小的逃兵一般迅速调转身子,重新推着购物车走进了生活区里,以至于回过头来的孙芮只是在人群中看到了一颗十分耀眼的金色小脑袋,那是许佳琪之前在慕尼黑说自己想要叛逆一把的证据。


“幸亏没被发现,不然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许佳琪再次悄悄确认了孙芮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后,躲在生活区的角落里轻轻的做了一个深呼吸,她在回国的飞机上幻想过无数个与孙芮重逢时的场景,但是一回国就在超市偶遇肯定不在许佳琪的幻想范围里,她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过这次偶遇会不会是严旻故意策划的,毕竟这个超市的位置还是他告诉自己的。不过许佳琪转念一想,去超市购物这件事是自己主动提及的,严旻也只是随口回答了一句,于是许佳琪在又偷偷的打量了几眼孙芮的背影,确认了她真的是来购物之后的,才终于在脑海里打消了这个阴谋论的想法。


“不对啊,对面卖的全是母婴,孕妇一类的产品啊...孙芮为什么要在那里停留这么久啊,不会...” 下一秒,在许佳琪意识到了孙芮正在逛的是母婴区之后,一个更大的脑洞油然而生...在为自己寻觅了一个绝佳的偷窥地点后,许佳琪开始认真的打量起了孙芮,这次许佳琪也终于远距离看见了孙芮的正脸。柳叶般的眉毛,挺拔的鼻梁,樱桃般的红唇,还有那双动人的狗狗眼,孙芮的精致的五官几乎和八年前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在时间的雕刻和眷顾下又多了一分温柔,两分成熟,这也让许佳琪的那早已暗许的芳心的跳动频率增快了几分。只是不知是不是许佳琪内心的心理暗示起了作用,她总觉得孙芮的小腹位置有微微隆起的迹象,更何况孙芮今天还特意穿上了宽松的衣服,再加上现在孙芮正在极其认真的在商场的母婴区挑选着给新生儿穿的衣物,这无疑加深了许佳琪心中对她是否已经怀孕了的想法。


而在联想到孙芮可能已经怀孕之后,一贯喜欢胡思乱想的许佳琪的脑子瞬间陷入了一片混乱,平时一向还算理性的她感觉在这一刻理智已经不知道出逃到哪里去了。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晕乎乎,瞬间也没有了想要购物的欲望,只见许佳琪浑浑噩噩的从生活区的另一侧走了出去,最后离开了商场,漫无目的游走在上海的街上。她无法接受孙芮已经成家并且怀有身孕这件事,哪怕这仅仅是她通过远距离的偷窥观察,然后通过自己的想象得出来的结论。从小到大,似乎一遇到和孙芮有关的事情,许佳琪就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许佳琪太过在乎孙芮,但偏偏又不敢直面自己对她的感情。


许佳琪最终也没有选择原路走回宾馆,而是就近找了一家日式的居酒屋,选了一个靠窗的卡位,点了一份唐扬鸡块和一大杯的姜汁啤酒,准备一个人大喝一场,等服务员上齐了她的菜品之后,许佳琪又问他要了一杯冰,然后缓缓的把大杯里的姜汁啤酒慢慢的倒向小杯里,这样喝姜汁啤酒虽然没有直接捧着大杯喝那般的豪迈和过瘾,但是冰块却能给姜汁啤酒本身添加另一层别样的风味,而且冰开始融化了之后还能发生口感上的转变,变得更柔和...至少许佳琪以前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演奏家Thomas当时是这么跟许佳琪介绍的,这个号称不怎么爱喝啤酒的老头说过他一生中的挚爱便是这加了冰的姜汁啤酒。说来也奇怪,许佳琪在慕尼黑这个盛产啤酒的地方呆了八年却没有怎么正了八经的品尝过当地啤酒,这刚一回到上海就来到了一家居酒屋里...


一杯姜汁啤酒下肚,虽说冰块那冰凉的口感削弱了一部分姜汁那天然的辛辣感,但是许佳琪确实没有感觉到什么所谓的独特风味,无非就是让姜汁啤酒变得更冰了一点而已。许佳琪甚至觉得这两样东西融合在一起还有那么一丝的不搭,这就像是她在演奏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时,附近突然响起了AC/DC的Back in Black的前奏,两者都是能传世的经典,但估计只有疯子会把它们放在同一时间里播放。


于是乎,接下来许佳琪干脆舍弃了她的淑女形象,直接捧起酒杯,大口大口的往自己的喉咙里灌了下去,果然还是这杯姜汁啤酒原有的冰镇口感更佳。人们常说酒精是一种能够让人逃避现实的途径,但奇怪的是,许佳琪却觉得这姜汁啤酒自己是越喝越清醒。她甚至觉得自己刚才在超市里的一系列举动有些好笑,按照道理来说,就算自己出国的这几年里没怎么和孙芮保持联系,自己的母亲肯定还和孙芮她们一家保持着往来,如果说孙芮真的结婚、怀孕了,这种事就算孙芮没通知自己,她母亲也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但是就算这样,许佳琪还是忍不住去想象如果自己回国发现孙芮真的结婚怀孕而且还没人告诉自己,那时的自己会怎么办。


“估计我会去孙芮哪儿大闹一场,然后立刻转身回慕尼黑吧。” 许佳琪在心里自嘲般的默念道,当然,熟悉许佳琪的还有许佳琪自己都知道,这个画面仅仅只能存在于她的想象之中,如果这狗血的一幕真的发生的话,许佳琪几乎肯定会是笑着为孙芮送上自己的祝福的那个人,因为打内心里,许佳琪都是希望孙芮能够幸福的,不管这份幸福是否是由自己提供的。想到这儿,许佳琪干脆举起酒杯将里面剩下的姜汁啤酒一饮而尽,然后又跟服务员点了一杯。


在等待第二杯姜汁啤酒上桌的期间,许佳琪一边吃着碗里的鸡块,一边透过窗户,看着这个自己已经阔别了八年的城市,许佳琪曾和Marco讲过,在慕尼黑得不到归属感是她想要回来的主要原因,但是当她重新踏入上海市区的时候,这里的一切放佛在一夜之间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是那突然竖起的一栋栋崭新的高楼大厦,还是那些行走在高楼大厦阴影下的匆忙的人们,没有一丝一毫能够让许佳琪感到熟悉。当城镇化发展走向了一个无法回头的快车道时,城市的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模样,这也让许佳琪对这座自己本应感到无比熟悉的城市产生了一丝无奈的情感,这份无奈并不是源自于对它变得越来越冰冷,越来越机械化的叹息,而是许佳琪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眷恋的并不是上海这座城市,而是身在上海的孙芮这个人,这才是唯一能让自己回国的理由。


随着第二杯姜汁啤酒被端上了桌,许佳琪在又喝了小半杯下肚后,突然被回忆带回了八年前自己临出国前的某个瞬间...


那天是返校取期末考试成绩的日子,到校基本上除了拿成绩单,就是听班主任啰哩啰嗦的讲一些放假的注意事项,总之还不到中午,孙芮和许佳琪就出现在她们平时常走的那条放学的路上。孙芮这次考的还算不错,至少可以免于被自己爸妈训斥,所以她心情还算不错,回家的路上甚至开始乱哼哼了起来。


“你暑假有什么安排啊?” 孙芮突然看向了一旁的许佳琪,开口问道,她能感觉到今天许佳琪在自己身边有些低气压,其实准确的来说,自从期末考试结束后,许佳琪这种低气压已经持续了有一阵子了,尽管孙芮已经差不多猜出了许佳琪低气压的原因,但是许佳琪最近那副闲人勿进的状态搞得孙芮有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近她了。


“还不知道,你呢?” 许佳琪一边回答着一边自顾自的往前走着,并没有把自己的目光投向孙芮这边。


“估计就是疯狂上补习班呗...放了暑假可能比在学校的时候还累,说白了,也没啥盼头。” 孙芮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息道。

“哦。” 许佳琪听了之后也没有要继续对话的意思,用一个单音节草草的敷衍了过去。


“我怎么觉得你最近过的很不开心呢?心里有什么事儿别藏着啊,和我说说啊。” 孙芮到最后还是彻底受不了许佳琪身旁的低气压,孙芮总觉得以她和许佳琪之间的关系,两人应该是无话不谈,没有任何秘密的,可是她最近却莫名的从许佳琪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自己被冷暴力的感觉。这也让她挺难受的。


“没什么,你想多了。” 许佳琪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脚下的步频甚至还加快了几分。


“是因为马上就要去德国留学的事情吧。” 孙芮看着已经走在了自己前面的许佳琪的背影,忍了许久还是说出了她心中的猜测,而许佳琪在听到这番话之后就像一个被拆穿了心事的少女,在原地愣了几秒后,转头向孙芮走来。


“你怎么知道的?” 许佳琪的话语中充满了不解,按理说她的这个决定并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我怎么知道的,哼~我早就知道了。” 说到这儿孙芮无奈的轻笑了一声,然后继续道:“你妈有天把你送去琴行之后来我们家找我妈聊天就聊的就是你收到了德国那边的音乐高中的录取信,决定要出国的事儿。我当时就在屋里写作业来着呢,听了个一清二楚。”


“哎...” 许佳琪轻叹了一口气,内心里瞬间思绪万千,自己一直以来不知道该怎么和孙芮开口的事情居然早就被她知晓了,许佳琪不知是该感谢她们两家之间亲密的关系还是该讨厌这种关系。


“其实,我一直没主动问你这个事儿,是想等你哪天能主动告诉我来着,只是今天一不小心实在没忍住。” 孙芮看着许佳琪那染上了几分惆怅的眼神,有些不自然的挠了挠自己的头,语气里也有一些无奈。


“我只是...没想好怎么开口跟你说这件事,真的,我讨厌跟人道别的感觉。” 许佳琪如此说道。


“那我要是今天不问,你会不会一直想不好怎么开口,最后就这么不了了之的走了?” 孙芮反问的语气并没有丝毫的咄咄逼人的感觉,但是许佳琪还是心虚的问道:“你...你生气了嘛?”


“才没有呢,之前不是说好了以后不能跟你生气嘛。” 孙芮的这段话又让许佳琪想起了之前的情书事件,明明也是自己故意没有转交情书有错在先,最后却是孙芮来和自己主动开口道的歉,说实话,她现在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孙芮相处,许佳琪总能感觉自己内心里对孙芮的那份爱意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浓,但偏偏她恰好处在一个不敢说爱的阶段,她恨她身上那种小心翼翼的性格,但那偏偏又是很难改变的,有些话注定就是要卡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的。


“对不起。” 过了良久,许佳琪终于开口说道,只是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也许是自己内心里那份对孙芮的愧疚吧。


“没什么值得抱歉的,这是你的人生,你理应做出最适合你的选择。去了德国之后,照顾好自己。” 孙芮淡淡的回应道。


“可是,孙芮...我...” 那一瞬间,看着孙芮清澈的眼神,许佳琪觉得那是自己离成功宣泄出自己内心对于孙芮的那份独特的,不为人所知的情感最近的一次,只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孙芮突然把许佳琪环抱在了怀里,论身体接触,这两个人曾经有过无数次比这还亲密的接触,但是不知为何,许佳琪总是觉得这个拥抱很特别,特别的不一样,特别到一下子就抚慰了她那颗躁动的心,尽管这个拥抱仅仅持续了几秒的时间。


“有些话就不要说出来了,嗯,真的...” 不知为何,在许佳琪脑海中的孙芮的话语慢慢的变得飘渺起来,就像那飘向远方的阵阵微风,无论如何都什么也抓不住...


回忆随着又一杯姜汁啤酒的见底而渐渐变得模糊起来,许佳琪也许是真的忘记了那天她与孙芮的聊天是以何种方式结束的,她只记得最后临走的那天,孙芮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去补习班的缘故也没有去机场送她,之后二人的关系便因为时差和距离的等等因素被拉的越来越远,却又总是在某时藕断丝连。


“虽然说遗憾和无奈才是人生的主旋律,但这次一定要勇敢一点。” 在付清了居酒屋的账单后,许佳琪重现回到了街上,这时的天色已逐渐的转暗,望着亮起的一盏盏街灯,许佳琪觉得自己此刻像是接受了杰克.凯鲁亚克洗涤的背包客,一个人默默的走在路上,只为自己的心中所想。


只是这段路许佳琪只走了两分钟就不得不先停下脚步,对于平时几乎是滴酒不沾的她,短时间内喝下两大杯姜汁啤酒可能还是莫名的超出了她身体所能承受的范围,这姜汁啤酒让许佳琪忍不住的回忆着过去自己与孙芮经历过的点点滴滴,而许佳琪越是回忆,她就越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晕眩。看着近在眼前的宾馆,许佳琪最终还是就近选择了先去附近的一处小公园里缓一缓。


夜幕降临,公园里此刻也充满了生活的气息,跳广场舞的大妈,遛狗的大叔,当然也少不了前来散步的小情侣,许佳琪坐在一处长椅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但好巧不巧,偏偏有一对小情侣在路过许佳琪所在的长椅处时突然开始拥吻起来,看到此情此景,许佳琪此刻被酒精充斥着的脑子里居然在第一时间浮现出了自己与孙芮接吻的画面,想到这儿,她的手又不自觉的打开了微信,再次点开了自己和孙芮的对话框,然后拼命的在上面打着字,又立刻全删了,又按下了功能栏里视频通话的按钮,却没有勇气点击语音通话还是视频通话。最后,许佳琪只能一如往昔的翻看着孙芮那仅半年内可见的朋友圈,在又一次看了个遍之后,灰溜溜的退出了微信的界面。


“呵,刚刚明明还说要勇敢一点的。” 望着自己的手机主屏幕,许佳琪在心里无奈的自嘲道,也许是真的心有不甘吧,这次许佳琪点开了左下角的电话键,快速的找到孙芮的名字之后,二话不说的就按了下去,而此时刚刚结束了购物的孙芮正准备驱车离开商场,听见电话的铃声后,瞥了眼手机屏幕那一串有些混乱的数字,顺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 随着一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许佳琪的耳朵里,她感觉到的却是一瞬间的失语,许佳琪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在几秒尴尬的沉寂后,许佳琪什么也没说的便挂断了电话。孙芮则只是觉得对方是打错了,并没有太在意。只不过,在电话被挂断的一瞬间,孙芮看到了手机通知里那条严闵给她发送的“告密”信息,那一刻,孙芮能明显的感到自己的心里漏了一拍。可惜的是,在孙芮进行了良久的头脑风暴后,她仅仅是在给严闵回了个“知道了”以后便驾驶着车子回家了,说真的孙芮自己内心根本不知道该以怎么样的姿态去面对许佳琪,这种时候,短暂的逃避是她最好的选择。


而另一边的许佳琪则陷入了新一轮的忧愁和自卑中,她已经将身子完全侧躺在了公园的长凳上,手里握着手机,手指一遍遍的翻阅着孙芮半年内发过的寥寥几条朋友圈,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变态的偷窥狂一样,已经变得有些癫狂。


“明明就一直是个胆小鬼。” 许佳琪在心里疯狂的默念道。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